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Ken,你看,这雨都连成线了。”古曼曼双颊绯红,眼神飘离的指着前面。

    一只手左晃右晃的,怎么都没办法对准到底是哪里。

    一旁的阿Ken见了,无奈的摇摇头,抓着那只摇晃的小手放了下来,“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不要!”古曼曼当即摇头,撅着嘴,很不高兴的说道:“我才没有喝多,我更不要回去!不要回去,不回去……”

    古曼曼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竟然变成了啜泣,“我不要回去,我没脸去面对平平,因为我的关系,我差点把安安弄丢了。如果不是北,北庭宇,我都不知道安安会在那冰冷的空调房里还要待多久。呜呜,我不是个好妈咪。”

    “孩子找到了就是好的。”阿Ken看着古曼曼落泪,眉头越皱越深,可奇怪的是他却不生气,只是觉得不舒服,很不舒服。

    古曼曼依旧不停的落泪,阿Ken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最后只能说道:“而且看孩子这种事不应该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孩子的父亲也又责任的,不是吗?”

    “父亲?”古曼曼噎了一下,打了个泪嗝,吸吸鼻子,这才说道:“那个混蛋才不配当孩子的父亲!如果不是七年前他不负责任的把,把他们都赶走了,两个孩子又,又怎么可能当这么多年没有父亲的孩子?”

    古曼曼说的是当年北庭宇赶走了云思思,可即便是喝多了,古曼曼也还牢牢的记着不能出卖云思思。

    所以这样的一番话听在阿Ken的耳朵里,就变成了别的味道。

    一想到那个抱着孩子离开的男人居然是个始乱终弃的男人,阿Ken不由得越发不爽,扶着古曼曼,冷声说道:“难道这天底下就那一个男人可以选择吗?你的条件也不差,为什么不能再找一个?”

    “再,再找?”古曼曼迷蒙的双眼看向阿Ken,一只手抬呀抬的,终于抬到了和阿Ken的鼻子一样的高度,然后晃晃悠悠的指着阿Ken的鼻子,一边哭一边笑。

    “我找了啊!易鸣翔,我找了啊!当初你招惹了我,你让我答应和你在一起,我答应了啊!可,可是你呢?你为什么那么冲动?为什么要开那么快的车?为什么要离开我?易鸣翔,你,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啊?”

    古曼曼越说越伤心,最后竟然一把抱住了坐在一旁的易鸣翔,失声痛哭起来。

    “我不是……”阿Ken下意识的想要否认自己是易鸣翔的身份,可不知怎么的,这句话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总觉得这句话不是发自内心说出来的。

    一想到自己曾经失去的那部分记忆,阿Ken的眼神闪烁,一个大胆的猜测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那么,自己和这个稀里糊涂的女孩儿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阿Ken终于将心里的那个问题问出来了。

    之前他也听过这个女孩儿的名字,但是每一次,都因为心里的烦气,而直接忽略不计,所以导致两个人现在见了多次面,却一直都没记住对方的名字是什么。

    “曼曼……”古曼曼抽噎着,趴在阿Ken的肩膀,“我是你最喜欢的曼曼,这是你说的,易鸣翔,难道你忘了吗?你怎么能忘了呢?你怎么可以忘了呢?”

    面对古曼曼的控诉,阿Ken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曼曼……

    这个名字听起来,好耳熟,可是自己一时间又不知道到底是在哪里听到过。

    而面对这个女孩儿的控诉,阿Ken更是觉得心疼得不行。

    就在此时,这家小小的小吃部的老板从后厨走了出来,打着哈欠,带着几分不高兴,说道:“你们两个吃饱了没啊?我要打烊了,吃饱了就赶紧走吧!”

    阿Ken的思绪被这小吃部的老板打断,再看外面的天,原本的瓢泼大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有了停的迹象。

    再看靠在自己怀里,抱着自己还在抽噎的古曼曼,阿Ken点点头,付了饭钱后,便抱着这个像是树袋熊一样环着自己脖子的小女人离开了这家小吃部。

    后面有个喝醉的女人,虽然她已经很努力的在抱着自己,可还是会下意识的朝着一旁倒去。

    所以机车没有办法骑得太快。

    雨势渐小,却没停。

    阿Ken已经将自己的机车服给古曼曼穿上了,但还是能感觉到每次刮起风,后面的小女人会瑟瑟的哆嗦。

    市中心有套公寓,阿Ken曾去过,那个公寓里住着的是这个醉酒女人的朋友。

    阿Ken很想把古曼曼送到那里去,可看着古曼曼这副样子,阿Ken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就近选了一家酒店,将这个醉酒的女人送进了房间。

    “好冷……”被扔在床上的古曼曼下意识的蜷缩起来,被雨水打湿的头发贴在脸颊两旁,看起来很是可怜。

    阿Ken眉头一直都是紧皱着的,尤其是在看到古曼曼这幅样子后,他更是气结到不行。

    费力的将她身上的机车服脱下来,结果不经意间,阿Ken的手碰到了古曼曼的脸颊,这才察觉到这个小女人的脸颊烫得厉害。

    “发烧了?”阿Ken难以置信的再次摸了摸古曼曼的额头,才发现这小女人那双颊的绯红根本不是因为喝醉酒,而是因为着凉发烧了。

    “该死的!”阿Ken低声咒骂了一句,赶忙去弄了湿毛巾,为古曼曼降温。

    可看着古曼曼那一身已经湿透了的家居服,阿Ken又犯了愁。

    难道,这是要让自己给她脱衣服吗?

    阿Ken下意识的选择了拒绝,同时又想起了爱丽。

    不管怎么说,爱丽是女的,帮人脱衣服这种事,总要比自己做得方便。

    电话拨过去,无人接听。

    再打,依旧无人接听。

    这个时候找不到人,阿Ken觉得自己又不能把一个生病的女孩子扔在酒店里不管,最后没办法,只能麻烦了酒店的工作人员,为古曼曼脱了湿漉漉的衣服。

    至于阿Ken本人,则是趁着这个时间冲了个热水澡,免得自己再着凉。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322章醉酒加发烧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322章醉酒加发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322章醉酒加发烧是作者七福晋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之 第322章醉酒加发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七福晋写的《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最新章节-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全文阅读-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txt下载-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22章醉酒加发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书迷评论

  • 乾坤徽章最新章节

        一个被人囚禁了几百年的古老村落,一个带有神奇力量的少年,独自闯出,他在天痕大路之上寻找自己村落的秘密,任何徽章,k到了他的手中都能变得神奇,甚至滑破长空的天痕都和他有着联系,他将创造出那些神奇的故事?村落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这一切都在这场旅行之中慢慢的展现。

  • 凤凰最新章节

        明朝靖难之役,建文帝投火自尽,朱棣荣登大宝。
        十八年后
        少年穿越,误做建文太子。
        朱棣年迈,三子各逞心机。
        明教分裂,图谋东山再起。
        朝堂波诡云谲,江湖腥风血雨。
        ---------------------------------------------------
        聚豪杰、灭倭寇、统江湖,刀锋所指,金銮震动!
        拥宝藏、收美女、悟神功,人品所向,并世无匹!
        ---------------------------------------------------
        武侠、搞笑、群穿、权谋、历史。

  • 乱荒录最新章节

        头号战将,剑神逆戮:天赋异禀,剑技超凡入圣,年少时曾在白沙牙城门一人一剑斩杀敌军七十万,号称布拉卡帝国有史以来最强的剑神。
        二号战将,雷域传人雷鬼:雷神的弟子,天生拥有沟通天地万雷的能力,曾在血腥地狱般的修罗界,独自一人斩杀三大修罗王,他一直都自称是雷域的传人。
        三号战将,阵界师泣歌:代代相传的阵界师,布阵困敌杀敌扰乱小意思,阵界叠加,唤醒阵灵,两者结合才是最要命的。
        四号战将,神魔帝血:神魔一族的后人,天生的狂战士,好战好斗好胜,领悟能力惊人,肉身强大无比,几乎是不死之身。

  • 大枭雄最新章节

        一枚能让时间倒退的戒指,让重生而来的特种兵,踏上枭雄之路,在阴谋与暧昧之中,一步一步走向世界巅峰!

  • 腹黑Boss请走开最新章节

        夏花从不认为自己是灰姑娘,但她认识了灰姑娘标配的王子??陈乔木。每每想靠近,总有一个自尊心的小妖精在作怪。陈乔木告诉自己他千方百计留她在身边只是因为对欲的贪欢,却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深陷。就是爱上了,怎么办?她极力撇清,他偏要纠缠不放。车里,夏花被吻得吱吱呜呜,不断推陈乔木的胸。陈乔木叹息一声:“认真点,我在吻你。”

  • 那一年狂乱的夏夜最新章节

        这样的一个变质天使走进了你的世界中
        可你却不曾不满意过
        只因...你说你爱我
        但......亲爱的
        原谅我离开你
        我和你毕竟是不同世界的人
        祝你能够找到你的幸福
        在我离开之後
        而这狂乱的夏季
        将是个~
        尘封在心底最深处的回忆......

  • 只不过..................最新章节

        只不过是心情记事、何必认真写。
        只不过是逝去了一段爱、何必太在意。
        只不过失去了奶、何必又心伤
        只不过...........

  • 腹黑校草赖上拽丫头最新章节

        盛茗,茗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名牌大学A大连冠三届的男神级校草。慕白,A大地理系大一新生,学霸级校花,清纯淡雅,人称行走的美女标杆。当腹黑总裁爱上失忆青梅,当帅气校草杠上傲娇校花,高甜暖恋,在校园里急速升温!!!儿时的戏言,他铭记一生,当他终于有能力找到她时,她居然已经有了男朋友???不能忍!霸道腹黑如他,只有编织陷阱,让她步步深陷。注:本文1V1,男女主身心干净,请放心入坑。

  • 相师系统最新章节

        当相师系统降临到许荣身上,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相师系统集上下五千年玄学大成,汇各家流派于一身。六爻术未卜先知,八字衍算一生荣辱,奇门列阵探幽,飞星术定阴阳格局,二十四山定位点穴……且看许荣以相师术肆意人生,将国学扬光大!js330

  • 云疏最新章节

        有人历劫,有人转世,有人重生,有人却是生生世世永堕轮回,还有人,什么都没有,平安的长大。    历劫的,劫满重归;转世的,找到所爱;重生的,恩怨算尽;永堕轮回的,诅咒消失;平安长大的,终得归宿。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最初的那些时光,竟是那么美好。js330

  • 天帝装逼系统最新章节

        林无邪带着能抽取飞机坦克,金箍棒,九齿钉耙,诛仙阵,战将蚩尤,妖狐妲己的天帝装逼系统来到了修仙世界。  这年头,只有靠谱的万能系统,才是穿越装逼打脸的王道!!!!

  • 参天传最新章节

        修仙涤凡身,负手纵九霄,唤剑御风觅天道,我自为君赦苍生!这道貌岸然的天下好似樊笼,他如困兽欲挣扎而不能。一个没有前世的男人如何在今生挥洒热血颠倒乾坤。面对高高在上的命运,他能否拒绝选择说不。……生在俗世间本就没有正邪对错,唯有天道亘古恒久。遥望孤寂前路回首自伤叹,谁会伴我参透这天地终极。若可以选择:今生惟愿与你相守,哪怕你只是我记忆中的幻影……

  • 金主凶猛最新章节

        自从和金主大人签了包养契约之后,程随安就一直恪守本分兢兢业业地扮演着一个被包养的小明星角色,贯彻着“金主指哪我走哪”的敬业精神。  听话?没问题啊!  不吃醋?没问题啊!  在公众面前秀恩爱?没问题啊!  暖床?公事公办嘛!  未婚妻死缠烂打来了她当挡箭牌?额……也可以啊!  金主大人笑了,“程随安,你一直都很称职。可你还不明白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程随安回以微笑,“严亦琛,身为金主就应该明白,没有要了身还得寸进尺要心的道理吧?”  【虚情假意还是日久生情,到头来究竟谁能技高一筹?】

  • 我的通灵男友最新章节

        只是不小心救了个男人,没想到居然还会招来小鬼?天啊,这让做为明星的她如何是好?命运简直是给他们开了个大玩笑!什么?他居然是个通灵师?这是二十一世纪好不好!她救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除了把鬼招上门,居然还有各种层出不穷的追杀……

  • 倾城妖后:废柴大小姐最新章节

        二十一世纪大龄美女总裁凌锦在逃避叔叔安排的相亲的时候,在坐着飞机去往国外谈合作的时候,却不小心遇上飞机失事,香消玉殒。而在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王朝里,做起了一个丞相家的废柴大小姐,而当她发现自己来这里并不是那么的简单时,她又有了一个有趣的发现。那就是这里所有的妖精都可以成精。

  • 机战先驱最新章节

        “如果,无人能带领我们人类走出这末日黑暗,那就由我来撕开宇宙的黑夜,以时代先驱者之名,击破星河,走在生命桎梏最前方吧!”—林辰!

  • 重回1981:蜜恋学霸小军嫂最新章节

        【八十年代架空,勿考据~】    杨桃溪从没想过,她衣食住行无一不精的生活,竟只是一场家人、朋友、老板联手编织的阴谋,真相揭开,她用同归于尽终结一切,却意外重回到1981年。    站在悲剧的节点前,桃溪霸气宣言:这一次,她要逆天改命,当学霸、虐渣渣、努力赚钱养她的兵哥哥。    某夏:媳妇儿,钱够吗?不够我有。

  • 我的世界最神奇最新章节

        秦涛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获得了一个一号系统,看他如何拿着这个系统报仇,并走上人生巅峰!

    本章内容提要:
    ...    “阿Ken,你看,这雨都连成线了。”古曼曼双颊绯红,眼神飘离的指着前面。     一只手左晃右晃的,怎么都没办法对准到底是哪里。     一旁的阿Ken见了,无奈的摇摇头,抓着那只摇晃的小手放了下来,“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不要!”古曼曼当即摇头,撅着嘴,很不高兴的说道:“我才没有喝多,我更不要回去!不要回......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