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老夫这样的孤魂野鬼,又哪记得什么年月?”

    “……”

    “应该是几千年前吧……”老人回忆了一阵,有些不太确定的说:“因为老夫记得,墓中那千岁花,开了三次又谢了三次……”

    “那应该是七千二百年前。”林飞知道,千岁花一千二百年一开花,又一千二百年一凋谢,一开一谢之间,便是二千四百年。

    等等……

    想到这里,林飞心头突然一动。

    七千二百年前。

    岂不正好是三大门派踏入巫海之时?

    那老人所说的年轻修士……

    该不会是三大门派的某位祖师吧?

    林飞想着这些的时候,老人已经慢慢说了起来:“当年,那年轻修士走入陵墓当中,老夫见他才华横溢,便动了几分爱才的心思,长谈一日一夜,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那年轻修士临走之时,老夫以一口寒螭剑相赠,却没想到,那年轻修士得了寒螭剑之后,却一剑将青灯与石棺斩开……”

    “等等……”林飞听到这里,突然楞了一下:“你说,寒螭剑?”

    “没错,昔年尚未成道之时,老夫曾远渡浮冰之海,与大洋深处得了一块九阴寒铁,寻当世闻名的大师,将之铸成一口寒螭剑……”

    “不对啊……”林飞不由皱了皱眉头:“这寒螭剑,不是离山剑派历代传承,只有掌教才能动用的镇派之宝吗……”

    “离山剑派,离山剑派……”老人听到这里,突然露出一丝苦笑:“原来这年轻修士,出自离山剑派……”

    “对了,你说的那年轻修士,有没有什么特征?”

    “有!”老人不假思索:“少年白发!”

    “……”林飞顿时一呆,我靠,吟风真人?

    据说,离山剑派历代祖师当中,以吟风真人最为精彩绝艳,乃是真正的剑仙转世,少年白发,才华横溢,二十几岁便修成法相,三十五岁那年成为离山剑派掌教,之后更是力排众议,带领离山剑派踏入巫海,披荆斩棘,开拓进取,这才有了离山剑派近万年的辉煌……

    没错……

    当年带领离山剑派踏入巫海的,正是这位少年白发的吟风真人……

    而且,整个北境都知道,当年吟风真人征战巫海,得了一口寒螭剑……

    难道……

    这寒螭剑真是老人赠与吟风真人的不成?

    那吟风真人得了寒螭剑,一剑将石棺与青灯斩开,又是为了什么?

    “呵呵……”老人看了一眼面露惊骇的林飞,并没有再在这口寒螭剑上纠缠,而是继续往下说道:“那一剑斩开了石棺与青灯,便等于是伤了那三条真龙的真灵,从此以后,那邪物就再也镇压不住了,一夜之间,巫海生灵涂炭,妖物鬼物,尽皆陷入疯狂当中……”

    “那后来……”

    “后来,老夫不忍看生灵涂炭,便以一缕残魂之身,勾动三条真龙的真灵,催动青灯,将那邪物镇压回石棺当中,又怕再有那样的年轻修士不知深浅,将那邪物放出,便以最后一点力量,将石棺沉入巫海深处,却没想到,千万年过去,当年的一切竟然又重演了……”

    说到这里,老人突然叹了口气:“只是这一次,老夫再也无力镇压那邪物,只怕要不了多久,便会让它冲出石棺,让这巫海再次生灵涂炭……”

    “确实……”林飞听到这里,也是不由点了点头,真龙真灵与太乙精金一般,都是这世间至神至圣之物,专破一切妖邪,老人不过一缕残魂而已,强行勾动真龙真灵,不魂飞魄散已是侥幸,哪还有力量再来一次?

    就在林飞满心失望的同时,老人却突然说了一句:“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有一位顶尖的铸剑大师,为我铸出一口至阴之剑,将我与那邪物之间的羁绊斩开,从此以后,恶念归恶念,残魂归残魂,前尘往事尽数湮灭,那邪物自然也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再无如今这般强横的力量……”

    “哦?”

    林飞听到这里,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难怪老人一开口,就说有用得上自己的地方,原来,是看上自己的铸剑术了……

    至于老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精通铸剑术……

    这倒是不难猜到……

    老人毕竟是东极神教教主一缕残魂所化,虽然被困在这陵墓当中千万年,但是真要论起神通广大之处,只怕并不比外面的邪物逊色,甚至是犹有过之也不一定……

    而这一方世界,本就是那位东极神教教主的埋骨之地所化,老人身在这一方世界当中,外面发生的任何事情,只怕都瞒不过老人的耳目……

    只是,这口至阴之剑,自己铸还是不铸?

    林飞坐在那里久久不语,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只是一双眼睛盯着老人,仿佛在判断老人说的是真是假……

    老人也不催他,只是一脸笑意,同样望着林飞……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林飞才轻轻叹了口气:“既是铸剑,材料拿来吧……”

    “呵呵……”似乎早就知道林飞会答应,老人听到这句话之后,神色时间没有半点波动,只是指了指远处的湖水:“这万丈的湖水,皆是阴气所化,千万年沉淀,早已直逼先天,还有陵墓当中的百种灵物,你想用哪种用哪种……”

    说完,老人一声轻喝。

    顿时,万丈湖水突然波涛汹涌,如同风暴卷起一般,化为一道冲天的龙卷,一开始只是数丈粗细,但是随着老人伸手一指,龙卷越来越大,最终万丈湖水汇作一处,化作一条千丈黑龙……

    “过来!”老人这才一招手,黑龙顿时飞了过来,落在老人手上,化作一条三尺来长的黑气,如同毒蛇一般,在老人手中轻轻扭动:“此处千万年沉淀的阴气,足以铸出一把至阴之剑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二百九十五章至阴之剑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二百九十五章至阴之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二百九十五章至阴之剑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二百九十五章至阴之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九十五章至阴之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穿越农家俏媳妇最新章节

        刘英男万万没有想到,在商界叱咤风云的自己,只是下车时候的一个不小心,高跟鞋绊在了新买的玛莎拉蒂小跑的车门上,结果摔了一跤,竟然就穿越到几百年前一个贫穷且潦倒的农家,开车不能穿高跟,果然是至理名言呐。只是,自己的运气要不要这么背,家穷就算了,还重男轻女,完全不把自己当人看,拼命的干活,最后换来的竟然是被卖给人家当通房丫头的结果,好在老天爷睁眼了,一场意外的泥石流,换来了刘英男的自由身。自由得来不易,刘英男万分珍惜,可这一个、两个黏上来的男人到底是要干嘛?姐姐现在只认钱,饿肚子的滋味太难受了,有钱才是硬道理,所以,小男人们,你们先靠边儿站。

  • 尘笑歌最新章节

        莫悲魂带着十年孤愁离开了长安,微笑着安眠在了温暖的妖地。
        可莫悲魂的安眠却不是结束,而是故事的开始。
        少年叶尘凡带着笑意离开了妖地,沉默着行走在这繁华的长安。
        盛世长安,居之不易!且行且斗,志可改天!
        谁说尘凡之命便不能笑傲世间?谁说草莽之辈便不能指点江山?
        醉说一曲尘笑歌,请君为我侧耳听!

  • 霸爱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

        当青春张扬的她与不惑之年的他相遇,会碰撞出怎样一场盛世之爱!她十八岁,他三十七岁,他们之间的距离何止一个春、夏、秋、冬可以跨越!他们的爱又会经历怎样的落寞与繁华!推荐编辑:离岸

  • 天玄易最新章节

        他,身世迷离,身负封印;rn学识渊博,言语却逗比搞笑;rn内心善良,却总是一幅放荡不羁的模样。rn本是一个混迹于市井之中的小乞丐。机缘巧合之下救得一妙龄少女,本想只是一场意外,却卷进了一场蓄谋千年、血雨腥风的阴谋之中,交织了一场人、魔、灵、仙、妖五族爱恨情仇的宿命战争……

  • 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

        “十星证道仙侠新作大赏”参赛作品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餮仙传人在都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最新章节

        系统流看多了,系统做主角的看过没?作者君没搜到,所以有了这本书。    “确认绑定,系统绑定中……1%……1.5%……”    “姑娘,能不能配合一点,再反抗信不信分分钟抹杀你……什么是系统?我就是系统!”    “卧槽,你兑换了什么?强化胸部……我日,谁特么让你强化这个了……”    作为一个只能绑定大姑娘的拉风系统,张南的追求很简单。女宿主们负责制霸天下,他负责制霸女宿主。js330

  • 爆宠萌妻:腹黑老公消停点最新章节

        顾北城用五年的时间去忘记黎绾绾准备投入另一段婚姻,就在这个时候,她回来了。不但对他百般撩拨大闹婚礼现场甚至扬言要重新追求他,他抵触,躲避,疾言厉色都不能退她分毫。“黎绾绾你究竟想怎么样才能够滚得远远的?”顾北城冷嘲,却只有他的内心知道自己受到多大的影响。谁知某天,她突然出现,一脸哀伤:“顾北城,只要你借给我六千万,我保证不再出现你面前!”原来,她回来,竟是别有所图。“我给你六千万,你给我滚回来!那些欺负你的渣渣通通交给我来!”男人咬牙。小包子从背后跳出来:“爹地,这里也要六千万!”看着缩小版的自己,顾北城暴怒:“黎绾绾,你什么时候偷了我的种!”

  • 重生七零年代小军嫂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小军嫂,姚芳觉得最重要的是好好把握自己和军人丈夫的感情,顺便利用自己重生的优势,努力创业,让身边的亲人过上好日子。rn家长里短,发家致富,小军嫂的悠闲生活。

  • 主母难为最新章节

        旁人曰,世子妃有四美:稳坐后院不善妒,婆婆纳妾妻来助。小妾是非主母定,小妾冤屈妻来伸。费尽心思娶回家的娘子不善妒,任由自家亲娘往房中塞人怎么办?墨轩曰:装病,装病!装重病!人都快病死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精力应付其他人?是以,墨轩胜出。

  • 单身妈咪升职记最新章节

        她是在大城市打拼的未婚妈妈,没有学历,身份卑微。他是年纪老板,家室,学历,样样出挑。她为了支撑起整个家拼命的工作和学习,却不想一朝陷害,所有的付出付诸流水。而他却是闯入她生活的一缕希望,还没等感情升温,儿子却跳出来,“叔叔,做我爸爸好不好?”

  • 透视神眼最新章节

        垃圾学生拥有透视之眼,开始逆袭人生,赌石鉴宝无所不能,各色美女纷至沓来,幸福生活从此开始。

  • 冷宫弃妃:皇上,别过来最新章节

        祁王殿下的爱妾姜瑜难产濒死,夫君携其孪生妹妹姜琬款款而来,欲剖腹取子,直言娶她只是为了生个孩子,待她一死,便让姜琬取而代之。姜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刀刺入腹中,带着未出生的孩子一命归西。再睁眼,她已是冷宫弃妃江近月。冷宫弃妃又如何?她发誓,要用江近月的身份,一步步往上爬,让曾经伤害过她的夫君胞妹,得到应有的惩罚!怎么,复仇还赠个皇上么?不好意思,臣妾已过年少时期,只想携一人终老,不愿为后!

  • 重生空间之九零年代小地主最新章节

        作为抱错孩子这种老掉牙故事中被抱到富裕人家的那个,苏音在身世揭穿后幸运地被富家收养,妥妥的人生赢家。可真实情况完全相反,养母憎恶、妹妹仇视,她小心翼翼一再退让,最终却在一无所有后不得好死。重生归来,苏音如凤凰涅槃,她一改前世懦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啪啪啪打脸极品的同时,她的运气也奇异般好起来。

  • 千叶迷局最新章节

        这是发生在人类文明遭受“灾厄”重创一百年后的全新世界的故事。在古典与现代气息并存的新叶城,身份成谜的赏金猎人、无所不知的餐馆老板娘、孩童之身的贵族侦探、性格恶劣的情报贩子、有着奇特癖好的地下密医——各方势力围绕着因“言叶之子”引发的超自然事件,演绎出一幕幕搞怪而又诡异的幻想群像剧。

  • 天命狂妃:病娇小姐太嚣张最新章节

        集古武世家数百年传承于一身,一朝穿越异世王朝,她依旧笑傲江湖,一手创立明月楼,璀璨如日中天,却甘愿转身隐于一人身后,助他平定这乱世,送他一个海晏河清的秀丽江山,附赠举案齐眉,儿女双全,坐看庭前花开落,笑望天上云卷舒的自在悠闲……

  • 为妻不贤最新章节

        她前世历经磨难,真心错付,绝望离世却获得重生,带着恨与算计归来,却遇上冷面王爷爱护有加,恩宠万分,是选择沉沦温情,还是复仇之路,再来一次的人生将要如何抉择

  • 总裁诱宠:喵系萌妻,顺顺毛最新章节

        外人面前,夜澜是冷血无情的商坛帝王,叱咤风云。巫小语面前,他是霸道专制的全能奶爸,管天管地,极尽宠溺。“敢和我老婆争家产?不自量力!““敢对我老婆表白?怕是找死!”“敢让我老婆吃醋?……”夜澜眸子微眯,将人霸道搂入怀中,召开全世界记者会:“记住这张脸,只有她才是我夜澜的老婆,其余都是冒牌货!”巫小语猫耳一抖,嗷呜一声,炸毛抗议,‘我才不……’乖,顺顺毛

  • 星海无尽最新章节

        一段不朽的传奇
        一个传奇的世界
        一个世界的主人
        兵,身负阴阳的男人,一开始,因其特殊的原因不可修武,但各方手段的加持下,其战力不输于同龄修者,甚至可以说是绝对的碾压!
        结束修炼回家的他,历经突变,带着一身的伤痕离开故乡,数年回归,物是人非,一腔怒火与悔恨,成功将他掩埋于无尽的黑暗。
        得见光芒的他结束了生命,却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本章内容提要:
    ...    “呵呵,老夫这样的孤魂野鬼,又哪记得什么年月?”     “……”     “应该是几千年前吧……”老人回忆了一阵,有些不太确定的说:“因为老夫记得,墓中那千岁花,开了三次又谢了三次……”     “那应该是七千二百年前。”林飞知道,千岁花一千二百年一开花,又一千二百年一凋谢,一开一谢之间,便是二千四百年。     等等......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