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戏骨》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25111/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子旁边,六子一挥手,他们就不动了。 “着魔了!” “他是一个巫师!” “用火烧死他!” 庭上脸色难看,举锤定音。 “经过上述评判,六子先生,你已经死了。由此,你被定为世界级文化一颤,由联合国保存,如此你可有异议?” 六子摇摇头。 当即有国人站起来反对,立刻被以喧哗藐视法庭的罪过撵了下去。 庭审足足三个小时,法官,所有参审的人员全部战战兢兢......

  1. 摘选2:
  2. ... 因为他们是永生的! 一旦赞巴复活,那绝对不是六子一个人可以收拾得了的。 这种事儿,必须 六子愣住了,难道自己要去找柳无念么。 毕竟现在青城山已经隐隐坐上的“武林盟主”的位置,如果有青城山参与进来,这件事儿会好办很多。 不行,先看看能不能追回那个左手。 六子几步从那个甬道里面追了出来,飞身就跳了下去,背后的骨翅不断地挥舞着,朝着那个小村落飞去。 ......

  1. 摘选3:
  2. ...儿给自己说的内容应该是真的。只是齐云儿可能没有想到,六子鬼尸的身体对这些东西有着抵抗作用,所以不用多久六子可以自己再想起来,这个东西对六子的作用应该是暂时。 可是六子明明记得,后来那个齐云儿变了,变成了一个老婆婆。六子脑海里已经没有了那个画面,只有这个念头还在脑子里根深蒂固无法拔除。这又是为什么? 由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那个齐云儿又不是什么器物,是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啊。 难道是? 被上身了? 上身这个东西很复杂,有的就像是那个邪道去占据别人的身体,会完全操控那个身体。有的则是隐藏在那个人心里,等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一个人就变成了两个人。 也就是说,齐云儿极有可能被上身,那这个老婆婆会是谁呢? 六子挠了挠头,暂时还没想到合适的人,因为村子里的人生活圈子就只有那么大,是肯定找不到谁想要去加害于她们的。 六子再度起来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背包,朝着那个远处最高的山跑去。 自己必须在夜晚到来之前,赶到那个山的最顶峰,只是在山里赶路不比平地,你看好像就在眼前的目的地,可能要走上一天。 六子身子忽然一顿,奶奶的,谁说自己要靠走了。 自己不是能飞么? 六子取下背包,提在手里,背后的骨翅扑棱扑棱地,不一会儿就飞上了那个山峰。 在这之前,六子围着这个山峰绕了一圈,心里顿时明了了。 这个山峰被人动过手脚,你见过四四方方的山峰么?没有吧? 这个山峰四面都像是被人削了一道一样,变成了四个悬崖,只是看起来有很长的时间了,所以这个山峰四面都没有上去的路,想要上去,只能随着靠着悬崖一点点地爬上去。 在侧面的时候,六子还看到了很多用木材扎出来的平台,看来是用来挖矿的平台。 只是矿藏不都是在地上么,看这个节奏,怎么这个金矿在山里头?在这个古怪山峰的最中央? 这个山峰肯定是经过改造的,六子只是听过这种山峰,因为这种山峰不是一般人能够改造的,要消耗很多人力物力财力。 有一句话,叫山印河图,云海雪宫。这里就是四种镇压邪气的地方,这个明显就是山印了,就像是五指山压着孙悟空的那种感觉。 能耗费这么大的力气,去镇压一只左手,看来这个赞巴的确不是一般的人。 只是六子还知道,除了山印河图,云海雪宫,还有一个,这四种叫做四绝,在这八个字后面,还有四个字,这四个字说的是一个地方,只是最后面的这四个字,早就失传了,所以就算是六子,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既然左手镇压在这里,那么这个赞巴肯定是被分尸无疑了,左手右手,左脚右脚,还有头身,分别被镇压在五个不同的地方,这种被成为天地玄镇,差不多是最高规格的镇压了。这个山印河图,云海雪宫四个地方估计就是镇压者,左手右手,左脚右脚,至于最为重要的头身被镇压在什么地方,六子就不得而知了。 六子一跳,从山顶飞了下去,找到了挖矿的入口,走了进去。 在山顶的地方,有个笔直通下去的天井,大概有两三个人合抱那么粗,只是这么多年,应该被植物挡住了,所以从天井进去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走平时矿工们走的路了。 “噗!” 六子点亮了一盏浮灯,往那个凿开的通道往里面一送,小心翼翼地跟了进去。 天井是山印沟通“天气”的地方,在山印的下面,应该还有一个地宫,地宫应该是像树木的根须一样朝着四周伸展,这就是山印吸收“地力”的地方,那个左手应该就是在山印的中央,夹在天地之间。 齐云儿的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这个开掘工作没有多久,就挖出这个左手,更没有说他们挖到金子之类的传言 “啪!” 六子的脚步忽然一停,他看见浮灯已经飞了出去,浮灯周围全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空间很小的话,像甬道,浮灯可以把甬道里照得很明亮,可是如果空间很大,浮灯的光就会显得很微弱,微弱到六子只能看见灯,却看不见其他的任何东西! 也就是说,六子到了! 六子一低头,踢了一脚脚下的石头,便听见稀里哗啦地一片下落的声音,被六子踢下去的那些石头一直在和岩壁撞击,却听不见落在底下的声音。 六子从外面走进来,并没有经过转弯或者上下,这就是一条笔直的路,目的十分明确地朝这个山印里面的巨大空间进发。 难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这里根本没有所谓的金子矿脉,那些人就是被利用过来开山的! 可是从齐云儿的话语里可以得知,那个神婆说,这个地方是有金子矿脉的,用来镇压邪气。虽然六子没有听过用天然金矿来镇压,更没有听过什么左七右八的格局,可是因为这种大山里有着太多的神秘未知,六子选择了相信。 从现在看过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个神婆也是骗人的! 六子浑身一颤,他忽然想起来了,最后那个神婆的脸从齐云儿脸上透漏出来的时候。 那个神婆并没有死! 齐云儿就是那个神婆,神婆就是齐云儿! 她们根本就是一个人! 南疆的神婆习惯六子不知道,但是游牧人的神婆六子却很清楚。如果他们真的是从关外来的,那么他们应该是遵从关外人的习惯。 在关外,有着一个神婆守护一个传说,可以有数千年之久。 神婆作为普通人的身体,如何趟过岁月的激流? 很简单,因为每过一百年,她们就会培养一个小女孩作为自己的接班人,等自己要死的时候,让那个小女孩为自己接班。其实在培养那个小女孩的时候,神婆就已经把自己习惯传给了那个小女孩,把自己头发、指甲、还有皮肉煮着给那个小女孩吃了。 等那个神婆一死,那个神婆的灵魂刚飘散出来的时候,灵魂就会发现,那个小女孩身上有着自己熟悉的感觉,然后进入那个小女孩的身体。 这是一种极为不齿的邪术,也就是说,齐云儿是存在的,神婆也是存在的,但是她们压根就是一个人。 不用多久,齐云儿的神魂就会被那个神婆完全吞噬。 就是这样,在世人的眼里,神婆依旧和常人一样,一代代更换,但是本质上,她们还是一个人 糟了! 六子一拍脑袋,自己怎么这么笨,把这一点给忘了! 一个神婆守护一个传说,其实她们守护的不是那个传说,而是传说里的人! 也就是说,这个神婆,守护的真是赞巴!...

  1. 摘选4:
  2. ...深了,四周都是轻轻地虫鸣,那个神婆少女点燃了屋子里的篝火,瞬间就把整个屋子照得亮堂。 这个屋子不是很大,最中央自然是个火堆,四周四面的墙壁上都挂着各种各样的药草,还有很多骨头,一些虫子的标本。虽然摆放了很多东西,但是这里却被那个少女收拾得很整齐。 “我叫齐云儿。” 那个少女坐了下来,给六子端过一碗乌黑的汤,往六子面前一递,示意让他喝下去。 六子结果那个汤碗,轻轻......

  1. 摘选5:
  2. ...平日也就是和神神鬼鬼的传说打着交道,所以遇到这种事儿,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六子不是人,那个猫面人就是妖怪。 只是他们已经忘了自己至亲之人都变成了人狼这个事实。 神婆少女见六子没有响动,脸上的疑虑神色瞬间又增加了几分。 “吼!” 越来越大的慌乱声、远处人狼们的嚎叫声,还有狼毒草独特刺鼻的气味,似乎是惊到了猫面人,猫面人一翻身,瞬间清醒了过来,看着四周肚饿人都在盯着......

  1. 摘选6:
  2. ...是让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村里的女人,老人和孩子都站在山洞外面哭泣着,一个个身影摇摇晃晃的从洞里面走了出来,却不是人狼,而是一个个面色憔悴,身上伤痕累累的男人。当这些男人来到村民的面前的时候,他们哭得愈发悲痛。 从他们身上的伤痕以及走出的地方来看,就是六子白天见到的那些人狼无疑。令人震惊的是,月圆之夜,这些人狼竟然恢复了真身。 六子看向琼娜,后者同样一脸迷茫,她身为人......

  1. 摘选7:
  2. ...可以了解更多的东西。” “难道你经常这样么?说的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琼娜撅嘴有些不满地道。 “中国有句老话,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懂么?” 六子笑了笑,直接不管琼娜了,自己往上面一步步地走着,伸了个懒腰:“哎哟,这几天都没有睡个好觉,倒是如果被抓了,说不定还能好好睡上一觉!” 琼娜一听六子这么说,更生气了:“前面就是虎穴,你怎么不入那个虎穴?” ......

  1. 摘选8:
  2. ...本来就是大忌,是什么事儿,让这个村子的人,犯着天谴人责的危险,做这改风水的事儿呢? “走,下去看看。” 六子一挥手,朝着左边的小径就走了下去。 在山泉水旁边,立着一栋残朽的破木屋,门口叮叮朗朗地七八串兽骨在门口相互撞击着,六子快步走了过去,顿了顿,正看见那屋子里头走出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来。 “请问一下,村子里有地方给我们歇歇脚么?” 那少女手里端着一个竹筐......

  1. 摘选9:
  2. ...说下去。 六子微微抬了抬眼,有些疲倦地挥了挥手,伸手掀开一具尸体,从尸体下面除了自己的布袋,往自己肩膀上一搭,又撩起自己衣服的边角,细细地擦着手上的骨鞭。 “我在皇城里寻不见你人影。” 六子的停手,缓缓抬起骨鞭,看了几眼,淡淡地说。 “我,我去了青城山。” 新月解释了一句,有几分着急感觉在语气里孕育。 “当日,可是你伤了韩海阁的长老,又盗走了《百族异......

《戏骨》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戏骨最新章节 戏骨步明非 戏骨无弹窗 戏骨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戏骨》】是一本全本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戏骨》】全文阅读,免费小说【《戏骨》】下载,免费小说【《戏骨》】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戏骨》】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戏骨》】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戏骨》】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戏骨》】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步明非】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戏骨》】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戏骨》】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戏骨》】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步明非】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戏骨》】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戏骨》】写作者【步明非】!我们共同期待小说【《戏骨》】写作者:【步明非】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戏骨》】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戏骨最新章节- 戏骨全文阅读- 戏骨全文txt下载- 戏骨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戏骨》书迷评论

  • 熊猫之萝莉巨星最新章节

        变身百合文一觉醒来,变成一个萌翻天下的小萝莉!!!全部水友都完全被这个萌萌哒的小萝莉萌出一口老血。纷纷喊着我老婆,我妹妹。一念就卖萌,最萌萝莉熊猫直播!新人新书

  • 傲血兵王最新章节

        重拾信念的传奇雇佣兵回归花花都市,金钱美女一锅端!

  • HEART最新章节

        心随波逐浪 起波不定
        浮板能在海面上平稳
        而内心澎湃
        尽管表面著宁静

  • 嗜血豪门:邪少强宠隐忍妻最新章节

        他,一个想要给爱却不懂如何表达的痴情腹黑男,为了身后的小管家可谓是费尽心机,可到头来落得人去楼空。她,一个想要被爱却一直默默无闻的独立隐忍女,为了身前的少爷总是暗地默默付出,可到头来总是满身伤痕。多年后!他步步紧逼:“还敢跑。”她节节后退:“少爷,你放过我吧。”“你不是我的妻子吗?那你就该履行你妻子的义务。”“不是,那只是演戏。”“那你也得陪我演一辈子。”“我不要……唔……”“你要是再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然后照顾你一辈子。”

  • 俊相最新章节

        金榜题名日 便是波澜壮阔的人生开端
        偶然一瞥间 留下几段绚烂多彩的爱恋
        凭谁问 出生寒门 跨不过世家门槛 颠覆权贵?
        凭谁问 文弱书生 难做到沙场点兵 挥斥方遒?
        朗朗乾坤 芸芸众生 谁能傲立斜睨权势与金钱?
        大好河山 江山秀丽 怎可忍看臣服异族与残暴?
        从一开始被种种际遇推着往前走
        到最终发出那声想要独立掌握命运的怒吼
        这世间唯有他能不忘初心 勉力前行
        且看一个小人物的成长史
        -----------------------------------------------
        作者微博:搜索黄家坞一号

  • 白道枭雄最新章节

        张文,从事着二十一世纪最受男人欢迎,最受女人鄙视的光辉职业,且看这个迷一般的男人,如何在都市里混得风声水起,游走于众美之间,扭转他的人生命运,建立属于他张文的王国。
        ps:买断作品,免费完本,本人已经在它站完本两本,共计五百多万字,绝不太监,人品保证。
        高级群:

  • 我的承诺是爱你最新章节

        等哥哥回来,哥哥会把最好的都给你!——季沐晨。哥哥回来了,你还是我的天使吗?——苏扬。等我漂洋过海去看你,你还是我爱心的另一半吗?——苏扬girl你是我生命里的那道阳光——薛子峰蓝颜也好,朋友也好,哥们也好,只要留在你身边就好——薛子峰。一个普通的女生,却让两大男神对她情有独钟。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玄灵万钧最新章节

        你经历过女友被人当面夹在胳膊低下带走,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绝望么?这是个现实得露骨的世界,寻常人看人的目光不是太高就是太低。一个废材,没有半点力量,就连狗都不如!且看废材少年如何穿越异世大陆,积力量、存实力、泡美妞、铸辉煌,从新找回属于自己的尊严。伸手便要万山崩塌,动辄便要江河断流!本书等级制度为玄人、玄者、玄才、玄杰、低级玄师、中级玄师、高级玄师、玄尊、玄皇、玄圣。玄技等级制度为粉、朱、红、绛。

  • 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宁萧,宁家的三小姐,父亲早年失踪,归来后因功封将军,她也有了将军府嫡女的称号。被选入宫中成为太子妃,之后却被人陷害满门被灭,元凶竟是自己深爱了一辈子的太子被施以毒刑的宁萧醒来后竟发现自己重生回了三年前!因此开启了一条充满血腥味的复仇之路:“曾陷害过我、辜负过我、利用过我的人阿没想到吧!我又回来了!”

  • 权少惹爱:神秘老公求放过最新章节

        她绝望,天台扑倒救命恩人,做了羞羞事。他,特种兵王,高不可攀的部长大人。她被他用极端的手段拐进民政局,才发现他神秘,有钱,狠戾,冷酷!她恨他入骨,却又被他的柔情融化,对他的感情永远是爱恨交加。白天冷酷脸,晚上是喂不饱的大恶狼!他在她耳畔低低的笑,“做你男人,首先不是要做到你满足吗……”

  • 武将宠妻手簿最新章节

        虽说卫国公除了身材极好、相貌甚佳、银子奇多、位高权重外几乎没有什么优点,但他依然是京城里最矜贵最抢手的钻石王老五。直到有一天,这万年单身汉忽然订了亲……京城一下子沸腾起来。成亲前的卫国公——名副其实的铁腕将军冷血汉子成亲后的卫国公——真·无敌·宠妻狂魔。

  • 上门为婿最新章节

        高中毕业,我嫁给了一个大我八岁的女人。当晚,她就让我先吃药

  • 狂少之独霸天下最新章节

        你好,我叫杨天,后因为被卷入黑道而改名李真宇,是一个梦想混拿毕业证的高中生,没有朋友,喜欢寂寞的时候叼根烟,从不指望任何人心疼。
        我的脾气不好,别惹我,我不怕死,怕死的都当不了男主角。
        我没有你们那么高尚,还有远大的梦想,更不奢望人生可以活得那么无憾,所以别用你的脾气来挑战我的个性,那会让你们输得很有节奏感!
        在这,我绝不会说我是天下第一,可是我也绝不会承认我是第二。
        出来混的本来就是一只脚踏在鬼门关,一只脚踏在警察局!
        不是我们混,而是这个社会逼人太甚。
        人人皆说金钱是罪恶,说美女是祸水,说高处不胜寒,说名利是过往云烟,特么全在放屁。
        这样的我,你觉得有什么前途?
        算了算了,这都无所谓,搞笑的是,自己还特么是个特工。
        混子哥为自己而写,青春校园、黑道小说:《狂少之独霸天下》

  • 盛世鸿途最新章节

        政府办的小公务员陈功一直受女上司打压,不成想突然受到市长的青睐,当上了市长秘书,熟料却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走上了一条曲折的盛世鸿途之路……

  • 听说总医院有鬼最新章节

        旧历七月十五那天,我生下了我的母亲。rn我一直讨厌在公安的男人,霸道暴力,可这家伙却温尔儒雅,不温不火,尤其是他英俊的相貌,看一眼如同得到了某种快感,欲罢不能。rn然,命有注定,老天赐了我一双阴阳眼,结缘了一只赤心耿耿的鬼。并赋予重任在肩。rn已经好久没见到这只鬼了,梦里和他睡了一次,他古怪的姿势和从前一模一样,十足的笨蛋。rn人爱我,我爱鬼,到底和谁啪啪啪?rn

  • 婚婚缠绵:卧底总裁太会撩最新章节

        她只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小警察,他是叱咤风云的顶级男神。rn第一次见面她破坏了他的交易,损失惨重,他想把她活活打死。“死女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不起就肉偿,一辈子还不了,那就还十辈子。”他将她死死压制,霸道宣示。rn她抗议“你不就仗着你有钱有势吗?有本事咱们一对一单挑啊?”rn“哦?你想和我一对一?”他挑挑眉,一边解开自己的衣领,“那你是想要我对你粗鲁点呢,还是再粗鲁点?”

  • 农女的商业帝国最新章节

        肺炎住院的我怎么一醒来就在了异世,没有记忆,没有特殊异能属性,家里还一贫如洗,怎么办?名声不好?我洗白,一贫如洗?我挣钱,一场由臭豆腐开启的商业之路,没成想却是建立商业帝国的钥匙。但是那个谁,能不能离我远一些,我可是不爱男色爱金子的。

  • 夏小姐,暖你一千遍最新章节

        一夜旖旎,她黯然离去。四年后再次相遇,他是叱诧风云的贵族之胄,她是平平无奇的单亲妈妈,一纸契约,本以为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却没想到霸道总裁对她一染成瘾,将她锁在身边。她以为他刻意接近她,讨好她,不过是因为她的这个姓氏,却没想到渐渐跌入了他的温柔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