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睁开双眼,眼前白浪淘沙,阳光明媚,海风中带着淡淡的湿气和咸味,三两只海鸥盘旋在空中,几艘渔船在远处游弋,鸣人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艘旧木船上,那木船并没有飘荡在海中,而是倒叩在岸上,身后不远处依稀有一些茅草房,还有几个孩童正在嬉戏,有一群渔妇聚在一起边织渔网边聊着天。

    鸣人惊恐万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他都历历在目,他记得他和其他三位忍者明明是在法坛下受审,怎么会忽然来到一座渔村?!鸣人想翻身站起,却打了趔趄,差点摔倒,他看着自己的独臂陷入了沉思:我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若说自己活着,他不信,自从出生以来他就一直接受忍者特训,从没有一刻过的如此安逸,若说死了,他更不信,他平生杀人无数,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会得到这么好的果报?!不可能!

    鸣人正在疑惑之际,一个温柔的声音忽然在耳旁响起:“相公,你想什么呢?!船补的怎么样了?!今天天气这么好,你可得下海多打几网鱼回来,咱家的两个孩子大了,饭量不小,除了鱼上哪去弄肉给他们吃?!”

    鸣人一回头,浑身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说话的女子唇红齿白眼带媚色,皮肤白皙身材傲人,她轻轻一笑如桃花三月——春风拂面,搔首一动似芙蓉出水——姿态万千,女子见了她难生嫉恨,君王见了她再不早朝!鸣人看着这位美女却汗出如浆,因为他太了解这个女人了,她是月姬公主的贴身上忍武藤兰兰。

    武藤兰兰抿嘴轻笑,用手抚摸着鸣人的脸颊妩媚的说道:“相公,你这是怎么了?!瞧你,出了这么多的汗,难道是你热了吗?!走,回家,我给你换件衣服去。”

    鸣人只觉得恍恍惚惚,被武藤兰兰拉着手向一间茅草屋走去,织渔网的渔妇们看着双腮微红的武藤兰兰和一身大汗的鸣人不住的窃窃私语,甚至发出了阵阵坏笑,一名粗壮的悍妇突然高声喊道:“鸣人,大白天的就拉你媳妇往屋里钻,真不要脸,你少折腾几回,一会手软脚软的还怎么撒网!?”

    另一名麻子脸的妇人,笑骂道:“要你管?!手软脚软怕啥,该硬的地方硬就行了!”

    ‘哈哈哈。。。。。。’

    一群渔妇放下手中的活计站起身,肆无忌惮的调笑着鸣人和武藤兰兰,鸣人一声也不敢吭,只是不断的冒汗,武藤兰兰冲着那群妇人彪悍的骂道:“再胡说,老娘撕烂你们的嘴,小心老娘半夜敲你们家的门,坏你们的好事!”

    ‘哈哈哈。。。。。。’

    渔妇们又是一阵大笑。

    武藤兰兰双腮越发的红,拉着鸣人走进了茅草屋,关上了屋门,随着屋门的关闭,她的笑容瞬间消失,只剩下了冰冷。

    鸣人看着茅草铺上坐着的两个小孩更加惊恐,那小女孩五官精致肤色奶白,却穿着一身破旧布衣,她目光飘忽似乎是在愣神,那小男孩生的有些瘦弱,尖嘴猴腮却目光阴冷,鸣人看着这两个小孩只觉得天旋地转,这哪里是两个孩子,分明是另外两位上忍:苍井不空和柳生天玉!

    柳生天玉见鸣人进了屋子跳下茅草铺,咒骂道:“八嘎!八嘎!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是成年人?!为什么我是小孩子?!八嘎!八嘎!”

    苍井不空看了一眼鸣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随后,苍井躺在了茅草铺上,转过头,留给另外三人一个后背。

    鸣人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直响,别人说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四名忍者躲在茅草屋里整整分析了一天,也没得出什么结论。

    天黑了,满眼星光,海天辉映,潮声阵阵,鸣人坐在一块礁石上看着夜空,听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出神,武藤兰兰悄悄的来到他的身旁,坐了下来。

    武藤看了一眼鸣人,捋了捋长发,轻声说道:“我从出生开始就学习各种东西,一天也没有休息过,除了学习忍术,巫术,甚至还要学习媚术,房中术,像这样安静的坐着我倒不习惯了。”

    武藤兰兰说的云淡清风,鸣人却是一脸怪异,他抓了一把细沙摩挲着,说道:“媚术?!房中术?!亏你们武藤家的家主想的出来!用一个女人去换取一个忍者家族的兴盛?!哼。。。。。。”

    武藤笑了笑,继续说道:“若不如此又该如何?!武藤家没有高等忍术,靠忍术只能让武藤家越来越衰败。”

    鸣人叹了口气,悠悠说道:“有高等忍术又怎么样?!我九尾家的每代家主都是由三家分支比武争夺产生,那真是踏着家族同胞的血上位,九尾家没有亲情,只看地位!”

    沉默了许久,武藤忽然轻声说道:“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虽然只是身在不知名的小渔村,却没有血腥的杀戮和残忍的争夺,虽然整日吃糠咽菜,睡茅屋卧稻草,没有精美的食物和高档的屋舍,却过的心安理得,虽然身份低贱,却不用担心被别人算计,让别人杀死。”

    鸣人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只要我能撒网,能种菜,就没有人在乎我是不是独臂,再也没有人整天追问我,我还能不能施展忍术,我也不会担心自己会成为一个废人。”

    潮声渐大,已经涨潮,风也越来越大,鸣人和武藤兰兰却一身轻松,忍者没有朋友,想要做一个忍者就要绝情断义,情感会成为弱点被别人攻击,像这样跟一个异性聊天,鸣人是平生第一次,武藤兰兰也是平生第一次,不谈武功,不谈家族,鸣人和武藤快乐的聊着天,两个人结伴回了茅草屋。

    日复一日,天复一天,小渔村的村民没人在乎时间,不知道现在是哪朝哪年,大家只是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四名忍者组成的奇怪家庭在小渔村生了根,四人都失去了武功,也不会说什么日语了。

    心是狼子野心,身是幼小男孩的柳生天玉整日站在海边咒骂个不停,村民们都说这孩子是个疯子,同样弱小的苍井不空,什么也不问,她每天只做一件事,就是爬上茅屋的屋顶发呆,武藤和鸣人的心却慢慢有了变化,二人作为家中的劳动力总是在一起,慢慢的,鸣人知道很多武藤家的秘密,武藤了解了鸣人的性格。

    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武藤大胆的迈出了那一步,扑在了鸣人的怀里,鸣人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和武藤兰兰巫山云雨,云雨巫山,吼吼哈嘿到天亮。。。。。。

    自此以后,鸣人和武藤日出而渔,日落而息,夜夜巫山云雨,享受着从没有过的幸福时光,鸣人丝毫没有因为武藤侍奉过数位大名和将军而嫌弃她,他反而觉得武藤是他的知音,二人萌生了心底的爱意,产生了真挚的情感,柳生天玉其实早就垂涎武藤兰兰的美色,可他现在只是个孩子,还是武藤名义上的儿子,这令柳生气急败坏!他辱骂鸣人是:‘残废忍者!断臂废人!’,鸣人却丝毫不生气,谁会和一个小孩子生气呢?!苍井不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对什么也不关心,每天重复着一件事,上屋顶,看海。。。。。。

    没人希望幸福的时光短暂,这一夜,鸣人要了一次又一次,从点灯戌时要到了夜深丑时,直到他和武藤都疲惫的四肢发软,这才作罢,鸣人很满足,他觉得这样过完一生也挺好!他搂着武藤沉沉的睡着了。

    睡梦中一股刺鼻的糊味把鸣人熏醒,忍者的警觉让他翻身坐起,门外传来喊杀声和哭喊声。

    “快跑啊,倭寇来了,快跑啊!”

    “啊。。。。。。”

    “救我,快救我,我不想死,啊。。。。。。”

    “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求求你,啊。。。。。。”

    “八嘎,都杀光,哈哈哈。。。。。。”

    各种声音充斥着鸣人的耳朵,鸣人愣住了,他摸着身边的武藤喃喃自语道:有倭寇来村子杀人?!既然那些人是倭寇,那我又是谁?!我又是什么人?!我到底是村民,还是倭寇?!武藤惊恐的坐了起来,露出半裸的身子,她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她也再沉思。。。。。。

    忽然,柳生天玉从角落里窜了出来,大叫道:“哈哈哈!我柳生家族比你们都古老,我有救了,我一定能回日本!”

    说罢,柳生像疯了一样打开屋门,想冲出去寻找他的希望,门刚被打开,柳生天玉的声音就消失了,一柄忍刀准确的插入了柳生的心脏,柳生不甘的说道:“我是柳生天玉,我是柳生家的上忍。”

    对方用力一挑,便把柳生的尸体挑飞,五名倭寇冲进了屋子,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武藤半裸的身体充满了诱惑,五个倭寇狞笑着朝武藤冲了过来,鸣人一跃而起,想保护武藤,保护风雨飘摇的家,却被两个倭寇牢牢抓住动弹不得,另外两个倭寇按住武藤,第五人开始行那奸污的淫行,武藤大声的哭泣着,叫嚷着,却只换来更多的,又有数名倭寇冲进了屋子,他们都淫笑着看向武藤,鸣人不断挣扎、嘶吼却都无济于事,他只觉得血脉喷张目瞪欲裂。

    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从角落里走出来,小女孩的目光纯真无邪,就那么毫无畏惧的一步步走向倭寇,她既不喊也不跑,鸣人疯狂的喊道:“快跑!快跑!!!”

    苍井不空惨然一笑,继续向前,一个倭寇头目狞笑着迎向苍井,他抽出,一刀砍下了苍井弱小稚嫩的胳膊,苍井只是低头看了看血流如柱的肩头没有停下脚步,那倭寇残忍一笑,挥刀砍下了苍井另一只胳膊,鸣人声嘶力竭的喊道:“快跑!快跑!!!”

    苍井没发出任何哀嚎和惨叫,昂起头继续向前,倭寇头目既愤怒又惊恐,他一刀砍掉了苍井的脑袋,倭寇头目拿着苍井的脑袋给鸣人和武藤看,还残忍的哈哈大笑,所有倭寇都发出了狞笑,淫行之人的面目越发的扭曲,倭寇头目割下了那颗脑袋上那小巧的耳朵放了口中咀嚼起来,鸣人眼流血泪,愤怒的骂道:“畜生!畜生!”

    突然,一柄插进了鸣人的肚子,鸣人只觉得撕心裂肺的疼,他仔细的看着那个刺他的人,那人正在狞笑着旋转着手中的刀,那旋转的刀把鸣人的肠子全都绞断了,鸣人看着被的武藤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吼叫,他愤怒的冲向了眼前的倭寇咬住了倭寇的耳朵,倭寇疼的哇哇怪叫,又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鸣人的后背有一把刀插入了身体,又一阵疼,又一把,一把接一把刀插进了鸣人的身体,武藤泪流满面哀嚎着向鸣人伸出了手,倭寇头目狞笑着走上前去一刀砍下了武藤的脑袋。

    “不。。。。。不!!!”

    鸣人看着武藤滚落在地的头颅双眼流血,五脏欲裂,他被数十把刀插成了刺猬,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啊!。。。。。。”

    四名忍者同时发出了吼叫,一同苏醒,鸣人警惕的四下张望,却并没看到倭寇,甚至连茅草屋也没有,法坛还是法坛,自己还是那个亡魂。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收妖记》之 第二百八十四章 幸福渔村是作者虎威堂主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收妖记》之 第二百八十四章 幸福渔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收妖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虎威堂主写的《收妖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收妖记》之 第二百八十四章 幸福渔村是作者虎威堂主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收妖记》之 第二百八十四章 幸福渔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收妖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虎威堂主写的《收妖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收妖记最新章节- 收妖记全文阅读- 收妖记txt下载- 收妖记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八十四章 幸福渔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收妖记】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收妖记》书迷评论

  • 黑旋风校园最新章节

        正值青春年华,意气风发的花季,蓝芷梦去一所不是她梦寐以求的大学读书。以不认输的意气计划她的大学生涯,可在大学的第一年由于自给的各种各样的借口她没有执行计划反而随波逐流地过着别人的生活,在灯红酒绿的诱惑世界中迷失自己,可偶然的一件事让她重新认识自己并再次找回最初的梦想。已荒废一年的她,决定找回原来真实的自己,全身心投入她的专业学习,在风雨兼程的打拼中,她进行了考研并获得国家免费出国留学。最后成为一名顶级的国家技术人员。

  • 诸天神脉最新章节

        元荒大陆,武力至上,血脉为尊!林茗意穿越到元荒大陆,再生为废物少爷,觉醒包罗诸天血脉之力的绝世神脉,更靠自己学识获取独有能力,从此踏上无上武途,搅动风云变化!拼天赋!我自有神脉无敌,碾压各路天才、豪强!比逆天?至强血脉可为亘古神兽,升龙入天;又可为极致兵器,斩裂天地;还可为灵犀一点,窥破万世因果!这一世,这诸天万界,我当为最强!

  • 小神医从夫记最新章节

        她是十一岁的许家小姐,他是半夜误入她房内的在下。因不小心替他解了那么些些的毒,他竟然就缠上了她!第一日说是求配药,这是正经事,她就不计较了。第二日说是来给酬劳,这也是正经事,可为什么酬劳就只给了百分之一?第三日说是来看她,这算是正经事嘛?就算是,可他一个劲儿的脸红心跳,这是什么意思?接下来,她好不容易出了趟门,他竟然打昏了她的车夫换上自己的人,还理解当然得和她共乘一辆马车,这又是为嘛呢?日子是一天接一天的过不错,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人总是会在她的身旁出现,还一次一次的越来越勤快。“我在等你长大。”他这样说。她微微一笑:“谢谢你的等待,可与我何干。”“嗯?”他从喉咙里拉出一个长音,然后不等她反应直接扛着她回了自己的家。美其名曰:扛媳妇回家吃饭生孩子咯。

  • 绯色羽翼最新章节

        我眷恋著绯色
        因为那是恶魔的象徵
        绯色的羽翼是长在我心中的一对翅膀
        也许表面的我是如此
        谁又晓得心中的我是如何?
        表里不一就像是专为我设计的形容词
        小羽的朋友问小羽,最喜欢自己的哪一篇创作?
        小羽把自己的作品重新看了一遍
        回答∶特别版里面的「学著放手」
        又问∶为什麽是那篇?
        小羽笑笑说∶那是小羽哭著写出来的

  • 冷酷魔尊的无良神妻最新章节

        他是睥睨天下的魔尊,为报父母亲仇不惜引发天地浩劫,可冷酷无情的他,曾经也是天界清冷儒雅的战神。她是天界身份尊崇的祖神幺女,可如今,她却是呆萌腹黑的女魔君。仙门囚禁如何?永坠忘川又如何?因为有你,我从来不曾害怕过。一朝身份错乱,万年阴谋重现,当记忆重归,少觅看着漫天雷火,人间浩劫……这场纠缠了数万年的恩怨,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 至尊武神最新章节

        无上神道,千万武魂,谁可无敌?家族废材,一朝觉醒,打爆天才骄子!这一世,不做碌碌之辈,要以热血,换无敌道法,登绝顶,傲万古,成至尊武神!

  • 独宠暖妻总裁,抱一抱最新章节

        他许承锋,是商界人人闻风丧胆的撒旦新宠,有权有颜有钱,是行走间引无数女人争相要嫁的钻石王老五。这样只手遮天的人物偏偏放着活色生香不要,却对一个一心躲着他的白痴女人情有独钟!只愿做这个名不经转小女人的妻奴,每日恨不得将人扣着贴自己身上,看不得她受一点委屈。“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为什么总是缠着我!”女人掷地有声的说。徐承锋淡淡挑眉,“我们都是地球人,难道你是外星人,没看出来,不像。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他喜欢的东西死都要霸自己身边。为了这个女人,他用尽强硬手段把她变成自己的妻子,留在身边慢慢爱……“老公,我逛街逛到脚疼!”“坐好,我给你揉揉!”“啊!喂喂!住手!你往哪揉呢!”

  • 影后撩人:少将要加戏最新章节

        警卫“首长首长,夫人下午有船戏。”军少“用替身!”警卫“是,我马上替夫人安排。”军少“备车!”片场。简夕尖叫“你在搞什么!”军少“跟你拍船戏。”嫁了一个有颜有钱有家世,还宠你无下限的老公是怎样一种体验简夕感叹,多少有点美中不足。“替身,你加戏了!”“入戏太深,假戏真做!”

  • 无敌妖孽兵王最新章节

        右眼受伤却意外拥有透视功能的狙击兵王隐退花都,被迫与美女总裁结婚领证。陈小刀的口号是:老子能看多远,就能射多远!

  • boss缠上身:总裁,不可以!最新章节

        一夜惊喜,她从少女变成了陆太太,她不是金丝雀,却过上了金丝雀的日子。一次次逃跑,却又被抓了回来,他的惩罚就是将初遇的那晚重演一遍,他低声警告,她乖乖低着头,这次不跑了!大boss不解,她摸摸浑圆的肚子,委屈的扁着嘴,有了。小混蛋出生,原以为有了帮手,可以一起对付大boss,结果小混蛋和他爹一头,妈咪,我想要小妹妹!她生无可恋。

  • 女王养成记:男神老爸爱上我最新章节

        宁瑶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普普通通的平凡女孩儿,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原来她不是人!她是吸血鬼?!而且还是吸血鬼女王的后代!是要带领着血族崛起,跟狼族战斗的新一代领导者!天!她可是和平爱好者,打打杀杀的事情就交给主人来办吧。“来人,关门放主人!”

  • 第一名媛:总裁逾期不候最新章节

        身为港城第一名媛,宋歌从未想过自己有生之年还会求人。更没有想到,所求之人会是她的“小竹马”——季子琛。大雪纷飞夜。她刚从母亲葬礼归来,便跪在自己丈夫门前,祈求他放过自己的爷爷。然而她得到的只是季子琛,冰凉到没有一点感情的交换条件——离婚。那一个深夜,大雪覆盖了双腿流出的殷红,却没有办法抹掉宋歌心中的伤痕。她用十年时间,去追逐季子琛的身影,却没有想到终是落得这般下场。她输掉了爱情,输掉了家庭,输掉了信念……同时也输掉了自己。在这一场博弈中,她成为港城人眼中的笑柄。五年后。她是一炮而红的视后,他是权掌一方的巨富。她费尽心思爬山他的床,就是想亲眼见证他的痛不欲生。她直钩垂钓,他愿者上钩。在这一场阴谋与反阴谋中,两个人逐渐丧失自我,丧失信念,丧失坚持……等他们醒悟的

  • 逐梦星海最新章节

        二十一世纪三十年代,人类文明正步履蹒跚的在太阳系里艰难的探索着,银河中却出现了一群不速之客,迟到了几千年的劫难还是到来了......
        再见了故乡
        再见了那抹蔚蓝
        在这星际时代,我们就像是一群土著,但我们却要去完成一个土著不该有的梦,我们久别的自由,一定会回到我们手中,我们也一定可以再见到那抹蔚蓝

  • 宝藏海岛主最新章节

        蓝天,海洋、泻湖,一面是美奂美轮舒适惬意的海岛生活。另一面是惊险刺激的寻宝大冒险……

  • 永安公主最新章节

        宁子慕:宁珩欠我母亲一条命,纳兰离欠我一个生死相护的誓言,云昭欠我十七年锦绣山河,唯有赢沧什么都不欠我,我欠他良多。赢沧:若说恨,宁珩我该恨,宁珂我该恨,连你宁子慕我都该恨,可我什么都恨不了,什么都怨不了。纳兰离:我是大荒的王子,我软弱的父王向云昭臣服,我仍旧要举起大荒的弯弓。魏安歌:在这太平盛世中,我仍旧颠沛流离,我的手握不住命运的齿轮,唯有随波逐流,为她唱一曲,盛世安歌。

  • 将军盛宠,公主太腹黑最新章节

        一国公主身中奇毒,大反派太后机关算尽,同胞姐妹勾心斗角,一边要应付后宫纷争,一边要帮皇帝哥哥稳定朝堂,恰好竹马的将军踩点上门求亲,公主表示好忙!这是一个青梅竹马结成良缘的伪宫斗文,身怀追妻百招的大将军揽得佳人归之前以及之后的故事

  • 树荫下消失的锦年最新章节

        那些已经消失的,和不曾消失的,渐渐的就在我们恋恋不舍的回忆里开始模糊了。曾经谁是我的同桌,谁是我的死党,谁和我一起上学一起放学,那些就像是浮云里慢慢消失的往事。香樟树的树荫最后遮住了过去的路,同时也遮去了我们的记忆,飞鸟破空悲鸣,那些破碎的伤口突然被拉的越来越大。时光,像是裂出了一道缺口。于是那些所谓的悲伤,所谓的泪水,所谓的回忆,都一涌而出了…

  • 最强痞子最新章节

        “我的梦想是,世界和平!”少爷意气风发,面对残酷的现实,厮杀到底,毫无畏惧!

    本章内容提要:
    ...    鸣人睁开双眼,眼前白浪淘沙,阳光明媚,海风中带着淡淡的湿气和咸味,三两只海鸥盘旋在空中,几艘渔船在远处游弋,鸣人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艘旧木船上,那木船并没有飘荡在海中,而是倒叩在岸上,身后不远处依稀有一些茅草房,还有几个孩童正在嬉戏,有一群渔妇聚在一起边织渔网边聊着天。     鸣人惊恐万分,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