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八方涌来的鼠群不断的向我们逼近,但是他们似乎还很警惕,并没有盲目的冲上来攻击我,大概是因为他们觉察到了前方并不是所有人都安静的躺在那里做他们的午餐,而是还有一个人正站在那里不断的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我知道,强光对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用,于是我就想到了枪,但是却又觉得没有什么意义,毕竟一枪最多也就打死一两个老鼠,在数量如此之多的鼠群进攻之下,手枪的威力显得太弱了。

    而我们并没有冲锋枪那种火力强大的武器,面对现在这样的局面,想靠着硬拼简直是自寻死路。

    还有一样东西是炸药,这东西威力足够大,但是问题就在于我根本就不会用这东西,勉强把这东西丢到鼠群中,如果炸死大片的老鼠还好,万一威力太大把自己人炸死或者干脆把地下空间炸塌了,那结果还不是一样得死。

    突然,在胡一金的背包里我看到了一样东西,我隐约觉得这东西可能有用。

    这是两个自制的燃烧瓶,瓶口处有一个引火的捻子,瓶子里则装满了烈性汽油。

    对付成群的怪物,最好的办法不就是用aoe技能么?

    我看着手中的燃烧瓶,心中一横,心想再等下去,这群老鼠一定会群起攻之,等到它们完全靠进了我们在用燃烧瓶恐怕会伤到自己人。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我掏出胡一金身上的打火机,点燃了一只燃烧瓶然后向着黑压压的一群老鼠丢了过去。

    啪的一声,燃烧瓶落地后便碎裂了,带火的汽油泼洒了一片尽数落在那密密麻麻的一堆老鼠身上。

    被引燃的老鼠尖叫着窜来窜去,带着火苗把其他的老鼠也给点着了。

    老鼠群里就像是炸开了锅,吱吱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地下空间,而这是一群慌不择路的老鼠想着我们的方向跑来,我拿着早已准备好的燃烧瓶再次砸向它们,又在远处的地面上引起了一片火海。

    这些老鼠被烧的体无完肤,顿时死去大半,而整个地下空间都被燃烧瓶引起的火焰照得通明,汽油味和烧焦的皮肉味到处都是,呛得人喘不上气。

    还好这片地下空间足够大,两个燃烧瓶并不足以把这里的氧气耗尽,因此我并不担心我们这些人会因为缺氧而死。

    老鼠被燃烧瓶烧怕了不敢再上前,然后又都退了回去,而燃烧瓶的汽油烧的差不多了,也都逐渐的熄灭了,就是现在整个地下空间里的温度,上升了不少。

    虽然暂时击退了这些地下老鼠群,但是并没有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

    夏璐他们依然睡着,即便是在刚才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后,也依然没有任何要苏醒的迹象,我意识到,如果不能找到使她们昏睡的根源,那么恐怕这些人会在这里一直睡下去。

    或许我可以出去寻找留守在井上的红叶他们帮助,但是我这一上下耽误的时间里,他们要是出了意外,那可是会叫我愧疚一生的。

    不行,必须找到使她们昏睡的根源。

    我在他们之间走来走去,观察者他们的情况,突然,在夏璐的背包里,我忽然看到了一丝微弱的红色光线。

    我轻轻的摘下了夏璐的背包,然后打开背包开了一眼,发现这里面除了一些急救用品之外,还有两样我很熟悉的东西。

    一个是可以操控祖坟山血尸蛮的红玉手镯,另一个则是从圣姑墓里得来的重要法器,神女的黄金面具。

    而此时此刻,暗红色的红玉手镯并没有发出任何光华,反倒是黄金面具上,殷红的陨玉在探灯的照射下闪耀着妖异的红色,而且不时还亮一下,好像还是有节奏的。

    我看着黄金面具,心中疑惑不已,我们都以为通过这黄金面具的指引找到了神女墓的口之处,这个黄金面具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却没想到原来进入了神女墓后,这东西竟然能无故自我放光,很明显就好像是在呼应神女墓的某个东西一样。

    我忽然想到,使我们这些人沉陷梦境的会不会就是这个黄金面具呢?

    北宫恋花说过,黄金面具上的这个红色玉石,和红玉手镯的材质相仿,但是似乎纯度比红玉手镯要强得多,应该是一种富含极强大能量的陨玉,而这些陨玉是可以释放某种波幅的,那会不会正是这些波幅在干扰我们的大脑从而使我们陷入梦境呢?

    我觉得很有这种可能,要知道,神女所留下的黄金面具找到她墓穴的传说本身很有可能就是一个骗局或者是死局,又或者是她留给第一批找到她墓穴入口的盗墓者的一个陷阱。

    只要只按着面具的指向进入墓室的人,都会因为面具上的陨玉而产生幻觉进入一场无法依靠外界刺激醒来的梦境中。

    这么想着,忽然就觉得脑子清晰了许多。

    如果黄金面具是大家昏迷的关键,那么是不是破坏了黄金面具上的陨玉,大家就能醒了?

    想到这,我拿出了诛邪剑,然后拔出剑身,用剑尖对准了黄金面具上的陨玉。

    “妈的,老子倒要看看,是你这个外星玉石硬,还是我的古剑硬!”

    我高举双手刚要把诛邪剑刺下去,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姜诗,住手!”

    这声音,是北宫恋花的!

    我急忙收手,然后回头看去,发现北宫恋花就站在我身后,一脸慌张的看着我。

    她小跑几步来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抢过了黄金面具,埋怨一般的说了一句:“你疯了?你想害死他们吗?”

    我听完这话,很是不理解,害死他们?

    要不是老子刚才以命相搏,他们明天早上都成老鼠屎了。

    北宫恋花的出现,让我的心或多或少的平静了一些,我看到她出现后,迫不及待地问道:“恋花,你去哪了?我醒了之后发现你就不见了!”

    北宫恋花也很意外的看着我,然后好奇的说:“姜诗,你真的是普通人吗?为什么你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醒过来?”

    听到这话,我就明白了,原来现在出现的这种情况,北宫恋花是第一个发现的。

    北宫恋花说道:“我们刚一进入地下密道,大家就都沉睡过去了,而当时我也一样,我在幻境里梦到我们找到了食人花和冰棺,然后坐着车回到了城市。”

    我听到她这么说,知道原来在她的幻境和我的幻境是差不多的。

    北宫恋花看着我,脸色露出一丝紧张:“然后我梦到我们坐的火车忽然就落到了深渊里,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回到了墓门前,然后我又经历了一遍发现宝物的过程。”

    听到北宫恋花这么说,我很意外。

    “这么说,你其实也意识到之前经历的一切只是幻境了?”

    北宫恋花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我们是从何时开始进入幻觉的,所以我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而是在一直观察哪里不对劲,直到后来我们在主墓室里,你突然像疯了似的拿出短剑要自杀,我去阻止你,你却对我说这一切只是梦境,然后你就用短剑刺了自己的手,而我见到那血喷出来的时候,这层梦境就又崩塌了。”

    什么?难道说我的梦境和北宫恋花的梦境居然是重叠的?

    那么也就是说,我在梦里把她壁咚的事情她知道了?

    北宫恋花看着一脸震惊的我,也没提那些事,而是继续说道:“第三层梦境的时候,我意识到如果不想办法,是根本出不去的,于是我就在梦境里借了你的短剑然后学着你的方法刺了一下手掌,结果我就醒过来了。”

    “靠,这样也行啊?”

    北宫恋花继续说道:“我醒过来的时候,你还在昏睡,我就想着去这里面看看,能不能找到弄醒他们的办法,谁知道刚出去没多远,就听见这边又是烧火又是老鼠叫的,我就急忙赶了回来。”

    我指了指地上成片的老鼠尸体,苦笑一声说道:“刚才要不是我急中生智,这帮家伙这会已经成了老鼠的午餐了。”

    我接下来把我的幻境经历和北宫恋花说了一遍,北宫恋花凝着眉毛,想了一会,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

    我急忙问道:“怎么样,有头绪了?”

    北宫恋花叹口气,然后看了看黄金面具,说道:“我刚才也想到了应该是这个东西在作怪,也猜想会不会是只要把它毁了,大家就能清醒,可是我却发现并不是这么简单。”

    我睁大了眼睛,疑惑得问:“你什么这么说?”

    “我们两个的梦境在某些特定的地方是重叠的,也就是说,黄金面具所造出的梦境其实是把我们的梦境搭建成了一体的。”

    我听着有些糊涂,却没有打断北宫恋花,而是由她继续说道:“你的第一层梦境坍塌,导致我的第一层梦境也不明原因的结束了,但是第一层梦境的时候,我们两个的梦是不重叠的,而到了第二层梦境时,我们的梦重叠了,你在梦里所做的事情影响到了我,而你离开第二层梦境的时候,我却进入了第三层梦境,而在第三层梦境里,你就已经不是真正的你了,而是我在梦境中幻想出来的你,但是我从你手里拿过来的诛邪剑一样是有用的,我拿着诛邪剑刺我自己,也同样可以让我醒来,于是我想,我们能不能,那个,就是....。”

    说着说着,北宫恋花的思绪好像有点混乱。

    “哎呀,怎么说呢,我都有点说不清楚了。”

    北宫恋花自己说的都觉得有点乱,红着脸抱怨道。

    而我却似乎有些懂了。

    “你是想说,我们在所有人的梦境里都是有特定的节点可以互相干扰的,而如果在梦境里用诛邪剑去刺痛梦里的人,就可以使他们在现实世界里醒来?”

    北宫恋花点了点头:“对,说的没错,只要我们能进入他们的梦里,然后用诛邪剑刺痛他们,应该就可以让他们从现实世界中醒来。只不过。”

    “只不过?”

    听到北宫恋花欲言又止,我追问道。

    “只不过,现在我们两个脱离了黄金面具的控制,而他们并没有,他们现在一定在梦境世界里度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很可能一年,两年都有可能,我们再次进入他们的梦境也未必能让他们醒来。”

    “为什么?”

    我疑惑不已,难道他们会愿意在梦里过一辈子。

    北宫恋花叹口气说道:“梦境世界是他们最理想化的世界,而且他们如果在那里时间久了就会对一些异常现象麻痹,会把那里当成真正的世界去看待,而我们进去后,就算是可以拿着诛邪剑刺痛他们,但如果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在做梦的话,很可能就认为自己真的死了,而他们在现实世界也将永远不会醒来。”

    “也就是说...”

    我试探着问道。

    “如果我们在梦里把他们杀死了,而他们不认为那只是梦的话,在现实世界里他们也永远醒不过来了?”

    北宫恋花点了点头。

    “对,盗梦空间,看过没?深层梦境里,人的思维和意识一旦消散,那么本体也就成为了一具没有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了。”

    我看着横躺竖卧了一地的人,心里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先不说我们进入梦境后能不能让他们醒来,我现在想问的是,我们特么怎么进去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之 第二百五十五章 囚笼梦境是作者美琪琪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之 第二百五十五章 囚笼梦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美琪琪写的《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之 第二百五十五章 囚笼梦境是作者美琪琪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之 第二百五十五章 囚笼梦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美琪琪写的《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最新章节- 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全文阅读- 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txt下载- 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五十五章 囚笼梦境】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我当灵异编辑那几年》书迷评论

  • 武炼金身最新章节

        携带神秘古书,穿越异界大陆,修武道,灭强敌,炼金身,什么强大血脉,我一拳打爆。所有的强敌给我通通破之。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武道的世界不需要懦夫,看武破九天,战尽所有强敌,一步一血路,终登无上至尊之位!

  • 重生之嫡女妖娆最新章节

        她,国公府的大小姐,却因误信继母后妹,错认爱人让亲人惨死自己万劫不复。真心不一定换来真心,是她得到的教训。如果有来生,是她的愿望。当意外重生,斗倒继母,折磨后妹,教训贱男,维护真心爱她的人家人。只是面对再一次的感情受伤的心是否有勇气重新接纳…她,到底该何去何从,如何才能澜景天下………""

  • 心情最新章节

        心情无法完全用文字来表达..
        还要加上行动..

  • 半世风华最新章节

        曾几何时,许一人白头,却将两人生生误;那时兵临城下,并非少年轻狂,只是朝思暮想!
        她为他做人傀儡,替人布局,助人收网;他为她倾覆山河,大权在握,一心相待。
        只是悲欢有别,早已非当年所愿,难道期间曲折。
        —
        南宁烟:穿越异世,行逆天事;是谁的哀求却又将她弃之不顾。
        金墨阳:公子如玉,陌上无双;沉浮算计爱之一字烙于心间不灭。
        胥长歌:逍遥世子,一袭蓝衣;倾心相付离怨不弃为守她万里山河。
        慕容夙钺:少年杀手,巫族契人;生死繁华不若一笑,道不尽天机莫强求。
        宁池:宁三公子,碧衣翩翩;寻寻觅觅桃花债,月佩玄机此间事了。
        南玉珩:皇帝之子,羸弱之姿;隐匿暗处看她芳华,那容恣半世风华。
        —
        南郑王朝曾有一位女帝,只做了几月;
        传闻她开青楼造戏院风靡一时;
        传闻她为一人舍江山,良缘携手成欢。
        传闻她后宫三千日日笙箫不灭,美人相伴。
        —
        宁王题记——当年这天下我得了不过是想博他一笑。

  • 神级法则最新章节

        这...    只是一场游戏。    人生的游戏......    法则?不过是游戏的一个道具而已!js330

  • 历史粉碎机最新章节

        浩荡历史长河,我自逆流而上,于华夏存亡之际,只手挽天倾。第一站,1644年,魂穿已经挂进上吊绳的崇祯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历史粉碎机》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凰谋凤权最新章节

        云涌天下,风起苍暝大陆,看少女许倾池如何从“牢中囚犯”成长为金銮殿上权倾朝野的一代名相。
        不知身世,不识过往,好在前路漫漫中,凭着艳艳惊才,能破荆棘,化险夷,夺王权,立长名。她不期许这王朝有一场盛世烟火等她,她只愿护着身边人,守望天明。却不知,在成长路上,锋芒毕露的她一早便被人惦记着。
        “我不怕人挑衅,就怕某人惦记着。”她斜眼看他,手里抓着刚颁布的圣旨。
        “娘子,刚好,我怕人挑衅,还只愿你惦记着。”他笑说道,眸子里满是柔情。
        她一脸黑线,咬牙切齿道:“滚……”

  •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最新章节

        五年前,一场阴谋让他们雨夜相遇,五年后,俩人相逢却不相识。她成了两个萌娃的母亲,他则是TK跨国集团的大总裁,他不近女色,直到她不小心夺去了他的初吻……他说:你家孩子把你卖了,以后就乖乖留在这儿帮我治病。她咬牙,这两个没良心的小坏蛋!又朝他瞪眼:你有什么病?他邪魅地一笑,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据说这一试不得了,这女人果然能治好他的病,甜润又解火,从此,冷傲大总裁把她当宝贝一样捧着宠着。哪想女人太娇纵就要飞天,她竟然在某天带着孩子驾着游艇不知去向……

  • 我在爱情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

        我在床底下,亲耳听到性冷淡的老公和小三厮混。为了报复,我爬上了裴墨打的床,他却戴着手套验证我的第一次。他有女性接触障碍,我是他唯一不过敏的女人。他助我复仇,许我一场盛世婚礼,让我陷入他的蚀骨柔情。前夫纠缠不休,公公心怀叵测,裴墨的后母视我为眼中钉,叔嫂更是夺走了我的眼角膜……我满身伤痕地离去,五年后再回来时,我重见光明。身边还带着一个萌宝。他冷冷逼问:“林荼蘼,孩子是谁的?”我嘲讽一笑:“问的好,我也想知道。”五年前的那一晚,是我终身的噩梦……

  • 校园护花兵王最新章节

        老兵不死,从未凋零!王牌特种兵叶枫回归都市,开启传奇人生。

  • 圣牛最新章节

        他是复仇者,也是老实人!只身复仇,玉石俱焚,重生异世成为一个牧童!神奇的仙牛,可敬的土地公,又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机遇?背井离乡,参军谋生,功至将军!金丹大成,灭杀妖兽,更有美女相伴!却怎奈是织女转世,天条戒律,天庭威严,又会给他什么样的危机?且看他如何偷天换日,终得美人归……

  • 安怡的小铺最新章节

        本文围绕两个出身截然相反的男女主人公的爱情纠葛为主线,展现了当代大学生活广阔的日常图景,和早已物质化的社会的真实映像,纵然如此,仍有那么些人,坚持自己,书写自己无悔的青春

  • 爆笑宠妻:仵作小王妃最新章节

        鬼……鬼,有尸体!”初遇,王府柴房,已经死了的夏婴猛地跳了起来,她狼狈的睁开眼,直接撞入了某绝色王爷的视线……竟然穿越重生在凰鸾国一名女仵作的身上,刚醒来就卷进了暗潮汹涌的宫斗中,斗邪男,解剖尸体,占美男便宜,最后,才发现,她不过是那个人眼里一颗有趣的棋子……【本文恐怖刺激加爆笑,女主不会验尸,所以,验尸不是重要的剧情。】

  • 巫族诡事最新章节

        巫子佑十二岁那年,一场离奇的车祸导致父母双亡,父亲死前却一直惊恐的看着无人驾驶的大卡车,念叨着逝去多年的爷爷。某天深夜,偶遇鬼魅勾魂,惊吓过度的他激发了自己体内血脉之力,也发现了奶奶不为人知的秘密。为了复活死去的双亲,他走遍了地球的每个角落,从现代都市到远古大西洲蓝血人部落再到到海底金字塔……

  • 校园超级兵王最新章节

        华夏超级特工,目前正处于休假期。特工考核之中,射击,格斗技巧都达到满分,拥有一定的急救技巧,精通多国语言。曾经参与过多次救援,保护行动。表面上玩世不恭,实际上沉着冷静。因为同一个小队的战友林博因为任务失踪,被迫中止假期。林博参与一项机密行动,盗出了一份国际恐怖组织的生化武器研发资料。但是却出现变故失去了联系。林博有一个妹妹,在天合市念大学,国家希望通过林清竹找到林博

  • 星轴最新章节

        一部以人类的两颗移民星球为大背景,融入三星博弈、权谋与爱情等为主题的星际科幻故事,将一个移民星女孩探查星轴爆炸真相中的成长、奋斗与冒险,融入太阳系和兰斯星系的文明历程和星际纠葛中,并探讨了人类在星际征程中无法逾越的障碍。

  • 无敌兵王逍遥记最新章节

        他是一个神秘的兵王,在消失的十年里,练就了一身强悍的本领。十年后,他低调返乡,本想平平凡凡的生活,然而,一个个的绝美女郎,纷纷地追求他,源源不断的艳福,让他无从选择。怎么办呢?先做个护花使者,逍遥一番再说吧……

  • 冷情前夫,厉少甜宠无度最新章节

        他冷血无情,喜怒无常。
        但那又怎么样,她爱他,千疮百孔也在所不惜。
        可后来她才知道,
        那个冰冷的男人,给了她全世界的温柔。
        离婚一个月,他幡然醒悟。
        后悔吗?她问。 他不会承认,行动却泄了心事……
        沈清欢冷笑,“前夫哥,打脸不疼吗?”

    本章内容提要:
    ...    四面八方涌来的鼠群不断的向我们逼近,但是他们似乎还很警惕,并没有盲目的冲上来攻击我,大概是因为他们觉察到了前方并不是所有人都安静的躺在那里做他们的午餐,而是还有一个人正站在那里不断的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我知道,强光对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用,于是我就想到了枪,但是却又觉得没有什么意义,毕竟一枪最多也就......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