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自从古尸被灭,我们摸金派被损毁的也不成样子,光殿宇就碎了数座,那些殿宇与这镜子一样,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可惜了……”

    裴南磨了磨牙,但还是维持着面上的笑:“那件事其实我们金海阁也有责任,这样,刘师弟,除了神铁,我们金海阁还会奉上五万灵石,就算是我们金海阁的一点歉意。”

    “那殿宇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刘通慢悠悠的说着,见裴南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这才收敛了一些:“不过看在我们摸金派与金海阁两派自古长存的友好关系上,裴师兄说多少,就多少吧。”

    将摸金派现在住址告诉了裴南之后,刘通拱手告辞,从浓黑中离去,姿态潇洒,看的裴南眼红不已,若他们早早把那宝贝拿到手,何至于损失那么弟子跟资源呢?

    裴南不做停留,立刻急急地朝掌教彭泽而去。

    彭泽刚刚从万月宗掌教宋章那边出来,便被裴南急急拉扯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本来就对开辟这座古墓忧心忡忡的他更是烦躁,眉头一皱:“裴师弟,你看你急急躁躁的像什么样子?”

    “师兄!我找到了破开黑雾的办法了!”

    “嗯?什么?”

    ……

    刘通回到住处的时候,日移西山,霞光将一片片云彩照耀的如火焰一般,悠然铺散在天际。

    陈瑞等了一下午,早有些不耐烦,见他回来,立刻就迎了过去:“师父,怎么样?”

    刘通四下看了看,问:“你林师叔呢?”

    “林师叔一直在房间闭关,没有露面。”陈瑞说完,又问道:“两生镜卖的怎么样啊?有人买吗?”

    其余弟子也都围了过来,期待的看着刘通。

    刘通往椅子上一座,笑了:“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陈瑞:“……”

    不过,刘通说的没错,他进门后不到半个时辰,裴南便往返了金海阁教派,携带裂玉神铁,来到了摸金派的府邸。

    “裴师兄真是神速。”刘通带众弟子出门迎接。

    裴南笑着道:“怎么也不能让刘师兄就等。”

    来到院落中,裴南也不再客气,直接将裂玉神铁祭出。

    高达千丈的裂玉凭空而现,有十人合抱之粗,遍体散布蛛丝网般的裂痕,凛冽的寒光从其身上出现,光华润泽,如玉璀璨,如金铿锵,如浪潮般的威压弥漫而出,引得天际云彩倾垂,狂风阵阵。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裂玉神铁所吸引。

    陈瑞震惊不已,这,这么大一根神铁,这得卖多少面镜子啊?

    裴南看着这根神铁,心头有淡淡的不舍,但一想到即将到到手的两生镜,顿时什么不舍都没了,眉梢眼角只剩下笑意,他来到刘通面前:“师弟,我可是紧赶慢赶跑来的,这够诚意了吧?”

    说着,裴南将一个乾坤袋递了过去。

    刘通拿神识一扫,笑的更欢了:“师兄,诚意太大,要不要进房间细聊一下?”

    裴南哪有心思跟他聊?当即委婉的拒绝了:“改日吧,我掌教师兄还想亲眼见一见那宝贝呢,师兄?”

    刘通叹了一口气,将一面灵气缭绕的两生镜取了出来,递给裴南后,眼睛还黏在上面:“到底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还请裴师兄慎用。”

    裴南摸着两生镜,只觉得入手温润,灵气浓郁,再加上他亲眼见过这面镜子的功能,因此是越看越爱,连忙放进乾坤袖中,而后竟然是连寒暄都等不及了,匆匆告退。

    刘通负手站在门前,含笑目送裴南远去,一转头,就看到徒弟满眼谴责的看着自己。

    “干什么?”

    刘通瞥了陈瑞一眼,往回走。

    “师父,那镜子虽然威力惊人,但只能发挥一次作用啊,你竟然跟人家换了一根四品后天神铁还有那么多灵石,这是敲诈吧,会不会遭报应啊……”

    啪!

    刘通一巴掌拍到了陈瑞的头上,恨铁不成钢的说:“老子做这些,还不都是为了你!”

    陈瑞:“……”

    刘通望着院子里那快裂玉神铁,声音沉了沉:“你师父我,如今也是一把老骨头了,还能活几年?我死之后,就会由你接掌摸金派,总不能让你接掌一个空壳子吧?”

    陈瑞很少见刘通这么严肃,一时间愣了愣,讪讪的说:“不是还有林师叔吗?”

    刘通听到这话,脸一下子沉了下去,他的眉头深深隆起,向来嬉笑怒骂没有定性的一个人,此刻看起来竟然无比严厉:“你林师叔自传说中的罗浮世界而来,迟早是要回去的,到时候你师父一死,你林师叔又走了,你还能指望谁去?总是想着指望别人,要我如何放心将摸金派交给你。”

    陈瑞一愣,抬头看向刘通,而后抿了抿唇,笑了:“师父,你放心吧,徒弟能给你养老送终的。”

    刘通沉着的脸缓了缓,刚要说什么,就听陈瑞嘟囔:“不然这么大的遗产,岂不是落到别人身上了?”

    刘通脸黑了个彻底,作势要打陈瑞。

    陈瑞立刻灵活的躲避了过去,冲刘通嘿嘿的笑,把刘通烦的不行,赶苍蝇一样的挥了挥手:“滚滚滚,看见你就头疼。”

    陈瑞转身就走了,在转口处,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站在院子里的老家伙,低声说了句:“师父,谢谢。”

    那声音很轻的像幻觉,风吹过来,就散了。

    ……

    刘通来到那根神铁柱前,思量了一会,真元震袖而出,将裂玉神铁收入乾坤袋中,径自往林飞房间而去。

    来到林飞房间的门口,刘通还没打招呼,眼前的门便开了,林飞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面容清俊,气质内敛,不过一日不见,却似乎变得更加深不可测了。

    林飞出来后,对刘通淡淡一笑:“辛苦师兄了。”

    刘通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心中感慨良多,回了一句后,立刻将装有裂玉神铁的乾坤袋递给林飞:“这是一面两生镜换来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三十三章滚滚滚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三十三章滚滚滚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三十三章滚滚滚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三十三章滚滚滚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百三十三章滚滚滚】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独占君侧:娘子难驾驭最新章节

        她重活一世再创商界辉煌,却遇妖孽闲王犯蠢卖萌,吃人的醋就算了,居然还与动物争宠。“娘子,可不可以离萧玉龙远点,离冷远点,离张童童远点,离白白远点,离所有雄性动物都远点。”佐倾月从百里锦怀里挣扎出来,站的得远远的。百里锦疑惑道“娘子你为什么站那么远?”佐倾月邪魅一笑“因为你也是雄性动物呀!”

  • 神探连萌:医妻太难宠最新章节

        下山偷药,意外救了个半死不活的将军!没想到好心办坏事,将军醒来一把刀架到了她的脖子上!这算不算是自己找死?为了保命,她被迫做了将军的小侍从,没名没分还要被迫当将军夫人!怎料将军大人霉神附体,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命案奇案都找上了他。立志要做将军夫人的她只有做做将军大人的小帮手,破破案,调戏调戏将军大人。“将军,此事必有蹊跷,你怎么看?”“你怎么都好看。”“将军,这事不太对劲你怎么看?”“还是你最好看。”

  • 我的女票能撩鬼最新章节

        饱受鬼魂纠缠的他从来未曾设想过会爱上一个看得见鬼魂的女人。她诡异,她娇憨,她善良,她古怪……相遇相知相纠缠,互助互惜互倾付。水乳交融。“你一个人窝床上干什么呢?”“看你的电影……”“呵,我早就知道你崇拜我。”“为什么你出演的全是剧情片?”“你说呢?”“你喜欢剧情电影?”他上床,揽人,重压,邪笑:“我喜欢的,不是一个人主演的剧情电影,而是两个人出演的动作电影……”

  • 红颜旧最新章节

        她本是莫国的公主莫晓雨,是智勇双全的莫国战神,可她一人的骁勇善战终是守不住破败的家国。山河破碎,父王自尽,爱人被杀,她独自坚守到最后一刻,直至城门被破。凌国忌惮她的能力,定要将她处死,危机时刻,她的孪生姐姐莫曦微替她从死。从此,她褪下戎装,换上华服,将一身英气削减,变成了莫曦微,随其他俘虏一同跟凌国君王回宫。为了复国,她以身侍君王,在凌国后宫浮沉,步步为营,成了一名玩弄权谋的女政客……

  • 爆宠小萌妻:君少求婚99次最新章节

        十八岁的安筱筱在婚前设计陷害了一枚帅哥,可她不知道对方是个权势滔天的人物!“丫头,假戏真做怎么样?试试我这体格,包你满意……”筱筱缩到墙角,“叔叔,我……我还这么小,你太大了……”冷男邪魅勾唇,“没试就知道我太大?”婚后,夜夜笙歌,筱筱体力严重透支,某夜抵着压下来的健壮身躯,义愤填膺:“贺御君!今晚休战,否则我要离婚!”贺少眯起冷峻的眼:“还有胆量提离婚,看来我对你太仁慈了……”对于贺御君来说,安筱筱一旦打上他的贺氏烙印,便是终身印章——因为,军婚如山,女方没有说“离”的权利!

  • 盗墓凤语最新章节

        多年前艾东村出现了一个乡东墓王,去得凤凰涅盘之地,得知了一个惊天秘密。从此被倒斗界传为神话,多年后,一个生活落魄的年轻人,走上了惊险离奇的倒斗之行。尽请期待js330

  • 逼婚成宠:傅少,请克制!最新章节

        结婚前夕,未婚夫和亲妹妹滚床单,她怒火攻心在酒吧睡了个上等货。等等,这货居然有病?去医院检查,发现他居然是妇科妙手?!当场让她脱裤裤?抵死不从!她被亲妹妹暗算,被前男友纠缠,被逼得走投无路。他从天而降,一次次将她捞出水火。“大叔,我说过不用你负责的。”“你是我结婚证上的太太,不得不负责。”没去民政局没拍结婚照,就这样莫名其妙被戳在了某人的结婚证上?!这是什么鬼!傅少我要离婚!喂,大叔,说话就说话,干啥脱衣服!傅少请你克制一下!!

  • 极品乐圣最新章节

        乐途失意的周铭莫名的穿越到了一个音乐和宠兽并行的世界。一琴随身,一宠相伴,醉应卧享美人膝,醒则宠乐掌天下!看一个音乐家在异界如何凭自己的天赋和经验成就一代至尊!

  • 文娱的良心最新章节

        好人包十一救人重生,平行时空,得系统绑定,检查即将英年早逝,为了活下去,包十一不得不走上回(报)报(复)社会不归路。  包十一作品标签:黑暗系!致郁系!  读者气:说好的爽文呢?包十一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读者怒:再也不看你的文了!死太监挖坑不填、烂尾、死男主、死女主,你还有什么不做的?  读者问:什么时候开新书啊?  ……  这是一个十一虐我千百遍,我待十一如初恋的恐(轻)怖(松)故事!  这是一个系统和宿主相杀相爱,再相爱相杀的有毒故事。js330

  • 我的野兽青春史最新章节

        80后无悔的青春往事,90后,00后必看!那些年上学时,我和形形色色的女同学们,经历了很多荒唐事。那个年代的孩子,灵魂里更多充斥着原始的野性。所有的一切,从初一的那次转学说起。

  • 鬼手毒妃:腹黑侯爷榻上卧最新章节

        一杯毒酒,毁去的是她全身的筋脉;血中带毒,最伤人的莫过子嗣难怀;八年求医,只得保下一命。她既已成毒人,为何不能让她更加狠毒!她练得天下奇毒,制得剧毒之蛊,谁道傅氏倾了王朝,他们不仁,她便不义,她必将告之世人—傅氏永存!本是真龙,浴火焚灼,乱流蛰伏,他只待一天,夺得这天下之位。谁又知:他,谋的是锦绣江山,图的是那琉璃明月

  • 腹黑王爷狠毒妃最新章节

        她前世受欺受骗,被挑断手筋脚筋,被活活烧死。重生归来,她不再懦弱,狂傲嗜血,不折手段。欺她者必还之,辱她者必究之。想要冷酷无情一生,却被邪魅之人给盯上。“从现在起,不管是生是死,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 萱你来睡最新章节

        一辆路虎在这个城市为数不多安静空旷的马路上行驶着,直到一座豪华别墅前时也没有停顿,车内面目俊朗,身姿挺拔的男人从容的向别墅的门卫点了点头,把车开了进去。
        干净的路面没有一丝尘埃,偶尔在绿植上还可以看到一些忙碌的身影。男人把车子开到别墅的停车区,看了看手表便下车静静地站在车子旁边。

  • 老婆,乖乖嫁给我最新章节

        “为什么绑架我?”“因为我们少爷喜欢!”“……”路芸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去参加闺蜜的婚礼而已,竟然在半路上被人给绑架了!而且绑匪给她的理由居然这么无厘头!“老婆,跟我回家吧……”看着那个身材精壮成熟,智商却好似没发育完全的‘少爷’时,路芸清丽的脸庞脸纠结成了一幅抽象画。“混蛋,谁是你老婆!”“老婆,我们去放风筝……”少爷可耻的对她卖萌撒娇。“滚!”路芸忍不住向天咆哮,她这是走了什么世纪霉运啊……“我们少爷是因为被仇家偷袭导致脑部中枪,弱智只是暂时的,只要一个月后的手术成功,他就能完全恢复到没出事之前的状态。”绑匪言下之意,她还得在这个鬼地方待一个月!路芸欲哭无泪,她做梦都在期待着一个月赶快过去。

  • 夜场往事最新章节

        身负重债,只有进入夜场谋生这条路,姚伊伊一咬牙“我去!”一次作陪,酒醉客人撒泼闹事,姚伊伊再咬牙“我忍!”绝望之时,男人横空出世英雄救美,姚伊伊三咬牙“我擦!”你谁?夜店老板?霸道总裁?京城高干?男人一步一步走近,直到某女退无可退,随手来了个壁咚“所以,你想干嘛?”姚伊伊用力一翻,眼神无辜“你想我扑?”男人淡笑“女人,玩火可能不太好?”姚伊伊“?”男人“玩你!”

  • 桃运小狂龙最新章节

        医道圣者的孙子,被迫留在了古武世家,成为一大公子哥,但他却放下身段,甘愿做起了烧烤小贩。  娇小可爱的九妹、含羞带怯的未婚妻、妩媚入骨御姐、高冷绝艳的女军官、清纯可人的女护士,总是让人欲罢不能…  佛医道、鬼医道、魔医道、仙医道、圣医道、妖医道,医门六道,本是同根生却互相残杀,谁才是最终的王者?

  • 法医的战争最新章节

        一本记载华夏法医事件的《刑狱录》。一场作茧自缚的变态杀人案件,父亲的惨死,消失的子宫,恐怖的烧烤,半夜的鬼叫,莫名的尸变,成为东西方法医之间的较量……

  • 逍遥绝天最新章节

        格桑崇高且自傲,薰衣清香又不同,罂粟多彩而迷离,玫瑰惜情却锋芒,一旦爱上其中一种,又怎能戒掉?  浴血奋战到头,陷入了不同以往的平静,又该何去何从?  命运的牵引,万古的棋局,是否能够超脱,成就真正的逍遥?

    本章内容提要:
    ...    “唉,自从古尸被灭,我们摸金派被损毁的也不成样子,光殿宇就碎了数座,那些殿宇与这镜子一样,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可惜了……”     裴南磨了磨牙,但还是维持着面上的笑:“那件事其实我们金海阁也有责任,这样,刘师弟,除了神铁,我们金海阁还会奉上五万灵石,就算是我们金海阁的一点歉意。”     “那殿宇可是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