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季延说的什么出了车祸之类的鬼话,顾然是一万个不相信的。

    出了车祸,还有手机,若是真的要关心自己,也不会连个信息都没有。

    所以,季延这个时候找到自己,肯定是和北庭宇有关系。

    想清楚了这一点,顾然说话也就变得谨慎了些。

    “学长,这事你是从哪里听说的?别人的闲话你传也就传了,可北庭总裁,那可不是一般人,你就这么随便传他的闲话,回头若是让他知道了,万一给你穿个小鞋之类的,怕是你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这话听着似乎没什么问题,甚至还有种关心对方,为对方着想的味道。

    但季延却怎么听都像是对方在威胁自己,心里一阵不喜,甚至连脸上的笑都多了几分僵硬。

    “顾然,咱们是学长和学弟的关系,咱们之间好歹也比旁人多了好几年的交情,你要这么说,可真就太对不起学长我对你的关心了啊!”

    “哦?听学长这话的意思,难不成你传了北庭总裁的闲话,还是为了我好了?”

    顾然冷哼一声,又道:“外面的人是怎么传我住院的原因,我管不着,可学长,你也说了,咱们俩的关系比旁人还多了那么几年,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才让你不要学什么老婆舌,万一惹到了你惹不起的人,回头你可能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如果可以,顾然自然不想如此承认北庭宇的厉害,但无论他想不想,北庭宇的厉害就是事实。

    而眼前这个季延,来看自己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他们在一起明争暗斗的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和不想承认北庭宇的厉害相比,顾然更加不愿意顺遂了季延的心意。

    季延没想到顾然会这么维护北庭宇,心里对他更是愤恨了许多,更是暗自念叨:狗腿子!北庭宇的狗腿子!

    顾然不知道在季延心里,自己已经成了北庭宇的狗腿子,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如果真的能成为北庭宇的狗腿子,对自己而言,也并非什么坏事。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像是瞬间被凝固住了一般,顾然不再开口,季延也没应话。

    这样的气氛也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也许有几分钟的时间,也许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就被门口传来的敲门声打断。

    “请进。”

    随着顾然的一声招呼,病房的房门被人推开,从外面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古曼曼病房赶过来的云思思。

    “顾然。”

    云思思进来后,主动打了招呼。

    一见是云思思来了,顾然心里很是高兴,赶忙应道:“思思啊,你快过来坐,看看这是谁来看我了。”

    对于云思思的声音,季延自然是知道的,可当他听出云思思的声音后,他却是浑身一僵。

    尤其是在看到顾然很热络的招呼云思思的模样后,季延更是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学长,你看,云思思来了,她当年可是我们年段的段花啊!”顾然笑着介绍着。

    一听“段花”两个字,云思思微微皱了皱眉。

    对于这样的称呼,她当真喜欢不起来。

    当年的云思思要说有多好看却也不尽然,可偏偏就是有股子说不出的劲儿,让她在年段所有的女生中脱颖而出,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就被安上了“段花”这么个名字。

    但让云思思更加皱眉的,是“学长”两个字。

    自打上次在京城酒吧出现的那件事后,云思思对“学长”这个称呼可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只要一听,就会浑身不舒服。

    可当着顾然的面,云思思也不好转身就走,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床尾,故意忽略了所谓的学长,对着顾然说道:“顾然,既然你现在有客人,那我就晚点再过来。”

    “别,我找你有急事。”顾然一听说云思思要走,哪里肯干,赶忙解释道:“学长也就是顺路过来看看我,而且我俩也聊了好一会儿了。你再等我一下,等下学长走了,咱俩就好好聊聊。”

    说完,顾然有些不爽的看向季延,而季延则是侧了侧身子,使自己的背一直对着云思思,不让云思思看到自己的脸。

    顾然见季延像是没听懂自己的潜台词似的,心下更是不喜,直接说道:“学长,你找我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就等我出院了再找你喝酒吧!现在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就不多留你了。”

    如此明显的逐客令,顾然就不相信季延还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而季延刚刚就只紧张得顾着想着不要让云思思看到自己了,对于顾然对云思思的话,他根本就没听仔细。

    这会儿再听顾然这么说,什么不高兴之类的想法,在季延这里愣是半点感觉都没有,相反的,他都恨不得抱着顾然亲上一口。

    如此体贴的安排,简直让季延高兴得不行。

    “好,好,我,我这就走,等你出院了咱们再聚。”季延只来得及说上这么一句,人就已经起身,看也不敢看云思思一眼,低着头,急匆匆的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站住!”

    就在季延的手正要碰到门把手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云思思的声音。

    只见云思思紧皱着眉头,一脸防备的看着季延的身影,“你是顾然的学长?你叫什么名字?”

    面对云思思的质问,季延哪里敢应话,连忙摇头,抓着门把手就要出门。

    “等一下!”云思思上前就要去追对方,可对方的动作很快,开门就往外冲,根本不给云思思追上的机会。

    而病床上的顾然在看到这一幕后,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在看到云思思也要出去的画面后,他连忙招呼道:“思思,等下!那是季延学长,是咱们原来的学长,你追他做什么?”

    顾然的话很是及时的叫住了云思思,可云思思却是猛地回过头,瞪大了眼睛盯着顾然,声音里带着几分凄冷,“你说什么?刚刚那人,是季延?”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992章不好的预感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992章不好的预感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992章不好的预感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992章不好的预感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992章不好的预感】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阴婚悱恻最新章节

        我捡到一个漂亮的手镯,最近便一直有好事发生,当晚便做梦和人成亲,古代的礼堂里,到处张灯结彩,但,和我成亲的却是鬼不是人,我被送进一具漆黑的棺材里,周围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惊惧之下皮肤传来冰凉的触感,我浑身颤抖,听到耳边传来森冷的声音,“子陌,我等你很久了。”我一觉醒来,梦境竟然带到了现实,我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异味……我看了一眼手上的手镯,它竟然摘不下来,接下来更是有层出不穷的怪事发生……

  • 天元逸事录·紫红之东·卷三·秋风春雨最新章节

        第三卷,是令我感触最深的一卷。
        就如同身怀六甲时的母性一样,原本我对这个小生命极之看重,是以一种喜悦的心情去看待他的。无奈,最後我的心情转变之大是之前所始料未及的。
        这不是说这卷写得不好,相反的,我觉得这是截至目前为止写得最好的。但为何我的心情落差如此之大?除了难产外,另个原因是,我又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人物牵著鼻子走了!原本我属意来个喜剧收场的,但无奈的一百七十六次方,我竟让人物主导了情节走向,最後,结局完全不是当初我所想要的样子了。
        本卷,《紫红之东》的前导剧情到此为止,包括不在这里发表的《前录·花海》在内的四卷三传,将在下卷回归一个主轴,进入解谜篇。
        各位准备好要接受悲剧式的曲散人终了吗?

  • 污力叔叔,撩一个!最新章节

        自从嫁给了自己的小叔叔之后,苏染染除了每天要学习,还要花时间去护理自己那酸的发疼的腰。“小叔叔,今晚我想要……”休假二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强势的小叔叔压倒在床,之后暗无天日。“小叔叔,我今晚想要……”好好学习二字还没有说完,再次被小叔叔压倒在床。“小叔叔,我今晚……唔……”苏染染彻底崩溃,她今晚来大姨妈了来大姨妈了!!小叔叔就不能忍一下!第二日,苏染染扁着嘴一脸委屈,原来小叔叔的玩法那么多。

  • 刀剑公子最新章节

        刀者,百兵之帅;剑者,百兵之君。一个少年,一刀一剑,独闯江湖。有亲情;有爱情;有友情;有热血;有搞笑;有装13......敬请期待。js330

  • 大庸医最新章节

        神医很牛逼么?老子偏偏要当庸医,左手板砖打畜生,右手医经撩妹子!什么?告我?老子可是正儿八经神医,庸俗,那只是哥的生活!

  • 最强特种兵之龙刺最新章节

        军队中的老兵说,只有进入龙隐部队的人才能被称为最强者;而当你满怀兴奋的踏进龙隐部队大门的时候,你依然会被那里的教官称为“菜鸟”。因为在那里,只有一种人才有资格被尊称为最强者,那种人叫做——“龙刺”!强者之路,我愿为卒,前进虽难,谁可曾见我后退半步!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最强特种兵之龙刺》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冥媒强娶,拐个冥王生宝宝最新章节

        洛涵纱,一个普通的法医,却意外得到了通灵体,成了扫墓者,还偏偏惹上了霸道冥王。骗她签了婚书也就算了,还化身帅气多金的霸道总裁各种花式撩,更可怕的是,他竟然大晚上的把她压在身下,上下其手……

  • 重生之商女帝妻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倾心爱恋,替他谋财,替他打点往来,替他安抚女人,替他夺取皇位,而他淡淡一句:“成就霸业,就必须要牺牲。”让她家破人亡。这一世,她想摒弃所有,为自己谋财,为自己打点,安抚自个儿的女人,可是这个男人怎么变了?堂堂一个大渭未来的皇帝,死皮赖脸的粘着她,明明如今他已是财倾天下,却不知廉耻的如影随形?她终于恼了,拎着裙摆俯视他:大叔,您很闲?只见这个男人气定神闲的望着她,唇角微勾:我不咸,我喜欢甜。被迫纠缠,她倒是真感觉到几分甜蜜,可就在她逐渐原谅他,却发现,终究还是一个骗局……

  • 超神亡灵主宰最新章节

        那一天,所有玩家逐渐回想起,那被亡灵支配的恐惧。“愚蠢的人类,跪倒在我的亡灵大军面前,匍匐颤抖吧!”……全新全能的职业,无敌高端的玩法;横扫网游,纵横宇宙!三千世界,我主沉浮!

  • 万界战神最新章节

        肉身成圣却法力尽失的苦逼正太少年战十三,一路西游征战宇宙万界,令斗战胜佛服服帖帖;一拳超人无敌万界,弹指噬灭神圣仙妖;装逼打脸重修法力,撩妹封神重造天道,成为万界最强战神。证道长生的万千法修,千奇百怪的三系法则道果,神助攻的四属战势,一拳超人肉身无敌的体修,宇宙西游路,十万八千难,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热血?

  • 冷妃娇妻:殿下是只猫最新章节

        复仇之后,一朝穿越,捡到了一只猫……咳咳,是只会说话的猫妖?还是魔界的七皇子?
        风灵潇:那个,我一心只把你当成一只猫啊,你别想太多,别过来啊……
        灵刹(挑眉):都一起睡了这么久,你还怕什么?

  • 花都狂兵最新章节

        傲视军旅的兵王,现如今回归花都。是沦为庸碌之辈,还是再掀起一段传说?美貌倾城的校花,高冷美艳的女总裁、妩媚动人的女老板,哥哥来了……

  • 军门本色:蛮少太难宠最新章节

        当初我有多么热爱这片土地,现如今我就有多么厌恶。——秦蛮曾背叛部队的她,最终因果轮回,被手下背叛,一朝被打回到了起点。不仅如此,还莫名成了一个“男兵”?!重活一世,当年是9区特种部队最威风凛凛的秦大队长瞬间变成了新兵连最娇气爱哭的秦大小姐。前世的秦满有多威风?在9区呼风唤雨,连男兵们都要畏惧三分。最重要的是,她胆敢在上级面前挥一挥衣袖,直接撂挑子离开了部队,以一人之力自己创立了队伍,名为:鬼区。今生的秦蛮有多娇气?在新兵连被教官踹一脚屁股就能哭天抢地,让男兵们躲闪不及。最要命的是,她女扮男装混迹在男兵里,天天担心被识破身份不说,还时不时的被迫看那些男兵们在浴室——遛鸟。曾经的无知让我到最后才发...

  • 阎魔之瞳最新章节

        阎王之眼?看似强大的眼睛,实则有着悲惨的命运。陈安生经历种种九生一死的事情到底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 神隐最新章节

        苍穹之下,神藏鬼伏。我无意间揭开了传说背后的隐秘。踏遍三江六岸,血染绝峰雪原,几经生死,争天斗命之后,我仍然活着,世间却没有了我的痕迹。

  • 幸孕成婚:老公别贪欢最新章节

        婚礼上,暗恋了十几年的男人夺走了她的清白,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水性杨花”的女人,他厌她,弃她。
        大雪夜,她怀着三个月的孩子狼狈的逃窜,当着他的面跳入冰冷的海湾,她怪他,怨他。
        多年后,她挽着爱人带着包子归来,却被他强压在身下不得动弹。
        孟夕然:“欠你的我已经还了。”
        秦越寒:“让我儿子管别人叫爹,这笔新账还要算!”

  • 新婚后爱:隐婚老公两千块最新章节

        顶着泡面头替基友相亲,竟然换来了一个黑白相框,更没想到还没见到真人,就稀里糊涂地把自己卖了!盯着手机里的结婚证照片,欲哭无泪的夏雨望了望头顶上的晴空万里,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季风为了让爷爷奶奶放心于是敷衍的和从没有见过面的订婚对象办了结婚证,却不知道娶错了对象。于是乎,脑洞大开的小说作者和讨厌女人的季大少开始了鸡飞狗跳的“新婚生活”。

  • 萌宝天降:爹地请接招最新章节

        当年,迫不得已,去给别人当了代孕妈妈,怀胎十月直到孩子出生至抱走,从未见过她一面,多年后,她们在医院相遇了……

    本章内容提要:
    ...    至于季延说的什么出了车祸之类的鬼话,顾然是一万个不相信的。     出了车祸,还有手机,若是真的要关心自己,也不会连个信息都没有。     所以,季延这个时候找到自己,肯定是和北庭宇有关系。     想清楚了这一点,顾然说话也就变得谨慎了些。     “学长,这事你是从哪里听说的?别人的闲话你传也就传了,可北庭总裁,那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