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思思说完,当即摇摇头,否认道:“不可能!照你说的,那个时候的乔,乔一娜,对吧,她应该还不到十岁,怎么可能会懂得那么多?不可能的。”

    北庭宇嗤笑一声,冷声道:“我原本也以为是不可能的,毕竟是个孩子而已。可当她真的脱了衣服上床,开始对我动手动脚的要解开我的衬衫时,我就知道,这个孩子已经不能用对待正常孩子的思维去看她了。”

    “她还真的敢?”云思思瞪大了眼睛。

    想象归想象,真正发生了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云思思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只有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儿,竟然会主动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再去脱一个男子的衣服,那将是个怎样辣眼睛的画面。

    “何止是敢。”北庭宇又是一声冷哼,“如果不是我一直小心防备,估计她就要亲上我了。”

    “……”云思思瞪大了眼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出别的什么反应来了。

    北庭宇的冷气猛地一收,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云思思,生怕这个小女人会吃醋。

    虽然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虽然对方也只是个不到十岁大的小女孩儿,但是北庭宇还是会担心云思思会生气,会难受。

    不过在看到云思思只是一脸怔愣的看着前面,并没有看自己,也没有看到她的脸上有愤怒或者不爽的神色,他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继续说道:“我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劈晕了她。”

    “然后呢?”云思思总觉得事情不可能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肯定还有别的什么后招。

    果然,北庭宇的嘴角一挑,露出的笑意堪比恶魔一般,明显的带着坏坏的味道。

    “我原本想劈晕了她就离开的,可是临走之前却发现一旁的抽屉没有完全关上。原本这个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可我当时担心是他们放置了录像机之类的,就打开看了下。这一打开,我才明白,那个看起来还不到十岁的女孩儿,不,应该说是女人吧!早就已经不是个单纯的孩子了。”

    听到这里,云思思哪里还能不明白那抽屉里肯定是被北庭宇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甚至能让他的称呼从女孩儿变成女人。

    “一种女人用的东西。”北庭宇抿唇顿了下,“你用的是我的,但是,她用的是橡胶的。”

    “……”云思思一头雾水,完全没明白北庭宇的形容到底是什么。

    北庭宇看了一眼云思思,瞧着她那一脸茫然不解的样子,就知道这小女人根本没明白自己说的是什么。

    瞟了一眼云思思的小手,北庭宇突然用他没有握方向盘的手,握住了云思思的小手,然后不由分说的,直接将那小手放在了自己的小兄弟上。

    接着,略带沙哑的嗓音传来,“就是这个东西。”

    “啊!”云思思被北庭宇的举动吓了一跳,再听到他的话,更是吓得赶忙收回了自己的手。

    同时,云思思也终于明白了北庭宇说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不,不可能吧!她,她那时候不是才只有不,不到十岁吗?”

    “谁说年纪小就不能用了?”北庭宇的状态恢复了些,刚刚为了让这小女人明白自己的意思,不得已只能让她自己的小手亲自确认,可哪曾想这一碰,也只是轻轻的一碰,却让北庭宇当即有一种被点燃的感觉。

    不过这感觉很快就被控制住了,这也是北庭宇庆幸的地方。

    如果不是这小女人收回去的速度够快,估计自己可能真的要忍不住现在就吃一遍了。

    “就算不是用,也是懂一些的,否则怎么会在她的房间里?”

    听到北庭宇的这一番话,云思思感觉自己的三观正在被摧毁,而且还是毁得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那种。

    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竟然会和那种东西牵扯到一起,这,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注意到云思思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很明显是被吓到了,北庭宇自然是心疼不已,正想着是不是要换一个话题,谁知却听云思思又问道:“那,那后来呢?”

    虽然云思思感觉自己的三观已经毁了,可她还是很关心后来发生的事,至少要知道北庭宇最后是怎么脱困的。

    “他们既然都已经安排好这些了,那个人也这么配合的脱掉了衣服,没道理后面没有别的准备。所以,你是怎么逃脱的?”

    “他们自然还有别的打算,不过也要看我是不是愿意配合。”北庭宇顿了下,似乎在组织词语,也像是在回忆什么。

    片刻后,他的声音才再次在车厢里响起,“既然他们要用这种事来威胁我,那我也只好将计就计了。”

    之后的事,北庭宇做得很简单,也可以说成是很粗暴。

    既然有了现成的道具,他也就没浪费,直接将现场伪装成了乔家的小姑娘自己在房间里,拿着某种难以言明的道具,自己在床上玩耍,玩累了,睡着的模样。

    之后北庭宇也没从房门离开,而是从窗户离开。

    那时候的北庭宇已经出过一次任务了,也就说明身手是没问题的,至少从二楼的窗户落地,完全不成问题。

    已经从舞会现场离开,北庭宇自然不好再次出现,否则会引起乔家人的注意,所以他就将同样在舞会里的皇甫锦调了出来。

    两个人一番商议后,皇甫锦重新回到宴会,然后开始寻找北庭宇,并且做得很热闹,至少在场的人都知道北庭宇不见了。

    乔家人大概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虽然这和他们的计划不太一样,可却也没有觉得不对劲儿,反倒还很热情的帮助皇甫锦寻找北庭宇。

    皇甫锦是提前得到了消息的,现在看乔家人这么想把这件事闹大,自然也就配合得开始寻找北庭宇,甚至还主动找到了乔一娜的房间。

    只是当乔一娜的房门被推开后,皇甫锦,以及被皇甫锦拉着一起找人的女伴都看到了屋里的情况,尤其是乔一娜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东西的样子。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1233章北庭宇的将计就计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1233章北庭宇的将计就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1233章北庭宇的将计就计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1233章北庭宇的将计就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233章北庭宇的将计就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阴阳镇魔师最新章节

        我:干嘛这么看着我,这一脸懵是想表达什么!艾玛你不要这么怕我啊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来来来,我和你聊聊人生。rn鬼:不要,我怕你!rn我:¥……

  • 三脉最新章节

        这不是史诗画卷,因为史诗从来就不是画卷;也不是英雄颂歌,三脉之上从未诞生过英雄。这是众生在劫难将临的挣扎与取舍。没有正邪,没有对错。

  • 地狱魔灵最新章节

        一个可怕的医院,隐藏著一个来自地狱的魔灵,带来一场前所没有的血腥恶梦。

  • 独爱妃倾尽一世妖娆最新章节

        她,明眸素面,碧玉容颜。一生倾城只为他。他,温柔脸庞,腹黑的心。一生眷恋只为她。她说宿妖,你这辈子可以负了天下人,倒是你绝对不能负了我,因为我会杀了负了我的人。可是你不可以负了我,因为,我不忍心伤你。他说宁负天下人,也不负你一人。因为我会心疼。有生之年,你必是宿妖之妻,若是天阻我,那便踏碎了。若是人阻我,灭了便是。只愿君心是我心,定不负卿。

  • 鬼使最新章节

        穷小子郭亮不小心掉进了一口枯井里,井里居然有一位将要消亡的鬼差,威逼利诱下,郭亮稀里糊涂的就成了一个鬼使。于是,他便开始了那乱七八糟不平凡的一生……靠着鬼使的能力打架,泡妞,赚钱无往不利~!
        ***求收藏***
        【首发,原创正版】

  • 纨绔女探花最新章节

        孟城有子,七窍玲珑剔透心;纨绔嫡女,金榜题名探花郎。她生来便是女娇娥,却因种种缘故,不得不脱去罗裙,换上官服,代替双生哥哥走上朝堂,且看她如何玩转朝堂,成为名扬天下的女探花……

  • 落魄仙妻最新章节

        &#;&#;五年归来,她已经不是陆家四小姐,他亦不是当年那个在她哥哥身边鞍前马后的小跟班,如今他变得高高在上,被人前拥后簇,对她更是不屑一顾……
        &#;&#;为了爷爷,她售卖初夜,没想到买主竟然是他,他对她说:“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现在你对我来说不过是个干净的妓女,仅此而已。”
        &#;&#;他还说:“别急,我一定会让你死的,但在死之前,你得受尽折磨,痛不欲生,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当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一场豺狼与虎的斗争展开序幕,他们究竟会在相恨中相杀还是在相爱中相亡呢……

  • 绝品小仙医最新章节

        神秘高手回村,会医术,会武术,利用那乎常人的手段带领村民走向致富道路。村花住他家,女老板求他收,野性警花攀交他,性感御姐,女大学生,应有尽有……本书原名【乡村小野医】现改为【绝品小仙医】。各位大大继续支持,只是书名改,内容不变。js330

  • 总裁老公蜜宠妻最新章节

        要说嫁人,宁莞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嫁一个半身不遂的有钱人。原因有三。其一,她实在怕了母上大人手段百出的逼婚;其二,她这人比较懒,估摸着一辈子赚不了什么大钱,找个有钱人可保衣食无忧;这第三……她抵触和男人干那事。失身给面具人之后的第三天,陆一唯坐着轮椅找到她,“我娶你,你嫁吗?”“……嫁!”宁莞以为婚后的日子无外乎照顾一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伺候他吃喝拉撒,直到终老。孰料,夜黑风高夜。她那个半身不遂的老公竟然趴在她身上。宁莞表示震惊了,“你,你不是瘸了吗?”某男笑的人畜无害,“老婆,忘了通知你,医生说我那里恢复的很好。”后来的后来,宁莞觉得自己嫁了一头狼,阴险狡诈十恶不赦,还是吃不饱的、头上带颜色的那种……为夺权,陆一唯忍辱负重,冠以温润假面,为维护他,宁莞成

  • 拯救厌世大佬最新章节

        因为一次探险,星际的暗黑帝王孟程军陷入了厌世沉睡,没有他带领的手下陷入了混乱,他的手下没有办法,只好派人把身为联邦首席入梦师的萧橪请来。萧橪在无奈的之下答应了,治愈孟程军,在进入梦中之后他们产生了一世世的纠葛。第一世的黑道大哥和钢琴老师,第二世的金主和明星,第三世的神明与信徒……

  • 超神天赋最新章节

        连神都不曾拥有的禁忌之力,我天生就有!连神都不敢奢望的终极秘宝,我轻易收纳!连神都不能踏足的绝望疆土,我必将征服!渺小的人类,绝不任神玩弄的蝼蚁!伟大的神灵,也终将成人类的棋子!

  • 周少坑妻有一手最新章节

        男友和闺蜜双双背叛,亲人把她赶出家门。他像一道光出现在她的世界。她把他当哥哥一样信赖,他却……从身到心,她一步步沦陷在他的情网中。正是浓情之时,那个跟她长相颇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睡了她的床,占了她的婚姻。绑匪让他二选一,他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她。被解救后的当天,她决绝地走进了医院,出来后遇到他,他眼底猩红一片,“我的孩子呢?”“打掉了。”“陆然,你怎么敢!”“我说过,你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我绝对敢做得比你更狠。”第一次,她从他眼中看到了恨意。她笑着离开,转身,泪流满面。

  • 重生之电子风云最新章节

        胡一亭回到了自己16岁那年的春天,不甘再尝平淡,从人生寂寞轨迹中一步步迈出,站在了青春的十字路口。面对千帆过尽怅然落泪的过去,他要如何抉择,才能不留遗憾,在这片天空下,如白日惊雷,点亮人生。    半导体产业又称Ic产业,是信息革命的动机,共和国每年进口芯片总值过石油,仅2o12年便进口19oo多亿美元,比起12oo亿美元的石油进口总值,出近6o%。重生的全栈工程师胡一亭,依靠强悍深厚的研功底,面对一个个Ic业界重量级巨兽,无可避免的狭路相逢。电闪雷鸣般对撞后,他将是昙花一现被慢慢遗忘?或是抵达彼岸的灯塔?

  • 步天有术最新章节

        苟且残生,卧床12年万念俱灰;痛心入骨,任人欺凌嘲弄受尽!天命弄人,历尽七劫八难却是男人变女人,胸越大,修为越高;唯有步天成仙方能解困!纵使幽冥境恶灵噬魂,修炼渡劫命垂一线,也难挡我修真成仙!修途漫漫,举步维艰,且看平凡少年如何渡劫重生霸气惊天,缔造巅峰传奇!

  • 清风牧场最新章节

        澳大利亚这么一个牧场,它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渔场,种类最丰富的农场,品种最繁多的牧场,它还有米其林授星的餐厅,甚至还有千金难求一票的神秘酒吧。苏明旭一脸莫名其妙,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跑到自家牧场呢?

  • 哈利波特之剑圣最新章节

        (本文哈利波特开篇,前期世界为哈利波特跟美漫混合的世界)夏弦本是穿越到诛仙世界里面的天才,跟道玄万剑一齐名,却在远征蛮荒之战之中轮回。再次醒来,却成为了哈利波特世界的一个孤儿,刚出生就差点被伏地魔干掉。最重要的是,夏弦发现,街面上的商店里面,摆放着美国队长的真人玩偶,这是什么鬼?(简介无力,世界背景自己架构,大家不喜勿喷,佛系看书,无量天尊!)

  • 鬼门神医最新章节

        兄弟,我看你双目无神两腿漂浮,这是大虚之症,我这里有金枪不倒丸一枚你要不要试试?美女,我看你胸无大志,我这里有丰胸秘术你要不要一起探讨一下?老兄,你爸爸没告诉你左脸被打了要把右脸也伸出来吗?医圣鬼炼丹制药无所不能,丰胸鬼女性之友,武圣鬼天下无敌,赌圣鬼百战不败,百鬼在我手百鬼为我用,拳打天下不平事,脚踩装逼富二代,乡村都市任意纵横。

  • 萌妃嫁到:靖王,我们不约最新章节

        她,现代慕氏医药世家传人,一朝穿越,竟然成为了人人都能欺负的庶女?很好!敢欺负她,她会让这些人知道死字怎么写。凭借逆天医术,打脸啪啪啪。本以为从此以后没人欺负自己,可这时却来了个战神王爷说要像自己宣战?“爱妃,哪里逃!”“王爷,不要啊!”

    本章内容提要:
    ...    云思思说完,当即摇摇头,否认道:“不可能!照你说的,那个时候的乔,乔一娜,对吧,她应该还不到十岁,怎么可能会懂得那么多?不可能的。”     北庭宇嗤笑一声,冷声道:“我原本也以为是不可能的,毕竟是个孩子而已。可当她真的脱了衣服上床,开始对我动手动脚的要解开我的衬衫时,我就知道,这个孩子已经不能用对待正......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