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倒是北庭和听了这话后,脸色变难看了几分,有些吃味的说道:“我这里就有水果刀,曾爷爷可以把苹果切成块的,不用麻烦别人。”

    一看北庭和又要去拿水果刀,云安安和童叔几乎是同时皱起了眉头。

    而云安安抢在童叔之前喊道:“那个,北庭曾爷爷啊,我突然很想吃桔子了,你能帮我剥桔子皮吗?”

    “啊?想吃桔子了啊!”北庭和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多想,赶忙点头应道:“好好好,北庭曾爷爷这就给你剥桔子皮。”

    见北庭和放弃了拿水果刀的打算,云安安忍不住无声的松了口气。

    虽然北庭和在忙着弄桔子,没有注意到云安安的这个小举动,可一旁的童叔却是看在了眼里。

    刚刚还以为这小孩子是在任性,不懂事,可现在看来,这孩子哪里是不懂事,分明是太懂事了。

    这不明摆着也是不想让北庭和去碰水果刀吗?

    在意识到了云安安这个小家伙是真懂事后,童叔也终于放下心来,亲自去厨房,把云安安点名要的苹果切成了小块,又准备好了水果叉,这才重新回到客厅里。

    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苹果块,时不时的再被北庭和喂一瓣桔子,云安安表示:装任性的小孩子可真累啊!

    终于吃掉了一个桔子和小半的苹果块,云安安再也装不下去了,一把将平板放在一旁的扶手上,大声问道:“我困了,哪里可以睡觉啊?”

    “楼上楼上,你的房间啊,北庭曾爷爷早就准备好了。走走,北庭曾爷爷带你上楼去看看,看看有没有不喜欢的地方。要是有不喜欢的地方,你就和北庭曾爷爷说,或者和你童爷爷说也行,想要什么样的,或者是想填什么东西,北庭曾爷爷就算是砸锅卖铁,也都给你弄来,好不好?”

    “砸锅卖铁?”这个词让云安安一愣,不解的看着北庭和,反问道:“北庭曾爷爷,你家的生活已经很困难了吗?居然要砸锅卖铁了?要是把锅砸了,那还能做饭吃了吗?”

    “这……”北庭和没想到自己就是随口说的一句话,竟然让这孩子误会了,赶忙解释。

    经过北庭和的一番解释,云安安这才明白了原来砸锅卖铁是这么个意思,只是一个形容程度的词语,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真的把锅都砸掉。

    见云安安不再追问砸锅卖铁这件事了,北庭和竟然莫名的松了口气。

    房间在二楼,一间面对着南面,有大大的落地窗的房间。

    采光极好,视野也特别的开阔。

    窗子旁边挂着的窗帘虽然是折叠着的,可云安安也能看出来大致的图案。

    深蓝色的底色,上面应该印着的是海绵宝宝、黄色小鸡,以及海底总动员的一些各种鱼类的图案。

    床上的被罩是浅蓝色为底色,上面有一些卡通图案,和那窗帘很是呼应。

    房间的墙壁是淡蓝色的,床、床头柜,还有衣柜则是正黄的颜色,和这屋里的蓝色搭配起来,倒也不觉得突兀,反倒多了几分活泼的味道。

    单纯的从一个男孩子的角度出发,云安安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这个房间的色调。

    但是如果从个人喜好看的话,云安安却忍不住要给这个房间的设计一个低分,一个超低的分数。

    幼稚,实在是太幼稚了!

    见云安安站在门口,将房间里上上下下的看了又看,从那张小脸上看不出高兴,也看不出不高兴,就是很平静很平静,平静得好像是在看别人的房间一样。

    北庭和和童叔对视了一眼,都在无声的询问着对方的意思。

    可无奈的是,两个人又都对对方摇了摇头。

    他们俩也没办法猜出来云安安这个小家伙此刻的感觉。

    “好了,我到房间了,你们可以去忙了,我要睡觉。”云安安将房间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在心里给出了分数之后,这才转身看向身后的两个老头。

    “北庭曾爷爷看你睡着了再走,好不好?”北庭和完全不想错过和重孙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如果不是害怕吓着这孩子,北庭和都恨不得抱着这孩子一起睡。

    “不好。”云安安一点儿没犹豫的拒绝了北庭和的提议,“妈咪说了,我是男子汉,男子汉就应该自己睡。要大人陪着一起睡的事,那是姐姐那样的女孩子才会做的事。”

    “这……”北庭和一听这论断,当即黑了脸,不过意识到自己是在孩子面前后,赶忙又换上了一副和蔼可亲的笑模样,“那既然这样,北庭曾爷爷就不打扰你休息了。那你现在有没有想过晚上吃什么啊?让你童爷爷去准备,就挑你喜欢吃的做,好不好?”

    云安安回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太阳当空照,距离吃完饭,至少还有个把小时的时间呢吧!

    不过既然问了,自己作为一个懂礼貌的小孩子,自然是要回答咯!

    所以,就听云安安脆声说道:“我妈咪说了,作为男子汉,是不可以挑食的,所以,安安从来都不挑食。挑食的人是姐姐,女孩子才会娇里娇气的挑食呢!”

    北庭和脸上的笑明显变僵了许多,但还是点点头,摸了摸云安安的头顶,这才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这小家伙关了门,确定一时半会儿的不会开了,北庭和才一脸阴沉的下了楼。

    “该死的,居然敢这么对待我的宝贝重孙!真是太过分了!”刚一到楼下,还不等坐下,北庭和便用拐杖狠狠的敲了几下地面。

    童叔跟在北庭和身后,听见北庭和这么说,他也是一脸的愤慨,不过还是劝道:“老爷,消消气,虽然那个女人对小小少爷是过分了点儿,但是……”

    不等童叔话说完,就听北庭和喝道:“点儿?点儿?过分了点儿?那是过分了点儿吗?你没听我那宝贝重孙说什么吗?他还有个姐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啊?”

    被北庭和质问,童叔低下头,没应话,不过北庭和是什么意思,童叔的心里却是早已明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341章 那是过分点儿吗?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341章 那是过分点儿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341章 那是过分点儿吗?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341章 那是过分点儿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41章 那是过分点儿吗?】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侯门娇女:一等世子妃最新章节

        别人穿越都是:坐拥美男,翻云覆雨,为啥她穿越后就被渣男贱女凌虐致死?别人重生后

  • 鬼名最新章节

        名,命也。自古名字分三六九等,天名旺富贵,鬼名救性命。而我因为机缘巧合,得到了鬼名,却不得不面对鬼名那无尽的反噬…

  • 异种战神最新章节

        &#;&#;特种兵中的特种兵,雷飞白,被注射了一种改变人基因的变异药水之后,原本必死的他却因祸得福;上司的出卖,兄弟的背叛,境外组织的追杀,让雷飞白险象环生;隐姓埋名,混迹于都市,生活多姿多彩,也有太多的无奈,何去何从;且看一代兵王如何在逆境中成长,重新踏上人生的巅峰!
        &#;&#;刀山火海任我行,辉煌光辉照天屏!
        &#;&#;-------------------------------------------------------------------------------------------
        &#;&#;刚创建了一个群,有愿意来探讨人生的进。

  • 紫禁之巅最新章节

        荒武大陆,众强林立。祭炼之法,传古流今。良人自流离中苏醒,不甘平庸。一页荒纸——炼无上武道,战天骄于八荒,破万强之神法。武有百道,命有千劫!我乃良人,自行于荒武……

  • 武学直播间最新章节

        武学直播间。  扑街写手张君宝,得到武学复兴系统。  武学复兴,从直播间开始!js330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最新章节

        他对牺牲读大学机会供他读书的她说:夫荣妻贵,我不会让你白牺牲的。    毕业后,他对她说:我是硕士,你是收破烂的,我们没有共同语言,分手吧。    半辈子过去,她七窍流着黑血:“你们就算给我下毒了又怎么样?我赚回来的这份家业,你们得不到!”    重生在一九五八年,她获取了前世记忆,开启了手中空间,走过大跃进,跨过饥荒年,在异界中发财,在军区大院里弄潮。    只是,上辈子父亲让他嫁的男人却出现了:“我不嫌你残花败柳,嫁给我吧。”    她给他一个大白眼:你以你是龙组组长就能随便污人名节吗?订过娃娃亲而已,谁是残花败柳了?    龙组组长笑了:不是残花败柳,更应该嫁给我!    这一辈子,我不信夫贵妻荣,我只靠自己!js330

  • 夜墓知多少最新章节

        听着火车里广播的声音自己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年轻人发出了一声叹息,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短短的板寸,一身运动装,身材修长而健美,漏在外面的两条胳膊格外的粗壮,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了回忆。js330

  • 完美天仙最新章节

        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天地藏气于虚无,生有三千道。虚无是指一口井,它里面包罗着万千世界三千大道和诸天大魔,被一柄神斧所封印。盘古开天地时,虚无破碎化作碎片散落人间,它里面的小世界不断与大地融合,开启了一个个新的纪元

  • 撕魂裂魄最新章节

        自一场车祸之后,李牧的世界变了,他的魂魄能够从躯体中分离出来,在人世间游荡。李牧从此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发现了形形色色潜藏在人世中的妖魔鬼怪。为了治疗自己的离魂症,避免魂飞魄散的下场,李牧苦苦修炼星魂之术。在人界和各个异界穿梭,与各种神魔鬼怪周旋,踏上一条疯狂、诡异的星魂之路。

  • 传奇之最强兵王最新章节

        又名:女神的最强兵王
        为了男人的承诺,叶少白怀着一颗纯洁的心来到了大都市!
        莫名其妙的成了女神总裁的未婚夫,清纯美眉甩不掉,暴力警花惹上身!
        喂!你们别这样,我可是正经人,俺还是黄花大小子,
        我可喊人了,誓死保卫节操,请你们对我温柔点……
        正所谓——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且看史上最牛的佣兵王者如何纵横在这繁华都市,制定属于自己的规则……
        =====
        声明
        每天保底(9:00,13:00,18:00)三章更新,不定期爆发,特别情况顺延半小时,和主角一般,一路艰辛走过,不放手,不放弃,绝对会完本!

  • 农门凤后最新章节

        穿越生逢乱世,偏偏又是一个没有权势的小农女。种田庄稼被抢,房屋被烧,带着唯一活下来的弟弟一路逃难,好不容易逃到关内,找了处荒山暂时安身。有植物系异能在手,姐弟俩吃喝不愁银子大把,顺手救了个因内乱差点丧命的小皇孙,不知不觉养成了小相公。所谓嫁鸡随鸡,小相公要复仇,做媳妇的自是要帮忙夺江山。纳尼?刚刚才坐拥天下,谁能告诉我这些个老想住进后宫的女人,是哪里来的?不知本皇后的绰号是‘鬼见愁’吗?

  • 文娱大戏精最新章节

        戏精,顾名思义,爱戏如妖,演戏成精。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妖人,在水一方。  这一世,他叫曹一方。  他曾用生命去努力过,他演遍了所有够得到的角色,学遍了来得及学的知识,但在娱乐圈,他还差一张好皮囊。  如今他有了。  以戏入道,以戏证道,人生如戏,且看这一只重生的妖孽,来搅弄这文娱圈的滚滚风云。  (尬聊群:615527084)

  • 朝天阙最新章节

        人人都知道,七皇子赵长念好吃懒做,经常闯祸,与那激烈的皇位争斗无关。但没人知道,七皇子其实是个女人。权倾朝野的辅国公显然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后来,他怀疑自己是个断袖,并且为了掩盖这个秘密,一定要送赵长念下地狱。我可以谋朝篡位九五荣登,也可以为你一笑俯首称臣。

  • 异界黑网吧最新章节

        宅男叶天穿越异界,没有无敌天赋,没有强者记忆,只有一家……系统给的黑网吧!从此,三国群英传,反恐精英,电子竞技……风靡异界!异界路人A:什么?你会降龙十八掌?看我六脉神剑!异界路人B:六脉神剑算什么?看我武将技分身斩!……全新玄幻,热血游戏!一起感受玄幻世界的游戏激情!

  • 山野小神农最新章节

        桃源村小农民王来,鸿运当头,获得种子进化器,从此,他过上了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悠闲生活。但凡有总裁,冰山美人,极品萝莉路过,他总会说一句:“美女请留步,山高水长,江湖路远,送你根黄瓜了结寂寞吧!“

  • 永安公主最新章节

        宁子慕:宁珩欠我母亲一条命,纳兰离欠我一个生死相护的誓言,云昭欠我十七年锦绣山河,唯有赢沧什么都不欠我,我欠他良多。赢沧:若说恨,宁珩我该恨,宁珂我该恨,连你宁子慕我都该恨,可我什么都恨不了,什么都怨不了。纳兰离:我是大荒的王子,我软弱的父王向云昭臣服,我仍旧要举起大荒的弯弓。魏安歌:在这太平盛世中,我仍旧颠沛流离,我的手握不住命运的齿轮,唯有随波逐流,为她唱一曲,盛世安歌。

  • 夜鬼灯上塔最新章节

        地狱鬼塔,神奇般的存在!鬼母的魂魄重现人间,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那天一位女病人的胸部突然浮现了塔的胎记,是巧合,还是一番劫难?锁有万鬼,日日啼哭,我将肩负着前所未有的使命………………

  • 邪道修灵最新章节

        一位少年从诸灵天骄云集的一方秘境走出。
        他,先散修为再二度重修。凭借着邪王功法,不择护道者势要独力逆天。背负仇恨的少年,先聚青龄后砺自身,势要踏遍那些“神族”劲敌,成就己身古今最强之名!
        为求力量,少年会走上一条前所未有的邪王路。
        而传奇,也将自此开始……

    本章内容提要:
    ...    反倒是北庭和听了这话后,脸色变难看了几分,有些吃味的说道:“我这里就有水果刀,曾爷爷可以把苹果切成块的,不用麻烦别人。”     一看北庭和又要去拿水果刀,云安安和童叔几乎是同时皱起了眉头。     而云安安抢在童叔之前喊道:“那个,北庭曾爷爷啊,我突然很想吃桔子了,你能帮我剥桔子皮吗?”     “啊?想吃桔子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