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皇背影出现的刹那,林飞全身变紧绷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甚至无暇去想为什么破掉一层心劫后,竟然再次又出现了一个。

    眼前的世界,被黑白切割,浓黑与纯白在无声的对峙,谁都无法奈何谁,林飞所处的黑白中间,明灭不定,光影转换。

    渊皇的身躯立在前方,半只身子隐没在浓黑之内,黑发垂落肩膀,光芒在发丝上跳跃,危险而揪心,极致的安静散落在这片世界中,林飞仿佛能够听到自己血液在身体内流动的声音,他额头之上,有细小的汗珠滑落。

    是渊皇……

    眼前的画面与上一世完全的重合,竟然令林飞有一种不知此身是谁的错觉。

    当年他拼着性命不要,与渊皇同归于尽,也不过只见过渊皇一个背影,对当时的他而言,死亡来的太快,带着解脱的畅快淋漓,他甚至没来得及体会那是什么感觉,一切便已然结束。

    而现在,死亡的阴影随渊皇背影而现,如同身侧那片浓黑的颜色,仿佛瞬间便能将他吞噬……

    林飞周身剑光璀璨,生死剑域铺伸至黑白对持的世界之中,五道剑气冲天而起,汇拢成一道炫目的光芒,令虚空惊颤!

    只要斩出这一剑,便可结束这一切,渊皇是不会回头的,林飞心中有声音响起,只要自己从他背后一剑,便能结束心劫,踏入金丹。

    他眉目一凛,全身真元极速流转,身前那道剑芒携裹无穷光亮骤然而出,碎裂虚空,势不可挡!

    结束吧!

    林飞抬眸望去,面色倏地一变,即将斩下的剑芒顷刻停滞在虚空。

    身前那道背影突然变了,由渊皇变成了他自己,而后,光影明灭间,渊皇的背影与自己的背影不断交替重叠,不分彼此。

    锋锐的剑芒犹疑的停滞在空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林飞双眸中闪现那两道不断变化的背影,脸色微白,那到底是他,还是渊皇?这一剑斩出,是斩灭了心中的恐惧还是斩灭自己生机?

    林飞想不透,这一剑,他也斩不出,而幻境中,他的修为还在不断拔升,踏入法身,等同于陆地神仙,从此万千山河,随他心意流转,九重星子为他一人闪烁,但还不够……

    还是不够……

    怎么样才能真正的斩出这一剑?

    “你斩了我,就是斩了你自己。”

    林飞的声音徒然从这片黑白的世界内响起,震荡八方,与此同时,那道诡异的不断在渊皇与他自己背影中转换的身影逐渐膨胀了起来,刹那间变得高大无比,汹涌的力量仿佛浪潮般波荡而出……

    ……

    “师父,你快看,这怎么回事?现在不应该由死转生了吗?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跟师父守护在雪域禁地的陈瑞,目光突然一凝。

    漫天风暴中的林飞,原本生老转变循环不息,但那都是有一个度的,当衰老延续至周身,青丝变成白发,皱纹爬满额头,遍体黑袍几近凋零,他的身体便会再次焕发出生机。

    可是现在,血肉近乎枯涸的林飞,早已超出了之前陈瑞所见的衰老状态,并且他的身躯还在不断的老去,丝毫没有出现生机的迹象,似乎要化作枯骨方可罢休……

    刘通立在禁地石门之前,偏头看了一眼,神色一变,眉头倏地隆起,他叹息着说:“他这一次的心劫要面对的,恐怕是决定生死的大恐惧,若是能够跨过去,自然是褪去凡人身躯,成就金丹之身,若是跨不过去……”

    陈瑞有些紧张的看着刘通:“那会怎么样?”

    “若是跨不过去,肉身可能就要衰老至死了。”

    陈瑞思虑了一瞬后,道:“师父,他不是咱们的恩人吗?要不你帮帮他?”

    “我听闻罗浮世界的修士渡自身劫难之时,须自身扛过,日后道途才算平坦,哪有他人相帮的道理?更何况,他现在要渡过的,可是关乎生死以及日后道途的大劫难,没人能够相帮。”

    陈瑞长长叹了一口气:“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着。”刘通望着林飞依旧在不断衰老的身躯,轻声说:“若他渡过,万事安好;若他失败,我们也可以为他收敛遗体。”

    天空渐渐暗了下来,四周寒风凛冽,天际雪花纷飞,整座雪域被湮没在一片浓黑之中,环境愈发恶劣,可这铺天盖地而来的寒意,却无法消灭陈瑞心中焦躁。

    刘通取出两颗婴孩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真元注入其中,珠子腾跃半空中,柔和明亮的华光散落开来,将四周的黑暗驱散,不远处的林飞也被拢入明亮之内。

    陈瑞靠在一块石头上,见林飞还在不断老去的身体,止不住的叹息:“年纪轻轻的,战力还这么强,若是死在心劫中,也太可惜了。”

    “别乱说话,现在还没定论。”

    陈瑞实在忍受不了干等着,问他师父:“您觉得这位前辈,能从这什么劫难中挺过来吗?”

    刘通张口,顿了顿才道:“天亮了就知道了。”

    刘通看着不远处的林飞,心里还真没有底。龙骨界修士的修炼与罗浮世界并不相同,他只清楚一点,那就是眼前这人的劫难过于凶猛,距离他这么远,都能够感受到一种近乎恐怖的力量在那人周身徘徊。

    衰老的力量还在林飞的身体里流转,他血肉殆尽,只剩一层皮包裹在骨头上,枯白的头发如稻草一般,生机渐渐消弭,如同凡世濒临死亡的老人,腐朽的气息弥漫而出。

    时间一点点过去,黑下来的天空变得愈发浓沉,寒风呼啸,原本如飓风般笼罩在林飞身边的暴雪,仿佛再也没有力量能够支撑,渐渐散去。漫天白雪飘落,逐渐覆盖住林飞四周露出来的黝黑地面,一片一片的雪花落到了林飞的发丝、脸颊与衣袍之上……

    看起来,他似乎已经不再是个活着的修士,只是一块腐朽的木头,矗立在这片雪地之内,任由风欺雪压,再无半点反应。

    刘通看了林飞一眼,真元流转,一道青龙的光芒骤然而现,飘至林飞头顶,将簌簌落下的雪花遮住。

    陈瑞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又咽了回去。

    一夜的时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漫长。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零七章生死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零七章生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零七章生死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四百零七章生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百零七章生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为了幸福要离婚最新章节

        渣男出轨还要转移婚内财产!然后留下一堆债务给我?包子也能逆袭!虐渣也是能上瘾的!大千世界,看各路人纷纷扰扰,上演了一幕幕恩怨情仇传说!一个不情,一个不愿,在彼此之间相互指摘互相怨怼的过程中,两人又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 无上灵界最新章节

        天灵大陆,强者为尊。九州十二域,风云将起。灵兽古地,万兽林立。四大家族占九州之四。一名少年因一次和亲之事,知晓隐藏身世,为救母亲从此踏上一条逆天之路!

  • 最强异世剑神最新章节

        携DNF剑神系统,纵横异世大陆!

  • 重生之护花狂龙最新章节

        廖凡含冤退学,意外服下‘超人一号’,觉醒之后,拥有特异体质,赌石?一眼看穿!美女?一眼看透!而且,精华液竟然可以改造美女!绝美校花、女神老师、妩媚警花、傲娇萝莉……形形色色的美女追着满世界跑,“我今晚该在哪个房间睡?”

  • 圣武神王最新章节

        大玄王朝以武为尊,异族降临天下动荡。偏远小城少年楚末偶得天地初开诞生的一件至宝,从此转生死,灭仇敌,名扬一方世界;破困局,夺天机,从异族手中保卫疆土。当世界融合天地飞升后,楚末也登上了一个全新的舞台,不仅和大千世界的绝世天才同台争锋,更是凭一己之力改变世界格局,带领人族屹立混沌虚空。

  • 我的虚拟游戏最新章节

        “长枪依在!!!”    夕阳下,一位亮身穿银铠甲的威武将军高举长枪仰天怒吼!    “全服通告!域外无上强者菊花信的投影降临卧龙坡,最终击杀投影的玩家即可获得菊花信无上秘技‘无畏冲锋’!你还在犹豫什么?快快前往挑战吧!”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直捣后庭!”菊花信耍了个枪花,霸气侧漏!    但这吓不到疯狂的玩家们,    &哈哈,信爷出现了!&    “刚干掉草丛伦没几天,还竟还敢来送死!”    “爆了他!爆了他!我要神技‘无畏冲锋’!”    …    齐天看着兴奋激动的玩家们阴阴的笑了笑:“草丛伦只是免费送你们一道开胃菜而已,而菊花信,将是你们的噩梦!”    (若哪位读者老爷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可以加群164478256)js330

  • 摸尸匠最新章节

        二十多年前,西北军区某部接到命令,将一支部队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前线撤下,直接调往云南西北部边境地区,协同一支神秘的队伍,完成一次没有档案的保密任务。二十多年后,一面青铜鼓“意外”出现在长沙,将一些零散的线索,又重新带回这个世界,于是有一些无畏者继续前行,渐渐揭开尘封的历史,却无意中开启了……——————————————————————————《摸尸匠》第二卷《西夜王陵》正在连载中。【作者提示:并非传统盗墓小说,探险悬疑成分巨大,喜欢烧脑的书友必读。】js330

  • 逍遥派最新章节

        金庸武侠中有不少的神秘高手,书中或提起名字,或不曾提起,总之他们要么留下了绝世秘笈,要么就名震武林。    独孤九剑的创始者,独孤求败,他真的只创出九剑吗?    残本葵花宝典造就了东方不败,那么葵花宝典的创始者,无名太监是何等功力?    侠客岛两位岛主功力深不可测,却不是石破天一朝领悟之敌,那么太玄经创始者的功力又如何?    十三层密宗龙象般若功据说后三层非人力可练,那么功法创始者是js330

  • 邪王的毒医宠妃最新章节

        本是林国侯府钦定太子妃,却被恶毒姨娘送去神龙寺,毒打欺辱,身死魂灭。一朝穿越,灵魂转换,她已不再是她……她医毒双修,文韬武略、诗书功夫样样不在话下,宅院之争似逗蛐,江湖朝堂如下棋,本想就此做个玩乐米虫,却不料阴谋诡计接踵而至,一次次将她推向危险顶端,却也阴差阳错,让她一步步接近事情的真相……

  • 夺心娇妻莫要逃最新章节

        从一开始,她就带着目的接近他。  骗了他的人,偷了他的合同,顺带还夺走了他的心。  他怒极拍案,找!哪怕是将世界翻个底朝天,也势必要把这个女人找出来!  从此,他开始了全球通缉心尖宠之路……  有一天,她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怀里还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她问,“心机如此之重,城府如此之深,这样的女人你也敢要?”  某人站在民政局门口,拿着刚刚戳下钢印的红本本,笑得一脸春风,“没办法,就算是心机婊白莲花,也是我孩子他妈,不得不要呀。”

  • 海贼之万能店铺最新章节

        意外得到“万能店铺”的岳阳,穿越万界,倒卖各种能力物品。“小伙子,你的先天圣体资质卖不卖?”“这位帅哥,你身上的霸王色霸气,很值钱哦!”“出售‘九勾玉轮回眼’咯,价高者得……”“灭龙魔法要不要,完克同位属性哦……”“前排出售‘美食细胞’,让吃货变超人!”

  • 一吻成欢:总裁大人你好棒最新章节

        五年前,她身败名裂,黯然离乡。五年后,她华丽回归,身边多了只小包子。第一次见面,她跪倒在他面前,紧扒着他的裤腰带不放。第二次见面,他要抢她儿子的抚养权。她大怒:“儿子是我的,你敢抢,我就和你拼了。”一句口头契约,让云净初和战修尧过上了同居生活。婚前,他不愿让人知道两人的关系。婚后,他却恨不得诏告天下,她是他的妻!战总宠妻无度,差点闪瞎小包子的眼睛。

  • 世玺最新章节

        哪怕时光倒流,李蘅远的“缺心眼”还是路人皆知。  姨娘庶妹磨刀霍霍准备再次养肥她宰了吃,老仆婢女收拾整齐随时可以取而代之。  李蘅远眯眯眼笑:“你们真是很傻很天真……”  一个噩梦,让李蘅远虐掉人渣,俘获男神,走上人生巅峰。  小哥,我家有家财万贯雄狮百万,忠可保家卫国,奸可谋朝篡位,从了本姑凉可好?

  • 迷情霸念:特种保镖莫太冷最新章节

        她到底是来保护他,还是来谋害他的?一出手,就使人口吐白沫;一开口,就让人血溅当场。他装逼,她拆台;他爽帅,她吊打。就连与女朋友啪啪啪,她也阴魂不散,美其名为贴身保护……

  • 邪王娇宠:替身凰妃要逆袭最新章节

        穆王府一朝被冠上谋逆大罪顷刻间不复存在,一年后林府即将嫁入宸王府为妃的嫡女林夕月转眼就被青岚所顶替,一切看似巧合的事情却步步紧扣环环相接。萧子宸冷眼旁观看他的王妃能掀出什么风浪,却在和她的彼此试探一进一退中深深爱上了她。斗小三,撕情敌,在看似乖张的面孔下青岚却是暗藏着另一种不可言说的身份。她的骄横她的筹谋是谁在暗中为了她成全她?邪王腹黑,王妃逆袭,一条道上走下去谁让陪在身边的人始终都是你!

  • 兵王高手混都市最新章节

        他是剑虎佣兵团的影子兵王!回国后,却莫名的成了霸道女总裁的保镖!他嫉恶如仇,也懂得拿捏分寸!他被美女包围,却不贪恋美色!他可以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也可以在都市中混得风生水起!他,叫唐浩!

  • 停留不了的爱最新章节

        他的同桌,她与他无话不谈,他参与了她人生的许多抉择,他们相互扶持,用她的话说,他是她最亲的“男闺蜜”。
        他的后桌,是他心中最美的女孩。因为她,他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白手起家,成就今日的事业蓝图,只为了能够与她比肩。
        他的惊喜,一个特别的女孩,她活泼,敏感,浪漫,爱幻想,又有一点愤青。突然的闯入了他的生活,扰乱了他的人生。
        岁月流转至此经年,他历经风雨,命途多舛,从最平凡的人成为人人艳羡的商业奇才。这其中经历的蹂躏,践踏让他变得强大,勇敢。就像那蒲公英一般,任风雨摧残,仍有着最旺盛的生命力。
        曾经沧海,他所追寻的不过就是一份朴素纯美的爱情......

  • 奈何妖异闻录集最新章节

        “欢迎光临,七月斋。”“请问,你要什么未完成心愿?又能又什么交换?”世间轮回千百万年,有一家店依然立在这浊世之间,它只为有缘人而现——七月斋。【每一篇,都是一个新的故事。】

    本章内容提要:
    ...    渊皇背影出现的刹那,林飞全身变紧绷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甚至无暇去想为什么破掉一层心劫后,竟然再次又出现了一个。     眼前的世界,被黑白切割,浓黑与纯白在无声的对峙,谁都无法奈何谁,林飞所处的黑白中间,明灭不定,光影转换。     渊皇的身躯立在前方,半只身子隐没在浓黑之内,黑发垂落肩膀,光芒在发丝上跳跃,......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