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君临倒是一本正经说出这话,听得风月久愕然一脸,一心溃崩。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央君临能说出这般不知羞的话来,虽然事实如此,可这话实在听得风月久恨不得将央君临按进浴桶淹死。

    “奴,奴才先告退了。”

    福公公一出声,风月久更加羞煞难当,一整张脸红得发烫发火。身后浴堂之门关闭,风月久迟迟滞神,满面火热。

    “太子妃还要拖延到何时,等到水凉吗?”央君临一声冷厉提醒。

    风月久猛地回神,她怒目直视央君临,他如此胁迫自己实在惨无人道,过分至极。但那又如何,风月久丝毫无惧,不就是宽个衣,正如央君临所说,他还有哪里她没看过?

    风月久即便如此鼓舞自己,但一想到那句“还有何处没见过”,她就恨不得撕烂央君临这张出言尽随己意的嘴,以及无论是何尴尬都与己无关的冷漠脸。

    风月久走近央君临,双手搭在他的腰间,狠劲一扯就扯下他的腰带,紧接着,双手齐上,丝毫没有温柔体贴,而是狠扒狠脱,三下两下就让央君临上半身赤条条地呈现。

    风月久才不顾央君临身为男子轩昂伟岸的身躯有多诱惑,她心里只有恨,只有怒,只有怨。风月久狠手一伸抓到央君临的裤子,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当日所见,风月久瞬间失力,怎么都无法褪下央君临这一层遮掩。

    “自己脱!”

    风月久一怒转身背对央君临,央君临也不做为难,他自行解去下装,往浴桶过去,掩身水下。

    “太子妃可以转身了。”

    “不转!”风月久忍不住撒怒道。

    “方才衣着太厚,未能舒展全身,这会儿还请太子妃继续。”央君临从容道来。

    央君临的话平平稳稳传到风月久耳中,撩拨起她心头的怒火可不止一星半点。风月久怒而回头,像是去往一刀毙命有仇恨无重深之人的架势往央君临身后冲去,风月久双手落在央君临肩头,一股狠劲从脸上爆出,下手依旧分得轻重。

    “怎么样太子殿下,舒服吗?”风月久在央君临背后恨得龇牙咧嘴, 央君临竟偷着一笑。

    风月久按了不多时,手臂稍稍有些酸,央君临突然将手中之物抛向她,说道:“还劳烦太子妃为我搓背。”

    带水的搓背巾打湿风月久身前,风月久紧紧揪死在手中,央君临背离浴桶,她一上手,猛力来回狠搓几下,力劲惊人,央君临明显感受到自背后而来的痛感。

    央君临忍痛不言,风月久及时从愤怒中缓回,可她还是看见了央君临背上一道道红丝伤痕,明显是自己一时冲动,搓过头造成的痕迹。

    风月久不禁轻抚央君临背后,她方才一刹确实怒不可遏,但不料竟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印记,她甚至觉得看着都疼。

    “太子殿下你是不是傻啊,痛不会喊吗?”风月久略显关切地责备道。

    “不疼。”央君临道。

    “嘴硬,我要是一不小心把你搓死了可怎么办?”风月久气不过。

    “太子妃这不是谋害亲夫还未成吗?”央君临竟在此凝重气氛下打趣道。

    “你是谁亲夫啊,臭不要脸!”风月久极显得不满将搓巾往前一扔,起身便往浴堂外走。

    风月久站在浴堂之外,气愤久久消散不去,除了因央君临对自己的使唤之外,她心里还有一气,却被更为明显的怒气隐藏。

    “这太子殿下有毛病吧,真是搞不懂,痛死也活该!”风月久嘴上怒言,心里却更有丝丝不安窜动。

    风月久怒气冲冲埋怨了还没几句,便看见那边福公公提着一桶热水过来,他停在浴堂前,轻声问:“太子妃怎么出来了,殿下不需要伺候了吗?”

    “你的殿下淹死了!”风月久一怒之下气道。

    “什么?”福公公惊吓一急,一桶滚烫热水脱手全倒在了风月久脚上。

    风月久踮跳着受烫的脚,福公公确实惶恐只顾跑进浴堂。片刻安静,或许是风月久只顾脚上灼痛而不闻其他声响。

    “太子殿下你怎么了?”

    福公公一声惊叫从浴堂里传出,清晰地穿过风月久的耳朵,她不信自己随口一句诅咒能成真,但她依旧着急不待地转身跑进浴堂,每一步都疼。

    “太子他怎么了?”

    风月久飞急跑进,一把推开拦在浴桶前的福公公,可眼前所见是再正常不过的央君临,没死未伤,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倒是风月久,凝眉焦躁,显得很急迫紧张。

    “殿下没事啊!”

    风月久双手扶着浴桶,她转头一看福公公,只见他冲自己一笑便转身走来,风月久再转而看向央君临,他恍惚躲开自己惊疑的目光,风月久瞬间明白,她被耍了。

    “太子殿下你们耍我玩有意思吗?亏我一世英名……”

    风月久实在不想说出这句事实,她的一世英名,竟然在今儿一日全毁在央君临手下。像个奴婢被他使唤东使唤西,虽说他是太子,可风月久也曾是呼风寨呼风唤雨的少主。这一会儿,他又联合福公公吓唬自己,玩弄自己的良善之心。

    风月久心中有怒,她不敢伤害央君临,但又一定要泄气,风月久选择最无力的方式,她捧起两掌心的水泼在央君临脸上,叫他所料未及,避之不及。

    风月久冲着擦拭脸上水渍的央君临一“哼”声,转身走动才觉得双脚被方才一砸一烫伤得不轻。央君临擦去眼上的朦胧水滴,便看见了风月久稍显怪异的走姿和停步。

    “你的脚怎么了?”央君临心有所忧,并不只是一问而已。

    风月久一步停顿,满是怨气的一脸回头,正要说道:“没怎么……”

    风月久一瞪目一闭目,静夜悄然无声,风月久心中愤恨怨怒犹如真火燃烧,烧尽心肝脾肺肾,一切思想,所有心绪。

    风月久垂头杵在原地并不太久,如雕刻,又如僵尸。央君临匆匆从水里出来,随意穿着便着急走向风月久。

    “你脚到底怎么了?”央君临的语气关切而急促。

    “没怎么。”风月久拖拉着一声,眼皮跟粘上了似的睁不开眼。

    既然风月久不说,那央君临便像她选择我行我素,他趁着风月久为方才所见不愿睁眼,便一把将她抱起。风月久蓦地觉得身体倾侧而倒,睁开眼一慌便下意识扶住了央君临的肩膀。

    “你干嘛抱我,放我下去。”

    风月久推着央君临的肩膀,但身体却被他抓控着无法逃脱。央君临一路抱着风月久回到寝殿,风月久怕引人注意便没出声,渐渐的,竟也不那么排斥被央君临抱着,甚至,这种感觉,会叫人沉醉。。

    风月久不禁回想到大婚当日,央君临救下逃跑时失误从高处摔落的她,那时,央君临淡然冷漠,而此刻,他微蹙眉头,是在为自己紧张吗?

    到了寝殿,风月久平静下来的心才又惊起波澜,央君临抱着她径直往床走去,她难免有所担忧。

    风月久防备着一颗心,央君临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脱去她的湿鞋湿袜,双脚脚面已然烫得通红脱皮。

    风月久清楚地记得被滚烫热水浇在脚上的感觉,却不知会烫得这般严重。风月久稍瞥一眼央君临,他的眉头深皱,尽显焦灼。

    央君临将托着的风月久的脚安放床上,起身便往寝殿门匆匆走去。

    “你待着别动。”央君临回头一句嘱咐。

    央君临离开寝殿,福公公立马迎着他过来,见央君临焦急模样,福公公也跟着着急起来。

    “殿下有何吩咐吗?”

    “太子妃脚烫伤了,宫里有烫伤药吗?”央君临问。

    说起烫伤,福公公立马想到在浴堂之外他一着急将一桶滚烫热水倒在风月久脚上之事,太子妃烫伤可轻可重,福公公一颗心揪得死紧,赶紧回道:“有有有,奴才马上去取来。”

    福公公一刻也不敢怠慢,飞奔着去取药又飞奔着回来将药交给央君临,福公公心里有满满负罪感,正想在央君临面前承认错误。

    “殿下,太子妃烫伤,奴才……”福公公稍有扭捏,央君临却不能再等他拖拖拉拉将话说完。

    “有事之后再说。” 央君临带药跑回去寝殿。

    空荡寝殿内,风月久一人坐在床上,双手抱着双膝。脚面还红着,灼热之感已然退去不少,虽然稍有褪皮,但还好并不算太过严重。

    “我可怜的脚啊!”

    风月久稍稍动着指头,丝丝疼痛残留脚面,牵动整个人感觉并不太舒服。风月久并不是一个怕伤怕痛之人,从小到大,她都是跟寨子里兄弟满山遍野跑,她甚至比男孩子还坚强。

    央君临跑进寝殿,风月久不自主朝他一望,略显焦急的模样,是在乎与关心的表现。风月久至少还懂一个人真心关切另一个该是如何,央君临此刻便是。

    央君临捏着药瓶走到床边坐下,风月久注目凝视央君临,蓦然心生愧意,央君临着实时真心对自己付出了好意,可注定自己无以还报。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忍。”

    药粉洒落风月久烫伤脚面和脚踝,确如央君临,有点疼,丝丝疼痛牵扯着心,牵连的痛分明不止如此而已。

    “谢谢太子殿下。”风月久低首真心道出一句感谢。

    “今晚留下。”

    央君临忽地毫无预兆地来了一句,霸道却温柔,风月久稍稍惊目抬起,望向从始至终专注于她脚上烫伤的央君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师父,请自重最新章节

        重活一回,逆天改命,修仙大道,大杀四方,傲然于世……不对,打开方式错误,正确的打开方式是:修远:“徒儿,饿吗?”夏末初:“不饿。”修远:“徒儿,渴吗?”夏末初:“不渴。”修远:“徒儿,累吗?”夏末初:“不累……我都说不累了,你干什么!”修远:“我累。”夏末初:“那你抱我做什么!”修远蹭了蹭她的小脸,惬意眯眼:“心累,抱着你可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夏末初小脸一黑:“师父,请自重!”

  • 不死玄尊最新章节

        一个少年,天生绝脉,十年寸功未进。他从岐山走出,凤鸣岐山,搅动天下。一路来,他征战四方,机遇不断,一路来,他睥睨纵横,桃运连连。清新可人的邻家碧玉,娇媚动人的天下神偷,果决高贵的魔教圣女,端庄大方的皇家公主,侠义心肠的宗门侠女……

  • 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最新章节

        他用三年的时间疼她入骨,当她终于敢鼓起勇气向他告白的时候,他的一句“你不配”让她彻底死心,可是为什么当她决定放弃这份感情的时候,他又说:“倪洛嫣,你是我的命!”廉森,一个在全世界范围内嗜血冷傲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但是如此嗜血冷魅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他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倪洛嫣他等了她九年,疼了她三年,到头来却等来她一句“你就是个魔鬼!”他咆哮大吼:“我是魔鬼?倪洛嫣!你有见过一个魔鬼把你捧在手心,拿命疼的吗?!”倪洛嫣瞬间懵了……他视她为骨中骨,肉中肉。爱到万劫不复,爱到相思入骨。前世,他疼她入骨;今世,他宠她如命,倾尽所有!只愿许她一盛良辰美景……

  • 攻妻不备:霸道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

        霸道总裁食草系,很清纯?得了吧。顾浅浅说:“我请你吃冰淇淋。”简歆爵微微一笑,说道:“好啊,那么作为谢礼,我请你生猴子。”顾浅浅小脸一皱,烦躁地说道:“别碰我。”简歆爵不开心的说道:“你应该拒绝我三次了。”顾浅浅抓狂,吼道:“还不是因为你!我第二天很痛!”转天,某只总裁坐在书房,一本正经的戴着眼镜学习着,还时不时的记着小笔记,旁边放着几本书,书名分别是《HOWTO做爱做的事》、《O爱技巧》。

  • 穿成奔五渣男最新章节

        现代未婚帅哥聂冬一朝穿越,直接穿成儿孙满堂的老侯爷。rnrn但这位老侯爷的人品却渣的天怒人怨,渣的令人发指!rnrn吃喝嫖赌俱全,家里小妾成群,更把嫡妻活活气死……rnrn试问聂帅哥如何适应古代渣男生活?rnrn聂冬:适应个屁,哥来之前芳龄24,现在变48,还外带几个大胖孙子!哥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来干嘛的!╯‵□′╯︵┻━┻rnrn本文别名:《最美不过夕阳红》。鼓掌!

  • 怦然心动: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

        季涵诺的字典里没有爱情,她的世界只有仇恨;她甘愿委屈自己,嫁给了冷氏集团的花心总裁冷子墨;满城哗然,却没有人知道,这场婚姻不过是一场算计;季涵诺以为,她算计了冷子墨,可事情的真相却让她大吃一惊;那一晚,在床上,他将她吃干抹尽;“你快把衣服穿上。”季涵诺恼羞成怒,继而又小心翼翼的问,“昨晚,我们……”“昨晚?”冷子墨似笑非笑的看着捂着脸的季涵诺,“昨晚当然是做我们爱做的事了。”

  • 不良商妃:殿下滚远点儿最新章节

        简介:重生成商户之女,父母早亡,偌大的家产只在她一个人的手里,眼看着所嫁非人,家业将分,她怎么能忍!于是,翻手间复待嫁之身,遂握一家家权,又得皇家钦赐……一介商户之女摇身一变,竟成了一方县主。她不过是想要顺顺心心的过日子,可过着过着突然有人和她说——一家之主,一方之权,一国之地,都是一个道理。她一下子不顺心了……

  • 农家小娇娘最新章节

        何家老三一家为了小儿子的病症奔波,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双双遭遇洪水去世了,留下一双儿女,女主恰巧穿越到何玉真身上,祖母重男轻女,又认为亲弟是灾星,叔叔伯伯们虎狼环绕,企图瓜分老三家产。    何玉真假意许配于闻彦,操持家务,抚育幼弟,只不过假相公最后竟变成真良人。    穿越女主手握空间法宝,智斗祖母等烦人亲戚,置办家产,享受美食,还有一只乖乖的郎君在身边,农家小娇娘逍遥古代的悠闲生活。

  • 盛世娇女最新章节

        她抛下女子闺阁礼德,与他私相授受,两厢情愿却是难得成全,战事忽至,他领兵出征,再回来,她已作他人妇,究竟是谁负了衷心,无可奈何之下,能否再执手相对,共渡半生姻缘

  • 桃运小医仙最新章节

        29岁的处男秦奋还是一个大龄剩男,人说30而立,秦奋快30了依旧一无所有,自从捡了一本《黄帝易经》以后,就开始走上了超级神医的人生。

  • 误惹腹黑大boss最新章节

        走错房,她惹霸道强势陆大总裁。从此以后,小三刁难,有他帮忙!继母作怪,有他收拾。唯一的条件,他跪下来,掏出戒指:“嫁给我,爱我,一生一世。”原本以为是各取所需的婚姻,婚后,他却将她宠到天上去。

  • 总裁的佛系翻译官最新章节

        佛系宅女张小品,自大学到现在网恋六年,自以为远在异国的恋人是梦中的王子,却不料等到终于可以“千里送”的那天,才发现自己六年的时光,却错付给了一个早已经有了两个老婆的渣男。傲娇总裁陆翔升,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毕业后便与门当户对的女友订婚,回国后执掌家族企业原陆集团,并且成功使其上市,近年以其独到的眼光,将企业重心瞄准了新能源开发项目。一个是为了男友苦心选修了稀缺语种的翻译官,一个是出国后才发现自己培养的翻译官竟然完全歇菜的总裁。两人在异国相遇,又在回国后因为“供需”关系重逢。总裁威逼利诱下的一纸“卖身契”,逼得张小品从此上了贼船。诸位看官坐好,这艘逗逼小船,自此正式起航……

  • 娇妻要抱抱:权少的甜心宝最新章节

        “从今天起,你是我的。”成人礼那晚,她被眼神凌冽的他堵在墙角强吻。叶西见看着他松散领带下性感的喉结,心跳如擂:“可我们是兄妹。”他是商界帝王,是帝国只手遮天的狠戾人物,是帝国之内所有适龄女性梦寐以求想嫁的男人,可这个人,是她哥哥。“没有血缘关系,算什么兄妹?嫁给我,我宠你。”叶西见不知道,自打她进了蓝家大门,蓝六少心里就揣着一个想法,宠她,往死里宠!对她的味道,他食髓知味,贪得无厌!公布婚讯之后,记者采访蓝六少,“请问您对叶小姐……”“叶小姐?不好意思,我只认识蓝太太。”

  • 神级败家系统最新章节

        只有败家才能活下去?这特么太丧心病狂了吧?不过我喜欢!

  • 福妻满满:农家小王妃最新章节

        陆欢颜没有想到自己一朝穿越,竟能有如此奇遇?成为陆家最受宠爱的小女儿,和前世的孤苦冷清不同,这一世她获得了来自家人最纯粹的爱。可是这家也太穷了吧!穷的让她掩面长叹,不过对上疼爱自己的爷奶父母,她用百宝空间带他们过上好生活,绝不会让他们再受一点委屈。只不过,家人太良善也是个问题,莫名其妙地救回一个男人,他们就让他住下了?这还不算,竟还要让她嫁给他?她不是他们最疼爱的小乖乖了吗?!

  • 当灾最新章节

        古人常云:世间有三災,一曰洪災、一曰旱災、一曰疫災,皆因災兽现世,引异象乱华,不过每有大災降世,亦有能人异士下山,驱逐災兽,还天下太平。  然,今世道突变,旱魃现世,三災降临,百姓疾苦,民不聊生,一名年轻的修道者横空出世,为了对抗三災,他以万众立命,以百姓立心,以剑法入道,修仙道,立道心,平乱事,救災民······  只是这道士耳边却时常传来那人激昂癫狂的话语:“沐辰,你的道心还需再悟啊,还?

  • 契约娇妻:新婚老公,此条禁止最新章节

        意外坠楼,失去记忆,闺蜜背叛,舆论压力,逼得她走投无路,不得不另寻靠山。苏茶以为自己找了个好靠山,有颜又有钱,还没有怪癖,这样的男人简直太完美,她利用这个男人绊住了媒体,打压了塑料姐妹花,赚的盆满钵满。转身要走的时候,也不能顺遂了!那个美男居然要她给他生个孩子!苏茶白眼一翻,“你不是不能生?”某男脸黑,“之前我不想,现在,你逃不掉了。”

  • 邪王独宠:狂妃逆翻天最新章节

        苏语安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候倒下,穿越重生,变成四大世家之首的庶出千金。说她是人人欺负的傻子?好,她这个傻子就要踩在所有人头上,变成权倾朝野,威震四海的摄政王妃。
        侍卫来报:“王爷,娘娘和邻国十万大军打起来了。”
        穆敬辰立即扔下手中的兵书:“马上带军医随行,能救几个战俘是几个。”

    本章内容提要:
    ...    央君临倒是一本正经说出这话,听得风月久愕然一脸,一心溃崩。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央君临能说出这般不知羞的话来,虽然事实如此,可这话实在听得风月久恨不得将央君临按进浴桶淹死。     “奴,奴才先告退了。”     福公公一出声,风月久更加羞煞难当,一整张脸红得发烫发火。身后浴堂之门关闭,风月久迟迟滞神,满面火热......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