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我干嘛,我没玩笑。”

    “你不是有一面令牌……”

    “真的丢了。”

    “……”

    一时之间,郁华简直是感觉日了狗了。

    有没有搞错?

    林师弟你玩的过于刺激了吧?

    不是说好的跟掌门有交情吗?现在一问三不知是什么情况?

    早知道这样,你逞什么能啊,直接让我贿赂一下还有几分希望,现在好了,把场面弄得这么尴尬……

    妈的,亏自己还羡慕你混的多好,原来都是吹牛逼的……

    关键是现在怎么办……

    郁华心中极为不安……

    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是个人就忍不了,更不用人家还势力不小……

    按照这种大门派的尿性,在这种紧张时期,搞一个追杀令之类的东西来杀鸡儆猴,那真是最正常不过了,到时候弗离界之大,哪还有自己二人的容身之地。

    完了完了……

    简直是才出狼坑,又入虎嘴……

    “那个……我们可能是走错路了,我看天色不早了,我们这就走,这就走。”郁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硬着头皮道。

    “走?”看到这一幕,年长弟子简直气极反笑,怒喝道:“你真当我龙鬼宫是泥捏得不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话音落下,年长弟子伸手一挥,体内真元激荡而出,身上衣袍高高鼓起,一个似哭似笑的鬼头便从他怀中冲了出来,凶威弥漫,张开血盆大口,向着林飞二人吞了过去。

    “我靠!”

    郁华顿时一惊,在生死之间磨砺出的战斗直觉,让他下意识的选择做出反击,张口一吐,一束黑水滚滚而出,化为一道黑水绳索,将那鬼头捆了起来,瞬间收紧,立刻就将鬼头绞成一团散乱的黑气。

    虽然说是应付下来,但郁华却是欲哭无泪……

    没动手还有几分回旋余地,现在一动起手来,自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林师弟,咱们现在怎么办?”郁华只好看向林飞,满怀希望的希望他出个主意。

    “看来他们是误会了。”林飞倒是有理有据的说道:“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传送阵就在这,咱们先用了再说,以后遇上他们的掌门再打个招呼。”

    “可,可是……”

    然而郁华话没有说完,这里的打斗声就传了出去,又是十几位弟子从灵光中出现,对方瞬间变得人多势众起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我龙鬼宫驻地有何目的?”那年长弟子见到自己的法术被挡下,却没有立刻一拥而上,而是将弟子们拦在身后,脸色阴沉的看向林飞质问道。

    “误会,这是误会……”郁华还试图做最后的挣扎,林飞却有点不耐烦了,自己跟他们耽误了这么久,想要传达给龙鬼域主的信息应该很清楚了,直接接过话头说道:“已经说了是来用你们的传送阵,你们不愿意的话,我们只好用强了……”

    “……”

    话音落下,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龙鬼宫的弟子们,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飞,从他们出道以来,还没有见过如此狂妄的人……

    别说是他们,郁华的心也已经凉透了,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还不了解这位林师弟……

    林师弟除了实力大有增长,胆量竟是也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郁华早就罗浮界就知道,弗离界是由七大门派统领,眼前这个龙鬼宫就是七大门派之一,人家正准备应对妖魔界入侵的时候,林飞带着自己来夺取人家的传送阵,这简直就是要成为弗离界公敌的节奏……

    这时,那年长弟子怒笑一声道:“明白了,原来是我龙鬼宫的仇家,挑选这种时候来挑衅也算有种,给我上!”

    话音落下,早就按捺不住的十几位弟子顿时施展出各自手段,一时之间,众多法宝法术灵光爆发而出,在空中化为一片颜色各异的光雨,洒落而下。

    甚至还有一个弟子从锦囊中唤出几头妖兽,携着腥风,扑向林飞。

    一时之间,将此地搅得黄沙滚滚,煞气弥漫……

    郁华长叹一声,终于是放弃了挣扎,便准备出手迎击。

    不过还没等他出手,却惊讶的发现,有一道百丈剑光从自己身后窜出,先一步斩向那十几个弟子……

    “轰!”

    下一刻,剑光与空中十几种灵光相撞,随着一声巨响,两边的力量激烈交锋,只是在相撞的一瞬间,那十几位弟子的手段就被无数剑法一一瓦解,瞬息之间,便被彻底击溃。

    首当其冲的两个弟子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气息瞬间萎靡下去。

    而剩余的十几位弟子,都是被一道强劲的余波给掀飞出去,踉跄后退。

    不过,这道剑光终究是被挡了下来……

    “倒是小看你们了……”见到这一幕,林飞也不由惊讶了一下,自己的实力自己清楚,不谦虚的说,自己在金丹境界真的是没了敌手,扫除这样的低阶金丹更是不在话下,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挡了下来。

    不过,以他们的实力,挡下这一下就应该是极限了……

    还没等弟子们缓过劲来,一道剑光紧随其后的斩了出去,只是这一次剑光之中,带着一丝隐隐的金色,如闪电般在众人眼前一闪,便没了踪影,就好像这一剑根本不曾斩出一样。

    这一剑实在太快,随着剑光闪过,弟子们还没等来得及出手阻挡,就僵在原地。

    片刻之后,他们胸前的衣服才缓缓裂开一道缝隙,跟着,他们的胸膛上才渐渐绽放出一道血线,翻开皮肉,几乎看到森白骨头……

    “扑通!”

    随着几个沉闷的倒地声,还能站着的弟子,就剩下一开始那两个人……

    满场俱静……

    无论是那两个弟子还是郁华,看向林飞的目光,都像是见了鬼一样……

    年长弟子低头盯着自己胸口的伤口,半晌之后,才缓缓的抬起头来,手指颤抖的看向林飞。

    “你,你……”

    然而,说了半天,年长弟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反而是随着开口,扯动伤口,鲜血流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剑光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剑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剑光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剑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剑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浴火王妃最新章节

        原书名《江山美人之三醉芙蓉》
        她??慕雪芙,十年前的灭门之灾是她心中挥不去的记忆,是支撑她十年间生存的动力。
        十年后,她丰翼而归,誓要将朝堂弄得天翻地覆,让仇人跌入万丈深渊。
        他??景容,多年前父母之死一直是他想要破解的谜团。
        多年后至高无上的权位是他暗藏的野心欲望。
        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暗藏不露,是两个人的共同属性。
        一道赐婚圣旨,将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也势必将搅起一场腥风血雨。
        只是,当两个人都露出真面目时,又该如何抉择?
        ps:王爷,人人都道姐姐是出水芙蓉,那你说我是什么芙蓉?
        你是醉芙蓉,颜色不定,一日三变,也醉了我的心。

  • 废材逆天:帝君独宠嫡小姐最新章节

        她是现代王牌特工,制丹药修念力,虐渣男,骑庶妹,斗妖神成为天下帝姬;他是紫雄大陆最尊贵的王,睥睨天下无人能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说好的平等交易呢?怎么就全被他吃抹干净了?rn“诶诶诶,别咬我!”rn“诶诶诶,别钻我被窝啊!”rn某王眸色如水:“上来,自己动!”

  • 战雄最新章节

        千年前因魔族,一代“明王”入轮回;千年后为报仇,“书生”明岳闯人间;为战斗而生,为灭魔而活!在我的记忆中,战无休止!曾经的战魂们,苏醒吧,我的勇士们!

  • 奇迹爱恋最新章节

        还记得小时後,附近搬来新的邻居┅┅
        年幼的我和那家的男孩成了玩伴,我们感情非常好。
        尽管只有在傍晚时他的母亲才准他出来玩,我还是非常的喜欢和他在一起┅┅
        曾经,在他为了救我而受伤後,他信誓旦旦的对我说,他会保护我,还说要我跟著他回英国─当他的新娘,让他保护。
        只是,某天,他们全家都消失了┅┅
        我问了许多人,却没有人承认有人搬来过这栋房子。
        而他,也就这样消声匿迹,音讯全无┅┅
        而那些童年纯真的誓言,也就被我收藏到脑海的深处。
        但他的影子总在我的梦里出现,从他离开的那一天到现在,几乎每天都会出现。
        不过,我也不在抱任何他会回来的希望,直到他离开满十年的这一天┅┅

  • 豪门囚宠:强逮小娇妻最新章节

        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这么狂妄无耻的男人!借醉装疯轻薄她,她打他一巴掌算便宜他了,他居然要告她故意伤害罪!rn这还不算完,这人竟然成为了她的雇主!洁癖又挑食,为人毒舌冷漠各种挑剔!rn可她却慢慢沉沦其中,却得知——造成她父母家破人忙,沦为女佣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这个男人……rnrn

  • 火影之卡皇最新章节

        世界级顶尖魔术大师李瞳因手机爆炸意外身死,携“卡皇系统”穿越火影世界,却现这个世界有些不一样。    为什么我能看到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声望又是什么?击杀掉落卡牌?忍术卡?禁术卡?秘术卡?血继限界也可以?!卡牌……可以使用吗?咦?声望卡又是什么鬼?!!    木叶三十二年,浩劫降临,忍界大战席卷天下。    这一年,木叶白牙,名动天下,暗部神威,震慑诸方。这一年,半神半藏,凶名欺世,巅峰刺杀,无不胆寒。这一年,猿飞日斩,老谋深算,智计百出,决胜千里。这一年,至强雷影,不破不灭,最强之矛,屠戮群雄。    也是这一年,雾之忍刀七人众纵横驰骋,心狠手辣,冷血无敌。    还是这一年,纲手青春正茂,风华绝代!    这一年,李瞳来了!js330

  • 抗战之神枪侠侣最新章节

        当游戏变成现实,当真实的战争生在眼前,是逃避还是肩负?    两个同时穿越到抗战年代的年轻人,他们用激情燃烧了那段岁月,演绎了一场可歌可泣的抗战史诗。    在敌前,在敌后,甚至在敌国,上至将军,下至普通士兵,他们杀敌如麻。    人们都说,他们是一对让日军闻风丧胆的神枪侠侣。js330

  • 我的鬼帝相公最新章节

        我一出生就被诅咒缠身定下阴魂。大婚当夜本以为会孤独终老,不料新婚当晚我飘飘欲仙之时,一只浑身赤裸的邪肆艳鬼将我欺身压下。从此,一个个样貌诡异肢体凌乱的东西纷纷而来。妖精、僵尸、鬼怪、神魔传说已不再是传说。身边有霸道鬼帝相公日夜厮守,两侧有师兄相护,接二连三的的奇闻异事不断上演。离奇人生又有怎样的机缘伴随?感谢各位读者欣赏《我的鬼帝相公》!!!

  • 农女有喜:种个相公收包子最新章节

        意外穿越,沈鱼白得夫君一枚,还有一对心软好欺的爹娘,一堆极品亲人想把这个贫穷不堪、支零破碎的家吸得骨头都不剩,沈鱼抄起笤帚来一个打跑一个,想占她家便宜?门都没有!就在她种药田开工厂忙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某个冷邪王爷不请上炕,“娘子,是时候该要二胎了。”“去你大爷的,你早就被老娘休了……”

  • 豪门婚约:总裁夫人有点狂最新章节

        未婚夫和姐姐两情相悦却还管不住自己的腿!?本想成人之美的海小闵果断找人给未婚夫戴了顶帽子,还是绿炸了的那种。本以为可以顺利解除婚约,没想到未婚夫是个忍者神龟!海小闵转身找到隔壁老王:“凌少,我们谈笔交易怎么样?”这样那样之后,男人提起裤子笑得邪魅:“味道不错。”“那交易呢?”“我说过答应么?”“……”凌曜,你特么还算不算个男人!?后来,她天天扶着腰验证了自己这句话的真实性……

  • 地球灾变最新章节

        北天星座的一颗超新星爆炸,这颗恒星在漫长岁月里被尘埃遮蔽,当人类发现它时已携带毁灭性力量抵达太阳系。浩劫中幸存下来的生物获得强抗辐射体能,所有生物从此开启再进化的大门,幸存下来的人类在致命辐射与怪兽横行的世界重建家园,一批进化出强大力量的人类群体以“济弱扶倾、保护弱者”为信条,毅然承担起守护种族和文明延续的重任,人们把这群以武守卫文明的群体尊称为“武者”,2520年,慕枫出生于后人类文明时代……

  • 大宋桃花使最新章节

        北宋末年,起于白山黑水的女真族建立的金国和北宋朝廷签订海上之盟,联合夹击已江河日下的大辽,辽国两线作战,在金国长驱直入下岌岌可危,辽兴军卢龙节度使耶律大石苦苦支撑,遂派出使团出使西夏。    其中使团二十余骑携宝马美人,却偷偷潜入大宋境内,欢乐的青年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众人面前了,开始了在大宋的2B穿越生涯。。。。。。    较写实,半白话,承让承让~~~

  • 男神上司的独家心宠最新章节

        拉斯维加斯赌城,号称战无不胜的她居然输掉了自己“三十六计,走为上,开溜……”“小家伙,被我逮到你了吧”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闪着森严冷漠的气息,“我会让你知道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 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养小娇妻最新章节

        把她养在身边不过是为了报复,却不想上了瘾。看他夜夜美女入怀,她伤心离去。再次相见,霸道总裁变身呆萌先森,画地为牢不让她离开半步,夜夜宠她入骨。“夏寻,你离我远一点好不好?”“偏不,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庄九月超着夏寻翻了个超级大白眼,“不要脸!”“啊……”一抹身影直接扑过来。

  • 悬案组最新章节

        很多大案悬案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真相,比如“挖眼男童案”和“杀人烹尸案”,还有惨绝人寰的“婴儿砂锅粥”、“狗头人身”、“人鞭药酒”……这些案子背后都有很多未公开的秘密。

  • 替嫁成婚,亿万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姐姐结婚,新娘却是小姨子。一场阴谋让她嫁给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他是天之骄子,商界帝王,为人冷酷无情,视女人如粪土。可是,第一次见面他就化身为狼,把她吃干抹净,日后更是宠爱有加。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时,眼前却丢来一本离婚证,“孩子留下,你可以走了。”

  • 一契成婚:陆少缺个老婆最新章节

        当所有的幸福在一夕之间如镜花水月般支离破碎,那一纸契约就如橄榄枝一样,让深渊之下的乔晚无法拒绝。  她以为这只是一场交易,但想要抽身而退的时候,却被他牢牢禁锢:“晚晚,留在我身边吧。”  “呵,你有的是女人,还缺我这一个么?”她笑得讽刺,那些他目光之外的黑夜,她咽下了多少委屈,现在说什么留下,太迟。  “我不缺女人,但是缺老婆。”他长臂一伸将她揽入怀中。阳光正好,一室暧昧。

    本章内容提要:
    ...    “拉我干嘛,我没玩笑。”     “你不是有一面令牌……”     “真的丢了。”     “……”     一时之间,郁华简直是感觉日了狗了。     有没有搞错?     林师弟你玩的过于刺激了吧?     不是说好的跟掌门有交情吗?现在一问三不知是什么情况?     早知道这样,你逞什么能啊,直接让我贿赂一下还有几分希望,现在好了,把场面......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