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飞好一阵深呼吸,才忍住了用诸天万剑诀炼化对方的冲动……

    “小子,我看你样子,应该是问剑宗弟子吧?”剑妖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面转了一圈了,一开口就老气横秋的:“要按辈分,你其实应该叫我祖祖祖祖祖祖祖师爷你知不知道!”

    “呵呵……”林飞一阵冷笑,真要按辈分,别说你,你往前十八代都应该叫我祖师爷……

    “你以为我在骗你?”剑妖当然不知道,眼前这位算是两世为人,真要算起辈分,能把问剑宗上下几万年都给碾压掉,仍在那喋喋不休的吹嘘着:“当年,我追随你们问剑宗的祖祖祖……反正是不知道多少辈的祖师爷,来这剑山镇压天外邪魔,那是七进七出血流成河,杀得我都卷刃了,才把这些天外邪魔给杀干净,然后你那位不知道多少辈的祖师爷,怕天外邪魔再次入侵,就语重心长的跟我说,说流光要不你留下来镇守剑山吧……”

    “哦?”

    “当时,本王本来是不想答应的,可是后来你那位不知道多少辈的祖师爷又是求又是劝的,本王最后没顶住就答应了,在剑山这一镇守就是好几千年,如今外面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也不知道你那位不知道多少辈的祖师爷还在不在,估计是不在了吧,不然你一个命魂都没成的小子,怎么敢对本王无礼……”

    “原来是这么回事……”林飞听到这里,顿时明白过来了,当初,老道士说过,自己有一位太师祖,在剑山对抗天外邪魔的时候,把自己的剑给遗失了,后来几次进剑山寻找都无功而返。

    林飞抬了抬手,将剑妖抓在手中,一边压制剑妖挣扎,一边仔细看了看,还真是,剑妖身上铭刻三道道纹,均是玉衡峰铸就本命剑器之时常用的,看来,这剑妖十有八九是那位太师祖遗失的了……

    不过,成妖又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老道士可是说过的,自己那位太师祖的剑,可是三十六条禁制圆满的法宝,早已生出了法宝元灵的,怎么会在剑山成妖?

    难道,法宝元灵耐不住寂寞,想要体会一下成妖的感觉?

    这不可能吧……

    “怎么样,现在知道本王身份尊贵了吧?”剑妖动了动,似乎是想摆个身份尊贵的姿势,只可惜被太乙剑气缚住,这一动没尊贵起来,反倒是像是露出几分狼狈,再次开口的时候,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了:“快点,趁着本王还没发火,赶紧把本王放了,不然回到问剑宗,我先治你个不敬师长之罪!”

    “你说的那位不知道多少辈的祖师,正好是我玉衡峰的太师祖……”林飞笑了笑,却并没有收回太乙剑气,只是开口问道:“既然你说你是我太师祖的剑,那你把你法宝元灵显现出来,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胡闹,本王身份尊贵,岂能随便显现元灵,你快点把我放了!”

    “呵呵……”林飞一声冷笑之后,开始运转诸天浮屠。

    顿时,道道白气就从剑妖身上抽取出来……

    这可是上古法门,就连太乙精金那等先天之物都能炼化,又何况是这区区剑妖,只是一瞬间,剑妖就抵挡不住哀嚎起来:“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我可是你太师祖的本命剑器,你炼化我就是炼化你太师祖,我回到问剑宗之后,一定要治你弑杀师长之罪!”

    “怎么,这么快就从不敬师长变成弑杀师长了?”这个时候,林飞已经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任凭剑妖如何挣扎,林飞均是置之不理,只是不断催动诸天附浮屠,活活将这剑妖炼化到奄奄一息的时候,这才停了下来,收回太乙剑气,将剑妖抓在手中。

    “现在可以说了吧?”

    “说什么,本王……”剑妖似乎还想强装一下,可惜被诸天浮屠炼化之后,一条命已经没了九成,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口气就已经接不上来了。

    “呵呵,说什么?当然是说说,你是怎么谋害了这剑本身的元灵,又是怎么雀占鸠巢修炼成妖的了……”

    “你胡说,本王没有谋害这剑的元灵!”

    “不说是吧?”林飞一声冷哼,再次催动诸天浮屠,顿时将剑妖炼化得连连求饶,这才停了下来:“不怕实话告诉你,我用来炼化你这个法门,叫做诸天浮屠,是上古年间传承下来的,连先天之物都能炼化,你要是觉得,你比先天之物更经得起炼化,那你大可以不说,反正我正好缺一些金气祭炼法宝,你反正是用暗海陨铁铸成的,在后天精金当中也算上品了,可以用用……”

    “别别别,我说,我说……”一连吃了诸天浮屠两次苦头,剑妖知道,这个看起来连命魂都没成的问剑宗弟子,真的不是跟自己开玩笑的,他要是继续催动那个叫做诸天浮屠的法门,恐怕一炷香的时间都要不了,就能把自己彻底炼化掉。

    “先说说,你是怎么谋害这剑本身的法宝元灵的吧……”

    “我真的没有……”

    “还不说是吧?”

    “别别别,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谋害这剑本身的法宝元灵,它是自己消散的!”

    “自己消散的?”林飞顿时楞了一下。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并不奇怪。

    当年那一战的惨烈程度,肯定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要知道,当初问剑宗可是出动了四大法相,放在今时今日的北境,四大法相联手,已经足以摧毁一个一般大派了,可以想象,当时入侵剑山的天外邪魔究竟有多么恐怖,如此恐怖的一战当中,自己那位太师祖的本命剑器受损,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是,受损之后为什么不跟着自己那位太师祖回问剑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一百零九章剑妖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一百零九章剑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一百零九章剑妖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一百零九章剑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零九章剑妖】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活阎王最新章节

        我叫李鬼,是一名道士,根据师父的嘱咐看守辈辈传下来的店铺,同时为周围的人消灾解祸一天一个胖子找到了我,带我进了一个鬼楼于是一个围绕着我身世的惊天阴谋开始了我的存在到底是对是错?我到底是谁?

  • 旧爱成婚:顾少诱爱入局最新章节

        四年前,沐之曦甩掉了顾司皓,扭头嫁给了沈小公子。除了沈尧,没人知道,她的腹中怀着顾司皓的孩子。沈尧说,曦曦,宝宝不能没有爸爸,我愿意娶你,照顾你们母子。四年后,她和沈尧离婚,嫁给了顾司皓,却不是幸福的开始。父母的命,宝宝的安全,甚至于沈尧的平静,都在他的一念之间。种种纠缠,状似无情的外表下,却是她甘愿为他背负骂名的深情无悔。顾司皓:只要你乖乖的,我会考虑让你留下你跟沈尧的孽种,否则我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他。沐之曦:顾司皓,你若敢动辰辰,你一定会后悔的!

  • 池少追妻365天最新章节

        尹汐嫁给路斯远是为了爱情,而路斯远娶她,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一年的夫妻,抵不上他心爱之人的一句指证:“是尹汐,推我下去的……”支离破碎的婚姻,不堪一击的爱情,遍体鳞伤的身心……尹汐转身,迎上的却是另一个男人敞开的怀抱:“同是天涯沦落人,要不我们在一起好了。”她只想过平静安然的生活,却不想一夜酒醉,被一个老谋深算的妖孽搅乱了一池春水??媒体面前,他揽过她的肩,笑容浅浅:“尹汐她,是我的未婚妻。”受伤之后,他握着她的手,眸色温柔:“从今天开始,由我保护你。”很久之后,尹汐才知道,从遇见他的那一刻,注定告别平淡,迎接新的幸福……

  • 强制锁爱:魔王总裁你够了最新章节

        她只不过是去晚宴上打个酱油而已,怎么就惹上了甩也甩不掉的变态大魔王!又要赔钱做抵押,又要当佣人,还要当他专属西点师?!什么鬼?一定要找机会逃走!她自由诚可贵的潇洒人生,岂可断送在反复无常的魔王手里?更别提一在他身边就有一堆神经病一样的幺蛾子扑过来,简直麻烦死了!“许璃音,我要改合约。”“为什么总是欺负我!”“不为什么,我高兴。”浑身霸气恣意如君王般高高在上,他邪笑着:“许璃音,你敢给我逃一个试试!”惹也惹不起,躲我还躲不过嘛!带着球她也能照样跑!

  • 错婚诱爱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的婚姻,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像是龙卷风一样席卷了顾蝶舞的生活,原以为在离开那个渣男后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却不想爱得更浓,爱得更深。
        &#;&#;

  • 用我半世繁华,换你一袭婚纱最新章节

        恋了五年的未婚夫欠钱被抓,我不顾一切跑去救他。却不曾想,那本身就是他安排的一场陷阱,他竟然为了十万块就将我送上了别人的床。从那一刻起,我就坠入了万丈深渊。裴岩锐的出现是我人生中的一道曙光,初次相遇,他说:“把我说成一个随便和女人约炮的男人,转身就想走?”出卖与背叛,痴缠与阴谋,像一层层谜网,把我困在网中。遇上他,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到底是我的救赎还是我的魔咒。他说:“是幸还是不幸,现在下结论还太早。”

  • 玄关最新章节

        盘龙锁关,玄关锁道,道锁仙;天地始于混沌,终于混沌,因果缭绕,轮回相伴,何以长生?问尽头为何物,遥指封仙。js330

  • 大师,我这有只妖最新章节

        “大师,我这有只妖!”岑襄推开众人,“走开,我来也~对面什么妖?!”赵舒立嘴角抽抽,“你瞎了吗,那是人妖!”一袭红衣,一把伏魔剑,外加猛兽一只!捉妖师岑襄捉妖时不慎烧了赵舒立的家,抠门的赵舒立一路死缠烂打追债,不料两人却意外卷入剑灵夺权事件,为了寻找美人师父收服剑灵,众人携一只猛兽一路北上,杀妖除魔所向披靡

  • 仙路望空最新章节

        一个近道似仙的孩童,进入仙门修行。一个普通的凡体,却有最高傲的内心。何为凡?是天定人路,还是自断其路。

  • 位面黑科技最新章节

        末世后的蓝星世界,基础学科和科技体系一夜崩塌,这里遗留了文明时代最先进的科技产品,这里的人却造不出两个轮子的自行车。  这里是蓝星人的地狱,除了饥饿、疾病、扭曲的道德观和掠夺资源的外星生物,更大的挑战是正在死亡的星球。  这里也是穿梭者陈诺的天堂,任意一项遗留产品都是活脱脱的黑科技!  无需充电黑晶电池,华为、苹果抢着要!  再无拥堵的反重力车,宝马、奔驰齐抓狂!  ……  左手食物换科技,从最基础的代数开始,拯救蓝星文明,建立蓝星帝国!  右手科技换资源,从一块电池开始,创建科技公司,引领地球科技革命!  陈诺站在蓝星文明和地球文明的最顶端,“要低调,我只是一名有良心的科技工作者。”  (已...

  • 蚀骨宠婚最新章节

        季若愚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活了二十五年,从来都没想过第一次相亲竟会约在医院。陆倾凡是位外科的主刀医生,活了三十年,还不曾想过相个亲还能收到个人简历。如此奇葩的初遇,却阻止不了注定的缘分。当她被继母逼得无家可归时,他接到了一通深夜来电。她说:“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他说:“那你嫁给我吧。”

  • 一品农女:拐个王爷去种田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如今又要被家里卖掉,带着三岁的弟弟还有路边捡来的失忆男人一起生活,亚历山大。但是这些怎么可能难倒一个混迹街头的卖艺女,面对陷害自己的后妈,想要和自己抢男人的妹妹,还有一个对自己起了歹心的哥哥,璃落从容不迫。路边捡来的男人可真是个宝,双剑合并赚钱养家不在话下,生活起居样样得体,从贫穷到富贵,璃落寻思,既然这个男人这么有心就嫁了吧,岂料,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嫁了个王爷,和自己一起开心农场!

  • 农门辣妻:酒香十里最新章节

        温室里的花朵穿越成为贫穷的农家女,第一天就被人买了当媳妇,何其悲催!幸好这位相公长得不赖,是个好苗子。且看她如何调教相公发家致富顺带生个胖娃,发展古代开挂生涯!当美男投怀送抱时,她才恍然惊觉,原来一向温和的相公居然是个醋包子!

  • 都市之天道最神话最新章节

        凌风因为一场车祸,穿越到了一个跟地球类似的平行世界,跟这个世界的天道达成交易,只要凌风帮助天道进化,就可以让其获得改变世界的能力,让传奇和神话变成现实,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帮助天道的基础上!某日,这个世界传说中的秦岭龙脉突然复活,金龙飞天,开启了一个属于修仙转变的大门。一个全民修仙的狂潮就此来临……

  • 星际屠夫最新章节

        神秘的约翰逊宝藏,拥有它便能拥有全世界,可是没有一个人见过它的真面目。北极机构的人调查出它与科拉半岛的钻井工程存在着某些联系,可是调查中断。宝藏的主人埃德加约翰逊死亡,宝藏的下落彻底成了一个迷。江山得到线索和W国的众人前去调查,却屡遭困难,朋友受伤,人质被杀,到底是谁暗中阻挠?这一切似乎和使侯谷存在着某种联系,老大率众去寻找线索,幕后黑手渐渐水落石出。

  • 我在皇宫卖手机最新章节

        半夜,龙床上手机铃声忽然诡异响起,君临惊醒,床前站着一个白衣女鬼,“喂,你手机欠费了。”君临甩女鬼一张银票,“一百两不用找了。”“你欠了二百两。”“你敢黑朕?当心朕砍你脑袋。”女鬼冷笑,“我脑袋是无线路由器,头在信号在,头亡信号亡,你敢!”“你”“断你WIFI,砍你流量,废你信号,大不了鱼死网破。”“哎哟老婆别闹,一千两红包收好,咱不整装神弄鬼行不,朕拿小拳拳锤你哈。””哼“

  • 爱在黑白之间最新章节

        帅气的丁逸,怀揣救国救民的梦想考入龙城医科大学。在这里,他遇到了自己的挚爱顾漫,却被顾长风棒打鸳鸯,收买其好友沐阳设计将两人分开。学成归来的丁逸进入顾家的竞争对手秋林集团,从最底层一步步成长起来。在这个过程中,他经历了两次人性的蜕变,从开始遇到挫折时放弃理想,到后来对物质的追求,直到发现冷家父子为了利益罔顾病人的生命安全,才幡然醒悟……最终,丁逸和顾漫为了人间正义再次走到一起……爱在黑白之间

  • 千年之恋最新章节

        或许,有些故事,可以这样发生……奇怪的少女你曾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而我,在众神面前默默的祈祷了三千多年,只为,能与你再爱一次……

    本章内容提要:
    ...    “……”     林飞好一阵深呼吸,才忍住了用诸天万剑诀炼化对方的冲动……     “小子,我看你样子,应该是问剑宗弟子吧?”剑妖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面转了一圈了,一开口就老气横秋的:“要按辈分,你其实应该叫我祖祖祖祖祖祖祖师爷你知不知道!”     “呵呵……”林飞一阵冷笑,真要按辈分,别说你,你往前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