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道一只觉得额头见汗,背后发凉,鬼差张三凑到张道一身旁,轻声说道:“道长勿惊,您仔细看看,那磨盘不是自己转动的,是有人在拉磨。”

    听了张三的话,张道一稳定心神仔细观瞧,发现那磨盘前面有一名身材高大的士兵正拉着石磨不停的奔跑,那士兵不但甲胄在身,还身负重伤,甚至还有半截肠子裸露在肚子外面,张道一盯着那名士兵疑惑的说道:“这算是闹鬼吗?!可我怎么觉得这鬼像是在帮助人?!”

    胡天龙晃着小脑袋说道:“嘿嘿,不管他是来干什么的,既然小爷我撞见了,就要管一管。”

    说罢,胡天龙飞身跳到院中,高声喝道:“何方鬼魅如此大胆?!竟敢罔顾天条,扰乱阴阳两界的秩序?!”

    胡天龙的话犹如钟鸣鼓响浑厚有力,那高个子的鬼魂一愣,邪魅一笑,化作一阵旋风遁走了,那石磨立刻就不动了,胡天龙哪会轻易放这鬼魂走,大吼一声飞身跟在旋风后面追击而去,胡天龙所过之处,所有磨盘都不动了,大王村瞬间安静了,一个个旋风汇集到一处直奔村东头而去,张道一见所有的石磨都不动了,知道胡天龙惹了祸,他一拍大腿,咒骂道:“坏了,胡天龙这个惹事精又惹麻烦了。”

    张道一话音未落,‘嘎吱’一声,木门轻响,王老汉夫妇从屋里走出,王老汉看着静止不动的石磨怨恨的说道:“唉。。。我就说这道士会坏事吧?!你不听,怎么样?!给咱们添麻烦了吧?!”

    那老妇人摇了摇头,冲张道一住的里屋喊道:“道长,您没受什么惊吓吧?!”

    张道一叹了口气,回头说道:“狼护法,你先隐遁身形吧。”

    狼天霸点了点头,隐去了身形,张道一整理衣冠,走出西屋,稽首道:“无量天尊,劳烦施主挂念,贫道无妨,倒是给二位施主添麻烦了。”

    王老汉叹了口气,没做声,老妇人苦笑道:“道长说的哪里话,能供养道经师宝是我们全家的福分。”

    说罢,老妇人再次恭敬一礼,张道一急忙还礼说道:“老人家虔诚恭敬,定然能得上天眷顾。”

    老妇人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只说了句:“天色还早,道长,您还是回房休息去吧。”

    说罢,老妇人扶着王老汉回了东屋,张道一无处可去,只得重新回了西屋,狼天霸显露身形说道:“道长,您好好歇息歇息吧,此刻不过才丑时而已。”

    张道一点了点头,重新躺在了茅草铺上,他忽然想起了熊李氏,便回头说道:“二位鬼差大哥可在?!”

    张三,李四近前答道:“道长,我们在。”

    “熊李氏呢?!”

    “熊李氏跟随胡天龙护法追击那拉磨的鬼魂去了。”

    张道一嗯了一声,不再做声了,他虽然挂念胡天龙和熊李氏的安危,可二人是一同追击而去的,张道一反而放了些心,他本想闭目养神等胡天龙回来,可眼睛一闭就睁不开了,他迷迷糊糊的再次睡着,睡梦中他不停的施法念咒收妖捉鬼。

    一夜无话,玉兔西坠,金乌东升。

    天至辰时张道一才睡醒,他只觉得神清气爽精力充沛,他坐起身见胡天龙正躺在茅草铺上呼呼大睡,张道一边梳洗穿戴边叫醒了胡天龙,他刚想询问胡天龙昨夜的事,胡天龙手指外屋摇了摇头,张道一心领神会,不再做声,二人收拾停当出了西屋。

    那王家老妇早就做好了早饭,见张道一出了西屋,立刻端上了饭菜,张道一干净利落的吃了早饭决意告辞,那老妇听说张道一要走没有挽留,只是遗憾的说道:“道长,他日您办完了事定要来我们大王村,我还有许多事要请教道长。”

    张道一欣然应允起身告辞,那毛驴早就被王老汉喂过了,张道一牵着毛驴走上青石板路,王家老妇送到门口不住的挥手,张道一频频回首点头,他迎着朝霞向村外走去,却发现往来的村人都是白头老人,却没有一个年轻人,张道一诧异万分,来往的老人也都看着张道一窃窃私语。

    走了大概一里多路张道一终于出了村子,他翻身上驴,一众护法纷纷现身,胡天龙晃着小脑袋说道:“道长,这王家村的水挺深啊!”

    “哦?!怎么个水深?!”

    “昨夜,我和熊李氏追着数百冤魂,竟寻到了一处庙宇,所有冤魂都进了庙,一开始我以为那是间荒芜破庙,便想硬闯,谁知道,我刚到庙门口,一道神光便将我打出,庙门关闭了。”

    张道一听了胡天龙的话吃惊不小,惊叹道:“什么?!庙里竟然养鬼魂?!”

    “是不是庙上养的鬼魂还不好说,不过,至少这位庙中的神仙是在包庇这些鬼魂。”

    蟒天刚疑惑的说道:“胡天龙,你是不是被妖人蒙蔽了?!会不会那是一个妖法高深的妖魔?!”

    胡天龙摇头说道:“不可能,神光是不能作假的,那肯定是位神仙,而且很有可能是是本方的土地。”

    胡天花想了想说道:“若真是土地神君倒还好说,此处没有城隍,土地神有管理鬼魂的权限,是不是你看错了,土地神拘押了闹事的鬼魂,被你误会成了包庇?!”

    胡天龙摇头说道:“不会,我已经说我是二郎庙土地神座下的护法了,对方不但不见我,还关上了庙门,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张道一忧虑的说道:“身为一方土地却包庇鬼魂?!这方百姓恐怕有难了。”

    蟒天刚摇头说道:“道长放心,我看不会有事,这些鬼魂只是拉磨,并没做其他伤天害理的事。”

    “嗯,那倒是。”

    蟒天刚继续说道:“道长,您发现了吗?!这大王村里都是老人,一个年轻人也没有。”

    张道一点了点头说道:“嗯,这也很奇怪。”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话题一直围绕着大王村,将近中午,一行人来到一条小河边,张道一上了石桥,发现小河中的水清澈见底,他忽然觉得口渴便想去桥下喝水,众位护法四下观瞧,发现周围既没有妖气也没有妖云,便没人护卫张道一去喝水,张道一自己顺着河岸行至水边,看见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美妇正在河岸边摆放酒食,初时,张道一并没在意那女子,只是自顾自的喝着水,等他喝完了水,却发现那中年女子有些不同。

    那中年美妇摆放在地上的酒食倒没什么,可那堆馒头却太过惊人,每个馒头有一个六七斤的西瓜那么大,那中年女子只从一个破布口袋中不停的往外拿馒头,那口袋却怎么也掏不空,直到地上的馒头摞起来有一人多高了,那中年女子才作罢。

    张道一看着两丈多高的馒头山觉得有些不妙,便急忙转身向桥上走去,他刚走了几步,那中年女子忽然开口说道:“福生无量天尊,道长,安好?!”

    张道一听对方诵了道号便无法装聋作哑,他急忙转回身施礼道:“无量天尊,施主安好,贫道这厢有礼了。”

    那中年女子并未见礼,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敢问道长,欲向何处?!”

    张道一稽首答道:“贫道受友人邀约,要去开封一趟。”

    那中年女子瞳孔一缩,笑道:“道长,小妇我,有些猜谜解闷的本事,现下反正无事,不若让我猜猜道长的去处和友人姓名,如何?!”

    张道一暗道不妙,本想拒绝,可一开口竟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好!”

    张道一吓的一捂嘴,中年女子呵呵一笑,说道:“道长此去是要帮人解决一桩烦,请道长去的是开封第一神算——司徒白羽。”

    说话间,白衣中年女子已经横眉立目,怒视着张道一。

    张道一脑袋嗡的一声响,心说:坏了,怕什么来什么,这白衣中年女子神色不善,定不好惹,不是鬼怪就是妖魔,张道一想喊护法们来帮忙,却发现自己只能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白衣中年女子看着张道一的眼睛向前走了两步,张道一急忙向后退,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白衣中年女子恶狠狠的说道:“那道人,你还没弄清楚自己要管什么事就冒然答应别人,可是要丢掉性命的,我劝你从哪来回哪去吧!”

    说话间,白衣中年女子已离张道一越来越近,张道一喊不能喊动不能动,浑身已经被冷汗打透,他一咬牙一横心,暗道:我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我了,我如今功法在身,还怕什么?!拼了!想到这张道一倒镇定了。

    当那白衣中年女子走到张道一身边两步远的时候,张道一忽然运转‘神光术’,一道绿光忽然冲天而起,张道一全身被绿光包裹威武不凡,白衣中年女子明显一愣,后退了数步。

    “什么人?!”

    “怎么回事?!”

    “张道长出事了?!”

    神光术的青光惊动了一众护法,‘噌,噌,噌’破空之声连响,一众护法跳下石桥,来到小河边,那白衣中年女子一阵冷笑,冲张道一说道:“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有点修行的道士,我劝你从哪来回哪去,立刻打道回府,开封的事不是你能管的,你若不听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收妖记》之 第三百零一章 溪外石桥边是作者虎威堂主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收妖记》之 第三百零一章 溪外石桥边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收妖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虎威堂主写的《收妖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收妖记》之 第三百零一章 溪外石桥边是作者虎威堂主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收妖记》之 第三百零一章 溪外石桥边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收妖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虎威堂主写的《收妖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收妖记最新章节- 收妖记全文阅读- 收妖记txt下载- 收妖记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百零一章 溪外石桥边】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收妖记】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收妖记》书迷评论

  • 将军,你家夫人要造反最新章节

        她是养深宫中的娇弱帝女,也是龙椅上的至尊女帝。皇兄将盛世江山推向风雨飘摇,逼死良臣,听信谗言,贪图享乐,民不聊生。一次偶然的出宫,改写了她的一生。江湖名门说她惊动天下,两大将军许她共度戎马,从此她开始了无声的厮杀。周遭兄长虎视眈眈,异国皇子蠢蠢欲动,连身边的人也心怀鬼胎。一路腥风血雨,伏尸满地,那人能否一直风雪相依?盛世重现,她只想捧回自己的姻缘。依依顾盼,青丝且乱,载你偿欢,顾青欢。

  • 职场美女宫心计最新章节

        职场的潜规则你们都懂的,而女人总是职场的调味剂,美女更是,她们在职场的遭遇堪称一部宫殿大戏,所以好戏上场了……rn

  • 武凌天下最新章节

        当睁开双眼的那一刻,新的世界出现在面前。踏上修行生死路,只有一颗无敌心。若强敌拦我,杀之灭之!若命运压我,摧枯拉朽!若天地镇我,毁天灭地!没有黎明,杀出黎明!没有前途,杀出前途!没有未来,杀出未来!且看少年安朋携带量子重生异界,一路征途,最终问鼎武道巅峰!

  • 美女总裁的透视狂兵最新章节

        兵王李峰回归都市,却又被派去保护一个美女总裁,结果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美女,秉持着助人为乐的观点,李峰决定把他们全部收入后宫。后宫佳丽太多也是一种痛苦,但是这种痛苦还是我自己承担吧。这是一个兵王各种装逼打脸泡妞的故事,他的人生一定很精彩。

  • 仙途客栈最新章节

        考古所的高材生,一次探险意外穿越,从此成了仙国客栈的小伙计,他要以弱渣地位终了此生?绝不!看学霸左天佑如何修得仙界正果!

  • 万界行最新章节

        乾元界分裂之后,拥有让人成为新一任界主力量的祭族被灭族,祭族圣女逃到小界,和一个身份不明的孤儿,一起重归大界的冒险旅程。

  • 乡野神医最新章节

        唐小宝身体最重要的地方长不大了,被人笑话了好多年,可突然有一天他得到了一枚灵丹,吃下后脱胎换骨,学会了很厉害的医术,从此踏上了逆天的道路。

  • 绝世黄金瞳最新章节

        花城一个小小的古玩店学徒温权,遭遇父亲重病,家中无钱治疗的困境,在危难关头,因为一次偶然,他遇到了一个老爷爷,也是因为他的善良,他得到了一个神秘的珠子,开启了他人生的新历程,不一样的人生。有了黄金瞳的他,该如何呢?以后的人生会怎么走呢?是天堂还是地狱?是一路高歌?还是最终一败涂地?花城的古玩会被温权这一双黄金瞳掀起一番风波,甚至全华夏都烙印下他的名字。鉴宝、挖墓、异能等等接踵而来。拉扯出一段又一段被时间长河掩埋的历史。

  • 我的校花未婚妻最新章节

        他是大山里长大的神秘少年,更是让所有人恐惧的“无痕”杀手,回到都市退婚,却发现这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妻是女神,游戏人间。身边聚集了平民校花、暴力警花,冷艳的黑道美女。最要命的是每一个女人身上都带着一堆甩不掉的麻烦。

  • 洪荒之鲲鹏逆天最新章节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重生鲲鹏,紫霄宫听道,为鸿钧座下第四圣,演绎不一样的洪荒神话……  本书不同于一般传统洪荒小说,一些内容有较大差异,预告:新手勿入,新手勿入,新手勿入!

  • 藏在我家电脑屏幕里的男人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关于阴谋与苦恋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人和鬼的故事。你怕鬼吗?为什么怕鬼呢?人心险过鬼,我们一样乐在其中。如果有一天,你微信摇一摇,摇到一个人,他她说:我在某某陵园第八个墓碑前。你敢去吗?亲,我在八号墓碑前略备薄酒,等你光临!

  • 美人为谍:特工太凶猛最新章节

        >dd<    阿滢这辈子只会干三件事:骗人,骗人,骗人    身为骗子她侥幸从官府绞架逃生,摇身一变,女骗子阿滢也成为了士族贵女,和那些本来高高在上的世家千金混迹一起,算计她们的父兄,抢她们的男人    她出身卑微,花容月貌,却蛇蝎心肠,更重要能骗得人团团转,连枝头的鸟儿都能哄下来    她扮龙扮凤,惟妙惟肖,扮什么似什么,千面风华,有许多张面孔    她也也是集骗术精华于一身。    直到有一天,月光轻轻落在了她的身上    男人清如月华,人间殊色,对她微微一笑:滢滢,别闹    清华如月男人身后,红狐狸般俊美狡黠男子,璀璨如火,对她冉冉一笑

  • 穿书之传奇偶像最新章节

        穿越到小说构成的世界,听说书中的女主角天生就和她不对付,撸起袖子和女配统一战线,拉拢男主角,一心低调搞事业。半路跳出来一个男人主动招惹她,还说要养她!
        “喂,我很贵的。”
        “那我先把小几页的资产做个清算,不够的话再赚!”

  • 龙神至尊最新章节

        平凡少年没有盖世的天赋,却有惊世的背景,身具神秘血脉,身藏邪龙神。    一场死亡变故,令少年融合邪龙神记忆及武魂,神威震天下!    蛰龙已惊眠,一啸动千山。    粉丝群:254466679

  • 暖婚似火:遇见,宫太太最新章节

        四年前,她被她最爱的男人亲手送进监狱,四年后,她决定重新再来,却被他再次逼入绝境,“宫北寒,你我之间,今后再无瓜葛!”宫北寒目光一寒,声音阴沉如寒冰,“白忆暖,我们之间不是你说结束就结束!”

  • 婚劫难逃最新章节

        婚后,沈轻瓷每天对陆正庭咆哮,混蛋,你又骗我!

  • 骨魂最新章节

        人活一世,气运跟随一生;有人穷困潦倒;有人恶疾缠身;死后气运化骨,变成骨魂。
        骨魂做牌,可影响气运,甚至逆天改命;但稍有不慎,就会被反噬。我家世代做玉骨牌行当,因不小心破坏规矩,半夜女鬼找上了我……

  • 失魂记最新章节

        主角的作用是穿针引线的工具人,存在感稀薄,可以不用在意。
        主角是失魂人,几乎没有感情,薄凉冷酷。

    本章内容提要:
    ...    张道一只觉得额头见汗,背后发凉,鬼差张三凑到张道一身旁,轻声说道:“道长勿惊,您仔细看看,那磨盘不是自己转动的,是有人在拉磨。”     听了张三的话,张道一稳定心神仔细观瞧,发现那磨盘前面有一名身材高大的士兵正拉着石磨不停的奔跑,那士兵不但甲胄在身,还身负重伤,甚至还有半截肠子裸露在肚子外面,张道一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