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琅脸色刷的变白了,纵然身上猛虎战纹激荡着他的血肉与力量,却依旧无法将手拽出来,反而要被折断一般。

    只是在他手被折断之前,林飞就已经放手了,早有族人围了上来,将司琅手忙脚乱的接住。

    众人再看向林飞时,目光全都变了,震惊敬畏皆有。

    “你看,我就是这样轻轻一推而已,这哪里算得上打?如果你非得说我打了你们部落的人……”林飞笑吟吟的说道:“那我不妨真的打给你看看。”

    司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一把推开身边的人,用没受伤的手指着林飞,声音微微颤抖:“你必然是妖魔!”

    “能把你打败的,都是妖魔?这也太自以为是了。”

    司琅牙咬得直响:“狡辩!”

    林飞笑了笑,不想再跟他们废话,一把扶起司寇,然后冲其他的部落中人道:“这头熊,就麻烦诸位了。”

    部落族人连忙道:“不麻烦不麻烦……”

    司琅看着林飞完全将自己忽略,只带着司寇回了他们的院子,面上一片恨色:“我要把这个情况告诉族长,请族长定夺!一定要把这妖魔逐出部落!”

    部落的正西方,乃是一座完全由巨石堆积而成的梯形场地,其色如墨,占地千丈,高百丈,远而望之,雄浑博大,数层祭台堆起,一股统御四方的威严气势笼罩其上。

    那是的祭祠所在。

    站在祭祠之上,整座猛虎部落以四下群山,一览无遗。

    此刻,一位中年男子立在祭祠外,他身躯高大,贴身的兽皮衣服,将他一身肌肉展露,带着惊人的爆发力,而外露的皮肤上,能够看到红色猛虎战纹的痕迹。

    刚刚在部落中发生的一切,尽数归于这位中年男子的眼底。

    见到部落中原本聚集的人群渐渐散了,男人这才转头,问道:“确定那人没问题吗?”

    在中年男子的身旁,一位老者,安静的站着。这位老者一身黑衣,穿的乃是部落之中甚少见的绸布,黑色的服装宽大曳地,没有一丝花纹,他发丝皆白,皱纹满面,只是神态肃然,看起来不苟言笑,比刚刚说话的中年男人,更令人望而生畏。

    老者静了一会,才微微摇头:“没问题。”

    “一个没有战纹的年轻人,不仅带回了山中的凶兽,还那么轻易的把我们部落的战士打败……”男人沉吟了一瞬,道:“莫不是,那边的人?”

    老人站在高处,望着被扶进了房间的司寇,道:“现在这个情况,哪边的人还重要吗?”

    中年男子沉默了下来,良久才苦笑了一声:“也是。”

    司琅匆匆赶来,见族长与长老都站在祭祠之外,先是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两位定然是已经将刚刚一幕看到,他面色一凛,立刻上前一步,拱手道:“还请族长与长老,将司寇捡来的人赶出部落,或者直接杀死。”

    老者望着司琅,并没说话,中年男人问道:“为什么?”

    司琅有些诧异的抬头:“族长,您也看到了,那家伙古怪的很,明明没有战纹,却拥有比部落战士更强的力量,这样的人,一定是得到了妖魔的力量。”

    族长微微摇了摇头:“那年轻人身上,没有魔物的气息。”

    “可……”

    “司琅,再过几日便是向城中进献贡品的日子。”老者缓缓开口:“这个时候,你该去打猎了。”

    “小子不敢忘职责,可那家伙……”

    司琅有些不甘,可见族长与长老根本没有驱赶林飞的念头,虽然心中满是不解,可也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没用,只得咬牙告退。

    族长看着司琅离开,道:“年少气盛。”

    长老却是看着远处的部落,若有所思。

    司寇一回到房间,便倒在了床上,这一身的伤,还是太痛了,阿凝则是忙活了起来,快步的跑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带着用树叶包裹的草药。

    林飞见阿凝这个小小的人,忙来忙去,先是帮司寇敷上草药,又出去烧水煮饭,对司寇道:“你妹妹很懂事。”

    司寇笑了笑。

    “今日你就在家养伤吧。”林飞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司寇一愣:“林大哥,你是要去哪里?”

    阿凝端着饭食进来,也看着林飞,见过林飞将司琅等人打到,阿凝望着林飞的目光,就多了崇拜与欣喜。

    林飞摸了摸阿凝的头,笑道:“你哥哥今日休息,打猎的事,就由我来吧。”

    “打猎?”

    林飞摆了摆手,不欲多说,径自出了房门。

    天已经大亮,日头高升。往日的这个时候,部落中的男人们大多早已经进山狩猎,但今日因为刚刚的冲突以及部落前的那头巨熊,有一部分留了下来,在处理着巨熊的尸体。

    林飞见他们手法熟练的把那头巨熊切割,皮肉分离,骨头剔出,连血水都小心的接着,偌大的一头熊,不多时就分崩离析。

    离得远远的,林飞便听到那几个人在议论。

    “你说那小子,不会真是妖魔吧?”

    “我看不像,司琅不是去禀告族长了吗?也没见族长跟长老出手。”

    “可那小子也太邪性了……”

    “这倒是。”

    ……

    “年轻人,今晚出来吃烤肉啊。”

    那群人说的兴起,一时间,根本没注意自己谈论的主角已经来到近前,所以阿嫂喊林飞的话一出,顿时把他们虎了一跳。

    林飞面上含笑,先应了阿嫂的话,又冲那些人笑了笑。

    那几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男人,登时更紧张了。

    要知道,林飞刚刚就在这里,把他们部落最看好的战士打了,而且毫不费力……

    林飞见他们一副警惕的模样,轻咳了一声,说:“司寇伤重,今日我准备代他去山中狩猎,只是,对山里的路不太熟……”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就在林飞考虑要不要说的更直白一点的时候,一个人恍然道:“那你随我们一起去打猎就好了。”

    林飞微微一笑:“也好,只是我对狩猎不是很懂,还需要多请教诸位了。”

    “哪里,哪里。”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八百八十八章妖魔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八百八十八章妖魔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八百八十八章妖魔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八百八十八章妖魔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八百八十八章妖魔】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我的无节操系统最新章节

        那天,神问我,我是不是傻?为了一个毫无关联甚至曾经只能观望而永远不可能真正接触到的人物如此……疯狂…… 呵呵,是吧,我确实是傻。如果不是傻我怎么会爱上这么可笑的世界? 所谓的二次元,一个明知道不可能去得了的世界,甚至一个空想出来的世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世界!会爱上它,我……真的是傻啊…… 可是啊,就是这样一个世界,要让我不再去爱它,那么……我宁愿自己是个……白痴啊!! 我没有保护好她……这是我的职责……可是……我没有保护好她……因为这是我的职责可我就是没有保护好她!! 这么可笑的理由……我早该明白的……什么职责……爱就是爱!爱他、爱它!!爱……她…… 对不起,我的小Master,在另一个世界我没有保护好你,在这个世界我祝愿你永远幸福快乐……

  • 混沌剑神最新章节

        剑尘,江湖中公认的第一高手,一手快剑法出神入化,无人能破,当他与消失百年的绝世高手独孤求败一战之后,身死而亡。
        死后,剑尘的灵魂转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并且飞快的成长了起来,最后因仇家太多,被仇家打成重伤,在生死关头灵魂发生异变,从此以后,他便踏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剑道修炼之路,最终成为一代剑神。
        本书实力体系,由低至高——圣者,大圣者,圣师,大圣师,大地圣师,天空圣师,圣王,圣皇,圣帝。</p>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混沌剑神》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步升天最新章节

        自青帝平定天下,统一大陆,设五城九府后,天下终于安定下来,为了纪念青帝的丰功伟绩,大陆更名为青炎大陆。
        青帝消失后,曾留下一段话。
        只要得到我遗留下的宝藏,就能够登顶武道巅峰,从而一步登天!
        这段话,让大陆上所有人趋之若鹜,一个更加混乱的时代开始了。
        从此,大陆之上,烽烟再起。

  • 无间枭雄最新章节

        人生三问:生于何处?为何而活?死于何地?
        顾天佑,生于无间地狱,不卑微,不妥协,不苟且,为自由于天地间的意志率性而活,当真实与玄幻交错的世界之门打开的时候,我便是那令天地色变的盖世枭雄!

  • 海盗鬼皮书最新章节

        350多年前,一支海盗船队在南海洗劫了一艘宝船。但让这伙海盗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从宝船上抢来的黄金棺材隐藏着神秘的魔咒,海盗舰队全军覆没。只有一个幸存者将事情的经过写在一本名为《多鲁斯鬼皮书》的册子上。350多年后的21世纪10年代,大学毕业刚不久的我,在无意间看到了这本《多鲁斯鬼皮书》,从此被卷入了一连串噩梦之中。

  • 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最新章节

        她故意扮丑,只为躲避一个男人,一夜酒醒,她得知强上了自家Boss,被逼迫沦为他的女人。他为爱改变,她为爱沦陷,本以为会幸福的婚姻却困难重重……身边阴谋诡计不断,一场场生死考验后,却因惊天谎言由爱生恨,最终,她自毁容貌,绝望跳崖……六年后,她重回B市,总裁前夫找上门:“宋小姐,听说你偷生了我的儿子?”?大宠小虐,欢迎跳坑?

  • 天官斗神将最新章节

        天极会,一个神秘的组织,首领号称昊命天官,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秘密布局,搅乱天下。而代表主流势力的四大至尊头衔,在发现了天官的阴谋之后,集合所有力量,与之对抗。只是两边都没想到,背后竟有人利用了这场浩劫无佛之面孔,魔又何以成魔;无魔之手段,佛又何以成佛,一念之间,悲心而已。天官斗神将,碧血染玄黄。侠骨伴柔情,看官细欣赏。

  • 系统终结者最新章节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系统的声音高叫着———跪下吧,给你荣华富贵!我渴望荣华故里,亦渴望富贵逼人但我深深地知道———当你选择跪下,就要从狗洞里爬出!或许有一天地下会涌出烈火,将穷困潦倒的我埋葬在时光里,那又怎样?呸!

  • 大宋武夫最新章节

        此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js330

  • 恨天魔帝最新章节

        一个偏远的山村,经历了一场精心设计的人祸,留下一对幸存的苦难姐弟,由于被仇人看出姐姐特殊体质而被带回宗门,姐弟受尽屈辱,少年凭借已亡父亲的一柄断剑,无意中打开了一扇修仙的大门,从此天高任鸟飞,苦修数年杀强敌,绝境中闻得上古秘密,进魂界得奈何桥上通天之人相助......    且看少年如何君临天下,尽在恨天魔帝......js330

  • 神眼小农民最新章节

        李飞扬被一板砖拍醒了前世的记忆,破妄神眼随即开启。也开启了他牛掰神活。破妄神眼不光能透视,还能辅助修炼,改良植物动物!让他不光能在这边纵横都市,也能把前生的恩怨也能了结,笑傲三界!

  • 天朝学院救世部最新章节

        萝莉学姐萌萌哒,青梅竹马是粉毛,有个妹妹画H漫,白毛CP不太冷。——总之,这是一篇三观极正,到处充斥着一点热血、一滴感动、一缕哲思,一车狗血的当代大学生励志轻喜剧?欢迎大家一起前来欢(sang)乐xin愉bing快kuang的聊♂天♀

  • 穿越之嫡女不愁嫁最新章节

        因车祸穿越的江静安,刚做好重新生活的准备,便因一场大胆的施救,改变了一切。家境富庶,本以为安安稳稳的嫁个人,过好下半生的日子。却不想,父亲在京中被抓入狱,她为救父亲,跟随母亲去了京城。是他为她解围,为她救父。生活中处处皆有他的影子。可他确实京城中出了名的克妻之人,家中还有三位妾室。她是嫁还是不嫁?

  • 王爷不爽:腹黑殿下要抱抱最新章节

        天啊?这是什么鬼地方?这么衰啊?敢不敢再悲哀点啊?她。夏七念竟然会跑来这鬼地方?前一刻,还在家里,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桌前,构思小说的结尾……为什么一阵闷雷,她就失重来到这个鬼地方?穿穿越了?21世纪,多好。吃喝不愁,还可以写点小说,赚点稿费,增加点名气。直到碰到他。

  • 听时光里最新章节

        时光迤逦无声的划破我们的生活和青春,我们在有一条不复返的路上渐行渐远,无论命运是如何的洗礼灵魂,我只期待有一天,如果我们重逢,能相拥的问候一声,你好,好久不见。

  • 莫少别胡来最新章节

        他爱她时,步步追心,她却在生死之际选择救下自己暗恋多年的青梅竹马,他死在她眼前……他恨她时,咄咄逼人,她却不管不顾地穷追不舍,阻止他走向另外一个女人……莫子忻吻着她,十分霸道:“苏貚,商人从不做亏本生意!”苏貚气喘吁吁:“什么?”“我满心满眼只有你一个,那你呢?”苏貚:“……”

  • 娘子在上:鬼面将军最宠妻最新章节

        蒋素年最爱美人,上辈子因为美人要死要活地嫁进了个虎狼窝,没出三年,死了。重活的蒋素年发誓,这辈子绝不会再以貌取人,哪怕是那个最丑的鬼面将军,她也会好好相待,以报他前世的救命之恩。没想到,报恩报恩,把自己的这一辈子都报了进去。算了,救命之恩,本该以身相许,哪怕他长得丑陋不堪。不过,这个面若桃李的男人到底是谁!是谁!又名《将军他貌美如花》,1V1甜甜甜,宠宠宠,苏苏苏,欢迎食用。

  • 天后的三界杂货铺最新章节

        “店主店主,猴哥问你七星椒豆干什么时候有货!”“小仙子小仙子,王母要我准备蟠桃宴歌舞,求你帮帮我吧——”“少奶奶少奶奶,林总又被投怀送抱了,你快来看看啊!”林夏看着满屏信息,脑袋一阵发晕。求问,全世界都需要我怎么破,在线等,急!

    本章内容提要:
    ...    司琅脸色刷的变白了,纵然身上猛虎战纹激荡着他的血肉与力量,却依旧无法将手拽出来,反而要被折断一般。     只是在他手被折断之前,林飞就已经放手了,早有族人围了上来,将司琅手忙脚乱的接住。     众人再看向林飞时,目光全都变了,震惊敬畏皆有。     “你看,我就是这样轻轻一推而已,这哪里算得上打?如果你非得说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