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盏骨荷琉璃灯,可以遮掩生机,即便进入四绝之地,只要小心,就不会有危险。”李观鱼看向林飞,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林师弟,我们可以共用一盏,也好有个照应。”

    林飞打量了一下那盏灯,摇头拒绝了。

    李观鱼有些好奇的问:“难道师弟还有比我这盏灯更好的办法吗?”

    “师兄的这盏灯的确是世间少有的宝贝,应该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它的灯盏乃取上古异兽金毛狻猊的颌骨制成,上古狻猊喜好庙宇香烟,少有污垢,曾有高僧赞过它有佛性,而琉璃灯的灯芯,又是以深海鲛鱼内丹炼化而成,数万年不灭……”

    “林师弟见多识广,确如你所说。”

    “这样的宝贝,不仅能够遮掩人的气息,还能断人生机啊……”说到这里,林飞笑了,话中带着几分调侃意味:“如今我带着青龙遁,可不敢跟李师兄共用一盏灯。”

    李观鱼面色如常,被林飞点出来也一派自然,只笑了笑:“既然这样,我也不强求了。”

    说完,李观鱼朝一手持灯,朝峡谷走了过去。

    林飞落后了两步,无常剑气倏忽而出,如一片轻雾飘过,环绕四方,顿时,林飞的气息也全都遮住了。

    走在前面的李观鱼察觉不到林飞的气息后,微微偏头看了眼,然后,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有些头疼的想,这个问剑宗的师弟,当真如泥鳅般滑不溜秋,油盐不进啊……

    说来现在的情景也有些奇怪……

    四绝之地发生变故前,李观鱼隐在暗处,操纵幻海宗、苍梧派的人,甚至是黑龙王,与林飞争夺青龙遁,两人都可以说是手段尽出,争锋相对……

    但现在,却又前嫌尽弃,握手言和,准备一起去峡谷之内的四绝之地探个究竟,而且他们要去的地方危险重重,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既然是合作,那就拿出一定的诚意,彼此间总归还是得有一些信任的……

    李观鱼自顾自的想,诚意他可是拿了,对方不领情,那就没办法了,至于他有没有用骨荷琉璃灯防备对方的心思,呵呵,这就不好说了。

    帮助对方进入四绝之地是真,但如果真出什么意外,反制对方也是真……

    只不过,这个想法,被林飞识破了而已。

    李观鱼有些遗憾。

    来到峡谷边缘,在抬腿踏进去的时候,李观鱼想了想,收回了那条腿,然后看了林飞一眼:“林师弟,你剑法凌厉,适合开路。”

    林飞同样停住了,没有接李观鱼的这个高帽子,反而很认真的说:“师兄,我不认路啊,如果让我来打头阵,指不定把咱俩带到哪里去呢。”

    “我可以在后面为师弟指路……”

    “哎,李师兄,这多浪费精力,而且若是真遇到了危险,咱们跑也跑不及。”

    李观鱼无语的看着林飞……

    林飞指了指他们的头顶:“师兄,咱们还是快点吧,我看你的阴阳局跟我的白骨塔,马上就撑不住了。”

    李观鱼无奈,他如何不明白林飞的意思,这家伙就差明说我得防着你了……

    再僵持下去,对谁都没好处,李观鱼只得踏出了第一步。

    迈入那片浓黑的深渊之后,极其强烈的吸力从四面袭来,狂暴无序,却猛力如刀,带着将一切撕碎的凶悍!

    霎时间,耳中尽是山崩地裂海啸震颤的声音!

    无数飞沙石块、万物生灵被从外面吸了过来,但在进入了这片深渊后,一切都被绞碎成为了齑粉,成为了这片浓黑中的一部分。

    巨大的石块,妖王的身躯,全都在林飞与李观鱼的眼前炸裂,好像没什么能够阻挡那片吸力,视觉上的冲击令两人全身紧绷,警觉到了极致。

    林飞周身环绕无穷剑光,纵横交错,千万种剑法绽开,仿佛水银倾泻,极转成银亮的光芒飞舞四方,将没入其中的一切浓黑巨力碾碎。

    李观鱼手持琉璃灯,遍体笼罩一抹清淡的光芒,黑白两色的光影在他身上交织,却比剑芒更加锋锐,没有什么能够近身。

    两人仿佛流星般急坠而下,从这片浓黑中开辟出一条直抵深渊最深处的道路,将巨力狂风甩在身后。

    纵然如此,那弥漫在浓黑中的巨大吸力,几乎要破开两人的防御,吸走他们全部的真元与生机……

    就在两人要挡不住的时候,李观鱼掌心中的琉璃灯突然闪耀出极其惊人的亮度,那一抹柔白色的火焰从荷叶形状的灯盏中腾然而出,先是细如根茎,从这片浓黑中笔直的向上伸展开,然后火焰的顶端绽开一朵雪白的荷花,花瓣铺伸,切开黑暗,而且越来越大,最后将李观鱼与林飞完全包裹起来!

    当火焰荷花兜头落下的瞬间,林飞感觉四下如刃的狂风也骤然弱了下去,原本似要将他们皮肉都吸离骨头的力量也弱了七八成,冰寒之意顿消,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暖意流转全身。

    随即,琉璃灯盏内浓烟溢出,一头异兽的虚影铺开,狮身豹首,十丈高,力量汹汹,护住了李观鱼与林飞的四周。

    林飞身上压力骤然减弱,他看了身前的李观鱼一眼,诸天万剑决愈发极速的运转了起来,他朝前踏出一步,落到了李观鱼的身前!

    随即,千万道剑芒从八方汇拢而来,瞬息之间,聚成一道凌厉到令无穷黑气都退去的剑光,万种剑法在其中演变而出,锋芒毕露,无可阻挡,然后横空斩下!

    刷!

    随着这道剑光的落下,如浪潮般翻滚卷动的浓黑雾气,被拦腰劈开,剑芒席卷万丈之遥,烈日一般夺目刺眼,铺伸而下,所过之处,浓黑褪去,巨力消弭!

    林飞与李观鱼顺着这道剑芒,疾飞而下!

    刷刷刷……

    当林飞斩出上百剑之后,那股充斥在虚空中,几乎要将天地撕裂的狂暴力量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如墨的黑与听不到任何声音的静。

    这里,才是真正的四绝之地。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五百八十七章各怀鬼胎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五百八十七章各怀鬼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五百八十七章各怀鬼胎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五百八十七章各怀鬼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百八十七章各怀鬼胎】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生存系统最新章节

        2015年的12月31日,人们照着往常的轨迹生活,纵然是天空下着淡红色的雨,大家也只是以为环境污染又严重了。除了有些闲人上网发发牢骚,仿佛整个世界都没有多大变化。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在这场红雨中,所有的生物都开始发生了变化。作为世界主宰的人类对此毫不知晓,就像是被上天遗弃的种族。
        当潜在的基因被激活,当嗜血的暴虐被暴力充斥,杀戮便由此开始。
        这是一场食物链的清洗,无论你参不参与,所有的生物都被加入。这是一场种族的战争,非我族类,其肉可食!
        末日,在玛雅预言的三年后正式开启!而人类面对的,除了变大强悍的各种变异兽,还有同为人族的人类!
        李逸,本是一个普通学生,竟意外获得一套系统,末日开启,他的人生也开启上映!!

  • 方-寸(短文&诗)最新章节

        这里其实都算是自己平时的感触吧
        没有想太多 也没有写太多
        比较像日记
        轻松点吧
        顺带一提...我终於有网路了...耶!自己恭喜自己~
        (@#%^&什麽阿??)

  • 我的绝色美女大小姐最新章节

        名誉地下界的王者,因为兄弟的遗愿,带着一枚让世人菩提子回到华夏完成兄弟的遗愿。但是老天爷会甘心让他如此平凡的度过一生吗?薛凝一脸冰霜的望着陈锋:“你居然敢泡妞,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美女警察花妩媚一笑:“他可是本小姐预定的男人。”杨婷儿双眼带着泪花望着陈锋:“陈锋哥哥,你不要婷儿了吗?”陈锋风骚的一笑:“我佛慈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六道仙尊最新章节

        天地六界,远古鸿蒙。
        一个卑微的小人物毕凡,一步步修炼成长。闯魔域煞气冲天、战潜龙一鸣惊人、闯天下成就威名、夺宝库独占鳌头、入混沌翻云覆雨、踏六界唯吾独尊、斗鸿蒙逍遥至尊。
        动乾坤、踏六界、斗苍穹、破鸿蒙,诛仙逆天成就六道仙尊。
        爱恨情仇、兄弟义气、刀光血影,无穷无尽的宝物、灵兽、功法,尽在《六道仙尊》。

  • 壮哉大唐少年郎最新章节

        郯勇公罗士信,勇冠天下    惜哉早丧。    留下一子,名曰:罗通。    重生后的罗通,没有享受到父辈余荫,一步一个脚印,一切成就靠自己。    贞观初,外有四夷;内有世家肘制;家有数子夺嗣,纵是千古一帝唐太宗亦多有不胜之感。    且看罗通如何跳脱皇储之争,横刀立马js330

  • 鬼画师最新章节

        我叫陈玄,是一名鬼画师,老祖宗传下祖训——只能画鬼,不可画!但是为了救我心爱的女人,我违背了祖训,给她画了一幅画,把她的魂魄收进了画中。为了寻找传说中的补魂石,为她补齐丢失的魂魄,我入极阴之地,捉千年尸王,斗茅山掌门,探绝地昆仑,闯冥界地府

  • 遇见你是冤还是缘最新章节

        又名《凹凸缘》
        既然上苍让我们遇见,为何又注定要别离?情深深,意切切,也改变不了命定的安排。一个香消玉殒,一个辗转飘零,一个沉沦烟花巷,一个北上不归途。
        难道只是因为十三岁那年,在擎天石柱裂变为凹凸石壁时,你对两小无猜的郝珺琪许下了“不离不弃,永结同心”的诺言?
        牵牵系系,纠纠结结,十八年后方才明白,与其相逢,不如离别。
        :

  • 残王傻妃:代嫁神医七小姐最新章节

        传说九贤王武功盖世,传说九贤王貌比潘安,传说九贤王才华横溢。但一切都是传说!一场大火,夺了他惊世美貌、失了双腿,连婚约定下的才女都被偷着换了。叶琉璃就是那个悲催的代嫁王妃。好容易将医科大学熬毕业,正痛并快乐着的实习,谁知道为救一个自杀的病患竟掉下楼去,穿越成相府棋子,还被代替嫡姐嫁给残疾王爷。新婚夜,别人洞房花烛,她却惊心动魄。没关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惹她的坑她的害她的,一个一个,她都不会放过!

  • 田园小福妻最新章节

        方灿灿穿越成了乡下的小寡妇,还有了一个便宜儿子,相公上了战场从此便没有丝毫音讯。
        被婆家给扫地出门,栖身破庙五年。
        看着可爱的儿子她欲哭无泪,从此咱们娘俩相依为命了。
        扮猪吃老虎让想要欺负他们母子的人自食恶果,做点儿小生意,养好小包子。
        一切都很美好,只是这已经死掉的相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突然间她又不是寡妇了?

  • 盛宠无度,陆先生请多指教最新章节

        陆黎琛搂着奚遥的腰,在她耳边低语:“小遥,只要你听话,便什么都给你。”起初她只是陆黎琛在拍卖会上买来的玩物,给她盛世荣宠。她对他言听计从,爱由心生。当她发现一切都是浮华一梦,拼命逃离的时候。男人邪魅一笑,抬起她的下巴:“小遥,这么想离开我,可没那么简单。”然而最终她还是脱离了他的掌控,选择了自由。直到她为他人披上嫁衣,男人嘴角挑起玩味的笑,眼神里却一片血红狰狞。“你的心和人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能妄图嫁给别人?”

  • 元始邪尊最新章节

        走自己的路,让敌人无路可走!俞飞以此为人生格言,在万族林立、实力为尊的元始祖地,纵横驰骋……

  • EXO之契约爱宠最新章节

        她,出了场车祸,为了帮鹿晗,便来到了韩国,刚到韩国不久,就遇见了EXO成员,然后莫名其妙的成了他们的清洁工,后面会发生什么呢?……

  • 何求美人折最新章节

        你有没有放弃过一个人?若是你后悔了,该要如何是好?他遍体鳞伤,伤的是这具肉体,也是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他不曾负天下人,却放弃了她。如今,他负了天下人,唯独不愿负她。这一切,都是恕罪。梨花树下梨花雨,她一揽芳华,坐拥王城,曾经的俘虏,今日的权势,流年逝去,回首间,却无一人。

  • 梦前朝之秦梦最新章节

        故事没有终止,梦境没有结束,爱情的齿轮继续转动。梦的尽头,一段新的爱恋等着你!
        我常常梦到你,我的梦里,你是我的前世今生,也是我的爱恨离愁。得不到,舍不下,纠缠千古,荡气回肠。爱得刻骨铭心,至死不渝;也恨得轰轰烈烈,肝肠寸断。梦之久,情之深,梦了几回,甘愿心系前朝情。

  • 婚里婚外最新章节

        老公出轨不说,还婚内为小三贷款买房,我心灰意冷,想要离婚,却发现若离婚就要背负上150万的巨债,不得已,我只能在这满目疮痍的婚姻中挣扎,为了报复,我选择勾搭上老公的上司。

  • 无上天尊最新章节

        魔族善战,却贪婪无比;妖族自由,却散乱不堪;人族智慧,却优柔寡断。主角被命运驱赶漂流于三族,不受其害反得其利。吸收三族优点,斗命运,不屈不挠。历经千万劫终成无上天尊,

  • 有一间当铺最新章节

        一首诗,一颗珠子,一间当铺,由此引出一段数百年来最大的迷案,和璧隋珠、双鱼玉佩、十全老人,当这些错综复杂交接在一起的时候,命运的齿轮才刚刚开始转动。

  • 农门女状元最新章节

        农业大学历史系的宋栀穿越后成了小可怜,父亲刚死还没埋,债主又打上门来要抓她去做小妾,这可怎么办?幸好她在现代跆拳道不是白练的,将人打出去就是,可一穷二白的她要如何在女子地位低下的古代生存下去?答曰只有走上科举之路!且看小小农门女如何通过科举走上人生巅峰,实现农门女到当朝第一首辅大臣的华丽蜕变!

    本章内容提要:
    ...    “我这盏骨荷琉璃灯,可以遮掩生机,即便进入四绝之地,只要小心,就不会有危险。”李观鱼看向林飞,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林师弟,我们可以共用一盏,也好有个照应。”     林飞打量了一下那盏灯,摇头拒绝了。     李观鱼有些好奇的问:“难道师弟还有比我这盏灯更好的办法吗?”     “师兄的这盏灯的确是世间少有的宝贝......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