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头妖魔胆大妄为,连老祖的威名都无法震慑,仅凭他自己,却是毫无办法阻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在这个时候,林飞身边的空间裂缝也是在裂开,可是,他的神色间却没怎么惊慌……

    他的目光远远望着虚空中的一处,有几分好奇……

    果然……

    几乎就在这片空间被彻底扯下来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传来。

    “就是你想挑起两界大战?”

    破碎的空间之中,忽然泛起淡淡的波纹,跟着,古越真人的身影从中走了出来,他目光冷漠的盯着地面。

    而这个时候,龙鬼域主独自面对这头妖魔这么久,尽管是不卑不亢,实际上承受的压力巨大无比,此时见到古越真人出现,顿时松了口气,悄然退后几步,把主导权交了出来。

    古越真人对其他人视而不见,看向地面,淡淡道:“荒祖盟约之下,死去的真身也不止一位,若你想死,我弗离界可以成全你。”

    古越真人说出的话犹如冰棱,令人感到寒冷彻骨,与脚下的浓密黑云相对,气势丝毫不落下风。

    他虽然没有成就真身境界,但说出的话强硬无比,在他那种独特的气度之下,让人不得不信……

    “区区一介蝼蚁,竟敢如此狂妄,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地下顿时传来怒意滔天的吼声,古越真人这话说的也太狠,他地位尊崇,古越真人竟是一上来就威胁他的生命,让他不可接受。

    “妖魔皇蛰伏不出,看来你们这些下面的部落族主都在蠢蠢欲动,竟敢挖先辈心血……”古越真人盯着地面看了半天,忽然摇了摇头道:“愚蠢透顶。”

    随着话音落下,古越真人伸手一挥,地底之下,忽然剧烈震动,跟着,一条血河从地底之下冲天而起,一眼望去,就犹如一条倒挂的血河瀑布。

    古越真人伸手一招,那血河瀑布调转方向,在他身后围绕起来,犹如一条奇异缎带。

    刹时之间,浓郁的血气遍布天地,而在血河中央的古越气质冰冷,犹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盖世魔君。

    “这,这是……”

    在古越真人出来之后,一直沉默的龙鬼域主愣了一下,然而看到这条冲天而起的血河之后,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跟着,他就是闭上了嘴,然而双眼却是紧紧盯着那条血河,满脸的阴晴不定,显然心中波涛汹涌,不知道在那想着什么。

    “一介真身,就敢谋划先祖布下的万世根基,看来你是新晋的族主了……回去跟妖魔皇带个话,这次大劫,老祖会与他叙旧……”

    “你敢!”

    随着血河被古越真人夺来,妖魔惊怒交加,一股恐怖气势从地底升腾而起,好像下一刻就要开启一场大战。

    “麻烦了……”

    林飞脸色变得难看,谈判归谈判,但是打起来可就不一样了。

    一个是妖魔真身,肉身强横,化生之术随手而来,战力无穷,一个是三魔宗领袖,在法相巅峰屹立多年,无比接近真身境界。

    就连在一脸凝重,在旁观战的龙鬼域主,都是法相中境,更不用说还有一件看不出品阶的池塘傍身。

    再看看自己,金丹是什么鬼?

    妈的……

    林飞整个人都不好了,真身是什么概念?就算是放眼历史前后,都数得着的人物,在法身不出的时代,他们就是各个世界的顶尖战力。

    他们战斗起来虽然不至于法身那般动辄毁灭世界,但毁山断海还是轻而易举,一不小心,自己就要被殃及池鱼的节奏!

    就算能够应付过去,也难免要暴露出一点秘密,比如冥土的存在……

    心里刚骂了一句脏话,林飞却忽然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低头看去,只见地下隧洞入口处,那浓郁的黑气竟然在渐渐消退……

    而且妖魔真身那股强大的气息,也在迅速消隐……

    什么情况?

    林飞顿时愣了一下……

    这头妖魔……在退?

    不对吧?

    刚才不是还谈不拢,眼看就要开打吗?现在转身就逃是什么意思?

    堂堂妖魔真身被两名法相吓退?

    林飞正有些不敢置信,但是接下来的事,却让林飞不信也得信了……

    随着妖魔气息的消退,一声满含恨意的嘶吼声从远处传了过来:“等我下次降临,就是弗离界生灵涂炭之时。”

    随着吼声渐渐散去,地面上翻滚的黑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敛消失。

    就连空间无数道空间裂缝,都在缓缓愈合起来,将黑黢黢的虚空掩盖了起来……

    要不是大地上依然是一片狼藉的景象,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靠?”

    要不是那妖魔临走前的嘶吼声还在耳边缭绕,林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居然还真的逃了!

    要知道,妖魔界与弗离界可是化不开的世仇,一个妖魔真身潜入弗离界,碰上了两位人类法相领袖,理应大肆屠杀,甚至逼问出弗离界的一些秘密布置,成为妖魔界入侵的突破口。

    但是现在,居然只是打了一堆嘴炮就走?

    虽说临走撂的狠话很响亮,但是哪有一点世代血仇的样子?简直是来有枣没枣的打一杆子……

    林飞真想问那头妖魔一句,你到底是干嘛来的……

    不太对劲,太不对劲了……

    一开始的时候,这头妖魔表现的无比强势,甚至龙鬼域主搬出了所谓的荒祖盟约,都没能让它屈服。

    直到龙鬼域主没又搬出了那位好像很厉害的老祖,这头妖魔虽然有了退意,但临走之前,却仍不甘心,想要继续带走一半空间。

    一直到古越真人出现,他才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

    准确的说,是古越真人抽出的那条血河……

    对了,血河!

    林飞顿时想起,血河被抽出来之后,那头妖魔似乎是被揭了逆鳞,顿时暴怒,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但最后却是转身就逃……

    这说明,这条血河让他感觉到危险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1226.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谈判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1226.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谈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1226.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谈判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1226.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谈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1226.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谈判】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闲庭花事了最新章节

        他是天下女子,皆趋之若鹜的皇帝??陆南城。
        一双桃花眼,染尽倾城琉璃色,开尽盛世桃花颜。
        偏偏遇见她!
        她是右丞沈廷之妹沈媛,为了替兄长巩固朝堂势力而被送进宫。
        多年相随,患难与共,出谋划策,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就是为了铺就他的大业。
        众叛亲离。
        他曾许诺,会将这江山捧到她的面前。
        可是最后等来的不是三千宠爱,而是一纸废后诏书。
        于贞和三年入宫侍驾,不想其妇德损失,恃宠骄矜,不配伺帝近身,实属有罪,着即赐死。
        你此生休得妄想与怜宜相比!
        字字诛心将她逼到了绝路。

  • 谢谢你曾中意我最新章节

        雅安对韩良的爱义无反顾,其实,在背后,也有一个人这样对她,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爱她,不动声色。你是我生命里所有的光,是我日复一日的梦想,是我触不到的天堂。
        惟愿命运温柔待你,我会倾尽一切,为你围成风雨的禁地,护你一生周全。

  • TFboys之逮捕恶魔殿最新章节

        在昏黄的灯光下,那一五官精美又透彻的少年单手撑着桌面对着近在咫尺的少女透露出危殆的气息。白皙的脸颊浮现出虚无缥缈的邪气,似有若无地缠绕在少女的周遭。少女下意识地往后靠去直逼身后的化妆镜,在镜子中的少年眯着一双诱人的丹凤眼,轻微的呼吸浮在少女的脸部,蹭得有些痒痒。少年轻启薄唇,不可一世地吐露真言:“安萱怡,你知道我忍了你很久吗?!合同搞丢,通告时间弄错,台本拿错!你的罪行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了,弄得我们鸡飞狗跳难道还不够吗?”“555……下次不会这样了。”少女惭愧地低下了头。少年举起左手轻捏着对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对视,几公分的距离缱绻着丝丝缕缕的暧昧,室内的温度忽然地发酵,愈演愈烈。“不要在折磨我了好吗?”少年唇中的雾气仿佛在挥洒着曼陀罗般令人着迷的香味。“相

  • 皇女田家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了冷宫公主,正在感叹苍天不公时,却已身处火海,母妃临终托孤,带着弟弟逃出火海后,为了躲避仇人追杀,步入农村,成了一名小农女,js330

  • 废柴帝姬要逆袭最新章节

        你有灵兽你牛逼?小爷不稀罕,爷的灵兽是你十八辈祖宗级别。你有爹娘你嚣张?小爷不眼馋,爷的爹娘身份高贵甩你十万八千里。你有实力你霸道?小爷不在乎,爷的实力打你脸啪啪的。这是一个女汉子招蜂引蝶不自知的故事,这是一个小蝌蚪找爹娘结果自己变成巨无霸的故事。

  • 葬魂人最新章节

        人有三魂七魄,人死后七魄消散,天魂归于天,地魂归于野,命魂入冥府轮回。然命魂多有执念,为福为祸,肆乱人间,人们称之为“鬼”。同时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愈病治鬼,棺不离身。有人称他们为“天师”,但是也有人称他们为“背棺人”,他们自己则称自己为“葬魂人”!

  • 洪荒之仙神纪元最新章节

        烽烟起,君王怒,圣人染血封神序;悲歌曲,仙神泣,五岳三山四海倾;暮回,转头空,方明了:雪月风花,逝水年华,家国天下,又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js330

  • 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最新章节

        现代神医少女穿越为紫玉国不受宠的王妃。婆婆刁难,嫡姐阴险,情敌蛮横,个个都想将她从权王妃的位置上拉下来?笑话,她楚若灵精通毒术医术,聪慧灵敏,也是谁人都可欺的?斗婆婆,治情敌,耍嫡姐,让她们个个都没好下场。却不想,斗得过别人,却难以敌那位高高在上,高冷霸气的王爷。大喜之日,某男阴沉着脸冷血无情道:“明天给本王滚回娘家去。”什么,还有这么欺负人的?楚若灵气愤至极,心底咆哮,誓言报仇……

  • 妃不可挡:王爷,榻上座最新章节

        前世,她,父母双亡,被人陷害嫁山狼为妻,被堂妹残忍毒害这一世,醒来的她,搭上高冷病王,夺江山,惩渣男,一路逆袭,成就霸业……

  • 山里人家姐妹花最新章节

        经历世态炎凉,遭遇人情冷暖,身陷死局的人向天借命五十年,从此激流勇进,永不言败!半块血玉另有乾坤,一根中指成就无双妙手,所过之处群芳环绕,环肥燕瘦,美人多娇。当左手中指拥有透视异能的叶伤寒弃学回家务农后,山里人家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 我的前夫是同性恋最新章节

        当我以为,老公出轨了,找了个小三,却没想到,小三竟然是个男人,更没想到的是,我才是真的小三!不想在婚姻中沉默,我终于爆发!

  • 狂医废材妃最新章节

        退无可退,她怒:“你想怎样!”  某妖孽长臂一揽,将爪牙锋利的人儿狠狠禁入怀中,道:“你嫁我娶,你躺我上,就这样。”  **  “阎王要人三更死,翟神让人死回生。”——世纪神医翟千璃,一手银针斗阎王,战死神,百战百胜从不失手。  一昔穿越,她成了王朝贵女,可惜爹不疼娘不爱,还被表妹下药陷害,想要破她清白,毁她神女之体,夺她男人抢她钱?  滚蛋!神医附体,凶神横起。修神功炼神丹,踩白莲怒打脸,叫你知道什么叫天之骄女!天材地宝自己产,走哪宝贝随便捡,这一切对她来说太简单。  不过药力太猛,她情急之下睡了个高冷美男子,传说他是王朝的主神,学府的男神,逮着她就要反扑怎么搞?

  • 名门庶女:重生为后最新章节

        我贺妍从来就是个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之人。前世你们辱我杀我愚弄于我!这世就别怪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皇帝:妍儿,随朕入宫可好?贺妍:不好,我的仇还没报!皇帝:报仇有何难?做了朕的爱妃,你想杀谁便杀谁!贺妍:是谁自己差点被杀了?还在这说大话!皇帝:……

  • 美女的贴身邪医最新章节

        性感白富美得了一种“怪病”,让我半夜去给她治疗,没想到那病竟然是……

  • 绝世盛宠:废柴小狂妃最新章节

        她是21世纪的雇佣兵,一朝穿越成了尚府的废柴小姐,还是一个不受宠的废柴小姐。既然她成了尚悦,那么今世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她要活出自己的快意人生!废柴又怎样?她仍然可以用自己的实力收服灵兽,把所有曾经看不起她的人踩在脚底。本欲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只是眼前这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要做我的妃子么?”尚悦惊慌失措

  • 天价暖婚:司少放肆宠最新章节

        结婚前夕遭遇退婚,未婚夫不仅带着女人上门耀武扬威还泼她一身咖啡。池心瑶刚想以眼还眼回去,却被本市权贵大佬司少递上一束玫瑰花。捧着花,池心瑶脑子一抽说:“司霆宇,你娶我吧。”“好。”婚后,池心瑶从未想过能从名义上的丈夫身上得来什么,毕竟那是人称“霸道无情不近女色”的司少啊!然而,现实――池心瑶拖着酸软的腰腿搬床弄椅抵住房门,挡住门外的司姓大尾巴狼:是谁说司少不近女色的,骗子!大骗子!!

  • 重塑国魂最新章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前,铁血宰相俾斯麦归隐,德国完成了统一与振兴大业,德皇威廉二世正将他的目光放向全世界;一百二十年前,日本完成了军工业与纺织业,卧薪尝胆,厉兵秣马,窥视着它的邻居;一百二十年前,北洋舰队初成,洋务派风光无限,清廷上下沉浸在中兴美梦中,却不知社稷早已崩坏,等待它的是列强的分食;一百二十年前,身为一名白领的何绍明穿越了。他将用自己的声音,唤醒这片沉睡的土地……

  • 幽冥之无敌鬼差最新章节

        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    恶人自有人来灭,恶鬼自有鬼差诛。

    本章内容提要:
    ...    现在这头妖魔胆大妄为,连老祖的威名都无法震慑,仅凭他自己,却是毫无办法阻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在这个时候,林飞身边的空间裂缝也是在裂开,可是,他的神色间却没怎么惊慌……     他的目光远远望着虚空中的一处,有几分好奇……     果然……     几乎就在这片空间被彻底扯下来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传来。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