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子安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只是单纯的因为从床上掉下来,北庭宇就火急火燎的叫自己过来。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

    还不等喻子安把后面的话想出来,就听北庭宇非常认真郑重的说道:“是床上,从床的另一头掉到地上了。不是窗户,更不是阳台。”

    “那碰到床头柜或者床脚之类的地方了?”

    “不曾。”

    “那嫂子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有发热或者别的什么不舒服的症状吗?”

    “没有。”

    连着几个问题,北庭宇都立刻给出了答案。

    然而就在两个人快要到北庭宇的卧室时,北庭宇的身后却突然响起了喻子安非常不高兴的声音。

    “老大!”喻子安猛地停下脚步,非常认真,而且异常严肃的看着北庭宇,“虽然我是你家的私人医生不假,但是,私人医生也是有尊严的,你不能这么侮辱我的存在!”

    “什么意思?”北庭宇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喻子安,面色不虞。

    喻子安认识北庭宇也有很多年的时间了,一看这表情,就知道对方的心情很糟糕,并没有半点说笑的意思。

    这个发现让喻子安突然有些怀疑自己刚刚的推断,难不成真的只是从床上摔下来,然后就摔坏了?

    暗自做了个深呼吸,喻子安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老大,不是我故意找茬或者别的什么,而是你想想,从床上摔下来,没有碰到任何地方,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之间更没有任何的不适感,那怎么可能只是一摔,就摔成浑身发疼?”

    缓了口气,喻子安又提醒道:“老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房间地上铺着的应该是地毯,而且,还应该是加厚的那种。”

    加厚地毯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宣软啊!

    平日里北庭宇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不过现在被喻子安提醒,北庭宇这才意识到之前云思思表现出来的难过,甚至还提出来要自己安静一下的请求,到底意味着什么。

    该死的小女人!

    北庭宇暗骂一声,脸色更黑了。

    喻子安虽然不知道早上的时候云思思和北庭宇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从北庭宇此刻的表情变化来看,云思思八成是骗了北庭宇。

    都说爱情中的女人是没有智商的。

    可现在看来,处于爱情中的男人,在智商上也会被拉低到一个让人咋舌的地步。

    如此明显的骗人伎俩,这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老大根本不需要动脑子都会看出来不对劲儿的,可现在却偏偏被骗了。

    除了说成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喻子安当真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北庭宇了。

    “去书房。”北庭宇说着,人已经改变了方向,还真的是转身就走,完全没有要进卧室的意思。

    喻子安不明所以,只能乖乖跟上。

    ……

    “老大,你开玩笑的吧?”喻子安难以置信的看着正坐在沙发中间的北庭宇,“你这么做,万一嫂子当真了怎么办?”

    “当真了最好。”北庭宇阴阴一笑,“我现在要的就是她乖乖的待着,不要在弄什么服装设计。”

    喻子安不赞同的摇摇头,“老大,你这么做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让嫂子不再继续做服装设计,可是你想一想,一旦她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并不是那样的,到时候你们两个之间就会出现隔阂。作为旁观者,我真的不建议这么做。”

    “这个我自有安排。”顿了顿,北庭宇又说道:“下个月AW集团的总公司就会整体转移到美国,到时候我会亲自向她解释清楚。”

    “可是……”喻子安微微皱眉,还是有些不太赞同,不过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答应了北庭宇的安排。

    ……

    卧室里,云思思正靠在床头,腿上放着平板电脑,而她的手指,正在电脑上写写画画。

    走近后,就会发现她正在电脑上做设计,虽然做出来的效果不及纸币那么随心,却也算是能有所弥补。

    已经全身心投入到设计中的云思思根本没意识到房门被人打开,更加没有注意到北庭宇已经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

    “思思。”

    低声的声音陡然响起,吓得云思思浑身一个激灵,赶忙将平板电脑塞进一旁的被子里,结果却看到了北庭宇和喻子安正站在另一边的床边看着自己。

    “呵,呵呵,呵呵呵……”云思思讪笑着将平板电脑从被子里拿出来,只是顺手关了屏幕,尴尬的解释道:“我还以为是安安进来了,这电脑是我从他那里拿来的,要是被发现了,肯定要和我急。”

    这话显然是对着喻子安解释的,而这样的解释反倒让喻子安更加的哭笑不得,尴尬得恨不得立刻背过身去。

    “思思,子安过来给你检查身体。”北庭宇很是平静的说道,人更是往旁边一站,摆明了一副要看着喻子安给云思思检查的架势。

    云思思一听这话立刻急了,赶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好好的检查什么身体啊?真不用。”

    “思思,乖,你刚刚忘了你浑身疼了吗?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北庭宇的言语中带着不容反驳的命令味儿,让云思思再没勇气提出半个不字。

    而喻子安也是忍着心中的无奈,硬着头皮拿出自己的听诊器来,像模像样的开始为云思思检查。

    一番中西合并的检查过后,只见喻子安叹着气,很是可惜的说道:“嫂子的内脏有些回响,应该是有病变的迹象。我建议多休息一段时间,好好休养,到时候再进行一下系统的检查,到时候再确诊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回响,会比较好。”

    “啊?”云思思瞬间惊了,“子安,你,你说什么呢?我,我感觉很好,哪里都不难受,怎,怎么会有病变?”

    看着云思思那副明显被吓了一跳的模样,喻子安心中不忍,不过一想到北庭宇的叮嘱,他终于还是忍住了心中的不忍,反倒表现出了医生的专业来,“嫂子,有些病变是没有任何明显的征兆的。但是一旦出现了明显的征兆,就意味着病情到了中晚期的地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729章嫂子,你有病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729章嫂子,你有病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729章嫂子,你有病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729章嫂子,你有病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29章嫂子,你有病】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剑武乾坤最新章节

        被宗门遗弃,得神秘玉剑,开吞噬域门,林夕尘踏上逆天之路。神秘莫测的风家,隐藏的是什么?隐世万年的林家和林夕尘之间是否存在某些联系?古家族,圣族纷纷出世,又代表着什么?逆天之路上,林夕将一个一个揭开这些隐藏多年的秘密……

  • 妙手仙医最新章节

        一手神奇医术,一手无敌功法,一手救治天下苍生,一手暴打各路纨绔,本想悬壶济世,得道飞升,奈何万种风情,蜂拥而来,让他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 幽灵鬼探之阴阳眼最新章节

        七月十五,六道出,鬼门开,孤魂野鬼游走,是阴气最盛的一天,每当这天,人们都闭门不出,早早的就休息了rn我出生于1999年8月25日,正是阴历的七月十五,但最巧的是,出生时间刚好是九点九分九秒!刚出生时我异常安静,眼角的血滴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rn在农村,人们是非常迷信的,我属性为阴,是罕见的“阴人”,能见常人不能看见的阴邪之物,由此,一切就开始发生,师叔为何对我如此只好,到底有什么阴谋……

  • 我的23岁纯情娇妻最新章节

        超强兵王,回归都市。身负天眼传承,数载烽火狼烟,医术,古武,相人,赌石无所不能!首富未婚妻瞧不上我?没关系,将来有你后悔的。高富帅看不起我?更没关系,将来你们的老子都将为我打工。身边美女如云,手中大权紧握。陆晨壮志凌云,男人,就该搅动这天下风云。

  • 浮生醉梦一世星辰最新章节

        。以魂为引,以天为灵。一梦浮生,浮生一梦。如果这是一个赌约,赌注就是我的永生永世。魂未破,灵未散。魂以消,灵以灭。魂重塑,灵重聚。我愿为了你,与全世界为敌。你是我的世界。你放火,我收场。我的人生,除了你,谁都不能插手。分别千万年只为遇见你。相遇一瞬间只为守候你。梦镜回一世只为想起你。余一生只为成为你唯一。拿世界,赌你的唯一。

  • 她的眼睛看见鬼最新章节

        十五岁那年,梦遥哥第一次见了鬼。从那往后的十几年再也没从见鬼的生活中离开过。那个总是穿着一身邋遢道服的道士和那个总是一脸病态却精明无比的炼邪师每时每刻都围绕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故事,一双能见鬼的眼睛,梦遥哥在这个阴阳圈中来回的打转......js330

  • 旧人有约,霍先生原来是你最新章节

        我奉命去证实他的喜好,初次见面,他说:“开个价,晚上来我房里。”  我挑衅道:“你也可以来我房里。”  后来,他好像真的爱上了我?  然而,等着他知道了我的身份,却得到了他惨无人道的报复。  他咬破我的手指逼我发誓道:“此生此世,终生终世,不欺骗,不背叛,若违此誓,我会把你在意的一切统统都毁掉……。”  我倾覆所有的一切,让自己成为最璀璨的明星。  只为让那个丢失很久的人看到我,却从未想过他就在我的身边。

  • 嫡女有毒:王爷,请挺住最新章节

        “为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打算以身相许,你不许不要。”元恒将她拦下,告知道。木玉沁皱眉,“你这是恩将仇报。”“看,鹿皮靴配金铃铛,是不是特别好看!”元恒笑脸灿烂,一脸邀功。木玉沁再皱眉,“若是这铃铛挂在你脖子上而不是拴在我脚上,应该更好看!”“明儿再给你打一副戴手上,怎样?”她的愤怒元恒看不见,犹自笑得开心。木玉沁眯眼笑,“最近手痒,给你松松皮,怎样?”

  • 总裁太能撩,娇妻吃不消最新章节

        本想躲避催婚的她和陌生男人签订了形婚合同,然而那男人却渐渐对她开启狂撩模式。“等等,你不是gay么?”某女推开某男,诧异地问道。“秦书香,去看看医生,脑子不太好。”某男勾唇一笑,把某女所有的脏话都咽进了嘴里。

  • 重生之田园似锦最新章节

        重生农家小姑娘,又没钱来又没粮;家境贫寒是非多,叔叔婶子聚成窝;东家长来西家短,似锦姑娘要穿暖;鼓励爹爹重科考,高中举人乐淘淘;谁料好景不常在,净身出户把家盖;经商种田样样来,与君携手乐悠哉,且看田园多乐事,静待岁月似锦时……

  • 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

        王兵只是个小保安,直到那天他遇到了丧尽天良的师父,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女,你信不信只要我亲你一下,就能知道你穿什么样的内裤?什么?你不信?那我只能证明给你看了。

  • 重生之天定贵女最新章节

        【宠文,女强文,男主身心干净】前世,凭借叶锦幕的赌石神技,叶家一飞冲天,成功跻身申城四大世家。却在她的异能神秘消失之际,被亲生父亲、最爱的男人和最信任的姐姐,联手送上纨绔大少的床榻。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叶锦幕心如死灰,为保清白毅然从窗口跳下!若有来世,她定要不再软弱,不再轻信,不再被任何人利用!她定要让所有伤害到她的人,尝到比之重上千倍万倍的痛楚!再度睁眼,叶锦幕重回五年前。那时,她的异能尚未暴露,不曾被任何人利用;那时,所有关心她的人,尚未被幕后黑手一一解决;那时,叶家尚未发迹,渣爹还是跟在江家身后的一条狗;那时,渣男还没跟她有婚约,渣姐还是一朵默默无闻的狗尾巴花。而今生挟恨而来的她,不但拥有...

  • 多情少年无情梦最新章节

        女人们看到这个少年,都觉得他英俊帅气,都想把他变成自己的红颜知己。他本是一个纯情少年却演义着多情的梦。一个农村男孩,像用水做的骨肉一样,英俊帅气得无人可比。一个本来纯情善良的少年,却被这个世界上多情的女人玩弄,他本想拿命去爱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一切,却被所谓的美好吞噬

  • 三国之江山霸业最新章节

        一个后世普通人,穿越到了东汉末年,却是一不小心成了刘备的小舅子。且看甘信如何逆转乾坤,助姐夫成就大业!袁绍:我袁氏四世三公,怎奈何不了汝这黄口小儿!曹操:甘信逆贼,毁我半生霸业!孙权:东吴三代基业,毁于甘信之手,吾与甘信势不两立!甘信:姐夫,你都有姐姐了,其他美女就由小弟帮你解决了吧!

  • 新婚太甜:总裁大人么么哒最新章节

        网曝叛逆暴躁的裴家大小姐厚颜无耻地爬了帝国总裁付战寒的床!吃瓜群众:“连阴狠绝戾的付战寒都下得去手,她是不是想死?!”事实证明,裴飞烟不但没有死,还被付战寒宠上了天!“付少,少夫人被您侄子表白!”“把他发配到西伯利亚分部,永不回来!”“付少,少夫人被她妹妹算计!”“灌药拍好小视频,让她永不翻身!”“付少,媒体又在乱写,写少夫人不能生育,结婚一年多肚子还没动静!”某人眼眸微眯,寒光闪过。当晚,裴飞烟被狠狠折腾,委屈巴巴瞪大眼睛:“付战寒,我错了,再也不敢胡乱跟媒体抱怨了!”“认错迟了,我要毁灭谣言,让你好好造人!”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最新章节

        我的名字是伊文,美尼斯帝国的太阳王,穿越者大军的一员,人民视我为神的化身,统御着数百万平方公里,两亿人口的封建大帝国。但我的对手是星际文明,他们的星际战舰就停泊在王都上空,按个按钮就能爆了这颗星球。宗族认为我不配登基,王庭被配偶把持,地方总督听调不听宣。  我想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能不能删号重练?

  • 痴情阔少独宠仙妻最新章节

        萌哒仙女小七初下凡间,误打误撞成为阔少杨希辰的内人,被这位冰山屌少爷强拉着过起了美美的小日子。杨希辰身边不乏各种妖孽,可他唯独痴情于不着调的小七,自身拥有着无敌的自控系统。一个是人间的极品,一个是天上的佳人,为了心中所爱,看他们二人如何执念婵娟千万年,终为天作之合!

    本章内容提要:
    ...    喻子安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只是单纯的因为从床上掉下来,北庭宇就火急火燎的叫自己过来。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     还不等喻子安把后面的话想出来,就听北庭宇非常认真郑重的说道:“是床上,从床的另一头掉到地上了。不是窗户,更不是阳台。”     “那碰到床头柜或者床脚之类的地方了?”     “不曾。”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