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

    这时,一道黑影突至,站在离琉璃一丈远的位置。琉璃将眸子从书中抬起,朝来人看了过去,是一张从未见过的面孔。

    “何事?”梁墨萧的暗卫除了几个领头的,从不主动现身在她面前,如今突然出现,肯定是有要事。

    “城南集文长廊,杜逾明恐出事。”暗卫言简意赅。

    杜逾明,北垠城外一处小县城里极其普通的一名书生,家中世代读书,不过最显著的成绩也就出了个举人,并没有什么大作为,可说起来在那样一个小城里,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了,说得好听些还能被称作书香门第。

    梁墨萧的这一众人选中,五行八作,什么人都有,不过要是细查起来,即使往上查三代都查不出什么异样,这一番心思不可谓不厉害。

    城南?过去似乎有些距离,琉璃放下手中的书,觑了一眼夏桀,微一点头。夏桀迅速上前搭上琉璃的手臂,一个瞬间,两道人影消失在了原地。

    “这……”云幼清瞪着眼睛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眼疾手快地抓住一旁的暗卫,“我也要去,带我去。”双手紧紧抓着暗卫的臂膀,一副你不带我去我就不松手的架势。

    暗卫拧着眉无奈带上了云幼清。

    长久以来,七国之间一直和平共立,从未有过太大的争端,因此各国之间普遍的一个现象就是重文轻武。集文长廊历来是文人雅士聚集的地方,长廊外一年四季均有栽花,春植桃花,夏种牡丹,秋来桂花,冬日雪梅,长廊蜿蜒在一片桃粉嫣红之中,甚是好看。

    集文长廊边上有一间茶楼,楼宇比旁的几家商铺都来得高,琉璃二人便闪身进了视线最好的一间包间。从上往下看去,正好能看清长廊内的动静,连话语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包间大开的窗桕,忽地从外踉跄进一个蓝色的身影,脚刚落地便听到不满地嘀咕声,“不会把人好好放啊,摔着小爷怎么办?”

    琉璃迅速瞟了一眼一掠而去的暗卫,语气平平地道了一句,“云公子,劳烦你出去要一壶茶。”

    “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喝茶,那个,”云幼清往窗边站近了些,声音尽己所能的压到最低,“那个什么明应该是萧的人吧。”

    琉璃瞥了他一眼,这一眼一如平常的温淡,却有意无意地流露出不容置疑的意味。云幼清怔了怔,不知为何竟乖乖地出去叫了壶茶,反倒是茶楼的小二一边答应着一边挠头怪道,“这翠倚芽尖阁什么时候坐了客人的?”

    “我要好茶了,现在做什么?”

    琉璃一手扶着窗檐,一手背在身后,笑了笑,“看戏。”

    暗卫来时禀明“恐出事”三字,用的极为精准恰当,如今城门失火,还未殃及池鱼,不过也快了。

    云幼清一愣,走到琉璃身边,声音里确实带了浓重的焦急,“公子,您既然出现在萧园之中,且暗卫们都听命于你,肯定是萧出门之前有所交代,这,您不是来帮忙的吗?”

    琉璃见他难得认真了起来,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眼,关键时刻还知道不能掉链子,不错,用下巴指了指长廊,“若是你在下头,我也会在包间里品茶看戏的。”

    云幼清越过窗户朝下看了一眼,“这不是陆维吗?嘁,小爷我会怕他,他要是敢招惹我,我叫他爬出长廊!不过那个什么明是哪个啊?”

    “来了。”琉璃淡淡道。

    “什么来了?”云幼清一脸莫名。

    这时,门外响起了两声敲门声,“客官,你要的绿峰芽尖来了。”

    云幼清一脸黑线地打开包间门,接过小二手上的茶托,又迅速关上了门,特别有耐心地斟了杯茶递给琉璃,“您这是非喝口茶才能出手是吗?”

    琉璃自然地接过茶杯,一脸坦荡地说道,“出手?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出手?”再见他神情丰富,一副大势已去的颓然,难得解释了一句,“若是连这点小事也摆不平,日后如何立身于朝堂之中,与那些更加狠戾更加奸猾的老匹夫们争斗,他所追随的人抗争的是什么你不明白?若是连个小小蝼蚁都摆不平,倒不如早日还家种田插秧算了。”

    琉璃一席话说得笑意盈盈,十分生动,偏偏眼神却清静平和毫无波动,云幼清听的瞠目结舌。好似几年前,也曾有一个人,仅仅几句箴言便令的他醍醐灌顶,一改往日的胡闹。这样的两个人,胸中有丘壑且心思通透,是自己追赶不上的。

    云幼清很快冷静下来,专注地看向长廊里的动静。

    陆维着了一件檀色大片柳条纹的锦衣,看材质倒也是名贵锦缎,腰间系了条三指宽的翠玉金腰带,一块盘圆的无瑕翡翠垂挂在腰带之上,头顶所戴镶珠金丝冠,指间还带了一溜碧色胭脂红的戒子,如此穿金戴玉的模样倒挺像地里乡绅间员外家的傻儿子,白瞎了他这张周正凛然的脸。

    今日长廊里多数是寻常人家的学子生员,有些参加了今年的春试,有些没有,还在书院里求学问。

    像陆维这样拜高踩低的人,途径此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羞辱人的机会,扫视了一圈,见各个都已经被他嘲弄得畏畏缩缩,禁不起骂的样子,本有些失了兴致,却在这时,一道松石绿的身影刺激了他的眼球,那就是杜逾明。

    陆维突然想起,这个人与他同在贡院学习,并且参加了今年的春试,成天穿着几件洗得发白的破衣裳,十足的穷酸相,可是每每校验学习成果的时候,此人的名字永远列在前头,更是先生口中时常提到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再看杜逾明此时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长廊中的这些读书人挨个被他羞辱了一遍,他竟然始终保持着看书的姿态,不为所动。

    像陆维这样恃强凌弱成习惯的人,自然将这视为了一种屈辱,此时不狠狠地挫伤他的尊严,岂不有损自己的颜面。

    “这不是先生常常提起的品学兼优的学生吗?”陆维讥讽的话语响起,还特意将“品”字的语调拉长拉高,“这些可都是与你一同出行的公子,如今受辱了,你竟如此不以为然,还看得进书?根本配不上品学兼优四字!”

    话音一落,廊中没有一人说话,包括杜逾明,不过持续的静默后,他似乎才觉出一丝不对,抬起了头。

    陆维看着杜逾明望来的视线,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高扬着下巴,“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他平日里吃穿不愁,锦衣玉食的,比起仅仅只能解决饱腹问题的杜逾明足足高大了一圈,此时站在杜逾明面前,犹如一棵参天大树将周围的光线全遮了去,竟是不留一丝缝隙。

    云幼清站在楼上,又起了一丝焦虑,“这个呆头呆脑的就是杜逾明啊,一看就是个做学问做傻了的酸书生,怎么可能是陆维的对手,看来真要回家种田去了。”

    琉璃嘴角适时勾起,似笑非笑,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味,“不一定。”

    只见杜逾明微微眯了眯眼,一脸平静地开口,“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见他如此云淡风轻,陆维面上闪过一抹怒气,恶狠狠道,“还挺会装聋作哑!”

    杜逾明合上手中的书,抬起头,眉眼间带了一丝不解,“陆公子此言差矣,首先,杜某并非与这一众公子同手携游,只能说有缘在此偶遇上了;其次,令他们受辱之人正是陆公子你,现下还想将罪名冠到杜某头上,脸皮之厚可见一斑,若你真想为他们打抱不平不如先赏自己几个巴掌,岂不更痛快?”话语在此一顿,陆维双目眦裂的想截住他的话语,却见他极为流畅地接了下去,“最后,品学兼优四字是先生赞美于我,众所周知,今年贡院中的先生皆是皇上亲自挑选的大才,陆公子质疑先生,难道是在质疑皇上吗?”

    天大的一顶重帽压了下来,陆维被说得毫无还口之力。他只是见不得杜逾明这副自诩清高的样子,出出心中这口恶气,本只是要逞逞口舌之快,压一压他的锐气,没想到他这张嘴如此尖锐,一开口直接将皇上搬了出来。

    “好凌厉的一张嘴,小爷都要佩服他了。”云幼清站在高处,大呼过瘾。

    琉璃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有点意思。

    陆维环视了四周,发现长廊外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连方才被他羞辱的毫无还击之力的这帮穷酸书生都提起了精神,好像就等着看他的笑话,他当然不可能承认质疑皇上这种话,可是围了这么多人,他已经下不了台,赤红着双眸怒斥道,“小小平民,见到我竟不给我磕头行礼,还敢以下犯上强词夺理!”

    换做是旁的人真要被他这股理所当然的气势给惊的跪地磕头了,但杜逾明只是站起了身,抬头迎着陆维盛气凌人的张狂,十分镇定地反问,“杜某竟不知为何要向陆公子磕头行礼?”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卿谋江山不谋君》之 第三十三章:出事是作者兰秋柒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卿谋江山不谋君》之 第三十三章:出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卿谋江山不谋君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兰秋柒月写的《卿谋江山不谋君》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卿谋江山不谋君》之 第三十三章:出事是作者兰秋柒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卿谋江山不谋君》之 第三十三章:出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卿谋江山不谋君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兰秋柒月写的《卿谋江山不谋君》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卿谋江山不谋君最新章节- 卿谋江山不谋君全文阅读- 卿谋江山不谋君txt下载- 卿谋江山不谋君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十三章:出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卿谋江山不谋君】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卿谋江山不谋君》书迷评论

  • 天道修罗最新章节

        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 只是日记最新章节

        真的只是日记
        记录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 天域星空最新章节

        星元光辉降临,凶兽纵横,超能力丛生,人类如何一步一步探索新的世界。苏铭,本是一位星元天赋低下的普通学生,如何在‘神龙玉佩’的帮助下,成长为一名震惊联盟的绝世之才,带动人族气运,决战星空。

  • 九世天主最新章节

        主人公神五从小就被遗弃,福利院的院长捡到了他并收养了他,本来是他的生活应该波澜不惊和其他人没有太大的出入,他却注定要和别人不一样。他是被天道所不容的存在,虽然偷龙转凤躲过了一劫,但是他的苦难才刚刚开始rn

  • 鲜妻嫁到:禽兽老公请接招最新章节

        安暖做了一个梦。梦里,兄长不顾她的哀求,残忍地夺走她的清白。那个梦,真实得不像话。安暖一心想躲,奈何父亲病危,她只能回国。可之后,侄女变闺女,兄长变丈夫,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安景琛从见到安颜回来的那一刻起,心里就有什么念头在蠢蠢欲动。既然如此,那就试试吧。于是,食髓知味的男人终于确定,就是她了。“安暖,你跑不掉了。”

  • 大力美漫行最新章节

        人名大力,拳名大力。  托尼斯塔克:即使穿着反浩克铠甲,我也不想和王大力交手,那简直是自杀。  雷神托尔:相信我,即使是神,也不会想尝尝大力的拳头的。  尼克弗瑞:那个叫做王大力的家伙,其实是外星人吧?  小淘气:哦,大力,再大力一点!  ……  王大力:我这一拳打出去,你很可能会死!(认真脸)

  • 贴身特种兵最新章节

        猛如虎刁如狼的特种兵陈龙象,一向信奉‘泡妞从身边做起,宁缺毋滥’的准则。当这样一条过江猛龙混迹香都,他将谱写怎样的传奇?

  • 倾城毒妃:冷王太妻奴最新章节

        东秦北子靖手握重兵,是个直男癌晚期患者。“沈若溪,女人就应该乖乖待在后院,本王受伤了你给本王包扎,本王中毒了你给本王解毒,舞弄权势非女子所为。”说着便默默把自己两军兵符、王府大权都给了她。王府侍卫们无语擦汗。“沈若溪,女人应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你以后要多在厨艺上下功夫。”厨房里的大妈望着刚被王爷剥完的虾壳无语凝噎。n“沈若溪,女人就该以男人为尊。男人说一女人不能说二,你既然嫁给了本王,便什么都得听本王的。”看着面前一本正经跪在搓衣板上的某人,沈若溪:“你说的很有道理,奖励你多跪半个时辰。”

  • 逆乱青春最新章节

        我爸是个畜生,害死了我妈,打跑了继母,甚至还想对姐姐不轨。忍无可忍之下,我挥起板凳,让他倒在了血泊之中。姐姐替我顶罪,让我好好读书。但是学校里面我被人欺负,本来以为要忍气吞声的过完这些年,但是我明白,青春有热血,也有悔恨,我站起来,踩在那些欺辱我的人脸上!让青春燃烧!

  • 异彩大陆最新章节

        我掌握了阴阳,却掌握不住情关。我掌控了时间,却掌控不了命运。一个多情,一个痴情;一个阳光,一个忧伤;一个豁达开朗,一个孤独寂寞。这对异姓兄弟在这个缤纷神奇的异彩大陆,为了人类的存亡,为了天地的正气长存,与妖魔两族展开不屈命运的奋战,洒下了满腔热血,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不朽传奇。柠熙邀请驻站

  • 变身荒野女主播最新章节

        江湖人称她为‘珑爷’,但她却绝非一个男人……哦不对,她灵魂里住着一个男人!  明明可以靠颜值,她偏偏要靠才华。  明明可以吃软饭,她偏偏要自己打拼。  明明可以让别人保护,她却练成了全世界最强的女人,哦不……应该是最强的人!  这是一个重生女胖子,然后成为‘珑爷’,在荒野中逃生自救,‘吃’遍全世界的女主播故事!  这个世界上,只有不能吃的东西,没有我不敢吃的东西——珑爷语录!  _  本书内容涉及到的健身、养生,还有一些急救知识都是现实可用的,(实用的有比如治疗膝疼,三十秒治好罗圈腿,简单快速练出腹肌等等小知识),书内知识有可能在危难时救到你或者你的家人,喜欢请来起点正版收藏推荐订阅。  q群...

  • 走上宠妻路:霸气傲妃最新章节

        "“如果我能在强大一点,就好了。”这是他说的。rn“如果我能在坚持一下,就好了。”这是她说的。rn穿越之后,明明是受宠的小女儿,然而在这大陆上没有圣气的人却被人唾弃,为何她零圣气却在家中如此受宠?但是事实真相却不是如此。千年前的一场大战导致他们一个沉睡,一个飞往异世,如今他们在这一世重逢,随着探索一点点找到千年之前的记忆,然而又再次遇到千年前的敌人,这次他们的结果会如何?"rn

  • 误惹豪门:总裁轻点宠最新章节

        “离开他,否则我会让你身败名裂。”洛嘉之所以答应对面豪门阔太和邱廷翼分手,并不是因为她害怕权贵,而是因为,对方手中拿着的是自己被陷害后拍下的裸照。三年时间,她以为一切可以重头来过,却没料到那个男人缠上了身。他说他牵肠挂肚,日思夜想,终于他又再次遇到她。他要织成一张遮天蔽日的大网,牢牢的把她困在身边,让她连床都下不了。

  • 捡尸人最新章节

        一枚铜钱、一面铜镜、一副尸骨深埋地下数百年。一件血案,一张人皮,深仇大恨铭记在心数十年。无声的冤诉,彻骨的恨意,尸骨之谜,人皮之恨,不可能成为当世之谜,最终被捡尸人的他破解。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最新章节

        我的名字是伊文,美尼斯帝国的太阳王,穿越者大军的一员,人民视我为神的化身,统御着数百万平方公里,两亿人口的封建大帝国。但我的对手是星际文明,他们的星际战舰就停泊在王都上空,按个按钮就能爆了这颗星球。宗族认为我不配登基,王庭被配偶把持,地方总督听调不听宣。  我想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能不能删号重练?

  • 甜心秘宠:总裁大人请温柔最新章节

        因为一场‘事故’,沈茵被亲妹妹和最爱的男人联手送进了监狱,成了国内年纪最小的女犯人,五年的监牢,她被他‘特别’的关照几乎只剩半条命。狱前,她是他宠溺疼爱的掌中宝。狱后,她是他深恶痛绝的仇敌!而狱中,她是他消遣取乐的玩物!沈茵说,“一次又一次,你到底拿我当什么?”他脸色阴霾至极,掐着她脸颊的手指深陷入皮肤,“当玩物,当牲畜,沈茵,你这辈子都欠我的,我要一点一点玩死你!”后来的后来,她的心碎了,哭着对他说,“我把命还给你,放过我,好不好?”他却抚起了她的脸,“要死的话,我和你一起吧!”是缘,是孽,是爱,是恨,是情,是仇,且看相爱的两个人,如何相爱相杀……

  • 活了五千年的男人最新章节

        我一手覆灭商朝,也曾一剑横扫春秋。    我孤身踏上战国,也曾披靡一统大秦。    我舍身救过貂蝉,也曾赤手横战吕布。    我从上古而来,活了无尽岁月。    纵横都市,唯我长生。我真的不想活着,但却没人杀得死我。

  • 龙者为王最新章节

        ――从我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复仇就已经成了我存在的全部意义。我还活着,我就不会停下。以杀止杀也好,走火入魔也好,被千万人唾弃也好。世界万物于我,不过玩物,又何必放在心上。
        ――既是尊主所言,吾等听命便是。
        抛弃了所有做为“人”的情感,化为“龙”。
        背水一战,尽管已经不确定是否还记得初心。

    本章内容提要:
    ...    “公子。”     这时,一道黑影突至,站在离琉璃一丈远的位置。琉璃将眸子从书中抬起,朝来人看了过去,是一张从未见过的面孔。     “何事?”梁墨萧的暗卫除了几个领头的,从不主动现身在她面前,如今突然出现,肯定是有要事。     “城南集文长廊,杜逾明恐出事。”暗卫言简意赅。     杜逾明,北垠城外一处小县城里极其普......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