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又惊又怨地回头,这次鹦鹉居然并不是胡喊瞎叫,它果然看见了央君临进了寝殿门来。风月久下意识反应慌急,从凳上一站起,举止或目光,完全暴露了她的心怯。

    “母后今晚在坤宁宫设家宴……”央君临边说着边朝风月久过去。

    “我知道,刚才那边差人来说了。”风月久缓缓又坐下。

    央君临不是不知道萧皇后那边差人来过,只是由于由方才之事,他还不知自己该如何跟风月久开口说话。

    风月久的反应,虽看起来与平日面对央君临时无异,但事实绝对不可能如此,她或许只是在隐忍,忍受央君临对她所做的过分之事和心中的复杂情绪。

    纵使不知如何道歉才能获得风月久的原谅,央君临仍旧走到风月久身旁坐下,而风月久,稍稍握拳膝上,紧张,亦是防备。

    沉默一刻,二人偷瞄彼此几眼,央君临微蹙着眉头,流露丝丝的无能为力,做过的事,错过的事,面对风月久,他竟连开口都觉得万分艰难。

    在央君临来到之前,风月久假想过无数再见他时要狠揍他一顿以泄愤的场景,想象中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是狠绝,可当央君临真真正正地坐在了她面前,看着他显得歉疚自责的表情,风月久竟忘了一切愤恨,甚至毫无责怪,她也不知,为何至此?

    无声的尴尬总需要有一个人来打破,而风月久的开口打破尴尬,更碎了二人之间久不过几个时辰的隔阂。

    “太子殿下几日肯定忙累了,不需要回去稍作歇息吗?”风月久随意一想便如此问道。

    “确实有些疲累,只是,太子妃怨恨我吗?”央君临毫无预兆便将这话题一转,风月久竟哑口无言。

    稍一刻,风月久缓而回道:“太子殿下毕竟是个男人,而且……”

    风月久话到嘴边又断,微微而笑,恍然恢复往日的盛气,说道:“而且本太子妃仙姿玉貌,倾国倾城,秀色可餐,太子殿下偶尔把持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

    风月久肆意一番自我夸耀道出自信流畅,可当说出后半句时,还是略显羞臊地低下眉去不看央君临。

    又一刹安静,风月久自我感觉并不过分自夸,她暗想抬眼一看央君临的表情,会否是万般嫌弃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那般的鄙夷之态?

    风月久稍稍抬眼,侧目一瞥,一晃而过却定睛不动,她眼中所见,是完全不一样的央君临,嘴角上扬着笑容,连眼眉都笑得似是放光。

    央君临是被风月久三言两语逗乐,那笑容可谓是千金不换,风月久定睛而视。良久,风月久似是彻底定住一般,眼之所见,真假难辨。

    “太子妃怎么了?”

    风月久惊愕之色更添,央君临连说着话时,唇齿之间还伴随着笑容,他的笑比他千万般冷漠深邃的目光更加迷人诱人。

    风月久擦擦眼睛晃晃脑袋,再一盯央君临,并不短暂的笑容也几乎敛去,这会儿看,央君临还是央君临。

    风月久偏是不信,央君临笑了她不信,自己眼花她亦是不信。眨眼之间,风月久戳着两根指头抵在央君临两侧嘴角,使劲上推。

    央君临的冷目稍显一丝惊色,对于风月久的乍然举止,他实在难以立马跟上她的想法。强迫扬起的嘴角绝不会是笑,更像是搞怪,央君临成了风月久手中的傀儡任她摆布,但并无怨言。

    “太子殿下刚才是不是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风月久一脸认真的表情竟如此问,听得央君临无言以对,他是该承认还是否认?当然他是笑了,可被风月久认为是恐怖笑容的难得的真心而笑,他如何敢于承认?

    “是不是?”风月久依旧摆着一脸严肃模样。

    风月久越是逼问,央君临便越发不愿承认,几多年来,他不曾对他人展露笑容,甚至连最亲最近之人都不。可这唯一一个获此殊荣之人,竟以“恐怖”一词无情修饰他的笑,就像一个孩童刚学会走路,便被人耻笑行姿诡异,这叫人如何忍受?

    “我没笑,是太子妃产生幻觉了吧?”央君临一张冷漠脸绝对是隐藏谎言的最佳掩饰。

    “没有吗?”风月久半信半疑。

    央君临肃然一脸,一把抓住风月久蹂躏自己的手从脸上拿来,万分坚决地说道:“没有。”

    风月久从央君临手中抽手出来,起身缓缓而转过去背对央君临,一步之间,她又猛地一回头往央君临一盯,所见仍然是一成不变的漠然表情。

    央君临也注意到风月久试探性的回头,但此刻,他早已笑不出来。

    “真的不是他笑了,难道真是我的错觉,不可能,我为什么要幻想他对我笑的模样,绝对不可能!”

    风月久心中默默怨念了许久,当她再转过身看见央君临时,只见他稍稍打了个哈欠,确实是疲惫困倦的模样。

    风月久蓦地翻起一个白眼,央君临明明就很疲累了,却偏要坐着跟她耗,而不是回去趴着睡。

    “太子殿下,我看你这么累,不然你去我床上睡会儿吧,时辰到了我喊你。”

    风月久善心大发,不仅提供寝殿床被,还要守时唤醒央君临,她何时这般为他人着想过。央君临仍坐着注视风月久,她却叹了一口气,二人之间冲动而成不可挽回的矛盾分明已然释然,这央君临怎么就不安心睡觉去。

    风月久当真起了一份好人做到底的心,劝了不说,还上手拽起央君临,将他生拉硬拽送到了床边。

    风月久俯身稍稍整理一下并不太凌乱的床被,央君临站于她身旁后侧,风月久虽然平日里野性十足,但这一刻的她却看起来有那么一丝丝贤妻良母的气质。

    央君临一刻静如止水的心总被风月久撩拨而泛起波澜,此刻同样,央君临不由自主靠近风月久,正当她直身转还之际,二人皆被彼此吓了一跳。

    风月久乍然反应后退,可身后是床,她一腿绊在床沿便倾身后仰,风月久急措反应,一把拽住面前的央君临,竟不料他也一惊晃神,没成风月久的支撑,反向她倒了过去。

    幸好,床不太硬,风月久只感受到背后一丝丝疼痛并不太难忍,更有,央君临撑臂床上,没有将身体的重量压在风月久之上。

    如此场景,风月久脑海里不由自主回想不过几个时辰之间才在这张床上所发生的事,旧幕会否重演,戏半难道要继续进行。

    风月久惊恐之心越发慌乱,随之起伏的身体,渐渐泛起红晕的脸颊,越发思绪迷离的双眼。央君临果然俯身靠近她,缓缓的,眼中饱含深情,风月久几乎屏息,不说拒绝也不想承受。

    令风月久大吃一惊的是,央君临此次当真没有碰她,只是近到无法再近,他便翻身倒在了床上。更让风月久难以置信的是她此刻的心情,被玩弄了?被吊了胃口?

    央君临翻身一侧拉过被子又侧身转向风月久,她双眼中的迷离之色已然消散,转而凝眉若思,所想便是央君临对她欲擒故纵一般的靠近。

    “太子妃也要一起休息吗?”

    央君临手上抓着一角被子,看动作是想将风月久拢进被中,他一下落空,风月久急而起坐,赶紧离开了这张危机四伏的床。

    风月久并不着急跑走,她夺过央君临手上的被角,三下两下把央君临整个身体拢在被窝里,转身一笑说道:“太子殿下好好休息,我就先出去了。”

    风月久略显尴尬的微笑自然清澈,像明媚天空的阳光,似晨时叶上清亮的露珠,如阳光融化冰雪,又如清水滋润干涸。

    风月久背对央君临之后便倏然松了一口气,脚下径直离开了寝殿,悸动的心跳依旧,脸颊还泛着微烫,眼中竟还夹杂有丝丝笑意,浅淡却真实。

    央君临静卧床上,因风月久而生的甜蜜笑容又起,只一刹,央君临强敛去笑容,对风月久那句评价,他始终耿耿于怀。

    风月久出了寝殿门才算真正松了一口气,寝殿内的央君临,见风月久离开本想静卧而眠,可总有一份心思牵引他从床上起来。

    央君临撩了被子下床,他轻步走到妆台之前,面对镜子,自己一张肃然冷漠的脸清晰映出,央君临尝试一笑,只因是强笑,果然诡异恐怖。

    央君临闭目叹息,他本以为是风月久对自己的偏见,这下看清了镜中自己的笑容当真是不如不笑。央君临并不知,他因风月久而泛起的真心幸福甜蜜的笑容是如何的锦上添花。

    风月久离了寝殿却是无处可去,明明芙笙殿各居各室一应俱全,整个东宫更是去处多多,让风月久无处可去的是她的心,已然牵挂起了某一个人,成了无形的锁链。

    风月久半天才走到芙笙殿大门前,低垂落寞的双眼一抬起便看见了疾步如飞而来的静和公主。

    “嫂嫂!”

    静和飞奔到风月久跟前,如此焦急模样,风月久一想便知她来此的目的,定是得知了央君临回宫的消息,迫不及待来找牧天元。

    “嫂嫂嫂嫂,皇兄回来了吧?”

    静和的声音急切而尖锐,风月久第一个反应竟是怕她吵着寝殿内休息的央君临,连风月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情况,她便拉住静和对她做出止声的动作。

    “怎么了嫂嫂?”静和压低了声音一脸疑惑。

    “你皇兄刚回来,现在正在休息,别吵着他。”风月久轻语道。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繁星最新章节

        记下点点『星』情,让繁星增添光彩。

  • 错嫁豪门:娇妻,给我!最新章节

        一纸婚约,罗浮城第一高门容家对落魄家族官家敞开大门。  只是这婚约却是嫁与容家大少,一个花名在外恶名昭彰的败家子,妹妹不愿嫁,便只能姐姐来替。  官思薇就这么因为父母之命,妹妹请求,放弃了大好的机会嫁做人妇,入了豪门……  豪门之中,公婆同床异梦,心思各异,都想着拿她来当棋使。  便宜老公夜夜笙歌不归家,甚至还带她亲身体验他的花花世界,听了一夜的现场直播。  还有莫名其妙的人前后来犯,官思薇只觉得自从结了这个婚就没了好事……  不过,爱情来得太快,挡都挡不住,官思薇心跳隆隆,情窦这就要开了。

  • 吃货萌妃养肥记最新章节

        “掌柜……这……”小二膛目结舌地看着众位选手中,那盘子摞得老高的女子。目光有些害怕地扫向一旁也有些吃惊的掌柜。边上的选手皆是身材肥胖的女子,都已经扶着肚子摇头叹息着吃不下了。唯有那众人之中唯一一名身材瘦小的女选手,将手中的盘子摞了上去说道:“大哥,再来十只烤鸡!”不暖不宠不要钱!

  • 权婚难违:壁咚吧,长官先生最新章节

        父亲意外去世,母亲病重,她沦为落魄打工妹,甚至青梅竹马的男友也要和白莲花堂妹订婚。在他们的订婚典礼上她态度绝决的拖上另一个男人作掩护。却不想从此将自己给搭了进去。那个男人宠她爱她纵容她,她一度以为他们只是各取所需,却在自己的心一点点被他占据之后猛然惊觉,他对她的温柔宠溺从始至终。“喂,顾先生,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顾余生宠溺一笑,一把将她搂入怀,“我对你蓄谋已久”。

  • 美女总裁的贴身司机最新章节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焚天杀死俘虏,脱离炎黄特战大队,回归故乡,他本想从此做个平凡人。
        可与林氏集团总裁林夜雨的一夜风雨后,却不得不再次站在风口浪尖。
        地下混混,资金巨鳄纷至沓来。
        凭着一双铁拳,焚天一路高歌踏步,走出一条强者之路。

  • 致命婚约,顾先生撩妻上瘾最新章节

        老公出了轨,对象是新婚妻子的亲妹妹。老婆上错床,男人是新婚丈夫的小叔子。林子颜从未想过她的人生会如此荒诞可笑!一夜之间,她被扫地出门,千夫所指!而罪魁祸首的人却一脸云淡风清的说着最不要脸的话:“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本总裁的兴趣,认定你了,休想逃!”

  • 镇魂王座最新章节

        千年之前,魔皇降临,六位镇魂骑士联手斩杀魔皇,消灭异族,令世界稳定了千年之久。千年后的如今,暗流涌动,魔皇复活在即,两个孤儿被无端卷入这场纷争,他们是否就是那应运而生,应劫而战,被命运选中的人?他们又是否能够像千年前的镇魂骑士那样,斩杀魔皇,恢复世界的和平?

  • 我的性感女总裁最新章节

        “我本想平淡生活”这是一段来自于一个被解除军籍的特种兵王的表述。当昔日的战场杀手回归灯红酒绿的都市,面对诱惑,他该如何应对?

  • 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养小娇妻最新章节

        把她养在身边不过是为了报复,却不想上了瘾。看他夜夜美女入怀,她伤心离去。再次相见,霸道总裁变身呆萌先森,画地为牢不让她离开半步,夜夜宠她入骨。“夏寻,你离我远一点好不好?”“偏不,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庄九月超着夏寻翻了个超级大白眼,“不要脸!”“啊……”一抹身影直接扑过来。

  • 绝世元素师,废柴三小姐最新章节

        民国世道已乱,苏若从海外归来,却身不由己,卷入临东三子的夺嫡之中。 于苏若而言,徐正庭既像一道光,又像是一道枷锁。将她带离那个噩梦,却又将她带入另一个噩梦。 他送她诗词集,钟爱其中那两句,帘外烟和月满庭,此时闲坐若为情。很巧,她也中意。 但两人的人生却并不像诗句所言,反而充斥着阴谋,背叛,他们注定过不了清淡如水的生活。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 玄天龙尊最新章节

        星辰大陆,浩天帝国,拥有军公子身份,却因修炼废材而自甘Dou落,先被悔婚,后被陷害,家破人亡,身受奇耻大辱下选择了跳崖自尽,不想,却因此遭遇灵蛇,从此改变了人生的轨迹。。。

  • 他的抗战最新章节

        他强者回归到抗战初期的战场上!怎么处处充满着陷阱和危险……~鬼子要在金山卫登陆了,他找到郑苹如,请她赶紧向锅军报告;可是人家要灭口!~未婚妻的父亲、大哥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还要杀他!他该怎么办?~他救了地主家的大少爷,可是人家觊觎他的财产,给他下了蒙汗药,然后五花大绑,你说怎么办?~未婚妻跟他成了对手,在战场上相遇,这……该如何是好?~面对日本鬼子,就一个字“杀”!可是,遇到土匪刘黑七,他又

  • 都市之长生至尊最新章节

        灵气复苏,异能觉醒,世界大战,地球被炸回了石器时代。
        经过一千年的休养生息,人类终于取回了文明,但却是虚假的文明。
        而此时,千年前消失的无敌战神终于归来。
        他看着后人为自己修建的雕像,深思了一会儿,然后感叹道:“我原来这么帅?”

  • 翻天最新章节

        藉由人体的进化和古老的三轮七脉修行,李河图在一个寻常的时间进入了亦真亦幻的世界,寻找终极的答案。

  • 千灯结最新章节

        他费尽心机的建了这座城,处心积虑的把她困在这里 。一城繁荣,一城心动。
        如果真的能一辈子都不记得那该多好,但记忆就是这样,当你以为自己可以平安顺遂了此一生的时候,他便要你记起,折磨你,撕裂你。原来自己不过是他囚禁在这座城里的囚鸟罢了,白素两家那上百名的冤魂日夜嘶吼,是走是留,是生是死,留给她的,是良心与情感的撕扯,最终,她是否能摆脱命运的枷锁。

  • 盛世婚宠:火辣娇妻哪里逃!最新章节

        一段孽缘,几番曲折,在爱的世界里,你我彼此爱的卑微!

  • 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欺他,辱他,视他为蝼蚁的岳父岳母小姨子,在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后,全都跪了……
        “好女婿,求求你,别离开我女儿行不行?”

  • 乡野妙手小神农最新章节

        张小龙学医毕业,为了照顾重病的父亲,回到家乡。
        穷山恶水,保守闭塞,家徒四壁,民风刁蛮。面对这样的环境,他受尽了白眼和小看。
        然而一次意外,他融合神农秘典,从此医术养殖灵药驯兽无所不通!
        山穷水尽自有柳暗花明,且看张小龙如何带领着村民,亲手一步步打造属于自己的桃源王国……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又惊又怨地回头,这次鹦鹉居然并不是胡喊瞎叫,它果然看见了央君临进了寝殿门来。风月久下意识反应慌急,从凳上一站起,举止或目光,完全暴露了她的心怯。     “母后今晚在坤宁宫设家宴……”央君临边说着边朝风月久过去。     “我知道,刚才那边差人来说了。”风月久缓缓又坐下。     央君临不是不知道萧皇后那边差......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