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看见,医师进来后,打量着自己,面上惊讶之色不减,倒是把那份阴鸷消散了很多。

    自从醒来时初见医师,一连几日,这位部落的医师就再没来过,想来应该是在等着自己气绝身亡,好给他当试验品,却没想到,几日过后,自己不仅没死,反而能下床走路,颇为精神。

    “医师,怎么样?他没问题了吧?”司寇很是期待的问着。

    医师沉默了一瞬,慢慢踱步来到了床前,他身上那股萦绕不绝的血腥味再次袭来:“需要检查一下。”

    言罢,医师两指相并,搭上了林飞的眉心。

    那一瞬间,医师身上有微弱的光芒亮起,一抹很是让人不舒服的力量落入了林飞眉心。

    林飞面色如常,一动未动。

    良久,医师收回手,阴测测的笑了:“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啊。”

    林飞也笑:“都是医师手段高。”

    “我手段如何,自己清楚。”医师又看了林飞两眼,这才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对司寇道:“你算是捡了一个宝。”

    司寇眼睛都亮了,连忙跟了出去。

    院外,司寇一路对医师道谢,一直谢到了医师家中,见医师关门了,这才乐滋滋的往回走。

    林飞神色淡淡,而他的体内,真元已经消失一空,这几日的积累,也全都融入了不听调动的真元内,此刻哪怕有修士前来查探,也只会觉得他只是一个凡人,除了那些金气有些可惜外,再无其他损失。

    那医师自然会怀疑自己的来历,但他得不到证据,也只有怀疑了。

    经过这几日的勘察,林飞越发的确信自己是落到了弗离界内,开天斧在最后崩裂之时,身上的那一丝烙印也指引着通幽剑气,将横贯阴界与弗离界的通路打开。

    只是,弗离界浩大,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落到了哪里,也曾旁敲侧击的问过司寇与司凝,但两兄妹除了那座望山城,更多的地方却是一点都不知道了,在他们看来,望山城就是最大最好的去处。

    而这部落处处带着野蛮的气息,书籍、图文等等一切记录的媒介,影也没见到,林飞在想,或许这里还没有文字传承,或许所有的书籍等物,都集中在那座祭祠之内。

    只是部落中人对祭祠颇为看重,而且林飞能够感觉到祭祠内有力量波动,偷偷溜过去是不可能的……

    看来,将身上的伤养好之后,被卖进城里,也许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晚,司寇家中煮出的食物,略微丰富了一些。

    林飞将身前的果吃掉,看着司寇,偶尔打量一下司寇,若有所思。

    司寇将身前的肉块吃完,犹豫了下,对林飞道:“外面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而且野兽出没,你若是没有别的事情,还是不要出去了。”

    林飞慢慢的笑了:“只是觉得整日躺在屋里,有些闷了,而且我身体渐渐好了,没事情的。”

    司寇想了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便点了点头,没再话。

    林飞却是问道:“我在这里,多亏了兄弟照顾,但见兄弟狩猎辛苦,这样吧,既然我身体好了一些,还是随兄弟一起去打猎吧。”

    “你去打猎?”司寇打量了一下林飞,连连摆手:“不用不用,那山上野兽多,你去了,反而是个累赘。”

    司寇话的直白,林飞也只微微一笑:“虽然我对狩猎一途并不熟悉,但若是只论力气的话,怕不会弱于兄弟。”

    司寇显然是不信的。

    林飞也不解释,只是看了看身侧的那堆矿石,将三尺多高的那块拿了起来,单手握着,轻轻一捏,碎裂的石便从上面簌簌落下。

    司寇跟他身边的司凝,都呆住了。

    便是司寇自己,也做不到如此,他呆愣了一会,恍然道:“怪不得医师会我捡了个宝,若是你的话,卖出去后,换回来的东西会更多吧。”

    林飞翻个白眼,然后将手中矿石放回原地,笑道:“若是能带我去打猎,对兄弟而言,也算是个助力。”

    第二日一早,天色微亮,林飞随司寇走在山间路上,四下丛林茂密,夜间雾气还未曾完全消散。

    在经过一条岔路时,两人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嘲讽的声音传来:“又去打兔了?”

    是司琅等人。

    山路蜿蜒狭窄,而司琅一行八人,嚣张霸道,如同横行的螃蟹一样走了过去,更有刻意挑衅的人,在经过林飞与司寇身边的时候,假装不耐烦的拿手去推两人。

    司寇脸色不好看,却还是主动的退到了一边,林飞却只是继续走着,似乎没有听见身后来人。

    拿手推人的年轻人名唤司荣,看起来比司寇、司琅要大两三岁的样,他见司寇主动退到一边,面上得意,冲身边的人挤眉弄眼,又见身前还有个林飞,并没放在心上,随意的拿手一挥,结果,却仿佛推到了一块磐石之上,自己反而被猝不及防的冲力一撞,踉跄的后退了两步。

    什么情况?

    司荣站稳后,一愣。

    刚刚去推搡林飞,他并未动用战纹之力,毕竟那家伙看起来弱的一阵风都能吹走,可这是怎么回事?

    “喂!”

    司荣自觉在众人面前失了面,怔愣一瞬后,下意识的喊了一声,把走在前面的司琅的目光也给吸引了过来。

    “你找打是不是?”

    司荣快步走上前,来到了林飞身前,然后拿手指着林飞厉声道。

    林飞看着他,微微一挑眉,笑了。

    司荣眼中冒火一般的盯着,看起来即将暴起伤人,司寇眉头紧皱,走上前来,站在了林飞身边,司荣满是不屑的看这司寇,刚要什么,便听到前方的司琅,冷下了声音:“你很闲?”

    司荣没想到司琅竟是针对自己,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又见司琅转头,继续往前走,而他的声音则飘了过来:“跟一个废人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多打几头猎物。”

    *  更 新 更q广s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873章 好转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873章 好转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873章 好转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873章 好转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873章 好转】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荒古纪元最新章节

        张三丰一剑封印十万大山。
        达摩一语度化妖君于座前。
        小李飞刀威慑天下成绝巅。
        独孤求败演万法融于一剑。
        白马银枪赵子龙,霸王绝刀战神殿。
        多少豪杰傲日月,星辰照耀万古远。
        古风携带一枚神奇的种子,重生真武世界,身试神话般的小李飞刀,挑战一剑演万法的独孤九剑,硬撼千丈大的如来神掌,追寻先人的脚步,寻找远古的隐秘……热血高歌,步步登天!

  • 丹武神帝最新章节

        朋友背叛,恋人伏杀,楚凡却意外重生,这一次,世界将因为他而颤抖!你是武神转世,修为一日千里?不好意思,我睡觉也能修炼,一觉顶你十天。你是丹道圣者,仅凭丹香就能辨别药材?抱歉,我一眼就能看穿一切,不用学狗去闻什么?你们都要打我?那就来吧,只是麻烦快一点,老是慢动作很无聊的楚凡:难道我会蠢到告诉你们,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有一双透视眼吗?

  • 我真不是开玩笑最新章节

        被星际时代大文学家记忆撑爆大脑,唐准一觉醒来,现重生在了平行世界。一篇文章或长篇巨著,融入文学家本身对星宇天道的感悟,可以翻倍提升读者身体素质、获得各种异能?各种抄书失败的唐准,原创一篇让自己这个老书虫难以入眼的网文,却很想告诉大家,他不是开玩笑,这是神书,只是和众大神的神书,神奇类型不同。

  • 重生之封魔最新章节

        魔之使者说,只要印上魔印,就会让你重生,回到最初,拨乱反正。    被迫重生,苍月开始改变命运之旅    …….    掀桌,说好的回到最初?说好的拨乱反正呢?为毛,重生在无力回天的时候,为毛自己更加悲惨的被赶出了苍梧派......尹魔心,你丫的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脸......    好吧,复仇之前只能先励志一下,废材逆袭,追美男,虐渣男,斗倒白莲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js330

  • 穿越之路在脚下最新章节

        旅游是职业,抢劫是副业,吃喝嫖赌是专业。看她李晨语如何走遍千山万水,看尽世间红尘。js330

  • 大明望族最新章节

        谚云:天下沈氏出吴兴,吴兴沈氏与汝南周氏、会稽顾氏、陇西李氏、东海陈氏、中山张氏并称中国六大世家。
        大明中叶,世家郡望早已凋零,沈氏分支立足松江,名声鹊起,为当世显赫望族。
        只因一现代灵魂,回到至五百年前,重生到祖宗身上,混个了风生水起。
        望族读者QQ群:242769471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大明望族》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女施主请留步最新章节

        他初入红尘,却将富二代,官二代踩在了自己的脚下,虏获了各路美女的芳心。他初入红尘,却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与各路高官大佬称兄道弟。他就是小和尚伊凡,为了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初入红尘就踏上了开往人生巅峰的快车。

  • 洪荒之星空不朽最新章节

        星空巨兽,威霸星空镇寰宇。    三千轮回,鸿蒙混沌终有数。    末轮纪元,万界归源不朽路。    一个地球的古武修炼者,无意之中来到洪荒神话世界,因缘变成一只星空巨兽。他的到来,又将给这个纷繁复杂的末世纪元带来怎样的惊天变幻?js330

  • 余生记最新章节

        &#;&#;时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逝者如斯夫?还是梦回三千年?
        &#;&#;我们生活的地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存在,我们真是宇宙中唯一智慧的生命?还是我们只是某些高等生命的实验地、养殖场?或者我们只是存在于某个小说或者电视剧或者电影或者其他中的虚拟人物?
        &#;&#;如果历史可以改写,那么从未来回来改写历史的人还会存在吗?

  • 为夫逗要你最新章节

        刚参加完婚宴回宫的颜无圣迫不及待地冲进花木棉的寝宫。不顾女子的反对,贴着她的后背,双手紧紧地拥住了她。
        “棉儿,今晚可否让朕留下?”
        怀中的女子胡乱地扭动着,明显不受这好听的磁性男声所收买。
        在酒精的驱使下,颜无圣眼神迷离地一低头狠狠地吻住了思念已久的嘴唇,就像久失甘霖的花儿一样,急需水的滋润。
        气鼓鼓的花木棉毫不客气地用她那娇小的脚掌踩了此刻有点流氓的皇帝,伸手一把推开他低声地埋怨。
        “颜无圣,你无耻,本姑娘可还没原谅你呢。”
        不是说女子都喜欢霸道的男人嘛,怎么到皇后这里就行不通了?他郁闷地揉揉脑门,眼睛一闪,既然霸道不行就…
        他气场瞬间一软,拽住花木棉的胳膊生硬地摇了起来,还带着那种…讨好的笑?
        花木棉铮铮地看着他的变化,似乎联想到了一个词,顿时满脸的黑线,他这是在撒娇?

  • 极品钥匙最新章节

        初见,她泼他红酒散他钞票,转身逃跑,却被他抓住,选择侍候他还是剁手?抵死挣扎,欲要报警,怎想反是他将她送入监狱!再见,她妖艳化身,跻身成了他的情人;夜夜枕上,爱语呢哝,女人暗地腹议:恶魔,享受吧,游戏才刚开始……

  • 付少缠情:霸爱失忆妻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她以死救赎。记忆缺失后的从新相见,带着另一个阴谋的开端徐徐展开。你不会认错,我不会辜负,即使从新来过,我爱你如旧。但是背后盘综错节的情感一次次离间两颗不曾怀疑的心脏,利益纠葛让你我他陷入痛苦的囹圄,最终一切风平浪静,被撕裂的伤口就像摔碎的破镜再难重圆。我是念小北,我也是时小年,回不去的过往,终究成了往昔。但是不曾改变的是,我爱你,无论我是谁。

  • 我的美女俏老婆最新章节

        一个大山里走出的‘绝世’土鳖,一个享誉国内外的‘问题’兵王!却接到上级的紧急任务,下地方保护当地明星企业美女老总,更让土鳖不蛋定的是,这个美女老总竟是自己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漫雨的个人微.信公共帐号已经开通,请直接在公众号搜索一栏中搜索‘漫雨’,或直接添加‘manyu0104'

  • 重生之一世枭雄最新章节

        人生如梦,时隔2000年,仙魔妖界的“大天魔”裴风又重回了地球的少年时代,变成了最初那个平凡孱弱的高中生。这一世,他誓要扭转乾坤,颠覆人生,不让曾经的悲剧和绝望重演。这一世,他重修魔神,美人在怀,睥睨天下,这一世,宁负天下不负卿!

  • 总裁的蠢萌小妻最新章节

        婚礼当天,她迟迟等不到新郎,伤心欲绝,误入一间酒吧,和陌生人签字结婚,一纸婚约,绑住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个灵魂。
        他,风式集团继承人,事业、人生走向巅峰,却至今未娶,为的就是回来找她。
        她因为情伤太重,总把他的好拒之门外,他因为深爱,所以无怨无悔付出,到最后,他的柔情慢慢融化她心里的冰山,可是与此同时,她的前未婚夫回国了,他们三人陷入爱与纠缠的挣扎中……

  • 白泽大圣最新章节

        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通过去,晓未来,天生能人言。在洪荒先天灵兽之中,他是当之无愧的老大!若非他得道较晚,这妖族族长的位置,怕是要换个人来做。他人形之时,却是一派仙风道骨,颇显儒雅风范。他手中一把羽毛扇,不紧不慢的在那里摇着,也不知道打得是什么主意..他,就是白泽!

  • 花都最强医神最新章节

        八年监狱归来,女友背叛,对待女友男人,一,要么我用这一百多万找人修理你,二,要么我收拾你,算是给你的医药费。欢迎加入老月书友群:435751008

  • 造化星辰决最新章节

        【功高震主,兔死狗烹】第一神将千年后重生归来,风云再起;一念山河碎,一戟日月崩。灭天骄,斩佞臣,以无敌之资,横扫诸天!“为我亲者,誓死守护;伤我亲者,虽远必诛!”——欲挥手中刀,屠尽忘恩狗!!!

    本章内容提要:
    ...    林飞看见,医师进来后,打量着自己,面上惊讶之色不减,倒是把那份阴鸷消散了很多。     自从醒来时初见医师,一连几日,这位部落的医师就再没来过,想来应该是在等着自己气绝身亡,好给他当试验品,却没想到,几日过后,自己不仅没死,反而能下床走路,颇为精神。     “医师,怎么样?他没问题了吧?”司寇很是期待的问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