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君临倒是一本正经说出这话,听得风月久愕然一脸,一心溃崩。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央君临能说出这般不知羞的话来,虽然事实如此,可这话实在听得风月久恨不得将央君临按进浴桶淹死。

    “奴,奴才先告退了。”

    福公公一出声,风月久更加羞煞难当,一整张脸红得发烫发火。身后浴堂之门关闭,风月久迟迟滞神,满面火热。

    “太子妃还要拖延到何时,等到水凉吗?”央君临一声冷厉提醒。

    风月久猛地回神,她怒目直视央君临,他如此胁迫自己实在惨无人道,过分至极。但那又如何,风月久丝毫无惧,不就是宽个衣,正如央君临所说,他还有哪里她没看过?

    风月久即便如此鼓舞自己,但一想到那句“还有何处没见过”,她就恨不得撕烂央君临这张出言尽随己意的嘴,以及无论是何尴尬都与己无关的冷漠脸。

    风月久走近央君临,双手搭在他的腰间,狠劲一扯就扯下他的腰带,紧接着,双手齐上,丝毫没有温柔体贴,而是狠扒狠脱,三下两下就让央君临上半身赤条条地呈现。

    风月久才不顾央君临身为男子轩昂伟岸的身躯有多诱惑,她心里只有恨,只有怒,只有怨。风月久狠手一伸抓到央君临的裤子,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当日所见,风月久瞬间失力,怎么都无法褪下央君临这一层遮掩。

    “自己脱!”

    风月久一怒转身背对央君临,央君临也不做为难,他自行解去下装,往浴桶过去,掩身水下。

    “太子妃可以转身了。”

    “不转!”风月久忍不住撒怒道。

    “方才衣着太厚,未能舒展全身,这会儿还请太子妃继续。”央君临从容道来。

    央君临的话平平稳稳传到风月久耳中,撩拨起她心头的怒火可不止一星半点。风月久怒而回头,像是去往一刀毙命有仇恨无重深之人的架势往央君临身后冲去,风月久双手落在央君临肩头,一股狠劲从脸上爆出,下手依旧分得轻重。

    “怎么样太子殿下,舒服吗?”风月久在央君临背后恨得龇牙咧嘴, 央君临竟偷着一笑。

    风月久按了不多时,手臂稍稍有些酸,央君临突然将手中之物抛向她,说道:“还劳烦太子妃为我搓背。”

    带水的搓背巾打湿风月久身前,风月久紧紧揪死在手中,央君临背离浴桶,她一上手,猛力来回狠搓几下,力劲惊人,央君临明显感受到自背后而来的痛感。

    央君临忍痛不言,风月久及时从愤怒中缓回,可她还是看见了央君临背上一道道红丝伤痕,明显是自己一时冲动,搓过头造成的痕迹。

    风月久不禁轻抚央君临背后,她方才一刹确实怒不可遏,但不料竟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印记,她甚至觉得看着都疼。

    “太子殿下你是不是傻啊,痛不会喊吗?”风月久略显关切地责备道。

    “不疼。”央君临道。

    “嘴硬,我要是一不小心把你搓死了可怎么办?”风月久气不过。

    “太子妃这不是谋害亲夫还未成吗?”央君临竟在此凝重气氛下打趣道。

    “你是谁亲夫啊,臭不要脸!”风月久极显得不满将搓巾往前一扔,起身便往浴堂外走。

    风月久站在浴堂之外,气愤久久消散不去,除了因央君临对自己的使唤之外,她心里还有一气,却被更为明显的怒气隐藏。

    “这太子殿下有毛病吧,真是搞不懂,痛死也活该!”风月久嘴上怒言,心里却更有丝丝不安窜动。

    风月久怒气冲冲埋怨了还没几句,便看见那边福公公提着一桶热水过来,他停在浴堂前,轻声问:“太子妃怎么出来了,殿下不需要伺候了吗?”

    “你的殿下淹死了!”风月久一怒之下气道。

    “什么?”福公公惊吓一急,一桶滚烫热水脱手全倒在了风月久脚上。

    风月久踮跳着受烫的脚,福公公确实惶恐只顾跑进浴堂。片刻安静,或许是风月久只顾脚上灼痛而不闻其他声响。

    “太子殿下你怎么了?”

    福公公一声惊叫从浴堂里传出,清晰地穿过风月久的耳朵,她不信自己随口一句诅咒能成真,但她依旧着急不待地转身跑进浴堂,每一步都疼。

    “太子他怎么了?”

    风月久飞急跑进,一把推开拦在浴桶前的福公公,可眼前所见是再正常不过的央君临,没死未伤,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倒是风月久,凝眉焦躁,显得很急迫紧张。

    “殿下没事啊!”

    风月久双手扶着浴桶,她转头一看福公公,只见他冲自己一笑便转身走来,风月久再转而看向央君临,他恍惚躲开自己惊疑的目光,风月久瞬间明白,她被耍了。

    “太子殿下你们耍我玩有意思吗?亏我一世英名……”

    风月久实在不想说出这句事实,她的一世英名,竟然在今儿一日全毁在央君临手下。像个奴婢被他使唤东使唤西,虽说他是太子,可风月久也曾是呼风寨呼风唤雨的少主。这一会儿,他又联合福公公吓唬自己,玩弄自己的良善之心。

    风月久心中有怒,她不敢伤害央君临,但又一定要泄气,风月久选择最无力的方式,她捧起两掌心的水泼在央君临脸上,叫他所料未及,避之不及。

    风月久冲着擦拭脸上水渍的央君临一“哼”声,转身走动才觉得双脚被方才一砸一烫伤得不轻。央君临擦去眼上的朦胧水滴,便看见了风月久稍显怪异的走姿和停步。

    “你的脚怎么了?”央君临心有所忧,并不只是一问而已。

    风月久一步停顿,满是怨气的一脸回头,正要说道:“没怎么……”

    风月久一瞪目一闭目,静夜悄然无声,风月久心中愤恨怨怒犹如真火燃烧,烧尽心肝脾肺肾,一切思想,所有心绪。

    风月久垂头杵在原地并不太久,如雕刻,又如僵尸。央君临匆匆从水里出来,随意穿着便着急走向风月久。

    “你脚到底怎么了?”央君临的语气关切而急促。

    “没怎么。”风月久拖拉着一声,眼皮跟粘上了似的睁不开眼。

    既然风月久不说,那央君临便像她选择我行我素,他趁着风月久为方才所见不愿睁眼,便一把将她抱起。风月久蓦地觉得身体倾侧而倒,睁开眼一慌便下意识扶住了央君临的肩膀。

    “你干嘛抱我,放我下去。”

    风月久推着央君临的肩膀,但身体却被他抓控着无法逃脱。央君临一路抱着风月久回到寝殿,风月久怕引人注意便没出声,渐渐的,竟也不那么排斥被央君临抱着,甚至,这种感觉,会叫人沉醉。。

    风月久不禁回想到大婚当日,央君临救下逃跑时失误从高处摔落的她,那时,央君临淡然冷漠,而此刻,他微蹙眉头,是在为自己紧张吗?

    到了寝殿,风月久平静下来的心才又惊起波澜,央君临抱着她径直往床走去,她难免有所担忧。

    风月久防备着一颗心,央君临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脱去她的湿鞋湿袜,双脚脚面已然烫得通红脱皮。

    风月久清楚地记得被滚烫热水浇在脚上的感觉,却不知会烫得这般严重。风月久稍瞥一眼央君临,他的眉头深皱,尽显焦灼。

    央君临将托着的风月久的脚安放床上,起身便往寝殿门匆匆走去。

    “你待着别动。”央君临回头一句嘱咐。

    央君临离开寝殿,福公公立马迎着他过来,见央君临焦急模样,福公公也跟着着急起来。

    “殿下有何吩咐吗?”

    “太子妃脚烫伤了,宫里有烫伤药吗?”央君临问。

    说起烫伤,福公公立马想到在浴堂之外他一着急将一桶滚烫热水倒在风月久脚上之事,太子妃烫伤可轻可重,福公公一颗心揪得死紧,赶紧回道:“有有有,奴才马上去取来。”

    福公公一刻也不敢怠慢,飞奔着去取药又飞奔着回来将药交给央君临,福公公心里有满满负罪感,正想在央君临面前承认错误。

    “殿下,太子妃烫伤,奴才……”福公公稍有扭捏,央君临却不能再等他拖拖拉拉将话说完。

    “有事之后再说。” 央君临带药跑回去寝殿。

    空荡寝殿内,风月久一人坐在床上,双手抱着双膝。脚面还红着,灼热之感已然退去不少,虽然稍有褪皮,但还好并不算太过严重。

    “我可怜的脚啊!”

    风月久稍稍动着指头,丝丝疼痛残留脚面,牵动整个人感觉并不太舒服。风月久并不是一个怕伤怕痛之人,从小到大,她都是跟寨子里兄弟满山遍野跑,她甚至比男孩子还坚强。

    央君临跑进寝殿,风月久不自主朝他一望,略显焦急的模样,是在乎与关心的表现。风月久至少还懂一个人真心关切另一个该是如何,央君临此刻便是。

    央君临捏着药瓶走到床边坐下,风月久注目凝视央君临,蓦然心生愧意,央君临着实时真心对自己付出了好意,可注定自己无以还报。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忍。”

    药粉洒落风月久烫伤脚面和脚踝,确如央君临,有点疼,丝丝疼痛牵扯着心,牵连的痛分明不止如此而已。

    “谢谢太子殿下。”风月久低首真心道出一句感谢。

    “今晚留下。”

    央君临忽地毫无预兆地来了一句,霸道却温柔,风月久稍稍惊目抬起,望向从始至终专注于她脚上烫伤的央君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十九章 今晚留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盗浪淘沙最新章节

        新人新作,希望大家支持!我和同伴狗子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一场纷争之中,想回头,却已无退路。从今天开始,我们一同去探寻流传千年的传说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 七月摆渡最新章节

        在一个晚上,也就是七月十五鬼门大开的日子,老白遇见了一个死去多年的熟人,原以为是错觉,直至那死去多年的熟人喊出她的名字,直至老白回头看了那位熟人,和那位熟人身边的我……我叫王小七,一个从七月十五鬼门关走出来的男人。我没有过去,亦没有未来,用老白的话讲,我只能苟且于现在。

  • 惹爱情深:帝少暖宠小萌妻最新章节

        她是杂志社菜鸟摄影师,却因为手贱拍了一张照片,而意外将安大总裁送上了热搜。安大总裁皱眉,分分钟把她这只小菜鸟给拎了出来,决定讨债。安亦琛:你破坏了我的商业联姻,得赔。林跃跃: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安亦琛:好,既然没钱,那以身相许吧。……

  • 天价豪宠:恋上小萌医最新章节

        他身份尊贵,冷酷倨傲,是天之骄子。她性格大方,笑容明媚,是刚刚从法国回来的心理医生。第一次见面,某男大发雷霆,她一团毛线就让他熄了火。再次见面,她却视他如毒蝎,避之不及。终于,他冷眸一眯,大手一挥,冷冷道:“女人,签字。”女人,这是我赐给你的婚礼,百年契约,我看你往哪里逃!

  • 皇后的逆袭记事最新章节

        上辈子的段芝兰出身高贵,姿貌绝伦,却因所嫁非人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重生一世,段芝兰决定远离皇室和渣男,但在不知不觉中却又卷入了因她而起的皇位争斗中……

  • 逆上皇权:相爷宠妻上瘾最新章节

        她扮猪吃老虎,只为逃出这繁华牢笼重得自由,却不想,紧要关头,他来了。几番较量都棋差一着,眼见阴谋要败露,怎么办?兵法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既然斗不过,那就,色诱吧!

  • 祖师保佑最新章节

        三百六十行,无祖不立。林易成为百行祖师的凡间代理人,当然要成就各种行业巅峰……  “多谢易牙祖师保佑我的饭店生意兴隆。”  “多谢诸葛亮祖师保佑我的糕点连锁店开遍全国。”  “鲁班祖师,我的房地产公司什么时候能上市啊?”  “扁鹊、华佗,你俩别抢了,你们都是中医祖师爷,行了吧?”  “话说我想进军互联网,应该拜谁当祖师呢?”

  • 王爷先走我殿后最新章节

        她武术七段,穿越后却被一位疑是断袖的摄政王盯上。那腹黑王爷不仅装弱搂肩抱腰求保护,还男扮女装抢她花魁之位,甚至一脸无辜地和她抢帅哥世子,简直叔可忍,婶儿不能忍!王爷,有本事别往榻上跑啊!

  • 豪门9亿9:小编辑的春天最新章节

        本故事讲述了一名网文小编辑的爱情故事,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总裁梦,唐梦琪也是如此,可别人遇到的是总裁,为什么她遇到的总裁却是彻头彻尾的混蛋?睡完了自己,就装出一副不认识她的模样,他怎么不上天呢?

  • 我的契约老婆最新章节

        因为战友的牺牲。
        兵王决定选择退隐都市,可他却没想过……
        这不过是另一个麻烦的开端,生活,猎遇,邂逅纷踏而来。
        让王枫表示男人得自强!
        各个方面都得自强!
        尤其是肾要自强!!

  • 影后古代生活录最新章节

        贺海蓝一朝穿越,一直想找到回21世纪的路,可是回家路上BOSS太多,她只能一边打怪一遍寻找回家的方法。  但是祖母要她留在身边当专属厨娘?皇上想把‘他’留在身边当专属说书人?太上皇还想把她弄来当孙媳妇?  某无良王爷则带着狐狸般的笑容:既然皇祖父那么盛情,我也只能如了他老人家的愿了。  贺海蓝看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某王爷,无语望苍天:江湖太险恶,我想回现代!

  • 寻梦会龙庄最新章节

        酷似紫禁城建筑的会龙庄,为何人所建?何年代所建?是吴三桂的皇庄?建文帝的行宫?还是和坤的府邸?这都是中国建筑历史界待解之玄机,而关于会龙庄里是否真的有遗留的宝藏,庄边那些大大小小的盗洞是否均指向会龙庄里的财宝谜团?这里有太多太多的未解之谜等着我们去解开……

  • 都市大领主最新章节

        农学院毕业的学生宋青城,无意中沟通了强大的魔法位面,利用化肥、鱼食以及各种饲料和地球科技,换来了魔法典籍与各种资源。什么储物戒指、生命药水,应有尽有。就算是在现代都市之中,也可以成为一名大领主!

  • 都市之全民公敌最新章节

        如果一个你熟悉的人,突然给你一刀,你会如何做?
        如果全世界人都想要杀你,该怎么办?
        如果让你在逃亡中生存二十四小时,你会去哪里?
        全民皆敌系统,且看主角如何在绝境中存活!

  • 鬼案法医最新章节

        这世上的大部分职业,都是可以放在阳光底下晒的。但是,也有些职业,只能躲在阴暗里。就拿救死扶伤的医生来说,大家知道的大致分为两类,一是中医,二是西医。其实,还有一种医生,这种医生听说过的人不多,见过的就更少了,那就是鬼医。我是一名鬼医,因为那无法侦破的灵异案件,被招进了专案组。不过,因为鬼医是一个见不得光的职业,所以我在专案组里的身份,是法医。

  • 最豪赘婿-龙王殿最新章节

        我是他人眼中一无是处的废物赘婿;
        但,上门女婿,未必不能翱翔九天!
        倘若她要,我就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 娱乐之全能王者最新章节

        海哥穿越了。
        海哥带着娱乐作弊器穿越了
        海哥要当明星了
        海哥已经全能了

  • 弃婿归来最新章节

        从江浩入赘到李家开始,尊严已经与他无缘……

    本章内容提要:
    ...    央君临倒是一本正经说出这话,听得风月久愕然一脸,一心溃崩。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央君临能说出这般不知羞的话来,虽然事实如此,可这话实在听得风月久恨不得将央君临按进浴桶淹死。     “奴,奴才先告退了。”     福公公一出声,风月久更加羞煞难当,一整张脸红得发烫发火。身后浴堂之门关闭,风月久迟迟滞神,满面火热......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