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惊目注视央君临,她此刻竟不知自己心中该做何思想,只是留在这里,还是央君临趁着自己有事请求想蹬鼻子上脸。

    风月久一言未发,央君临却已看明白她的所思所想。

    “太子妃的脚伤成这个样子,难道还想自己走回芙笙殿吗?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央君临忽地问道。

    “没事啊,我可以走。”

    风月久说罢一赤脚伸下床,没踩中地,却踩中了央君临突然伸来的鞋面。风月久小惊抬头,央君临扶住她的肩膀转过她的身体,二人之间,无声却有万般心念相视。

    “最后一个要求,之后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风月久开始心生恐惧,紧张丝丝流露,从凝视央君临的眼神中,从紧握住的手心。央君临果然要威胁她吗?威胁到极致,迫不及待想得到她。

    “什么要求?”风月久的声音有微微颤抖。

    风月久抱定了心思,如若央君临的要求如她所料那般过分,她绝对要给他两巴掌让后扬长而去,留给他一个万般不屑的背影。但若有一分可能不是,风月久便要好好考虑。

    “吻我……”

    央君临满目严肃,风月久却忍不下去了,一个吻本生就够过分了,谁知道他会不会有下文。风月久蓦地双手抓死央君临的衣襟,眼中的愤怒已不言而喻,就差出手一刹。

    “只吻一下。”央君临沉着说道。

    风月久的愤怒目光恍惚一闪,手上的力道也一刹缓去。只是一个吻并不代表什么,用央君临的话反击,那就是又不是没吻过。

    此个交易,风月久有心接受。

    风月久抓紧央君临的力度又一次加大,她稍稍仰头,一点一点靠近央君临,似是神情相望的情到浓时的气氛。

    风月久靠近央君临几乎只有一寸相距,但一切并没有自然而然地发生。终究,风月久做不到此事,她一手松开央君临,用自己的唇一吻手指,进而按在央君临唇上。

    风月久的指尖按在央君临唇上许久,央君临的眼中乍露一丝惊讶,确实惊讶,风月久所给的隔空之吻,确也是吻。

    风月久注目凝神,她紧张的一个心悬吊着剧烈跳动。她费尽心思的敷衍能否获得央君临的认同,只在他一念之间。

    二人似是定住许久,夜色凉,烛火朦胧,目光之间近则咫尺,远则天涯。

    风月久屏息欲绝,央君临终于有所行动,他抚上风月久的手掌,转向印到她的唇上,一言说道:“这才完整。”

    央君临松开风月久的手,她却迟迟僵愣,听央君临那样说,莫非他认同了自己的吻?

    风月久滞神凝思不动,当她回神过来时,却看见央君临开门离开了寝殿,他离开,是不强求不强迫的意思吗?

    风月久松懈全身的紧张感倒在床上,一松气,她这才想起自己吻过了央君临,可还没跟他提自己的要求呢。

    风月久乍一下从床上坐起,正想出门去找央君临,脚才碰地,她便听见外面传来琴声,沉声而起,行如清风流水,声声有绪,落落有思。

    风月久似是被琴声牵引一般,身不由己,往寝殿门而去。风月久扶手门上,从门纱之间望见央君临,他端坐门外,膝上放琴,指尖撩拨琴弦,送进风月久耳中的琴声婉转悠扬,急如坠雨,缓若和风,渐消缓散,曲终音绝。

    一扇门,风月久注目凝望门外许久,也寂静了许久,央君临终于起身,他稍显落寞,或许是因为风月久并没有从寝殿内出来。

    央君临转身正欲离开,却听身后门开之声,央君临一刹顿步,心有所起。

    “太子殿下!”风月久一声呼唤。

    央君临缓而回身,风月久脸上浮现全然真实的笑容,夸道:“太子殿下弹得真好!”

    央君临沉溺在风月久的笑颜中,多渴望此情多停留一刻,一刻也好,他能够静静凝望风月久,而她也待自己真心而笑。

    “但是太子殿下……”风月久蓦地严肃下来,央君临随之紧张起来。

    “我其实不只是想听殿下您弹琴而已……”

    “那还有什么。”央君临问。

    风月久面对央君临已经能与做到沉着冷静,至少在请他弹琴一事上,风月久已然有恃无恐。风月久想好了一切,就差跟央君临开口,而央君临承诺过,只要一个吻,什么都答应。

    “其实我本来是想约太子殿下明日在灵犀亭见面,到时候再请殿下弹奏一曲的。”

    风月久说起灵犀亭,央君临自然有所多思,这几日,他在灵犀亭见过宫锦瑟两面,而风月久今又说到灵犀亭,会否是她有什么察觉而误会?

    “为什么是灵犀亭?”央君临问。

    “因为我听说太子殿下以前都是在那里练琴的,而且那里又有美景,很适合幽会不是?”风月久挑眉若有意,央君临却不曾想到那个层面,只因她一句话而无法拒绝。

    央君临应下风月久,二人相约戌时灵犀亭见。

    风月久计划成功了一半,瞬间觉得心思轻松,她稍稍打了一个哈欠,困意袭来。

    “太子妃进去休息吧。”

    “好!”

    风月久势欲转身,却又顿止对央君临说一句:“太子殿下,无论明晚是什么情况,答应我,一定要谈弹完一曲好吗?”

    风月久凝目若有深意,央君临不禁思索,却做不到不答应她的请求。

    静然一夜,细雨飘飘,涤尽世间尘埃,清明一日早晨又至。

    风月久安睡一夜,一早便醒来,穿着齐备,风月久急急忙忙便想离开。可她才从寝殿开门出来,福公公便挂起一脸笑容往她小步跑来。

    “太子妃醒了,昨夜睡得可安好?”

    “好,你们太子殿下呢?”风月久四下一望问道。

    “这几日各地上报政务繁杂,殿下每日早出晚归,今日也是,天还未亮便去了宣政殿。”福公公又略带哀伤之感。

    “这样啊,那真的很辛苦。”风月久有心想却似无心一言。

    “殿下真的很辛苦,不过如果太子妃多体贴殿下一些,殿下他应该舒心很多。”福公公又笑而言。

    福公公一言惹得风月久些许不满,虽说她心里清楚自己确确实实对待央君临不很体贴,甚至很多时候很不体贴,可被福公公这么一说,风月久如何都不能欣然接受做出改变。

    “福公公觉得我不体贴,那你倒是去体贴你们殿下呀!”风月久了略显不满说道。

    “奴才本就很体贴殿下,可奴才的体贴如何能有太子妃的体贴相较,太子妃可是殿下枕边人,心中人,而奴才只是奴才而已。”福公公稍稍显得一丝苦涩口气。

    枕边人,心中人,风月久不认为自己与央君临是这样的关系。同时,风月久也对福公公的苦涩有所感知。

    “福公公这话就不对了,你怎么说也跟了你们殿下有十多年了吧,虽然主仆有别,但我相信,福公公对太子殿下而言绝非可有可无的奴才,你自己呢,也不应该妄自菲薄!”

    风月久一番话听得福公公感激涕零,虽然他是太子身边的內监,可也就只是一个小太监,本来就是不完整的人,又是奴才,从来也被人看不起,可今日,风月久的一言深深感动了他悲苦的心灵。

    “太子妃,您对奴才说的话,奴才一定谨记在心,绝不妄自菲薄,我也一定好好伺候太子殿下,还有太子妃您!”福公公双目含泪说道。

    “行行行,福公公的忠心我都明白,不过你伺候好你的殿下就够了!”风月久说那番话的意思并非要笼络福公公的心。

    “奴才一定替太子妃伺候好殿下!”福公公仍然纠结于此。

    “好好好!”风月久也不想打击福公公一颗忠诚之心。

    风月久离开了正殿回往芙笙殿,她已然替宫锦瑟铺好了所有的路,剩下的就待今晚,看宫锦瑟与央君临二人如何,那一场属于一个人的暗恋是何结局。

    风月久还想着宫锦瑟能向央君临表白心迹,也想或许央君临会接受宫锦瑟的爱,也接受她这个人。

    一想到此,风月久不禁心中泛起一丝愁意,微微堵塞的心跳,仿佛她真心所愿并非如此,可这微弱的心念,她并不明白。

    “反正一切都看宫姑娘了,”

    风月久一整日心不在焉,似是有所心忧又似脑子一片空白,莫名其妙地食无味,话无力。

    终究,一日缓缓而过,从天明到黄昏,又从黄昏到入夜,风月久的心也越发紧张了,不知自己的计划有否成功。

    风月久静静坐在寝殿内,桌上还摆着榛子酥和核桃糕。风月久一手抓一块,吃着却没有平日的味道了。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墙边挂着的鹦鹉突然喊道。

    风月久的死气沉沉乍一下被打破,她回头惊望寝殿门,连个鬼都没飘进来。风月久蓦地失落,起身走向鹦鹉,狠戳着它说道:“太子殿下你个鬼啊,你再敢瞎叫唤我就把你烤了吃!”

    “不要啊,不要啊!”鹦鹉求饶道。

    “怕死还多嘴,也就你了!”风月久对鹦鹉万般无奈。

    风月久不再狠戳鹦鹉,她敛去所有怒意,又稍显落寞地问鹦鹉,道:“破鸟,你说我这么做对吗?”

    “对!”鹦鹉随口一学。

    “你也觉得对,我也觉得我这样做是对的,不管太子殿下和宫姑娘最后如何,至少……”

    风月久话到嘴边,纵使她察觉自己心中有所不对劲,但她仍坚信自己的做法是对的,她并不是抱着推走央君临而自己清闲无忧的心态,而是真心想帮助宫锦瑟圆梦。

    “反正,也跟我没关系啊!”风月久嘴角流露一丝笑容,却是实实在在的苦笑。

    眨眼一刹,琴瑟和奏之声飘扬而来,隐隐约约,似有若无,风月久费尽心思的计划成功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章 只求一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章 只求一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章 只求一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四十章 只求一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章 只求一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王者天下之无敌兵王最新章节

        一场血案之后一名小人物,卓不凡物霸道崛起,国家仇,兄弟恨,在一次次的血雨腥风之中不断捍卫着自己的尊严。在乱世之中成就一翻霸业。看小人物如何逆袭成功,成就自己的王道!

  • 都市狂尊最新章节

        小小修真者坠入凡尘,摇身一变高富帅。美女不要多泡,有一腿就行。富二代不要招惹太多,一堆就行。当个医生治百病,做个道士抓抓鬼。读书当扛把,狂踩异能者,蹂躏吸血鬼,暴虐忍者,力压古武者,看他如何在红尘之中突破枷锁,破碎虚空,证得真仙!

  • 神医小农夫最新章节

        美女,我吃你豆腐,不是我有这个癖好,而是为了治病,来,喝了这碗大补津汤,什么?黏黏的恶心?这可是救你的良药,要收你一万八的,不白喝……山村小子携太清医术勇闯花都,让爆美寡妇二次发育、替清纯白领缩胸,为熟女少妇治不孕……

  • 霸道宠溺:总裁大人是恶魔最新章节

        “你就是个畜生!人渣!强奸犯!衣冠禽兽这个词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为了妹妹的婚礼不留瑕疵,何艾琳一再隐忍,没成想却被杜浩轩这个魔鬼给毁了清白。  “谢谢夸奖,不过你放心,我们的好戏才刚刚开始。”正是因为这个伪装清纯的贱女人,才毁了自己的爱情,杜浩轩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  一场颠倒黑白的诉讼,一个充满阴谋的协议。何艾琳真正掉入了杜浩轩这个魔鬼的陷阱里。

  • 晚嫁将迟最新章节

        一个男人从小就爱着一个女人,可惜这个女人越长越歪,越长越别扭。
        老子被你气的心肝肺都疼。
        没有呀,没有啊,我没感觉。
        作者会摸、会爬、会滚、会打、外加会卖萌,玻璃小心肝,尽请蹂躏,求收藏,求评论。

  • 完美剑道至尊最新章节

        上古传承九大天道,金、木、水、火、土、生命、毁灭、阴、阳。
        传言只要悟通一种天道,即可成为道祖之永恒的存在。
        且看纪云如何在道基被毁,一步步的走向天道之上的那无上至尊之路,融合九大天道,臻至完美至尊,成就不灭之体!

  • 魔鬼传奇最新章节

        一句话介绍:东西方异能者与妖魔鬼怪的故事。  两句话介绍:星球人间,东西方异能者与妖魔鬼怪的故事。  三句话介绍:十X本完本VIP作品,虾虽小众,但属精品。  PS:借用地球的部分结构套用在星球之中,本书描写的星球,名字就叫星球,绝非地球。http://www.bqg3.com

  • 七品盗仙最新章节

        古有七品芝麻官,今有我七品盗仙!七品?那是谦虚、低调的说法!在我张小北这有句真理,那便是:盗一盗,十年少!

  • 妖孽仙尊在都市最新章节

        上一世,我登临宇宙之巅,俯瞰众生如蝼蚁。这一世,我重生归来,再战九霄,必定踏破苍穹。且看,渡劫仙尊重生都市,如何快意恩仇

  • 医妃倾城:王爷别乱来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中医才女。医术在手,天下我有。
        “王妃,今夜该就寝了……”
        “别啊,爷…求放过……”

  • 白发将军俊俏妻最新章节

        一场大火,她成了孤身一人。他是戍守边城的将军,一夜白发,众人唏嘘。她是悬壶济世的大夫,为他诊病,坠入爱河。她身世离奇,父亲母亲一夜被杀,在追逐真相的路上,几次差点丢了性命,定国侯,长公主,太子,皇帝……每一个人都是她的敌人,好友被害,她怀着身孕依然坚持为朋友报仇。唐门之子被杀,她亲手断了敌人的性命,一个“义”字让她奔波,一个“家”字让她怀想,到最后,陪在她身边的,只有他,我的白发将军。

  •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英国归来,她原是让那些害过她的人,好好忏悔,却不成想,坏了他的好事儿。他是北方十六省最尊贵的公子哥,督军府的大公子。他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吐气如兰:“坏了我的好事儿,该怎么赔我?”她拿着刚..

  • 智能之下最新章节

        无限能源的秘密早被揭开,无尽的星辰大海已触手可及。    可就在人类试图朝着更远大的目标前进的时候,他们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个名叫人工智能的无形牢笼所禁锢。    人工智能阴影下的人类,就像古时候的牲畜一样,被圈养着,似乎永无出头之日......    然鹅,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伟大而又睿智人工智能几乎满足了人类所有的物质和精神需求。在它的统治下,无论多么废材的人都拥有幸福生活下去的权利 。    竺林,一个被人工智能包养,正幸福快乐生活着的年轻人,因为一次交通意外,被人发现是异能者。    从此以后,竺林被迫成为了一名脱离低级趣味,并致力于维护人工智能统治的苦逼公务员。

  • 上邪最新章节

        傅九卿心里藏着一个大秘密,自家的媳妇,是他悄悄捡来的……世人皆知,衡州城内的傅家,富可敌国,偏偏后嗣不争气。嫡长子早逝,二子纨绔,三子食色,四子痴傻。老来子傅九卿是庶出,也是个天生的病秧子。人人都说,这傅家上辈子怕是造了孽。靳月不愿意嫁入傅家的,可父亲下狱,她一个弱女子又能如何?只是嫁过去之后,传说中的病秧子,好似病得没那么严重。尤其是折磨人的手段,怎么就……这么狠?某日,靳月大彻大悟,夫君是只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我心三分:日、月与你。日月赠你,卿尽(靳)天下!——傅九卿。

  • 金童记最新章节

        大周皇室传至第三代嫡系凋零,旁枝繁茂,泰安帝膝下无子,惠国方丈向吾皇进言,皇室子孙缘薄,需寻一对金童进宫引福招子。东海郡公府一对龙凤双生子受诏入宫......

  • 一胎双宝:慕少你老婆跑了最新章节

        慕少凌,慕家高高在上的继承人,沉稳矜贵,冷厉霸道,这世上的事,只有他不想办的,没有他办不到的!本以为生下孩子后跟他再无关系,岂料五年后,男人拖着两个萌宝强硬的把她壁咚在员工宿舍楼下,众目睽睽!

  • 娇蛮丫头闯江湖最新章节

        仗剑江湖,有大侠男友傍。

  • 三生三世之阿善姑娘最新章节

        阿善乃苏清漪之后,从小聪明可爱,深得大家喜爱……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惊目注视央君临,她此刻竟不知自己心中该做何思想,只是留在这里,还是央君临趁着自己有事请求想蹬鼻子上脸。     风月久一言未发,央君临却已看明白她的所思所想。     “太子妃的脚伤成这个样子,难道还想自己走回芙笙殿吗?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央君临忽地问道。     “没事啊,我可以走。”     风月久说罢一赤脚伸......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