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北庭和并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童叔只好继续说道:“不过您想想,这小孩儿的皮肤都嫩,稍微一碰就很容易破皮。加上小孩子嘛,总会叫娇嫩一些,疼一点点都会流眼泪,所以啊,小小少爷肯定没有事。”

    “真,真的吗?”北庭和不太相信的看着童叔,可眼里的期盼又明显是想要让童叔再说一些话证明是真的。

    这样矛盾的北庭和多少也让童叔有些无奈,不过却一点儿嫌弃都没有,反倒更加认真肯定的说道:“当然是真的啊!您想想,当年少爷小的时候,手指头不小心被碰破了皮,连血都没见呢,就哭得跟受了多严重的伤似的。当时您和夫人还紧张得不行呢,差点没把救护车叫过来,那事您忘了?”

    随着童叔的话,北庭和眯着眼睛,微微皱眉,努力回忆着对方说的那件事。

    想了好一会儿,北庭和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对对,我想起来了!”

    见北庭和想起来了,童叔总算是松了口气,刚想再说点儿别的什么,谁知北庭和却突然哼了一声,很不高兴的说道:“北庭邦那小子从小就会偷奸耍滑!老子第一次当爹,也不懂那么多的弯弯道道,当年可是被少被这小子骗!”

    北庭和对自己的儿子的不满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童叔原本还会劝着两句,不过经过这么多年发生的事后,童叔也就不再劝着了,做的更多的是安抚北庭和的情绪。

    这会儿童叔如果不是为了安抚住北庭和因为云安安难受而激动的情绪,他是绝对不会主动提起北庭邦的事来的。

    现在一看北庭和又要因为北庭邦的事生气,童叔赶忙又将话题岔开了,“老爷,其实啊,有些事我是没敢和你说。”

    “什么事?”

    果然,一听童叔这话,北庭和的注意力立刻从对北庭邦的不满上转移开。

    只见童叔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小少爷小的时候,也是这么的娇气。

    “那小子还能娇气?”北庭和一愣,就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似的,“老童啊,你可别晃荡我了。北庭宇那臭小子从小就是那个冷冷的个性,就他还娇气?他要是娇气,那这天底下可真就没有娇气的人了。”

    虽说一提北庭宇,北庭和的态度也是一脸的不高兴,不过童叔却非常清楚,这种不高兴,那只是不愿意表达出喜欢才故意做出来的,其实北庭和对于自己的这个孙子,那可是非常的满意。

    要说不满意的地方,大概也就只有结婚生孩子的事了。

    “老爷,您想想,这爷爷从小就娇气,孙子小时候也娇气,作为中间的儿子,您觉得能是个不娇气的人吗?所以您啊,就别在这儿担心了,小小少爷肯定没事的。”

    听着童叔的话,北庭和想了想,也觉得挺有道理的,下意识的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样的说法。

    可就在童叔拎着水果要去洗水果时,北庭和却突然反应过来,指着童叔没好气的骂道:“你个老童啊,多大一把年纪了,居然还没个准成话,你这是在拐着弯说我也娇气呢是不是?”

    “老爷,我可没说啊!”童叔赶忙摆出一副“我很无辜”、“我不是那个意思”的表情。

    “你说爷爷娇气,儿子娇气,孙子娇气,那不就是在说这玩意儿随根儿吗?老子是他们的根儿,他们可不都随我了?”北庭和气得只大喘气,好在依旧是坐在沙发上,并没有站起来骂人。

    童叔忍着笑,赶忙解释道:“这随根儿啊,也不一定非得随父亲,没准还会随母亲呢!兴许这个娇气,就是从老夫人那里随过来的。”

    听了这话,北庭和愣了愣,眨巴眨巴眼睛,最终很是认同的点点头,“这次你说的话真是一点儿都没错,那老婆子,年轻的时候就娇气,老了以后还娇气。虽说她走了这么多年了,可我捉摸着,等下辈子我俩再碰上,她还得是娇气,也就只有我这脾气才能忍着她让着她了。”

    “是,老夫人也就是和老爷您在一起才是最配的。”童叔赶忙把这话递了过去。

    北庭和这位老爷子最喜欢听的话之一,那就是说他和他的妻子是最般配的。

    童叔服侍了这么多年,自然了解这个习惯。

    不过虽然是带着几分恭维的意思,但却也是实话实说。

    北庭和对妻子的感情,当真是世间少有的好。

    终于安稳住了北庭和老爷子的情绪,童叔这才放心的去洗水果。

    至于病房里面的情况,童叔倒是也担心,不过一想到自己如果表现出来担心,北庭和那老爷子少不得又要跟着紧张,所以只能暂且压下来,只等里面忙活的医生送出来个准话。

    很快,为云安安检查的医生出来了,带出来的结果倒是让童叔彻底的放下心来。

    “北庭老爷子,您放心吧!这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之所以伤口会疼,只是因为麻药过了劲儿,所以疼痛的感觉就上来了。”

    听了医生的话,北庭和没有放心,反倒越发的激动起来,“那你们赶快想个办法,不要让他继续疼下去啊!没看我那乖曾孙都哭了吗?这要是再疼下去,不得哭坏了啊!”

    童叔赶忙搀扶住了站起来的北庭和,同时又对医生带着几分客气的说道:“劳烦你们还是想想办法,让孩子少遭点儿罪吧!总这么疼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那医生面露难色,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现在能让他不再那么痛苦的办法,只有两种,一个是使用镇痛片,一个就是继续使用麻药或者是镇定剂之类的药物,让他陷入到沉睡当中。”

    “那你倒是……”北庭和下意识的就想说让医生用药,可话没等说完,他就闭上了嘴。

    这两种药可都不是什么好药,对于重伤或者重病的人来说,自然是有解脱的功效,可对于一个只有六七岁大的孩子而言,这两种药,自然还是能少用就少用一些。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533章疼哭了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533章疼哭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533章疼哭了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533章疼哭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33章疼哭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万古灵途最新章节

        万古沧桑一瞬,埋了多少血骨
        岁月悠然一转,葬了多少英豪
        韶华碎,青丝白,泪眼执迷雨空?
        红颜叹,仙尘凡,陌上世间心缱绻
        ...
        天地曾有一道,衍了万灵,却背了苍生,嫣红的血迷了万古
        如今,这是一个璀璨的时代
        天骄齐出,群雄并起,百族争锋,这一世的灵途
        又有谁,能踏上那染血的灵台,去证就那帝与皇
        又有谁,能寻到那迷雾的真路,去破晓这古与今
        ...

  • 霸道前夫请放手最新章节

        她以为,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就能换来他的一次回眸。可是她错了他的心只有他的初恋才能捂热。她只能凄凉一笑离开,可是谁来告诉她,他现在又死皮赖脸纠缠她干嘛啊?网编戏辞邀请驻站

  • 总裁夺爱:盛宠小倔妻最新章节

        夫人,你在我床上跟我谈王法,是要换姿势的意思?怎么失了忆醒来,就成了有夫之妇了?而且这个人还是个骗财骗色的混蛋!利用她?按照肥皂剧的套路,这个渣渣最后一定会爱上她,然后被她虐的死去活来非她不娶的!哈哈哈……等等,编剧,这个剧情发展有些不对啊…

  • 通灵萌妻:鬼夫,消停点最新章节

        倒霉透顶的医学生夏夭夭,在校园里被恶意攻击了整整两年,于是,她在沉默中变态了!  左眼看见了另一个世界。  开始遇到形形色色的鬼魂,为祸一方的恶鬼、单纯无知的生魂、看似为她着想屡次救她性命的千年女鬼…… 夏夭夭表示,虽然社会如此冷漠,但绝对挡不住她的一腔热血!  咦,旁边的鬼帅哥,那是我的床!喂喂!手不要乱摸啊~

  • 秀色可餐: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

        一穷二白没有田,带着空间好挣钱;肤白貌美,细腰长腿的胡蔓一朝穿越竟然变成丑陋呆傻小农女。替姐嫁给大龄猎户,缺衣少粮吃不饱,剩下都是病弱老,还好夫君条顺颜高体格好,还有空间做法宝。言而总之,这就是一个现代药理专业大学生,穿越成丑女发家致富,成为人生赢家的故事。

  • 农女灵泉:药香满田园最新章节

        现代白骨精穿越古代,刚睁开眼,就被无良后妈打秋风。家里穷得叮当响,便宜相公格外憨厚,好在有灵泉和空间相助,日子慢慢过得也算红火。只是突然有一天,傻傻的相公居然有了个其他身份……当身份揭晓,惊呆所有人的下巴!

  • 花都妙手神医最新章节

        获得医道传承的神医周尘,奉师命回国治疗身患绝症的美女大小姐,从此开始了一段精彩纷呈的都市人生。位高权重的官员?别呀,别再下跪磕头了,救人一命,乃是医者本分,不足挂齿。富可敌国的土豪?别呀,别送钱又送别墅了,只是治好了你的绝症而已,小事一桩,低调低调!倾国倾城的女神?别呀,别亲我好不好,我家的美女大小姐会吃醋的!且看小小神医如何在都市中左右逢源,财源滚滚,一步步走上迎娶白富美的人生巅峰!

  • 碧溪传人之邪体最新章节

        被人遗弃在青山镇的孤儿刘启超,无意间卷入一场灭门惨案,从而拜师碧溪一脉,踏入术道。在其师吴老道羽化之后,他开始下山历练,并探查自己的身世之谜。鬼影森森的血瓷秘闻,杀机重重的墓府遗址,诡异莫测的金蟾邪咒,百年传承的书院,择人而噬的南海黑雾,晦涩不明的巫门秘史,磨刀霍霍的东瀛高手。刘启超在不断的生死历练间,提升着修为,同时也越来越接近自身的身世之谜,然而当他即将接触真相的时刻,一个巨大的阴谋已经笼罩了整个术道……

  • 噬魔师最新章节

        李星辰,原本是一名就读于玺城中学的普通高中生,不料暑假里意外地觉醒了驱魔师的惊人天赋。在驱魔师罗奎的帮助下,星辰渐渐懂得了掌控自身强大的力量,并以惊人的速度崛起,迅速成为了驱魔师中的佼佼者。不过随着实力的提升,星辰的身体也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变化,在后来与邪魔的正面交锋中,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没想到星辰的身世竟然是……“小子,你做了什么?”、“大叔,我什么也没做啊!是力量自己涌出来的……”

  • 星空君王最新章节

        乾元大陆,修士皆修炼星辰之力,当星辰之力觉醒时,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特质,或为巨斧,可开金断玉,或为苍鹰,可幻化星兽翱翔天际……而许云觉醒的特质却是一本书,一本可以盗取他人能力为己用的魔书!夺灵、吸魄、掌控他人能力……令苍生畏惧的星空君王就此崛起……

  • 妖夫,温柔点最新章节

        自从被妖夫压床之后,我就祸事不断。邪门歪道要抓我炼丹,妖魔鬼怪要吃我增加修为……

  • 绝色总裁的贴身狂兵最新章节

        他曾经是华夏军区的超级王牌,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在一次任务失败后,含恨离开,回归都市,卷起一场腥风血雨!他将重回巅峰,手刃强敌,坐拥美人,化龙翱翔于天地!

  • 绝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宠妃最新章节

        刚穿越就发现自己怀孕,孩子他爹还是已故的战神冥王。沐芸婳说:“流掉!初夜没有,落红可丢,拖油瓶不能留!”随身戴个麝香荷包,转眼就跑到了白莲花大姐房里,搞得大姐绝育;熬个藏红花,又被庶母误食,同父异母的小弟弟化成一滩血水……“想杀掉本王的孩子?”死鬼王爷捏着她的下巴问,“可以!杀了一个,再造一双!”

  • 跨界永恒最新章节

        突然能穿越了,好消息!!!两个世界就要消耗两倍的寿命?坏消息!!!能修炼就可以延长生命甚至成为不朽!!!!!教练,我要修炼!一个为了活下去而不断在两个世界修炼探索世界的故事

  • 婚色盛宠:捡个总裁当老公最新章节

        “苏安,你刚刚到底给我吃的是什么?”绝美的脸庞渐渐红润起来,精致的眼眸逐渐被某种色彩所布满,耳朵更是如火红的太阳一般。苏安张了张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他这种情况难道是……“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男人看着面前这个女人,仿佛突然间变得格外迷人一般,内心有一种压制不住的渴望,喉咙更是干的难受。“对不起,江先生,我不是故意的。”他的大手一拉,她跌入他的怀中,“闭嘴,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拿你当解药!”

  • 全世界都以为我在追男神最新章节

        全世界都以为是程时遇追的陆叙,唯独程时遇不知道。粉丝:女神是不是对陆大一见钟情,然后狂追?程时遇:我不是。记者:据说时遇追陆先生的时候,曾给陆大送过十八本诗歌对吗?程时遇:我没有。陆叙暗戳戳的得意:全世界都知道是你追的我。程时遇怒了:别胡说!明明是你追的我!

  • 轩王的漫漫追妻记最新章节

        一夜之间她由人人疼爱的相府嫡女,变成人人唾弃的孤女。十年后,霸气归来,扮猪吃象,斗后妈、斗渣妹,其乐无穷。一心复仇,决心再不染凡尘情爱。奈何一听见他的箫声,她的心就沦陷了。汐儿以为自己的心早死了,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再为谁动情了。直到遇见了那个白衣男子深情地看着她说:“别人都以为我刀枪不入,其实我最怕你的眼泪。这块玉你要时刻戴在身上,里面是你的泪和我的血。以后,你每哭一次,要记着我的心都在流血。所以你以后都不准再伤心了,因为我心疼。”人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正如我爱你,却不能和你在一起。若真的有来生,我希望能再遇见你,不求你爱我、不求你懂我、甚至不求你认识我。

  • 巅峰祖位最新章节

        广阔无垠的魂灵大陆,这里的人们修炼一种名为本命兽灵的力量,他们不断修炼,强者能够破碎虚空,脚踏凌霄。一个从偏远地方走出来的少年左茂,带着绝世的天赋,背负着爱恨情仇,踏进了这多彩多姿的世界。(等级规划:煅灵九层。魂者,魂灵,魂宗。王魂境,皇魂境,帝魂境。尊魂境,圣魂境,祖魂境!)

    本章内容提要:
    ...    见北庭和并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童叔只好继续说道:“不过您想想,这小孩儿的皮肤都嫩,稍微一碰就很容易破皮。加上小孩子嘛,总会叫娇嫩一些,疼一点点都会流眼泪,所以啊,小小少爷肯定没有事。”     “真,真的吗?”北庭和不太相信的看着童叔,可眼里的期盼又明显是想要让童叔再说一些话证明是真的。     这样矛盾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