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三炷香之后,大槐树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到底是谁?”

    林飞指了指虚空中的阵图,笑道:“有这个东西在,我是谁重要吗?”

    大槐树忽然一笑,缓缓道:“确实不重要。”

    双方都是明白,能够拿出这幅阵图,林飞便有着足够的资格与他合作,打探彼此身份反而显得多余。

    大槐树声音刚刚落下,一道黑气忽然冲天而起,将那副阵图搅碎,与此同时,林飞的心中,也响起了大槐树的声音

    “可以合作……”大槐树的声音低沉,缓缓道:“不过你那同伴看到这一切,要杀了他。”

    林飞想了想,摇头道:“不行。”

    “这对你也有好处。”

    “有没有好处我自己会判断。”

    “呵呵……”

    低沉笑声过后,大槐树也没有再说话,漫天鬼气缓缓散去回去,暴涨的枝条也开始盘绕回树干上。

    片刻之间,山谷中鬼气一清,又恢复了原本平静的样子,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

    林飞刚要皱眉,忽然有一小截树枝从大槐树处飞来。

    “用这个可以找到我。”林飞刚下意识的接住,耳边又传来那隆隆低沉的声音。

    话音落下,大槐树再也没有了声响,枝条低垂,像是一颗普通老树,这片山谷彻底归于沉寂。

    林飞把玩着手中那一小截枝条,通体墨绿,光滑圆润,如同翠玉雕成一般。

    “合作愉快。”林飞笑了笑,便将枝条收了起来,转身离开。

    李北星看到林飞走出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飞居然又从鬼帝面前生还了,第一次是偶然,那第二次呢?

    这算是什么,运气?难道那位龙鬼域主的弟子运气就不好?

    这件事简直没法解释,但偏偏就这样发生了……

    不行,出去之后,这件事一定要告诉门派,说不定这林飞背后,还藏着多大的秘密,自己这灵越派没那么强的势力,可千万别被卷进去……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林飞忽然看了他一眼,开口问道:“怎么,打算给你的师门传信?”

    李北星忽然听到这话,顿时吓得一哆嗦,妈的我就心里想想而已,你怎么知道的?

    压住心中惊讶,嘴上连忙否认道:“我怎么会是那种人,你放心,就算是我师傅问我,我也一定会保守秘密。”

    林飞笑了笑道:“那样最好,其实你说不说没关系,我就是担心你的安全而已,毕竟,就算你说出了来,你师傅应该也不会相信,到时候龙鬼域主再找上门来,更是会认为你在骗他,说不定,会为了保全门派而大义灭亲吧?”

    听完这些话,李北星冷汗都下来了。

    因为林飞说的确实很可能发生,说起来,自己要不是亲眼所见,也不会相信一个命魂修士,能从两位鬼帝手下生还。

    若是自己告诉师傅,恐怕师傅会直接一脚把自己踹出来吧?

    最严重的是,自己还得罪了龙鬼域主,师傅更会认为自己是在为自己脱罪,编了一个谎话在骗他。

    不行,这件事自己得烂在肚子里,要是让师傅知道了,以他的严厉性子,恐怕真会把自己给大义灭亲。

    想到这里,李北星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你放心,就算是打死我,我都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要是打不死呢?”

    “啊?”

    “呵呵,开个玩笑。”林飞笑了笑,抬步向着山谷外走去:“走吧,那位龙鬼域主的弟子还没死,接下来应该还能遇到他,你得小心一点。”

    “……”李北星擦了擦额角冷汗,赶紧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在黑山头之外,往西三万里,有一座大山屹立,而山顶之上,正有两人对弈。

    其中一位是个中年人,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年纪,面容间颇有威严,只是如今皱着眉头,脸上有些怒色。坐在对面的是一个老人,满头白发,广袖长袍,神色间颇为安静,透着股儒雅气息。

    两人坐在山峰绝顶一处平台上,向下看去,可以看到六座高峰耸立,山峰险峻处遍布着大片宫殿,灵气环绕,云雾翻涌,时不时的可以看见道道遁光往来其中。

    这种景象,如同仙人对弈一般。

    忽然,只见那中年人猛地一拍棋盘,棋子顿时跳了起来,怒道:“老子已经陪你了四五局了,你痛快点,到底借不借。”

    白发老人却并不生气,只是忽然伸手在棋盘上一拂,那棋子顿时回到了原处。

    确认棋盘上一切无误后,白发老人才笑了笑道:“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来找人借宝物,就这种态度?”

    中年人见他那副说教的样子,几乎要把棋桌掀了,但是想到此行目的,咬了咬牙,终究是忍了下来。

    早就知道这老头出了名的难缠,但没想到这么难缠,自己就是来这借个东西而已,结果活活在这下了三天棋,这老头到现在都不松口……

    对别人他可以用强,但对这老头却是不行,对方作为六峰山的山主,跟他一样位列弗离界七大势力之一,一旦动手,那就是大事,不能让其他几个门派看笑话。

    可是,事情还是要解决的,再晚一会,恐怕自己那些徒子徒孙都得死在黑山头。

    一想到这里,中年人心中暗恨,肯定是老头那几个弟子给他传出了消息,老头才会在这故意拖住自己。

    而白发老人看了一眼中年人,心中颇为得意,让你平日里不知道敬老,好不容易抓到一次机会,自然要让你好好难受一次。

    这次黑山头开启,他们七大势力都有默契,不允许法相进入,只作为弟子们的历练场所。他几天前受到徒弟的消息,这中年人的弟子运气有点不好,进去不久就陷入到一片绝域当中。

    这中年人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给弟子借一件宝物。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九百四十六章借不借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九百四十六章借不借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九百四十六章借不借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九百四十六章借不借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百四十六章借不借】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往事如风你如烟最新章节

        三年前,她温暖了他枯寂年华的岁月,他丢了她青春年少的时光。三年后,顾祉妙一袭盛装从韩娱回归,参加娱乐访谈节目时,无比认真的说:“如果有一万种可能,我都不会选择和比我大的男人在一起。”任之远透过荧幕看着她那熟悉的容颜,沉寂的心再一次波动。只是物是人非,往事旧梦相追。

  • 宠婚撩心:老公不准戒掉爱最新章节

        十二年后,第一次见面,她向他求婚。第二次见面,闪电领证。第三次见面,她不得不住他家。于是,他把她爱进了心坎,宠上了天。然,她觉得她的爱应该是轰轰烈烈的。她对他没有那种心悸的感觉。当另一男人让她心悸时,向他提出了离婚。而他为了让她快乐幸福选择大爱放手。然签离婚书时说了一句,“以后我会努力的戒掉爱你,直至彼此陌路。”之后,她受伤,他视若无睹!她受人欺负,眼神陌生的飘过!为重获他的宠,他的爱,她做他的佣人,下属,想各种办法偷他的种。然,他象铁了心要把她当陌路人一般,无动于衷。最后,她不得不与他哥契约定婚。

  • 药香美人心最新章节

        他是一代战神,却屡屡栽在一个江湖郎中手中。偏偏,他又拿“他”无计可施。当战神发现自己竟然对一个人有生理反应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可是后来,在被这个“男人”坑了无数次之后,战神竟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这种崩溃。某王:沈大夫,本王身子有恙,你可有办法医?某医:王爷你这虚火中烧,待小爷给你开副降火的良药!某王眼神灼灼,栖身上前。“你不就是本王的药?”某医闭上眼睛一脸悲壮。“来吧,为了王爷,舍身取义又能怎样?但是说好了,你不能咬我。”某王邪魅一笑,“好,我准你可以咬我。”这才是正经简介:有着鬼手神医之称的现代女医生,沈妍,意外穿越到中州大陆,却不料家人惨死,刚穿越重生,就身负血海深仇。在替家人讨回公道的这条路上,她女扮男装,悬壶济世。开医馆,斗御医,虐天师,最后还娶

  • 万万想不到~一个Pㄉ国中生活最新章节

        这部小说是写一个P在她ㄉ国中生活中所发生ㄉ点点滴滴...有悲伤有快乐...她将这些珍贵ㄉ回忆写成一部小说...而我就是那个P...ps.如有写不好ㄉ地方请多多见谅啦~

  • 无限潜能最新章节

        轮回世界,为了生存,无道德可言,但是,仅仅为了活下去吗?不!!    华峰:“我是无限潜能强者,我要站在轮回之巅,我要享受轮回之旅,不管你们是其他小队的轮回者还是恐怖电影的神魔鬼怪,你们只不过是我变强的踏脚石。面对我,你们颤抖吧!惊恐吧!逃命吧!”    ------    真正的无限流,欢迎各位阅读!js330

  • 皇后总在搞事情最新章节

        一入宫门深似海,大战各类情敌奸妃,这都不是事!无耻皇后尾随皇上和相爷,扬言只想看搞基,可皇后娘娘您搞得是事啊!

  • 神医小农女最新章节

        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发现穿越成了十二岁的小女娃。家徒四壁,土地没一块,粮食没一粒,让人怎么活?没关系,不是还有山吗!可是,神奇的医术又是怎么回事?随随便便的救个人,没想到从此被缠上。还有,能不能别用那种眼神看着人家,人家还是未成年!

  • 痞子圣尊最新章节

        他!曾经是一个惹人嫌弃的傻子,却成为了过目不忘的武学天才。他!心地善良,却手握一剑一刀两件魔兵。他!有系统的辅助,天下尽可去得!

  • 我家王妃有点毒最新章节

        安王去南疆解蛊,回来的时候带回一个小尾巴。然后安王府就热闹了起来……“云钦云钦,膳见坊最近新出了好吃的菜式,快跟我一起去尝尝!折子回来再批!”“云钦云钦,花灯节要开始了,我们快出去玩,什么,宫里请吃饭,不去不去!”“云钦云钦咦,这是谁,害你中蛊的人?没事,看我的!”后来衡王就被横着抬出来了,衡王府的人来讨个说法。安王爷温润一笑,把人往怀里一带。“怎么,对我家王妃有什么意见么?”

  • 暗界战皇之都市枭雄最新章节

        他想远离喧嚣,却总是纷争不断!
        他想远离红尘,却总是桃花连连!
        无奈的他,挟战皇狂风,用铁拳再铸英雄传奇,成就都市枭雄神话!
        《暗界战皇》第二部《都市枭雄》强势崛起——来战吧!

  • 时间偷走的夏天最新章节

        大一下半学期刚开学没多久,洛长歌就被一个转学生挤下了班长的位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作为溪安音乐学院的学霸才女,她咽不下这口气。就算后来成了副班长,也要处处和班长大人过不去。可是,谁能告诉她,这种长的帅但却性子冷冰冰的钢琴专业触手怪,应该怎么对付才好?鹿逸寒勾唇一笑:做我女朋友不就好了?

  • 重生九零好致富最新章节

        梁七七轻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既然老天要让她重生,她一定要让那些人生不如死!n冷面将军为什么在年轻的时候是这样的人?您是剧本拿错了吗?给我滚粗!不要阻挡身为反派的我做坏事!n某男邪笑了一身,随后可怜兮兮地道,“老婆,做坏事比造娃娃重要吗?我妈说要是过年还收不回她之前送出去的红包钱就不准我回军营了。”n“这和我有关系吗?”n“自然,你需要我辛勤地帮助才能生娃娃。有娃娃才能收红包!”n“滚犊子!”n

  • 一生一世笑皇图最新章节

        他爬上她的床:“你想不想得到我的身体?”她无情推拒:“不想,请滚!”却蓦然被他压住:“那就只能我来得到你的身体了!”他,北辰皇朝众皇子中,最善凌虐人心的——恶魔。她,21世纪里,充满恶趣味臭名昭著的——变态。当恶魔遇见变态,还组了个队成了夫妻,其他人就只能倒血霉了……【听说是有爱宠文】:北辰邪焱:“暗恋,是世上最怯懦的情感,不过是人性的深处藏着自卑,因为怕被拒绝,所以才默不敢言。”夜魅:“你想说什么?”北辰邪焱:“我想说,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不妨说出来,何苦暗恋?”夜魅:“抱歉,我并不暗恋你!”北辰邪焱:“那好,我暗恋你。”【又仿佛是虐文】:洞房花烛。他气度优雅,似高贵的神祗,撩起她胸前墨发:“...

  • 重生之孤女涅槃最新章节

        她本是相府弃女,却因外公离世,地位一落千丈。本以为嫁的如意郎君,想不到又是一场利益的陷阱,惨遭谋害。有幸重生,她只为复仇而来。一笔笔清算那刻骨铭心的仇恨。

  • 纪念青春的回忆最新章节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林槿宣急忙道歉道,她害怕的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地低着头对着还坐在车子里面的南宫胤痕道歉,她心慌慌的,担心着,要是要让她赔划破车主车子的钱,估计她一年打工挣来的钱也不够。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祷这个人大发慈悲,不要太追究才好,但是她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力负责的,毕竟是自己的错。只见南宫胤痕推开车门,缓缓走到前面,下了鼻梁上的大墨镜,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车子被撞得地方,用手抹了抹。车子上轻微的划痕还是可以看得清楚,这让天生追求十分的完美主义者他感到一阵愤怒,但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女生。

  • 幻想娱乐帝国最新章节

        拥有维度娱乐系统,打造地球最强的幻想娱乐帝国!维度,是个强大的娱乐制作工具,将一切幻想变为真实的黑科技系统。《巫妖王》三部曲,《恶魔猎手》三部曲、《德玛西亚的荣光》、《诛仙》、《幻想三国志》……把小说、游戏拍成电影,将那些想看却看不到的电影拍出来,想玩却玩不到的游戏做出来。一切,从《全职高手》动画重置版开始。——已有完本作品《最终猎杀》、《帝国之心》,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

  • 魔女成长的日记最新章节

        对帝国感到失望的寒伊决定离开帝国,前往绝境森林中独自生活,五年的时间,他在绝境森林内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庄园,过着愉快的隐世生活,他本以为自己会一直一个人个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他在外出采集食材时,遭遇了一头黑色野兽,以及一名即将被黑色野兽吃掉的小女孩,在救下那名小女孩后,寒伊才得知她原来是一名魔女......本书是日常文,是日常文,是日常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过也会写一些战斗的情节。本书将会以两个视角来写,一个是作者视角,一个是主角视角,希望大家能够有一个全新的阅读体验!

  • 深宠情人:总裁大人给颗糖最新章节

        我不在,你会没有糖吃吗?那倒不会……女子笑着,继续说道:只是你给的糖,最好吃。如果有一天,顾彦觉得他愿意放开秦苏的手,不过是因为他爱的理智。如果明知她心里另有其人,还不愿意放弃,不过是因为他爱的疯狂。以爱的名义,将此生最心爱的人拉入了家族的权利争斗中,商业的阴谋里,他们是否还能回到原点?苏儿,你该信我的,信我的……顾彦,信不信任,都不重要。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爱过你,这一切,不过都是逢场作戏罢了。

    本章内容提要:
    ...    足足三炷香之后,大槐树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到底是谁?”     林飞指了指虚空中的阵图,笑道:“有这个东西在,我是谁重要吗?”     大槐树忽然一笑,缓缓道:“确实不重要。”     双方都是明白,能够拿出这幅阵图,林飞便有着足够的资格与他合作,打探彼此身份反而显得多余。     大槐树声音刚刚落下,一道黑气忽然冲......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