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林飞顿时一楞,怎么又被堵门了:“我师父他老人家呢,难道又是袖手旁观啊?”

    “这倒真没有……”玉衡峰那位罗长老,在问剑宗早已成为传,即便是宋贝这样的剑山驻守弟,多多少少都听过一些,此时一听林飞的话,宋贝差点就憋不住笑出声来……

    还好,还好……

    还好宋贝总算记着,罗长老再怎么样,那也是林飞的师父,这才终于没笑出声来……

    而且,这一次林飞还真是冤枉罗长老了……

    “七个月前,罗长老就去了北漠……”

    “一直没有回来?”林飞听到这里,不由楞了一下,几个意思,缺灵石缺到离家出走?

    “是的,一直没有回来……”

    “……”林飞摇了摇头,没再多问什么……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林飞独自一人离开了道观……

    一刻钟之后,宋贝气喘吁吁的赶来,看到已经空了的房间,顿时脸色一僵……

    “糟了……”

    就在刚才,宋贝刚刚听人,今天将会有一位玉衡峰内门,会被送来剑山做驻守弟……

    整个问剑宗都知道。

    剑山驻守弟,一般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犯了错,被送来剑山受罚的,比如李纯那种……

    一种是修行之路已断,有生之年难有寸进,自愿jin  ru剑山,想要碰碰机缘的,比如宋贝这种……

    可是,今天送来的这位玉衡峰内门,却是哪一种都沾不上……

    这要是放在平时也就算了……

    各峰之间明争暗斗,总有几个倒霉的被坑来驻守剑山,比如当初的李纯不就是这样?

    问题是今天……

    万一让林飞撞上怎么办?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年之前,李纯暴毙。

    这在剑山驻守弟心中,一直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李纯死得太诡异了……

    莫名其妙的,便被斩去头颅。

    不少驻守弟都,李纯是在巡山的时候,被恶鬼给缠上了身,半夜来索去了性命……

    只有宋贝知道,李纯当日确实是撞上了恶鬼,但是却并没有被索去性命,而是想要借这恶鬼之手,去暗算刚刚离去的林飞。

    然后……

    李纯就死了。

    宋贝一直觉得,李纯的死,一定跟林飞脱不了关系……

    但是这话,宋贝从来没跟任何人过……

    想想吧,如果李纯真是林飞杀的……

    那这林飞,千里之外取人性命,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这等手段,是神鬼莫测都不为过,自己不过是个剑山驻守弟,有几条命,敢去招惹这样的人物?

    一想到这些,宋贝就觉得背心一阵发凉……

    若是让林飞看到,玉衡峰的内门弟,被送来剑山驻守……

    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宋贝脸色又是数变,咬了咬牙,一扭头也出了道观……

    这个时候,林飞也已经到了剑山山脚……

    一眼望去,仍是一片黄沙万里的景象,空气当中浓郁的元磁金煞,化作缕缕淡金色雾气,黄沙之下,一座方圆数十丈的石台,上面符篆密布灵力涌动,阵阵光华闪过,便是这万里黄沙,都无法完全遮住……

    “好大的手笔……”

    方圆十丈的碧波石石台……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看见,但是林飞还是忍不住,又啧啧有声的赞叹了一句,当年那位红云祖师,真是大魄力大手笔……

    “恩?”

    正要想前走去,却突然看见,那方圆十丈的碧波石石台之上,突然一阵光芒涌动,原本平静的灵力一下沸腾起来,跟着,四周的空间一阵扭曲,万里黄沙当中,突然多出了几个人影……

    林飞先是一愣……

    然后就一下反应过来。

    这是又有宗门弟犯了事,被送来剑山了……

    然而……

    林飞只是看了一眼,就不由得一下愣住了……

    怎么是宗阳?

    “怎么回事?”林飞顿时眉头一皱,宗阳在玉衡峰,那是出了名的循规蹈矩,便是当初被唐天都那样暗算,人前人后,也从来没有过唐天都半句坏话……

    然而,还不等林飞想明白,那方圆十丈的碧波石石台之上,又传来一阵喝骂声:“快点,磨蹭什么?”

    完,一脚踢在宗阳背上,宗阳顿时一个踉跄,从碧波石石台之上跌落下来……

    “恩?”

    宗阳跌落下来的瞬间,林飞分明听见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连忙向宗阳身上看去……

    然后……

    林飞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

    因为林飞分明看见,一条黑色铁链从宗阳身上穿过,缠了三圈,将宗阳双手双脚死死锁住……

    这是问剑宗十刑之一的三阴锁!

    铁链穿过琵琶骨,锁住一身真元道基……

    这是十恶不赦之徒,才会动用的刑罚。

    怎么会用在宗阳身上?

    “几位……”林飞心念一动,便穿过漫天黄沙,站在了碧波石石台之前,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的宗阳,又看了看后面三位天权峰弟:“能不能问一下,这人犯了什么规矩,竟然严重到要用三阴锁?”

    刚才一脚将宗阳踢下碧波石石台的那个天权峰弟,看起来应该是三人当中带头的那个,境界差不多养元后期,三十来岁的年纪,走上前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飞一番,才冷冰冰的哼了一声:“你是什么人?”

    “我叫林飞……”林飞脸上笑容不变:“玉衡峰的林飞……”

    “玉衡峰的林飞?”天权峰弟想了想,这名字听起来有些陌生,于是,原本就有些冷冰冰的口气,顿时就又多了几分不屑:“我不管你是玉衡峰林飞还是什么峰林飞,天权峰的事情你最好少打听……”

    “是吗……”

    “看你这个样,应该是剑山驻守弟吧,有多久没回过问剑宗了?”天权峰弟又看了林飞一眼:“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你们玉衡峰最近可不太好过,长老失踪一年就不了,门下弟走的走散的散,剩下几个还全是作奸犯科的,特别是这个宗阳,更是我天权峰亲自抓住的重犯!”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307章 重犯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307章 重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307章 重犯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307章 重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07章 重犯】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恶魔的牢笼II最新章节

        扎在心底十一年的那根刺,只有一个人能替他拔出....
        当单纯的守护变成霸道疯狂的爱欲。
        当温柔意味着失去,偏执的渴望令他开始了不择手段的占有。
        人越搂越紧,心却被越推越远....
        可当诡异的真相被揭开,努力堆砌起来的美好又在瞬间,灰飞烟灭...
        温洋:当我遍体鳞伤的爱上你,你却给了我最狠的一刀!
        (一句话概括:这是一头玛丽苏狼和一只玛丽苏羊的故事.....认真你就输了,啊呜~咩~~)

  • 我的绝美师姐最新章节

        我妈说你屁股大好生养??唐阳羽一语惊人之后,逃课,赚钱,娶师姐就成为了他人生的最高目标,为了绝色美人,为了软玉温香,唐阳羽无所畏惧!

  • 唐警归阵最新章节

        随着乾陵墓道的开启,斥候统领赵明德逃离了幽暗的墓室,现代生活的一切,让他充满新奇又十分格格不入……rn

  • 萌娘神话世界最新章节

        骑着青牛的高傲御姐自称老子出关,喋喋不休,婷婷身段的唐三藏名副其实秀色可餐、还有那蚩尤和黄帝为了谁是霸道女王在涿鹿大战三百场。
        纵观山海经,西游记和封神榜的神仙们各个都变成美人国色天香。
        别说了,悟空妹妹,赶快借我金箍棒。

  • 蚀骨独宠:总裁的枕上欢最新章节

        这世上最倒霉的事,莫过于她生猛地躲过了子弹,却愣是没躲过烈性春药!rn  摆脱不了倒霉孩子的属性,水涟涟怒而劫持了冷冽矜贵的暗夜美男!rn  美男主动以身相救,一夜痴缠之后,她却发现自己竟然倒霉地上了漠都第一权贵墨北苍。rn  男人无耻地以救命恩人之名,把她强留在身边,逼她夜夜报恩。rn  于是,rn  白天,水涟涟是漠都大学最不起眼的大三女生;rn  夜晚,她则化身为他的专属娃娃,任他捏扁揉圆,任他压着疯狂涨姿势……rn  水涟涟:总裁大人,我吃素,不爱吃肉!rn  墨北苍:我身上,有一种肉,能让你百吞不厌。rn  水涟涟:……rn  这世间,有一种毒药,叫墨北苍,让她夜夜吟啼,无法止息。rn  有一种解药,叫水涟涟,一日不吃,他便毒入骨髓,一念成痴……

  • 无量真途最新章节

        六道,三界,轮回几世几生?情仇,爱恨,纠缠何去何从?宿缘,真命,惝恍谁是谁非?红颜,大道,何惧上天入地!这是桓因坎坷的命运,这是桓因宿命的轮回,这是桓因纠缠的爱恨,这是桓因传奇的三世三生!看三界,观六道,品轮回,尽在《无量真途》!js330

  • 凌天至尊最新章节

        卑微少年偶吞噬天道,从此凝聚神魂,霸绝八荒,横扫诸天万界。

  • 旧时光里的思念最新章节

        韩兮,
        你的记忆里,还有我们的誓言和梦想吗?
        岁月蹉跎,我变了,我一直想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嗬……我是不是太自以为是。
        我想过……如果重新来过……可我回头,却不见曾经的我们了……
        陈羽,
        你的记忆里还有我们说过的誓言和梦想吗?我是不是让你失望的孩子?
        你还会爱现在我的吗?我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了。你一定还会包容我的一切的吧。我又自以为是了。

  • 穿越之外挂人生要逆天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身心都是自己的是余蓝最大的安慰,只是……这样的安慰在遭遇一连串的意外后,余蓝认为她的穿越其实就是为了给某人撑腰而发生的。蓝蓝,有身孕可不能站这么高。”男人起身抱住正高高站在桌子上叫嚣且彪悍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维护他的爱妻,语气是那样深刻的痴恋还有挚爱。

  • 一把锅铲捣江湖最新章节

        “砰”地一声飞天了(liao),换个身体再掌勺,无奈身世太蹊跷,帅哥美男把我绕,只好来江湖捣一捣。清文种田正正好,虐身虐心你看不到。是好是坏捧个场,看我川湘来报道。

  • 救世这种事SOEASY最新章节

        神仙不是无欲无求,蝴蝶效应也并不仅仅针对人间,因为东方天界玉皇老儿的跟西方智慧女神雅典娜的一次偷情,华夏地府管理者的无聊赌博,直接造成了天界高层间的对立,但是天界的纠纷终归影响太大,西方神灵甚至威胁将打破灵界跟人间界的限制,让妖族重新登临人间界……最终在佛祖大佬的调节下,所有争斗被限制在人间界跟天界的缓冲界面灵界进行,一个在尘世中浪荡的落魄青年刘忙,竟有着莫大机缘,成了东方人界的救世者!

  • 武道兵王最新章节

        十五年前,他是被神秘家族遗落的弃子。十五年后,他王者荣归,龙隐锡市。就此,一场兵王归来的序幕开启,掀起一阵轩然大波。林凡:“我要救的人,绝不会死。我想灭的人,断不会活!”

  • 重生之极品毒千金最新章节

        前生,她被闺蜜陷害入狱,在狱中被人设计惨死。一朝重生,她联手自己好友,成功复仇狗男女,却发现自己身后隐藏着巨大的秘密…自己脑内的芯片,暗藏着却是毁灭国家的数据…而幕后真正的主使却是自己的父母……各大势力为了得到芯片,不惜一切代价追杀她…亲人的背叛,国家的威胁,各大势力的追杀,和自己迷惘的感情,她该何去何从?是选择妥协还是发起反击?

  • 名门庶女:重生为后最新章节

        我贺妍从来就是个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之人。前世你们辱我杀我愚弄于我!这世就别怪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皇帝:妍儿,随朕入宫可好?贺妍:不好,我的仇还没报!皇帝:报仇有何难?做了朕的爱妃,你想杀谁便杀谁!贺妍:是谁自己差点被杀了?还在这说大话!皇帝:……

  • 食空最新章节

        李木臣睁开眼睛,她一个连蛋炒饭都不会的人竟然站在古代宫廷御厨甄选台上?这玩笑开大了!饥荒年代,一顿不好吃的香花饼让她明白美食是带给人们幸福的东西!古代近代也就算,至少她还能凭自己的智慧和见识,忽悠过去。但是眼前这一大堆没见过的器具食材是要闹哪样?还要做出让他们的圣物小猪品尝过都感动流泪的美食?这不明摆着针对她么?看一个美食小白怎样在美食的时空旅行中拯救世界!n

  • 碧海青天夜夜心最新章节

        三万年前翼族被贬下凡尘,人族帝者远征碧海,大地烽烟又起,尘嚣漫天。白衣帝后眉目温和如画,身影却决绝如风,帝者伸手,只握紧一抹风声,却再也留不住她。星河斗转,三万年后,天行凤星的再度临世打破世间平衡,有人神魂归位,与她重逢,有人深锁于当年的梦,日复一日的等。可最终的那颗凤星,是会遵循三万年前的决定,继续守护人族,还是会握紧那个绝美之人的手,同他奔赴未知?【小剧场】宿修夜心,让宁跟你去,护着你。安格斯嗷!不要!我不要跟一条鱼一起去!夜心……夜心太晚了,安格斯,咱们回去休息吧。安格斯我看你是想那条鱼老大了吧——夜心……她就纳闷了,堂堂海皇是怎么变成你家后花园的鱼老大的?

  • 珥笔茶食人最新章节

        大魏嘉宁年间,百姓好讼争。又遇变法,宫廷诡谲,党争不断。讼师女儿谢澜以缜密思辨能力,一步步从民间茶食人直登大内朝堂,成为皇家御用珥笔,由此结交了一群意气朋友,也得罪了权臣集团,屡招暗杀。友,她敬;敌,她憎。唯有苏棣这厮,授命与她一路相随,却又与她亦敌亦友。与她身陷尴尬中捉弄;情坠危险中相救,教她纠结难平。

  • 探墓笔记最新章节

        穷途末路的毒鬼,神秘的出资人,身怀绝技的女童,唯利是图的磕巴,他们看似目的相同,却心怀鬼胎。诡异莫测的青皮子洞,长死不死的沙海血树,迷踪诡秘的地下鼠城……究竟还有多少未解之谜在等待他们?这一切是巧合还是阴谋?幕后操纵者又是何人?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隐藏其中?一切尽在《探墓笔记》

    本章内容提要:
    ...    “我靠……”林飞顿时一楞,怎么又被堵门了:“我师父他老人家呢,难道又是袖手旁观啊?”     “这倒真没有……”玉衡峰那位罗长老,在问剑宗早已成为传,即便是宋贝这样的剑山驻守弟,多多少少都听过一些,此时一听林飞的话,宋贝差点就憋不住笑出声来……     还好,还好……     还好宋贝总算记着,罗长老再怎么样,那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