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庭邦当即一惊。

    自己父亲的这个问题,只让他有一个猜测,一个很大胆,也很疯狂,更让他兴奋不已的猜测。

    难道说……

    “爸,您的意思是,让她们两个……”

    后面的话,北庭邦没说出来,可他那亮晶晶的眼睛,以及一脸明显的兴奋却已经表现出了他此时的心情。

    北庭和不聋不瞎,又是面对着自己的亲儿子,哪怕是已经二十多年没见面了,可从他此刻的表情来看,北庭和就猜到了这人心里面想的是什么。

    而这种“猜到”,并没有让北庭和有任何宽慰的感觉,完全不觉得这是父子俩的心有灵犀,反倒让北庭和觉得很难受,甚至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感。

    不过即便是这样,北庭和依旧神色未动,只是很平静的应道:“这别墅是我留给思思和小宇的,原本就打算让沈家那丫头也住进来。不管怎么说,她到底是思思的亲生母亲,就算是看在思思的面子上,我们北庭家也不可能不给她一个交代。”

    “啊?”北庭邦当即一愣,一脸的不解,“爸,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让佳妮和凤娥住在一起吗?”

    “你这是什么话?”北庭和脸色一黑,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失而复得的喜悦之情,瞬间被打消了不少,“什么叫住在一起?你这是要享受什么齐人之福不成?还住在一起,你一个老爷们,配两个女人一起过日子,你这是要让外人怎么看我们北庭家?”

    北庭邦心里那兴奋的猜测直接被北庭和的态度给打散了,碎成渣渣,囫囵的个儿都看不出来。

    见北庭邦那一脸很是遗憾又不高兴的样子,北庭和心里的火气升起,“怎么的?你是不是觉得我问了一下你现在领回来的那个是不是好相处的,就是在告诉你,是想让她们在一起相处了?”

    北庭和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是在误会什么,又气又恨,当真恨不得用拐杖揍上几下才解恨。

    如果换成是二十多年前的北庭和,没准儿会真的这么做,但是在经历了这二十多年的分离后,如今已经年过古稀的他,即便是再有这份心,也没有了这份力气。

    北庭邦的嘴角微微撇了撇,没说话。

    有些情况,不说话反倒比说话给出得答案更加直接。

    北庭和气得胸口浮动幅度明显大了不少,一旁的童叔很是紧张,赶忙拿出了北庭和的心脏药,低声问道:“老爷,要不先把药吃了吧!”

    “不……”北庭和刚要摇头,可又一看到童叔已经将放了药丸得瓶盖送到自己面前了,最终也只能是哼了声,将药吃了下去。

    被吃药的举动一打断,北庭和的火气并没有继续增长,反倒消散了几分。

    深吸一口气,他这才说道:“邦儿啊,刚刚的事,咱们就当从来没说过。不管怎么样,你的那种想法是肯定不成的,我们北庭家,没有那个先例,也不会开出这种先例。”

    北庭邦站在一旁没吭声,可是却将北庭和吃药的画面看在了眼里。

    对于自己的亲生父亲,北庭邦从小就没有多少亲近的想法,如今也不过是随着年纪大了,想事情要比年轻的时候成熟了不少,所以才会表现得孝顺许多。

    而随着他年纪的增长,让他变化更大的,自然就是对物质生活的追求。

    过了二十多年的苦日子,现在终于迎来了好日子,他可不想随随便便的就断掉。

    要过好日子,必须得把眼前的自己的亲生父亲哄住了。

    因为有了这样的认知,北庭邦的脾气瞬间软了下来,连忙点头附和道:“是,爸,您说得对。刚刚是我魔怔了,想了不该想的事。”

    见北庭邦如此主动的承认了错误,北庭和虽然有点意外,但更多的却是高兴。

    “好好好,你能自己想得开就是最好的。”北庭和刚刚的火气因为北庭邦的主动承认错误而完全消散,“你先坐下来,听爸给你说这些事是怎么打算的。”

    北庭邦知道了不可能享齐人之福,心里多少有些遗憾,但是一想到接下来的谈话很有可能牵扯到自己后半辈子的富裕生活,所以他半点都不敢松懈,赶忙坐下来,认真的看着北庭和,一副准备认真听讲得小学生的模样。

    对于这样的表现,北庭和自然是最高兴的,不过站在一旁的童叔却是在心里不住的皱眉,总觉得这个失而复得的大少爷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只不过当年北庭邦还在北庭家的时候,童叔也不过是北庭家里的一个下人,并不是什么管家之类的,所以知道的、接触到的,都不是很详尽,现在再看到这位大少爷了,有些话自然也不能随便说出来。

    “邦儿啊,按说你是我唯一的儿子,这别墅就是该给你留着的。可是你没在家得这些年里,咱们家发生了不少事。就说AW集团吧!虽说他的前身是咱们北庭家的企业,可现在早就已经发展到了咱们北庭家不曾发展到的地步。而这份功劳不是你爸我的,也不是你的,现在啊,爸连集团的股份都转让出去了。说得难听点儿,现在那集团,无论怎么样的火爆,都和咱们没多大关系。”

    这几次的相处下来,全都是北庭和在问,或者是在听北庭邦将这些年的事,对于北庭家的事,北庭和只是简单的一带而过,并没有细细讲述。

    现在突然主动提起来了,北庭邦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事一种想要弄清楚一切的关系,好方便以后行事的准备。

    所以一听北庭和说到AW集团里根本没有北庭和的股份在后,北庭邦当即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爸,你是在和我开玩笑的吧!AW集团无论再怎么发展,那也是咱们北庭家的产业,你怎么还能没有股份在手呢?”

    面对自己亲儿子的不相信,北庭和心里也是非常无奈,但还是将当初转让股份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1406章你在和我开玩笑吧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1406章你在和我开玩笑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1406章你在和我开玩笑吧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1406章你在和我开玩笑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406章你在和我开玩笑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妃常有谋最新章节

        她是公主代姐和亲,成全了姐姐,却不想自己掉进了火坑。大婚当夜,新郎官扔下她去了书房;没过几天又遭人暗算;还差点被人在冷宫烧死。事与愿违,你以为她会就此认命?才不是!
        她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照沟渠怎么了,大不了她把沟渠填上!苏瀛,你给老娘听好了,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可别哭着来找我!某男人邪魅一笑,怎么会?孤王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五年后,她站在皇城之上,睥睨城下骑着战马的他,小样,还不是乖乖来找我了!只听某男人哭丧着脸说道:老婆大人我错了,你快回来吧,家里孩子等着你喂呢!

  • 书呆男神,快吻我!最新章节

        八年时光,带着一身光芒的池魏回国,却发现一直喜欢的校花才女已然不复存在,令他怅然若失,但偏偏自己的妹妹对她弟弟一往情深,导致他与她之间剪不断理还乱,又偏偏自己在感情上是个一根筋死磕到底的人,纠结万分,最后一咬牙一拍板,直接求婚,“陆唯安,我们结婚吧。”他就不信了,以他如今的魅力,还征服不了一个奶茶店老板娘,可没想到婚后,这个池总经理夫人却起了当经纪人的念头,为此引发一系列事件,又因此,过去的种种随之浮出了水面,令池魏不禁愕然

  • 龙飞魄武最新章节

        “北风吹,北风凉,谁家娇妻守空房。有困难,我来帮,我住隔壁我姓王。”每当有美女追问王斌其中的奥秘之时,王斌只是笑了笑说自己也姓王。仰慕他的都叫他斌哥,不喜欢他的都叫他老王。虽然穿越成一个小农民,第二天又是做了小家丁,可王斌的小日子却是滋润的很。没事遛遛狗腿,喝喝花酒,泡泡美女……时不时还要在异界弘扬一下老王精神。什么,你说一个小农民哪来那么大的本事?一本顶级功法,一条千变万化的雷龙便是他的资本,男的保准一个圆润一个跪,女的保准一个萝卜一个坑。什么,你说修炼需要时间,初期太嚣张会挨揍?须知斌哥乃神人也,不嚣张不爽啊!

  • 总裁攻妻步步为营最新章节

        “你喜欢我什么?”  “财大气粗。”沈眉妩老实道。  “嗯?财大器粗?”他眯眼逼近。  沈眉妩将自己剥得一丝不挂,送给了池慕寒。  从落魄名媛变成池慕寒的隐婚太太,她用了一夜的功夫。  ??  半年后,他将他们的婚讯通告全城。  接踵而至的是一桩桩凶险意外……  她恍悟,她这个人人艳羡的池太太不过是他用来保护心上人的挡箭牌。  可当她提出离婚时,为何他要把离婚协议和她的睡衣一起撕了?  “我把池太太的位置还给她,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怀了我的种还想跑,我能满意?”

  • 我的情人是天使最新章节

        这个故事算是有点童话
        有点梦幻
        不过它算是爱情故事
        所以我将它归在言情中喔
        天使变成情人
        有可能吗
        天使爱上凡人
        真的吗

  • 尸兄,请留步最新章节

        买杯奶茶都能遇到鬼,我这运气也真是X了狗。什么?想挖我眼珠子泡茶?想吞我魂魄炼小鬼?还想拉老娘陪葬!?呵呵哒,别着急,你们一个一个来,我有尸兄我怕谁!?

  • 溺宠娇妻:霍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一纸奸杀令,让她不得不攀附上了那个站在云巅、在龙城呼风唤雨的男人。他让她下海坐台,一脚将她踏进泥里,他亦可以赎她留在身边,双手将她捧入云端。他订婚的那一刻,她终于精疲力尽,决然转身,谁知命运又将他们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 十月蛇胎最新章节

        一场重病,让我怀胎十月,孩子他爹是条蛇:东北出马仙,一个女弟马的真实故事新书求暖,大家喜欢的话,有钻石、有票票的都投给银花吧,打滚卖萌!js330

  • 茅山奇才最新章节

        他阴生灵体,四岁那年他身附煞气,恰遇一游方老道救治被其收为门下内门弟子,若干年后他以一把青罡剑斩杀厉鬼大妖,以门传灵符灭杀四方鬼寇,勇斗僵尸,智斗千年妖狐,茅山一代奇才,暴力女警爱上他,美女总裁霸占他,地府阴神崇敬他,妖魔鬼怪惧怕他……

  • 冥界临时工最新章节

        一个小小的地狱临时工在度假期间做了些人神共愤的事女鬼,女神,仙女甚至死神全部

  • 仙尘最新章节

        《仙尘》是托钵村夫创作的古典仙侠作品,情节文笔俱佳,融魔、武、侠、情、军事战争和诗词为一炉。把一群诸天世界修仙者的形象鲜活地呈现在读者眼前;把修仙者从凡尘到诸天仙界的历程清清楚楚地展现给读者朋友。
        从凡尘征战到仙路纷争,以至到超越诸天,本书以托钵僧和李诗剑二人的修仙历程为主线,串联起众多修仙者的故事,月有阴晴圆缺,仙有悲欢离合。仙情如世情,仙尘似红尘。主线之外,另设副线,有大纲不套老路,妙想之处,真情文字,是为可观。

  • 修仙归来当奶爸最新章节

        五百年前,陈曦被空间裂缝吞噬,进入修仙界。  五百年后,他历经磨难重回地球,才发现地球只过去了五年。  ……  旧庭外,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一两清风,半盏明月,桃花依旧笑春风。  ……  等等,  这谁家的孩子?!怎么在叫我粑粑?  看着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陈曦有些懵逼了。  ……  修仙归来,从奶爸做起!  这一世,不争王,不称霸,只求平平淡淡,做个宠妻狂魔、护娃奶爸!

  • 中国阴阳先生最新章节

        中华大地,奇人辈出。华东一带乃道家根基,道门弟子本领高强,精通阴阳捉鬼术;华北地区古老的手艺人居多,他们心灵手巧,可化腐朽为神奇;西南周边,传承着巫蛊,炼尸,驱邪之术。更有一代僵尸道长威震八方;而东北一带,则有着中华大地最神秘强大的三大职业,出马,出道,出黑;出黑者,阴阳先生也;

  • 源控大师最新章节

        有个不正经老头,弹指之间,拐了个地球大学生,要他争个天下第一。那大学生爱哭鼻子,木头脑袋对情不开窍。有个两重人格阴晴不定的义姐偏偏爱敲他脑袋。北境皇朝有个魅惑冷血的公主偏偏爱上他……待得他开了窍,却是物是人非!

  • 盛世娇医:农家娘子会种田最新章节

        她不过想跳崖忘掉负心汉,又不是想回炉重造,咋滴就重生了?重生不可怕,带着前世的记忆不可怕,变回襁褓中的婴孩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她不仅瞎了,还大小便失禁!她华丽诞生,她爹强势散家财,她爷携一家老小回穷乡,从此过上丰富多姿的‘美好’生活!阴伯母,坑伯父,斗欺男霸女的土地主,与沉县老大夫比拼医术,结交江湖侠盗还找那个谁,报仇雪恨,呃!只是,为什么她会被带歪,不仅忘了仇恨,还和那个谁颠暖倒凤,生猴子。

  •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最新章节

        他,是南照杀人如麻,叫人闻风丧胆的病秧子王爷;rn她,是国公府跋扈蠢笨,任人玩弄的痴傻三小姐;rn一朝穿越,痴傻小姐逆袭医毒双绝的“鬼手天医”,各路牛鬼蛇神缠上身。rn她避他如蛇蝎,他缠她如藤蔓。rn她只好扮猪吃虎坑他、虐他、刺激他、每次撩完就跑。rn他只能猎捕她,宠溺她,诱惑她,找准时机办了她。rn这个毒妃有点甜,王爷要不要尝个鲜?rn已有完结文《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坑品保证,多多支持!

  • 汉末之吕布再世最新章节

        并州飞将吕奉先,身长九尺,膂力过人,手中一杆方天戟,就是天下无双。    书友群:241529011

  • 宠妻成瘾:陆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苏韵失身失恋又失业,遭到了经纪人和未婚夫的毁灭性背叛。走投无路下,她找到他,那个站在金字塔顶尖的男人。一场交易,她成了他的妻。婚后,她努力扮演好陆太太这个角色,处心积虑,步步为营。终于,她重回事业巅峰。也终于,他对她说:“陆太太,戏该杀青了。”但他不知,她入戏太深,难以自拔。她留下交易时许诺为他生的孩子,独自一人离开。再归来时,她已无需再仰望他。而他却步步紧逼,不愿放手

    本章内容提要:
    ...    “!”     北庭邦当即一惊。     自己父亲的这个问题,只让他有一个猜测,一个很大胆,也很疯狂,更让他兴奋不已的猜测。     难道说……     “爸,您的意思是,让她们两个……”     后面的话,北庭邦没说出来,可他那亮晶晶的眼睛,以及一脸明显的兴奋却已经表现出了他此时的心情。     北庭和不聋不瞎,又是面对着自己的亲......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