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殿之门犹如千斤巨石一般移动迟钝,一扇门,一刻恍若隔世,一刹之间不由心智压抑的心绪最为真实。

    风月久在那一瞬间所想便是,如果进来之人是央君临,那她的全盘计划便会被打破,她还将留在宫中,留在他的身边。

    门后之人终于现身,是轻烟带来了小寿子。小“瘦”子果然人如其名,瘦瘦的小小的,看去便是一副唯唯诺诺模样。这般形象,与央君临的俊朗威严当真差去了十万八千里,显然,风月久对此是失望的。

    一刹轻叹,风月久缓回神思来,才庆幸进来之人不是央君临,而她的计划也将继续进行。

    “小寿子来啦!”风月久笑而迎上去。

    “奴,奴才给太子妃请安!”小寿子显得惶恐不已。

    风月久稍一打量眼前的小寿子,畏缩紧张,不知是素来胆小还是看见主子内心惶恐。但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对她的计划实行总归是好的。

    “小寿子不比多礼,我今日只是想请你吃一顿饭,明日也有事想请你给我帮个忙。”风月久平平道来。

    “太子妃有事吩咐便好,奴才定当竭力而为。”

    小寿子还是被风月久吓到一般,可她并没有以如何威严的凌人架势对他下达指令,看来这个小寿子胆小懦弱是真的。

    “小寿子,我不是跟你说过嘛,太子妃她善良仁爱,对我们奴婢奴才们也是极好,你不要这么怕她呀!”轻烟实在不忍便在一旁劝道。

    轻烟一劝,胜过风月久百般示好,果然高处不胜寒,宫人们尽心伺候之余,大多都抱着敬而远之的谨慎之心。

    一顿饭吃下来,小寿子的紧张心情缓去许多,可风月久却一句不提请他帮助之事。时辰也不早了,风月久见时机也差不多,便以取酒为由支走了轻烟。

    偌大寝殿中,太子妃和小太监,无人知道发生了何事。

    轻烟再回到寝殿时,只剩了风月久一人坐在床边,并无任何异常。轻烟放下酒壶便问风月久小寿子的去向,风月久告知,他已经先回去了。

    轻烟并不疑心风月久所说,风月久又言自己酒足饭饱起了困意,让轻烟收拾了桌上的酒菜离开。

    一夜悄然,无论如何风月久都无法入眠。

    次日卯时初,天微亮而日头还未升起,风月久穿着一套勉强算合身的太监衣裳从芙笙殿偷溜出去,出了东宫便在宫内前行无阻,一路来到内务府采买人员聚集处。

    不过一刻钟,所有的內监便聚集齐了,再片刻,内务主管太监便托着一个呈盘出来,挨个分发出宫令牌。

    “你们有幸被选中指派出宫采办,一定不能抱着吃皇家银子的心,宫里也不允许私相授受,这些规矩你们都应当懂,咱家也就不多言了,长点心,注意着……”

    主管公公没完没了,风月久可是等到双脚发毛,终于,一块令牌出现在她眼前,风月久乍一回神,蓦地出手便如抢似夺一般取过主管公公手上的令牌。

    主管公公滞步风月久跟前,注目打量她片刻,风月久也知自己的反应太大,恐怕是引起主管太监的注意了。

    “奴才该死,奴才第一次被指派出宫采办,是奴才太心急了!”

    风月久一口一个“奴才”当真学足了平日所见內监的模样,再加上她双膝跪地又低头认错,主管公公便看不清了她的模样。

    “在宫中做事是忌讳急躁的,念你初犯又灵敏知错,这次便先饶过你罢。”

    主管公公走过风月久继续分发令牌,出师不利的第一个危机也幸能化解。风月久极其浅微地轻舒一口气,还好自己机灵,也亏得主管公公并不太严酷。

    一番训言之后,一群小太监便被分派给几位掌事太监,在他们带领下往宫门去,出宫便要各自执行采办任务。

    掌事太监各自负责什么风月久并不在意,也无需在意,她只跟着一串队伍最后,等出了宫门,便万事大吉。

    整座皇城的东门就在眼前,风月久即将阔别居住多日的皇宫,这片辉煌绮丽,本就不属于她,她更将从此消失在央君临的世界,只是无法一如不曾出现过的从前。

    一道宫门,两个世间。

    轮到风月久出示令牌,有内务府把关,采办从不曾出事,因此侍卫也深谙其中道理而松懈,只看一眼令牌便放行。

    令牌落在风月久掌心,她俯下以示尊意的头也如旧扬起,肆意她的骄傲。踏入宫门过道,风月久竟心生一份不可挽回的落寞,央君临当日离开之前曾问她的话,风月久虽不曾承诺过什么,却在此刻想起幻化成一丝凄凉。

    宫门通道几丈,风月久只走到一半,她不由自主的回头,并不知这个回头会禁锢她的脚步。一刹停步滞神,风月久不知宫外策马而归之人,一丝悲寞迷蒙眼前,风月久转而回头,擦身一刻,风月久恍若心被击中。

    策马飞奔而过之人便是央君临,风月久虽没感受到自己与他的目光对上,但那一瞬间的空白之后,便是满心的惶恐惊忧。

    “他不会发现我的!”

    风月久心念,继续跟前,却一步踩中了前面一个人。风月久这才发现,所有人鞠礼,而她,惊愣着不动。

    “把她给我带过来。”

    所有人都知道央君临所说那个“她”是风月久,只有她大逆不道,竟敢不对太子殿下行礼。但只有央君临知道,他要见她的真正目的。

    领队的掌事太监立马愁眉而来,拽起风月久就往央君临过去。

    “奴才给太子殿下请安,小太监不懂事,还请殿下责罚!”

    掌事太监惶惶恐恐地跪下,又扯两把身旁的风月久,拉她跪下。

    跪央君临,说实话风月久当真不愿意,可情势所迫,她即便有万分不情愿,也只能将不甘心压在膝下碾碎以泄愤。

    怀着央君临或许并没有认出自己的侥幸,风月久拼死也要假装一把。

    “奴才知错,求殿下恕罪!”

    风月久低眉顺眼,央君临由马上下来,以千真万确命令的口吻说道:“抬起头来。”

    风月久刹那心慌无措,一句“抬起头来”说明了央君临定是有所察觉,更注定了她将暴露,计划失败。

    风月久垂眉紧皱,垂死挣扎终究是死路一条。风月久缓缓抬头,在这一过程中,她开始编织谎言,当风月久的脸清清楚楚地摆现在央君临面前时,他看见的是一副委屈哀怨的表情。

    央君临一撇头凝眉若思,连手都不禁拳拳紧握,可见愤怒。

    “她留下,你们去吧。”

    掌事太监起身恭敬离开,风月久却泄了全身的气,仿佛经受了天打雷劈地极大打击一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太子殿下……”风月久的语气软趴趴的。

    “跟我回宫!”央君临的语气锋利而严肃。

    宫门一道远去,风月久错失良机,祸福仍不知。

    风月久被央君临拽着一条手臂带回了芙笙殿,一路央君临就像是点了火的荆棘,又火又刺人,他怒声吩咐了守在芙笙殿的无能侍卫下去,狠拽着风月久回到寝殿。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鹦鹉一上来就喊道,兴奋劲的儿很足。

    “闭嘴!”风月久怒而喝止。

    风月久抬眼望着眼前愤怒点燃的央君临,生怕他的火烧伤自己。

    “太子殿下,我……”风月久也不知怎的竟学会了装柔卖乖。

    “好好说话!”央君临一声喝令。

    风月久傻愣一刻,心想自己好不容易想装一下柔弱博点同情,居然就被央君临他这般无情拒绝。

    “给我一个解释。”

    央君临想从风月久嘴中听到一个解释,即便他知道那会是她的谎言,也甘愿说服自己去相信,相信她并没有决意离宫。

    风月久早已想清楚了如何向央君临解释,可此时二人的目光彼此凝视,风月久竟有一丝心虚,且有睁眼道不出瞎话的良心发现之感。

    “我……”

    正当紧急时刻,风月久身后不远处的衣柜有所颤动,猛地一下大动静,衣柜之门破开,掉出来的是被五花大绑蒙嘴又衣裳不整的小寿子。

    一刹寂静,无论是小寿子还是风月久,那都是惊慌无措,愕然一脸。

    “到底怎么回事?”央君临只瞥一眼小寿子便凝目盯着风月久。

    这突然柜子掉出来个看着像男人的人,风月久一下就转了心思重点,不知是脑子一片空白还是一团浆糊,便开始了自白。

    “能有怎么回事,他只是个小太监,我跟他当然没什么事!”风月久的心虚慌乱,表现得就真跟此地无银三百两一般。

    央君临被风月久的回答听得是百般无奈上心头,他一眼就看出了小寿子是太监,而且也想到了风月久扒了他的衣服伪装自己,他所问的。是排除小寿子,只问风月久意欲逃跑出宫之事。

    风月久注意到央君临的凝重表情,想他万一不信小寿子是太监,再疑心他二人有何不齿之事,这若是给太子扣上绿帽子,她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太子殿下他真的是小太监,不信你去扒了他裤子看看,跟您绝对不一样!”

    风月久一顿胡言解释,她是当央君临不知道太监与真男人的区别才要提出这么一个听着意味深长的建议吗?

    因着风月久一言,央君临神态更加凝重,风月久更是意识到自己的胡言乱语没羞没臊,她一巴掌盖了自己的脸,当真无颜面对央君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四章 太子殿下归来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四章 太子殿下归来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四章 太子殿下归来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四章 太子殿下归来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四章 太子殿下归来】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猎魔诡记最新章节

        炼尸豢魔,断命祭火,花女草鬼,山海遗族,黎民九异……在普通的人类世界背后,藏着一个更为神秘的失落世界!猎魔人和妖魔之间世代无法根除的仇恨,在今时今日,仍然在这个世界延续。少年楚迟为追寻身世,卷入其中,游迹于都市乡野,面对无数妖魔诡事,无处逃生。

  • 先婚后爱:闪婚娇妻宠上瘾最新章节

        沈念念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睡了个人!“你,你是谁?”“你老公。”“骗人,我不认识你,而且我男朋友都没有!”某人淡定的掏出两个红本本,摆在她面前。红本本正是新鲜出炉的结婚证,然而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上面赫然是沈念念和这个男人!“说了是你老公吧。”天啊,为什么一夜之间她就从妙龄少女变成已婚少女!

  • 女总裁的超神兵王最新章节

        超级兵王回归都市,再掀腥风血雨!傲娇总裁,清纯校花,甜美护士,妩媚空姐,温柔教师,均与他结下不解之缘!

  • 墟无塬最新章节

        岁月之河流淌了五十亿年,几近枯竭,河床隐隐显露颗颗卵石。八千万里星海在一个少年的神海。故事小白,情节多为:分歧、皱眉、不屑、奋起挥刀……

  • 烧尸人最新章节

        鬼,只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从来就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所以我选择来长业仪馆做一名烧尸工,就这样我做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直到某一天,仪馆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拉来了这样的一具尸体…
        那一刻,我开始了追求自我的解脱……渐渐的我发现,其实最可怕的东西,就在我身边。

  • MemoireEvita最新章节

        【物语系列·一】【前期治愈后期致郁】【主题:救赎】这个物语在黑暗角落的角落开始,在光芒的尽头结束,在寂静的尽头无声无息。他化作光芒消失在我的面前,连一声再见都不说,说好的承诺都已经消散。我也只有将他的尸体偷偷藏起。滴答滴答的钟在回响着,仿佛是要回到最初始的开头,最开始的起点。不,错了。消失的东西一去不复返,有新的东西总会消失,不会消失的就只有——活下去的意义还有对某人的回忆而已。

  • 血迹苍穹最新章节

        手握残血战苍穹智卷吾圣定碎天他傲视天地看破这世间之道,手握血剑残血,智卷圣书吾圣!丹武双修,立誓要成为这大陆第一人,站在这武道巅峰,成为那丹道至尊!血染的道路走完,那时候天际都被染红,看看少年如何爱恨情仇,血迹苍穹!

  • 大仙,快到碗里来最新章节

        大仙:“请问这位同学,同样都是九年义务修仙教育,你为何却如此优秀?”  “因为我十年寒窗苦读……”  “因为我偷偷地上了高中……”  “因为我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 剑断虚空最新章节

        少年秦湛身负血海深仇,被困仙门牢狱,受人欺辱。为报大仇,秦湛凭着父亲生前遗物,隐忍多年,暗自苦修。人分善恶,亦分高低。秦湛自入狱时便发下大誓,定要逃脱大牢,血刃仇人,名震仙门!

  • 都市之至尊狂少最新章节

        他,意外身死,在死神世界徘徊,终于他逆天归来,携一身惊天动地的能力,却发现自己的死亡不是意外,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而身负异能的他将会在现实世界中掀起怎样的惊天波澜?敬请期待

  • 魔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最新章节

        百里落嫣,堂堂的天医鬼杀,居然离奇地穿越成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纨绔。只是这原主混得貌似有点惨,居然连纨绔做得都不合格。于是某妞磨了磨牙,小拳头一握,小腰一拧:姐要为纨绔正名!从此后撩猫逗狗戏美男,没事炼炼神丹,契契神兽,采采娇花,顺便玉手搅风云,笑看天雷动。只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陪吃陪睡陪洗澡的宠兽某天会变成一个活人?嗯哼,只是还不等她伸手揩油,她便被人吃干抹净。某女扶着腰,欲哭无泪:“大爷的,姐的肚子到底是人是兽还是兽人?”

  • 地球环保系统最新章节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回收垃圾还能获得绿色能量值,看赵阳如何一步一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回收商……

  • 如是凤来最新章节

        论一条钢铁直龙的追妻路。她是下界的一只鸡,上天宫成了末等仙娥。她的终极目标——活的长久,平安喜乐。可惜天不遂鸡愿,她偏偏和他故去的未婚妻长了一张相似的脸。……“不知羞耻。”他脸色阴沉。“是,我不知羞耻,那关你什么事,和你有毛线关系?”她理直气壮。“你……”“你什么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可不是你未婚妻。”仙途漫长,微末的好,也能诱人陷入绝境。成神,成魔,皆在一念之间。

  • 开局一条小渔船最新章节

        华侨船长顾鲲,重生1994年。  这一世,他要粉碎索罗斯的金融风暴,当叱咤风云、纵横四海的海岛大亨。

  • 萌狐嫁到:千岁大人宠上天最新章节

        南燕大陆最高贵,冷艳,无情,冷血的九千岁,最近新得到一只小宠物,从此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要月亮绝对不会给星星!却不知这小东西所图甚大,它围在他身边,撒娇卖萌抛媚眼,一心想要将他拆吃入腹好修炼成仙。但怎么每次她一张嘴,最是会被他抓个正着?“嗷呜~”小东西张开嘴,再一次露出一排小米牙。男人眼睛一眯,瞬间回头:“怎么了?”“想......想刷牙......”她用尽办法想吃他,却不想变成人形后反被他吃定了……

  • 锦上添最新章节

        当名动江湖的妖女,藏身到了京城权贵的家里,原本以为从此可以高举白莲花大旗不倒,过上寄人篱下的完美生活。    他人欺我,忍了;他人辱我,认了。谁让我拿的是娇弱无力的白莲花剧本?    可是这世上为何总有人跟她这朵小白莲过不去?    如花美男,包藏祸心;翩翩公子,腹黑无情。动我的钱,定我的亲,竟然还想要我的命?    如今之计,也只有晓之以剑动之以刀了。    一朝锋芒出,妖魔鬼怪皆退

  • 神秘爹地请接招最新章节

        四年前,她被渣男渣女设计。
        四年后,她携子归来。
        这才知道,四年前和她一夜荒唐的男人,居然是传闻中神秘尊贵的商业帝王。
        她转身立刻就想跑路,却被男人霸道拉入怀中,“小东西,孩子都生了,还想跑?”
        一旁围观的缩小版的他笑眯眯的道:“妈咪,你先等一下,我去偷了爹地的家产再一起跑路。”
        他:“……”
        都说商业帝王陆司琰高冷尊贵,狠厉凉薄,却独独把他孩子的妈宠上了天,甚至,连命也能豁出去!

  • 诡秘之主最新章节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为了整个社会的安定,为了彻底瓦解操控社会命脉的腐肉。

    本章内容提要:
    ...    寝殿之门犹如千斤巨石一般移动迟钝,一扇门,一刻恍若隔世,一刹之间不由心智压抑的心绪最为真实。     风月久在那一瞬间所想便是,如果进来之人是央君临,那她的全盘计划便会被打破,她还将留在宫中,留在他的身边。     门后之人终于现身,是轻烟带来了小寿子。小“瘦”子果然人如其名,瘦瘦的小小的,看去便是一副唯唯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