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前后并没有多长时间,他的状态就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所以古曼曼可以肯定,就在他们去看小婴儿的这段时间里,阚泽这里肯定出了什么事,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还不是什么好事。

    阚泽惨然一笑,“古曼曼,说真的,我现在真的特别庆幸我和你之间不是对手的关系。作为女人,你实在是聪明的可怕。”

    “不,我没有那么聪明。”古曼曼摇摇头,“是你的表现太过明显,所以才让我看出了不对劲儿来。”

    顿了下,古曼曼突然无奈的笑了笑,“就你现在的这种状态,大概除了皇甫锦那个傻子看不出来外,别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只不过现在别人都没在这里,只有我在而已。”

    阚泽也跟着轻笑了声,“也是,我现在这副样子,当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初为人父的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虽然我并不想管你的私事,不过欢欢是我的好姐妹,她现在刚刚生了孩子,我不希望看到她被什么事烦心。而你的表现,却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影响到她的情绪。所以,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阚泽微微皱眉,眼里闪过了挣扎的神色。

    他是需要找一个人说说自己遇到的糟心事,只是,这种事说给古曼曼听,当真好吗?

    且不说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不是那种可以随便说各自心事的地步,更重要的是,古曼曼是陈欢欢的闺蜜,而自己遇到的糟心事,一旦让陈欢欢知道了,势必会影响到陈欢欢的心情。

    阚泽不想让陈欢欢因为那些事糟心,只是他又无法确定这件事还能隐瞒多久。

    看着阚泽那么挣扎痛苦的神色,古曼曼也不再打扰,只是静静的坐在他对面的单人沙发上,等着阚泽主动开口。

    犹豫了足足有两三分钟的时间,阚泽这才突然说道:“古曼曼,如果当初你嫁给皇甫的时候,他的家人极力反对你们两个,你还会坚持嫁给他吗?”

    这问题让古曼曼微微一怔,脑海中更是瞬间想起了当初两个人结婚时候的事。

    说起来她和皇甫锦的婚事,貌似从头到尾,唯一一个持反对意见的,就只有她了,至于别人,无论是皇甫家还是她的父母,都是秉着非常支持的态度的。

    所以面对阚泽这个问题,古曼曼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

    如果当初皇甫家真的极力反对她和皇甫锦的婚事,还真就中了古曼曼的下怀了。

    不过,不知道怎么回答却不妨碍古曼曼猜出事情的真相来。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你的父母不同意你和欢欢的婚事?”

    虽然语气是询问的语气,可意思却非常的清楚明白。

    阚泽苦涩一笑,点点头,“欢欢的硬件条件,不是很附和我父母的要求。”

    顿了下,阚泽又解释道:“我父母想要的是一个大家闺秀一样的儿媳妇儿,最好是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心能在家里面做贤内助的那种。我这么说,你明白吧?”

    一听这话,古曼曼哪里还能不明白阚泽的意思。

    说白了,阚家的父母就是典型的保守人家。

    儿子可以出人头地,可以风风光光,但是儿媳妇儿就必须是乖巧到不能再乖巧的人才行。

    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能会有些过头,毕竟这念头能做到这一点的女人,基本上不是宅女就是有问题的。

    阚泽如今也是公众人物,他的妻子绝对不可能是宅女那种属性,至少必须是个能陪着他出席一些场合的才行。

    至于有问题的,那就更不用想了。

    就算阚泽愿意要精神方面有问题的女人当妻子,他的父母也一定不会同意的。

    至于陈欢欢,外貌条件都是没得挑的,家世说起来也算得上是不错。

    可她的职业,以及她从小接受的国外的开放的思想,却是与阚家父母的观念发生了碰撞。

    这种近乎于水火不容的碰撞,让他们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样的女人做他们的儿媳妇儿。

    即便是阚泽已经将孩子出生的消息告诉他们,他们也依旧态度非常强硬的不接受。

    所以阚泽郁闷了,这种被夹在父母和爱人孩子之间的感觉,简直比面对一个几亿十几亿的大单子还要让他头疼。

    在知道了这些之后,古曼曼也是微微皱眉,想了下,这才说道:“既然他们不愿意接受欢欢,甚至连孩子也不想见,那就让他们先不要过来了。”

    见阚泽颇为意外的看着自己,古曼曼叹了口气,又道:“我生过孩子,所以很了解女人生完孩子之后的心情状态。如果你是真的爱着欢欢,那就不要在这个时候给她添堵了。不只是为了她好,也为了孩子好。”

    “我明白。”阚泽点点头,“我刚刚也在想这个问题,可是,欢欢为我生了孩子,可是我的父母却一直都不出现,我担心她会……”

    “你担心她会多想?”古曼曼挑了挑眉,见阚泽点头了,这才笑着说道:“我说阚泽,你是第一天认识欢欢的吗?”

    “什么意思?”阚泽微微皱眉,“你是说,欢欢也根本不想见我父母?”

    “我说阚大特助,你平常不是很冷静理智,很智慧的吗?怎么这会儿魔障了?”古曼曼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是不是忘了欢欢从小是在什么地方长大的了?在那种开放的欧美国家,你真的觉得欢欢会认为生完孩子,就必须家里人全都到场才能显出被重视来?你啊,与其现在在这里郁闷要怎么解决家里和爱人之间的关系,反倒不如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照顾好欢欢和孩子上面。”

    听了古曼曼的这番话,阚泽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谢谢你,古曼曼,我知道现在该怎么做了。”

    看着眼前这位阚大特助终于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智慧,古曼曼耸耸肩,撇着嘴说道:“你也不用谢我,我都是为了欢欢好才这么说的。更何况你也不是真的愚笨,只不过是因为双方都是你最在乎的人,所以才会纠结而已。反正我的意见就是这个了,先照顾好欢欢,至于你父母那面,以后来日方长,慢慢的和他们讲清楚就是了。实在不行就把孩子扔给他们照顾,都说隔辈亲,等他们见到孩子后,也就顾不得别的了。”

    “嗯,我明白了。”阚泽点点头,大有一副受教的模样。

    “行了,你先去问问护士都需要准备什么吧!我去看看欢欢。”古曼曼说着,起身走向病房里面。

    而阚泽则是赶忙去找护士询问一些注意事项。

    ……

    北庭老宅,北庭和房间。

    “爷爷,你找我。”北庭宇推门而入,却见北庭和正坐在窗旁的摇椅上,眯着眼睛,听戏曲。

    北庭和歪头看了一眼北庭宇,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吩咐道:“关上门,过来坐。”

    北庭宇倒是颇有耐心,完全没有不耐烦,关好了房门后,就坐在了北庭和斜对着的单人沙发里。

    这一段戏曲已经到了尾声,北庭和也被暂停,而北庭宇也难得有耐心的陪着北庭和将最后的尾声听完。

    不多时,房间里安静下来,北庭和抬抬手,北庭宇立刻上前,搀扶着北庭和起身,坐在了一旁的藤椅里。

    “那个爱法尔家族是怎么回事?查过了吗?”北庭和一开口,就询问起了医院的事。

    北庭宇看了眼北庭和,然后继续转着茶杯,一口饮尽杯中茶后,这才说道:“爱法尔和皇甫家多年前曾经有过联姻的打算,不过最后没成功。”

    “哼,就知道皇甫那老家伙办不出什么好事来。”北庭和哼了声,突然将话题一转,又问道:“思思的父母那面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北庭宇并没有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反倒将视线就这么落在北庭和的脸上,不开口,也没有别的反应,就只是这么看着。

    北庭和本来倒茶水的手不由得抖了下,之后才没好气的放下茶壶,“行了,你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小气了啊?你爷爷我也不过是关心你,才多打听了些,逼着司机说的。司机也不知道具体内容,只说了你接了思思的父母回来了。可我没见着思思的父母,就想过来问问你到底怎么回事。”

    见北庭和恼羞成怒了,北庭宇这才端起刚刚才倒好的茶杯来,喝了一口,很随意的说道:“我有些问题要问他们,问出来了,就把他们送回去了。”

    “送回去了?送哪里去了?”

    “爷爷想要见他们?”北庭宇没有回答北庭和的问题,反倒将对话的主动权抢了过来。

    北庭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直接点头承认下来,“你和思思都注册这么久了,婚礼婚礼不办,孩子却生了三个了。不管思思的父母以前做得有多不对,怎么说也是我们北庭家的亲家,怎么都要见一面才行的。不是爷爷非要见他们不可,而是因为这是对思思的看重。”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800章阚家父母的态度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800章阚家父母的态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800章阚家父母的态度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800章阚家父母的态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800章阚家父母的态度】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婚色来袭:冷少霸宠檬妻最新章节

        "16岁那年,她爬窗户进入他房间,在浴室门口偷偷的看他洗澡……rn结果华丽丽的流鼻血了。rn18岁生日那天,某个脸黑的已经不行的冷少看着酒吧上跳着钢管舞的女人,直接抗下来丢回家好好‘教育’一番。rn他是A市呼风唤雨的太子爷,是军区‘狼’战旅的最年轻的军长,还是……rn但是他觉得他此生最大的麻烦,就是顾小檬!但在某一年某一天,他却觉得这个麻烦在身边,自己甘之如饴。rn某一天,某女打电话报告。rn“老公,有人欺负我怎么办?”rn某男正在开高级会议,却把所有的军官晾在一边,淡淡道:“100倍还回去,出了事有你老公担着。”rn“遵命!”rn某女神经大条,终于有一天把亲亲老公给卖了,某男把她压在床上,低沉道:“老婆,你居然不相信我对你爱,我今晚一定会好好爱你的。”"rn

  • 谁说爱情曾来过最新章节

        十七岁情窦初开的花样年纪,不谙世事的容希曼偷偷地暗恋品学兼优的莫健翔,却因为学校霸王关学礼的无端插入,她遭遇了人生第一次爱情的背叛,朋友的出卖。因为感动而选择准备与暗恋自己七年的许仕贤结婚,却因为一次工作上的合作让她再次遇见夺走自己第一次的关学礼。七年后的他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关氏集团总裁,而容希曼只是想要揭穿他关氏集团总裁虚伪面具的草根记者。“辞职做我的女人?”“你省省吧!”“七年过去了,你的脾气还是那么的臭。不求饶,你将会为你的不实报道而付出代价!”作为关学礼的代表律师,昔日自己暗恋的情人莫健翔就要和自己对簿公堂,在他冷峻的面容下,容希曼已对他渐渐陌生………

  • 萌娃入侵总裁家最新章节

        冷冰锐:只想避开工作的繁琐,玩玩游戏,生个儿子,偏偏被那个难缠的女儿坑惨,还无端背上杀人的罪名,只好匿逃在外。
        夏子柒:靠着自己的力量,站到与你并肩的地方。避不开往事阴影,那便与你一同逃亡。
        冷骆骆:爸爸是我的,妈妈是我的,俊熙哥哥也是我的!谁敢跟我抢?我就哭死给你看。
        许斌: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最不想遇到的人,却又见鬼似的找上门。与其任人宰割,还不如拼力一搏。
        欧阳鑫:麾下四小将,各有特长各有伤,想接兄弟还,又怕妻儿难。看事情的时候,眼睛睁大点好!
        欢迎喜欢看小说或者写小说的人欢迎加入萌萌哒??,群号码:

  • 神路最新章节

        傲天是一位很普通的上班族,每天奔波于两点一线只间,在他的骨子里,从来就不信狐仙鬼怪的灵异事件,直到回家得到了爷爷传给他一套书籍,这才开启了傲天那曲折的灵异生活。rn在初次施法救助一个被不断从空中飞来的砖头砸伤的人的时候,遇到了第一个瞧不起他的狐仙rn傲天到底是谁的后代,他的爷爷为什么把那套书籍传给了他却不传给他的父亲,魔尊与傲天的祖上到底有何仇恨,答案尽在《神路》中揭晓

  • 毒后攻略最新章节

        她是石氏之女,门阀之后,时逢乱世,下嫁草莽。    他郁郁不得志,她带孩子种田,奉养老人,没半句怨言;他落草为寇,她被抓进监狱,要自保还要护住他的父母;他起义谋反,她陪他颠沛流离,上阵杀敌,甚至动用举族之力,助他成功。    他说,这天下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然……这一切全是谎言。    兵败之时,他仓皇而逃,把她当做诱饵,引开敌军。她被俘虏两年零四个月,他日日美人在怀,却从未想过救她。她被架在鼎上,以煮成人羹为威胁,他笑着说:“分我一杯羹!”    她坚强,隐忍的活着,只为夺回一切!    【看了太多重生文,忽然就想,女主被害得那么惨,为什么必须重生才能复仇?女主为什么不能是经历了背叛,自己就能坚强起来,复仇和夺回...js330

  • 次元干涉者最新章节

        一个非法科学研究的实验体,在他生命结束的时刻收到了异世界的邀请函,接下来迎接他的是神魔乱舞各种各样的奇异世界。    ps:1.这是一部宅系无限流小说。提前注明,非爱好者勿入。    2.本作主题阳光明朗,主角诚实善良、爱好和平,传递正能量,乃新时代的好少年。提前注明,黑暗系爱好者勿入。    3.本文非无脑推妹流。提前注明,种马爱好者勿入。另,主角当然还是会有妹子的,不用担心。    4.还有什么需要提前注明以后我再加。js330

  • 为夫逗要你最新章节

        刚参加完婚宴回宫的颜无圣迫不及待地冲进花木棉的寝宫。不顾女子的反对,贴着她的后背,双手紧紧地拥住了她。
        “棉儿,今晚可否让朕留下?”
        怀中的女子胡乱地扭动着,明显不受这好听的磁性男声所收买。
        在酒精的驱使下,颜无圣眼神迷离地一低头狠狠地吻住了思念已久的嘴唇,就像久失甘霖的花儿一样,急需水的滋润。
        气鼓鼓的花木棉毫不客气地用她那娇小的脚掌踩了此刻有点流氓的皇帝,伸手一把推开他低声地埋怨。
        “颜无圣,你无耻,本姑娘可还没原谅你呢。”
        不是说女子都喜欢霸道的男人嘛,怎么到皇后这里就行不通了?他郁闷地揉揉脑门,眼睛一闪,既然霸道不行就…
        他气场瞬间一软,拽住花木棉的胳膊生硬地摇了起来,还带着那种…讨好的笑?
        花木棉铮铮地看着他的变化,似乎联想到了一个词,顿时满脸的黑线,他这是在撒娇?

  • 我的二代女团最新章节

        一梦一醒,一醒人生转,地球孤儿李硕,一觉醒来,回到2009年平行世界,本身孤儿的他突然多了一个妹妹,本来多了一个妹妹也没什么大事。但是除了这位妹妹,李硕还多了一位假想妻子和八位假想小姨子。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突然在李硕的生命中多了十个女人,而且还是一群活力四射叽叽喳喳的女人,李硕有的忙了,妹妹想要成为SOLO歌手,李硕要为自己的妹妹成立个人公司,自己的假想妻子深陷黑海事件,李硕又要出手,一曲原创让妻子的组合连夺九连冠。除了这些还有自己的对头,想要揩自己妹妹油的对头,想要揩自己老婆油的对头,想要揩自己小姨子油的对头,太忙了,孤儿李硕终于不用孤单了

  • 邪凰狂妃:魔尊,蚀骨绝宠!最新章节

        惊世之眸,明善恶,辨妖邪,逆阴阳!  一场阴谋绝杀,她代替双胞胎姐姐,浑身浴血,一步一步踏入帝都,撕开盛世繁华之下的龌龊肮脏!  她是世人皆知的废物孤女,他是万万人之上的尊贵霸主!她敛去锋芒,以丑女示人,他风华绝代,妖孽无双!她扮猪吃老虎,他智计定乾坤!她挣扎于乱世逆天改命,他一双翻云覆雨手玩弄六界苍生于股掌!  仙林初见,一眼万年,从此被他缠上。  “你为何总和我针锋相对?我哪里惹你了,改还不行吗?”  “并非针锋相对。”他一笑倾天下,“而是见色起意。”

  • 时间偷走的夏天最新章节

        大一下半学期刚开学没多久,洛长歌就被一个转学生挤下了班长的位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作为溪安音乐学院的学霸才女,她咽不下这口气。就算后来成了副班长,也要处处和班长大人过不去。可是,谁能告诉她,这种长的帅但却性子冷冰冰的钢琴专业触手怪,应该怎么对付才好?鹿逸寒勾唇一笑:做我女朋友不就好了?

  • 恋在弦间最新章节

        考进A大艺术学院的顾岛,顶着所谓“小提琴天才少女”的光环,本以为前途坦荡,一帆风顺,无奈撞上本命冤家,“A大之光”江厌离,和亚斯伯格综合症患者湛星楼,注定了大学生活的不平凡。还好有可爱弟弟言清让的保驾护航,才得以一次次化险为夷……或许在你的内心深处也曾有过这样一段兵荒马乱鸡飞狗跳的日子。接踵而至的麻烦事,纷至沓来的坏时光。因为那些人的陪伴,统统自带滤镜过滤成午夜梦回时也能笑醒的好故事。

  • 俏总裁宠妻不手软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她小心维护着他身为伪娘的骄傲和自尊,而他被她这样误会却乐在其中。第二次见面,她是一朵盛放的白莲花,对曾经抛弃自己的父亲面前言听计从,对毫无感情的妹妹们展现姐姐的包容心和爱心。第三次见面,她翻脸无情,冷眼看自己的亲妹妹陷于水深火热。他是冷面大逗比,她是笑脸小狐狸。隔着家族恩怨,身份有别,差不点被命运拆散,幸亏两个都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可以不择手段,是非不分的自私鬼,才厮守在一起。他恨她的家族,明明有机会利用她父亲对她的愧疚感,但因为不舍得她难过,选择了一条更艰难的复仇之路。他做不到一笑泯恩仇,却因为不想让她与他在一起成为世人眼里的不伦,所以没有对千家赶尽杀绝。千浅有幸,遇到眠生。

  • 双蛟记最新章节

        【兄弟情深,生死与共】  【蛟潜藏于深水,历经苦寒可羽化为龙】  【纯银耳坠唯一官方QQ,1106592240】  【打赏两百块,可进核心精英群,六扇门】  【六扇门欢迎诸神降临】  【金字招牌,放心收藏】  【本书原名《纯银耳坠》】

  • 宅男的无奈人生最新章节

        楚楠意外被召唤到一个魔幻世界,作为辅助英灵跟剑姬缔结契约。  生性懒惰的他本以为自己只需要在必要的时候进小黑屋...额,不是,是必要的时候变成剑装帮助剑姬战斗,其他时间则是可以安心玩那款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前买的最新款游戏机,理所当然的过上不需要为生活和学习烦恼、专心玩游戏的理想生活。  但是...  剑姬:“楚楠,这身羞耻的剑装是怎么回事?”  财务大臣:“楚楠,请不要再谦虚了,奥格沃兹人民迫切需要你的才能。”  政务大臣:“楚楠,虽然我还不到五十岁,但还是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还请你多来政务署帮衬帮衬我这个老头子。”  军务大臣:“楚楠,还说你不会打仗?”  楚楠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面露悲色...

  • 正牌亡灵法师最新章节

        神域  真实存在的游戏世界。  它能永生……  它能永恒……  它拥有人类所想要的一切。

  • 狙击那个大神最新章节

        苏夏在游戏里狂虐渣男,结果看错了ID,遇到了大神的小号。更可怕的是,第二天发现那个大神成了自己邻居……然后苏夏脑袋一热,就和大神定下了父子局,谁输叫爸爸的那种。

  • 醉不承欢,侍妾太难驯最新章节

        一朝灭门,侯府千金沦为侍妾伶伎,受尽屈辱。“父债女偿,司马醉儿,这是你司马家欠我萧家的!”“萧成欢,你会遭报应的!某男邪魅一笑。“好啊,报应报应,总要抱了才能……嗯?”

    本章内容提要:
    ...    可前后并没有多长时间,他的状态就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所以古曼曼可以肯定,就在他们去看小婴儿的这段时间里,阚泽这里肯定出了什么事,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还不是什么好事。     阚泽惨然一笑,“古曼曼,说真的,我现在真的特别庆幸我和你之间不是对手的关系。作为女人,你实在是聪明的可怕。”     “不,我没有那么聪明......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