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抬眸,周身一片绿意盎然,竹送清香,露水叮咚,在他的身前,一面棋盘悬浮,上面黑白两子彼此交织,宛如黑龙缠绕山岳,一派激烈的厮杀。

    林飞看着那面棋盘,老人却放下了手中的棋子与玉瓶,站起了身,看着他。

    老人将林飞看了半天,见他的确灵台清明,未受半点影响,清瘦的面上一片困惑,眉头也蹙着,低声呢喃:“古怪,当真古怪。”

    林飞目光移开,落到了老人身上,他微微一笑:“前辈可是想问,我为何能够看破您创造出来的梦境?”

    老人摇了摇头。

    林飞目光平静的看着老人。

    老人的神色沉凝,他缓声说道:“这梦境并非我创造出来的,这是上一个时代……”

    说到这里,老人顿了顿,才道:“用你们的话来说,那叫做上古时代,是当时的一位真仙所留,为的便是洞悉人心,以此来磨练道心,我住在其中千万年,所遇之人,数不胜数,有初入修道一途的稚子,也有成名许久的修士,他们中,不乏天资绝伦之辈,连创造出这片梦境的真仙,也曾经迷失其中。”

    “我看你,年纪不过二十几岁,满打满算,也就是修行了二十几年,所以很是困惑,想不通你怎会有如此的毅力与眼光,将迷心梦境看透,还请小兄弟,为老夫解掉此惑。”

    林飞面上笑意不变,他道:“假的终究是假的,这世间,又哪有真正的看不破的梦境?”

    老人闻言,蹙起的眉头没有舒展开,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脸的凝重,他身前的棋盘,随他心意而动,黑白两色的棋子转动不休,连带着整片竹林,都有了几分风雨欲来的沉凝之感。

    林飞任由老人沉思,他说完刚刚那句话后,心中却也是道了一声惭愧。

    他心中清楚,自己能看破这梦境,根本不是如那老人说的,眼光毅力如何,而是因为自己的来历古怪,到了最后一个梦境中,现实与梦幻交叠,那本该是这片迷心梦境的最强一次幻境,一旦结束,踏入梦境中的修士,将会彻底迷失自己,任由梦境所为。可对于林飞而言,那片梦境不仅不会让他迷失,反倒是一个绝境的出口,让他剥开了笼罩过来的迷雾,重归清明。

    也许,在自己未曾穿越之前的林飞,真的可能会遭受到如梦境中一般的遭遇,但他的到来,却让现实中的一切发生了改变,从而之后的每一寸轨迹,都与既定的道路,发生了偏移,并且差别越来越大。

    也是到了最后一个梦境,林飞清醒过来,才知道这迷心梦境究竟是如何运作的,纵然那位留下这片梦境的真仙法力通天,梦境神奇,这一切的梦幻也不可能是无中生有诞生的,否则也不会如此逼真。

    林飞细细想来,自己在梦境中所经历的一切,无论是高官、富商还是法相真人,都是有现实基础的,有些是自己听说过或者读到过故事,有些则是自己曾经亲眼见过的事件,这一切虽然自己平日里不去想,其实也烙印在了记忆深处,与记忆中不同的是,梦境为它们全都加上了一个含恨而终的结局,以世间至悲来击溃人心,令身处其中的修士,惶恐、惧怕而愤怒,生出千万中最负面的情绪,一点点瓦解修士的道心。

    这样的梦境太可怕了,它是在一遍又一遍的摧毁人心中的美好与希望,从而摧毁整个人,这样的苦熬,的确没人能够不迷失本心。

    在上一世的时候,这一卷黑白山河图,是天机派用来锤炼门下弟子道心的历练之境,绝不会如现在这般将人心放在油锅烈火中煎熬……

    林飞暗想,正如自己之前猜测的那样,天机派离开罗浮世界后,必然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从而导致阵图大变,但即便如此,也能够从中寻到当年这卷阵图的威势,也怪不得,这会是天机派内弟子成为真传弟子的必经考验,从阵图中走出,还可以坚守本心的修士,自然是有大毅力之人。

    只不过,这片梦境再怎么神奇,又如何能够得知自己曾经两世为人,夺舍重生,完全改变了这一世中林飞本该有的生活轨迹?

    虽然事实如此,林飞自然是不会将自己看破梦境的实话告诉这位老人。

    “现在,倒是有些难办了。”老人沉思一瞬后,轻叹了一声,他望着林飞,面上无悲无喜,但双目中,却有黑白两色渐渐演化了出来,声音也愈发的低沉:“你持元魔之血而来,我若不杀你,便要被你所杀,你能被困在梦境中最好,可是,你又看破这梦境,如此一来,我是该认你为主……”

    “真是两难。”老人望着林飞,以一种商量的口气,说:“不如这样吧,趁你还未动用元魔之血,我先将你杀了,应该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

    言罢,老人一身白衣化作了浓黑,道道暗黑的气息环绕他流转,银白的发丝暗淡了下去,刹那之间,仙风道骨的气质也徒然一变,变得阴厉凶煞了起来,好似从尸山血海的修罗场走来,带着一身杀意,而他的修为,也在瞬息之间,从一个平凡的俗世老人,攀升至法相真人境界,黑白棋盘消失,两色的棋子漂在他的身边,三百六十颗,每一颗都拥有不亚于太乙剑气的攻击力。

    葱翠的竹林,在一个呼吸间,便化作了灰烬。

    见老人要朝自己动手,林飞却始终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甚至连云渺飞梭也未曾祭出,只笑道:“我人就在这里,生死由你,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之所以来此,并非要杀你或者收你,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老人神色冰冷,凝聚在身边的棋子,却也始终没有动静。

    “当年天机老人曾经说过,七十二张阵图助他开宗立派,他也必会助七十二张阵图成就先天,我想问前辈一句,天机老人的誓言,可曾兑现。”

    老人脸色大变,周身那片暗黑凶煞的气息,飘忽不定,几欲崩溃。

    林飞面上的笑意更深,他望着老人,问:“不知前辈,可想跻身先天。”

    老人骤然暴怒,厉声道:“一派胡言!你何德何能,敢来与老夫妄论先天!”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七百六十九章妄论先天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七百六十九章妄论先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七百六十九章妄论先天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七百六十九章妄论先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七百六十九章妄论先天】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抢婚邪王,逆妃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她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沉香宫主宰,以游戏人间为乐,于是在京城开了一家名曰浮香楼的男馆。为了引诱天下几个美男做招牌,充盈她的小金库,于是她装傻充愣扮演呆萌小甜心,客串纯良无害的好骗小白兔,偶尔也变身野性难驯的磨人小妖精。哪曾想玩过了火,一不小心惹下了一大堆的桃花债。直到有一天她玩累了,欢欢喜喜坐上大红花轿,准备去给天下第二帅的男人当皇后,不想半路被人劈碎轿子。成功看到她惊惶失措的小脸,男人揽住她的细腰,邪肆一笑,扬起鬼魅般的声音:“小妖精,偷了本王的心就想跑?今夜洞房,你的男人是我!”

  • 军医穿越:纨绔太子妃最新章节

        什么?!睁开眼她就变成了太子妃?哎呀,这下子可以做一个作威作福的米虫了!纳尼?!她嫁了个病秧子太子爷?天呀,老天爷这是在考验她吗?家里边是疑心重的病秧子夫君,家外头是几个虎视眈眈的小叔子,头顶上还有个不怀好意的皇后婆婆,下面是几个不省心的小姑子,连玥觉得自己的生活简直是精彩极了,比狗血还要狗血。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撸起袖子擦狗血吧!

  • 武界领主最新章节

        被人称之为废物的少年齐天行,因从小不能感应体内宇宙中的武象,而常常受到他人欺压,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传说中的武界至高绝学《武界宝典》,从此身藏诸天万道神通,各种武技,神通,绝学,统统信手拈来。你有火系武技?没关系,我有专克你的水系神通;什么,你有黑暗之剑?没关系,我有光明神盾;什么,你是地狱恶鬼?没关系,我是天堂神仙……正所谓:天骄辈出谁为首,一见吾临万古空,打遍凡界无敌手,纵横万界吾为尊。吾临武界,当为领主。

  • 白石主神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魔法与斗气交织的世界,地火水风雷光暗七大元素编织出一个又一个光怪6离的魔法、招式。    七系中谁主沉浮?令人闻风丧胆的亡灵大军属于哪一系?炼金师如何将一瓶瓶神奇的炼金药剂制造出来?    而他偏偏得到了一种七系元素以外的能量,欢迎进入白石主神的世界前来探寻!js330

  • 神奇的相机最新章节

        主角偶然获得了一部将照片可以提取为实物的相机,从此主角走上了与众不同的道路。js330

  • 从龙珠开始最新章节

        魏承恭,男,23岁,孤儿院长大的上班族,因车祸死亡。死后灵魂穿越到各个动漫世界,去经历各种各样的悲欢离合。不扭曲人物性格,不生造各种外挂,努力打造最忠实于原著,最经得起推敲的动漫同人穿越问。目前穿越龙珠。js330

  • 狂魔痴神最新章节

        "世代以守护魔王心脏为己任的混元教突遭神秘敌人的围攻,身份特殊的少年萧哲被迫出逃寻找失踪多年的亲生父亲。rn然而,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场与他身世有关的阴谋,这个阴谋的主导者,正是他至亲至敬之人。rn在寻找生父和追寻自身真相的道路中,他一方面频频遭受追杀,一方面身边好友至亲相继死去;连至爱之人也违背了与他多年前的誓言。rn那股潜藏于体内的神秘力量终究觉醒,给他带来的,却不是光明,而是黑暗的深渊,因为他的身份,正如旁人如预测的一样,并非普通人族那样简单……rn他挚爱的女人用生命给予他新的力量,这是她天生就注定的宿命,帮他成为最强者;这也是他天生就注定的宿命,受尽委屈、背叛、痛苦……最后孤独地漠视天下苍生。"rn

  • 二次元入侵现实最新章节

        “我就是叫紫妈怎么?她有本事出现在我背后把我的脸按在键盘sjrvm0k,8y7bgvnjm78···”云文知道,自从那一天他被金发大姐姐按在键盘上摩擦后这个世界就已经崩坏了。  现代军队遭遇卡巴内  现代战机翱翔于不列颠尼亚帝国的高空  世界政府通过交易恶魔果实获得航母。  “听说这个世界是造物主世界,我想问下哪里可以找到《一拳超人》这部漫画的作者,你看···主人公是光头什么的设定一般不会有的吧!”  “这才是我想要的世界!有宇宙人!有异能者!也有未来人!我宣布SOS团在这个世界建立分部!”  “杀了你,小圆就能从诅咒的命运中解脱。”js330

  • 妖街鬼店最新章节

        一个人,一家店,一条街,却有无数的故事。    打怪升级的人啊,可知道怪物怎么想?    斩妖除魔的人啊,可知道妖魔经历了什么?    人与人争,人心便越来越险恶;怪与怪斗,却永远循规蹈矩。    一条命是一本书,一个人见的是百样事。    总有一个是让你喜欢的故事。

  • 蜜爱甜妻:Boss大人太闷骚最新章节

        重生一场,她定要摆脱前世的噩梦,脱胎换骨,不负上天垂怜!惩渣男爸,罚恶毒姐,还要报复那黑心一家,拉回懦弱的妈妈……还有,还有前世阴差阳错受她牵念的他,也定要紧紧抓在手中!晏期疏心里有个人,将她藏得太深……索性峰回路转,还有相遇。“你我之间若隔了1000步,只要你愿意跨出1步,那么,剩下的999步交给我来就好。”

  • 闪婚甜宠:傲娇总裁体力好最新章节

        男友和姐姐订婚,她却被一个陌生男人拉去领了证。“楚二少爷,你拐卖良家少女!”  楚璟辰淡定的收好结婚证,“别装嫩,楚太太,你现在是少妇才对。”“楚先生,我和你不合适,在一起不会幸福的。”安初见扶着受伤的腰哀求,这男人表面冷孤傲,在她面前却花式耍流氓,体力强悍的惊人。“我们试过一晚,你跟不上我的节奏。”他似乎还在回味那种美好的味道,“老婆,我们试试新姿势……”

  • 阴生子最新章节

        未出生遭人算计,不足月被剖出母体,先天有缺,招厉鬼!

  • 最强狂兵混都市最新章节

        华夏最强虎狼大队特种兵余飞,代号天狼,一纸命令,被派往暗潮汹涌,悍匪嚣张的云州市,接受女神上司的领导,安排到善良纯净的美女经理身边卧底,从而将善良美女背后的谜底一层层揭开,当所有的谜底揭开时,一场狂暴的腥风血雨席卷云州市。在这场腥风血雨中,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保护心爱的女人,余飞凭借一双铁拳,凭着天狼的狼性,在血与火的交锋中,踩着敌人的尸骨,一步步攀上了人生巅峰,成就虎狼大队史上最强“天狼”。

  • 强爱一百天,总裁的宝贝新妻最新章节

        他是地王集团的总裁,霸道多金温心雅不过是一枚新鲜出炉的老师,却被他绑架。女人你用了我妹妹的眼睛,快点给我生孩子。给你生个大头鬼,可是被迫成了他的情人霸道总裁约法三章不听话者推倒,太漂亮了,推倒,太聪明了,推倒温心雅每天腰酸背痛,为了反抗,她把自己变了女仆,每天穿黑衣服,每天看漫画可依然被推倒,她怒了:“李擎浩,你说话不算数。只看到他深邃的双眼满是得意,你现在就是不听话,该罚。她被他宠到了天上,成了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可是只有她知道,他爱的,宠的,只是她的眼睛。所以她不能爱上他,这个男人太危险,她害怕万劫不复。

  • 将军出嫁记最新章节

        传闻大越的靖西侯俊美非凡,引得天下许多好男儿不爱红妆好男风。当朝天子数年来与“他”暧昧不明;敌国摄政王世子公然追求于“他”。然“他”本就是她,同那两人亦是多年纠葛,早已是剪不断,理还乱。天子口口声声爱她,却在知晓她女子身份后,转娶她孪生妹妹,更为江山将她拱手让于世子;世子钟情于她,过往十年默默守护,却终为得到她而不择手段。自尊若她,在责任与感情间彷徨,当所有过往明晰,她最想要的仍是一份纯粹情

  • 幕后黑手最新章节

        “游戏开始了,你敢来么?”悬案未破离开警队三年,秦侦强势回归,却成为警队中死神一般得存在。“三年前你害死了他,这一次,你又想害死谁?”面对三年后再次出现的凶手和同伴的质疑,秦侦发誓定要解开三年前的迷案,为那个因他而死得人复仇。“我为你准备了很多有趣的游戏,我由衷的希望你可以活着找到我!“

  • 鬼王传人最新章节

        只是梦到美女,也会没命吗?早上醒来,赫然在床上看到了死去的自己。都市宅男,开始了一场异样的鬼生。结交天下鬼雄,阅遍世间艳魂,打入阴曹地府……这是一个鬼的热血征程。

  • 长戟高门最新章节

        淝水一战,拯救了华夏最后的尊严,是天意如此?  “非也!非也!”  谢离以掌代扇,轻轻摇动。  “此战三年前便在筹备。”  此时北方秦国已崩,战乱又起,奈何晋室衰微,未能北伐,唉……  “司马苟安也好,无力也罢,本人重生到此,可不想让这历史重演!”  谢离合上右手,接着紧紧握住。  “慕容老贼,姚氏余孽,通通滚蛋吧!”  本书群:780173317

    本章内容提要:
    ...    林飞抬眸,周身一片绿意盎然,竹送清香,露水叮咚,在他的身前,一面棋盘悬浮,上面黑白两子彼此交织,宛如黑龙缠绕山岳,一派激烈的厮杀。     林飞看着那面棋盘,老人却放下了手中的棋子与玉瓶,站起了身,看着他。     老人将林飞看了半天,见他的确灵台清明,未受半点影响,清瘦的面上一片困惑,眉头也蹙着,低声呢喃:......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