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又惊又怨地回头,这次鹦鹉居然并不是胡喊瞎叫,它果然看见了央君临进了寝殿门来。风月久下意识反应慌急,从凳上一站起,举止或目光,完全暴露了她的心怯。

    “母后今晚在坤宁宫设家宴……”央君临边说着边朝风月久过去。

    “我知道,刚才那边差人来说了。”风月久缓缓又坐下。

    央君临不是不知道萧皇后那边差人来过,只是由于由方才之事,他还不知自己该如何跟风月久开口说话。

    风月久的反应,虽看起来与平日面对央君临时无异,但事实绝对不可能如此,她或许只是在隐忍,忍受央君临对她所做的过分之事和心中的复杂情绪。

    纵使不知如何道歉才能获得风月久的原谅,央君临仍旧走到风月久身旁坐下,而风月久,稍稍握拳膝上,紧张,亦是防备。

    沉默一刻,二人偷瞄彼此几眼,央君临微蹙着眉头,流露丝丝的无能为力,做过的事,错过的事,面对风月久,他竟连开口都觉得万分艰难。

    在央君临来到之前,风月久假想过无数再见他时要狠揍他一顿以泄愤的场景,想象中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是狠绝,可当央君临真真正正地坐在了她面前,看着他显得歉疚自责的表情,风月久竟忘了一切愤恨,甚至毫无责怪,她也不知,为何至此?

    无声的尴尬总需要有一个人来打破,而风月久的开口打破尴尬,更碎了二人之间久不过几个时辰的隔阂。

    “太子殿下几日肯定忙累了,不需要回去稍作歇息吗?”风月久随意一想便如此问道。

    “确实有些疲累,只是,太子妃怨恨我吗?”央君临毫无预兆便将这话题一转,风月久竟哑口无言。

    稍一刻,风月久缓而回道:“太子殿下毕竟是个男人,而且……”

    风月久话到嘴边又断,微微而笑,恍然恢复往日的盛气,说道:“而且本太子妃仙姿玉貌,倾国倾城,秀色可餐,太子殿下偶尔把持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

    风月久肆意一番自我夸耀道出自信流畅,可当说出后半句时,还是略显羞臊地低下眉去不看央君临。

    又一刹安静,风月久自我感觉并不过分自夸,她暗想抬眼一看央君临的表情,会否是万般嫌弃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那般的鄙夷之态?

    风月久稍稍抬眼,侧目一瞥,一晃而过却定睛不动,她眼中所见,是完全不一样的央君临,嘴角上扬着笑容,连眼眉都笑得似是放光。

    央君临是被风月久三言两语逗乐,那笑容可谓是千金不换,风月久定睛而视。良久,风月久似是彻底定住一般,眼之所见,真假难辨。

    “太子妃怎么了?”

    风月久惊愕之色更添,央君临连说着话时,唇齿之间还伴随着笑容,他的笑比他千万般冷漠深邃的目光更加迷人诱人。

    风月久擦擦眼睛晃晃脑袋,再一盯央君临,并不短暂的笑容也几乎敛去,这会儿看,央君临还是央君临。

    风月久偏是不信,央君临笑了她不信,自己眼花她亦是不信。眨眼之间,风月久戳着两根指头抵在央君临两侧嘴角,使劲上推。

    央君临的冷目稍显一丝惊色,对于风月久的乍然举止,他实在难以立马跟上她的想法。强迫扬起的嘴角绝不会是笑,更像是搞怪,央君临成了风月久手中的傀儡任她摆布,但并无怨言。

    “太子殿下刚才是不是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风月久一脸认真的表情竟如此问,听得央君临无言以对,他是该承认还是否认?当然他是笑了,可被风月久认为是恐怖笑容的难得的真心而笑,他如何敢于承认?

    “是不是?”风月久依旧摆着一脸严肃模样。

    风月久越是逼问,央君临便越发不愿承认,几多年来,他不曾对他人展露笑容,甚至连最亲最近之人都不。可这唯一一个获此殊荣之人,竟以“恐怖”一词无情修饰他的笑,就像一个孩童刚学会走路,便被人耻笑行姿诡异,这叫人如何忍受?

    “我没笑,是太子妃产生幻觉了吧?”央君临一张冷漠脸绝对是隐藏谎言的最佳掩饰。

    “没有吗?”风月久半信半疑。

    央君临肃然一脸,一把抓住风月久蹂躏自己的手从脸上拿来,万分坚决地说道:“没有。”

    风月久从央君临手中抽手出来,起身缓缓而转过去背对央君临,一步之间,她又猛地一回头往央君临一盯,所见仍然是一成不变的漠然表情。

    央君临也注意到风月久试探性的回头,但此刻,他早已笑不出来。

    “真的不是他笑了,难道真是我的错觉,不可能,我为什么要幻想他对我笑的模样,绝对不可能!”

    风月久心中默默怨念了许久,当她再转过身看见央君临时,只见他稍稍打了个哈欠,确实是疲惫困倦的模样。

    风月久蓦地翻起一个白眼,央君临明明就很疲累了,却偏要坐着跟她耗,而不是回去趴着睡。

    “太子殿下,我看你这么累,不然你去我床上睡会儿吧,时辰到了我喊你。”

    风月久善心大发,不仅提供寝殿床被,还要守时唤醒央君临,她何时这般为他人着想过。央君临仍坐着注视风月久,她却叹了一口气,二人之间冲动而成不可挽回的矛盾分明已然释然,这央君临怎么就不安心睡觉去。

    风月久当真起了一份好人做到底的心,劝了不说,还上手拽起央君临,将他生拉硬拽送到了床边。

    风月久俯身稍稍整理一下并不太凌乱的床被,央君临站于她身旁后侧,风月久虽然平日里野性十足,但这一刻的她却看起来有那么一丝丝贤妻良母的气质。

    央君临一刻静如止水的心总被风月久撩拨而泛起波澜,此刻同样,央君临不由自主靠近风月久,正当她直身转还之际,二人皆被彼此吓了一跳。

    风月久乍然反应后退,可身后是床,她一腿绊在床沿便倾身后仰,风月久急措反应,一把拽住面前的央君临,竟不料他也一惊晃神,没成风月久的支撑,反向她倒了过去。

    幸好,床不太硬,风月久只感受到背后一丝丝疼痛并不太难忍,更有,央君临撑臂床上,没有将身体的重量压在风月久之上。

    如此场景,风月久脑海里不由自主回想不过几个时辰之间才在这张床上所发生的事,旧幕会否重演,戏半难道要继续进行。

    风月久惊恐之心越发慌乱,随之起伏的身体,渐渐泛起红晕的脸颊,越发思绪迷离的双眼。央君临果然俯身靠近她,缓缓的,眼中饱含深情,风月久几乎屏息,不说拒绝也不想承受。

    令风月久大吃一惊的是,央君临此次当真没有碰她,只是近到无法再近,他便翻身倒在了床上。更让风月久难以置信的是她此刻的心情,被玩弄了?被吊了胃口?

    央君临翻身一侧拉过被子又侧身转向风月久,她双眼中的迷离之色已然消散,转而凝眉若思,所想便是央君临对她欲擒故纵一般的靠近。

    “太子妃也要一起休息吗?”

    央君临手上抓着一角被子,看动作是想将风月久拢进被中,他一下落空,风月久急而起坐,赶紧离开了这张危机四伏的床。

    风月久并不着急跑走,她夺过央君临手上的被角,三下两下把央君临整个身体拢在被窝里,转身一笑说道:“太子殿下好好休息,我就先出去了。”

    风月久略显尴尬的微笑自然清澈,像明媚天空的阳光,似晨时叶上清亮的露珠,如阳光融化冰雪,又如清水滋润干涸。

    风月久背对央君临之后便倏然松了一口气,脚下径直离开了寝殿,悸动的心跳依旧,脸颊还泛着微烫,眼中竟还夹杂有丝丝笑意,浅淡却真实。

    央君临静卧床上,因风月久而生的甜蜜笑容又起,只一刹,央君临强敛去笑容,对风月久那句评价,他始终耿耿于怀。

    风月久出了寝殿门才算真正松了一口气,寝殿内的央君临,见风月久离开本想静卧而眠,可总有一份心思牵引他从床上起来。

    央君临撩了被子下床,他轻步走到妆台之前,面对镜子,自己一张肃然冷漠的脸清晰映出,央君临尝试一笑,只因是强笑,果然诡异恐怖。

    央君临闭目叹息,他本以为是风月久对自己的偏见,这下看清了镜中自己的笑容当真是不如不笑。央君临并不知,他因风月久而泛起的真心幸福甜蜜的笑容是如何的锦上添花。

    风月久离了寝殿却是无处可去,明明芙笙殿各居各室一应俱全,整个东宫更是去处多多,让风月久无处可去的是她的心,已然牵挂起了某一个人,成了无形的锁链。

    风月久半天才走到芙笙殿大门前,低垂落寞的双眼一抬起便看见了疾步如飞而来的静和公主。

    “嫂嫂!”

    静和飞奔到风月久跟前,如此焦急模样,风月久一想便知她来此的目的,定是得知了央君临回宫的消息,迫不及待来找牧天元。

    “嫂嫂嫂嫂,皇兄回来了吧?”

    静和的声音急切而尖锐,风月久第一个反应竟是怕她吵着寝殿内休息的央君临,连风月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情况,她便拉住静和对她做出止声的动作。

    “怎么了嫂嫂?”静和压低了声音一脸疑惑。

    “你皇兄刚回来,现在正在休息,别吵着他。”风月久轻语道。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六章 被吊胃口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杀手学堂》短篇小说集最新章节

        杀手被称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不仅仅在江湖上存在,在普通的社会层面上也存在,他们是极为特殊的一群人,也有著极为特殊的人生经历,当然也是永远充满诱惑的话题。

  • 我被男神买回家最新章节

        第一次,他们相见于光线昏暗的酒店房间。她,被亲生父亲贩卖,此时正困在一个老男人的怀里,他,是如约来拆“蜜色礼包”的醉鬼。本以为,她可以得救了,没想,却被进错房间的恶魔生吞活剥。一纸契约,她成了恶魔有名有实的女人,却依然根本见不了光。再见,他横眉怒目,她却笑靥如花,“莫少,那一夜,我只当是一yè情而已,你不会玩不起吧,也是,就你那小身板,我拿来当洗衣板都觉得太单薄!”

  • 末世之我的世界最新章节

        王浩宇穿越到了末世,得到了一个“我的世界”系统。这里不但能改造房屋建筑,还能兑换物品。
        在现实与末世中不断穿梭和奋斗,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堂。
        “你好,请帮我定一间房间,什么?要88ooo魔晶,这么贵?别别别,帮我定下。”某国联邦基地王子殿下。
        “求救求救,我方遭变异兽群攻击,请求支援,钱不是问题,请火赶来。”南方某联邦帝国主席。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末世之我的世界》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空间之麻辣小农女最新章节

        穿越过来面临棘手的事,爹要死,为了救他,她利用带来的空间赚钱,好不容易宽裕,却被人打主意将钱要了去。小农女咬牙,与之暗斗。穿越过来后,总有个大夫跟着她转悠,她有事便相帮。有一日,大夫求娶,说,”嫁给我,只要有人生病,你便不愁吃穿。“小农女:”嫁。“入了狼窝才知道他非普通人!

  • 杀八方最新章节

        &#;&#;伪满时期,辽西。频频出现的针对日本人和汉奸的暗杀事件,引起了“特高科”的高度警觉。“杀此人者,杀八方”的字条成为了唯一的线索。谁是“杀八方”?
        &#;&#;是在鬼子的围剿中已经被“击毙”的传奇大土匪“杀八方”复活?是温文儒雅的“满洲国”“参议”,日本亲王的“救命恩人”张涛?是南满支部的地下抗日组织,还是复兴计潜入东北的特工!
        &#;&#;在繁华都市,在深山老林,处处都有“杀八方”的身影。
        &#;&#;军火库被炸,是杀八方;投靠日本的绺子被倒旗,是杀八方;共产党叛徒被、暗杀,还是杀八方!
        &#;&#;当真正的大胡子“杀八方”身中数枪屹立不倒;当南满支部滨海市负责人张来财慷既就义;当地下抗日队伍“辽西抗日救国军”为了掩护炸毁军火轮的志士全军覆没;当张涛等人和特别军列同归于尽之后,“杀八方”马上暗杀了警察局长。日本人终于明白,杀八方是一种捍卫尊严的信仰,是这块黑土地的图腾。是扑不灭的抗日烈火!
        &#;&#;让我们一起,走进尘封的关东传奇,回到那个血火交织的抗战时代!

  • 前有老公后有狼最新章节

        从蓉城澹台结业的小琪,回到老家渝城找工作的那早,拾到了双林的文件夹,巧遇了门云,从此好运不断,厄运来缠,为毛来了只小辣椒,掉头又撞上恶狼;
        漠然这头狼,她分明惹不起;
        又怎么也躲不过;
        闹了半日,感情人家是冲着帅锅门云来的;
        小琪尖叫一声;
        门云是我的;
        你哪来滚哪去;
        恶狼滚了开,又跑了回来,比她有手腕,还是她家门云的战友;
        天啦!
        他不是欣赏门云么,为何要一次一次的伤害小琪,狠虐门云的心!

  • 头号猎物:隐婚老婆请配合最新章节

        他本是威风赫赫的少校,却因为一朝相亲,钦定了结婚对象,从此褪去冷漠外衣。她本是市局一名小警,却在与他隐婚之后,走上了与过去截然不同的轨迹。白天他是人人敬佩的少校,能武能文,样样皆通。晚上他却成了她口中的恶魔,能进能出,也“样样皆通。”

  • 药香空间,独宠农门皇后最新章节

        听说宋有保家的六姑娘是仙女下凡,自小就与众不同,宋家一直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就等她着她飞上枝头变凤凰。可惜这姑娘不知自爱,还没嫁人就被邓家小子搞大了肚子,最后竟眼热姐姐嫁了好人家想抢亲,落个不得好死的地步。可谁曾想,死了就该一了百了的宋阿宝又活了过来。前一世,是她宋阿宝瞎了眼,误信亲姐,名声没了,儿子丢了,还落得不得好死的地步,如今她重活一世,沐浴在血海之中,为了复仇,她选择与人虚以委蛇,步步为营,只是没想到,那个任凭她怎么躲也躲不掉的男人,依然毁了她的清白,不过这一次,她不会再傻呼呼的被人抢走孩子,她会带着她的孩子夺回属于他们母子的荣耀。

  • 桃运邪医最新章节

        他是医术界让人首屈一指的药神,却不幸殒命,灵魂带着使命重回都市,面对高冷总裁,冷艳杀手,极品大小姐,各种诱惑不断,叶晨深感头痛:“咳咳,别脱衣服…我是医生,卖艺……咳…不卖身

  • 权门婚宠最新章节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就现在。”
        “可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上学。”
        “没关系,只要是你就行了。”
        一个是荒唐无稽的不良少女,打架、逃课,不学无术。
        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轻权少,正直、果敢,权势滔天。
        谁能想,这样的顾城骁竟然把这样的林浅宠得上天入地。
        “首长,夫人又打架了。”
        “还不赶紧去帮忙,别让她把手打疼了。”
        “首长,夫人又要上房揭瓦了。”
        “还不赶紧给她扶稳梯子。”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一山还比一山高,这是一个驯服与被驯服的正经言情故事。

  • 重生都市最强仙帝最新章节

        第一仙帝萧遥重生都市,居然成了冰山女总裁的丈夫!那一夜居然我的乖乖,老子真不是花心,是魅力太大啊!!修行八万年,重生都市!这一世要惊天动地!

  • 极品都市修仙最新章节

        天生元神踏遍诸天万界,拜师仙尊成就最强天才。渡劫失败残魂回归肉体,都市重修铸就极品仙人。王宁本是地球上一名孤儿,偶遇游历诸天的龙煌仙尊,元神拜师随之修行,肉身则是浑浑噩噩做普通人。当他元神回归肉体,拥有几千年修行记忆之后,都市自此任他任逍遥,世间再无地厚天高。

  • 未经允许,私自爱你最新章节

        娱乐报道头条:“情歌小王子沈朝饮疑似同性恋,深夜约会神秘男子!”配图是深夜的某公寓楼下,沈朝饮搂着一个男人的腰,两人一同往公寓走……

  • 鬼王传人最新章节

        只是梦到美女,也会没命吗?早上醒来,赫然在床上看到了死去的自己。都市宅男,开始了一场异样的鬼生。结交天下鬼雄,阅遍世间艳魂,打入阴曹地府……这是一个鬼的热血征程。

  • 钟馗斩诡传最新章节

        佛教典籍中记载,上古的十月初八这一天,地府之门大开,妖魔横行于世,后有钟馗者,捉百鬼,镇妖魔,关闭地狱之门。后画“百鬼图”,作为后世捉鬼之法器。地狱之门200年重开一次,钟馗200年转生一世……

  • 溺宠绝色医妃最新章节

        她,将军府嫡长女,遭至亲之人暗算而亡。一朝重生,她发誓,定要负她之人付出泣血代价!她手握上古丹方,身怀逆天空间,踩渣男,灭白莲。妹妹陷害?小脚一踢,一招送你上西天!渣男勾引?小手一挥,乖乖滚去做太监!只是,这个传说中冷漠孤傲、心狠手辣的贤王殿下为什么有事儿没事儿总往她闺房里跑?他目光邪肆,掀开被窝:“娘子,床已暖好,该就寝了!”她无语望天:“……”你特么是谁?老娘我认识你吗!

  • 王婿最新章节

        窝囊废物的上门女婿叶飞,无意中得到太极经和生死石的传承,自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他医术救美,武道杀敌,不仅横扫他人的轻视和嘲笑,赢得娇妻的芳心,更是站到了这世界的巅峰,睥睨天下。

  • 时之页最新章节

        地球迄今为止已经存在了约46亿年之久,而人类在这段历史中只存在大约300万年,将整个地球的历史压缩在24小时内,有关人类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分钟。在一分钟的时间人类对于地球又或者宇宙的认知到底能有多少呢?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又惊又怨地回头,这次鹦鹉居然并不是胡喊瞎叫,它果然看见了央君临进了寝殿门来。风月久下意识反应慌急,从凳上一站起,举止或目光,完全暴露了她的心怯。     “母后今晚在坤宁宫设家宴……”央君临边说着边朝风月久过去。     “我知道,刚才那边差人来说了。”风月久缓缓又坐下。     央君临不是不知道萧皇后那边差......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