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谢谢我,还要来世报答是吧?这一路上我少说听五十遍了,你能不能说点新鲜的?”林飞将捅进胸膛中的钢叉拔了出来,有气无力道。

    “啊?”赵明海有点惊愕,自己还没说呢,林师兄怎么会知道?但他再也没有力气表达疑惑,最终气息断绝而死……

    林飞摇了摇头,这次连上次死亡的地方都没走到,看来是跟赵明海说的废话太多,下一次得干净利落一点。

    ……

    “李师兄你为什么踹我?”

    “你给我闭嘴。”李北星一想起上次的死因就生气,恨不能把赵明海的嘴堵上。

    林飞同样不理,他忽然停下脚步,看了看周围:“那家伙很快就要出来了,这次换一个计划,你比上次提前三息都出手,应该可以扰乱鬼王动作。”

    李北星望着远处,叹了一声道:“也好,希望这次能过去。”

    “两位师兄你们在说什么啊?”

    “闭嘴!”

    “哦……”

    林飞看向前方,深吸一口气,倒不是他不跟赵明海解释,实在是来不及了。

    “来了。”刹时之间,林飞眼神顿时变得凝重。

    只见远方有一道剑光纵横而来,赵明海顿时脸色一变,这剑光起码是命魂修士斩出,他们擦着一下就是个死,正想拉着林飞避开,而林飞竟然却不动不摇,那剑光只好到了身前三丈停下。

    还没等赵明海惊讶,在剑光斩落之后,远处一阵烟尘翻涌,一头六手三头的鬼物冲撞而来。

    “鬼,鬼王?”感受到那股气息,赵明海顿时面色惨白,拔腿就跑。

    可是……

    “林师兄,你拉我干嘛,咱们赶紧逃啊!”赵明海都要哭了,他刚要逃,就被林飞拉住,现在好了,那鬼王就要到眼前,想逃也逃不掉了。

    “待会听我吩咐。”林飞却不为所动,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那头鬼王。

    他们已经不止一次遇上这头鬼王,事实上,林飞也尝试过逃跑,但是每一次没逃出几步,就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死,经历过几次之后,林飞发现硬拼才会有活路,这已经是他们第六次直面鬼王。

    “按计划行事。”林飞转头看向李北星。

    李北星点了点头,纵身到了三十丈外的一处石像后,这是他死了三次才找到的地方,不至于立刻就被鬼王发现。

    “林师兄,那我做什么?”赵明海有点手足无措问道。

    “见机行事。”

    “啊?”

    但赵明海也没机会多问,因为此时那头鬼王已经冲了过来。

    他这时才看清,原来这鬼王竟是在追逐一个修士而来,那修士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手中一把断剑,似乎刚才那道剑光就是被他斩出,此时他脸色苍白,浑身是血,不知被那头鬼王追杀了多久。

    好死不死,他们就挡在那修士经过的路上。

    眼看这鬼王就要撞上来,赵明海腿肚子都在发软,这可是鬼王啊,自己稍微蹭上一下就是个死,这还怎么见机行事?

    正想问问林飞该怎么办,却突然发现身边没人了。

    转眼看去,却发现林飞正以一种悍不畏死的姿态冲了上去。

    赵明海简直目瞪口呆,那可是一头鬼王,林师兄疯了不成?

    林飞当然没疯,事实上,这是他在这里死了三次后,计算出的最佳选择。

    就在他即将到那鬼王面前时,身形忽然一闪,手中剑光斩了过去。

    那道剑光竟不是斩向鬼王,而是劈中附近几头鬼物,那几头鬼物顿时被惊动起来,场面顿时一阵混乱。

    这变化出现的极为突兀,让鬼王动作顿时一乱,而那被追杀的命魂修士反应很快,趁这机会脱身而去。

    这修士正要逃远,林飞直接一道剑光斩了过去,将那修士拦住,前几次就是因为这修士逃远,最后把几人都葬送了。

    “你逃不了,留下一起对付这鬼物。”

    “这可是鬼王!”那命魂修士顿时一急,但不管他怎么说,已经被剑光耽搁了一下,那鬼王已经反应过来,眼看就要扑上来。

    “待会配合我。”林飞丢下一句,竟真的准备直面鬼王。

    命魂修士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只有养气期的弟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今天玄阴宗都要灭亡了,自己也逃不了多久,还不如就这么跟鬼王拼了。

    他正要上前出手,身边忽然传了一个声音。

    “你先退后,等我命令。”

    “什么?”命魂修士顿时一愣,区区一个养气修士,居然敢命令自己?

    不过算了,反正都要死了,也懒得计较这些。

    可是……

    “三息之后,你全力出手。”

    “啊?”命魂修士顿时一愣。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林飞已经扑向鬼王。

    鬼王六只手臂一起伸出,抓向林飞,同时已经张开血盆大口,似乎下一刻就要将林飞吞入腹中,但就在这时,旁边一道剑光冲天而起,虽然威力不大,但恰好斩到了鬼王口中,顿时将鬼王注意力引了过去。

    李北星出手之后,毫不犹豫的纵身而去,下一刻,他藏身的地方刚好被砸成粉末。

    眼看那鬼王就要追上李北星时,林飞却在另一边斩出一道剑光,那鬼王顿时大怒,宛如疯魔一般扑向林飞。

    “快出手!”林飞在毫厘之间躲过了这一击,声音在空中就传到了众人耳中。

    命魂修士顿时反应过来,这是在叫自己出手,连忙跟林飞二人一样,施展最强手段,吸引那鬼王的注意力。

    出手闪躲之时,他有些惊奇的发现,时间刚好过了三息。

    一时间,这鬼王竟是被三人拉扯住,形成了一个微妙而危险的平衡。

    命魂修士虽然正在围攻鬼王,但心中仍然有些不可思议,这两个年轻人明明只有养气修为,但在面对鬼王时竟能如此镇定,最关键的是,他们每一次出手都恰到好处,正好能将鬼王拉扯过来,却又伤不到自己。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944章 听我吩咐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944章 听我吩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944章 听我吩咐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944章 听我吩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944章 听我吩咐】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至尊邪神最新章节

        武灵大陆。每个人在出生时,体内丹田处便隐藏着一个元力种子,或者可以称为隐藏着本源之力的种子。而在成长到十岁后,他们便可以参加元力种子觉醒仪式,以觉醒体内的本源之力。只要本源之力觉醒,那么,他便有机会成为一名灵师。燕无边,从十岁后,连续五年参加觉醒仪式,虽然本命宝典觉醒,但却是一部没有属性的废典,因此,一直以来,他都无法获得属性元素灵气,因而,也无法修炼,无法成为一名灵师。只不过,在第六次参加觉醒仪式的一次意外,却是令他又拥有了一部神奇的宝典??九圣宝鉴!

  • 魂战八荒最新章节

        吾之魂,翻手可动天地,覆手可震乾坤,魂为主体,踏碎灵霄,问世间,谁可与吾一战?一代魂帝萧云,纵使天赋卓绝,却由于过于隐忍,而惨遭毒手陨落重生,这一世,他顶着废材的帽子,流着血发誓,这一生,他要轻狂一回!踏小人,揍恶霸,杀尽一切欺侮我的人,一人一魂,震六合,慑宇内,纵横捭阖,魂破八荒!

  • 殿下,请吃药最新章节

        千夜黎,人尽皆知的风流浪子、第一巨贾、魔宫少主,无人知,她是一名女子。陆浮生,盛名在外的三皇子,文韬武略、一身军功。她被背叛,长剑穿胸;他被陷害,身中剧毒。她解了他的毒,却夺了他的心。他帮她报仇雪恨,顺便夺了她的身。她说:殿下,请吃药。他说:你就是我的,灵丹妙药。

  • 萌妻嫁到:男神,你要够了吗最新章节

        “你的爱好是这些?”男人指着电脑上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品,耳根微红。  “啊?”薄颜做呆状。  “你似乎不怎么待见我?”  “嗯?”薄颜做痴状。  “你在想怎么打发我走?”  “诶?”薄颜做傻状。  “那天晚上……”  薄颜顿时不呆不痴不傻。  从那以后开始陪吃,到后来的陪聊,最后竟然还陪睡了!  尼玛,不给工钱,我不干了!

  • 权路风云最新章节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踏实、一心为民,这是他为官的初衷,可往往现实总是事与愿违,金钱、女人、权力无时无刻的在誘惑、腐蚀着他。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向着仕途的最高峰走去,这一路必定是千难万险,可他还是义无反顾。

  • 荒古尸神最新章节

        生命源于死亡的混沌,天下至阴至柔之力。天乾地坤,日阳月阴。逆天地而行,吞寰宇星辰,聚天地阴气,塑无上尸身……
        僵尸者,不老不死不灭,以血为力以怨为生.......
        我的肉体已死,灵魂犹在,六道之内无我容身,轮回之外任我逍遥。
        请诸君为我见证,让你我的思想驰骋荒古,共同谱写王者霸气《荒古尸神》

  • 农女攻略最新章节

        金陵城的池云品名满天下,却在一夜之间消失,留下众口不一的传说。
        有人说那池云品的大老板是个农女出身,遭幕后人的嫌弃而波及到池云品;
        有人说那池云品的二老板因为幕后人,毁掉了整个池云品;
        还有人说那池云品的大老板和二老板关系非同,幕后人对此不满而毁弃了池云品……
        总之,池云品跟这个幕后人脱离不了关系。
        而关于池云品真实的故事其实是这样的……
        小农女是穿越来的,上头有专制又没皮的大伯母压制着;城府又冷漠的三婶算计着;泼辣又凶悍的四婶添堵着;外加下头堂兄弟姐妹时不时地算计和破坏……
        翻身小农女:我人生的宗旨就是赚得盆满钵满,而不是嫁给一个三观不符的男人。
        幕后人:你要钱,我有钱。你嫁不嫁?
        翻身小农女:成交。

  • 实业帝国最新章节

        “林枫,恭喜你,抽中亿万分之一机率的重生门票。”“职业方向已经确认,实业帝国,难度等级五级,磨难九九八十一关。重生系统现在开始启动。”手握重生门票的林枫,开启了全新的人生模式。林枫誓言:要上时代杂志的封面!要打造一个大大的实业帝国,要拥有数不完的金钱!再世为人的林枫,向红颜知己们宣布:我已习得双全法,不负人生不负卿。js330

  • 周老太太的重生纪事最新章节

        人生的前三十年,她一直怨天尤人,觉得这世道是如此的不公平,经历一次大变,她明白不靠天不靠地能靠的只有自己。之后的十年,她认真的工作,积极的生活,然而厄运再次降临,天无绝人之路,她又一次挺了过来,这一次,有了资本的她开始尽情的享受人生。这一天,她已经七老八十了,虽然保养得宜,可依旧敌不过岁月,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她望着天花板,想起了上个世纪末,那个无助的小女孩……

  • 离火神兽最新章节

        离火神兽,真龙之子,兽界帝王一族的血脉。离煜,兽界帝王一族的后代,拥有离火神兽血脉的能力。他为何降生在传奇大陆?其中有着怎样的辛酸过往?当最后一个离火神兽血脉的传人,回到离族祖地,拿到万兽祖器神兽盘之时,又会在这片被魔族入侵的传奇大陆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战争,永远不会结束······(作品第一卷开篇气势恢宏,铺垫较长,描绘了种族间战争的真实画面,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铃兰花开最新章节

        东离大陆,三足鼎立,东有凤离国,南有月来国,北有乐溪国。三国历来友好相邦,互通市集,国民安居乐业,歌舞升平、河清海晏。然而天下久分必合,合久必分,一纸残碎的远古藏宝图之匙引——铃兰珮神奇问世,引来各国相争,得此佩者得天下。且看穿越女神在异界如何主张正义……,如何在逆境中逆袭……,如果收割冷面男神……。全文从穿越女前世今生的身份以及男主玄墨身世为契机,讲述了一段爱恨离合的爱情故事。

  • 血仙最新章节

        他是从血泊里走出来的仙人,他是世上仅有的两位血瞳拥有者之一天资聪慧根骨空前,他是最年前的涅圆修士一场对话改变了他的所有,让他不惜一切代价只身一人对抗破化尊者,义无反顾的与整个门宗为敌因此他失去了所有,修为散尽但他却得到了修炼血之秘法的资格故事从这里真正开始生活都是自己选择的,他从不后悔;从凡人一度成仙傲视群雄江湖恩怨可快刀斩,理不清的,是细细絮絮的爱恨情仇

  • 魔妃妖娆:傲娇魔君太难缠最新章节

        原主被三小姐丢入万年寒潭中活活冻死,沉入湖底,女主穿越过来,接收原主记忆,而后发现自己在一处很奇怪的地方,在一个靠近岩壁的光罩内,女主起身查看四周,发现自己在水底,惊诧,在这处小空间内发现了一柄剑,轻轻碰了一下,剑就划破女主手指,长剑吸收了鲜血,化作一道光钻入女主体内。接下来女主便开始奇幻的经历,与男主度过各种磨难,最后终于稳定下来,幸福生活在一起……

  • 龙血武魂最新章节

        在背叛中觉醒,在觉醒中崛起。夺天地之造化,吞万物之灵。绝世圣剑,青铜神木,神龙之魂的枷锁被悄然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就此揭开冰山的一角

  • 蜜宠暖妻:慕少,深入爱最新章节

        霏儿某段时间眼瞎,不小心走错房睡了慕大总裁,从此走肾走心N多年。N年后,小萌娃瞪着霏儿指责:“这么帅气又多金的男人追求你,你还不答应,我都要被你蠢哭了!”说完,小萌娃看向某帅气多金的男人,“叔叔,我愿意把妈妈嫁给你,你养我吧!”霏儿语塞,不敢说那个男人就是你亲爹。

  • 追凶法医最新章节

        一宗宗匪夷所思的命案;一条条错综复杂的线索;一处处诡异离奇的现场;他面对的是最为凶狠的凶手;他解读的是化为骸骨的语言;迷案澡泽内,抽丝剥茧外,他让尸体说话!

  • 万古神通最新章节

        他穿越至天元大陆成为一个落魄的皇子,被人陷害终生无法踏入先天之境。遭人羞辱,意外得一破鼎,这鼎里居然藏有让无数人震颤的神秘功法。为母正名探寻真相,为己逆天的修行之路傲视诸天俯视众生成就万古神通!

  •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最新章节

        他恨她入骨,杀她家人,打她入大牢,最后她一把火烧了她所以无望的爱恋,他却突然明了,她早已在他心里种下一株相思草。

    本章内容提要:
    ...    “说谢谢我,还要来世报答是吧?这一路上我少说听五十遍了,你能不能说点新鲜的?”林飞将捅进胸膛中的钢叉拔了出来,有气无力道。     “啊?”赵明海有点惊愕,自己还没说呢,林师兄怎么会知道?但他再也没有力气表达疑惑,最终气息断绝而死……     林飞摇了摇头,这次连上次死亡的地方都没走到,看来是跟赵明海说的废话......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