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已经远离摸金派,这座城镇中人来人往,人声鼎沸,倒是给了他们三人一点慰藉,稍稍松了一口气,无比庆幸那人没有对他们出手。

    这口气还没喘匀,彼此对视一眼,顿时,狼狈中带了几分尴尬,讪讪不能语。毕竟刚刚他们三人的行为都太不地道了,虽说是在生死关头,可把黑锅往别人背上甩,而且甩的那么起劲……

    想想,还有点脸红。

    不过大家也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狐狸了,论装蒜,谁不会?

    庐方长老一笑,面上刚刚升起的一丝尴尬,很快消失不见,他绝口不提在摸金派发生的事情,选择性遗忘了自己不想记住的,反而很是感慨的为三人起了一个话题:“没想到,没想到,那等境界的强者,居然还算客气……”

    “毕竟,我们三派的实力放在这,底蕴深厚,那人……”裴南长老停顿了一下,又道:“那人估计也不想与我们三派作对,所以没有为难我们。”

    “对。”

    庐方长老点了点头,顿时,心中那抹身处大门派的自豪感又回归了,脊背也挺得直了。

    “不过……”徐竭迟疑的说道:“那人不是说了,改日要登门拜访吗?”

    “什么?登门拜访?”庐方脸色一僵。

    “你没听见?”徐竭问道。

    庐方讪讪的,他还真没听到,当时心中只顾着算计怎么逃命,脑子里一片恐惧的晕眩,听到“请回”二字后,就再也没顾上高人说的后面的话。

    “登门拜访……”庐方背后冷汗又冒了出来:“他不会是想要灭门吧……”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还未曾完全消散的恐惧再次回到心中,一想到那剑光,便再也不敢停留,连道别都没有,腾跃而起,直奔各自门派而去,他们要赶紧将这一个消息告诉掌教。

    ……

    摸金派内,一片大战后的萧条,山石塌陷近半,龙骨巨柱周边几十里地面上,再无一块完好的石块,剑痕纵横,战意凛凛,碎裂的巨柱之下,是一道深达千丈的裂痕,那只古尸巨手,化作了飞灰,再无一丝鬼气逸散而出。

    刘通、陈瑞等十数个摸金派弟子,看着立在不远处的林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陈瑞咽了咽口水,双目闪闪,现在的林飞在他眼中,比万年古墓都要有吸引力,想到他一剑逼退三大门派,心中惊喜又激动,他对刘通道:“师父,我这师叔,可真厉害啊。”

    刘通笑了,但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笑意隐在嘴角,他弹了弹身上尘灰,朝林飞走去。

    “多谢林师弟出手相助。”

    “小事。”

    刘通看着林飞,见他气韵内敛,似宝剑入鞘,但那股凌厉的锐气,却始终遍覆全身,令人望之心惊。

    他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空,问道:“师弟莫不是从那里来?”

    “哪里?”

    陈瑞探出头问,被刘通一巴掌拍了回去。

    林飞明白刘通所指,点了点头。

    刘通放下手,淡淡一笑,过了一会,他的眼睛落在林飞的身上,又问:“那师弟来我龙骨界,是图的什么呢?”

    “我来龙骨界找一件东西,放心,我知道龙骨界那位龙神的忌讳,不会找不自在的,等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便会离开。”

    刘通面上不显,心中却着实松了口气。

    若林飞只是一个普通修士,即便是从外面的世界而来,也不必放在心上,可他战力惊人,一剑能横掠整座龙骨界,若有心与龙骨界为敌,那才是真正的劫难。

    幸而不是。

    陈瑞听师父与那位高人的对话,听得一头雾水,刚要说什么,刘通突然转头,对他说:“闭嘴。”

    陈瑞:“……”

    刘通面色和缓了很多,他问林飞:“不知林师弟前来,是寻找什么东西?师弟对我摸金派,有再生之恩,若我能帮上一二,心中也能过得去。”

    林飞想了想,说:“我来找一缕月光。”

    在摸金派雪域禁地闭关的时间里,林飞多次进入冥土之内,钻研棺樽上刻画的星图,再通过恶鬼翻译过来的太阴文字作对比,意外的发现,太阴族的第三座城市,似乎被称为明月城,而且很有可能是落到了龙骨界内。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林飞在冥土之内,多次跟佛子套话,想从佛子口中套出更多的消息,可那佛子嘴巴闭的死死的,半句也不吐露,实在被林飞叨扰的受不了了,就说一些云里雾里的话,最后再加一句阿弥陀佛,是让林飞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过,林飞细细想来,那佛子的话虽然少,但似乎也在暗示,太阴一族的那座明月城落到了龙骨界内,林飞并不确定皓月神铁在哪一座城市之上,他只能推测,若自己的推测正确,岂不就是一缕月光从天而落,降到龙骨界内吗?

    说完之后,林飞一直看着刘通,本以为他要么知道,要么不知道,无论哪种结果都在林飞预料之内,却没想到刘通的反应比自己想象的更大,他仿佛听到了什么恐惧的事情,大惊失色,脸色也一点点苍白了下来。

    林飞眉头轻轻一蹙,问:“刘师兄,怎么了?”

    陈瑞这时候说道:“师叔,难道你没发现吗?我们龙骨界是没有月光的。”

    林飞一愣,回想自己进入龙骨界之后,似乎真的没有见过月光,不由得问道:“怎么回事?”

    陈瑞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古如此。你怎么会想到来龙骨界寻月光呢……”

    刘通神色严肃的冲林飞一拱手,慎重的说道:“林师弟,请以后千万莫再提此事,否则,七国将再无师弟的容身之处。”

    “为什么?”

    刘通轻叹一声,偏头看向陈瑞,眯了眯眼睛:“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陈瑞:“……我没什么可干的啊。”

    “滚滚滚……”刘通不耐烦的说道,赶苍蝇一般把陈瑞等人赶走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一十七章一缕月光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一十七章一缕月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一十七章一缕月光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一十七章一缕月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百一十七章一缕月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无限旅人最新章节

        「无限旅人」的主角是一位刚退伍的年轻人,原本平凡无奇的命运,却因为血源的关系惹上莫名之灾;为了回到正常的生活,取回属於自己的命运,於是不得不在地球的历史中持续的漂泊!一开始虽是朝向通俗且诙谐的方向,但随著所接触的人及经历的累积,人也会变得沉稳及成熟起来,希望读者们会喜欢这样的安排!

  • 倾世盛宠最新章节

        天赋薄命的小道姑,因家门获罪误入深宫之中。作为盛宠一朝的替身棋子,纠缠在铁血权臣与薄幸帝王之间,她举步维艰,只想挣脱,却越陷越深。宫闱浮沉,盛名如枷,人心反复,深情亦或无情,只在一念之间。这一生,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情深共白头。

  • 重生农女巧当家最新章节

        幸福要靠自己努力。
        即便重生在这穷困的小山村,没有关系,明月奋发图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治好瘫子相公,带着大家发家致富。
        可是这些个极品亲戚是个什么鬼?没有关系,明月自有办法整治。
        可天有不测风云,外族来犯,相公和乡亲都上了战场,生死不明,明月不得不踏上了寻夫之路……

  • 神兵利刃最新章节

        在这个修炼盛行的时代,只要你打开气海成为修炼者,或者是打开精神领域,成为一名异能者,那么你就会高人一等,不会在被别人瞧不起。    这是每一个人的梦想。    杨小枫捡到了一颗珠子,从此他原本平凡的人生变得不再平凡了。这颗珠子改变了他的人生,让他得以修炼出魔武双气,成为罕见的魔武双系修炼者。    但是,修炼者们只有“殖装”才能展现他们全部的实力……js330

  • 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间最新章节

        平凡人的小时空直播生涯。方若华身为芸芸众生中最平凡的那一个,穿越各个小时空认认真真生活,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她曾经最向往羡慕的那类人。js330

  • 豪门缔造者最新章节

        这一年,雷哈格尔高唱希腊神话,温格教授演绎不败夺冠,利兹联降临英冠元年,球队面临托管的危险。于此危难之时,一位灵魂来自后世的球迷接手风雨飘摇之中的白衣军团,亲手缔造着一个又一个的青年近卫军神话,将利兹联打造成为一支传奇豪门。我,即是豪门!——《钟诚语录》

  • 无赖首长缠上身:娇妻欠管教最新章节

        一场被设计的婚姻,顾悠然莫名其妙的跟自己的准姐夫结了婚。
        书房内,顾悠然一脸平静的将离婚协议递到他面前,“离婚吧。”
        男人抬头看着她,没有说话,可肩上那两杠四星闪了顾悠然的眼。
        没有人能够忍受身为军人的丈夫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姐姐……

  • 武道巨星最新章节

        世纪悍匪之子唐景,自幼被视作“邪魔歪道”,备受欺凌与歧视。在被原大学的武道队开除后,一所名不见经传的“野鸡大学”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一个流氓样的校长、一个瘸腿的教练,一群“乌合之众”组成的队友,用青春和热血,杀出一条通向全国大赛的血路!唐景:纵然我无法次次carry全场,但我的肩足够扛起野心的重量,我的队友足够撑起不灭的渴望!我们未必如你们期待的那样光辉,但我们必如你们恐惧的那样恐怖!来吧,今年的东相,很强!

  • 天降红包我的男神是个蛋最新章节

        “叮,获得特殊红包,是否开启”普通女大学生鹿平,在某天醒来看到床头悬浮的大红包之后,原本平淡如水甚至还有点悲催的人生开始了巨大的转变。红包一到手,便知有木有!金手指,坑货红包系统,高冷狗耳男神,看我们的二逼女主如何走上人生巅峰!

  • 梦若凝烟最新章节

        美人如画,却命运多舛;
        多情郡主,陷入情感漩涡;
        文采翩翩的俊士,抑或是仗义多情的侠客,
        都只为守候倾国倾城的容颜。
        为你,覆了一代江山。
        休要怪,侬本多情。
        姐妹俩一个是古灵精怪貌若天仙的皇后,一个是心思缜密毒若蛇蝎的皇太后,虽同根生却相煎何急?才华横溢的皇上英武不凡的公子,为她因情仇变国恨,旧日情怀已是覆水难收!而她本心若止水,为宗国社稷不顾千尊之躯,欲手刃敌国之酋,却不想是曾刻骨铭心的旧恋,不忍杀耶不肯放耶?唯余千般泪更往何处掸?
        新书《桃花浅深处》正式发布!欢迎友友们前往阅读!欢迎互动!:新浪微博:清溪浣花

  • 病娇王爷俏医妃最新章节

        医学界精英一朝穿越——农家泼妇?同床共枕的绝色美男——身残体弱?带着美男相公发家致富奔小康,不料意外连连!渣男,婊女,层出不穷。她化身盛世黑莲斗白莲,踩绿茶,打脸渣男虐小三。直到她带着病娇相公进京……纳尼?病娇相公是王爷?还是因为谋反被贬为庶民的那一位?本想与病娇相公平安稳度日,怎料那些人偏想要他们的命!医妃拍案而起,夺宫,窃国,这天下我要了!

  • 重生七零:农家俏媳妇最新章节

        陈秀娟上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在自己干干净净的时候嫁给邵明磊,是以她重生之后便将嫁给邵明磊当成了人生头等大事。但要怎么嫁呢?首先她要打倒一堆极品白莲花,再把上辈子将她拖进果林用强的渣男邵明辉太监掉,然后还要进退有度的撩曾经的小叔子邵明磊,等到俘虏了他的身和心再顺带手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发家致富。只是这位舰长大人,可着劲圈养她造小人儿是几个意思啊?不行啦,人家还要赚钱钱才不要生一个舰队呢!

  •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最新章节

        一个会武术的落魄写手,意外获得荒野直播系统,随后的人生就开始不一样了!  家乡青峰山、长江三峡、神农架、西藏天路、内蒙大草原、珠穆朗玛峰,这些都是起点,陈涯真正的终点是……走(到)向(处)世(作)界(死)!  荒野我涯哥,人狠话不多,能动手尽量不逼逼。  233……  本文无毒,直播合理,绝不带妹,放心观看。

  • 超级狂医最新章节

        一介屌丝获得非凡医技,从此开启逆袭之路!平凡的人生?拜拜了。从此开挂,游戏人间,治病救人,偷香窃玉……不对,为什么你们都叫我救世主……

  • 天价专宠:甜爱舞娘娇妻最新章节

        前世安小宁一切都靠自己努力,却落得悲惨下场!这辈子她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可偏偏这个男人,非要宠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安小宁扶着额头偷笑:渣男渣女对不住了,我也很无奈啊!!!

  • 恋爱陷阱:这个青梅有点彪最新章节

        他们五岁初遇,他用拽狗毛证明狗不咬人。她踩他报仇。他们十六岁重逢,她设下“陷阱”让他吐槽,他如她所愿。她翻墙刮坏裤子、斗骗子、骑车带他差点撞电线杆他提醒她“丢人了”“注意安全”“以后别骑车了。骑车也不要带我”她以“疯”闻名,以“彪”著称。他管不住她,治不了她,那就和她一起疯。反正青春年少,丢人也不耽误年华美好。

  • 萌萌小甜妻,傅少求扑倒最新章节

        剧情一:宁惜手指指向傅净司,皱眉厉声道:“我告诉你林倾了,我就算是嫁给一头猪,我也不会嫁给你。就连肾虚的傅净司都比你强百倍!和你结婚我特么宁愿守活寡!”傅净司手一抖,不经意用外套遮住自己下身某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个丑女人,居然说他肾虚!忘了之前是谁在自己身下辗转承欢了吗!他的眸光中带着晦暗不明的深意,似笑非笑的看着宁惜,那双瞳眸仿佛要望进宁惜的心底。宁惜一慌,突然有一种被捉奸的既视感。

  • 戏精王妃养成记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上了个傻子的身,装不下去,完蛋,恢复理智吧!直接给她嫁了!“王爷来不了,就由这只鸡替王爷拜堂吧。”卧槽?怎么不叫这只鸡替他当王爷呢!她赵韶欢能受这份气?手起刀落!斩鸡!“拿下去炖了,别浪费,今晚就吃它。既然王爷不在,这堂也就不拜了。礼成!”暗处,目睹了这一切南宫景嘴角微勾。“有点意思,女人,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侍卫黑线……:王爷,咱能不说这么羞耻的对白吗?

    本章内容提要:
    ...    眼下,已经远离摸金派,这座城镇中人来人往,人声鼎沸,倒是给了他们三人一点慰藉,稍稍松了一口气,无比庆幸那人没有对他们出手。     这口气还没喘匀,彼此对视一眼,顿时,狼狈中带了几分尴尬,讪讪不能语。毕竟刚刚他们三人的行为都太不地道了,虽说是在生死关头,可把黑锅往别人背上甩,而且甩的那么起劲……     想想......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