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龙火工会一步来到预定地点,七海旅团的众人才有点惊喜地发现,这地方不但地势平坦、视野开阔,而且森林中也不再蛛网覆盖。他们虽然已经有些习惯,但有蜘蛛在自己身边爬来爬去,总归还是令人起鸡皮疙瘩的。

    峡谷中的小盆地南北地势较高,生长着一片郁郁蓊蓊的松柏,很适合藏身。中央平坦,林木稀疏,地上生满了浅浅一层黄色的映金花,风景宜人,视野一览无余。

    这地方简直天然为他们而生,方鸻当机立断,让七海旅团众人藏身于南面高地之上,然后又放出发条妖精,沿着坡地往下侦查,并将地形细节一一记在心中。

    不多时,东面的林地中出现了龙火公会的踪影。

    最先抵达的是两拨人,一拨带着一头奄奄一息的蛛母,一拨人似乎已经遗失,正在帕尼尔狡蛛攻击之下仓皇逃窜。

    两拨人汇合到一起,从盆地中央河滩上涉水而过,站稳脚跟之后,据河与尾随而至的巨蛛大军交战。

    方鸻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先到达的两拨人他们并不认识,想来是从其他方向赶来的龙火公会的成员。

    交战只片刻,便又先后有其他几支龙火公会的队伍抵达。

    这些队伍有些仍旧带着蛛母,有些则已丢失,但不约而同地,身后都带着为数不少的巨蛛。

    他们抵达战场,巨蛛也合兵一处,盆地中的战斗规模越来越大。姬塔看了片刻,一边用袖子擦了擦镜片上的水雾,细声对其他人说:“巨蛛像是拖着他们……”

    “怎么说?”方鸻问,他心中其实隐隐也有这样的感觉。

    “我也说不太清楚,艾德哥哥,就是感觉巨蛛们未尽全力。”

    方鸻心念一闪,这才明白自己异常的感觉从何而来。

    巨蛛们在等待什么。

    龙火公会显然也在。

    他们之前所尾随的队伍,最后才抵达战场——那两个团队在之后的战斗中看来皆丢掉了蛛母,此刻显得有些狼狈。

    不过这两支队伍越过河滩之后,也填上了龙火工会最后两个缺口,数百人在河滩一侧列阵,挡住涉水而至的巨蛛。双方彼此交缠在一起,层层叠叠的尸体堆满滩头,腥红的碧绿的血液顺流而下,令河水为之改色。

    但七海旅团一行人从南方高坡之上看下去,只见东面森林之中影影绰绰满是巨大的蜘蛛的身影,无以计数。

    起码上千头。

    龙火公会简直像是捅了马蜂窝。

    忽然之间,森林中传来一声经久不息的长嗥——那声音让方鸻一下子想起小时候舅舅一家还没搬家之前,他们家附近有一个老旧的工厂区,工厂上工之前,那巨大的汽笛声。

    低沉浑厚,极富有穿透力。

    声音像是有形,从树冠层上横扫而过,林涛滚滚,远在几里之外,方鸻也可以感到头顶树梢上松针沙沙作响。

    每个人脸色都有些苍白。

    山谷中惊起了一片飞鸟——

    当然仅限于南方这片林地之中,东面的峡谷之中是不可能有鸟雀存在的。

    云层正从峡谷上方经行而过。

    巨大的阴影浮过之后,露出阳光下一片翠海,翠海之上浮着白雾——那是蛛丝,而一片银色的山脊,正分开‘薄雾’,颤颤巍巍从翠海之上升起。

    “那是什么?”

    帕帕拉尔人忍不住低叫一声。

    银色的山脊越来越高,逐渐向上翘起,它下面生长出八只银色的长足,支撑起一头犹如山峰一样的巨怪。午后的阳光正落在它宽广的背上,上面的每一根银色鬃毛都闪闪发光。

    七海旅人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毫无疑问,那正是帕尼尔狡蛛的蛛后。

    银鬃巨蛛之名,可谓来得毫无悬念。

    这还怎么打?

    这头蛛后几乎可以肯定是世界首领级的存在,甚至不逊色于他们在梵里克见过的鱼人之神‘寇拉斯’——但这里可没有艾尔芬多尖塔,众人才不相信以龙火公会的水平,可以在这座‘巨山’面前走几回合。

    只有方鸻,正专心致志将手放在地面上,感受着隐隐的震动从土层下传来,那与蛛后的步幅并不一致。

    土层上浮着一层尘埃。

    他抬起头,看向峡谷西面。

    然后他回过头,对一旁的帕帕拉尔人说道:“帕克,把望远镜给我。”

    “啊?”

    “快点。”

    帕克这才从兜里掏出黄铜外壳的望远镜,递了过去。

    方鸻接过望远镜,拉开之后往西面看去,雾蒙蒙的镜片之中,浮现出一片烟尘。他这才收起望远镜,忽然之间意识到那是什么。

    众人看他神色,也反应了过来。

    “山丘巨人到了?”爱丽莎小声问。

    方鸻点了点头。

    显然,龙火公会的计划很完美,时间把握得恰到好处。

    他看向山谷之中。

    这时候下面战局又起了变化,龙火工会中一部分人开始撤离,但为数不多,大约七八支小队而已,与河滩之上的数百人比起来,这点人不值一提。

    但方鸻看到这些人从同伴手上接过背包,一个人拎着三五个背包,开始向南或向北脱离大部队,心中一下就反应过来他们在干什么。

    龙火公会把‘蛛后’和几个氏族的山丘巨人引到这里,肯定没想过可以全身而退,但他们之前的战利品,却需要优先转移。

    而这正是七海旅团的机会。

    “他们在转移物资,”罗昊显然也看出这一点,有些兴奋地说道:“我们可不可以趁机下手。”

    他马上看向方鸻。

    方鸻一言不发,轻轻点了点头。

    他之前便侦查过南北的地形,就是料到只有这两个方向可以让对方撤离,眼下机会已至,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龙火公会分出的八个小队之中,其中三支小队向南而来,其他人则向北转移,每队五到六人,向七海旅团这个方向靠过来的一共是十七人。但就是这十七人,也分得很散。

    对方显然没想过,有人黄雀在后。

    方鸻拿出通讯水晶,向大猫人那边通报了一下北边那几支队伍大概的方向,但他也不清楚大猫人能不能先一步赶到北边,因此只是尽人事而已。

    而关上通讯水晶之后,他才少有地拿出队长的严肃,看向众人:

    “龙火公会的人比我们多,平均等级比我们高,我们唯一的优势是可以先敌出手,以多对一的方式制造局部优势。”

    “箱子与姬塔一组,帕克与爱丽莎一组,艾缇拉小姐与希尔薇德一组,我与罗昊一组,要求第一次攻击就全力出手,绝不拖泥带水。”

    “一轮攻击之后,无论得手与否,马上转向其他方向,不能给对方摸清楚情况的机会。”

    所有人闻言皆点了点头。

    只有罗昊觉得这战术听着有点耳熟,心想这不是银林之冠的典型手法么?

    不过的确适合以弱胜强。

    方鸻放出四只发条妖精,众人也随之四散开来,隐入林地之中。

    方鸻这才带着罗昊向西前进,藏身于那个方向一片灌木丛中。两人的目标是位于对方后方的一个龙火公会的游侠。而罗昊这才回头来问他:“我之前看到那游侠的弓是大地之羽,他至少有二十二级,打起来我们可不是他对手。”

    “你也注意到这个细节了?”方鸻有点意外。

    罗昊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不是基本操作?

    但他是初来乍到,方鸻在艾塔黎亚呆了一年多之后,早已发现许多选召者并不喜欢仔细观察对手,更喜欢凭头脑一热就与敌人交手。其实两人对于技术细节的认知,一样皆来自于大公会的标准。

    但即便是在大公会,也只有旅团成员才会严格执行这些细节。

    但方鸻摇了摇头:“我们不是要杀他。”

    罗昊心想这还差不多,要是仅仅是拖延时间的话,争取到其他人结束战斗靠过来,有三到四个人就很好对付那游侠了。

    但没想到方鸻下一句话是:“应该说不仅仅是要杀他——龙火公会还保持着基本的警惕,那游侠后面还有另一个小队的一个夜莺,几个队伍之间保持着起码的联络。”

    “所以我们两要保证第一时间让这两个人一起去圣殿里呆着。”

    “我们两个?”

    “不,确切的说是我一个,你保护好我就可以了。”方鸻当然不指望一个十级不到的铁卫士能帮上自己什么忙。

    “你?”

    罗昊翻了一个大白眼,总觉得这人又开始吹牛了,一个均职工匠凭什么和等级比自己高两三级的游侠与夜莺交手。

    他是见过对方的异体能天使与无畏者,可那也就是十五级左右的构装体而已,算上异体多三级,在这个等级根本不够看的——

    但对方是团长,他不好反驳,只能在脑子里转动着自己待会该怎么把这个人活着带回去。可他与对手差了十级,这不是找死么?

    这胖子忍不住有点恼火地抓了抓头。

    正在两人交谈之时,龙火公会的人不出意外出现在了众人视野之中。

    这条林间小径是方鸻事先侦查好的,即便是在密林之间,人也总是会下意识往好走的地方前进,总不会无缘无故往草木茂盛的地方钻。因此林间的通道,便成为了天然的设伏场所。

    再加上对方显然没想过这里还有其他人,因此方鸻之前的侦查此刻便派上用场。

    龙火公会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铁卫士与一个治疗师。

    要说铁卫士这种东西,本身威胁性不大,但要速战速决,却并不容易。对方用铁卫士与治疗师互保的方式开道,显然还是保持着基本的警惕心,就是为了有突发状况时,来得及提醒后面的人。

    只是这种警惕,针对的只是林中可能出现的巨蛛,而不是莫名其妙藏身于此的七海旅团的一行人。

    方鸻看向希尔薇德与艾缇拉藏身的方向。

    只见那里火光一闪。

    然后才是一声枪响,龙火公会铁卫士身后,那治疗师身上蓝光一晃,护盾支离破碎。

    龙火公会毕竟不是什么大公会,那铁卫士的表现也远不及方鸻见过的Ragnarok与银林之矛的近战职业的水准——对方第一时间不是举盾保护住身后的治疗师,而是去寻找攻击从什么方向而来。

    这便不是专业铁卫士应有的反应。

    铁卫士是第一时间是找出了希尔薇德开枪的方向,但其所看到的不过是第二道火光而已——他这才意识到不好,想要拦在治疗师身前。但已经晚了片刻,那治疗师正弯腰寻找掩体,但胸口忽然绽放开一团血花。

    第一枪护盾清零,第二枪生命清零,布甲职业本就脆弱,何况还是里面的‘佼佼者’治疗师。虽然其可能比希尔薇德高了几级,但铳士靠的是手中的火器,又不是等级。

    两枪下去,对方还是一样回圣殿。

    倘若对方有圣殿可回的话。

    这边枪声一传出,后面的一个双剑士,一个铳士便反应过来,也不管前面的铁卫士,转身想走。但他们才踏出半步,脚下忽然一沉,低头看去,松软的泥土竟陷下去了半层。

    流沙术?

    但又不太像。

    流沙术哪有土层中还会渗出水来的,而且这水还越漫越高,四周枝蔓疯长生长,明明是一片松林,却竟然有数不清的气生根从头顶上垂下来。

    前方忽然一只斗大的蜻蜓飞扑过来。“是幻术!”那铳士大叫一声。

    但话音未落,他便看到自己的双剑士同伴被蜻蜓撞在胸口,一个踉跄向后跌入泥潭之中。

    他赶忙回身一抓,抓住双剑士的手,以防对方陷入泥潭之下。而那蜻蜓在两人头顶之上一晃,便消失在了树冠层之中。

    铳士这才反应过来,那并不是什么蜻蜓,而是血锈沼泽之中的龙蝇。

    可问题是远南沼泽之中的怪物,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他脑子里一头雾水,却没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手上正用尽全力想要把双剑士从泥水中拖出来,可正是这个时候,一个有些沉稳的声音传来:

    “别动。”

    铳士下意识一怔,一条藤蔓横飞过来,‘啪’一声打在他头顶上不远处,吓得铳士一缩脖子。

    而正是此刻,那沉稳声音的主人似乎总算找到了姬塔的所在。

    他举起手中法杖,展开一个法阵,手中元素水晶化作一道冰锥,向前飞射而出。冰锥‘咔嚓’一声打在博物学者小姐身边树干上,碎冰飞溅了她一脸。

    吓得她赶忙往地上一蹲,心中一慌道:“不好,对方有水系元素使。”

    对方也同时开口:“是博物学者。”

    不过姬塔不远处还有一个箱子,只见其伸手虚空在泥沼之中一抓,竟生生从里面抓起一根腐木来,然后用力向那元素使的位置一掷。腐木带着泥水横飞过去,撞在对方护盾之上。

    护盾蓝光一闪。

    虽然这点攻击不损其分毫,但却精准地暴露出对方的位置来。

    那元素使也随手一扫,挥出一道冰风将腐木撞得粉碎,然后抬起头来,有些警惕地意识到附近还有另一个对手存在。

    他忽然之间,看到密林之间一片浮光掠影一晃而过,犹如一片割碎的银色光芒——有魔导士用朦胧术藏在附近?元素使反应几乎比在场任何一个龙火公会的人都来得要快,下意识举起法杖来,左手金属手套也作出了反制法术的动作。

    只是他等来的不是一个法术。

    而是一把从光影浮现之中刺出的利刃。

    那狭长的剑刃像是从一片朦胧的光晕之中分光而出,直刺向他胸口,正中护盾之上——蓝白光芒交织之间,‘咔嚓’一声,护盾尽皆碎裂。

    “什么鬼!”

    元素使脑子一片混乱。

    而护盾一碎,冲击力也让其措不及防之下向后一个踉跄。直到此刻,他才总算看清了自己的对手——一个浑身漆黑、魔导士装束的少年正转身收剑。

    然后对方左手一举,手中魔导短杖正指向他面门。

    其后一道灰色的光芒,便席卷了他的视野。

    他在最后一刻总算等到了那个法术——

    与此同时,爱丽莎与帕克也联手解决了被泥潭困住的双剑士与铳士两人,与那元素使相比,这两个龙火公会的成员几乎是死得毫无尊严。

    然后是为艾缇拉用荆棘法术困住的铁卫士,后者死在希尔薇德的一双短铳之上。

    而这个队伍的六人之中,也只有在后面断后的游侠得以幸免。

    几乎是顷刻之间,那游侠便看到自己队伍列表之中五个人一一暗了下去。他当即意识到不好,下意识便要抽身后退,但一转身,却只是作了一个假动作而已。

    对方在转身的一刹那,顺手从斗篷之上取下巨弓,便向着森林中一个方向一箭射去。

    那里罗昊反应也是极快,几乎是看到对方拿下弓的一瞬间,便本能举盾往方鸻面前一站。当一声巨响,他只感到手上一麻,手中大盾差一点脱手飞出。

    低头一看,那箭矢居然将盾射了一个对穿,大盾耐久下降了一半还多。

    穿透矢。

    对方的第一反应也是精准得可怕,但还好这盾也是方鸻的作品,A+级的精品品质,才总算救下两人一命。而那游侠十分机敏,一箭未中,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在其不远处,也是一道淡灰色的身影闪过。

    毫无疑问,正是另一个队伍的夜莺。

    只是两人才一转身,便听到嗡嗡一阵低响,只见一片金色的影子,忽然从一地松针之下飞了起来,并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金网,将两人齐齐包围在其中。

    连罗昊看到这一幕都大吃一惊,因为那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发条妖精。

    他疑惑的是——对方是什么时候把这些发条妖精放出去的?

    此刻每一只金色的发条妖精之上,都正延伸出一道红色的光束,纵横交错,指向那游侠与夜莺身上。两人下意识互视一眼,皆有些惊疑不定的神色——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发条妖精?

    而方鸻轻轻拍了拍前面罗昊的肩膀,示意他让开。

    他只看着两人,将手一握。

    那龙火公会的游侠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错愕地后退一步,但已晚了。

    一片火光。

    只见无数团血花从他身上绽放而出。

    罗昊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他看到了什么——发条妖精开火了!?

    ……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伊塔之柱》之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战斗妖精的回归是作者绯炎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伊塔之柱》之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战斗妖精的回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伊塔之柱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绯炎写的《伊塔之柱》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伊塔之柱》之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战斗妖精的回归是作者绯炎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伊塔之柱》之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战斗妖精的回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伊塔之柱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绯炎写的《伊塔之柱》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伊塔之柱最新章节- 伊塔之柱全文阅读- 伊塔之柱txt下载- 伊塔之柱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网游动漫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战斗妖精的回归】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伊塔之柱】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伊塔之柱》书迷评论

  • 宿主绑定错误最新章节

        走到生命终点的她,缓缓闭上双眼,没有死神、没有上帝,只听到一个萌萌的声音愿意吗?愿意?什么愿意?宿主绑定成功!;王曦生前想去世界各地看看,现在实现了,去各个世界看看。
        喂,我怎么又回来了?
        那男子甚是骄傲得意本主神大人没发话,谁许你走了?!
        书友群:438617264 欢迎加入!

  • 致命快递最新章节

        没有天生的坏人,只有变坏的好人。
        一个凭空出现的诡异空包,彻底改变了快递员姬文的人生,随着特案组介入调查,一个个诡异离奇的事件接踵而至,死亡一周的收件人亲自签收快递、深夜妙龄少女请求帮助她寻找杀死自己的凶手、原本已经下葬的尸体深夜敲门杀人,是否这个世上,真的有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存在?最可怕的究竟是妖魔还是人心?
        新建读者交流群:

  • 养狐为妃:高冷摄政王夫君最新章节

        东晋摄政王冰颜玉姿,风华倾世,据说爱慕他的女子可绕东晋皇城三圈有余!东晋摄政王位高权重,喜怒无常,据说某只幼狐闯入他的浴池居然没死!东晋摄政王身有洁癖,不沾女色,据说唯独宠爱那只幼狐,甚至抱狐睡觉!贼老天!你坑姐!姐是人啊!却让姐穿越成狐整天被美男调戏玩耍?既然如此,姐就吃你、喝你、用你、玩你、睡你……

  • 发个微信给神仙最新章节

        暑假去搬砖,孔寒飞却通过微信联系上了神仙,玉兔的胡萝卜原来是这个味道,抢神仙的红包真爽,没事了就给神仙发一个烤鸭红包,再来一个原汁原味的臭豆腐红包……神仙也被忽悠瘸了……

  • 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最新章节

        暗牢被囚三年,忍辱负重受尽折磨却终落得个穿心而亡!凤凰泣血,饮恨归来!这一世,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哪怕逆天改命,也誓要扭转乾坤!初归,她被当做棋子送上那个男人的床塌,一夜承欢,从此纠缠不断!她是从地狱归来的恶鬼,却不得不伪装成他身边无害的小猫,仍君调戏,还要笑脸相迎。可当猫儿露出凶狠的利爪,只为借他的势、夺他的权、抢他的兵,誓要让天下人俯首称臣。天下人皆言,燕国摄政王算尽天下,却终究败给了她!摄政王轻笑:天下人皆愚蠢!他们不知,他对她,从来只有一种算计:诱她上榻,让她俯身为臣!PS:本文宠文一对一,双强双宠,独宠无二!

  • 因为透明。最新章节

        一首首的诗,包含著你我的故事
        每字每句,都暗藏著任何意义
        如果你想了解,就按下你手中的那颗键
        它或许会带给你不同的世界

  • 宸妃最新章节

        从青春年少到垂垂老矣,一道宫墙锁住了多少女子的爱恨情仇。“宸”既是她的荣耀也是她的诅咒,等她站上那顶端的时候,回望往昔才发现从踏进宫门的那一刻她的一生就好像早已注定。

  • 无限殖民学院最新章节

        入学考试:进入《学院默示录》的世界生存……    奇怪,虽说是打丧尸,但我怎么变黄了?    第一次月考:要全年级一起进入《火影世界》……    还有这个殖民度什么鬼?    达到1oo%真的能将吾王打包打回家吗?!    ……    总之,陈骁被一封神秘的通知书录取到了二次元殖民学院,    这里所有学生的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殖民二次元!    (作者菌节操满满,立志不做咸鱼写手,欢迎寄刀片(呸!收藏~)js330

  • 冥司探案最新章节

        来自幽冥界的一个特殊部门——冥司探案司,这个神秘的部门创建于宋朝,在人间鲜有人知。该部门的成员多来自人界,均是拥有特殊本领的人类,仅有一些是冥界鬼使。冥司探案司负责的均是人界冥案,由人间的冥司探员负责追查冥案并上报冥司鬼使,再由冥司鬼使上报惩罚司,由黑白无常负责勾魂索命,最后由崔判官一笔判决。陆铭就是21世纪人间的一名冥司探员,故事也由他所经历的一切而展开......js330

  • 英雄联盟之天王时代最新章节

        单排王者前三,被称为“rank第一上单”的苏杭一觉醒来,发现这个世界变了。  “什么?WE战队是草莓微笑厂长若风卷毛5人组?”  “卧槽?CLG.EU到了S7也得froggen一神带4坑?”  “哇塞!不败M5没有解散,依旧是欧洲第一战队。”  “酷炫!还是那个SKT,还是那个中路大魔王。”  S1的TSM,S2的辅神,S3的狂小狗……  不是旋转木马的大哥,不是骚猪的上单霸主……  这是一个所有选手都在巅峰期的平行空间,这是一个LOL的天王时代!  (作者分段最强王者,力争写出史上最专业的LOL电竞文)js330

  • 我在书中修个仙最新章节

        夜晚,叶不凡正在奋笔疾书,今晚他要写死他的小说主角!可是他突然听到背后一身大喝!小说主角竟然穿越到了现代!甚至现世还有修真者加他微信!此生,叶不凡注定不再平庸,浩荡乱世,叶不凡大显威能!

  • 穿越八零甜蜜蜜最新章节

        钱珊珊意外穿越到八零年,原主逃婚挂掉,所有一切都得她来面对!什么,两个前未婚妻一死一逃,可这和常年不在家的秦哥哥有什么关系?!什么,还有村姑、女兵对他恋恋不舍,单相思要不得啊!她想过低调幸福的日子,可他却时不时秀深情、秀恩爱、秀甜蜜……

  • 我家总裁美如仙最新章节

        晚上回公司取手机,意外撞破主管和车模的丑事……

  • 地仙配最新章节

        丑?有“变形露”整形。笨?有“智慧汤”醒脑。没有老婆?有地府公主投怀送抱。只要心地善良,冷血的阎王也会放你一马……啥事儿,都将不是事儿!用惊悚、灵异的故事,打造地府公主和人间丑男的炼爱奇情。新鲜、刺激、好看!

  • 长夜难行最新章节

        高睿、沈跃然、苏雯等人是一群初出茅庐的年轻警察。他们对未来抱着美好的憧憬,却一次次遭遇现实的打击。但是无论现实如何残酷,他们从未改变嫉恶如仇、匡扶正义的初心。面对战友被诬陷、被迫害,甚至眼睁睁看着他们牺牲在自己面前,时刻期盼早日结束卧底生涯的沈跃然终于毅然孤身打入犯罪集团内部,宁愿一路上不断失去爱情、友情,也要将幕后黑手绳之以法。

  • 民国娇妻:少帅,请自重最新章节

        二十二世纪军医,重生成懦弱民国三小姐,生父贪婪,姐妹伪善,还逼她嫁给一个傻子?陆大帅的长子陆少廷,有颜又有钱,傻就傻吧。傻傻的奶萌小狼犬,对她卖萌,对别人超凶。陆少廷:“她是我的媳妇儿,谁都不许欺负!”回过头:“只有我能欺负,是不是?”沈文君一滴冷汗。又一日。陆少廷:“媳妇儿,你喜不喜欢我?”沈文君:“喜欢。”眨了眨眼,小狼犬突然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这样你喜欢吗?”文君欲哭无泪。怎么感觉这个傻子比常人还精?

  • 都市闪电召唤者最新章节

        一场普通交通事故,却埋藏着惊天大阴谋。一场意外触电事故,却召唤起沉睡的狂魔。rn狂魔遇上阴谋,激起人生大波!电工遇上富婆,擦起电的火花!“你这个小电工果真会放电哦!”“都说女人如水,就让我来搅一搅你们这一潭浑水吧!”

  • 今夜鬼上身最新章节

        “苏长歌!你怎么可以背叛我!”他愤怒,将那大红喜服撕碎。而她,带着爱恨纠葛从妆楼一跃而下:“此生,我只爱过你一人。”转世轮回,千年之后再遇他。“你是我的妻子,从一千年前就是。”他浅笑嫣然,勾着她的心魄。“你怎么可以有别人的孩子!”依旧是他,狂暴地像从来没有见过她。纵然两个不同的魂灵,只为守护同一个诺言。“无间地狱又算什么,长歌,为你,在所不辞。”

    本章内容提要:
    ...    先龙火工会一步来到预定地点,七海旅团的众人才有点惊喜地发现,这地方不但地势平坦、视野开阔,而且森林中也不再蛛网覆盖。他们虽然已经有些习惯,但有蜘蛛在自己身边爬来爬去,总归还是令人起鸡皮疙瘩的。     峡谷中的小盆地南北地势较高,生长着一片郁郁蓊蓊的松柏,很适合藏身。中央平坦,林木稀疏,地上生满了浅浅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