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谁其与归》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250/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免显得招眼。我皱着眉头想了想,决定先带着瑶瑶跟游客们一起过去。回头看了沙漠中的邵昊一眼,看到他正在往回走,应当能跟得上我们。怪树林就在城西不远处。走到怪树林的时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尸横遍野。这里与其说是一片树林,到不如说是一片乱葬岗——胡杨的乱葬岗。大片大片干枯而死的胡杨树陈尸于此,以尸身向后人展示所谓的原始风貌。“你可不是来这儿伤春悲秋的,别分心。”邵昊已经追上我们,对我附耳,“一......

  1. 摘选2:
  2. ...示并无闲杂人等进出过研究所。调查之后发现,研究所的地上,有蛇爬过的痕迹。”古三舅公将照片夹回书页里,几步走到窗前掩上了窗扉。夜风微凉。终于坐上了从长沙开往呼和浩特的火车。上午九点多的班次,二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将近一天一夜。我们三人买了卧铺。我在车上睡了一觉,夜里到底不如自己家睡的舒坦,醒来时,车窗外的山头才刚升起一线光。我在下铺,中间是瑶瑶,最上面一层则是邵昊。对面卧铺一汉子冲我招招手......

  1. 摘选3:
  2. ...此只好傻傻地站着,不知该怎样回答瑶瑶的问题。大概是见我不说话,瑶瑶有些恼怒。她气得一跺脚,红着脸冲我骂了一句:“你个悖时砍脑壳的!”转身进了屋子。怎么突然这么大火气?我不明所以地看着她气冲冲地走出古三舅公的吊脚楼,头也不回地进了自己家。“呦,瑶瑶这是咋了?钟家小伙子惹她生气了?”一身素白唐装的古三舅公端着一只紫砂壶走过来,壶口飘出一阵清怡茶香,颇有几分世外高人闲云野鹤的风姿。“我……我也不清楚。大概是我不小心犯了什么错吧。”我尴尬地笑笑,在古三舅公意味深长的目光下,低头走回屋里。推开自己暂住那间客卧的房门,我竟看到邵昊正惬意地躺在床上睡觉。我又退出去仔细看了看房间,是我住的那间没错。那邵昊这是几个意思?邵昊闭着眼睛说了一句:“回来了?”这家伙没睡着?不过他还是没睁眼,继续躺我床上闭目养神。我走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嗯,回来了,所以你这鸠占鹊巢的该让位了。”“怎么,你就这么对你救命恩人,连张床都舍不得?”我看着他八风不动的睡姿,重重叹了口气。得,你救了我,你是大爷!邵昊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掐住我的喉咙,动作之行云流水堪比香港僵尸片中诈尸情节,差点儿没把我嘴里那口水给吓喷出来。他手上并未用力,但手法上下了些巧劲,使我那口水咽不下去也不至于喷出来,只能尴尬地含着。他用那双墨黑的瞳孔牢不可破地盯住我,印出我鼓着腮帮子傻愣愣的模样。他的眼睛深得犹如青铜鬼面眉心的黑色方孔,神秘而危险。“你得意识到,她是苗女。”谁?瑶瑶吗?我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她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邵昊对瑶瑶似心存芥蒂。他又重复了一句:“她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有多复杂?难道那小姑娘还是会下蛊的草鬼婆不成?她可不太像。我被邵昊掐着,无法表达心里所想,况且这个时候也不敢逆着丫的意思说话,于是又狗腿地猛点头。“呦,你们这是干嘛呢?我说邵昊啊,赶快给钟家小伙子放开,别把他呛咯。”古三舅公端着紫砂壶走过来,三言两语给我解了围。邵昊依言收回手,我终于能把那口水咽下去,心里对古三舅公多了几分谢意。古三舅公就着壶嘴喝了一口茶,向我们招招手,如同一个平易近人的长辈那样笑了:“你们跟我过来,我给你们说说,这趟去黑城怎么走。”我有些吃不准这事,就转头看向邵昊。本以为我们会有个对视,然后他会给我点儿暗示之类的,可事实上,邵昊看都没看我一眼,径自跟着古三舅公走了出去。得嘞,一个两个都跟我耍小性子。我说错了,邵昊确实是有能耐的人,但气量上可比小爷小太多了!我纠结地看着他的背影,又喝了几口茶。古三舅公直接带我们去了他的主卧。之前没仔细看过,进来了才发现,这间主卧里除了床和衣柜外,还有一副书架和一张书桌,书桌上放着笔墨纸砚,床头还有一本《启功书法》。看来古三舅公和我老爹不仅是同乡,还一样是书法爱好者。我又一次盘算起两人相识的可能性。书桌前不知何时竟然备好了三个大号的旅行包。邵昊随手领了离自己手边最近的那个旅行包,我见状,也自觉地领了一个。还剩下一个。不多时,有人敲门,声音脆生生的:“舅公,我是瑶瑶。”“瑶瑶来了啊。”古三舅公吩咐我,“钟家小伙子,去给瑶瑶开下门。”“好。”我依言打开门,瑶瑶见是我,低着头从我旁边走了过去,衣摆上的银流苏明晃晃地亮了人的眼。看来剩下的那个,是留给瑶瑶的。人到齐了,古三舅公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那种源于上位者的威压再次散发。“明天你们就该动身了。行走的路线和时间自有瑶瑶告诉你们,不必我啰嗦。内蒙黑城如今也是旅游的好去处,你们可以扮成游客,混在人群中过去,但是到了晚上,不仅要避开人群,还要小心潜于暗处的眼线。”古三舅公的视线在我们间来回巡视一番,最后落到我身上:“尤其是你!”我愕然抬头,脊背有些发僵。古三舅公又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就是警惕性太差。”我:“……”引用江南的话来说,就是我是我老爹的宝贝儿子——被他保护得太好了。“钟家小伙子,你知道自己这趟要去干嘛不?”我去干嘛?说实话,我不止一次思考过这个问题。邵昊只说是我老爹十年前拿了黑城里的东西,现在事情败露只好独自潜逃,连我这个亲儿子都顾不上了。但是我老爹究竟拿了什么,引发了什么样的后果,以及我在这次黑城之行中到底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他只字未提。苦思无果,我只能无奈地摇头:“我不知道。”古三舅公倒是点了点头,似乎这样的结果恰在他意料之中。“黑城原本建在额济纳河下游的绿洲上,由于河水改道北流,城郭废弃后,风沙肆虐,又因濒临巴丹吉林大沙漠,气候极度干燥,故而尽被大漠黄沙吞噬。”说到这儿,古三舅公似乎有意看了我一眼。我急忙作聆听状,装出一副凝神思考的样子。“在内蒙黑城一直有一个传说,相传元朝灭亡后,有一位将军依然驻守在黑城,誓不投降。这位将军被草原人民称作哈日***,就是黑英雄的意思。“这位黑将军骁勇善战,率领黑城人民顽抗敌军。黑城久攻不下,敌军就想了主意,他们挖断了城外水道,使得城内人畜饥渴,禾苗枯萎,掘井无水,人心惶惶。“黑将军及其手下官兵连日来滴水未进,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突围。当夜,他率领手下将士在城外与敌人厮杀,最后战死在城西的怪树林中。”古三舅公顿了顿,蓦地发出一声叹息:“黑将军知自己此去凶多吉少。突围前夜,他将无数珍宝埋在城内一口枯井中,连自己的一双儿女都被推下去陪葬。”瑶瑶发出一声低呼,我也倒吸一口凉气,默默地想还是我家钟铭恩老同志好。“传说到底是传说。不过20世纪初期,帝国主义入侵中国的时候,确实在城中盗掘出不少文书、唐卡之类的东西。八十年代国家也派出过考古队发掘黑城,弄清了地层关系和城市布局情况,并发现了大量文书和其他文物,文书中有汉文、西夏文、蒙古文、藏文、古阿拉伯文等多种民族文字,倒是为研究黑城和元代社会历史文化提供了极为宝贵的文献资料,现在已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么说来,我们这次内蒙之行多半是冲着那口藏宝的枯井去的,甚至于我老爹当年拿的东西,恐怕也跟那口枯井有什么牵扯。可是……我听出了问题所在,试探地问:“这么说来,那口被黑将军葬了珍宝和儿女的枯井,至今仍未找到?”...

  1. 摘选4:
  2. ...心有余悸,额头和后背都冒出一层汗,急剧的心跳更难平复。古家三舅公拍了拍瑶瑶的手,吩咐道:“瑶瑶,去帮他擦擦头上的汗,陪他说说话。”瑶瑶应了一声,从襟内拿出一张手帕,为我拭去额头的汗渍,指尖轻柔,绣帕白净。“现在安全了,没有水,别怕。”分不出是她的手还是那方白帕,有一阵若有若无的花香萦于鼻尖,让我放松不少。邵昊冷眼旁观良久,突然说了一句:“你真的老了。”我诧异地抬头去看他,女孩也被他这话......

  1. 摘选5:
  2. ...张是矗立在沙漠中的两座穹庐式建筑,应当是前一张照片中那两个尖塔状物体的近距离实体模样。第三张是一具尸骸。我惊了一下,继续去翻后面的十多张照片。大漠黄沙。佛塔古寺。枯木怪林。断垣残壁。草草一遍看完,我又将那张尸骸照片翻了出来。从体型上看应该是一个少年人,衣服风化碎裂,身体干枯发黑但保存完好,头发和指甲都很长,可能是死后还在继续生长,脖子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拗过去,看样子是摔断了脖子死的。我不......

  1. 摘选6:
  2. ...儿跟你解释。不过你还记不记得,你爸在椒陵一住就是十六年,从来不曾出过远门,唯独十年前,他离开椒陵,一走就是半个月?”十年前?十年前我十岁,还在小学三年级,老爸是高中老师,期间确实曾以出差的名义,令我寄住在朋友家两个星期左右。邵昊突然盯住我,一字一句道:“就是那半个月里,他欠了我一条命!”我被这眼神吓到,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不小心背包撞到了路边经过的一位老人。老人拄着拐杖狠狠地瞪了我......

  1. 摘选7:
  2. ...下腰,躲过了偷袭者的拳头;接着我一记侧踢,踢向这个人的颈部,被他用手挡了一下。 我这一脚踢得不轻。他踉跄了几步,夺路而逃。我又追了上去。这时我发现,出口就在偷袭者逃跑的方向。 这不可能。我看得很清楚,那是个密闭空间。但是没有听到机关的响声,我跑进密室的过道是如何消失或藏匿的?我究竟忽略了哪里? 更加奇怪的是,我发现自己身体的反应迅猛得几乎不受我控制。或者说,一部分意识在以自我的角度对当......

  1. 摘选8:
  2. ...娘胎的时候,但邵昊那模样比我大不了几岁,可能吗? 环顾这间屋子,以白色调为主,宽敞明亮,配置简洁。沙发前的茶几上只放了电视和空调的遥控器。冰箱里应有尽有,厨房却很干净。客厅里层次分明的玻璃橱柜上只摆了三样东西:纸巾、日历、时钟。纸巾和日历在齐腰高度的一层,易于取用;时钟则放在最高一层,既方便观看又避免了因人为碰触而意外掉落的可能。由此说明这间屋子的主人是独居,为人严格,遵循一定的生活规......

  1. 摘选9:
  2. ...出来晃。周围的一切都很正常,但我心中异样的感觉却越来越严重。不对,还是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被我忽略了。老爹的短信指示还在发。我疑心这种异样的感觉与老爹的短信有关,因此亦步亦趋,可心头的不安依然挥之不去,甚至越来越重。 又抬头看了一眼四周,还是没什么特别的,我不禁有些冒冷汗。等等…… 三伏天,大中午的,为什么我越走反而越感觉不到热了? 这几步,真是越走越凉快了。别说热出汗,冷汗都冒不出来......

《谁其与归》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谁其与归最新章节 谁其与归邪崽ecrire 谁其与归无弹窗 谁其与归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谁其与归》】是一本全本都市言情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都市言情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谁其与归》】全文阅读,免费小说【《谁其与归》】下载,免费小说【《谁其与归》】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谁其与归》】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谁其与归》】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谁其与归》】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谁其与归》】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邪崽ecrire】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谁其与归》】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谁其与归》】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谁其与归》】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邪崽ecrire】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谁其与归》】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谁其与归》】写作者【邪崽ecrire】!我们共同期待小说【《谁其与归》】写作者:【邪崽ecrire】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谁其与归》】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谁其与归最新章节- 谁其与归全文阅读- 谁其与归全文txt下载- 谁其与归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谁其与归》书迷评论

  • 总裁在上:娇妻好撩人最新章节

        “秦先生你别误会,其实我是来爬床、噢不!我是来求婚的!”“求婚带着安全套?顾小姐的求婚方式还真有够特别的。”“……”顾千依悲催地第九次埋伏求婚男神失败后,认命地嫁人去了。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天才刚刚拒绝自己的男神,今天竟然出现在婚礼酒店,还明目张胆地要抢婚,噢不!是抢她!

  • 闪婚甜宠最新章节

        “老公,听说你没钱没房。”当晚,陶然被一包存折砸晕了。“老公,我的店被砸了。”一小时后,欺负她的死胖子屁颠屁颠的跑到陶然面前请罪。“老公,今天有人说我不是你的菜。”立刻,陶然亲身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吃干抹净。“老公,有人说你被我这颗嫩草吃定了。”他邪肆一笑,“老婆,被吃定的感觉尊好!”陶然老脸一红。

  • 这个剧组有鬼最新章节

        第一部《这个剧组有鬼之精绝古城》:
        2016年初网络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新疆雅瓦开机,我进入剧组,许多人开始离奇死亡。
        2016年12月10日新疆一个工地里挖出一具红毛干尸,却离奇消失,据说它是已经灭绝的怪物红?。
        2016年12月12日一群怪物袭击剧组营地,男主角失踪,大部分人下落不明。

  • 复仇专宠:旧爱一生最新章节

        她独立自强,风情万种周旋在工作之中,努力向上,为自己和自己心爱的人创造未来,没料到却遇上一个英俊冷漠的男人。平静的生活突然被打断,从逃到无处可逃,再到沉迷,她以为找到终身所爱,没料到,这份爱,居然不过是对方一场恶毒的重新开盘的游戏??

  • 至尊仙王最新章节

        为了寻找抛弃自己十六年的父母,林霄毅然踏上修真界,不惜入魔道,遭全民追杀,被迫入鬼蜮,终生不许踏入仙界一步!然而,恰逢此时,无穷海魔入侵。当修仙者们节节败退,原本嚣张至极的正道们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之际,林霄率领十殿阎罗,与仙斗,与魔斗,血流漂杵,浮尸万里,成就至尊仙王!

  • 危情猎爱:顾少撩妻上瘾最新章节

        他,即是顾家三少又是叱霸一方的老大。而被她深深爱慕的他,明明就是独霸黑道界的修罗,却总是笑挂着一副人畜无害的邪笑,让她毫无抗拒的沉沦了下去。他说,救她,是因为她是梓桐阿姨的女儿!养她,是因为她具有利用的价值!他说,他永远不会爱上她。她被伤的体无完肤,狼狈逃离,决定放手。但是他却又在她死心之后像无赖一样的缠了上来。

  • 九天苍穹变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属于修炼者的世界。绚烂华丽的灵技,夺天地造化的灵丹,能开山裂地的灵器,沟通天地奥妙的灵阵……茫茫修行世界,强者为尊,只有变强,才能保护自己身边的一切。墨夜,一位平凡而普通的少年,在他决定踏上修炼之途的那一刻,他注定拥有了不平凡的一生!js330

  • 超级怪物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在侏罗纪世界中养恐龙;在生化危机中养tian食者;在变形金刚中养汽车人;在魔兽中养半兽人;在西游中养石猴……  “等等,女娲怎么也是怪物?”  ………………………………  猪脚游走于各个世界中,圈养了无数怪物,抽取了它们的天赋,最后把自己也养成一个超级怪物了!

  • 草根宠妃最新章节

        舒小菲的生命里出现了两个男子,一个皎皎如月,与她终身所约永结为好,她却终是为他做出牺牲,负了自己也负了他;一个灿灿似星,为她起兵攻城,只愿今生与她再续段缘。

  • 异界帝国之召唤英雄最新章节

        “命运,天生就是用来踩在脚下的!”破灭的宇宙中,一杠赤金龙戟撕裂虚无,双目如太阳般耀眼,身躯如魔神般伟岸,诸神惊惧,望风而逃“天下之大,何处是吾容身之处?”星海浩荡,一剑东来,紫气煌煌,白衣盛世,身后神血飘零,万丈高大的神尸贯穿了整片星河姜尚、孙膑、诸葛亮、刘基四脉相传,相合一处,谁将技高一筹?王项,将李,力霸,拳金,谁将是华夏千古至强之豪?亦或者,义薄云天关云长,汉族英魂冉武帝,无双飞将吕奉先......

  • 真龙最新章节

        以遗族的视角看世界,发现一切都变了:    儒家经文、道家符咒、佛家手印,统统暗藏玄机;    冻龄御姐、凶萌萝莉、二货青年,个个都是大佬。    觉醒真龙血脉之后,新时代大学生秦尧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科学,但又……贼爽!

  • 我真的是负二代最新章节

        回到了1996年的郑光威来不及欢呼、更来不及去感慨世事无常,因为他妥妥的富二代人生、即将被好高骛远的亲爹葬送,为了不至于就此沦为负二代,他毫不犹豫的投入到拯救面临牢狱之灾的亲爹的大业之中……    重获新生的亲爹竟然立了g、就此欢脱的不成样儿了,也不晓得是哪根筋儿搭错了,认定自家的亲儿子是聚宝盆、是印钞厂、是能下金蛋的小公鸡,愣是甩开膀子加油干,在花样作死的路上一骑绝尘、誓不回头了……    郑光威能怎么办?    也很绝望的啊!    但问题那是亲爹啊,为人子、心里再苦也要面带微笑!    于是为了不再沦为敢于直面惨淡人生的负二代,郑光威一猛子扎进了时代的洪流,过上了殚(坑)精(蒙)竭(拐)虑(骗)的美好生活……

  • 封灵星神最新章节

        生于微末中,敢行不凡事。为了争得一口气,也为了不在强者的怜悯下生存,更为了在这片星空下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唐阳毅然的踏上了征程。

  • 傻婿最新章节

        赘婿不好当,更别说是个傻子赘婿!
        三年上门女婿生活让陈旭受尽白眼!傻病康复,王者归来时,陈旭头疼了,这么漂亮的老婆,要是不要?

  • 无限童年系统最新章节

        废墟中觉醒,渺无人迹的末世,谁创未来?完美净土,传说中人类最后希望,又在何处?直到耳畔传来古老旋律:“一二三四五六七,马兰开花二十一……”“宗主,有强敌来犯,我们没有护山大阵怎么办?”“护山大阵?需要那玩意?本座赐他们一场丢沙包游戏,统统砸死!”

  • 斗战枪神最新章节

        一代君主林辉接到五大殿主的邀请他一起去封印邪神枪魔张天龙,在回来的路上遭到暗算而陨落。这一世他要重回巅峰,一人一枪冲上斗战天,笑傲天穹。每个境界一共有九个阶段,分别为战士、战师、战宗、战尊、战王、战皇、战君、战帝、战圣、战神。

  • 医女马甲不能掉最新章节

        天择国有一医女,名叫李瑾书,医术精湛,据传可活死人,肉白骨。 穿越而来的李瑾书瑟瑟发抖捂着马甲,医术神马的,她是真不会啊! 为保小命,辞官回家 却成了李家无父无母无财无势的长房嫡小姐 还有一个在养废边缘的拖油瓶 府中各房时刻想着贪图长房财产不说 还遇到了一个想时刻扒她马甲的皇子 慕亦岑:本王要将她惊世绝学的医术,在这一世为我所用! 李瑾书:……不,你不想┐(─__─)┌

  • 女神的上门医婿最新章节

        被迫做了上门女婿的灵医门少主,忍辱三年!
        今日,封医令解除,一切都将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