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原因,说出来就更丢人了……

    根据前任留下的记忆,纯粹是老道士吃饱了没事干,打着掌教真人的旗号,跟这位赤冥长老借了一件法宝,本来说好只借一个月的,结果老道士拿到法宝之后,突然炼器师之魂又熊熊燃烧起来了,折腾来折腾去,最后竟是硬生生把人家一件法宝给玩坏了!

    这还得了!

    老道士当场就吓得在玉衡峰躲了起来……

    于是,赤冥长老左等右等,总等不到老道士来还法宝,掐指一算才知道,妈的,自己辛辛苦苦上百年,才祭炼出来的法宝,居然被老道士给玩坏了,一怒之下打上玉衡峰,把老道士堵在小院里七天七夜,也就是那个时候,刚拜入玉衡峰不久的林飞才意识到,自己究竟跟了一个什么样的师父……

    “你是罗神宵的弟子?”这一次,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赤冥长老,都顿时有点绷不住了,一张脸上全是错愕和尴尬,毕竟不管对谁来说,那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在那愣了半晌之后,老人才一脸讪讪的问了一句:“你师父可好?”

    “挺好的,挺好的。”林飞打了个哈哈:“就是最近缺灵石缺得厉害,赤冥师伯若是改日有空,不妨去玉衡峰坐坐一二……”

    “一定,一定,今天天气不错……”赤冥长老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心头暗骂,脑子坏掉了才会去你玉衡峰坐坐,罗神宵那老东西根本不要脸,老子几百年才积攒下这点家当,多去几次玉衡峰非全赔进去不可……

    想到这里,又不由看了看林飞,心头居然有些羡慕……

    罗神宵这老东西,倒是收了个好徒弟……

    只是命魂水劫便有这等威势,日后若是渡过劫数结成金丹,只怕整个玉衡峰都要跟着鸡犬升天……

    对了,刚才温候叫他林师兄?

    难不成……

    想到这里,老人突然楞了一下:“你可是叫林飞?”

    “是的,赤冥师伯,我叫林飞。”

    “那望海城的范式铸剑坊……”

    “那是我与人合伙的,当时刚到丧钟界,手头拮据,举目无亲,加上又是出身问剑宗,除了一手铸剑术之外,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便与一对师徒合伙开了一家铸剑坊,没想到生意倒是凑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赤冥长老一听这话,终于明白过来了……

    难怪只是一个命魂水劫,便有了如同天威一般的威势。

    原来对方便是范式铸剑坊的林飞……

    老人身为幽冥宗长老,又怎么会不知道,之前那几个月里面,望海城发生的大事,几乎都跟范式铸剑坊脱不了关系,准确的说,是跟这个林飞脱不了关系……

    林飞在望海城干了不少事情……

    不过,真正能让老人这等身份都动容的,却是林飞干下的最后两件事情,一件是铸出赤白金青四剑,将闯入名剑会的鬼王斩于剑下,二是万岳楼拍卖会之后,尾随林飞而去的黑山道人不知所踪,过了整整一个月,才敢在人前再次出现,而且对当日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即便是被人问起,也都是满脸恐惧……

    这可就不是开玩笑的了……

    不管是鬼王还是黑山道人,那都是金丹境界的人物,虽然纯以实力而论,算是比较弱的金丹……

    但是再弱的金丹那也是金丹!

    结果,一个鬼王一个黑山道人,两个金丹宗师,在遇上这个林飞之后,却是一死一逃……

    一次是巧合,那两次呢?

    看上去,海会之后的望海城似乎一切如常,既没有人去到处打听林飞来历,也没有人去范式铸剑坊门口监视,但是实际上,包括三大门派在内,但凡消息灵通一点眼光长远一点的,均是将林飞列为了头号危险对象,许多小门小派甚至下了死命令,但凡见着自称林飞的,都要小心一点不要惹事……

    当然,他们肯定没有想到,林飞会这么无聊,抢劫居然还带冒名的……

    半晌之后,老人笑着骂了一句:“回头非找你师父告状不可……”

    “呵呵,多谢谢师伯。”林飞当然听得出来,老人这是打算揭过不提了,至于找老道士告状什么的,无非是找个台阶下而已,谁不知道老道士是什么性子,要是让他知道,自家徒弟在巫海大抢特抢,第一反应多半不是教训徒弟,而是让徒弟赶紧分赃……

    于是林飞又恭恭敬敬的道了声谢……

    “不过也不能让你白抢了……”老人点了点头之后,却又一脸笑意的望着林飞:“我听说,你铸剑之术冠绝巫海,如今我三大门派正好遇见一件难事,你若是帮我们办好,之前的事便算是两清了,你看如何?”

    “当然,赤冥师伯吩咐,我哪有不从的。”林飞一口答应下来。

    “那好,十日之后,你去废墟中央的鬼海找我。”

    说完,老人拄着竹杖走了……

    “吓死我了……”看着老人背影消失,一直脸色僵硬的温候,才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还以为会被抓回幽冥宗呢,没想到这位赤冥师伯倒是挺好说话的……”

    “呵呵……”林飞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暗想,这位赤冥师伯若是真的那么好说话,那幽冥宗在巫海的赫赫凶名,又是从哪里来的?

    之所以没有为难两人,无非是两人出身都不算差,一个是万兽山的第一真传,一个是问剑宗的新晋真传,随便死上一个都是大事,老头估计也是不想多找麻烦……

    再加上,自己之前渡劫动静太大,老头心里多少也有些忌惮,万一让自己逃出巫海,再有机缘结成金丹乃至成就法相,那就该轮到幽冥宗头大了……

    所以才有了那句轻飘飘的回头找你师父告状的话……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二百六十一章你师父可好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二百六十一章你师父可好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二百六十一章你师父可好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二百六十一章你师父可好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六十一章你师父可好】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龙女传奇之龙王来了最新章节

        我叫龙渊,我是泾河女龙王,我是神界的女神。 但这一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本王,神穿越了! 穿越就穿越呗,可穿越之后的一系列经历,让我真是哭笑不得…… 当我终于结束这种种磨难之时,奈何啊奈何,竟…… 唉!佛祖玉帝观世音,请问你们,本神龙渊,还能不能好好当个龙王啊?

  • 至尊帝皇最新章节

        "九州、魔界、天界、妖界……各界修士争雄,谁会成为帝与皇。rn岁月悠悠,时代更替,每一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缩影,是一朵不起眼的浪花,人生到底为了什么,要成为什么样的角色。"

  • 独家侦爱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的开始,谁负了谁?我从不爱你,却让你坠入我所设下的陷阱里。“思语,想复仇吗?”“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骆思语眼里带着邪气凝视着邵言道“邵言,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有违常理的事来?”关于这个话题,邵言早就想把她一口口的活吞了,以前没想过那是因为不爱,但是一旦爱上了某个人,想分清楚,就变得很难!

  • 闻香识鬼最新章节

        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因为鬼就藏在人的心里。    我能识别出鬼的气味,也能甄别人心js330

  • 井口战役最新章节

        历史是人走过的路,过去的路,未来的路。处于路上的人无法对已走过的路说不。历史没有如果,因为无法回去,因为已经在路上,无法跳脱。
        可是如果能选择呢,如果能无限选择呢?有一群生命来自不同的历史线,却在每一条历史线上相同的发展点上。他们干涉一条条历史,也被一条条历史改变。
        不同的理念,不同的坚持,不同的道义,相互说服,相互碰撞,相互战争。这里是演变战场。原来的世界只是一个小小的井口。

  •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最新章节

        别人穿越三国,都是英雄人物候着,美女婢女追着,敌人哭着喊着。可刘启为啥一来就碰到了一个糟老头子?还没弄清咋回事儿,就跟张角结仇了?js330

  • 穿越之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变成了丞相府不受宠爱的庶女,不过,不受宠爱又怎么了?即使只是庶女,我也可以在这世界掀起滔天大浪!我要让所有敢于欺我、辱我的人付出代价,我要得到属于我的幸福,终将有一日,我要站在这世界的顶端,供人仰望!他,本是尊贵的三王爷,暗夜帝王,为了减轻皇帝兄长的忌惮,为了不损害兄弟情谊,在战场上坐上了轮椅。这世间,有谁能引起他的注意?他却愿意为了她折腰。想要欺她、辱她,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即使我粉身碎骨,也要护了她在这世上一世辉煌。她要这世界,我便捧了这世界献于她又如何?

  • 毒医傻妃:邪王乖乖宠最新章节

        她是痴傻的废物小姐,是整个大陆的笑柄,废物身份的背后,是令世人为之震惊的逆天风华。说她是废物?你见过灵武双修的废物?你见过身后万千神兽追随的废物?你见过拿极品丹药当糖豆的废物?米粒之光也敢同日月争辉,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势必要掀起一场撼天动地的波澜……

  • 挚爱白鹭最新章节

        他曾痴迷于他惊人的美貌,为了应付和朋友的赌约,深陷困境的他很快迷失在阔少的情感攻势下,就在阔少即将拥美人入怀时,他们的故事发展却卷入家族内部的阴谋中。
        四年后,再遇霍觐东,早已物非人也非。
        “无厌!说你喜欢我,就像四年前那样...”
        “...觐哥!我是白鹭,完美无瑕的‘商品’”
        “告诉我,无厌,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回到我身边...

  • 完美未来最新章节

        如果你得到了一个可以连接过去的手机,你会选择改变过去吗?如果你得到了一个可以连接未来的手机,你会选择改变未来吗?

  • 狂战诸天最新章节

        吴赖稀里糊涂的得到圣徒传承,他从拯救天下为己任的圣徒变成了拯救美女为己任,将黑厚学与圣徒道完美结合,成就一代圣道狂徒的神话!偶然机会又让他转世重生成为了一个乡野小子,平静的生活被无端打破,段義卷入天宫和魔教的争斗中。从此,他的生活翻天覆地,一次次的背叛与伤害,换来的是成熟与冷酷。段義,断情绝义,他不再留情,力扛正邪两道,向天夺取公平!与天斗,其乐无穷!rn

  • 豪门宠婚:冷情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孕妇因为车震导致早产,身为妇产科医生的苏涵前去接生,却发现孕妇的车震对象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丈夫恶人先告状,给她下药送到科室主任床上,污蔑她婚内出轨。万念俱灰时,陆少城救了她,并帮她“解了药”。八年前,是陆少城把她赶出了陆家。而八年后,陆少城却强势地娶她为妻。苏涵以为,陆少城早就恨她入骨。这场婚姻是以报复为主,折磨为辅的。然而她不知道,有些人一旦认定,就无法改变。即便她离开,他也只能等在原地。因为哪怕是挪一寸,他都怕她再也找不到他了……

  • 混世小刁民最新章节

        大山里走出的少年,拥有着不平凡的经历,精通医武,却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当他来到大都市之后,扮猪吃虎,脚踹富二代,各色美女接踵而来。看纯情小少年如何在都市搅动风云,打出一片天地!

  • 娇妻难惹:霍少轻点宠最新章节

        他是做事雷厉风行的安城第一大少;她是温婉坚韧的安家养女。因为一份遗产,他们命运交织。洞房之夜,他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却一次次地控诉她给霍家抹黑。“安晓晓,记住你的身份,我才是你唯一的男人!”安晓晓怒!“霍景睿,在你命令我之前,先擦干净自己偷吃的嘴!”

  • 临渊最新章节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 桃之妖妖最新章节

        与他在桃林中初见时,千九离还是一只不谙世事的妖,用人的身份和这个呆子道士相识、相知、相恋。但是记忆是何其凉薄的东西,当她被关进锁妖塔之时,他却已然忘记一切。人妖殊途,何其沉重。“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林里的桃花谢了明,年还会再开,可是破镜却难以重圆,那灼灼其华的女子,以是不会再原谅自己的。“当初就该把你抓回魔界成亲的。”她轻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我自是不愿的。”他回到那最初相遇的桃林,酿着她爱喝的桑落,看着年复一年,花谢花开。“桃之夭夭,桃之妖妖。”

  • 重生零零之极品小店主最新章节

        重生后的季语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救自己的母亲,不让渣奶祸害自己一家,不让恶毒继母进门,不让傻x继弟靠近自己!!!重生后的季语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金手指,种好田,开网店,赚大钱!!!嗯季语想了想,她还要把那个小竹马收进自己的口袋,放到自己的碗里,然后嘿嘿嘿某小竹马高冷脸:终于想起小爷了?(内心OS:我已经准备好了)

  • 溺宠一品小狂妻最新章节

        21世纪战地医生,一个手榴弹被炸到碧瑶大陆,竟然成了丞相府废柴瞎小姐!说她瞎?扯!连你眼角的眼屎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说她草包?呸!天赋逆天,做个小小测试足矣亮瞎一帮狗眼!白莲花庶妹,负心汉太子,恶毒嫡妹……得罪她的闲杂人等,通通虐得他们哭爹喊娘!手牵俊美神兽,得瑟升级修炼,随便玩玩药剂,还一不小心混了个特级药剂师!我命由我不由天,触她底线者,虽远必诛!可是,从天而降了一只妖孽王爷,实力凶残极致,还像牛皮糖一样对她死缠烂打,上下其手?不行,作为新时代女性,她怎么能任由被人吃豆腐呢!且看她怎么推倒美男,把这个可恶的妖孽吃到渣都不剩!

    本章内容提要:
    ...    至于原因,说出来就更丢人了……     根据前任留下的记忆,纯粹是老道士吃饱了没事干,打着掌教真人的旗号,跟这位赤冥长老借了一件法宝,本来说好只借一个月的,结果老道士拿到法宝之后,突然炼器师之魂又熊熊燃烧起来了,折腾来折腾去,最后竟是硬生生把人家一件法宝给玩坏了!     这还得了!     老道士当场就吓得在玉衡......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