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离开了央君临的寝殿,以她完全不曾有过的,行尸走肉般的姿态,她原本所认为的放下卸下所有重担的轻松,竟是如此刻一般空落落的吗?

    央君临所说的话一声声回荡在风月久脑海中,他的放弃竟是如此干脆,难道那就是所谓的帝王家的无情吗?爱一个人,想得到一个人,肆意由己,轻而易举。

    风月久心头的千万分矛盾沉重纠结,一整日,她陷入内心的困境,无法自拔。

    黄昏的夕阳没有点燃天际,反倒是乌黑云层占领了天空,黑暗,阴沉,压抑。风月久独自在习武场,长枪在手,挥舞得大汗淋漓。

    “我在想什么,就像他说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爱他与否,存在与否,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一点伤害,就像听凭皇命娶一个他素未谋面的太子妃而爱上我一样,他一定也能轻易爱上若伶吧,没错,一定会的!”

    风月久从万般纠葛变得莫名愤怒,她一枪锤击地上,鸣雷突响,震声天地,一折两段。风月久松手落掉手中的半截,霎时,大雨倾盆而下。

    “风月久,清醒,你要清醒呀,这次是真的完了,你们之间,本就不该发生故事,为什么流恋,凭什么不舍,你不是太子妃,而他是太子,你不爱他,真不爱他……”

    风月久失尽所有的力气,她又一次双膝跪地,是撑不住空洞而又莫名沉重的心情。雨滴砸落,顷刻湿了地,湿了风月久的身体,所有的抑郁就如同这天乍变,势急而来,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沦。

    大雨持续许久,轻烟找遍了东宫才来到习武场,通往习武场的道上,轻烟还捡到一把撑开随意抛掷的油纸伞。

    轻烟远远看见风月久,她跪坐雨中,断枪在旁,她就像失掉了所有意识心念一般。

    “太子妃,您怎么在这呢?”

    轻烟飞急地跑去,用伞替风月久挡住重坠的雨滴,她已然湿透,从衣裳湿到心中。这雨不仅是火热的午后送来清爽,更是给混沌的心冲刷着阴霾,央君临就是风月久心头的阴翳,如今,冲洗散去。

    “轻烟我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风月久扶地起身,双腿跪坐得久了自然有些麻痹,轻烟本想搀扶着她走,却被风月久婉拒。

    “太子妃……”

    轻烟为风月久心痛不已,她不知道风月久与央君临之间究竟发生了何事,只知央君临金口玉言道让吴若伶住进他的殿中,这还不是光明正大地公告,吴若伶将要成为太子的女人,更是给风月久身为太子妃的重重一击。

    大雨依旧肆虐不停,正殿前,福公公焦急而走,雨中,央君临缓缓而来,他同样湿透了全身,陪着风月久,默默地坚守自己的诺言。

    对风月久,央君临曾也不止一次放弃,但之前他是糊里糊涂,在爱情的道路上摸索前进,而今时今日,他的选择是放手,却放不下自己的心。

    一夜暴雨冲刷着曾经,但许多事却无法冲散。

    风月久枕着疲惫困睡一夜,一反常态,她赖床不起,沉浸在梦里。

    在风月久梦中,她回到了呼风寨,有养育她长大成人的寨主义父,和满寨兄弟们喝酒吃肉,她放肆地笑,在属于她的地盘,没有任何束缚。

    “少主!”

    “小久!”

    风月久从梦中惊醒,这个梦,仿佛就是远方而来的呼唤,呼唤她回家,回到最初的地方。

    “是啊,我已经错失良机拖延太久了,老爹若是回到呼风寨一定会担心的,还有子驹,就他那样怎么可能管理好山寨。”

    风月久再不放纵自己沉沦于寻不见根源的痛苦深渊,她已然想透彻了不少,唯独挥之不去的,是央君临的那些话,爱她的,弃她的。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风月久仍旧不自主张望寝殿门,心中的期待乍然泯灭,这当真是鹦鹉的即兴谎言,它总爱如此挑动风月久的心绪,以前如此,如今更是。

    若是之前,被鹦鹉一次又一次骗到的风月久势必会给它好看,可现在,她却淡然静然,心中不起惊怒,静如止水。

    风月久想,或许今后,她大概也只能听鹦鹉这样瞎喊几句“太子殿下”,因为他再也不会来此。风月久不不禁冷笑一声,她难道想永远空守着芙笙殿吗,当然不会,事到如今,她断绝后路,誓要离去。

    风月久的平静生活从今日一早便开始,闲坐吃饭,饮茶,百无聊赖,仿佛深宫之中失宠的女人,从此开始了可悲而漫长的一生。

    胡思乱想!

    风月久重拾逃离此地的心思,那好似已然被她遗忘搁置许久的正事,而如今,她是自我选择,却更像没有选择而被迫如此做。

    芙笙殿外,静和公主焦急而来,急色之间更带点怒,脚步快得连莺儿都跟不上了。静和几乎是飞奔着跑进了芙笙殿,正见发呆的风月久。

    “嫂嫂!”

    静和的出现就是给沉寂无声的风月久清醒一击,风月久不知静和是何来意,却明显见她焦急之色,像是发生了天大之事一般。

    “静和这是怎么了?”风月久稍稍紧起心思来。

    “嫂嫂不好了!”

    静和惊乍一句,风月久这才是被她吓得不好了,她劝缓静和的焦急心情,令她缓缓道来。静和口中所说的“不好了”,是指央君临和吴若伶,静和早上去给萧皇后请安时,竟撞见了他二人一同给萧皇后请安。

    “原来静和是想说这事啊。”

    静和讲述时是义愤填膺,满腔怒火,可听完了此事的风月久不说丝毫无所动,但确实太过淡然,在静和看来便是无法理解她的冷淡。

    “嫂嫂不生气吗,皇兄居然跟别的女人去向母后请安,他是不是移情别恋了呀?”静和直言不讳,有所想便有所言。

    “是吗?可能吧。”

    风月久回应地冷冷淡淡,随随便便,可这一句“移情别恋”当真是戳痛了她心头某处,这是她所期望的,居然也成了她的痛处。

    “嫂嫂,这不可以呀,皇兄他不能这么对你,我去找他说清楚!”

    静和愤愤而起,风月久却将她拉住拦了下来,静和为她抱打不平的心意她懂,但却不是她所需要的。

    “静和别闹,这件事情,没你想的这么简单。”风月久道。

    “那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皇兄和嫂嫂在跟静和开玩笑吗?”静和凝眉一脸不开心的模样。

    “这,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此事真的不需要静和掺和进来。”

    风月久肃然解释,眼神中所带的坚决之意让静和有所信任,尽管她心中对此事耿耿于怀,但至少她要听风月久的话。

    “那好吧,嫂嫂我不管这事,可是无论如何,嫂嫂您一定不能让别的女子抢走皇兄,我只认您一个嫂嫂!”

    静和这番话,竟叫风月久蓦地倍感压力,她本以为只有央君临才是他的拦阻,可静和居然也成了她的牵挂。

    风月久没得选择,只能违心应下静和的希望,道:“当然。”

    静和渐渐缓下急心,二人相对而坐,饮茶闲聊几句,说到太后的大寿将至。想起太后,风月久着实心存芥蒂,但自打她入住东宫以后,便再没见过太后,她几乎都要遗忘那最初的伤害。

    “静和觉得,太后,她是个怎样的人?”风月久问。

    “静和觉得,皇祖母是个很严肃的人,从小就跟我们不太亲近,但是……”静和声音突然减小,几乎凑到风月久耳前,说道:“都说皇祖母偏爱九哥,就是安和王殿下,不过皇兄和嫂嫂成婚他没有来,所以嫂嫂应该不认识他。”

    静和的悄悄话,风月久也只是听罢,至于偏心偏爱一说,倒也是见怪不怪,是人便是如此。

    “不过皇祖母也就是一人独居宁圣宫,如今她大寿将至,父皇已经让母后负责,办一场大寿宴,到时候应该也会召回各地的哥哥们,所有人一起热闹一番。”

    静和满有兴致地说着,这话却让风月久想起了什么,她与央君临出行去往皇陵所遭遇之事,那个隐藏在暗处的“本王”。

    “那真是热闹,静和应该很期待吧?”

    “当然了,宫里一般都很冷清,只有庆贺大喜事才会热闹起来,之前是皇兄和嫂嫂大婚,接下来是皇祖母大寿,还有……”

    静和像个孩童一般掰着指头数算,风月久却是越发思绪出神,想着自己的离开,以及对央君临的担忧。

    往后几日,央君临果然信守诺言没有靠近风月久一步,甚至连远远的一眼都不曾让她看见,就仿佛从她生命里彻底消失无影一般。还有吴若伶,静和那次说完之后,她没有回到芙笙殿,也没叫风月久遇见。

    太后寿辰将至,宫中皆是各自忙碌,风月久打听到一个机会,故计重施,换汤不换药,此次,她偷得一机会,装作宫女蒙混出宫。

    风月久跟随一队宫女在领事姑姑带领之下离开宫门,这次她当真是离开了,没有央君临的巧遇拦阻,将所有的顾虑抛诸脑后。

    我走了,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六十八章 身退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六十八章 身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六十八章 身退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六十八章 身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十八章 身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快穿之男神是用来撩的最新章节

        她是被人创造出来的人造人,在各个时空中之中穿梭,刷男神的好感。慢慢地,一颗心似乎也沉沦了进去。然而,她没想到,想要在一起,不是说出口这么容易。

  • 前妻难宠,总裁追妻A计划最新章节

        竹马劈腿,她拿着对方的车震照片,高调打脸,嚣张分手。可转天,她就婚了,而且还是和帝都有名的黄金单身男青年。婚后,某闷骚男全力化身妻奴,一路开启漫漫调戏追妻路。就在她以为,男人是真心爱她,想要和她好好过日子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原来在他们幸福的婚姻背后,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个秘密……

  • 冥王缠婚:这个夜晚不太冷最新章节

        老老实实在地铁上班,却莫名被睡。从此眼前都是鬼!一只只都想吃掉我。秦洛:“夫人,我饿了。”我伸出胳膊凑到他面前。“这不好吃。”“那哪好吃?”“小豆豆。”“……滚!”

  • 情夫住隔壁:女人,乖一点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她把女人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了全然陌生的他。他问:“为何会找上我?”她答:“因为你长得很耐看啊!”他说:“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她笑:“当然是能让我快乐的东西…”他:“……需要我负责么?”她:“拜托,这都什么年代了!而且,我就要结婚了,我不愁嫁的!”只是,说好的各取所需好聚好散呢?大半夜的爬上她的床又是怎么回事?PS:这是一个女人逃离虎穴又跌入狼窟被吃干抹净的故事!

  • 万古天宗最新章节

        太古百族,域外归来;诸神黄昏,妖魔肆虐!    诸天万界,宗门万千,谁能护佑人族永世安宁?    玉虚观:窥观天道,神虚万法!    琅琊剑宫:万剑朝宗,宇内称雄!    净土禅宗:极乐净土,众生佛国!    玄天宗:  我有天宗系统!当为万古天宗!可护人族万古长存!js330

  • 九转雷神诀最新章节

        &#;&#;看《九转雷神诀》的兄弟们换频道啦!新书《傲世雷神》正式亮相,想知道是否《九转2》的请跟紧脚步,链接直通车:

  • 火影之五更琉璃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掉线城的勇士在火影世界撒欢奔跑的故事。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个男人要叫五更琉璃,这是我在穿越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名字,所以就随便拿来用而已。”  ------  波风水门:“我会飞雷神之术!”  “我会瞬移。”  旗木卡卡西:“食我千鸟!”  “雷光屏障!”  月光疾风:“木叶流——三日月之舞!”  “后跳……幻影剑舞!”  猿飞日斩:“五遁——大连弹之术!”  “元素幻灭!”  纲手姬:“怪力!”  “崩山击……啊咧?打不过?那好吧——崩山裂地斩!”  迈特凯:“昼虎!”  “武神强踢”  漩涡鸣人:“风遁——螺旋手里剑!”  “火遁——螺旋手里剑!”  宇智波佐助:“雷遁——麒麟!”...

  • 特种上校情深难挡最新章节

        初见时她说,“祝您早生贵子儿孙满堂!”他似笑非笑好似听不懂她的讽刺“谢谢顾小姐的祝福,不过绵延子孙繁衍后代这种事需要我们两个一起配合才行。”结婚当天她浅笑着,“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任务泄露出去?”男人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当然,如果你想结婚第一天就守寡的话!”她想,这人嘴巴这么毒?为必免自己被毒死现在离婚还来得及嚒?某人却说“晚了。”······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爱一场好了!

  •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要作为和亲公主出嫁?逃,必须得逃!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位面冷心更冷的誉王大大是不是派来天生克她的?逢逃必被抓啊!“誉王大大,你就放过我好吗?我还得去找我孩子他爸……”男人露出一抹邪笑,“王妃,带着我的种,你要跑到哪里去?”

  • 国手圣医最新章节

        家族企业被人霸占,父母家人被谋害,一代医圣世家岌岌可危,唯一传人能否挽大厦于将倾?

  • 天降狂妃:美人足有三百斤最新章节

        我堂堂一个钢管舞教练,穿就穿了吧,穿成个300斤的大胖子是不是过分了?幸好幸好这是个以胖为美的时代。看我300斤的花魁娘子,大杀四方!那什么奶油鸡腿给我留两个,我得保持保持身材。

  • 农家仙妻:王爷别撒野最新章节

        要什么王权富贵,黎曦重活一世,表示只想种地卖包子,顺手养个小包子,继承她的包子铺!
        “兄台,你看这包子,又白又大又香,买一个可好?”黎曦叫卖
        某太子臭不要脸的上前:“包子味道不错,我许你一世,你许我一生包子可好?”
        某妖孽王爷趁夜黑风高潜入屋:“媳妇儿,我帮你做一世的包子,你帮我生一群的包子可好?”
        黎曦暴怒一脚踹了过去,“给老娘滚去揉面团,做包子,不许偷懒!”

  • 神仙也要上大学最新章节

        世上最倒霉的不是死亡,而是从神仙成为人类,没有法力不能飞也就算了,居然连抽水马桶都不会!
        堂堂倾尘仙子,法力无边,如今却成了高三狗奋斗在高考线上。更可笑的是,这一脸仙气好看的无法形容的男人,居然是她的未婚夫?还一副瞧不起她的样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且看她这个老祖宗,怎么教训小辈!
        他是傅氏集团的总裁,却不想成天被个小丫头教训,她还真以为她是他老祖宗了?那他就让她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教训!
        “不是要修练吗?我陪你!”眨眼间,他高大的身子朝她扑来。
        而被他锁着的她,居然一点法力都使不上!
        某小仙子一脸震惊,等等,这什么鬼!他用的是什么法术!

  • 妖孽王爷:丑妃哪里逃最新章节

        她,z国的毒祖宗!一朝穿越,没了好看的脸蛋  没事我可是毒祖宗 这点小毒难不倒我
        他,神秘王爷!传闻不好女色 凡与女子接触 皆断手断脚  却为她一人破例
        他们之间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敬请期待

  • 风云中州最新章节

        “江湖还在吗?”  “在!”  “江湖在哪里?”  “人在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 剑宗之大荒录最新章节

        “惟愿吾子,人如其名,平平安安,不入修仙者之列”。“父亲今非昔比,我愿舍长生之名,寻灭仇敌,还吾亲人在天之灵”。这就是真相,你便是我,我便是你!

  • 诱妻入怀:闪婚老公轻点爱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路菲和美男子竟然同床共枕,还被捉奸在床,她回家和父亲解释却被一阵痛骂,父亲开出条件只要她嫁出去,就同意她回公司,无奈之下,路菲只能叫美男对自己负责,却不想,这个男人的身份并不简单……

  • 豪门团宠:顾少心头宝最新章节

        林家几代都生的男娃,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女孩,自然是捧在手心怕融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因为林西拾喜欢某个牌子的糖果,女儿控爹爹就把那个牌子买了下来。
        林西拾有想进娱乐圈的想法,妹控大哥林南阅便以她的名字命名创了一家娱乐公司,为她保驾护航。
        二哥林北扬,电竞男神,傲娇乖张,唯独在妹妹这里,俯首称臣,容不得别人说妹妹半句坏话。
        林家护在手心里养了二十年的大白菜,被一个叫做“顾也”的狼叼走了,林北扬千防万防,没防住身边的狼:“顾也你是真的狗,老子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做我妹夫?”
        ……
        婚后,林西拾揉着酸痛不已的腰狠狠瞪了一眼顾也:“混蛋!”
        顾也一把把她搂进怀里,亲了亲她的头发:“忍了十九年了,辛苦我们西西了。”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离开了央君临的寝殿,以她完全不曾有过的,行尸走肉般的姿态,她原本所认为的放下卸下所有重担的轻松,竟是如此刻一般空落落的吗?     央君临所说的话一声声回荡在风月久脑海中,他的放弃竟是如此干脆,难道那就是所谓的帝王家的无情吗?爱一个人,想得到一个人,肆意由己,轻而易举。     风月久心头的千万分矛盾沉......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