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请来自南岛洪门的江蓠江特使为大家说两句。”未了,明礼堂堂主高声宣布道。

    掌声雷动中,有不少人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这个称呼无疑是正确的,但明显有些不合时宜。

    这次会议的议题其实已经私下商量过了,除了要向其他帮派新上来的主事们秀一下肌肉,让他们明白现在洪门人多势众,已经一统江湖了,另一方面就是通过任命的方式告诉这些档口的主事们,虽然他们如今还挂着各帮派的名头,但地位却是洪门给的!

    昨日在洪门核心高层聚会的时候,已经通报过方东书的夺位阴谋,被关在警察局的胡大海自然洗清了嫌疑,当时就有人提出要尽快迎胡大海归位,江蓠也答应了,表示将会让律师继续向警察局施压,争取这两天就让胡大海出来,不料还是有人选择在这种场合发难。

    看来这收拢人心的示恩之举并不是人人都希望放在江蓠身上,明礼堂堂主恰恰就是其中之一,特意在称呼上告诉众人,这江蓠只是个外来者。

    这是忠义之举!只是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让很多人觉得不舒服。

    站在两边的其他帮派的新主事们,虽然不知道内情,但都不傻,感觉到气氛的不对,一时间屏住了呼吸,等着看好戏。

    “江特使也是我们洪门现在的话事人,带领大家取得如今的成绩,大家鼓掌欢迎。”孔杰夫在旁边补充说道。他这几句话不偏不斜,不说觉得有点亏心。

    会场里响起了掌声,坐在下边的罗西和孔泽带着一帮年轻人使劲鼓掌,在这次分赃大会里,他们也都拿到了一块地盘,成为档口主事,吃水不忘挖井人,当然要大力配合。

    大佬们相互看了一眼,也缓缓鼓起掌。

    江蓠心中没有想象中那样恼怒,面上不动声色,像这种场面她早有心理准备,不管对方有没有投机卖好的心思,如果没人为胡龙头考虑才真的叫人失望。

    江蓠从一开始选择介入星条国洪门的纷争,其实就是要投机的,目的就是看看能不能趁乱在这里捞一把,至少弄点好处回去,没想到一切顺利,捞得有点大,大到差点把整个星条国洪门的控制权都捞在手里!

    从小就在洪门长大的的江蓠自然知道洪门并没有外人看到那样团结,就像她和王实仙刚来圣特利尔的时候,除了孔杰夫已个人的身份接待她,其他洪门大佬都避而不见,当作不知道这件事。

    同样,星条国国洪门能有这么多空降兵支援,也是因为这里的油水丰厚,每次行动后,都会有大笔的劳务费通过山门打到世界各地。说到底都是利益使然,不然你换成黑洲洪门试试,叫破喉咙,都没几人搭理。

    当然,对外口号还是要喊的,像什么全世界洪门是一家,兄弟情深,洪门要团结之类冠冕堂皇的话平时多喊喊没有坏处。

    江蓠站了起来,凤目在会堂中左右扫视了下,脸上浮出笑意,开口说道:“也是各位兄弟抬举,信任我江蓠,老实说在我当话事人的这些日子,真不是享福的时候。呵呵,内忧外患啊!”

    江蓠说得轻松,下边人却各有感触,当时洪门一度在内讧边缘徘徊,外面又受到吉南人与警方的联手打压,是江蓠站出来,将对立双方的领头人隔离出去稳住了局面,又殚精竭虑地带领大家打开了局面!

    年纪轻点的主事们鼓噪起来,纷纷大叫话事人辛苦了。他们可不像老人们想那么远!顾虑那么多!年轻人更看重自己的切身感受,特别是新上来的主事,胡大海上位时间太短了,除了一开始约束帮众让他们感到憋屈外,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长辈上。

    但江蓠就不一样了,不仅行事风格极对胃口,谋略更是让人敬佩,已经在他们心中竖立了威信。

    “好在也不是白辛苦,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了点收获,也算对得起各位兄弟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在座的几位洪门大佬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们并不怀疑江蓠的能力,可她毕竟是个外人。别人家的孩子再好,到头来还是要靠自己的孩子来养老。

    当初江蓠能顺利地当上话事人,就不是因为她的资历和能力,而是她的身份,可如今令人疑虑的恰恰就是她的身份,是她和南岛方面的关系,让人担心她掌权后,会不会为南岛,牺牲星条国洪门的利益。毕竟两边都已经分家近半个世纪了,平时出些份子钱、听调不听宣都没问题,但要是让星条国洪门重新归附南岛,无论如何都是不成的!

    “其实今天这个场合很不适合说些心里话。”江蓠叹息道:“大家一起并肩作战这么久,既然还有人把我江蓠当外人,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在吉南人没有被彻底赶出圣特利尔,谋害荆龙头的阮五没死之前,胡龙头还会呆在警察局里。”江蓠霸气地说道。

    “大胆!”一位支持胡大海的内堂堂主拍案而起,愤然说道:“事实已经洗去了胡龙头身上的嫌疑,你凭什么还将他隔绝于外?请江特使注意自己的身份!”

    气氛紧张了起来。

    “凭什么?”江蓠娇媚的眼睛半眯了起来,一指两边的主事说道:“凭有各位兄弟支持我!凭空降兵在我手上!凭我更能撑握现在的局势!”

    “凭我有能力将胡龙头关起来!怎么,你不服吗?”江蓠眼射寒光,毫不掩饰地说道。

    那位起身质疑的堂主被江蓠凌厉语言攻势震住了,一时呐呐不能语,醒过神来后,颤声对旁边脸色难看的堂主说道:“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怎能如此……?”

    这是要撕破脸夺权的节奏吗?

    属于内八堂的军师,也就是白纸扇却心中一动,如果真要夺权,江蓠就没有必要给出放胡大海的时间点了。

    “江特使可是要离开了?”

    “我的心……,不在这里。”江蓠点了点头,悠悠地说道,心里默默地向自己的伯父道了个歉。

    郑小川脸色大变。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当代武林掌门录》之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不服吗?是作者冻二海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当代武林掌门录》之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不服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当代武林掌门录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冻二海写的《当代武林掌门录》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当代武林掌门录》之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不服吗?是作者冻二海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当代武林掌门录》之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不服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当代武林掌门录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冻二海写的《当代武林掌门录》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当代武林掌门录最新章节- 当代武林掌门录全文阅读- 当代武林掌门录txt下载- 当代武林掌门录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不服吗?】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当代武林掌门录】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当代武林掌门录》书迷评论

  • 极品仙劫最新章节

        修仙易、成仙难,多少枯骨堆成山。前人未曾踏穿路,蹉跎红尘不知年,百舸争流从未止,终有一日拨云天。
        少年林辰自凡间而出,机缘巧合踏入修仙界,没有后台当如何,没有资质又如何,且看他如何在逆境中爆发,开创属于自己的无上仙途。
        吾命修成雷劫动,万道争锋踏浪行。 修仙不问来时路,百炼成真正当时。

  • 天才女相最新章节

        她身为前朝将军之女,后家族被奸臣陷害全族流放,她为救洗脱冤屈,怀着一腔热血和才华女扮男装进京赶考,更成为当朝状元。她背负一身冤屈走上仕途,以女子之身参于官场,以男子之身招来无法阻挡的桃花运,从扮猪吃老虎的齐王,到冷峻帝王,皆为她走上“断袖”之路,还有个老是凑热闹的刁蛮公主。rn好容易在官场走上正轨,却发现冤屈背后关乎整个天下,阴谋从一开始就不会停下。rn当女子的身份被揭穿,谁还在她的身边?而她一步步走到巅峰,当初的志向又是否会改变?rn

  • 医圣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

        姐姐有顽疾,林彦从小书上学到一民间偏方,自嘲的笑笑,就抬起头,鼻梁与电线杆来了个亲密接触。沾满鲜血的双手沁透了没来得及扔掉的黄皮书,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小黄皮书上的字迹全扭曲起来了,像是密密麻麻的蝌蚪一样。一道流光从黄皮书上射向林彦面门,紧跟着他头一歪就昏了过去。在浑噩的意识中,林彦进入道法门派修炼,到学有所成,再到行走江湖,成为一代宗师。

  • 校园高手最新章节

        嚣张不是错,狂妄不是罪,我本最强,何须在意!校花,名模,御姐,我既喜欢,取来便是!

  • 谁爱谁?最新章节

        他爱她,她也爱他,但他又不爱她,而她也爱他,可是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
        爱情地世界,就是如此复杂难懂!

  • 丧尸在床,老公别怕!最新章节

        莫名其妙的醒来自己居然成了异类丧尸哼哼,人类,你们只配成为食物!至于这个帅哥养起来做备粮吧!哎呀走眼了大叔求放过绝对宠文成神的路上甜爽的不要不要

  • 道门生最新章节

        一个靠说书为生的小道士,却一心向往仙途,妄想成就修仙梦想。阴差阳错之下,竟然真的被他用“祖传”的仙法打通了灵脉,从而踏入了修行的大门。且看他如何一步步踏上青云,脚踩青天。js330

  • 古墓冥夫:猛鬼老公求放过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的误入战国古墓,从此我的梦中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每到午夜十二点就开始和我纠缠。不顾我的反抗喊我娘子。虽然说帅哥你的确长得祸水了一些,但是这么随便乱喊娘子不好吧?毕竟我还是一个单纯的毕业生。应聘到考古机构,成为古墓研究人,我的生活偏离的预定的轨道……战国时期的祭祀大人,青铜时期的调香师,运香如神,一次次潜入我的梦中,教导我香料的运用。他说:“香这种东西,用的好了可以救人,用的不好可以杀人……亦可以用来催情,你喜欢哪一种?”他说:“你这一生都注定是我的人,墓中的那一滴血就是我们签订的契约。娘子,你还要逃到哪里去?”殷离天,你就是我的毒药……现实与梦境发生触碰,梦里熟悉了无数次的缠绵香气,与现实生活中的神秘男人产生纠葛,我究竟该何去何从?此文1V1,命定阴

  • 蜜爱成婚,男神带回家最新章节

        一夜荒唐,十亿合同,何言希就这样将自己嫁给了那个初次见面的洛一寒。他曾是传闻中那个不择手段不近女色的冷面总裁,而她却不过是顾家收养的一个下人,当灰姑娘真的嫁给了王子,所有人都在等着她被扫地出门的那一天却不想,这个不苟言笑的男人却将她宠上了天。她开心的时候,他陪她一起笑;她不开心的时候,他逗她笑。她胡闹的时候,他随她闹;她犯傻的时候,他陪她一起傻。当众求婚,公开秀恩爱,帮她斗渣男,洛一寒就这样让何言希以为自己要幸福了,却又在她再也离不开自己的时候,亲手逼着她说出了离婚两个字…

  • 盗秦最新章节

        乱世风云,看今朝!有人不喜权势喜玩乐,颠倒了繁华,戏弄了群雄,亲手书写了一部烽火乱世史。有人出身市井却不甘平庸,草莽之躯非要当那天下霸主。逍遥快活的江湖刀客,一怒之下以一把破刀封天门,斩断一缕乱世情。一手遮天的王侯贵胄,至尊龙位唾手可得之际,却头也不回地离去。一个朝堂,一座江湖。天下事十之八九,尽在其中。天命榜上,几多风云,龙蛇起舞,逐鹿天下。雍州城里一个小乞丐,大口饮尽一壶天香酒,行那盗秦之事,将这支离破碎的天下缝缝补补。

  • 录鬼人最新章节

        录鬼人,一个不由道家管辖,不受佛家束缚,却能够身兼两家绝技的奇特派系。
        千鬼百怪,终有一名,我们是阴间的户部侍郎,也是阳间的特邀鬼使,我们为黑白无常打工……

  • 甜妻来袭,高冷总裁请接招最新章节

        “三叔叔,我喜欢你。”温乔火力全开大闹婚礼,一表白二献吻三哭得梨花带雨。尹邵司头疼极了。他性子清冷,隐忍又克制,却偏偏对小姑娘束手无策。她想要的,偏偏他都想给。温乔眼见有戏,乘胜追击,撩了半截就开跑,乐此不疲。尹邵司终于忍不了,抓回小狐狸,扛着回窝慢慢调教!她悄悄笑眯了眼,尾巴快翘到天上去了,瞧瞧,老男人还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 人类安全保障局最新章节

        人类到如今已经繁衍了近百万年,只有在最近的这两百年里,没有他们的参与。那些有生命的石头,长着鸟头的人,我们称之为‘神’、‘恶魔’和‘妖怪’‘鬼魂’的存在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我们是如何从他们手中赢得这个世界的他们是否又在黑暗中做好了随时反扑的准备?总之,他们的数量在减少,我们的数量在增加。当我们恐惧的事物越来越少,我们开始更理智地看待这个世界。然而,不能解释的事物并没有消失,好像宇宙故意要表现出荒。

  • 逆天鬼医:嫡女很猖狂最新章节

        她君未柒是谁?现代鬼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谁知道上天有意给她找点事做,居然让她穿越了。
        天生废柴?没关系,她照样可以呼风唤雨,啥?连废柴都不是?没关系没关系,咱们心态好,照样可以玩的风生水起。
        天呐,美丽左相对自己感兴趣?不好意思,她看不上。
        霸气太子也要凑热闹?抱歉,打哪来滚哪去。
        红衣妖孽又来了,天呐,这倒是个极品帅哥,刚要扑上去,背后又飘来一片幽怨目光。
        “娘子,人家身子看也给你看了,摸也摸了,总要给人家负责吧。”
        霍,这家伙浑身闪着万丈光芒,人家巴尔德也没这么闪吧。
        “那个,您老太崇高,我高攀不起。”
        “没事,我看上你就好。”
        “可是,你身后的粉丝会宰了我的。”
        “有我在他能谁敢!”
        算了算了,看你如此貌美又全能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收了你吧

  • 困兽最新章节

        每个人都是一部史诗,能写出来便是长卷。rn现代人犹如身处狩猎场上,不小心便被网络其中,逃无可逃,避无可避。rn即便身为困兽,依然要咆哮不屈,老虎死了,依然威风凛凛。rn所以此篇名为《困兽》,意思便是:困兽犹斗,虎死不倒!

  • 祸妃倾天下最新章节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拥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和绝代风华的舞艺。为贤王她不顾自己的身份为他涉足风月场,却不料被皇帝一眼看中,强行掳入宫中,心爱之人也另娶他人……爱人,孩子,她一个个失去;荣宠,富贵,她一样样夺到,只是那埋在心底的人,是否还记得答应过她的一切……

  • 法医鬼途最新章节

        毕业后的我成为了一名实习法医,而负责带我的却是一名漂亮女法医。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的身上竟然存在着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而我,却可以看到这些东西……

  • 娶个狐妖做老婆最新章节

        魅惑众生的漂亮狐妖,温柔体贴的邻家嫂子,娇小可爱的道家小妹妹,通过双修吸人精气的合欢树妖……游走在这些“危险分子”中间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但为了世界和平,为了更多纯情少年不要受到伤害,商展豁出去啦!让这些“危险分子”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本章内容提要:
    ...    “下面请来自南岛洪门的江蓠江特使为大家说两句。”未了,明礼堂堂主高声宣布道。     掌声雷动中,有不少人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这个称呼无疑是正确的,但明显有些不合时宜。     这次会议的议题其实已经私下商量过了,除了要向其他帮派新上来的主事们秀一下肌肉,让他们明白现在洪门人多势众,已经一统江湖了,另一方面......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