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叹一声,宋章与厉广怀着一股近乎悲壮的心情,迈入了摸金派的大门,果然,如他们所料,才进去,便有弟子对他们说林飞已经在客厅等着了。

    来到客厅之内,林飞与刘通正坐在椅子上喝茶,见他们进来,脸上含笑的起身相迎。

    “昨日,谢林师弟出手相助。”

    宋章一进来,便与厉广一起冲林飞拱手一拜。

    林飞淡然受了。

    然后几人落座,一番闲谈后,宋章脸上带着笑意,道:“今日我与厉师兄前来,一为了道谢,二则是想要问一下林师弟,昨日提的条件是什么。”

    这下,连刘通都看向了林飞。

    林飞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不知,你们三大派,有没有兴趣去那古墓之内看一看。”

    宋章与厉广则是彻底呆住,又是震惊又是不解的看着林飞。

    “昨日,两生镜的威势,相信两位已经见识过了吧?以为如何呢?”

    宋章立即道:“自然是令我等惊讶不已,太厉害了,我们根本没想到,那镜子还能组合起来用,连万鬼煞魂阵都能轻易的破了。”

    厉广附和的点头。

    林飞又笑了:“那镜子,不过是我看众多修士为了破阵,损失惨重,于心不忍,才随手造出来的,只是想为了龙骨界的修士们做点事情罢了。”

    听到这话,刘通一口茶水差点吐出来,而宋章与厉广两人表情非常丰富,尴尬又扭曲……

    说什么“随手”造出两生镜,他们也就忍了,但你还敢说为了龙骨界的修士,那也太不要脸了吧,而且还是当着他们这些被坑的门派面说的,当那几块神铁、精金是路边的石头吗?!

    宋章深吸一口气,把胸腔中几乎要溢出来的吐槽一点点压了下去,并且对自己说,你要忍,如果忍不了真骂出来,你可能会被眼前这个年轻人打死的,想想,那可是一个孤身就能闯入万鬼煞魂阵的家伙啊……

    林飞似乎没感觉到客厅里近乎诡异的气氛,他继续道:“那两生镜虽然有点用处,但如果你们三个门派想要凭借这镜子就攻入古墓之内,就算三百面镜子组合起来,也不太可能成功。”

    这话一出,宋章与厉广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既然进不去,那你还问我们想不想进入古墓干什么?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宋章心中吐槽着,突然,他一愣,眼睛顿时亮了,对啊,如果林飞没有办法,为什么还要问?肯定是有办法才会那么问的啊!

    见识过林飞的战力,又见识过那两生镜的威势,宋章眼中的林飞,已经是没什么做不到的了。

    “不知林师弟可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进入古墓之内?”

    林飞轻轻摇了摇头:“我没有办法。”

    宋章咬牙,靠……这是在耍我吧……

    林飞见宋章呆住的表情,顿时笑了:“不过,我倒是知道,你们三大派的手上,有一件可以破开阵法,进入古墓的东西。”

    “什么?”

    “盘龙钟。”

    “盘龙钟?!”

    宋章与厉广对视一眼,都是满满的疑惑与惊讶,什么时候,盘龙钟都能破阵法了?不是一直都用来镇压古尸的吗……

    “我看过了,古墓外的阵法并非什么都天煞魂阵,那拢天毁地、环环相扣的阵法,怎么可能只有阴煞之气?若真如此,不需外力攻入,阴气内聚,外散不出,用不了多久,阵法自破。若我所料没错,那应该是大阴阳阵,阴阳相生,才催生出如此惊人大阵。”

    “那,与盘龙钟有什么联系?”

    林飞瞥了他们一眼:“盘龙钟同样阴阳相生,能克制这座阵法,你们不知道?”

    听到这单纯的疑问,宋章头皮一麻,连忙哈哈一笑:“知道,知道,怎么不知道,盘龙钟能克制大阴阳阵啊,我们知道……”

    厉广眉头皱得紧紧的,心里也好奇的不行,那盘龙钟不是向来压制古尸作乱的吗?什么时候能克制什么大阵了……

    不过,既然林飞说能,那肯定就是能的吧……

    林飞淡淡一笑,他们既然回答知道,那自己也就无需费力去解释了。

    其实,在摸金派中第一次见到盘龙钟,林飞就看出,它是以龙骨、龙血与一缕龙魄锤炼而成,本是阴极死物,但却因为炼化中,达到法宝之境,生出法宝真灵,外蕴金龙虚影,阴阳相生,循环不息。

    这个特质,正与那座黑雾中的大阴阳阵相逆,若再配上两生镜,必然能够以阴克阳,以阳制阴,将那阵法死死克制,届时,进入古墓,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了。

    一阵沉默后,宋章突然一掌拍到了自己大腿上,长叹一声,满脸的懊恼悔恨!若是知道盘龙钟还能有此大用,即使古尸作乱也不会拿去用的啊,这下好了,盘龙钟已毁,说什么都晚了。

    宋章闷闷的问:“可现在盘龙钟已经毁了,该如何是好……”

    “我可以修。”

    这话如惊雷炸响,顿时炸的宋章与厉广两人脑袋发晕,难以置信的问:“你,可以修?”

    “难道金海阁掌教没告诉过你们吗?我跟他说过了。”

    “呵呵……”

    宋章与厉广对视一眼,都十分的尴尬。

    其实他们也是刚刚想起,当初金海阁通知他们林飞不会去他们门派时,好像提过一句这个年轻人说要修盘龙钟,可,可那时候谁都不信啊,林飞说自己能修盘龙钟的事情,还被三人当笑话一样,嘲讽了一顿……

    没想到,真能修啊?

    林飞看他们表情,也能猜个大概,不过他也不计较,只道:“你们去与金海阁的人商量一下,愿不愿意与我合作,如果愿意呢,那就将盘龙钟送过来,待我修好,便可进入古墓了。”

    “哦,好!愿意,肯定愿意啊!”

    听到林飞承诺能带他们进入古墓,宋章与厉广喜上眉梢,当即迫不及待的告辞,去寻金海阁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四十六章可以修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四十六章可以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四十六章可以修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四十六章可以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百四十六章可以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宫心最新章节

        一曲江山长卷,半阙宫墙叠檐,虚名荣华如云烟,物是人非难重演??
        她曾地位低下,卑微若尘,俯首帖耳,仰人鼻息;
        她曾皓腕雪凝,容光胜锦,起舞娉婷,万种风情。
        都说是百艳汇集,良辰美景;却不过机关算尽,谋生谋情。
        她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权谋与机变,爱情与友情,苦心孤诣,不过是为了保命……

  • 极品衙役最新章节

        穿越前是?丝又怎么样?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既然重生,便要快活一世!一文钱搅动仙班,一文钱便贪笑傲!说什么尼姑女道?道什么飞天侠女,任你高官贵妇,刁蛮公主,又怎逃得出我摧花辣手?地头蛇算老几?过江龙又如何?便是独脚大盗,塞外豪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 仙偶天成最新章节

        她手中执掌九幽狱火,隐藏魂根,武法双修,而他是万年前的杀戮王者,只为了杀戮而杀戮。他将她视作棋子,强制与她订下生死契。她将他视作自己的克星,誓要挣脱生死契的禁锢。她要挣脱,他便缠得更紧。别人看不上的妖兽,她契约;别人看上的妖兽,争着跟她契约;她力压群雄,惊艳诸界,白千璃,哪里挂着这个名字,哪里就是她的地盘!“生死契,还解么?”“不解了,挺方便的!”“有年限么?”“没有年限!”

  • 霸道老公坏坏哒最新章节

        终于得到了让他惦记多年的女人,苏逸南积极负责,直接将人拐去领证。于是婚后——“老公,今天姨妈来看我了,求休假。”“老公,最近睡眠严重不足,求休假。”“老公,医生说你最近体虚,给自己放个假吧。”可纵使沈墨桥这么说,苏逸南却还是把她的话当成耳旁风。“老婆,别听医生说的鬼话,你老公体不体虚,难道你不知道吗?”

  • 锦门医娇最新章节

        许夷光死在了阳春三月,却连自己是死在谁手上的都不知道有幸重来一次,她只想学好医术,护好娘亲,远离傅家谁知道上辈子只是被侄儿缠上,这辈子连叔叔也一起来了?说起叔叔和侄儿的差别,许夷光脸红:更高、更帅、更强……傅御从二十三岁回到十三岁,最大的心愿和目标就是把侄媳妇变成亲老婆弥补上一世的遗憾与后悔然后,他就多了一个奇怪的爱好,听侄子傅烨叫“四婶”,百听不厌……

  • 筑天之剑最新章节

        &#;&#;开始不定期更新。

  • 夺取基因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关于《全种族基因修改器》的故事。    想变成人?想变成蜘蛛侠?还是想要变成外星人?    恐龙基因、猛玛基因、星空巨兽基因……    吸血鬼基因,狼人基因,天使基因,恶魔基因,甚至……帝江、强良、九凤、烛龙、饕餮、混沌,无数传说中的上古神兽,重现世间。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长生不老,飞天遁地……js330

  • 追夫计划,高冷首席难伺候最新章节

        逃离四年,她抱着3岁的女娃回来,声音平静“这是你的女儿,我们再生一个吧。”怀拥未婚妻的男人优雅扬唇,话意却含了冰冷的刺,“四年前我出差,你在家给我戴绿帽,还怀了别人的野种。贱人,现在居然敢回来让我喜当爹!”她笑得无辜,“女儿病了,需要弟弟妹妹的脐带血来救。”……当年臭名远扬的沈太太陈静落,回苏城了。小鲜肉美熟男相伴的她,每天追着叶公子问:“你觉得二胎是女儿好,还是儿子好?”她胡作非为,曾把撒谎当成家常便饭。她离开的那些年,一度是整个苏城不能提的隐晦。所有人都等着看她,如何被叶公子报复折磨。……面对她玲珑的身体,他眯眸俯视:“生二胎…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因为……”她轻抚他的冷硬俊容,笑得清纯:“你一定会重新爱上我。”……都说叶公子病得不轻。一向冷情算计的

  • 失身王妃:邪王,硬要宠最新章节

        她是备受宠爱的凌氏庶女,凌家的刻意娇惯让她深陷众矢之的。她是楚国第一任女战神,拢络人心为他上阵杀敌。她是第一任庶女皇后,最后却被人污告私通,当着她的面将她的稚子熬制成汤。夫君的背叛,嫡女的欺凌,自己心心念念护着的凌家都踩她一脚,而心心念念护着自己的段家却一百多条人命为她陪葬!凤凰浴火,涅槃重生。一觉醒来,她重返十五岁订婚那年,只是这一次,她要所有人付出代价。

  • 诸界末日在线最新章节

        当游戏中的第一件法宝出现在现实世界,所有人类都为之陷入疯狂。  这是最好的时代,人们进入游戏,将装备、神通、修为统统带回现实世界;  这是最坏的时代,游戏中的妖魔侵入现实,实力恐怖到让人绝望,整个现实世界走向末日。  资深玩家顾青山,与最终BOSS同归于尽,一朝穿越,回到了游戏发售之前。  这时候游戏尚未公测,剧情尚未开始,顾青山却发现,自己身怀击杀最终BOSS的奖励,已经可以进入游戏了……

  • 皇城女密探最新章节

        做为好不容易混进皇家特务机构里的一员,欧阳悦整日过着脑袋挂在裤腰上的生活,即便生活如此血雨腥风,却还要时不时的面对总是含情脉脉的上司和伺机偷窥她洗澡的“兄弟”,她的处境更无比的艰辛。直到有一天,她要被招为驸马了…

  • 逆天女贼:妖孽夫君爱种田最新章节

        本是家族天才的她被亲人夺去灵脊,戳瞎双眼,遗弃匪窝。渡劫醒来穿越异世,常如愿一举占山为王,修内力,炼丹药,化身讨债女匪头,让那些欺她辱她之人百倍奉还。药田随身带,异宝收囊中,挡我路者,碾压成灰。只是,那神秘莫测的妖孽男子,为何非要送上门来做她的压寨夫君?某男:“昨晚对我上下其手,扒光了人家衣服,想跑?”

  • 第一狂兵最新章节

        官方唯一指定交流群:628860196,欢迎大家加入!一代兵王,为报战友之仇回归都市!喝最烈的酒,踩最狂的人,征服最美的女人;再掀热血都市,怒扫天下。

  • 迷糊小妻乖乖入怀最新章节

        她,天生迷糊,却性格乐观。他,霸道总裁,却被她最终收服。看你追我赶的欢喜冤家怎么上演一出恩爱缠绵的戏。

  • 首席总裁,请离我远点!最新章节

        他如恶魔般的贴在她耳边说,“你爹地现在正在监狱等死呢!”任由她哭喊挣扎,这个恶魔的男人就是不肯放过她。他一件一件将她的衣服褪下,说要送给她一个特别的成人礼。“你滚!你这个恶魔,骗了爹地,毁了公司,毁了我!”几乎是在一夜间,她从千金小姐沦为了他的玩宠。八年后荧幕辉煌,她成了全球瞩目的天使,而他却看着她轻挑薄唇,“欢迎回来,我亲爱的妹妹。”惊恐,后退,她注定是永远无法摆脱他了吗?

  • 傲天噬日最新章节

        多少年华,岁月沧桑,英雄轮回。多少春秋,皇权争斗,朝代更迭。无数英雄为名、为利、为权竞相跃入这滚滚红尘之中,空空而来勾心斗角追名逐利,道是自以为满载而归,转眼几十载便仅剩一堆白骨存世。试问天下英雄能有几人功成身退,大道轮回几人能问心无愧。浮浮沉沉往昔如梦,山河依旧如初千年不变。江湖恩怨,儿女情长。大道所在,便是众人的追逐。转念回想,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之时,所谓大道便是虚无缥缈,所谓恩怨只在转眼之间。此时此刻,只愿有你陪伴。一起生一起死。rn

  • 我和系花流落荒岛的日子最新章节

        让幻想变成现实,在一切回归原始的时候,生存是第一要务!我和系花流落荒岛,她为求自保只好出卖自己。我们在这荒岛一起打猎、看星星、游泳,甚至遇到史前生物……

  • 为君倾最新章节

        “姑娘!你这道歉似乎没什么诚意!”“……”南宫雪黑线,怎样道歉才是有诚意“敢问姑娘芳名?”……你是谁?我和你很熟吗?“阿雪!你生气了?”……明知故问。“阿雪!我心悦于你!”哦!什么?????你心悦于我????这是在表白吗?……她的少女心啊!“雪儿!这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玉少卿在南宫雪耳边说。……谁知道有没有下辈子!你丫的还是先过好这辈子再说吧!总之,这就是一个腹黑玉少卿不着痕迹地把咋呼南宫雪拐回家的故事,不时调戏调戏,吃吃豆腐什么的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本章内容提要:
    ...    轻叹一声,宋章与厉广怀着一股近乎悲壮的心情,迈入了摸金派的大门,果然,如他们所料,才进去,便有弟子对他们说林飞已经在客厅等着了。     来到客厅之内,林飞与刘通正坐在椅子上喝茶,见他们进来,脸上含笑的起身相迎。     “昨日,谢林师弟出手相助。”     宋章一进来,便与厉广一起冲林飞拱手一拜。     林飞淡然受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