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是承认你之前做的那些,都是为了救我才做的了?”云思思一下子就抓到了对方话里的重点。

    段小菊面色一僵,随即面露微红,但还是非常别扭的反驳道:“是又怎么样?老娘想救你就救你,不想救你就打你,有本事你咬我啊?”

    看着这熟悉的表情和态度,云思思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样的段小菊,才是自己记忆深处的那个段小菊。

    嘴巴很臭,但实际上人却不坏。

    只可惜自己明白得太晚了,曾经年少时候的记忆里,自己都是对这个段小菊非常的不喜欢的,却一次次忽略了她在那不经意间对自己的帮助。

    不过云思思并没有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反倒将语气一转,很是不解的问道:“可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要怎么做那是我的事,凭什么要告诉你?”段小菊翻了个白眼,“反正现在的事已经是这样的了,绑架了你,确实是我不对,要真是判刑什么的,我认了。”

    段小菊突然有些泄气,看得出来心情失落得很。

    云思思微微皱眉,抿着唇想了想,这才说道:“小菊,你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也许我可以帮你免除刑罚。”

    “我……”段小菊突然张了张嘴,不过很快又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摇摇头,“还是不用了,是我自作自受,就该受到惩罚的。”

    说着,段小菊挣扎要站起来,身后的狱警立刻上前将她制服。

    “等一下!”云思思赶忙大叫了一声,“你们不要伤害她,我们还没有谈完话!”

    狱警看了一眼云思思,手里的动作一顿,很快又变成了用力将段小菊压在座位里,“老实点儿!”

    段小菊颇有些不满意的撇撇嘴,但视线在扫到了狱警腰间的电棍之后,还是乖乖的坐好,不耐烦的对云思思问道:“你到底还想干什么啊?”

    “小菊,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算你不说,回头我也是可以查到的,只是这样一来会浪费很多时间,也会错过救你出来的最佳时间紧。小菊,你还这么年轻,难道真的要去在监狱里面过上二三十年吗?”

    云思思有些急了。

    如果不知道段小菊是有心救自己再做出那些事的话,那么一切都还好说,可现在自己知道了,想要再说不管,云思思当真做不到。

    段小菊也是被云思思追问的心焦了,当即没好气的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就知道为什么,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让你知道啊?云思思,你说你好不容易才长到这么大,才找了个好男人,还有了孩子,你怎么就不能老老实实的享受你的贵妇生活,非要搅合到这些事情里面干什么啊?”

    “如果我没有想起来当年不是你让我多干活,所以才让我躲过了那些小混混的围堵,如果不是我没有想起来你让我在开学前突然给你补习功课,让我多得了一笔家交费来交学费,也许现在我真的不会多管你什么。”云思思突然轻轻的笑了笑,“小菊,从小到大,其实你一直都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虽然之前我们之间是闹出了一些不愉快,可这些没有办法掩盖掉你曾经对我的好。”

    顿了顿,云思思又说道:“尤其是今天,我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打我一个嘴巴,但你突然将好好的酒瓶子扔到墙上摔成碎片,却是为了让我能得到割断绳子逃跑的机会。尤其是你跪在床边的角度,刚刚好可以让我看不到那肮脏的玩意儿。这一切,其实都是你刻意安排好的,为的只是保护我,对不对?”

    其实在坐上北庭宇的车之后,云思思就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儿了,可当时太过紧张,所以根本没有深想。

    而在医院醒来之后,云思思突然就想到了在小木屋里的种种画面,尤其是段小菊对自己的态度,更是让云思思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对劲儿来。

    这会儿将心中的疑惑说出口,云思思只觉得心里一阵通透。

    段小菊的表情有些说不出的别扭,但还是非常不客气的反驳道:“是又怎么样?我刚刚已经说过了,老娘我想救人就救人,不想救人就打你,你要不服气,就过来咬死我!”

    看着眼前这个明显消瘦了许多的女子,云思思不由得一阵感叹。

    想当初在老胡同里,段小菊可是出了名的一枝花,即便是性格火爆,也依旧会有不少的男孩子喜欢她。

    如今时过境迁,那个被称之为一枝花的女孩儿已经变成了眼前这个面色憔悴的女子。

    “既然你还是不愿意承认,那么,我会找律师申请延缓开庭。小菊,就算不为了今天的帮忙,就只是为了过去那些年你对我的好,这一次,我也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说着,云思思站起身,对着段小菊郑重的点点头,“你在里面照顾好自己,我会再来看你的。”

    “切!”段小菊扭过头,就是不肯多看一眼云思思。

    而云思思也没再多留,起身走人。

    狱警上前将段小菊抓住,也朝着来时的方向带走。

    然而就在云思思出了房门,段小菊也被带着快到这面的房门时,她却突然停下脚,扭头看向了云思思离开的方向。

    那眼中不经意间暖暖的笑意,云思思并没有看到。

    回去的路上,云思思直接坐在了皇甫锦的车上。

    北庭宇微微挑眉,却没有反对,而是很自然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这下皇甫锦不淡定了,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来弱弱的问道:“BOSS老大,要不……我让曼曼到前面来坐?”

    “不用。”北庭宇在副驾驶的位置坐得非常安稳,“开车。”

    “好,好的。”皇甫锦讪讪的笑了笑,在他的印象里,北庭宇似乎就从来都没坐过副驾驶这个位置。

    突然让这位大佬坐在自己身边,皇甫锦心里格外的忐忑。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747章刀子嘴豆腐心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747章刀子嘴豆腐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747章刀子嘴豆腐心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747章刀子嘴豆腐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47章刀子嘴豆腐心】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一爱成劫,薄情邪少真危险最新章节

        男友为了事业灌醉她,原本是想她将献给总裁穆浩宇,但没想到穆浩宇早已离开,将房间让给了公司里从来不近女色,传闻是个gay的区域经理程净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一夜时间里,程净帆果然如同传闻里的那样不近女色,没有碰她,这让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在想,程净帆难道真的是gay?好奇的她决定偷偷的观察他,没想到次次都被他发现还被他抓住。“小姐,你知不知道你擅闯男人的卧室很容易引起误会。”他将她壁咚在墙边。她看着他裸着的上身强装镇定不屑一笑。“放心,我对公司盛传不近女色的高冷的gay不感兴趣,就算我吻了你,你也不会有反应。”程净帆被她的这句话气的差点喷了一口老血,于是,他决定用实际行动告诉祁艳萌这个女人,他程净帆到底是不是高冷的gay!

  • 随身仙园空间最新章节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是灾难?亦或是幸运呢?得到随身的仙园空间,这一切是偶然还是另有安排?主角能够发家致富还是堕落沉沦?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鬼匠人最新章节

        嘉荫村民风淳朴,金灶爷孙两五年前入住此地。村民从山中带回的一尊泥菩萨,竟然是灾难之源。掀开那尘封的往事,揭开那不为人知的秘密,人鬼之斗,在这个小山村展开。术士徐福邪法灭杀万人,战魂千年不灭,不入轮回。噬灵局破,落魂山凶穴封印松动,万鬼蠢蠢欲动,嘉荫村陷入危机。一个少年,血菩舍利入体;同伴梁子,血气方刚重义气。两人肩负艰巨使命,和众鬼相斗,守村守家守轮回,小人物之勇,勇者无敌,神鬼辟易!土地庙下舍身取义,落魂山中不惧鬼王,纸人显威,撒纸成兵,一代鬼匠,由此诞生!

  • 倾世嫡谋最新章节

        一个前世眼高于顶的才女重生学会做人的故事    前世她自恃才高,睥睨万物,最终却惨死于亲人的算计,今生她步步为营,谨慎小心,护得幼弟平安,保住家业,嫁得如意郎君,并最终让前世算计自己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js330

  •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最新章节

        某写手很烂俗的重生了,但他没有重生在过去或是平行世界,而是重生在了自己撰写的小说世界里!最让他蓝瘦香菇的是,重生的角色竟然是小说里被虐得死去活来的反派公子哥!为了能多活几章,史上最妖孽的反派,不得不在史上最坑爹的系统指引下,一步步完成史上最伟大的逆袭之路!“…………”【ps1:本书又名:反派的自我修养】【ps2:老猫我回来了!】

  • 超级盗版碟最新章节

        沈煜意外得到一张能穿越到电影世界的盗版碟,故事就此开始。  从《僵尸叔叔》开始  电影生物入侵现实  在《风云》中独行  坐看王朝更迭的东北王,自困天山的疯王,隐姓埋名的刀尊,运筹帷幄的帝师,家国天下的抉择。。。js330

  • 刁蛮千金:总裁宠上瘾最新章节

        W市男神级别的傅大少做了件轰动全市的事,他娶了同父异母弟弟的女人。然,鲜少有人知道,其实是何清欢先找上的他。遭遇背叛,一夜纵情,她和他从此纠缠。从此之后,她虐渣渣他当靠山。婚后,她问他:“傅安年,你说,你是不是对我早有预谋?不然,就算我主动,想要睡你也不容易。”“对,就是这样。”他笑着亲了亲她红艳艳的小嘴,“毕竟娶个媳妇不容易。”

  • 俞先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她,一心想要钓个金龟婿,很不幸,他成了她的目标,厚着脸皮,死缠烂打,她发誓,一定要让他爱上她。而他,年纪轻轻就已经身居高位,他不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他还是心动了。夜里,他搂着她问:“你爱我吗?”她毫不犹豫的回答:“爱。”“你爱我哪一点?”“我爱你的钱。”明明说好只爱他的钱的女人,可在危险来临的那一刻,还是奋不顾身的挡在了他的前面。

  • 伪装少年与迷惘少女最新章节

        伪装起自己真正想法的上条隼人,和似乎对自己真正想法充满迷惘的慕容静,本以为只有一次对话就够了,结果还被班主任用黑历史威胁加入【咨询部】。至于咨询部的活动内容的确充实。充实到我觉得我们多读一些书会比较好——上条隼人说道。平淡的物语似乎也开始激起越来越大的波澜,即便他们不愿意,这一切还是会发生,因为这就是他们的日常(伪)

  • 婚色撩人:总裁轻点爱最新章节

        三年的牢狱之灾和丧子之痛,让她从单纯的千金小姐变成心如磐石的人,也让她坚信一句话———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她狠,她冷情冷心,她为复仇自荐枕席爬上M市最有权势男人的床,她要用这副已经脏了的身体,换钱换权!他把她压在身下,看着她死死的咬着唇嘲讽道:你自己爬上我的床,现在还要装清高?她似听不到,就是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这是她仅剩的一点尊严,泪水和他的汗水交织在一起,她有的只是苦涩!

  • 草莽警探最新章节

        整形医生为何惨死家中?网络女主播竟敢直播杀人?唱歌难听也能引发命案?谁在恐吓小鲜肉明星?当疑团一个个解开,真相令人细思极恐……

  • 良田喜嫁:锦绣农女山里汉最新章节

        陆小桃穿越成为大喜日子上吊的新娘子。老柳家让她滚,这个可以有,她滚;老陆家要把她卖,这个不行,咱斗!弟妹没吃穿,凭她一技之长,咱挣!前夫求复合,端着凉水上!一盆两盆三四盆……凉水不够加点醋,一缸两缸三四缸……柳青山抹了把水湿淋漓的脸,捂着酸倒的腮帮子,“小桃跟我回家吧,我会对你好。”陆小桃也没想农家汉子的好竟然这么好,到底是个怎么好,反正就是很好很好很好……(先小苦后大甜,地道农家文)

  • 皇谋最新章节

        京城里有一句话流传甚广。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也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手为她披上精致华丽的假象,欺瞒芸芸众生。当利用、背叛、仇恨来袭。她血洒宫墙,浴火为凰。是这凡尘炼狱里,独独为他准备的一把穿心长剑。

  • 风吹草动少年纪最新章节

        人性的黑暗,心灵的绝境与魔化,好人,坏人,一一道来社会的腐朽,人性的无知,腐朽到令人作呕————扭曲的时空,黑暗无边的混沌,这里没有时间,没有回忆,只有几具没有多少意识的灵魂,他们像是在告别,像是在哭泣,哭泣声扭曲得像刺耳的叫声,回荡在这里,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眼睛没有了多少的生机,似乎在告诉对方,再见,他们所有的回忆随着这个眼神,散去,封印在他们脑海最深处,直到腐朽

  • 邻家校花初长成最新章节

        洛寒三年前在一次地下赛车的比赛时,洛寒意外撞上了晚自习从学校回家的美女校花程文素。在逃逸之后,洛寒没有被警方抓到,但是却一直以来收到了良心的谴责。  最后洛寒就决定退出地下势力,成为了一个出租车司机,住在了程文素隔壁。以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身份,每天接送程文素去寻找治疗的方法,让她得以重新站起来。

  •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最新章节

        家有秀才郎,日日种田忙。不就是上课的时候偷偷打瞌睡,居然就一不小心穿越了?穿越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被八两银子给买了?不过,这个买家长的还挺不错嘛,那就勉为其难的将就一下吧。什么穷酸书生没钱买粮,那就自己种。不知道吃什么,漫山遍野的蘑菇竹笋,等我去采摘。从此以后,书生不读书,只陪小农妇。

  • 乡村小神算最新章节

        乡村小子习得风水术,声望、地位、美人随之而来!拳打恶霸,脚踩奸商,识破惊天阴谋,成为一代相王!

  • 海贼之日日果实最新章节

        “在海贼王的世界里,我就是最傲慢的太阳,想脚踩太阳的家伙们,我都会不客气地揍飞你们。”    这是一位太阳果实的拥有者。    无限开发出了日爆艺术、地爆天星、黑洞吞噬、潮起潮落、焚天煮海、万物治愈、善意支配、生命归还等诸多能力!    而且,他还是一位肉身强者,觉醒了鬼背之力。

    本章内容提要:
    ...    “所以,你是承认你之前做的那些,都是为了救我才做的了?”云思思一下子就抓到了对方话里的重点。     段小菊面色一僵,随即面露微红,但还是非常别扭的反驳道:“是又怎么样?老娘想救你就救你,不想救你就打你,有本事你咬我啊?”     看着这熟悉的表情和态度,云思思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样的段小菊,才是自己记......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