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林师弟,能不能帮我个忙?”王林反手倒提着那把黑色短剑,上了断龙台之后,带着三分尴尬七忐忑,凑到林飞身边低声问道。

    “啊?”林飞楞了一下,刚跟张口就是这把剑我要了的杜仲打完,林飞多少有点不适应这种画风转变……

    “我听,你跟天刑峰那位宋师兄挺熟的?”王林好歹也是内门弟,鹰嘴崖下面的事情,多多少少也听过一些。

    林飞想了想,两人一路从外门打到内门,好像是挺熟的,于是点了点头:“还可以。”

    “太好了,太好了,林师弟,你无论如何也帮忙……”王林顿时一脸激动,就差没扑上去抱着林飞了:“林师弟,你一定我跟宋师兄解释一下,刚才我真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

    “我也知道,一脚把人踢下断龙台,太不给宋师兄面了,可是真的,林师弟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也不想这样的,我真元都消耗光了,连一剑都挥不出去,再了,我也不敢向宋师兄挥剑啊……”

    “……”看着王林在那一副手足无措的,林飞都想伸手摸摸他的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这是吃错药了?

    前脚把宋天行踢下断龙台,后脚却怕他怕成这样,这是几个意思?

    要是真怕成这样,你刚才干嘛不放水?

    “那个……”王林挠了挠头,一脸的尴尬揭晓答案:“我还欠宋师兄七十三颗灵石……”

    “我靠!”

    以前,林飞一直觉得,问剑宗上上下下,最人穷志短的人,非自家师父莫属……

    今天见了王林才知道……

    这才是真正的人穷志短,七十三颗灵石就能逼成这样,听听,七十三颗灵石,有零有整的,宋天行这是造的什么孽……

    不过,再仔细看看王林,好像是挺穷的样。

    其实真要起来,林飞自己也不富裕,没办法,谁让林飞这一世,摊上老道士这么个师父……

    不过再怎么不富裕,也比眼前的王林强多了……

    看看就知道了……

    身上一件灰色布袍,大约是穿了有好几年了,洗得都有些发白了,几个不起眼的地方还打着补丁,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灵力波动,也就是,十有八九是连法器也没有一件,唯一值得一看的,估计也就手上那把黑色短剑了,问题是,这把黑色短剑上面黑气缭绕,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路数,就算丢在地上估计也没人敢要……

    好歹也是内门弟当中有数的人物了,怎么穷成这样?

    “行行行,回头我帮你跟宋师兄解释一下……”

    “多谢,多谢,那我们开始吧?”王林手中黑色短剑一横,摆了个剑修动手常见的守势,不过摆完之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林师弟,按你帮我这么大忙,我怎么谢你都是应该的,不过这真传大会对我来挺重要的,听晋升真传弟,每个月能从宗门领取一千灵石呢,我……”

    “……”林飞摸了摸鼻,实在是不知道该什么了,等于真传弟和内门弟之间的区别,在你眼中就只是一千灵石?

    “来吧!”

    林飞也是一横凤鸣剑,同样摆了一个守势。

    然而,有些诡异……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林飞刚一握住凤鸣剑,就觉得有些不对了,真元灌注之下,本应被催动的火元禁制,竟像是睡着了一样,完全没有半点反应,林飞心头讶异的同时,连忙将更多的真元灌注进去。

    跟着,就是“轰”的一下,原本毫无反应的火元禁制,突然之间就变得躁动起来,凤鸣剑上火光暴涨……

    “我靠……”虽然本命剑胎之上的禁制,怎么也不可能伤害到林飞自己,但是突然来这么一下,还是让林飞有点猝不及防……

    就是这么一下,破绽露了出来……

    跟着,就听见破空之声响起,王林手上的黑色短剑,带着道道缭绕的黑气,直奔林飞露出的破绽而去。

    这一下要是换了别的剑修,搞不好就要吃个大亏,也幸亏是遇上林飞了,林飞上一世在藏剑阁二十年后,虽然连养气境界都没突破,但是见识和眼光,却是连林半湖那等人物都赞不绝口。

    王林这一剑虽然来得突然,但是林飞反应也是不慢,凤鸣剑带着一片耀眼的火光,瞬间封住王林的黑色短剑……

    眨眼之间,两人就已经交手数十次。

    一红一黑两道光芒,随着两人的身形变化,在断龙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林飞还是跟以前一样,各种剑法随手拈来,打得又精彩又有逼格……

    反观王林就有些相形见拙了,从头到尾就是一门游龙剑法,看上去简单直接,实际上透着一股寒酸,就连断龙台下的诸峰弟,都大部分偏向了林飞那一边,纷纷为林飞的每一次精彩出剑喝彩。

    然而,这个时候大概也只有林飞自己才知道,自己看起来又精彩又有逼格,其实难受得要命……

    这灭运剑诀的邪门程度,恐怕还在自己想象之上……

    气运被斩断之后,各种意外简直层出不穷,有好几次都是,明明已经发现了对方的破绽,想要全力出手的时候,却总被各种意外打断,等到再想抓住破绽的时候,对方却又已经攻过来了。

    两人动手到现在,总共交手不过百次,但是自己却已经换了十几种剑法。

    在外人看来,自己的打法似乎没什么不同,都是各种剑法换来换去,又好看又精彩……

    但是林飞自己知道,这一次跟以前不同。

    以前自己各种剑法换来换去,那是在换着花样的破掉对方剑法。

    可是这一次……

    自己是被王林逼着,不得不各种剑法换来换去,因为只要一停下来,自己就会有麻烦……

    没办法,意外实在是太多了……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68章 人穷志短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68章 人穷志短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68章 人穷志短是作者庄毕凡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诸天纪》之 第68章 人穷志短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诸天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庄毕凡写的《诸天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诸天纪最新章节- 诸天纪全文阅读- 诸天纪txt下载- 诸天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8章 人穷志短】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诸天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诸天纪》书迷评论

  • 盛世红颜乱君心最新章节

        对所有人好的人其实最无情,他前一刻可以拥你入怀温柔以待,后一刻亦可以推你入渊毫不留情
        她深陷迷局,无法自拔,早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她便输了,彻彻底底,一败涂地
        皇位,权谋,隆宠,圣恩,她每一个都避之则吉,可最后她都要动用一切手段,利用到底
        游走四国之间,她总在得到与失去之间徘徊,她爱的,爱她的,终归物是人非
        波谲云诡的深宫,秘密一个个被揭开,耻辱不堪的过去,不可能被掩埋
        她想回去,归途何期?
        他是什么人?他不管自己以前是什么人,他早就想好了自己未来的路,每一步他都走得异常艰难,每一步都在他的规划里,他没想过有一天,这一切会被打破,猝不及防的被改变。

  • 最强红包最新章节

        神仙群里无意刷出个姻缘石,写上校花的名字以后,谁知当天夜里她就醉倒在了大街上…………两百钻石加1更,五百推荐票加1更,欢迎来扰……

  • 小妻难驯:大叔,我们不约最新章节

        那一夜,他不顾她的苦苦哀求狠狠的占有了她。再次相见,她早已经忘了他,而他却像是中了毒一样的对她食髓知味。“一年,只需要一年就好。”他不顾她的意愿将她绑在身边,夜夜折磨,日日疯狂。“好。”为获自由,她答应得爽快。他是云国最年轻的将军,也是国王意属的储君,手握大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是落难的富家千金,寄人篱下。他宠她入天,疼她入地,曾放言“就算把整个云国玩坏了也有他顶着。”可他却吝啬的从不说爱,直到后来她发现,原来自己是他用来生孩子的工具。“为什么还要对我纠缠不休?”“因为还没睡够。”“……”

  • 鲜婚厚爱,狼少宠婚成瘾最新章节

        极致奢华的婚礼只是一桩交易,所以一切纠缠和背叛,外界讥讽和嘲笑,她都当看不见。  只是契约到期的那天,她干净利落地毅然转身,潇洒离去。    而那个清冷阴鸷的男人却拿冰冷的枪口对准她的心脏:鹰眼微微眯起,帝国集团总裁陆墨铭??邯城主宰一切的王者,正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墨浅浅,你以为你还有机会逃吗?

  • 舰娘之无双幻想最新章节

        天空被一层暗红笼罩着。烈:“从回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撕裂这被深海扭曲的世界。”零和众舰娘:“等战斗结束后,肯定是要跟提督一起回格里莎的…但那枚婚戒提督给了谁?”蓝山.美惠:“无论天涯海角,哪怕耗尽船生,也要抓到你!”读者群号:104905379,目前还很冷清,欢迎大家加入。js330

  • 至尊武神最新章节

        苍穹大陆,浩瀚无垠,在这无尽的岁月中,诞生了数不尽的仙,魔,神,妖,巫,他们超越生死,他们掌控轮回,动辄移山填海少年莫听雨,自北域中走出,誓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境界划分:凡人境,问道境,开光期,灵智期,消融期,神动期,元婴期,出鞘期,灵虚期,玄灵期,半步圣域,圣域(每个境界,被划分为七个境界。)

  • 人面鬼相最新章节

        大二那年,父亲莫名失踪,第二天我就被爷爷逼迫退学,继承了家里的算命小摊。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家的算命铺子白天看人相,晚上却看鬼相。只是我没想到,我出师之后的第一个顾客,却是一具尸体。

  • 道辟九霄最新章节

        重阳流连,昔年勘破桃花处。大道心开,立得九重天上来。    天涯回,不见旧乡三四友。羽化升遐,与天同寿神仙家。    手持神秘龙鳞,开辟九重仙天,光耀诸天世界,少年展开自己的仙侠之旅。js330

  • 北雄最新章节

        大业六年,强盛的大隋迎来了转折点。这一年,隋帝杨广开始准备征伐高句丽,顺势拉开了隋末战乱的序幕。接下来的几年间,天下板荡,群雄并起。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烟尘,草莽豪杰,门阀世家,纷纷粉墨登场,逐鹿天下。北方突厥汗国,雄踞漠北,虎视眈眈。内忧外患之下,一个强大的帝国,最终轰然崩塌。这是个最具传奇色彩的时代,也同样是中原大地最为混乱黑暗的时节。就在这样一个时候,一个来历奇异的边塞少年,带着草原的风寒,和一股满不在乎的劲头,一头扎进了这乱世漩涡之中。js330

  • 娇妻已熟,总裁慢用最新章节

        原本只是为闺蜜两肋插刀,惩治花心男友。却不料撞入冷面总裁怀中,小白兔,就让我带你回家吧。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统统失效,逃跑也成了一种奢望。还能怎么办?是逆来顺受做一个合格的总裁妻子,还是继续抗争到底?江觅夏心中一团乱麻,但是只想说:“总裁慢用,请轻点!”

  • 诡中有鬼最新章节

        一包普通香烟,将我和女友的命运燃烧如烟雾般诡谲!神秘的人间诡术,失落的传奇宝藏,隐没在历史里面的真相……各种诡异的事情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女友的意外身亡再加上尸体神秘失踪,行踪诡异的算命老头,甚至还有神秘出现的师徒三人组……他们到底在我身边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如果你想要知晓这些诡异事件背后的真相,就来和我一起揭开谜底吧!

  • 冷情总裁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

        家族破产、未婚夫叛变、去打工被流氓绑架下药……我们女主还能不能再悲惨一点?!一不小心与传闻中从不近女色的冰山大BOSS签订一纸契约,这冰山大BOSS不会是gay吧,难道从此以后她就要变成一个“gay”的宠物?说好不是不近女色吗,说好的冰山总裁呢,她为什么被大BOSS压在床上。“季紫萱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人,你敢逃我一寸,我就追你一丈!”大BOSS蛮横地对她说。“你是谁?”季紫萱疑惑地看着这个霸道帅哥还有旁边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娃娃。“妈!”“老婆!”等等,她失忆的这段时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 别玩火,会烧身最新章节

        苏迟是个怪小孩,几乎见过他的人都这样说。可是,这样怪的孩子,却有着一双镜子般透着人心的眼睛。rn南歌在苏迟身上碰了很多灰,但却因为那点喜欢而始终坚持,并且在上大学前得到了他的认可,谈了场恋爱。只不过这场恋爱,给了苏迟重击,最后,他出国治疗,她夹缝生存。rn三年后他回来,想不顾一切、忘了伤害,重新让她回到自己身边,却发现,一切都已不再纯粹。rn旧病复发,是涅磐重生?还是变回从前?这场爱,究竟还有没有结局?

  • 向阳花的晴天小太阳最新章节

        转校美少女对上校园王子!?帮她一次就要夺她初吻!?什么,她先向他求的婚!?好吧,她是下跪了,可是……人家只是在捡东西。可是怎么办,看着别扭的暴龙王子,她好像真的开始喜欢他了。鬼马精灵的小野猫遇上自恋的大暴龙,他们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 行凶者最新章节

        世界的极端并非南北,而化黑白。光鲜亮丽的外表之后是人性的丑陋还是灵魂的迷失?当你站在阳光下,影子是否会一样正直?黑暗和光明似乎只有一步之差。繁华的城市生活加速了黑暗的蔓延,连环的命案、失联的少女、丢失的器官一桩桩的命案压迫着林宇团队的神经,而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欲望的驱使?毕业于国内顶尖警校,在警界摸爬滚打近十载勉强混做刑侦队长的林宇陷入了正义与黑暗的交锋,沾满鲜血的残手正悄悄伸过来……

  • 进击的创世神最新章节

        昂兹从沉睡中被唤起,醒来后他发现自己丢失了沉睡前的记忆数据。拥有一具异于常人的身体,总能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从而让他揭开一个又一个上古的秘密……  书友群:856275560

  • 千折戏最新章节

        她曾是帝宫中受尽宠爱的王女帝姬,也曾在国破之际惨遭灭门,携幼弟狼狈出逃,苟且偷生。数年之后,她改头换面,以卑贱之身回归故土,步步为营,只求将国仇家恨一一报还,还人间一片海晏河清。原以为冷眼旁观占尽先机的唯有自己,却没想到一张画皮演尽千折戏的竟然大有人在……

  • 龙都兵王最新章节

        落魄小子投身军旅,一朝销声匿迹,再无消息。六年之后,却发现当年的女朋友一直在等着自己,从未改变,且,女儿已经五岁。得知此消息的铁血战狼毅然决然退伍回乡,而此时,老婆女儿,孤儿寡母,正在饱受水深火热之苦……且看脾气火爆的兵王杨辰,如何在都市中守护妻女,翻云覆雨。

    本章内容提要:
    ...    “那个,林师弟,能不能帮我个忙?”王林反手倒提着那把黑色短剑,上了断龙台之后,带着三分尴尬七忐忑,凑到林飞身边低声问道。     “啊?”林飞楞了一下,刚跟张口就是这把剑我要了的杜仲打完,林飞多少有点不适应这种画风转变……     “我听,你跟天刑峰那位宋师兄挺熟的?”王林好歹也是内门弟,鹰嘴崖下面的事情,多......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