李观鱼指尖迸射出数道流光,将缠绕他的厉鬼绞碎,然后飞身而起,阴阳抱月盘突然出现,一轮明月从圆盘中缓缓升起,柔白的光芒四散,洒向陆成安与秦修两人,见他们罩住,碎裂四下的鬼物。

    三人来到林飞面前,既惊且喜,尤其是陆成安与秦修,看上去有很多话要,但林飞却始终神色淡淡的,并没有理会那两人脸上纠结的表情,只对李观鱼道:“这座千魂阵,乃取十万厉鬼中的千名最强怨魂炼化出来,鬼魂不灭,阵法不破,刚刚我虽然强行破开,但此刻那道口已经重新填补,想必李师兄也知道,从里面破阵更难。”

    阴阳抱月盘上的华光更胜,完全笼罩了四人,月白光芒照耀之下,鬼物不侵。

    “千魂阵我知道,若是久不破阵,被困在里面的生灵也会被怨气侵染。”陆成安缓过来后,出声。

    “破阵。”

    李观鱼完,再次祭出阴阳棋局,黑白两色的华光在一片浓黑中流转,与厉鬼丛生的阵法中辟出一道十丈的口。

    陆成安与秦修合作默契,不需言语便知道该怎么做,十八枚黑玉雕琢而成神符被祭出,分列阵口十八个方位,秦修以火雷诀斩灭四处汹涌而至的鬼气!

    然后,林飞祭出太乙剑气,霎时间,整片空间都被刺目的剑芒笼罩,金光湛湛,锋锐无匹,一声龙吟清啸,剑气似水银泻地,绚丽绝美,一瞬间,便有上百道剑光斩出,精准的落到了李观鱼化出的阵口之上!

    滔滔剑意在千魂阵内激荡不已!

    剑花晃了人眼,在秦修与陆成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林飞已经一步踏出,催动太乙剑气,合千百道剑光于一处,然后骤然落下!

    轰!

    千百名怨魂厉吼,鬼气四散,白骨成灰,千魂阵被瞬间破开一道口!

    林飞速度极快,一步踏出,便已经在阵外,李观鱼带着陆成安与秦修两人随之而出。

    转头望去,李观鱼这才发现,眼前的千魂阵不过只有十丈大,滚滚鬼气翻涌,一个个面容狰狞的鬼脸印在阵法之上,它们双目含怨,无比恶毒的凝视四人,久久不散,而刚刚破开的口,不过转瞬间,就重新被鬼气修复……

    千魂阵,怨魂不灭,阵法不破。

    刷!

    一道白骨尾鞭突然朝四人袭来,破空声尖锐无比,尾鞭上布满的倒刺更是眼熟。

    白骨鬼王!

    密密麻麻的骨针随这条长尾而至,细如牛毛,沾染剧毒,一旦窜入人体,便会迅速的往丹田处钻,一不心,便会被毁了道途。

    李观鱼没有想到,这白骨鬼王如此记仇,无论是千魂阵还是守在外面袭击,都表明它是要斩尽杀绝!

    猝不及防之下,四人只来得及防御,太乙剑气绽放出令人目眩的神芒,每一缕光芒中,都带着凛凛剑意,一剑斩出,十数种剑法从空中荡开,剑光铺伸在四人周围,密不透风,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凄厉的鬼吼与连绵不绝的叮当声……

    就在李观鱼等人准备反击的时候,变故再生。

    狮首妖王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被紫色流火包裹的长戟如游蛇一般袭来,紫色的火焰在林飞剑前爆裂,嗤嗤的腐蚀声传来,瞬间将剑钻出一个口!

    随即,密集的骨针蜂拥而入,直奔四人眉心!

    轰!

    就在林飞准备祭出第二道剑气的时候,一片赤红火焰落下,其中雷霆闪烁,霹雳作响,将骨针尽数卷裹殆尽,然后火焰蒸腾,丝丝缕缕黑烟冒出,一片骨针便化作了飞灰。

    太乙剑气洒下一片剑芒,重新护住四人,但他眉头轻轻皱起,看着不断攻击的白骨鬼王与狮首妖王,暗叹一声,这情况不好对付啊……

    一阵药香传来,清幽无比,一嗅之下,四人皆是精神一阵。

    林飞转头,见那株寒月龙纹草就在他们十数丈开外,浓云的灵气包裹中,一株枝干弯曲的灵草静静生长,黝黑的枝干上,七片翠绿喜人的叶微微飘荡,叶之上,纹络清奇,曲折蜿蜒,似伏卧的龙,顶端一粒婴孩拳头大的月白珠,非花非果,药香扑鼻,纯白的光芒铺洒,远远看去,仿佛一轮的圆月。

    林飞慢慢的笑了:“果然是一株宝贝。”

    话音未落,通幽剑气突然出现,化作一片轻淡的雾色,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林飞的剑,将那株寒月龙纹草轻轻一卷,等白骨鬼王的长鞭再次从空中划过的时候,便倏地划开一道空间裂缝,将寒月龙纹草送了进去。

    然后,白骨鬼王便发现,它的长尾收回来的时候,上面多了一样东西……

    寒月龙纹草被尾鞭席卷着,鬼王虽然一头雾水,但随即便是狂喜!

    只不过,这份狂喜才涌上心头,一柄长戟便破空而至,带着狮首妖王愤怒的吼声,紫色的毒火燃尽密集的骨针,然后扑向了白骨鬼王!

    白骨鬼王或许想要杀掉李观鱼与陆成安等人,但对于狮首妖王而言,谁去抢寒月龙纹草,谁就是它的敌人……

    顿时,白骨鬼王被毒火燃掉一根骨头后,也怒了,它放弃了围困的林飞四人,转而与狮首妖王战在一起,凶悍的力量搅动长空,二者的战斗,引得其他人也频频侧目。

    林飞则趁此机会,将李观鱼三人带了出去,来到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陆成安与秦修灰头土脸,彼此对视一眼,也只剩苦笑。没想到,灵药没有拿到手,反而差点拖累了李师兄,甚至最后还是被林飞给救了……

    想想之前自己的态度语气,两人都有些尴尬,而李观鱼眼观鼻鼻观心,一脸平静,显然是不打算再帮两人话,一时间,气氛很是僵硬沉默。

    陆成安心中几番挣扎,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向着林飞走了过来……

    毕竟是大门大派的弟,恩怨分明的心性,终究还是有的。

    陆成安对林飞的敌意,只是因为龙骨界的机缘,关系自身道途而已,所谓关心则乱,的便是陆成安这种情况,再加上一直以来,两人各自操纵一方势力隔空交手,从破去大阴阳阵开始,一直到争夺青龙九遁,陆成安几乎是一路被林飞碾压,要心中没点怨念,这又怎么可能?

    但是,怨念归怨念……

    陆成安又如何不知,刚才那一下要不是林飞出手,自己只怕尸体都已经凉了……

    这可是救命之恩!

    无论如何,一声谢谢总是当得起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616章 怨念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616章 怨念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616章 怨念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616章 怨念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16章 怨念】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冷婚热爱:总裁的二手新妻最新章节

        老公和妹妹露天啪啪被举报上了热门,苏映雪如梦初醒,并不是所有的委曲求全,都能换来美好的爱情。当她费尽全力拿到离婚证,走出民政局的那一刻,却被他压在墙上:“女人,你的下半身,我来接手。”?遇到他之前,她为了叶晟泽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清白。遇到他后,他将她困住墙壁和手腕之间,逼问:“你还想继续等着他回头?”苏映雪涩涩一笑:“我没那么犯贱。”厉封爵低头,吻上她的唇……传言商界霸主厉封爵为了一个女人不顾一切,众叛亲离。窝在他的臂弯中,苏映雪娇笑:“厉先生,你怎么看?”他暧昧的调笑:“我对女人不行,只有你能让我站起来。”后来,A市所有人提起她时,都是鄙夷又艳羡的。她是厉封爵的侄媳妇,他却是她唯一的男人。每天八点准时更新,有皇冠的亲们可以投给妖娆哦O∩_∩O

  • 宠妻成瘾:狼性boss快下来最新章节

        秘书八卦的瞅着总裁扑克脸上扫稍嫌违和的红肿薄唇忍不住开口。  “您的嘴?”  “蚊子咬的!”  “脖子上的红痕?”  “蚊子咬的!”  “那”  “有完没完?不都说了是蚊子咬的了么?”  总裁不耐烦地横人一眼。  “怎么?秋天就不能有蚊子了么?”  “不,不是”  秘书小心翼翼赔着笑。  “您家的蚊子在外面等您”

  • 朝夕古董店最新章节

        一个弃婴和一块来历不明的绝世古玉,命运让她与一间古董店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她开始了寻根之旅,与那些残破的古董相遇,在找寻自己的同时,他们的命运不断地交织在一起。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终于明白,时间早已经把最好的人送到了你面前

  • 三国领主时代最新章节

        穿越回到两年前。    不甘前世军团兄弟遭受打压之苦,决定踏上领主之路。    从一个小村庄开始,且看他如何在三国世界搅动风云!js330

  • 一入豪门深似海最新章节

        一场精心设计,她被闺蜜送上了她哥哥的床!……“这张卡里有五百万,拿着,算我昨天晚上的嫖资。”……N年后,某女很嚣张的拿着一张卡放在某男面前“这张卡里有五千万,拿着,算我预付你今天晚上的嫖资。”

  • 暖婚缠绵,萌妻哪里逃最新章节

        叶雨乔被母亲逼着去给自己加班的男朋友金慕宇道歉,却不想走错了楼层偶遇金亿集团总裁左倾川。她看到男朋友金慕宇在电梯里和别的女人拥吻,而且还被渣男当场抛弃,崩溃大哭,左倾川答应帮她一起虐渣男。“我很需要你这样的男闺蜜!”叶雨乔笑着说。“男闺蜜?你确定?”左倾川凝眉,嘴角弯起一丝笑意。“那是……什么?叶雨乔愣愣地瞪着左倾川。“我是你的男人!”左倾川面目狰狞。他冲过来,狠狠把她扑倒,她顿时傻眼了……

  • 豪门盛宠:宸少,别过来最新章节

        一次碰瓷,林可馨从流浪猫变成慕景宸的金丝雀。第一次完事,慕景宸盯着雪白的床单,极其鄙视地嘲讽道:“记住!有人的时候不许和我说话,不许走近我一米以内,不许触碰我的东西,不许告诉别人你认识我。”可是不到一分钟,他却丢给她一本红艳艳的结婚证。本以为再也不会和他有交集,他却一次次把她压在身下各种咚。林可馨忍无可忍,终于抗议:“你当初不是这样说的!”“没错!我说过有人的时候……”慕景宸笑得冰冷深邃却又邪魅诱惑:“可是现在没人!”她出卖身体,他付钱给她,她以为这只是一场交易,他却要求她绝对忠诚。他宠她如命,她却以为他恨她入骨。在又一次将林可馨扑倒后,慕景宸提出了新的要求:“记住!不许和别的男人说话,不许走近别的男人一米以内,不许触碰别的男人的东西,不许……离开我的视线!”……宠文、虐恋、男女主身心纯净,感情一对一。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最新章节

        so,这只是一本简单的恋爱向轻喜剧奇幻小说啦~有着“未来最强魔法师”之称的少年在小镇邂逅了一只迷迷糊糊的勇者少女,属于他们的青春恋爱物语在这一刻拉开了序幕~本书男女老少皆宜,看腻了各种套路,就来这里换换口味吧~热乎乎新鲜出炉的QQ群:194329315(请务必自动忽略群名)

  • 超能教师最新章节

        拯救世人?拜托,我就是个普通老师,不想卷入麻烦啊。给我很多好处?我是那样的人吗?秦老师我虽然智慧超群,经验丰富,运气爆棚,但最关键的一点,我有一颗怜悯之心。要是有美女陪伴,绝世武功,我还是可以考虑挺身而出滴。一次意外的项目,一次偏离目标的调研,开启了秦乐语惊心动魄的人生!我原本就想做点小项目,赚钱讨生活,哪知道事情会这么大条!

  • 易眼最新章节

        从有记忆以来,每当我走进和宗教有关的地方,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害怕,吓得赶紧退出来。
        长大了一些以后,我一直以无神论安慰我自己,那一切只是假的,可是直到那天晚上,一群诡异的黑袍人,把我带进新的世界。
        易者,日月之替也,眼者,目也,仰以观天文,俯以察地理。名曰易眼

  • 天赐阴缘之鬼夫送上门最新章节

        我叫池浅,一个普通学生。
        奶奶说我十八岁有大劫,毫不犹豫地帮我结了个挡劫的阴婚,从此以后,我的生活,鸡飞狗跳。
        恐怖的死亡游戏,海里的缠人水鬼,浸泡百年的鬼酒,盛开的彼岸花……
        我在迷雾之中一步步往更深的漩涡里走去。
        我是谁?我的丈夫又是谁?还有……你们是谁?
        清明时节结阴婚,七月十五渡大劫,明年的清明,又是怎样的光景?
        ——
        “余江蓠,我命里缺什么,让我那么倒霉?”
        “你命里缺我,所以要待在我身边……”

  • 名门盛宠:大牌老公靠边站最新章节

        楚家需要一个女人冲喜。而沈家发生了经济危机,沈悠然被推入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怀中本想着反正是个不举的病秧子,嫁过去只要好好的享受少奶奶的生活就行。却不料想原来某人早就预谋已久,就等着小娇妻乖乖入怀。入怀也就算了,沈悠然还必须满足某人的兽性要求。“女人,把我伺候舒服是你的义务!”沈悠然瞪他:“楚少,我对你这种病秧子没兴趣!”病秧子?男人大手一伸,把她捞入怀中:现在就证明给你看,我究竟是不是病秧子!她以为爱情还没开始,自己就要提前堕入爱情的坟墓,却不想迎来了刻骨铭心的爱情,等她想抽身已经来不及……

  • 戏命九霄最新章节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我以我心,快意恩仇。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一个从卑微的凡尘中崛起的少年,用坚毅诠释永恒,走上了一条抗天的不归路……

  • 冷心萌妻太难宠最新章节

        严浩天你害死我的孩子,有什么资格来爱我,你不配!除非你把我孩子的命还来!
        好,紫心只要你能爱我,拿起刀刺向自己……

  • 魔王级术士最新章节

        “赛巴斯,我的契约者,我的术士,我的爱人,与我共享这王座吧!”“遵命,我的魔王大人!”

  • 宝藏海岛主最新章节

        蓝天,海洋、泻湖,一面是美奂美轮舒适惬意的海岛生活。另一面是惊险刺激的寻宝大冒险……

  • 重生七零致富记最新章节

        王冬鱼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大霉,好不容易奋斗出头,结果闭眼回到解放前,还是和渣夫刚订婚!不行,这婚必须离!离不掉?好吧,那就过日子吧,反正有上辈子的经验,谁赢谁输还说不定呢。等等,渣男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的奸夫在哪里?我的奸夫不就是你么。

    本章内容提要:
    ...    李观鱼指尖迸射出数道流光,将缠绕他的厉鬼绞碎,然后飞身而起,阴阳抱月盘突然出现,一轮明月从圆盘中缓缓升起,柔白的光芒四散,洒向陆成安与秦修两人,见他们罩住,碎裂四下的鬼物。     三人来到林飞面前,既惊且喜,尤其是陆成安与秦修,看上去有很多话要,但林飞却始终神色淡淡的,并没有理会那两人脸上纠结的表情,......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