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悄然而至,风月久已然没有性命之忧。央君临也吩咐了下去一切,禁止笙殿内之人将此事外传,也嘱托太医切莫将芙笙殿所见如实禀告,只说太子妃不慎受轻伤便好。

    央君临已将风月久转移到芙笙殿偏殿,更命令福公公在一夜之内,悄无声息地将风月久的寝殿恢复原状。

    侧殿相较原寝宫窄小许多,只需一盏蜡烛便照亮整个房间。风月久静卧床上,央君临搬来一条凳子,静坐床边。

    床上睡卧的风月久静然安然,微弱气息渐渐恢复如常,央君临凝目注视风月久,她眠卧无声时,还是有静淑贤德女子的模样。

    时辰点滴而过,风月久不醒,央君临便不睡不离。蜡烛时刻燃到子夜,风月久昏迷的神志终于缓缓清醒过来。

    “啊!”

    风月久皱眉微微睁开眼睛,或许是失血过多,才使得她睁眼困难,更发出哀痛之声。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央君临见风月久醒来,立马起身上前坐到风月久身边,不由自主便出手扶着她的肩膀,扶她坐起。

    风月久又是头疼又是手疼,她猛地眨眨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蓦地看清是央君临,还扶着自己,风月久一急便挣脱央君临的手,不想竟一手压在床上痛到伤口。

    风月久深深受痛收手便往一侧倾倒,央君临一起坐上前,她便靠进了央君临的怀抱。

    “你……你别碰我!”

    风月久反应一大,一推央君临便反受力倒在床上。

    “我又没对你做什么,你为何对我反应如此之大?”央君临稍显不悦。

    “你对我对过的坏事恶事还少吗?难道我就不能防备一下啊?”风月久更为不满。

    “看你还有斗嘴的力气,想必伤势应当是无大碍了。”

    央君临不愿与风月久争论,没心思也不想耗她气力。

    “伤势?”

    风月久有些不明白了,她回想昏迷之前的事,只记得自己发疯发狂着泄愤,砸坏了寝殿,最后一击更伤了自己。风月久坐在床角,她抬手看见腕上的缠裹布,还沾着渗出的血。

    风月久盯着自己的手腕,感受着丝丝牵扯的伤痛,不可思议自己竟伤重至此,还伤得昏迷。

    “你为何轻生,只是为了反抗我的决定吗?”

    “轻生?我?”风月久茫然一脸指着自己。

    “难道不是吗?你割破血脉,几乎丧了命,不是轻生难道只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而已?”央君临严肃一脸,对于风月久伤她自己一事,他实难接受。

    风月久听明白了央君临对她的误会,怕是她伤到的部位太过特殊,才让他误以为是自己轻生伤害自己的性命。

    “呵,呵呵……”

    风月久跟突然中了邪似的笑出来,看看自己手腕的伤,又看两眼央君临,一脸错愕又哭笑不得说道:“你们以为我轻生,你们觉得我会轻生?”

    央君临见风月久反应太过奇怪,便靠近一手按在她的额前,不像烧坏了脑子说胡话,那会是因何缘故显得疯癫呢?

    “哎哎哎你干嘛呢,我没病你摸什么摸?”风月久随手一挥又痛到手腕。

    “啊,痛死了!”风月久一手托着手腕靠在墙角。

    “现在知道痛,你对自己下手的时候怎么就不知轻重呢?”央君临似是责备,却包含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关怀。

    “我……”

    风月久顿止一想,既然央君临误以为她为了不公待遇而轻生自尽,那不如趁此机会,她得好好利用一下这个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伤,就算玩弄一番央君临以自乐也不算吃亏。

    央君临双目注视风月久,见她缓思一刻,转而就是一副委屈的表情,学着轻烟平时的表现,蜷缩坐着,半哭诉地说道:“我轻生,我轻生还不是因为太子殿下,我一个弱女子,千里迢迢嫁到衡都,半路遭劫,一进皇宫就遭受非人待遇,公婆不善,丈夫不爱,因为一点小事还让我禁足,我还活着干什么呀!”

    风月久明摆着是演得过了头,可央君临明明是个聪明人,却还是相信了风月久的这场声泪俱下的戏码。

    风月久入戏太深,越发低落显得委屈悲伤,惹得央君临心底泛起一万分怜惜。

    一滴眼泪挤落,从眼角滑落到下巴,就在风月久深深入戏之际,央君临从床沿移坐靠近风月久,双臂轻轻将她揽在怀间,风月久恍若被一道温暖柔光包围保护,这是风月久第一次感受到央君临的温柔,之前无论哪次亲密接触,都不一样。

    “太子殿下……”

    风月久轻声一喊,她丝毫没有反抗的意识,轻轻倚靠央君临怀间。

    “我此生至今并没有爱过哪个女子,但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虽然你曾经说过你不想与自己不喜欢之人相处浪费精力浪费感情,可我想说的是,虽然我并不确定自己如今是否喜欢你,爱你,但我希望能与你像夫妻一般相敬如宾,最好有一日,我们还能像全天下相爱相守的夫妻一般相濡以沫,携手白头。”

    央君临一番话扩展当日所言,并非说说而已,他由心地希望与风月久改善关系,但他不懂的是,在他对对风月久真心道出这番话时,即便他觉得自己不确定对风月久的感情,却早已证明了他心中的一切。

    对央君临所说之言,风月久并非完全心无所动,再怎么说这也是她此生第一次被男子抱在怀里告白。虽然这告白并不太白,但意思到了,而且不追求虚假的浪漫,更显真意。

    但风月久并不被这朦胧气氛和央君临的情话彻底蒙蔽,她还是清楚自己的一切的,央君临只是想与他有婚约的妻日久生情,而她,并不是那个人。

    风月久虽说没有对央君临动情动心,却对他释怀了之前的一切,因为她有心接受自己的妻而并非因她是自己不爱之人而弃绝她一生,这说明他还不是一个无情之人,并非最初那个被自己认定为绝情太子的男人。而央君临对风月久所做一些在她看来稍微欠妥当之事,在夫妻之间不过正常而已。

    “可如果,我们到最后都走不进彼此的心呢?那我们就做一辈子假夫妻吗?”风月久问道。

    央君临竟才发现他并没有考虑过风月久所说的可能,莫非他打从心底就没给自己退路,他是坚决相信自己与风月久会如他所期望那般共度美好将来?

    “太子殿下也不知道对吗?但感情这种事真的说不清楚也无法预料,所以……”风月久平心静气说着

    “你说的没错,说不清更无法预料,所以我们都不该断然下定论,我不能,你同样也不能。”央君临说着风月久的话坚定不移。

    风月久居然开始佩服央君临的坚持了,竟还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丝丝无情,好不容易有一个男人对她有了那么一丁点念想,而自己却只想赶尽杀绝。

    “风月久啊,你当然熄灭那一丝火光了,反正最后的结局已经注定了,还要什么希望!”

    风月久彻底从温暖迷梦中醒来,她稍稍用劲推开央君临,却带着一丝微笑说道:“太子殿下,你还要我说多少次啊,那我再说一次,我们之前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央君临有所坚持。

    “因为我不喜欢你呀,你也说不喜欢我,没错吧?”风月久用央君临所说反问他。

    “可你也说感情之事不可预见不是吗?既然如此,你怎么能坚定地说出不可能?”央君临也是紧追不舍。

    “因为……”

    风月久无言再辩,她总不能实话说自己不是真的太子妃,自己终有一日要离开皇宫,所以不能爱上他这种话吧。

    “没有理由拒绝我了,那是不是我们……”

    央君临双手手掌扶住风月久的肩头,稍稍握紧,这让风月久心中一急,又想后退,可已经靠到头了。

    “我们什么,你想做什么?”

    风月久紧张不自觉抱住自己的胸口,她这般反应还不表露了她所担忧之事,而央君临的意思并非如此。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强迫你什么,除非你愿意,否则我不会碰你。”央君临肃然说道。

    风月久依旧心有所虑,她躲在床角双眼直直地盯住央君临,一副怀疑他,不愿信任的样子。

    见风月久这般模样,央君临不能说心里没有一丝被不信任的不悦,但他并不太放在心上,相比之前那个疑心重重的风月久,眼前这个眼神已然不算什么。

    央君临微微一叹气,他一指头戳在风月久额头,推开她一张似哀若怨的脸。

    “啊,你碰我!”风月久即刻凝目怒视。

    “我知道你懂我的意思。”

    央君临注视风月久,满目严肃。风月久也软了心,反正她也相信再和央君临争讨下去也不会有结果,既然如此,不妨退一步,顺其自然。

    夜是寂静无声,风月久与央君临谈了这么久,再加之失血过多,她便觉得有些困乏欲睡。风月久一个哈欠打得双眼闪烁泪光,在朦胧浅暗色烛光下泛着困意和女子的娇弱。

    “你困了,困了睡吧。”央君临看出风月久的疲惫困倦。

    “我睡了那太子殿下您呢?”风月久有意一问。

    “我不困。”央君临回道。

    “我不是问你困不困,我怎么敢在太子殿下您面前睡着啊!”

    “都说了我不会怎样的。”央君临眉宇之间淡出一丝肃然焦急。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是觉得我一个人睡,太子殿下醒着受罪,那多不够意思啊!”

    风月久用力一拍央君临的肩膀,嘴里说着“不够意思”,却还是打着一个哈欠躺了下来。

    “既然觉得一个人睡不够意思,那不如一起睡?”

    央君临一副正经模样调侃,还俯过身去拉过被子给风月久盖上。

    “谢谢!”风月久突然有种像孩子一般被无微不至照料的感觉。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二十九章 告白无果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二十九章 告白无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二十九章 告白无果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二十九章 告白无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九章 告白无果】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老公宠妻指南最新章节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婶婶把她当做是衬托自己优秀女儿的相亲绿叶跟人肉背景。哪里料到,屌丝男竟然是豪门次子。他神情问她:“温如夏,愿意嫁给我吗?”她点头。一朝咸鱼翻身,飞上枝头变凤凰。虽然豪门难进,但是丈夫却不离不弃,宁愿为她放弃豪门生活。她感动至极,对他发誓:“肖玄,我一辈子都陪着你。”她要与他白头偕老共过难关。却不想,已经抛却自己的前男友竟然在她婚后前来,对她关怀备至。明明是已婚,却对她穷追不舍,并且不惜设下重重陷阱,步步为谋,害她家破人亡。到最后,跟她求婚,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她不愿,只不过,容不得她说不。既然他非要娶她,那她就入他家门。将他的罪行,一一揭露!什么爱情,什么执着,统统不

  • 天苍黄最新章节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死里逃生,脱胎换骨。仇人,藏于九地之下!江湖,朝堂,何处寻觅?    江湖隐士,遁世仙门,门阀世家,纷纷粉墨登场,数千年前的隐秘被揭开。    天道何在!爱恨情仇,如何选择?    .........    这其实是个复仇的故事,发生在山雨欲来的大晋,搅动风雨的柳寒,则多了一段异世的记忆。    糊涂书友群:群1:50219094,群2:201108312js330

  • 度化师最新章节

        千年之劫再起,不论如何,这个世界需要一些人站出来,不是乱世,不是末日,只是一群人在默默的与邪恶对抗的故事。

  • 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最新章节

        风情迷人的张小玉在地铁上被顶了,张鹏飞出手相救,没想到她却成为了自己的领路人;工作之余,他又和领导女儿暧昧无限;回老家查案,他又邂逅红衣女郎;特工老婆的出现令他身不由己,这一路金钱、美色、权利誘惑无限,他凭借权谋手腕周旋于各色高手之间,终登人生巅峰!

  • 你看起来有点帅最新章节

        学校转来了一个学神级的帅哥,作为学校的杠把子校花罗薇薇在国旗下讲话的时候立下军令状一定要追到他。但罗薇薇为了他连处分都吃了,那人却连一块橡皮都不肯借给他!罗薇薇:喜欢凡一航什么的,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要造谣传谣!后来的罗薇薇:航航,其实我早都忍不住跑向你啦!凡一航:了解罗薇薇生气的原因什么的,毫无意义。后来的凡一航:是情感热线吗?我想问一下女朋友生气的原因都有哪些……

  • 手残玩家最新章节

        在这个氪金遍地走,高玩多如狗的游戏中,没钱还是手残的玩家高远如何在《清淮》中立足?    没钱就没尊严?    手残就该被按在地上摩擦?    高远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手残也能有一片天……

  • 长生冢最新章节

        古老相传,人间有大药,得之可升仙。 但是这株可令人升仙的大药藏在何处,世间却无人知晓。 燕烽,机缘巧合之下,于青城山深处遇石人传道,并得到一部佰草残集,从而引出了一个巨大的滔天阴谋。 横跨古今数千年,数个不同时代的巅峰人物,皆身不由己的被卷入其中。 同时一段被人刻意抹去,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历史,也将重新揭露在世人眼前……

  • 凶兽最新章节

        他失去了一切,只能作为饕餮孤独的活下去。

  • 情定一生无悔过沈蔓歌最新章节

        一场大火烧掉了沈蔓歌对叶南弦所有的爱。 五年后她华丽回归,势必为当年的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却没想到带回来的小正太比她更有手段。 某宝站在叶南弦面前,很无辜的说:“叔叔帮我一个忙可以吗?求你了。” 叶南弦觉得无法抵挡这孩子的恳求,蹲下身子打算帮忙,却没想到被喷了一脸。 某天,叶南弦对着小正太说:“臭小子,这是我的房间!” “可是我想跟妈咪睡,我们都睡了五年了。” 某男人泪奔…… 追个妻子回来而

  • 商先生你的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

        岸城首富商宗鹤突然离世,留下万贯家产,身为商太太的江晚恩整日以泪洗面,伤心不已。
        有传言,商太太爱的商总死去活来,一心想要与其奔赴,共离人世。
        但只有假死的商宗鹤知道,他的太太,会在半夜的时候躲在被子里笑声不断,给她喜欢的爱豆刷榜投资,而且用的都是,他的钱。

  • 一世龙王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当我是个废物,是个连女儿妻子都守不住的窝囊人,直到有一天,我的身上染满了龙血,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 源室秘辛最新章节

        在一条古朴的巷子里有一家叫做源室的店铺,那里有美艳动人的女老板和许多沉寂的古董,源室不止贩卖古董也处理各种魑魅魍魉,我一直很好奇的是这源室到底是店铺还是通往世界另一边的大门。

  • 权宠医妃:太子又来撑腰啦最新章节

        二十一世纪医学精英,魂穿废柴嫡女,成为众人口中的废物,被人欺凌践踏?任意折辱?
        她带着神奇空间妙手回春,治疗太子奇毒,秒杀整个太医院的庸医!一夜之间,从不受宠的嫡女,化身傲娇太子妃,治绿茶妹妹,打恶毒大娘,治一家安宁,玉玥璃没什么本事,但谁要是想害她,分分钟治的服服帖帖!
        但说好的冰山太子,却像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爱妃,本宫这里疼,这里也疼,你快帮本宫瞧瞧……”
        玉玥璃无奈,这太子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是碰瓷专业户吗……

  • 原罪最新章节

        某高档小区住户莫名被杀害,警方调查竟查出弥天大案;一系列的阴谋扑面而来,这刻意人为的一切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字不为人知的事情。

  • 穿越从无敌开始最新章节

        本书主角李小七一穿越到天神大陆就直接无敌,嗯是武力无敌,作者一开始是想从这开始故事,只是如此一来,通篇的就是杀戮,种马,无脑的剧情,毕竟武力值满级,主角的智商情商就堪忧了。所以本书会从主角穿越五年后讲起,武力值因为某原因暂时不会太逆天,主要是智战,不禁想起无限流开山的那句‘凡人的智慧’,嗯,无敌,就从主角的高智商布局和手下的强兵悍将开始吧。本书女主女配必定会掐架,不对,是不死不休。

  • 女帝倾天下:帝君三生宠最新章节

        神魔大战,帝落天尊和九天帝君强强联手,落玉歌独自抵挡魔物于九天玄门之外,将死之际发现九天玄门已被关闭,落玉歌却以为被断尘绝抛弃利用,最后魂飞魄散。三百年后肉身重现于人间,使她得以重生,重生之后一心想要重新回到九天之上找到那负心人问个清楚!

  • 蚀骨惊情最新章节

        于清欢从未想过,自己最深爱的男人,亲手把她送进了监狱。 五年牢狱,灭顶之灾,她从地狱里重生,脱胎换骨。 再次归来,她左手虐白莲,右手打绿茶,誓要将自己曾经失去的全部拿回来! 至于那个男人,江湖浩瀚,我们再也不见! 怎知,在她消失一年后,那个男人竟堂而皇之住进了她的家。 吃她的喝她的,整天带着女儿一起坑她。 “顾言庭,人要脸树要皮,你能不能有点霸道总裁的样子?” 顾言庭宠溺一笑:“我既不要脸也不要皮,我只要我妻子能回到我身边。

  • 原来你是幕后BOSS最新章节

        高冷女杀手VS腹黑BOSS,是强强联手还是攘权夺利!
        她接到任务,务必保护易城富可敌国的秦亦桦,为期一月。
        在慢慢的相处中,原本冷寂的心渐渐因他有了些许的触动,当她敞开心扉准备告诉他所有从前的过往,他却给了她致命一击……
        子弹快速从她的耳边飞过,看着倒下去的挚友,她回身不可置信的看着开枪的人,直到那冰冷的枪口抵上自己的心房,一切都好似结束了……

    本章内容提要:
    ...    黄昏悄然而至,风月久已然没有性命之忧。央君临也吩咐了下去一切,禁止笙殿内之人将此事外传,也嘱托太医切莫将芙笙殿所见如实禀告,只说太子妃不慎受轻伤便好。     央君临已将风月久转移到芙笙殿偏殿,更命令福公公在一夜之内,悄无声息地将风月久的寝殿恢复原状。     侧殿相较原寝宫窄小许多,只需一盏蜡烛便照亮整个房......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