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难得有情郎》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27666/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是沈家的小姐,沈家早已家破人亡,除了我的外婆还在人世,我的外公,舅舅,还有两个庶出的小姨,都被前朝的皇帝害死了,我上哪冒出个姨娘来? 可是,我知道满姨是真心疼我的,她刚看见我,只与我说了一句;“你长得真像你娘。”话刚说完,她就抱着我呜呜的哭了。 她在宫里待了七日,我和远哥哥,還姐姐,也一起玩了七日,满姨时时刻刻的陪着我,晚上还会带着我睡觉,我时常想,如果我阿娘还活着,阿娘一......

  1. 摘选2:
  2. ...两分嗔怨,娇滴滴的嗔了丈夫一眼。 一家人正其乐融融,忽听外面传来内侍尖利的嗓音;“传,谢广接旨!” “夫君”秦小满一听是宫里的人,顿时吃了一惊,只怕是周怀安改了主意,不愿放谢广归乡。 “没事,我出去看看。”谢广面色如常,只拍了拍她的手背,走出了厅堂。 刚进院子,就见宫里的人已是黑压压的站了一片,每个人手中俱是捧着金银珠宝,绫罗绸缎。 看见谢广后,内侍首领宣......

  1. 摘选3:
  2. ...由苏娘娘做主,苏娘娘,会不会因为姐姐,记恨这个孩子?” “苏娘娘是王爷的发妻,若说沈清瑶还活着,她兴许会忌惮,可如今,沈清瑶已经不在了,留下的又是个女儿,对周子墨不会有任何威胁,她对这个孩子,也自是会尽心尽力,哪怕是做给王爷看的表面功夫,她也不会亏待这个孩子。” 秦小满细想下来,也是觉得丈夫说的有理,谢广见她终是不说话了,才微微笑了笑,对着她道;“还有要问的吗?” 秦小满摇了摇头,一想起自己要与丈夫和孩子离开京师,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能再见到那个孩子。 “夫君,我们走后,还能回来吗?” “这还没走,就想着回来了?”谢广失笑。 “我放心不下姐姐的孩子。”秦小满如实说。 谢广看着她的眼睛,隔了片刻,才道;“等孩子们都长大了,咱们再回来。” 秦小满点了点头,手指缓缓的在丈夫的胸口绕着,小声说;“那王爷,会放咱们走吗?” “会。”谢广只吐出了一个字,握住了她的小手。 三个月后,周怀安于京师称帝,改国号为“周”,新的朝代,拉开了序幕。 凤安殿。 “娘娘,皇上如今已经登基,这几日有好几个朝臣都是上了折子,恭请皇上立后。”嬷嬷立在苏氏身后,为她梳着长发。 “皇上怎么说?”苏氏睁开了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两年,她的眼角已是起了细密的鱼尾纹,黑发中的霜迹也更为明显,即便在名贵的养颜丹,也固不住她的容貌。 “皇上,将那些折子都是压了下来,也没说什么。” 苏氏重新闭上眼睛,淡淡开口;“礼部那边,可曾说什么时候为皇上挑选秀女进宫?” “礼部的成大人昨日也曾说起,要为皇上充实后宫,却被皇上训斥了一番。” 苏氏微微勾唇,“沈清瑶的丧期还没满一年,皇上连登基时的庆典都给免了,哪还有心思却让礼部挑选秀女,这个成大人,倒真是将马屁拍在了马蹄上了。” 嬷嬷闻言,顿了顿,又道;“娘娘,皇上前两日,还曾下令严惩了安顺与靖远两位将军。” “哦?是为了何故?”苏氏眼皮不睁,问道。 “说是两位将军在沈妃娘娘的丧期内在家饮酒作乐,听说还找了歌姬,皇上雷霆大怒,说是两位将军对沈妃娘娘大不敬,收回了他们的军权不说,还将两位将军贬到了西南。” 苏氏慢慢的睁开眼,自沈清瑶去世后,周怀安如同变了个人般,脾气越发暴虐,宫里的人无不是小心翼翼,他曾下旨,命举国上下为沈清瑶守孝,百日内禁止一切宴席作乐,与嫁娶之事,如今,百日丧期已过,两位将军在家中举行宴会,却惹得他这般震怒,这丧期,亦是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也罢,皇上心里难受,由着他去吧。”苏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问起了小公主;“公主怎样了?这两天也没去看她,她吃的可好?” “娘娘放心,奴婢一早就去了承华宫,看了小公主,小公主如今长胖了些,眉眼也是长开了,比起刚出生时可真是漂亮了不少,乳娘说,小公主每日都要吃好几次奶水,等再过几个月,就可以让御膳房给小公主炖点汤啊粥的吃了。” “嗯,这就好。”苏氏微微颔首,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宫女从外头跑了进来,向着她匆匆行礼,道出了一句;“娘娘,皇上刚才下旨,将将沈妃娘娘,追封成了元后。” “你说什么?”苏氏面色一变,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子,“皇上将沈清瑶,封为了元后?” “是啊娘娘,皇上已经下旨了!” 苏氏面色灰暗,眼睛里亦是浮起一层灰白。 “皇上怎能这样,咱们娘娘,才是皇上的元配啊!(元,为开始的意思,指第一个配偶,原配,原,指的是原来,有前妻的意思,现在多将男人的妻子说成“原配”其实不太准确,应该是“元配”。古代元配,指第一个所娶的妻子,元后也就指皇上的第一个妻子,帝王嫡妻,含唯一的意思。) “皇上下了圣旨后,礼部的张大人和于大人,也曾上奏,说皇上此举有违礼数,可皇上”宫女小心翼翼的看了苏氏一眼,不敢在说下去。 “皇上一意孤行,仍是将沈清瑶追为元后,是不是?”苏氏深吸了口气,平息了自己的呼吸。 “是。” “娘娘,您可莫要气坏身子,您才是王爷的发妻,这天下间谁人不知?就算皇上下了旨,也改不了这个事实啊。”嬷嬷劝着。 苏氏勉强笑了笑,脸色依旧惨白,她轻启朱唇,默念着那两个字;“元后” 沈清瑶既是元后,即使周怀安也将她封为皇后,她也永远都只会是继后,太庙中,她亦是要永远的陪在沈清瑶身后,生生的比她矮了一截。 “娘娘”嬷嬷心中亦是不忍。 “没什么,”苏氏开了口,强压着喉间的酸涩,扯了扯唇,道出了一句;“和个死人计较,不值当。” “娘娘说的是,娘娘还有皇长子,娘娘的好日子,都在后头。” 话虽如此,可想起周怀安对沈清瑶的深情,苏氏攥紧了手指,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将那不甘与痛苦尽数压了下去。 他对她越是深情,又何尝不是对自己无情。 皇宫,太和殿。 谢广踏进内殿时,就见周怀安正坐在龙椅上闭目养神,案桌上散落着小山般的奏章,近乎将人吞噬。 大周初立,百废待兴,国事与政事,几乎缠着周怀安连喘息的功夫也没有,他却也有意用政事与国事来麻痹自己,方能将蚀骨的痛楚压下。 “皇上。”谢广行了一礼。 周怀安睁开眼睛,向着谢广看去。 谢广跪在地上,双手将一封圣旨举过头顶,恭声道;“恳请皇上收回成命。” “怎么,嫌官小?”周怀安皱起眉头。 “微臣不敢,如今天下太平,微臣无颜舔居将军之位。” “谢广,你是难得的将才。这是你应得的。”周怀安虎目深邃,望着地上的男子。 谢广微微抬眸,向着周怀安看去,“皇上,微臣已答允妻儿,举家返回豫州,还请皇上成全。” 周怀安许久都没有吭声。 “娇妻在怀,珍儿绕膝,谢广,你好福气。”周怀安声音低沉,说完,男人淡淡一笑,眼底却满是苍凉。 “还请皇上成全。”谢广低下了头。 周怀安闭了闭眼眸,在睁开时,眼底只余浓浓的荒芜,千里江山如何,万里江山又如何,即便他将这万里河山拱手相让,又如何能换回沈清瑶的一颦一笑。 “你既不愿为官,朕又何必勉强你。”周怀安站起身子,缓步走到谢广身边,单手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多谢皇上。”谢广的声音,亦是含着几许沙哑。 周怀安无声的按了按他的肩头,折过身子,离开了太和殿。 谢广望着他的背影,望着曾经的将军,如今的皇上。 他的身影仍是一如既往的高大而魁伟,却再无往日的意气风发,似乎他的豪情与壮志,喜怒与哀乐,已被沈清瑶一道带走。...

  1. 摘选4:
  2. ...她给王爷留下了这个孩子,有这个孩子陪在王爷身边,王爷看见孩子,就跟姐姐在王爷身边一样,王爷,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 周怀安没有出声,只一动不动的望着孩子的睡容。 “姐姐还说,等到了奈何桥,姐姐再告诉王爷,这辈子,她究竟是爱你,还是恨你。”秦小满说完,再也按耐不住的侧过身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呜咽了起来。 周怀安将孩子抱向了自己,他细细的打量着孩子的眉毛,眼睛,鼻梁,嘴......

  1. 摘选5:
  2. ...!” “王爷!”苏氏领了宫人,匆匆赶了过来,刚进内殿,就见周怀安面色惨白,形如疯魔,苏氏心头猛震,顿时高声唤出了两个字,走到他面前跪下了身子,“王爷保重身子,沈妃已经去了,您就让她安心走吧。” “出去!”周怀安转过身,眸中凶光毕露。 毕竟是二十来年的夫妻,苏氏瞧着周怀安如此,即便是为了旁的女人,她看在眼里,却也还是心疼与难过,她的双眸蓄着泪水,恳求道;“王爷,瑶儿已经......

  1. 摘选6:
  2. ...笑靥,“小满,你可别为我难受,我的父亲,哥哥,妹妹全因他而死,我就算活着,也没法子在面对他如今,能用我的命,换孩子一命,很值得。” “姐姐,你别再说了”秦小满摇着头,泪珠成串成串的往下掉。 “还有,你别忘了告诉那些宫人,怀安身上有旧伤夏天用不得冰块,到了冬天,他看折子的时候一定要人,在他的椅子上垫一块护腰的垫子” 沈清瑶强撑着,喘息片刻,一一嘱咐,“他和孩子的衣裳,我......

  1. 摘选7:
  2. ...气,只盼着沈清瑶能振作起来,顺顺当当的生下这个孩子。 沈清瑶疼的压根说不出话,她只一次又一次的攥紧手心,听着产婆的吩咐用力,如此折腾了半个时辰,孩子还是迟迟没有落地的迹象。 凤藻殿外,苏氏已是等候多时,瞧着医女和宫人进进出出,整个凤藻殿忙的人仰马翻的样子,苏氏皱了皱眉,低声道;“这都过去这样久了,怎么还没把孩子生下来?” “娘娘稍安勿躁,沈娘娘身子本就孱弱,这一胎是头......

  1. 摘选8:
  2. ...风险来找西北王,这万一,他不念旧情,亦或他将您擒住,用来要挟皇上,这可如何是好?” “西北王的为人,哀家心头有数。”许贤妃声线清冷,许是夜间寒凉,她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大氅。 “什么人?”不等他们赶到军营,便有士兵拦住了许贤妃的马车。 一旁的宫女壮着胆子,掀开了车帘,对着侍从道;“这车里坐着的,可是大渝的太后娘娘,娘娘要见你家王爷,尔等快快去通传。” 侍从闻言,俱是......

  1. 摘选9:
  2. ...知晓周子墨是周怀安的独子,倘若周怀安真有一统天下的一天,等他百年后,那这个江山,顺理成章的就会落在周子墨的手里。可若等沈清瑶腹中的孩儿诞下,又恰巧也是个儿子,依着周怀安对沈清瑶母子的宠爱,这之后的事,可就说不准了。 “连你都能想到的事,还怕旁人想不到吗?”沈清瑶笑了,拍了拍秦小满的手,“你放心,苏娘娘不会那样傻。” 秦小满见沈清瑶这般说,便也不在多说,只盼着是自己想多了,她......

《难得有情郎》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难得有情郎最新章节 难得有情郎程筱禾 难得有情郎无弹窗 难得有情郎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难得有情郎》】是一本全本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难得有情郎》】全文阅读,免费小说【《难得有情郎》】下载,免费小说【《难得有情郎》】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难得有情郎》】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难得有情郎》】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难得有情郎》】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难得有情郎》】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程筱禾】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难得有情郎》】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难得有情郎》】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难得有情郎》】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程筱禾】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难得有情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难得有情郎》】写作者【程筱禾】!我们共同期待小说【《难得有情郎》】写作者:【程筱禾】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难得有情郎》】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难得有情郎最新章节- 难得有情郎全文阅读- 难得有情郎全文txt下载- 难得有情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难得有情郎》书迷评论

  • 盗墓诡事最新章节

        我叫张小天,为了还债,无奈走上盗墓这条路。从地铁工地的古墓中得到一枚残缺的玉如意,从此之后,厄运缠身……

  • 神迹最新章节

        神界千年前的一场战斗,昊天塔破碎,其中一片跌下神界,进入洞天福地,自成一处小空间。多年前的一个夜里,昊天城最大同时也是最年轻的修真家族张家一夜被灭,老管家带着张家唯一的后人张天千里出逃,隐居在齐国张家湾。十五年后,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张天有机会加入风雷门,开始了富有传奇色彩的修真生涯,年少轻狂的他冷血复仇,最终却被情义逼迫,勇闯空间裂缝,进入了外界广阔天地,为爱人,为兄弟,再一次掀起复仇狂潮!

  • 禽难自禁:抱个金主好上位最新章节

        误打误撞被人吃干抹净,到头来还被经纪人卖得渣都不剩,莫韵捂着脸自问: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走投无路时,腹黑金主从天而降,“女人,我会对你负责。”不用!你离我远点就好!莫韵撒腿就逃,结果和他撞个满怀。这一次他可没那么好说话了,“睡了我还想跑?没那么容易!”

  • 巫仙劫:两世梨花最新章节

        仙魔巫三界的纷争,人世间欲念的邪恶。沈清卿意外穿越,卷入其中。和一只羊谈恋爱的设定已经够奇怪了,没想到还是什么前世今生的纠缠牵扯。其实人家只想和师父,安安稳稳的修炼,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怎么这些人,这些事就是不放过她呢?宿命究竟是什么在推动?逆流而上,身披锋芒。一死两休,不必再见。

  • 三界红包群最新章节

        百花仙子:小凡上仙,这是奴家亲手为你做的香囊,请笑纳嫦娥:广寒宫冷清,上仙改日过来坐坐?武则天:上仙何时再发一次风油精,那销魂蚀骨的滋味,朕至今魂牵梦萦貂蝉:奴婢恭迎小凡上仙!警花:小凡,人家今晚穿着制服等你哦……陈凡:都给我乖乖洗白白,排队站好,本仙……本仙要发红包了!

  • 大道问玄最新章节

        明出地上,君子以自昭明德,大道问玄!玄问三千,升仙唯虚室生白,皆在一念!    这是一个书生“弃文从道改问玄”的故事,更是一曲荡气回肠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生死叹歌!js330

  • 万法巫师最新章节

        虚空巨兽的践踏,诸神的怒吼,巫师的诅咒,真理的璀璨之光照耀着万界!js330

  • 梦境乐园的爱丽丝最新章节

        “我艹,说好的三只小猪和大灰狼呢,怎么大灰狼是身材如此娇小而且胆小怕事的兽耳娘啊。”    大宝含着泪默默的看着身旁娇小可爱的狼耳娘,拿着手中的人物卡片,哭笑不得的看着卡片上那三只长得猥琐并凶悍的猪头人。    “老板,你剧本不对啊,大灰狼这边怎么成了弱势群体了?”    杀人游戏、狼人游戏、三国杀、斗地主、躲猫猫……    梦魇中的一切都是真的,请努力活下去……js330

  • 梦幻西游大主播最新章节

        叶健是一位普通的梦幻西游玩家,在穿越后,他发现原本的将军令竟然变成了一个神奇的U盘!  打书炼妖、资源鉴定,这些博击率的玩意,担架还是逆袭统统由他说了算!  晚秋、半夏、冥想…这些CC的万人主播,都将是他的跟班小弟!    PS:新人新书,需要大家多多支持,您手中的收藏、票票是提莫奋斗的动力!

  • BOSS猎心:娇妻缠上身最新章节

        人人都以为季队长是有什么不能启齿的难言之隐,比如说他X取向方面的?季队长本人对此从不澄清或解释,仿佛默认了大家这种猜测。萧笙歌每每看到别人对她抱以同情又怜悯的目光时,都会泪流满面哀嚎不已,“我几次三番睡过头还下不了床导致误机,都是因为谁啊啊啊啊……”到底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还是衣冠楚楚的大禽兽?季北野坦然回答:看人。萧笙歌悲催道:咱能节制点儿吗?节制?这东西是能吃还是能睡?

  • 极品朋友圈最新章节

        拳打恶霸,脚踢奸商,富甲天下,美女如云!穷途末路的麦小吉,得到了一部神奇的手机,从此,他的人生就开了挂,进入孤独求败的至高境界。于是,江湖上有个传说,遇到困难,只要高喊“我哥们是麦小吉”,一切可解。可谁又知道,表面风光无限的麦小吉,暗地里却被手机朋友圈上一群恶毒的古人要挟,痛苦不堪,发红包发到心在流血。麦小吉:破手机,老子要砸了你。手机:丫的你试试,看谁先死!

  • 特种兵的桃花劫最新章节

        “不在孤独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退伍特种兵杜宇干啥啥不顺,乘地铁都被人吃豆腐,无职无业,只得在女人面前吃软饭,无奈美女终有好生之德,这货遂时来运转,终与多位贵族女拉上关系,形成利益集团,见神杀神,见鬼捉鬼,所向无敌。

  • 领主在上最新章节

        兽人咆哮,恶魔肆虐,来自外界的入侵让原有的秩序崩溃。高高在上的精灵低下了头,翱翔天空的巨龙折断双翼,蝼蚁般的人类却在一次次痛苦的洗礼中崛起。这大乱之世罗杰不但要争,还要争得光芒万丈。

  • 一号秘书最新章节

        一次公考!一次“逆袭”!毫无背景的屌丝曹凡臣,幸运成为了康平市药监局一名普通稽查员,“酒肉穿肠过,美女席间伴”就在他“运筹维幄”竞争副科长的时候,却意外撞见了美女局长和当政副市长的的“秘密”,很快他就被强“调”为美女局长的秘书……最终他能否削足适履,玩转官场?

  • 邪修丹皇最新章节

        被修真小说毒害的一个小混混,从小就以御剑乘风去,美女怀中留的胖子周顺,无意中被天雷劈中回到了修真的异世大陆。没有任何灵根的他,无意间被一代丹王发现其身负九炎神脉,收为关门弟子。从此开始了烧火道童的职业,并在一次采药中误入一处上古修真者的洞府得到上古法宝女娲鼎,从此开始了他漫长而邪恶的修真生涯。在这个炼丹师奇缺和炼丹成功率奇低的大陆,周顺不但利用女娲鼎大发横财,而且自创了一手拉丹法决,能够将一份丹药的药材拉出数量更多的灵丹。利用灵丹换来的灵石和法宝,胖子不断武装和提高着自己,为着自己的目标不断前进……

  • 绝世神农医仙最新章节

        石头村傻了一年的叶风,忽然恢复了记忆,并且带着一身的本领逆天归来!

  • 泰坦与龙之王最新章节

        泰坦,与最古老的神袛一同诞生的近神生物。    龙,雄距无数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强大掠食者。    继承了泰坦与金龙血脉的穆瑞亚,端坐于王座之上。    红龙,蓝龙,绿龙……青铜龙,赤铜龙,黄铜龙……紫晶龙,水晶龙,翡翠龙,众多巨龙匍匐在王座之下。    云巨人,雾巨人,石巨人,霜巨人……风暴巨人,山岭巨人,潮汐巨人……无数的巨人向王座跪拜。    王者的力量,不仅仅是用来杀戮与征服!

  • 大道隆行之月落虹桥最新章节

        应天大陆,光阴轮转,每隔十万年便有传颂于后世的《隆行颂》降世,隆行所颂皆是举世不凡的大修行者中的救世者的丰功伟绩。他们中不乏有人为救世而身死神灭,也有人修得无尽寿元得以继续见证人间奇迹。
        新朝元年,应天少年为寻救世者,在动荡不安的九州历经艰难。司辰,不痕,秦宣,溪靖等人与垩烨的斗争中,不断成长,共谱应天大陆新的爱恨情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