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一不小心惹男神》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28326/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厅,布置的很是有暗夜风格。 “嗯,你在这里吧,我去酒吧一下。” 说完,大艾就转身打算离开,身后却又传来了单忧昙的声音。 “大艾,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单忧昙咬了咬唇,“如果喜欢你的女生,怀了你的孩子,却不告诉你,还不想要,参加了高强度的工作,导致流产,最后在婚礼上还逃了出去,你还会喜欢她吗?” 大艾的嘴角微微......

  1. 摘选2:
  2. ...室跑去,周雁回三人紧跟其后。 而当单云竹赶到休息室的时候,就只有秦桑珞和顾卿歌两个人。 看到单云竹过来,顾卿歌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他:“刚才我和筱蝶出去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忧昙就不见了,只剩下这份文件,这个玉镯,还有这封信,”她又拍了拍身后的木盒,“这个木盒里面也是信,我看过了,你看一下内容吧。” 单云竹伸出手接住,可是那手分明就是颤抖着的。 他将牛皮纸袋上缠绕的线一......

  1. 摘选3:
  2. ...,从来不肯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昙儿,我们会幸福,很幸福,很幸福的。”单云竹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单忧昙的身子僵了下来,点了点头:“嗯。” 以往,听到这样的话,她总是要扑到他怀里的,可是现在竟然就是这样的平淡的反应,不过没关系,结了婚就好了。 四周都是昏暗的,四处都弥漫着红色,仿佛鲜血一样,透露着诡异。 “我这是在哪里。”单忧昙置身其中,却没有人回应她的话,心中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小哥哥,小哥哥。”她呼唤着,可是却没有人回应她。 “你竟然还敢叫他。”血色中传来一道声音。 “我为什么不能叫他,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你配和他结婚吗?你配吗?你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你不配跟他结婚。” “你是谁,到底是谁,我和小哥哥的事情轮不到你管。”单忧昙转着圈圈,看向四周,可是怎么看也看不到出口。 “我是谁?你想要知道吗?” “对,有什么话你就出来说,干嘛躲着不敢见人。” “好,那我就出来让你瞅瞅。” 突然,从那血色中凝结出了一个小身躯,周身都是被血色弥漫着,只隐隐约约看得出是一个小孩子。 “你,你是,”单忧昙的唇都在颤抖着。 凄厉的笑声,从小身躯中发出,他的声音带着些许嘲笑意味:“怎么,知道我是谁了?也许,我应该叫你另外一个称呼才对啊,妈妈?” 单忧昙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想要接近那小小的身躯,可是却怎么也靠近不了。 “你接近我干什么,你都不想要我。” 单忧昙的心一阵抽痛:“宝宝,宝宝,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宝宝,我没有不想要你。” “真的没有啊。”单忧昙低声的啜泣着。 这个时候,却又传来了清冷的声音,里面夹杂着担忧,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昙儿,昙儿?你怎么了,昙儿?” “他叫你了,记着,你不配嫁给他,不配嫁给他,想想你说了一个多么大的谎吧。” 漆黑,血色都慢慢,慢慢的消失,单忧昙睁开眼睛,入目的就是一脸担忧的单云竹,很明显,在看到她醒过来之后,他松了一口气。 “小哥哥,我怎么了?” “你做噩梦了。” 单忧昙连忙摇头:“那不是噩梦,不是噩梦,是他来了,他来了,你知道吗?” “他?”单云竹有些不能理解。 “就是他啊,他来找我了,问我为什么不要他,浑身上下都是鲜血,都是血,那么小,可是却浸染在鲜血里。” 单忧昙比划着,语气那么焦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让单云竹一阵心酸,将她揽进怀里。 “昙儿,昙儿,都过去了,都过去,我们还会有孩子,还会有好多好多个孩子。” “好多,好多个孩子?”单忧昙的声音里面透露着迷茫。 “对啊,对啊,好多好多个孩子。” “对,我们还会有很多个孩子,生很多个女孩子,你最喜欢女孩子了。”单忧昙的脸上有一丝向往的笑容,刚伸手将单云竹抱紧。 耳边却又回响起那孩子的声音:“你不配嫁给他,你不配嫁给他。” 难道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觉得她不配嫁给单云竹吗? “忧昙姐,你真漂亮。”筱蝶不自觉的惊叹着,看着镜子中的单忧昙,感觉到很奇妙,这么快,单忧昙就要结婚了,而且是跟单云竹。 大家都为之沸腾的男神啊,这也太幸福了一点,不过呢,单忧昙是应该这样幸福的,毕竟她为单云竹做了那么多。 “筱蝶。” “嗯,怎么了?” “你觉得我可以跟小哥哥结婚吗?”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筱蝶感觉单忧昙问的这个问题很奇怪,真的,如果单忧昙这样的女孩子都不能和单云竹结婚,那么她也不知道谁才可以跟单云竹结婚了。 “忧昙姐,你想啊,你为单云竹做了这么多,单伯母又非常喜欢你,木叔叔也同意了,你们当然可以结婚了。” “也对啊。”单忧昙点点头,唇微微勾起,只是怎么看,那笑意都不达眼底。 “叩叩。” 房间门响起,顾卿歌走了进来,撅起了嘴唇:“我说啊,你们这是搞什么名堂,明明都是要一起办的,还非要两个化妆间,这让我折腾的。” “要给新娘独立自主的空间嘛,”单忧昙应了一声,看了顾卿歌一眼,“卿歌,你今天好漂亮,哦,对了,我记得伴郎好像是贺兰芝对不对?” 筱蝶也连忙附和:“对啊,对啊,话说自古伴娘伴郎有Jian情,哇,我好像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哼,你们就打趣我。” 顾卿歌的脸上分明就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走到了单忧昙的身边,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单忧昙。 “诺,礼物,新婚快乐。” “哇,什么礼物啊,包装的这么高大上,”筱蝶一边感叹着,一边从自己的包中拿出礼物,递给单忧昙,“忧昙姐,你也知道我没有什么钱,也不如卿歌姐送的贵,但是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礼物不在价格。”单忧昙说着,将两个礼物都放到了一旁,并没有打开的意思。 “忧昙,你不打开看看?” “对啊,忧昙姐,你不打开看看吗?” 单忧昙摇摇头:“新婚礼物嘛,当然要跟小哥哥一起打开喽。” “好吧好吧,这也有道理,”顾卿歌刚准备说些什么,门再次被叩响,顾清让走了进来。 而顾卿歌一看到顾清让,立刻就拍了拍筱蝶:“对了,忧昙,我们去桑珞那边一趟,给她补个妆什么的。” “嗯,好,你们去吧。” “忧昙,你今天真的很漂亮。” 单忧昙的唇角勾起:“清让哥,你就不要打趣我了,东西都拿过来了吗?” 顾清让点点头,却是拿出了一个锦盒,递给了单忧昙:“忧昙,新婚快乐。” “什么?”单忧昙一脸惊讶,“清让哥,不对吧,你拿来的应该是文件还有票啊,怎么回事礼物。” 顾清让叹了一口气,将文件也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忧昙,我希望你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 单忧昙拿过笔,飞快的在所有需要签名的地方签上了名字:“不用考虑了,我考虑了好久了。” 签过名字之后,门再次被叩响,这次走进来的是君如。 “大小姐,我已经把所有的信都拿了过来,不过你确定要怎么做?” “确定,我先去换衣服。” 换完衣服的单忧昙,看了一眼婚纱,还有那些信,其实她还是有些隐藏的,在那场发布会上,她没有拿一个重量级的证明,就是这些信。 这些信,从她喜欢上单云竹之后,就从来乜有间断过,不过现在也该给单云竹了。 “等等,我再给小哥哥写一封信。”...

  1. 摘选4:
  2. ...多么喜欢孩子,她是知道的啊,可是她却没能保住这个孩子。 “别哭,别哭,孩子我们还会有的。” 单云竹的额头抵上她的,心中也不好受:“昙儿,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题,我们结婚吧,好吗?” “好。” 她已经失去孩子了,不能再失去单云竹了。 在病房外的顾卿歌和秦桑珞看到这一幕,默契的没有推开病房的门,而是坐到旁边,知道单忧昙晕倒之后她们就立刻就赶了过来,谁知道她的孩子还......

  1. 摘选5:
  2. ...你商量。” 不知道为什么,单忧昙突然想起来那天她在电话里面听得恍恍惚惚的话,连忙笑着打哈哈:“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可是单云竹却明显没有给她逃避过去的机会,伸手握住了她的:“桑珞和雁回都已经决定在下个月二十四号结婚了,咱们可是比人家快了几个月在一起的,你不觉得咱们也应该赶赶进度了吗?” “这个,他们结婚是因为桑珞怀孕了嘛,没有办法。我又没有怀孕。......

  1. 摘选6:
  2. ...离的看一下单忧昙以及顾卿歌,这两个可是当之无愧的男神收割机啊。 一个真的是单云竹的女朋友,一个是娱乐圈的真公主,一出道就是和贺兰芝合作cp,让人怎么能够不羡慕。 这两人明明知道工作人员的心思,却都不点破,单忧昙的脸上更是挂上了一抹甜甜的笑容:“谢谢,不用了。” “你当新娘子,你自己挑选一下不就可以了吗?”顾卿歌无所谓的答道。 秦桑珞立马放下了婚纱走到了单忧昙和顾卿......

  1. 摘选7:
  2. ...事正事,可是却还是抗拒不了心中浮现出的寂寞感。 第二天的剪彩还是相当隆重的,贺兰芝,顾卿歌等人纷纷来给单忧昙站台,一时间人气爆满,仿佛一场小型的商演。 “耽误你们的演出,我可是没有酬劳给你们啊。”单忧昙笑着,给顾卿歌和贺兰芝一人端上了一杯饮料。 而秦桑珞则是自始至终都窝在这个休息室中,没有出去,毕竟外面人多,她一个孕妇,也不太方便。 “你这话说的,忧昙,咱们多年......

  1. 摘选8:
  2. ...姐依然是Everyone的股东,只不过是跟你一样退居幕后了。说真的,忧昙,你对现在的Everyone还了解多少呢?” “这个,”单忧昙摇摇头,她还真的不能保证说自己了解多少,以前呢,她还是会一周去三次,可是自从进了娱乐圈,去Everyone的次数屈指可数,真的,她现在都没有管过任何的事物。 单忧昙低下了头:“其实,我应该是最名不副实的老板了。君如姐为了我,为了Everyone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 ......

  1. 摘选9:
  2. ... 虽然她是生气单云竹和单忧昙订婚,不过那也是气他们没有提前说,跟单慧娴自然是没有多大关系的。 “阿姨,这是我给您和叔叔带的礼物,还请您收下。” “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啊。” “这个礼物可是不能少,”单慧娴说着,“毕竟是咱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不是?” 单双双自然是客气有加,可是木平就不一样了,只抬眸扫了单慧娴一样,淡淡道:“坐吧。” 单慧娴也是一个利索的人,......

《一不小心惹男神》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一不小心惹男神最新章节 一不小心惹男神小白菜菜 一不小心惹男神无弹窗 一不小心惹男神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一不小心惹男神》】是一本全本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一不小心惹男神》】全文阅读,免费小说【《一不小心惹男神》】下载,免费小说【《一不小心惹男神》】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一不小心惹男神》】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一不小心惹男神》】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一不小心惹男神》】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一不小心惹男神》】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小白菜菜】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一不小心惹男神》】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一不小心惹男神》】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一不小心惹男神》】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小白菜菜】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一不小心惹男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一不小心惹男神》】写作者【小白菜菜】!我们共同期待小说【《一不小心惹男神》】写作者:【小白菜菜】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一不小心惹男神》】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一不小心惹男神最新章节- 一不小心惹男神全文阅读- 一不小心惹男神全文txt下载- 一不小心惹男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一不小心惹男神》书迷评论

  • 忆年谨仅于此最新章节

        多年以后,顾谨谨才明白,人真的不可以较真,一旦把事情追索清楚,执着于是与非的绝对答案,只会把自己和对方越拉越远。
        从苏忆年答应做顾谨谨所谓的兄弟的那一刻起,顾谨谨便一直存着能和苏忆年做一辈子兄弟的念头,可久而久之,她居然发现她似乎喜欢上了苏忆年...也是从那后,兄弟不再是兄和弟,一切都像是被划破的白纸,永远都弥补不了的空缺。
        苏忆年已是一个痛,那司呎南呢?她该如何面对他?又该如何面对苏忆年和余莫浅?
        苏忆年,顾谨谨,余莫浅,司呎南仿佛是命运的齿轮,在时光的轮回中停不下脚步,回忆起那些年的光景却仅仅只能止步于此,献上一朵珠花,然后各自安好。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忆年-苏忆年,谨-顾谨谨,于-余莫浅,此-司呎南。
        Q群^_^

  • 一颜倾城:袖手天下最新章节

        【可爱正太版】“娘亲…我们这是去哪儿啊?”软糯糯的声音响起。某女云淡风轻的回答,“我不是你娘亲。”“你就是!”小正太不依不饶。“团子你再这样我就把你打回原形!”某女憋不住咬牙切齿的威胁道。【狂拽腹黑版】“凰倾城!为什么我的衣服不见了?”某腹黑男疑惑不解。“我拿去给团子当被子盖了。”某女斜瞥一眼淡定从容。“你居然给一只兽?不是人的东西?”某腹黑即将爆发,青筋暴起。“团子是圣兽。”“那也不是人!”【痴情宠溺版】“倾城,不管你是谁,凰神也好,特工也罢,我爱的都是你,前世是你,今生是你,生生世世都是你,换了容貌,换了一切,只要灵魂还是你,我都爱。”“咳咳。。娘亲在洗澡,她让我来应对你。”某团显得格外焦灼,显然不知该怎么办。某腹黑男眯眼。。洗澡?嘿嘿!她冷酷,她无情,

  • 修真狂少混花都最新章节

        筑基成功的这一天,十九岁的苏阳按照仙女姐姐的安排离开仙女山来到都市和自己的老婆见面,从下山的那一刻开始,一段段意想不到的经历便接踵而来。当金钱,权势都唾手可得的时候,还有一个更大的谜团等待着主角去亲自揭开……

  • 宠妻如命:危险总裁别靠近最新章节

        那一夜,他化身禽兽,将她吃干抹净后,推向人间地狱——一场精心策划的婚礼,她成为恶魔盘中甜点!他以爱为名,给她极致的宠爱……直到她沦陷在他的世界里,他却以恨为由,不停的伤害。直到最后,她在阴谋中,毁去容貌,倒在街头血泊里……五年后,惊艳蜕变的完美女人携恨归来,这一次,游戏,由她主宰!某天,他躺在床上,主动扒开上衣,一脸邪魅:“老婆,我整颗心都是你的……”她不及反应,人已经被他压下。就听他说道:“我心是你的,你上下的嘴,可是我的!”

  • 无限仙武世界最新章节

        白凡:宅男,重生万年之后的末世,绝望中进入仙武轮回空间。射雕中,他修炼二十五年,第二次华山论剑一剑封禅。天龙中,他临危受命,少林寺中力挽狂澜。神雕倚天,他隐藏幕后纵横捭阖,深藏功与名。诛仙中,他斩妖除魔,魔道伏,正道伏心。………………………………………………………………本源世界中,他快意恩仇,淡看云卷云舒,建立无上仙宗。js330

  • 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最新章节

        林月歌醒来发现自己正被处以绞刑,并且众人都认为原主未婚先孕,还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孩子。林月歌敏锐察觉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那些兄弟姐妹所算计的,反抗打脸,并将试图杀害并侮辱她的林有天浸入猪笼

  • 不败武魂最新章节

        袁离,青阳镇第一废物,偶然破宅之中得到《炉炼心猿法》,觉醒大猿武魂,化身大猿王,拳震九重天,从此踏上了巅峰之路。万妖集结:群号,欢迎入驻。

  • 寡妇门前有点田最新章节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村,村里有一小寡妇,寡妇门前有点田,一心只把种田喜,奇葩亲戚来相害,小寡妇骨头硬,脾气大,手撕姑姨,脚踩叔舅,解决温饱,奔赴小康。突然有一天,被传战死的相公回来了,小寡妇看着腿长颜高的相公,笑得合不拢嘴,迈不开腿。

  • 帝女还朝:绝宠质子妃最新章节

        她是南楚最耀眼的明珠,年少成名,光彩夺目却不懂得收敛光芒,终有一日被人毒害特工楚夕一穿越过来,便成了痴傻之人,与北叶送来的丑陋残疾质子配了对,成为天下笑柄。毒解之后,她一路杀到尽头,受尽各种算计迫害后,终于找到曾经毒害自己之人,不曾想竟是她曾经最仰慕的那个人他表面羸弱无能,实则隐忍冷血,精于算计,天下人皆为棋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却算漏了一个女人

  • 武侠世界轮回者最新章节

        一个平凡少年,行走在武侠世界,最终成为超凡强者的故事。

  • 剑道九天最新章节

        绝世剑神重生,附身宗门外门废材,重活一世,林语注定强势崛起!

  •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最新章节

        飞机坠毁,杀手闫然跌入兽人世界?  这个世界,雌性少,雄性多?  而且,兽人无论雌雄皆拜倒在她的飞刀之下,各展所长激烈追求?!  没搞错吧?她可不想三夫四侍啊!!  且看她如何称霸兽世,把兽世搅个鸡飞狗跳!  【兽世花样甜宠,娇夫宠妻无度】  PS:本人已完结多本,放心入坑,喜欢此书的书迷可申请加青青粉丝群:446207582需要验证通过,输入作者君的笔名、书名、任意角色名皆可。

  • 王牌兵王最新章节

        杨正,偏远山区少年,因不满毒贩控制,奋起反抗,逃亡中巧遇特战小队,杀回村庄解救村民,从此踏上从军之路,历经磨难,九死一生,最终成长为王牌兵王,成就一段传奇。

  • 都市最强抓宝系统最新章节

        【免费精品】吕渊从十八层地狱爬出来,原来这只是抓宝系统的一个考验,随后系统给他一个任务:活着,就要打脸看不起自己的人,否则不如死去!

  • 误宠成瘾:甜妻凶猛最新章节

        屈辱的婚姻,让她不得不选择离开。却没想到出国进修,竟被前公公挖角进了跨国企业,不想她的顶头上司却是两年前欺辱她的前夫!“他是谁。”“他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嫁给我。”“不嫁,我凭什么要在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因为我等了你十七年。”“”再次相逢,便无处可逃狭路相逢爱者胜

  • 冷少腻宠入骨:娇妻别逃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遭遇到丈夫和双胞胎妹妹的双重背叛,陷入了生不如死的炼狱,连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都牺牲掉了,让自己活得那么卑微。上天有眼,让她重活一回,还遇见了一个像狼一般霸道冷酷,尊贵无比的男人,让她的人生又一次掀起了狂风巨浪,在这红尘翻滚中,她是沉入苦海还是登上幸福之帆?人生有许多琢磨不定的变数,这一回,她要活得有尊严,谁也别想再欺她一分一毫!

  • 爱你余生不荒唐最新章节

        相恋三年,但是他未曾想到她的背叛。重伤假死,六年后从国外回来。“席斯铭,你还活着?!”在看到男人的一瞬间,玉京谣瞬间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置信。“是啊,是不是很失望?”席斯铭冷笑了一声,好看的眼眸里满是戾气。六年了,整整六年了。如果不是她,他也不用等到现在才回到H市。一想到当年的事,席斯铭的面色就变得愈发的阴寒。欠他的,他要一一讨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