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抬眸,周身一片绿意盎然,竹送清香,露水叮咚,在他的身前,一面棋盘悬浮,上面黑白两彼此交织,宛如黑龙缠绕山岳,一派激烈的厮杀。

    林飞看着那面棋盘,老人却放下了手中的棋与玉瓶,站起了身,看着他。

    老人将林飞看了半天,见他的确灵台清明,未受半点影响,清瘦的面上一片困惑,眉头也蹙着,低声呢喃:“古怪,当真古怪。”

    林飞目光移开,落到了老人身上,他微微一笑:“前辈可是想问,我为何能够看破您创造出来的梦境?”

    老人摇了摇头。

    林飞目光平静的看着老人。

    老人的神色沉凝,他缓声道:“这梦境并非我创造出来的,这是上一个时代……”

    到这里,老人顿了顿,才道:“用你们的话来,那叫做上古时代,是当时的一位真仙所留,为的便是洞悉人心,以此来磨练道心,我住在其中千万年,所遇之人,数不胜数,有初入修道一途的稚,也有成名许久的修士,他们中,不乏天资绝伦之辈,连创造出这片梦境的真仙,也曾经迷失其中。”

    “我看你,年纪不过二十几岁,满打满算,也就是修行了二十几年,所以很是困惑,想不通你怎会有如此的毅力与眼光,将迷心梦境看透,还请兄弟,为老夫解掉此惑。”

    林飞面上笑意不变,他道:“假的终究是假的,这世间,又哪有真正的看不破的梦境?”

    老人闻言,蹙起的眉头没有舒展开,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脸的凝重,他身前的棋盘,随他心意而动,黑白两色的棋转动不休,连带着整片竹林,都有了几分风雨欲来的沉凝之感。

    林飞任由老人沉思,他完刚刚那句话后,心中却也是道了一声惭愧。

    他心中清楚,自己能看破这梦境,根本不是如那老人的,眼光毅力如何,而是因为自己的来历古怪,到了最后一个梦境中,现实与梦幻交叠,那本该是这片迷心梦境的最强一次幻境,一旦结束,踏入梦境中的修士,将会彻底迷失自己,任由梦境所为。可对于林飞而言,那片梦境不仅不会让他迷失,反倒是一个绝境的出口,让他剥开了笼罩过来的迷雾,重归清明。

    也许,在自己未曾穿越之前的林飞,真的可能会遭受到如梦境中一般的遭遇,但他的到来,却让现实中的一切发生了改变,从而之后的每一寸轨迹,都与既定的道路,发生了偏移,并且差别越来越大。

    也是到了最后一个梦境,林飞清醒过来,才知道这迷心梦境究竟是如何运作的,纵然那位留下这片梦境的真仙法力通天,梦境神奇,这一切的梦幻也不可能是无中生有诞生的,否则也不会如此逼真。

    林飞细细想来,自己在梦境中所经历的一切,无论是高官、富商还是法相真人,都是有现实基础的,有些是自己听过或者读到过故事,有些则是自己曾经亲眼见过的事件,这一切虽然自己平日里不去想,其实也烙印在了记忆深处,与记忆中不同的是,梦境为它们全都加上了一个含恨而终的结局,以世间至悲来击溃人心,令身处其中的修士,惶恐、惧怕而愤怒,生出千万中最负面的情绪,一点点瓦解修士的道心。

    这样的梦境太可怕了,它是在一遍又一遍的摧毁人心中的美好与希望,从而摧毁整个人,这样的苦熬,的确没人能够不迷失本心。

    在上一世的时候,这一卷黑白山河图,是天机派用来锤炼门下弟道心的历练之境,绝不会如现在这般将人心放在油锅烈火中煎熬……

    林飞暗想,正如自己之前猜测的那样,天机派离开罗浮世界后,必然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从而导致阵图大变,但即便如此,也能够从中寻到当年这卷阵图的威势,也怪不得,这会是天机派内弟成为真传弟的必经考验,从阵图中走出,还可以坚守本心的修士,自然是有大毅力之人。

    只不过,这片梦境再怎么神奇,又如何能够得知自己曾经两世为人,夺舍重生,完全改变了这一世中林飞本该有的生活轨迹?

    虽然事实如此,林飞自然是不会将自己看破梦境的实话告诉这位老人。

    “现在,倒是有些难办了。”老人沉思一瞬后,轻叹了一声,他望着林飞,面上无悲无喜,但双目中,却有黑白两色渐渐演化了出来,声音也愈发的低沉:“你持元魔之血而来,我若不杀你,便要被你所杀,你能被困在梦境中最好,可是,你又看破这梦境,如此一来,我是该认你为主……”

    “真是两难。”老人望着林飞,以一种商量的口气,:“不如这样吧,趁你还未动用元魔之血,我先将你杀了,应该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

    言罢,老人一身白衣化作了浓黑,道道暗黑的气息环绕他流转,银白的发丝暗淡了下去,刹那之间,仙风道骨的气质也徒然一变,变得阴厉凶煞了起来,好似从尸山血海的修罗场走来,带着一身杀意,而他的修为,也在瞬息之间,从一个平凡的俗世老人,攀升至法相真人境界,黑白棋盘消失,两色的棋漂在他的身边,三百六十颗,每一颗都拥有不亚于太乙剑气的攻击力。

    葱翠的竹林,在一个呼吸间,便化作了灰烬。

    见老人要朝自己动手,林飞却始终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甚至连云渺飞梭也未曾祭出,只笑道:“我人就在这里,生死由你,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之所以来此,并非要杀你或者收你,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老人神色冰冷,凝聚在身边的棋,却也始终没有动静。

    “当年天机老人曾经过,七十二张阵图助他开宗立派,他也必会助七十二张阵图成就先天,我想问前辈一句,天机老人的誓言,可曾兑现。”

    老人脸色大变,周身那片暗黑凶煞的气息,飘忽不定,几欲崩溃。

    林飞面上的笑意更深,他望着老人,问:“不知前辈,可想跻身先天。”

    老人骤然暴怒,厉声道:“一派胡言!你何德何能,敢来与老夫妄论先天!”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q快广s告少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765章 妄论先天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765章 妄论先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765章 妄论先天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765章 妄论先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65章 妄论先天】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山河犹在红颜改最新章节

        朝气蓬勃的几个富家子弟在一个江南大院中相识相知,他们在快乐的嬉笑中成长,时而激情的评论着时政,时而出手打抱不平,游山玩水,好不自在。
        仿佛一切都是美好的,不会被打破,但是战乱年代,又有什么是可以苛求的?岁月在变,他们在成长中也微妙地发生着变化,战火逼近,何去何从终将抉择......
        本作品已于2016年9月与签约,会为长篇连载,谢谢读者关注。
        本书读者交流群号码:,欢迎加入,多提宝贵建议,谢谢:)

  • 宠妃为祸:皇上,您有喜啦最新章节

        某天,皇帝很是笑着对着某人说道:“今天朕高兴,爱妃想要什么赏赐?”某人见状,立马狗腿地跑去给皇帝大人捏捏肩,捶捶小腿,然后妩媚一笑:“皇上,妾想做宠妃!”皇帝听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点点头立马摩拳擦掌地做坏事去了……后来……在朝堂上被一群大臣嗡嗡劝诫了半天的皇帝回到后宫,冲某人说道:“那个……爱妃咱们商量一下,朕让你做皇后可好?”某人浑身上下都是拒绝:“不、好??臣妾就喜欢做宠妃!”

  • 复仇:桃之妖妖最新章节

        一:“我漂亮么?”那女孩慢慢走向那个男人,男人一边点头一边开始解睡衣的扣子“喜欢我么”女孩用那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男人的下巴“喜欢喜欢,我……”“嘘”女孩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想知道我是谁么?”女孩绕道男人的身后将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恩”男人点了点头“那好,我告诉你,要好好听着哦”女孩伏在男人的耳朵边轻声说到“我是……妖妖”男人用恐惧的眼睛看向女孩却说不出话,捂住流血的脖子慢慢的倒下了“恶心”女孩嫌弃的用男人的睡衣擦了擦匕首上的血,留下一朵血红色的桃花离开了二:洗手间里夜魅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通了夜魅儿冷冷的说出四个字“计划开始”说完便挂了电话“夜严,夜家,

  • 超级女房客最新章节

        在冷清的某个夜晚我邂逅了穿着情趣被赶出家门的柳如月,忐忑收留,竟无故落入隔壁男人设计自己老婆的圈套里……

  • 医统花都最新章节

        医圣传人回归都市!他武功卓绝,崇尚暴力,拳头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他医术超群,针灸无双,小小银针足以起死回生。他算命卜卦,无所不能,成为无数绝色美女的梦中情人。且看一代医圣传人月小天,如何在繁华都市脚踩纨绔男,坐拥白富美,一路高歌猛进,谱写一段属于自己的都市神话!

  • 女神的终极保镖最新章节

        终极兵王回归都市,本是为寻当年真相,却不料美人纷至沓来。性格冰火的女总裁,一心复仇的冷艳杀手,嫉恶如仇的俏警花……是艳福,还是麻烦?当真相浮出水面,阴谋若乌云盖顶而来,体内流淌着神秘血脉的楚天,又该如何应对?

  • 诡域尸咒最新章节

        我是缝尸匠的后代,五年前,我被人算计缝错了一颗人头,致恶鬼缠身,父亲为了救我,将我送到阴婆的住所,我伴着一盏幽明的人皮灯笼浑浑噩噩的活着。五年后,当我重见天日,曾经的村子离奇消失,我弟弟和父亲也下落不明,从此邪灵魑魅如影随形。人皮血衣、冰尸追魂、阴阳沉沙墓……一切诡异的事物接踵而至……每走一步都凶险莫测。为了活下去,我被迫认了七位师傅,然而这七位师傅却是一个人……所有的秘密,都指向那个叫归墟的诡域,一切都只是一场阴谋……归墟:传说为海中无底之谷,谓众水汇聚之处。《列子·汤问》: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

  • 步步盛宠,阎王的天定妃最新章节

        死的惩罚太轻,救回,是为了让她生不如死!重逢之时,国破、家亡是他送的礼物。他高傲冷漠执掌生死,却不知伤的却是的自己挚爱。待她容貌恢复,找回心智,他才知自己犯下的错。

  • 星武帝尊最新章节

        强者掌控世间万物生死,弱者匍匐苟且偷生。当天现异像,日月失色,新一届纪元开始的时候,这一切会不会被改写…?敬请关注良人卫作品《星武帝尊》,颠覆你映象中的弱肉强食哦

  • 老婆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去医院治PP,主治医师竟是那夜的男神!对此许痒痒淡定表示——敌动我不动,敌方我不方!不过,哎哎你手往哪里摸呢?别这样咱俩不熟好吗……被吃干抹净的裴医生怒从心底起,阴测测的盯着某个装傻充愣的小女人:“吃完就跑还抢钱?当本少是死的吗!”

  • 都市后勤系统最新章节

        夏凡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无意中得到了后勤系统。夏凡牛逼了。  没办法,别人做后勤,那都需要灵活的头脑,但是夏凡不一样,因为他有满天神佛成为他的后勤保障。  无意中夏凡触怒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要斩了他,结果雷劈劈不死,火烧烧不死,雨淹淹不死,大帝都尿了,最终请来的老如,老如一五指山下去,当场跪了,还是人吗?  公布一个群号:248161499,另外推荐老书《最强丹药系统》,感谢大家的支持。

  • 今夜难为情最新章节

        怀胎十月,老公却说孩子不是他的!那时。他被家人女人联手出卖,一无所有穷的只剩一个老阿婆。而,她被丈夫好友联手算计,走投无路还带着一个未满百日的胖娃娃。有人说,“你这媳妇娶得好,买一送一。”他好似听不出其中深意,笑的志得意满,“可不是,天仙给我当媳妇,天使成了我闺女。怎么算,都是我赚!”他像是一个谜,永远能带她走向未知的旅程。她说,曾经我的生活里多苦涩,往后有你,甜到忧伤。

  • 长城归来最新章节

        妖族入侵,人类节节败退。  生死存亡际,古老且珍贵的建筑诞出玄妙生机,拥有庇佑人类,抵抗大妖之能,被人类共尊称为神圣建筑。  有万里长城可阻妖族于夷外;  有紫禁城将庇一城的百姓;  更有雷峰塔能镇大妖于湖底;  埃及的金字塔,罗马的万神庙,梵蒂冈的大教堂又是谁更胜一筹...  故事发生在神圣建筑领袖万里长城被打碎万里后的第五十年。l0ns3v3

  • 万古逆命最新章节

        命,可逆乎?命,可求乎?与生俱来便存在的命,能否打破?当苏木成为了命修,变得强大似乎有能力追寻这一切的时候,然而却发现,命,不仅仅是自己的命,整个命族的命,都好似早已注定无法改变,正如一个傀儡,被线所操纵着!但是,当他打开了洪荒鼎,他便拥有了一切可能。命,为天地所操控吗?那么,便操控这天地吧!

  • 撞邪最新章节

        自从那次诡异事件之后,我就好想犯了邪一样,不停的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邪乎事,简直都要把我的神经给折磨坏了。

  • 寻龙秘咒最新章节

        唐家的玉坠由长龙盘踞石台而形成,看似简易,却隐藏了一个惊人的龙踪之谜。当我从岭南高人手中接过那张飞龙图之后,才知胸口天生而来的疤痕原来是唐家的龙踪天书,跟随天书而行,找到天书遗言,获知唐家已有百年的寻龙历史。随即又从二叔手中得知唐家道的解密,龙踪天书让我接过先祖的传承,再次踏上寻龙之行

  • 穿越之戏精人生最新章节

        玉容华从床上醒来,发现脑袋撞了个大包,身边有一个丫鬟喜儿,跟她在演戏时的人和环境都不相同,事实表明自己穿越了。

  • 灰色王冠最新章节

        追溯生灵的起源    探询死后的奥秘    不为人知的世界另一面

    本章内容提要:
    ...    林飞抬眸,周身一片绿意盎然,竹送清香,露水叮咚,在他的身前,一面棋盘悬浮,上面黑白两彼此交织,宛如黑龙缠绕山岳,一派激烈的厮杀。     林飞看着那面棋盘,老人却放下了手中的棋与玉瓶,站起了身,看着他。     老人将林飞看了半天,见他的确灵台清明,未受半点影响,清瘦的面上一片困惑,眉头也蹙着,低声呢喃:“古......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