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却是听都不听他们说话,只不耐烦的说道:“城中赐下的令牌,所有部落,皆可封,怎么你们部落就不行?今日再是阻拦,罪名再加一等,我原本只想将你们封印五年,若是不让开,便要加倍了!”

    “五年?!”

    长老神情更冷,见那男子已经将令牌祭出,黑色的雾气从令牌上弥漫了出来,霎时间,凄风萧瑟,四方阴云聚集而来,天似乎都沉了下来,直压向了祭祠,他不敢再耽搁,抬眸间,一头脚踏厉风的猛虎,骤然从他身后腾然而起,将那枚令牌拦在了空中,虎身凶悍,身长数十丈,遍体萦绕着金黄的光芒,王者之威尽显,一出现,便是那中年男子的坐骑黑影,都忍不住瑟瑟。

    而部落族人则群情激愤,也再无最开始恭敬,他们列开阵势,护在祭祠之前,紧紧盯着那中年男子。

    “当真想要造反不成?”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你们可要想清楚,若再要阻拦我执法,可不是被封印几年的事情了!”

    “哪怕是神灵被封印一年,也不是我部落能够承受的损失。”长老寸步不让,他眸中带着暗藏的怒火,但面上还算平静,甚至在剑拔弩张到一触即发之时,还拱手对那男人道:“若是我部落中真有哪里得罪了城中之人,还请大人示下,我们自当认错,但封印神灵,恕我们不能接受。”

    神灵被封印一年,那么这一年之内,部落中便不能诞生新的战士,被封印三年,部落的力量就会大减,更别说被封印五年,五年之内不能诞生新的战士,那部落很大可能,就彻底的走向没落,要么自己渐渐消弭,要么被抢其他的部落吞并,无论那一种情况,都是族人所不能忍受的。

    “冥顽不灵。”

    中年男子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直接催动了令牌之力。

    这中年男子,不过是城中最为普通的一名当值侍卫,论起实力,连族长都比不得,更别说长老了,之所以能够如此嚣张,不过仰靠着背后的望山城,他自己也知道彼此间的差距,所以再不多言,自己退后了一步,全力催动起那枚令牌。

    比实力,他的确不如这部落中的人,但却丝毫不怕将将人激怒,毕竟他手中的令牌,乃是城主亲自炼化,是拥有三十六条禁制的法宝,此刻一经被催动,登时显现出无穷威势。

    空中那片被猛虎狂风阻拦住的黑雾,滚滚而动,骤然间,化作了一条三头巨蟒的形状,且身躯不断变大,由最初的十数丈,暴涨为百丈之长,长长的蛇尾一甩,便将四周的狂风屏障击碎,黑雾在巨蟒的身下铺伸开,霎时间竟是将整座部落笼罩!

    族长与长老的脸色大变,再不敢留余力,两头猛虎出现在空中,其身形强悍,厉吼声阵阵,死死拦在了巨蟒身前,不让其靠近祭祠一步,而部落中的族人,则迅速的分开,拥有战纹的战士,彼此相连,化作一座猛虎巨阵,他们没有如族长以及长老那般将战纹显现出实体的能力,但聚众人之力,还是凝结出一头猛虎,三头雄踞的猛虎立在高空,不断的与巨蟒搏斗。

    “就凭你们,也想阻拦城主的命令?”

    中年男子的实力,实在不济,拥有法宝在手,竟然还会被部落之众阻拦,说出去,怕是要被城中同僚,笑掉大牙,他心中也起了怒火,再次催动令牌,漫天黑雾倾轧而下,只一击,便将部落族人击溃,司寇等没有战纹的族人,已经被这股天威一般的力量压制的,站都站不起来,而当黑雾化作无数丈长的黑蛇落下,急窜而去,除了族长、长老之外,其余战士悉数被黑雾击倒,空中猛虎,顿时少了一头。

    部落中凄风瑟瑟,黑蛇乱窜,除了被众人拼死相护的祭祠外,房屋倒塌,乱石疾走,全是一派狼藉的模样。

    而族长与长老同样力有不逮,他们显化出来的猛虎,失去了族人力量的支撑,被巨蟒攫住了身形,几番挣扎,都逃脱不出,眼看着高空中令牌落下一道乌光,要将整个祭祠封印,一声咆哮,从祭祠内吼出。

    猛虎部落的图腾神灵,被奉养了不知多少年月,早已经与部落中人血脉相连,若是部落受损,单留它一个灵体也没有任何作用,危急之时,自是从祭祠之内现身。

    但见一团金光如同大日般从祭祠内升起,华光四射,其内隐隐现出了神灵的本体,一头白虎昂首长啸,吼声震天,它身躯迎风涨大,刹那间便化作了数百丈之大,它足踏狂风,瞬息之间便来到了高空,周身金光万道,宛若神虎临世。

    紧接着,祭祠四下,爆射出千万丈金光,直直的将漫天黑雾击穿。

    部落族人,登时一喜:“是图腾显灵!”

    凶悍的威势四散,与汹涌而至的黑雾碰撞在了一起,顿时,黑雾便似撞上了山崖的巨浪,从空中翻转而回,激荡不休,部落暂免于被倾覆的结果,而图腾神灵则在来到了高空后的瞬间,一头扑向了空中的巨蟒!

    中年男子脸色也是一变,随即微微扭曲,他双手一展,将全部的力量都祭入了令牌的体内,厉声道:“给我封!”

    那赏罚令令牌内,封印了一条三头巨蟒的魂魄,又经过城中的血祭,巨蟒之魂得以腹生利爪,无坚不摧,且能搅动风云黑雾,比其生前,强悍了不知多少倍,但因为神志被尽数抹去,所以只能供人驱动,成为一件凶器。

    在望山城内,这些令牌也并非多高明的法宝,每年城内派人来十万群山的部落中,收取贡品时候,都会分发下几十块,虽然上层人物不甚在乎,但对付群山内的部落却已经是戳戳有余。

    中年男子不过是望山城内一名最普通的侍卫,他手中的令牌,三十六条禁制,初登法宝之境,与其它分发下来的令牌并没多少区别,而这侍卫的本身实力又不强,所以当图腾本体显化,以雷霆之怒冲出的时候,空中巨蟒,竟是被白虎连拍了数爪,重新散做了浓郁的黑雾,于空中滚滚而动,不复成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九百零一章图腾显灵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九百零一章图腾显灵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九百零一章图腾显灵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九百零一章图腾显灵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百零一章图腾显灵】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九界武神最新章节

        玄黄世界,宗门林立,万族共生,圣地天骄,争雄角逐那一线成仙为圣的契机。九天之上更有那九界传说,人皇大帝,掌控天地,傲笑山河,弹指破天,封仙立道!一代少年秦宇,逆天而出,得不灭传承,走向那光怪陆离,神秘无尽的修炼之途,大劫沉浮,天地裂变,看秦宇如何融九界,成武神,掌控宙宇,主宰天道!

  • 思君令人老最新章节

        她是五族三界之仙界中,最受宠爱,最受尊敬的小小姐。她惨无人寰的厨艺让人退避三舍,惨无人道的医术让人胆战心惊,却是众界倾慕的对象。她曾以美貌为之骄傲,遇到他才知道毫无用处。他温柔如水,捧着她在手心,万般呵护,轻声细语,一举一动都俘获她的芳心。他又冷淡无情,诸事不予轻蔑一瞥,对她万般疏远,一词一句都叫她肝肠寸断。  ????千年相随不离不弃,愿为其肝肠寸断,剥去仙体,与仙界为敌。得来一句:我与你无缘无果。待一切醒来,放下,她披上嫁衣,一切却又恍如隔世。

  • 探穴师之诡局最新章节

        探穴师是一个有着三百多年传承的神秘职业
        有人说它类似于倒斗的摸金校尉
        又有人说它类似于探险家
        但是探穴师,它就是探穴师,因为他背负着一段历史的枷锁
        解开这个这个枷锁,就是我这个做为爨氏家族第十二代族长的职责
        故老相传,在乌蛮山吃人洞里有一阵黑旋风,活物遇之必成白骨
        而当我跨入吃人洞的时候才知道,吃人洞里何止有一阵黑旋风
        它本身就藏着一个局,故事就从这个局开始……
        欢迎参加本书读者群:

  • 三生诀最新章节

        南疆密林,中土修真人。两个本不相干的名词在千年后再次被联系到了一起。天生异象,幽谧之境引得无数窥视。魔族少年段木涯,因伤误入修仙门派玄火宫,恰逢玄火宫至宝三生琴丢失三十年整。一人一琴,似是宿命的指引,似是天命的召唤。三生琴音旧时惘,不慕仙途阅情殇。

  • 夜夜强宠:睡服总裁大人最新章节

        五年前,他是天,她是地,她躲不过他编织的情网。最终,伤心费神,远走他乡……五年后,他照旧高高在上,她携子归来,汲汲营营,终得偿所愿。一朝算计,公司危在旦夕,选她,还是选它?且看他们如何在商场沉浮中,携手共战!

  • 小厨娘的富贵逆袭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江浅夏多了一个位面商会店主的身份。当随军厨娘偷偷睡了大将军,怀着孩子,婆家不让进门怎么办?用钱砸!砸的小叔心甘情愿给自己当掌柜,砸的恶婆婆哭天喊地失了权威,砸的将门上下把自己抬到主母的高位!她江浅夏来大乾就没准备受苦,被皇上皇后捧在手心里算不得什么,她要整个天下,都称颂她财神的美名!

  • 火影之恶魔法则最新章节

        我叫药师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没有血继限界也没有主角光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没想到意外觉醒了体内的恶魔不但得到了线线果实的能力,而且打造的人傀儡也拥有恶魔果实的能力好吧,事情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

  • 嫡女谋:覆世卿颜最新章节

        21世纪电视台女主播墨晨希意外穿越,在陵国青楼—烟雨楼醒来。中州大陆陵国、徽国、燕国三分天下,墨晨希原是徽国侯府大小姐,被暗害卖至陵国青楼,意外结识楚家大公子,后又化身女谋士为奕王争权夺位,由此展开了她人生的新篇章。

  • 侯门娇女最新章节

        重生成一个女纨绔,姜长宁表示挺好的,一言不合还可以揍揍人不是。可……谁来告诉她围绕在她身边的一个个男人是怎么回事?!纨绔王爷、退婚前夫、多情皇子、前世爱人……女纨绔的春天要不要这么多桃花,就算她秀外慧中、人美声甜,可依旧不符合当下对女子贤良淑德的要求不是,但他们一个两个的,不是深情告白、就是暗自较劲……姜长宁表示,自己只想做个安安静静的女纨绔,桃花太多吃不消啊!

  • 仙道至尊最新章节

        千万界,谁与争锋。仙纪元,谁主沉浮。至尊路,万灵皆拜。不朽真仙,天地……之巅。万般修仙皆下品,唯吾仙道至尊高!!!

  • 孤女难宠,七殿下想娶妻最新章节

        为了一个男人,好友背叛,玉凰雪被推入逆流河中,穿越成南君国一个平民孤女。她还没弄清楚南君国的情况,便被抢到囚城做起苦工,机缘巧合救下落难的七皇子帝冥誓,一同逃离囚城。分别后,倒霉的玉凰雪再次被暗楼抓走,成为皇甫敬的凤凰美人,改名为玉凤凰。五年入世,锦装华裙,玉凰雪成为帝冥誓的美人,再度相逢不相识,她屡次相助,让帝冥誓另眼相看。玉凰雪想要自由,帝冥誓想收她为己用,招安山匪为私军,年关宫宴惹风波,囚城狩猎皇子聚,风起云涌篡位争。当帝冥誓发现玉凤凰便是他一直在找的人,霸道的宣称:“不管你是谁的人,也不管你招惹多少男人,从现在起,乖乖做本王的妻。”

  • 都市重修最新章节

        苍穹中央界,万仙至尊楚凡问鼎天道之际,突如其来的心魔劫以及其他四位帝君的联合围攻,导致楚凡渡劫失败。正当被三位帝君攻杀之时,楚凡之妻梦瑶将一混沌之物投向了楚凡,楚凡陨落了,李梦瑶看着楚凡陨落的地方,她眼眸中带着一滴泪痕,她笑了,她知道楚凡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且看楚凡陨落后发生了什么,天道问会一一叙述楚凡的都市之旅。
        群号;

  • 北梁悍刀行最新章节

        这年头男子出门需带刀,女子出门要佩剑,男子注重修养,女子注重气质,所谓的江湖便是一把刀一柄剑,一壶浊酒一座青楼而已。  ----------------------------------  武夫九境:  下三境:炼气、通幽、神隐  中三境:元婴、天象、化神  上三境:圣人、地仙、天人

  • 重生之都市王者最新章节

        上一世他从巅峰跌落,饮弹自尽。这一世得以重生,再次登临巅峰。美女如云,看余泽如何百花丛中过,叶叶都沾身。前世仇人、地下世界大枭、豪门公子,通通踩在脚下。看我搅动风云,鏖战都市,再攀高峰。

  • 狐妃妖娆:王爷求收留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化身九尾狐,空有一身法力而不会用,顶着倾城之貌,不幸被山贼盯上之后还能如何,赶紧跑呗!奄奄一息之时遇见本是天之骄子,却装风流书生的妖孽七王爷。鬼使神差般的对其许下守护一生的诺言,为了回本,心一横,王爷求收留。却不想因此丢了心,伤了神,被迫缴入了一场场阴谋之中。一朝入魔,本以为只是孤军奋战,却不想有他一直在默默守护着。风起云涌,两人处处为敌。乱流之中,到底是谁守护着谁?

  • 超级农民的美女军团最新章节

        本是普通乡村少年的张小凡,无意中加入到满是神仙的朋友圈,这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变的格外敞亮——清纯可人的甜美校花,古灵精怪的腹黑萝莉。高贵冷艳的冰山总裁,端庄典雅的美女老师。知性大方的邻家姐姐,浑身带刺的火爆警花。空闲时,跟太白金星聊聊人生。蛋疼时,找悟空,八戒斗斗地主。困难时,和太上老君做笔交易。王母娘娘的口红用完了?拿十个蟠桃来换,不二价。太上老君想抽红塔山?十枚九转还魂丹,概不赊账。哪吒想喝爽歪歪?风火轮先借爷耍耍,麻溜滴。嫦娥想穿情趣内衣?哎呀,这可不好办啊!容我亲自过去一趟,测量下尺寸再说。秦广王想要辆豪车?等等,地府的怎么也跟着凑热闹了。生死簿拿来,把爷的名字划了再说!

  • 上仙多娇,城主易驯服最新章节

        被表姐和闺蜜陷害?然后又挂了?确定剧本没错?没关系,换个身份,重来一次。这次,只有她戏耍别人的份,什么坏人都请靠边,背后有师父大人做靠山,身边还有一堆桃花。不过,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美男嘛,一个就够了。“帅哥,快到我碗里来”

  • 我的极品老婆最新章节

        一个小小的快递员,身负巨债,却在这个纸醉金迷的都市里坚持着自己内心最初的那份执着和底线。他抛的开物质的欲望,却斩不断感情的千丝万缕。最终在红颜的情愫中苦苦挣扎……

    本章内容提要:
    ...    中年男人却是听都不听他们说话,只不耐烦的说道:“城中赐下的令牌,所有部落,皆可封,怎么你们部落就不行?今日再是阻拦,罪名再加一等,我原本只想将你们封印五年,若是不让开,便要加倍了!”     “五年?!”     长老神情更冷,见那男子已经将令牌祭出,黑色的雾气从令牌上弥漫了出来,霎时间,凄风萧瑟,四方阴云聚......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