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久能到?”北庭宇沉声问道,脸色恨不得滴出墨汁来,黑得吓人。

    杰里米洛奇看了一眼地图,回道:“按照现在的速度,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

    “该死!”北庭宇低骂了一句,拳头再次攥紧。

    杰里米洛奇和樊毅对视一眼,谁都没敢应话。

    他们已经在非常尽力的在赶了,司机更是差点就把车开成了低飞的飞机,但路程就在这里摆着,哪里能那么容易就赶过去?

    而在注册登记的地方,云思思被郝明朗再次带进了注册的地方。

    “好了,两位,现在可以签字了吗?”

    “可以了。”郝明朗将已经签有他名字的注册证书推到云思思面前,柔声说道:“Cathy,签字吧!然后我们回去好好休息。”

    “哦。”云思思有些木然的点点头,拿起笔,看着注册证书,脑子里一时间竟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想什么,能想什么。

    看到云思思还是不肯落笔,郝明朗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正要再说什么,却听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一眼屏幕,来电话的是郝文迪,郝明朗眉头一皱,直接选择了挂断。

    “为什么不接?”云思思不解的看着郝明朗,“不是文迪来的电话吗?”

    “她就是没事闲的来电话问候一下,没事的。”郝明朗说着,将手机收起来,又笑着说道:“好了,Cathy,签字吧!现在什么事都不如我们结婚的事重要。”

    这话……

    听起来应该很暖心才对,可云思思就是觉得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

    “明朗,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先接文迪的电话,也许她是有急事找你。”

    “可是……”郝明朗还想说些什么。

    不过云思思却又说道:“明朗,按照你说的,我们其实早就应该结婚了,只不过是因为我的原因,才拖到现在。可是,我们已经在这里了,不是吗?而且现在距离他们下班也还有一段时间,根本不着急这一时啊!所以,还是先会文迪的电话吧!”

    云思思是好心,可郝明朗的脸色却猛地一边,语气也变得非常的糟糕,“Cathy,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不够好,不配娶你为妻?”

    “我……”云思思语塞,她刚刚让郝明朗先给郝文迪回电话,本来是一片好意,但在郝明朗这样的质问下,云思思竟然觉得刚刚自己的心里好像确实是这么想的。

    难道,自己真的就这么不愿意嫁给郝明朗吗?

    还是说,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在自己的那段不曾失去的记忆力,根本就不是郝明朗说的那般呢?

    一瞬间的功夫,云思思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网页上的那张偷拍来的照片,那个孩子模糊的身影。

    不知怎么的,一想到那一幕,云思思就觉得心口生生的疼。

    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这一幕把郝明朗吓了一跳,忙问道:“Cathy,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我,我没事。”云思思摇摇头,“签,签字吧!签字了你就给文迪打电话,问问她到底怎么了。如果只是一般的问候,最好,但是如果真的有事,也不至于会耽误了她。”

    “嗯,好,好。”郝明朗一听云思思答应签字了,立刻喜出望外的点点头,赶忙将证书往云思思的面前送了送。

    重新拿住签字笔,云思思深吸了一口气,逼着自己将脑海里的那个画面抹去,终于将笔尖,落在了签字的空白位置。

    在这一刻,郝明朗的心跳像是突然停住了似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呼吸。

    眼看着云思思在纸张上面写下了“C”,接着是“a”,就在即将写下“t”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男子满是暴戾的喊声。

    “云思思!”

    这一声大喊吓得云思思手一抖,竟然在纸上面画出了长长的一道子。

    “我……”云思思被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看着被自己画坏的证书,又无助的看向郝明朗,还有证婚人。

    “你!”郝明朗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又气又急,却又不好爆发出来,只能忍着怒气看向证婚人,“这个,要怎么处理?”

    证婚人也没意识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怔愣了片刻后,这才说道:“这个,可能需要重新打印一份出来。”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打印啊!”郝明朗心急的催着对方,甚至有一种恨不得代替对方去做这些事的意思。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稍等,很快就能好。”证婚人赶忙去准备新的证书,慌乱中,竟然忘了将废掉的那张收起来。

    “云思思!你给我出来!”

    那个暴躁的男人再次喊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愤怒,但更多的却是着急和急切。

    云思思再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下,下意识的朝着门口看去。

    转身,看去,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头发有些凌乱,却丝毫掩盖不住那一身的气质。

    “云思思!”北庭宇看着就站在距离自己只有两三米远的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就像是突然爆发出什么似的,猛地上前,一把将对方抱在了怀里。

    是那个让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是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人,此刻终于重新出现,终于被自己真真切切的抱在了怀里。

    “思思,思思……”北庭宇不住的重复着轻声低唤,好像生怕吓着对方似的。

    “你干什么?”郝明朗也是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立刻上前想要将云思思从北庭宇的怀里拉扯出来。

    不过还不等他成功,随后跟着冲进来的樊毅和杰里米洛奇却直接架住了他的胳膊,生生的将他拖开好远,这才停下。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放开Cathy!”

    郝明朗急了,拼命的挣扎,却怎么也没有办法从这两个人的禁锢中挣脱开。

    “你,你能先松开我下吗?”云思思虽然被吓了一跳,却没有惊慌,反倒很是小声的说出了自己的感受,“你抱得我有些上不来气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419章能先松开我吗?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419章能先松开我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419章能先松开我吗?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419章能先松开我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19章能先松开我吗?】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惊世重生:轻狂贵女最新章节

        "她是千万人爱戴的相府嫡女,是皇帝结发之妻,尊贵的一国之后,却被亲妹妹陷害,丈夫信之,废后位,被拔舌,受尽侮辱含恨而死。rn时光倒流,形势逆转,不再是善良天使,她发誓一定要伤害她的人血债血偿。rn阴谋、诡计蜂拥而上,素手芊芊运筹帷幄,逆转时局,恶惩渣男,打倒女配,这一桩桩,一件件,怎爽一个字了得。rn他是威震天下的骁勇将军,身怀绝技举世无双,前世,他默默守护,为她放弃一切为她报仇,重来一次他不再放手。rn万里红装江山为聘,只为与你白头到老。"rn

  • 漫画游戏最新章节

        这是我在极度无聊没事干时写出来的东西,里面的内容可以说是十分的敷衍、不负责,因此若是有前後不连贯或著不合理的地方,那你就认了吧!

  • 苏木满常山最新章节

        苏木,性平,味咸,有活血祛瘀、消肿止痛之功效。
        常山,性寒,味苦,主伤寒寒热,有祛痰、截疟的作用。
        两味中药,一场意外,再次相逢,是情缘的终章,还是故事的开始?
        她说,咸味和苦味,再怎么也不可能调和出甜味!
        他淡淡一笑,赋诗一首:“常山路虽远,从容亦可攀。待到半夏日,苏木花满山。”

  • 死神遗书最新章节

        一个失去记忆的高冷御姐,一个身患绝症的腹黑萝莉,一个精神分裂的傲娇正太,一个没心没肺的无良大叔,在命运的安排下,先后来到一家名为“奈落之吻”的酒吧,各自的人生从此改写,互相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 灵性蒙古高原最新章节

        生长在阴山山脉、蒙古高原的野百合也叫山丹花,不仅有美丽的容颜,更有坚强的生命力,她不畏严寒,扎根泥土,每年都会在那片广袤的土地上绽放卓越的身姿。本文以山丹这样一个北方蒙古高原的小女子的人生历程为主线,穿插各个不同时代的几代人生活、命运,用唯美、流畅、优雅的文笔书写一部荡气回肠的人生岁月、爱情婚姻、生离死别大戏。其中人文、思想、情感、历史、地域、民族等等诸多方面的深入探索,也将给读者在看故事的同时带来心灵的洗礼。在这个浮躁,缺乏信仰的时代,本书将揭示一个亘古不变的信念:爱,是永恒的人生真谛。它会让您在孤独、心灵无所皈依之时,给予您灵魂安歇之所。js330

  • 老婆 别动为夫的剑最新章节

        &#;&#;四年后再次回国,跟着几个小贼误入深山,石棺中惊现美人,美人一双潋滟眼欲语含羞的看着她,她便被勾了魂,背着美人下山。后来告别美人,却倒霉的闯入杀人现场,屏着良心报了警,哪知那警察竟是四年前的旧情人。
        &#;&#;本想来一个前缘再续,哪知旧情人居然要结婚了,未婚妻还找上了门,她避之不及,却不想美人居然拿着她的身份证在警局里说要找丢失的妻子!哎,旧爱新欢,这次第,怎一个乱字了得。

  • 重回八零好种田最新章节

        辛苦一辈子,死也算是解脱,却没想到一闭眼一睁眼,竟回到了十三岁。养母骂傻弟打,一家子还把她当成牛马欺!呸,苦了一辈子,咱也要翻身做个白富美。打我的骂我的,这回咱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那个老淫棍,再冲我伸爪子,直接就剁了你的狗爪子。啥?我偷了你的东西?啥什么的事,我咋不知道……喂、喂,小哥,别乱伸爪,往哪摸呢?!那儿只有我自己个的心,啥时偷藏你的心了?!

  • 采花贼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一朝重生,阴差阳错成了采花贼?她还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没办法,既然要采,那就一定采一朵这世界上最好的花。所谓的阴差阳错不过是命中注定。

  • 锦上娇最新章节

        重生后的琇莹发现自己原来是蒙尘的明珠,反过来成了她前世的渣男夫君的白月光,还想要再死命扒上来。琇莹表示:当年你弃我如敝履,如今你高攀不起!在虐渣有仇报仇之余,琇莹想起她年轻有为的三叔父,官越做越大,年龄越来越大也仍是成亲困难户。于是她便琢磨着给三叔父寻个娇娇的媳妇。当一波波媒婆上门,某人在忍无可忍后,黑着脸拎了对大雁出现在琇莹面前……

  • 攻气十足:秦少,慢慢撩最新章节

        他是S市一手遮天的高冷秦少,而她只是一个小小服务员。
        一次意外,她救他,却差点被他吃了。
        从此,禁欲的他惦记上了她的滋味,强势闯入她的生活。甚至为了能名正言顺的撩她,更是将她拐去了民政局盖章。
        婚后,夜夜被迫解锁新姿势的她,扶着自己酸疼的小腰咬牙控诉:“骗子混蛋流氓无耻!”
        而他一手扯开领带,一手晃了晃红本本,薄唇一勾笑的邪魅:“宝贝儿,我可是持证上岗。”
        传言冷漠无情的他宠她到极致,却没人知道被他宠有多伤身!

  • 恐怖酒店最新章节

        我本来是个普通的试睡员,结果一天睡了家死人酒店之后,生活就不平静了。每天晚上都做春梦,和女鬼……

  • 金闺春浓最新章节

        重生之前毓秀兢兢业业的做了一辈子皇后,谁知道最后狡兔死走狗烹,落得个惨淡收场。这辈子她不当劳什子贤德皇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了,谁知道家里竟然养出一匹狼——硬生生还是把她拖上了皇后的宝座!

  • 天庭失物招领中心最新章节

        百无一用是修仙!破落宗门的独苗王铃铛,被死去的师父严令禁止用仙术赚钱,沦落到在快餐店打小时工。没想到一次意外,激活了宗门隐藏的封神系统,从此走上有着太多美女和宝物的修神之路!

  • 烽烟武汉最新章节

        1937年日寇全面侵华,江海率侦察连随167师转战武汉,急援马当要塞!由于167师师长薛蔚英不作为,错过最好支援马当要塞的时间,唯江海的侦察连先锋杀到马当要塞接过了阵地,可是面面几十倍的鬼子,侦察连一上午死伤旦尽只有撤退,身陷敌围沿小路撤到江西德安,却听到167师因作战不利被撤编,师长被枪毙消息,江海和侦察连何去何从……rn

  • 红酒甜心:高冷男神爬上床最新章节

        三年前,挚爱离开,她陷入绝境之中,还好这个时候他出现对她伸出手搭救。三年之后,地下酒窖,他们再次相遇,他对上她的眼,她失忆认不出他。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她人海流浪。而她终究是他捧在手心的宝物。霸道总裁,你会爱我一辈子吗?如果你能不停爱我的话。“先生,你抓错人了!”“傻兔子,我从来都只为了你。

  • 九幽战尊最新章节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 盗墓迷局最新章节

        考古系学生印晓飞参与挖掘明代古墓时遭遇一件古怪离奇的事,为揭开谜团,在朋友阿诚等人协助下,一行人进入神秘莫测的蚕洞探险。蚕洞内玄机重重,河中怪兽、南方古猿、怪异鬼火、绿毛僵尸纷沓而来;水晶洞、长明灯、水波门、神秘人疑云百出,千古蚕洞试图隐盖怎样的历史悬案,幕后又是谁主宰着一切?探险者历经千辛万苦,却未能水落石出,在古墓崩溃之前侥幸逃生。印晓飞从蚕洞石室壁画中找到线索后又进入木栈山探险,这回他们不仅要面对古墓内古怪设置和上古生物,还要提防身份不明但身手了得的卫哥,更有蒙面神秘人暗中狙击,探险者穿越瀑布、巧破鬼打墙迷局、强渡风洞,九死一生下找到鱼凫悬棺,然而关键时刻功亏一篑,揭开谜团的证据得而复失。三星文明奇耶,幻耶,玄机重重;古蜀王棺真耶,假耶,无人能知;探险

  • 极品透视修理工最新章节

        韩游润,西林一条街的“大润发发汽修店”老板,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获得透视眼,性格油滑,爱贪小便宜,脸皮厚,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经历一些事后发奋,逐渐成长为有担当的男人

    本章内容提要:
    ...    “还有多久能到?”北庭宇沉声问道,脸色恨不得滴出墨汁来,黑得吓人。     杰里米洛奇看了一眼地图,回道:“按照现在的速度,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     “该死!”北庭宇低骂了一句,拳头再次攥紧。     杰里米洛奇和樊毅对视一眼,谁都没敢应话。     他们已经在非常尽力的在赶了,司机更是差点就把车开成了低飞的飞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