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锦瑟惊眉微蹙,她注目风月久,她的目光并没有敌意或者恶意,但也没有笑意。

    “小九为何会有这般猜想?”宫锦瑟不由得躲开风月久的目光笑道。

    “不是猜想,是推断。”

    风月久语气坚定,在看见宫锦瑟方才刹那躲闪时,她断定了自己的猜想绝对是真。风月久从怀里取出那条绣帕递到宫锦瑟面前,说道:“这绣帕是宫姑娘你的吧,我那日喝醉了便不慎将它带走了。”

    “原来真的被你带走了。”

    宫锦瑟一惊,微微带着思愁接下绣帕,原本被她保管得整洁如新,无一丝褶皱的绣帕,如今虽然有了些许小瑕疵,但绣着的人像还是那个模样,高冷俊逸,仅仅只是一个绣样,也让人望尘莫及。

    “这么说的话,宫姑娘心之所慕,甚至为他弃琵琶选择弹瑟之人真的是太子殿下。”

    风月久此话说得一脸严肃,使得宫锦瑟心生一丝慌张,如果她是太子妃身边的宫女,那这事,她会否告知她的主子。

    “我果然没猜错!”风月久乍一下笑了出来,又道:“其实昨天黄昏时,我看见你和太子殿下幽会了。”

    风月久轻轻松松说出这句“和太子殿下幽会”,幸好二人所处周边无人,否则可会害苦宫锦瑟。

    “小九这话不能胡说。”宫锦瑟蓦地急了。

    “我没有胡说,我就是看到了嘛!”

    从风月久的笑容中,宫锦瑟并无察觉一丝半点的恶意,风月久能如此坦然道出所知所见的一切,宫锦瑟内心挣扎片刻,最终愿意相信她不会将此事胡乱去说。

    “小九猜的不错,我确实对太子殿下心存爱慕,但是我与他并没有幽会私情。”

    风月久凝神静听,宫锦瑟也丝毫不再隐瞒,她将自己十年以来对央君临的爱慕心思,遥不可及的痴念全向风月久道来。

    “以往,我从来都只能远远望见太子殿下一眼,只在前几日,我在灵犀亭回念往昔,上天见怜,竟让我离开之前,有幸近距离见他一面。”宫锦瑟道出了她的心满意足。

    风月久听完了一个女子默默痴恋一个高高在上的男子十年的故事,从一见倾心,一直以来默默想念,谨怀琴瑟和鸣的美好愿想。十年之久,人生有几个十年,一个女子最美的十年,宫锦瑟全用来思恋央君临。

    感叹之余,风月久乍一下想起宫锦瑟那句“离开之前”,风月久从宫锦瑟的情路历程的幻想之中抽身,惊而问道:“离开,宫姑娘要离开,离开皇宫吗?”

    宫中女子,除了皇帝皇子的女人,凡到了一定年纪便会被放出宫去,宫锦瑟已然到了那个年纪,两日后的月初,便是她离宫之日。

    “我并没有留在宫内的理由,日子到了,自然该离开。”宫锦瑟话语间流露苦涩。

    “什么叫做没理由,宫姑娘不是喜欢太子殿下吗,他不是你的理由吗?”风月久显得有些激动,为一段长达十年的情而激动。

    “在宫里,我们都没有理由,只有顺从。”

    风月久明白宫锦瑟的意思,这宫里的去留,根本不是身份低微卑贱之人可以决定的,宫锦瑟爱慕央君临不能成为她留下的理由,只有央君临心仪宫锦瑟才是。

    风月久想通一切,但不证明她接受一切,宫锦瑟或许畏缩不前,风月久或许一开始是抱着推宫锦瑟作为她与央君临之间的挡箭牌的心,但十年暗恋这个故事却深深刺痛了她一个旁听者的心,她即便最终无法劝服宫锦瑟,也要将话说完。

    “宫姑娘,你当真如此要离开皇宫,离开虽说是最大的解脱,可你也再不看见心爱之人了。”风月久肃然一脸。

    “即便我能留下又如何,太子殿下永远是在我可望不可及的高处,与其囚禁自己的心,不如放纵自己的脚步,或许有一日我离开去了天涯海角,便能看透痴恋,放下思念。”

    宫锦瑟说得万般有理,但在风月久听来便是弱者的借口,但她选择沉默,宫锦瑟的十年已然去而无返,将来,只是她自己的选择,自己一个外人又如何能干预太多。

    “如果宫姑娘执意如此,我也不会再劝,只是我好不容易在宫中遇见宫姑娘一个朋友,竟没相处多久便要分离了。”风月久心中有所不舍。

    “我与小九相遇当真是天意,但天意既注定我们将分别,那便只能顺其自然。”宫锦瑟每一言出尽是淡然从之,除了央君临,她心中别无执念。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改变什么。”

    风月久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曾经,她是自认为无所不能的山大王,傲虎山头无敌手,一举长枪胜所有。

    但终究,人还是斗不过老天爷,命运悄然,躲之不过,避之不及。在这皇宫里,她竭尽全力保全自己,竟不能为仅有的朋友行一丝一点的力所能及?

    别离与悲情充斥二人之间,宫锦瑟约风月久明日戌时一见,庆祝自己的生辰,也做别离之约。风月久一口应下,她又想起宫锦瑟在讲述她对央君临的十年暗恋之情时所说,当日她一眼倾情灵犀亭中弹琴的央君临,从此弃琵琶而弹瑟,只为一句美好的“琴瑟和鸣”而已,尽管她深知自己二人之间此生悬殊,却依旧心怀美愿。

    “不如我们约在灵犀亭见,而且,我还想听宫姑娘弹一曲。”

    风月久与宫锦瑟约好,她不敢在司音阁逗留太长时间,万一央君临一个头脑发热去芙笙殿找她见她不在,又要禁足可不乐观。

    风月久匆匆回到东宫,一切顺利,当她回到寝殿换去伪装之后,她才真正放下了心。

    风月久坐在桌前,她之前答应下宫锦瑟之约,有她自己的深一层想法。宫锦瑟十年不曾对央君临道出真心,如今她将离开,风月久想,至少圆她一个梦,琴瑟和鸣。

    风月久的计划若要实行,首先的问题也是最大的问题便是央君临,她需要找到央君临,千方百计用尽方式让他答应明日去往灵犀亭,自然最重要的是让他弹琴。

    风月久思索着她的计划,她从芙笙殿边想边走出来,迎面便看见前来“监视”自己的牧天元。风月久有所思,牧天元与央君临既是一师之徒,那便还是相识多年,不妨先跟他打探一下有关央君临和琴的事,在心里打个底。

    “牧统领,又来保护我啊?”风月久笑问,这笑容却是饱含深意。

    “卑职参见太子妃。”牧天元见风月久的笑不由觉得有一丝尴尬。

    “我在殿中待腻了想出去走走,牧天元一起来吧!”

    风月久如此热情邀请,对牧天元所要执行的任务来说是好事,可她这样的行为举止却让他心有不安。

    “牧统领我问你一件事,你们太子殿下会弹琴吗?”风月久打着弹琴的把式晃动着手指问道。

    “我们太……”牧天元跟在风月久后头有一刻晃思,乍一下被风月久绕了进去,一停又重新说道:“太子殿下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通,无所不精。”

    牧天元一句话让风月久小起鄙夷之色,听牧天元这般夸赞央君临,就跟夸家中爱子一般,央君临的无所不通,无所不精是真是假风月久倒是不知,可依旧心生不屑。

    “那就是会喽,可我从来没见他弹过啊!”风月久继续说道。

    “太子殿下忙于协助皇上行理政事,这才没有太多闲情逸致吧。”牧天元回道。

    “这样啊,那太子殿下他这会儿应该在,宣政殿?”风月久问。

    “是,太子殿下每日都会前去与皇上议政,甚至有时候连夜里都忙于政务而连就寝时间都没有。”牧天元实说道。

    “这么惨呢,他现在还只是太子就忙成这样,那以后……”

    风月久话到嘴边咽下,但牧天元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说道:“当所有人觉得做一个皇帝是极大享受时,只有合格的君王才知自己背负的责任和人后的心酸苦累。”

    若不是听牧天元一言,风月久也是觉得全天下最高尚又闲适之事就是当皇帝,高高坐起,享极尽之福,受无比尊荣。她所认为的帝王也就整日吃喝玩乐,和美色女子在浓情蜜意下纵情声色而已。

    如今一想,风月久倒信牧天元所言,一个合格的君王绝对不该是她所想的那样简单,而是像央君临曾言,心怀天下,为民为国。

    “心怀天下吗?”

    风月久不禁想起央君临,他是国之储君,将来继承国统便是皇帝,他有一颗心怀天下的心,如今便开始为皇帝分忧,为民操劳,或许他将来能是一个好皇帝吧。

    “牧统领,我要是去宣政殿找太子殿下会不会不太合适啊?”风月久问。

    “自古后宫女人不得干政,太子妃若是想见殿下,可以等他忙完事回来。”牧天元一切照实而说。

    “谁想见他了,我就随便问一句。”风月久一副鄙夷模样绝然否认。

    风月久才不想见到央君临,她恨不得央君临划了她的芙笙殿做冷宫,只将她一人放在其间不管不理,这样她才顺心顺意,能为所欲为。

    但风月久此刻又不得已要见央君临,为了宫锦瑟,就算宫锦瑟终究选择沉默离开不对央君临道出真情,她也要最后一搏。

    “风月久你人真好,宫姑娘太可怜了,央君临不知好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七章 套出你的秘密来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七章 套出你的秘密来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七章 套出你的秘密来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三十七章 套出你的秘密来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十七章 套出你的秘密来】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那年海棠花开最新章节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他和她,少年相识,青年相遇,她对他一见倾心,他却成为她的老师。她为保全他远走他乡,他发现真相后追悔莫及。数年后,他们再度重逢……
        她认识他时,他不认识她,她喜欢他时,他认识她,她爱上他时,他喜欢她,她离开他时,他爱上她。人生总是这样,恰当的时间遇到的那个人往往会成为你的终生伴侣,无论对错。因此,世间才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同床异梦,你我才会对爱情存一份期待,一份敬畏,一份感伤。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幸福,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种悲哀,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无奈。
        《那年海棠花开》,故事情节虽是虚构的,但故事中的情感却是真实的。情窦初开的悸动,有缘无分的无奈,痴心暗恋的悲哀,现实梦碎的痛楚,失而复得的欣喜,佳偶天成的幸福,你我都曾经或者正在经历着。

  • 这个剧组有鬼最新章节

        第一部《这个剧组有鬼之精绝古城》:
        2016年初网络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新疆雅瓦开机,我进入剧组,许多人开始离奇死亡。
        2016年12月10日新疆一个工地里挖出一具红毛干尸,却离奇消失,据说它是已经灭绝的怪物红?。
        2016年12月12日一群怪物袭击剧组营地,男主角失踪,大部分人下落不明。

  • 炮灰之后最新章节

        如果炮灰分等级的话,那林安安就是最低等级的炮灰——完全翻不起浪的那种。想逆袭,做梦!    而林安就是穿到了这样一个已经领了盒饭的炮灰身上......js330

  • 七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华珺瑶重回到人生最糟糕一刻,生活虽然很糟糕,但她必须接受,谁让她犯了愚蠢的错误。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心智坚强的她还怕什么?彪悍的人生从这一刻开启……    年代文,空间文js330

  • 我辈荣光最新章节

        &#;&#;枪声从天边传来,人们抬起头,望见的是划过天空的太阳旗。
        &#;&#;日军,自东北和大海而来,带着刺刀,带着大炮,轰在这片古老而贫穷的土地上。
        &#;&#;有人,在奋起反抗,有人,在硝烟中躺下。
        &#;&#;你无法记住每一张为国捐躯的脸,但是,我们应该记住他们的故事。
        &#;&#;他们付出生命和灵魂,他们奉献出他们拥有的一切,他们选择了抹灭自己存在的痕迹,只为在烈火里轰轰烈烈的杀他一次。
        &#;&#;当我们闭上眼睛,耳畔仍传来他们最悲壮的呼号。
        &#;&#;冲在最前,冲在最前!
        &#;&#;在这片土地上每一个为人民而流血的英雄永垂不朽。
        &#;&#;

  • 穿越种田养成:Hard模式最新章节

        养成游戏,Hard模式下的小乞丐,无房无地无存款,只有一个4平米不可增加,缩短植物成熟时间的空间。受人白眼受尽欺负,和牵马书生学写字,和医馆大夫学中医,和赌馆老板切磋赌技。买田买宅,狩猎养蜜,采药做药,五十万两银子的任务应该也不难吧?旱灾?山洪?火灾?蝗灾?剧情设计师大大,你这样折磨人真的好吗?请给我一把刀吧,我自我了断,不麻烦您了…………

  • 与王爷的锅碗瓢盆日常最新章节

        她是异世魂,误入沐家大小姐身体嫁入慕南王府中,谁知新婚夜来的竟不是新郎,更过分的是这府漂浮的绿帽全是她名义上的夫君亲手所戴,众人绿他,自己又何必不添上一笔,从此沐君媱开始了踏上绿王爷的路上,只是为何那个在她面前自称夫君的少年郎竟是让她出墙的那人。

  • 傻王御宠:爱妃别荡漾最新章节

        她是公主,前世她扶夫君上位,却惨遭毒害,一朝重生,她步步筹谋,誓要将仇人送入地狱。复仇之路困难重重,姐妹暗害,后娘毒杀,兄弟使绊,她处处危机,所幸有前世经验为据,她步步化险为夷,不断挑起仇敌互斗,如螳螂捕蝉,坐收渔利,终于杀尽仇敌。只是,这个前世未曾谋面智商若孩童的东陵质子,却成了她的朱砂痣……

  • 魔君嗜宠:驭兽绝色妃最新章节

        她是家族最下等的废柴,无法修练召唤术,更无法驾驭万兽。容貌丑陋无比,宛若地狱修罗。嫡女姐姐,美若天仙,修真界百年难得一见的修仙奇才,因为历练弄瞎了双眼,挖了她的双眼。家族为了祭奠北荒大地,拿她做了贡品。她是阴暗狡诈的女特工,一朝穿越,落入炼狱,却浴火重生。斩杀嫡姐,俘获神君芳心,叱咤北荒之巅。

  • 贴身保姆最新章节

        堂堂魁梧男儿,武术奇才,居然阴差阳错地成了一位家庭保姆。贴身照料衣食住行,贴心慰藉情感空虚。妩媚瑰丽的大小姐,冷艳窈窕的女警,绝色多情的校花……看他如何纵横情场商场和江湖战场,征服黑白两道,大显风流本色,都市激情等着你来体验。rn

  • 警魂最新章节

        黑死组织是走私及贩卖军火的国际神秘组织,其头目得知中国经济日益飞增,且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企图在中国洗白定居。因而引发一系列的警方狙击,在生与死的边缘中周旋。  众多嫌疑人中,谁才是真正的黑死组织头目?  被迫沦陷在黑死组织的人最后是一腐到底抑或转变向善?  潜伏于危险中的警方卧底终将如何?变节?坚守警魂?

  • 冷帝独宠小贪妻最新章节

        贪吃又有点小花痴的冰芯芯,不服气闺蜜说自己是老处女去搭讪,结果却出了意外。
        一朝醒来,变成了美若天仙,却就要死了的公主襄阳芯儿。
        “什么!献祭大冥国?暴君?吸血魔鬼?”
        听说大冥国国主,冷血残暴,武功绝世,面相丑陋,在他身边的人一不留神就能丟掉性命。
        他十二年前还得了一种怪病,每年月圆之时都要吸食新鲜的王族处子血,襄阳芯儿就是今年献祭的人。
        月圆之夜,风云澈被冰芯芯的一句“你吃了我之前,先让我尝尝鲜吧”给激怒,一夜缠绵和索取,最后还阴差阳错的把毒给解了。
        毒解就解了,这暴君还不让走了,不让走就不让走嘛,有帅哥看都不能看,这也太霸道了吧?
        女人,孤就算负全天下,也绝不负你!
        ……
        澈,我爱你,就让我再救你一次吧!

  • 纨绔神探锦衣行最新章节

        成化年间,市井混混方恺背负命案。青梅竹马的少女宝扇与布衣仵作牟犀烛、太子心腹谢祈鼎力相助。天降奇珍、雨夜鬼市、情人坡狐妖,一桩桩轶事接踵而来……当重归旧位的太子、待嫁的太子妃、逝去的先帝一个个身影交错重叠时,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何种命运?

  • 杠精小神医最新章节

        一个被杠精系统附体的医生,不抬杠就要死,这是一种什么节奏,尼玛,要命的节奏啊。朗剑就是这个悲催的存在,为了自己的生命,他走上了一条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奇妙之旅。

  • 全能透视仙医最新章节

        大仙医交流群:482380291(努力期待你的到来)。苏铭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拥有了透视治病功能,这下子牛逼了,没事打打脸泡泡妞,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人生的巅峰!

  • 一地狗血的婚姻最新章节

        不到离婚那一刻,你永远不知对方是人还是狗。我们做情感律师的,每天的生活可以用一句诗来形容:狗血与八卦齐飞,奇葩共人渣一色!各种现实生活中的鸡飞狗跳,反转打脸,撕不完的逼,甩不掉的人性,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碰不到。

  • 一笑乱君心最新章节

        前世今生只为你,生死轮回寻卿归。上一世忠心效忠的主子,她的夫君,为了那至高无上的位置,为了他心中的白月光,害死她腹中胎儿,让她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重生一世,欠她的,她都要一一索回。当一切身世揭开,她才知道上一世为了一颗鱼目错失了多么珍贵的明珠。那些曾经欺他们,辱他们的人,又是怎样的后悔,胆战心惊。余生很长,不管前路多艰难,只要有你在,我便强大到不畏惧一切!

  • 重生娇妻不好惹最新章节

        前世,她被妹妹和未婚夫合伙害死,这一世,她化身暗夜恶魔,踩渣灭婊,誓将复仇进行到底。原本只是想抱个大腿好办事,岂料这个站在集团顶峰的男人不仅比她还主动,甚至连也毫不客气送到怀里来!?被壁咚,被强吻,韩可芋才发现不太对劲,“那个啥,骆总,你是不是太直接了一点?”

    本章内容提要:
    ...    宫锦瑟惊眉微蹙,她注目风月久,她的目光并没有敌意或者恶意,但也没有笑意。     “小九为何会有这般猜想?”宫锦瑟不由得躲开风月久的目光笑道。     “不是猜想,是推断。”     风月久语气坚定,在看见宫锦瑟方才刹那躲闪时,她断定了自己的猜想绝对是真。风月久从怀里取出那条绣帕递到宫锦瑟面前,说道:“这绣帕是宫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