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露宫距东宫还有挺长一段距离,离开凝露宫时,天际远方还存留一丝光亮,风月久飞跑一路,在赶回东宫时,已然天昏地暗。

    风月久疾步如飞,她回到芙笙殿时看见宫人撤菜,果然,她错过了用膳时间。

    “可能他只是来睡一觉,并没有意思一起吃饭吧!”

    风月久如此宽慰自己,她缓下脚步往殿内去,看见轻烟和福公公二人正站着,神态明显不太对劲。既然福公公在芙笙殿了,那很显然风月久的自我宽慰失败,央君临一定早就来了芙笙殿。

    风月久停在轻烟和福公公面前,她四下里张望着,心想央君临能去哪儿了?

    “抢占我的领地去了,还是走了?”风月久思索念道。

    轻烟和福公公都注意到风月久的目光扫视四周且稍有思索,他二人互望一眼,轻烟说道:“太子妃,殿下已经去寝殿等您了。”

    “啊?哦,那我去找他,你们,你们忙吧。”

    风月久竟不自觉心虚起来,寝殿等她,小侄子,风月久无缘无故就将这二者联系起来。除此之外,自己让太子殿下空等,好像也确实不太地道。

    “风月久你胡思乱想什么呢!”

    风月久撩去思虑和担忧,她站在寝殿门外,稍稍稳下气息,镇定地轻轻推开门。风月久一步迈进房内,灯盏明亮,央君临坐在桌旁,桌上是她吩咐轻烟准备的榛子酥和核桃糕。

    “太子殿下!”

    风月久推上门走向央君临,点点心虚,但风月久倒不觉得央君临会在意二人是否一同用膳,有的该是他身为太子的自尊心。

    风月久飘移着脚步飞走到央君临旁边凳子上坐下,她也算拼命赶回了,可她毕竟没有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的技能,而此时此刻,她更是口渴。

    风月久只瞥一眼央君临,反正他从来都是这一副表情,风月久也看不出他是喜是怒。风月久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取过杯子倒了一杯茶水着急解渴。

    一杯下肚,风月久又接连喝了二三四杯,终于放下了茶壶和茶杯,稍稍满足地泯了泯嘴。而央君临,只在一旁毫无反应地等待风月久喝饱喝足。

    央君临一言不发的表现让风月久以为他又在等自己的解释,反正实话实说不是坏事恶事,那风月久便也没必要费心思去编织谎言。

    “太子殿下,我刚刚去了凝露宫,和静和玩久了,这才把你忘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风月久说归说,竟一手掌拍在了央君临肩背,一如她习惯了和呼风寨内的兄弟们相处那般。

    “我说过了,太子妃只要懂得分寸,你去什么地方,跟何人在一起,做什么事都没必要跟我报告。”央君临面色丝毫不动。

    “我不是觉得让太子殿下你扑了个空很没面子嘛!”风月久道。

    “扑空,如何扑空,扑太子妃你吗?”

    央君临的话说得冷冷淡淡,可那个“扑”字确实让风月久越听越觉得耳根发痒,但既是自己先出口,那便是自作自受。

    “没有,太子殿下你困了吗,如果你困了的话就先上床睡吧!”风月久回望到小床椅,她还没有来得及铺被褥。

    央君临不言不应,他望一眼床,转头又和风月久目光相接。央君临上下一扫风月久,这让她有所误解。

    “我意思是太子殿下你睡床,我睡椅!”风月久较平日面对央君临略有些焦躁。

    “不必了,我等太子妃亲手为我铺好床椅。”

    央君临的淡淡言语又叫风月久想得复杂,他就是找个使唤自己的理由罢了,不过风月久并不介怀,铺个床铺如何,她在呼风寨还经常给看门的大黄大黑铺。

    风月久心里不禁将央君临与看门狗联系起来,她一个没忍住竟当着央君临的面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去铺床,太子殿下坐着没事可以吃点点心,你喜……”风月久几欲出口说道桌上是央君临喜欢吃的点心,刹那声止,风月久说出口的却是“喜欢吃吃,不喜欢吃就算了!”

    风月久转身从柜子里搬出被褥来,三两下就铺好了床椅,从始至终也没回望一眼央君临。

    “好了!”

    风月久大功告成回神,却不见央君临坐在远处,她略略在殿中寻找央君临,见他在书厅那边,在柜上翻看书籍。

    “学无止尽。”

    风月久微叹一气,虽说她不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姑娘家,但对于学事她曾经也算深恶痛绝。寨主老爹费尽心思给她请来夫子,她也是胡乱一学,如今也勉强只是认得字,并没有太大学问。

    风月久在凳上坐下,她倒不是极有睡意,便没有上床先睡。风月久托着下巴望着书厅坐着的央君临,全神贯注,眉眼有神,再一细看,他分明也是个绝世俊男。

    “长得俊朗又如何,冷冷淡淡,还好我不是他真的妻子,否则这辈子一定闷死。”

    风月久低声自语罢,她抓到手前的榛子酥一口一块,吃得不亦乐乎。

    明烛晕开的暗淡光晕,散射星点光亮,整个殿中朦胧暖意。

    风月久依旧不由自主地注视央君临,自上而下,从头到脚,风月久居然开始怀疑自己为何会对央君临有所讨厌,他除了冷漠自我,好像也没什么缺点了。

    风月久仅仅是冷静地分析了一番央君临,并不带感情,她对他,还未有丝毫心头的动情。

    风月久渐渐困了,可她看央君临却没有半点要放下手上书籍的意思。

    “反正也不是一起睡,也不做什么,我干嘛等他困,去睡了。”

    风月久说罢便行动,她丝毫不惧央君临一个男子在房内,一是相信自己,二是记得央君临说过的话。风月久一边往床走去,一边就开始宽衣解带,随手将衣裳往床上一抛,风月久便倒在床上闭目睡眠。

    夜之静谧意味越发浓郁,寂静夜空,幽寂皇宫。

    央君临终究起了困意,他起身将书籍放回原处,从书厅出来便看见躺卧床上的风月久,一手搭在床外,一手按着被角在腹上,一条腿交在另一条腿之上。

    央君临缓缓而向,那床上有他的痕迹,虽然只是一夜,确实他第一次与一个女子同床而眠,二人的亲密接触更是他从所未有的感受。

    央君临走到床边,床上躺卧的风月久有平稳的鼻息。以她的美貌绝对配得上做储君之妻,凤城是富庶之城,富裕胜国,城主之女自然身份尊贵,财富与权力的强强联合是目的,二人的婚姻便是由这道锁链缠连。只是央君临从来没有不满风月久,也没有埋怨政治婚姻,他只是很难走近人,更难让人走进他的心里。

    央君临俯身触碰到风月久的手背,轻轻抓起,又伸手去拉那一个被角。

    本来睡着的风月久被央君临一触碰便惊醒,她乍然瞪目,所见是央君临抓着他的手,另一只手在她腹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二十章 等到了她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二十章 等到了她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二十章 等到了她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二十章 等到了她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章 等到了她】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一壶漂泊,我的深爱不回头最新章节

        温艾爱了安修廷十五年,从八岁起。安修廷恨了温艾十五年,从十岁起。十五年的时光太短,短到温艾还没细品,幸福就已变成噩梦。家破人亡之际,她被查出怀有身孕。孩子的爸爸,是安修廷。十五年的时光太长,长到安修廷谋划好了一切,将爱情变成了复仇的工具。他要温家血债血偿的时候,却被告知她怀孕了。孩子的妈妈,是他的仇人。…………

  • 无上神帝最新章节

        万千大世界,强者如林。一代仙王牧云,重生到一个备受欺凌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搅动风云,重回巅峰。苍茫天域,谁与争锋?诸天万界,我主沉浮!这一世,牧云注定要掌御万界,斗破苍穹!

  • 刁蛮千金最新章节

        一个是杀手组织的重要人物
        一个是刁蛮又任性的大小姐
        两个人相遇 会有什麽新鲜事呢?
        两个人相爱 却又会有怎样的轰轰烈烈?
        结局 是好 是坏?

  • 花册系列最新章节

        这是我和荇语一起作的故事,以花语为主。每一个都是独立的故事,个个都有他们特色。希望大家喜欢!

  • 太上灵宝最新章节

        盘古开天辟地,以五色石炼太上五灵宝,相传,如果能齐集五灵宝于一身,则能激发先天混沌灵根,羽化成神。  生于楚国江东娄邑万丈潭边的梦生,因其母在梦中生他而得名。一日,楚威王巡视娄邑,途经万丈潭,梦生自威王处得太上五灵宝之一玄天珠。后误食五行仙果,激发五行杂灵根,得以进入惠灵门修炼。后收灵兽、战妖魔、探险境,几经坎坷,一路走来,齐集太上五灵宝,激发先天混沌灵根,羽化成神。

  • 亲亲老公请住手最新章节

        未婚男友为达成目的,不惜将她灌醉送上市长的温床。翌日她一丝不挂的醒来,先是看见一张清雅绝尘的俊脸,然后便是男友带着几名检察官冲进来“捉奸”!“顾市长年纪轻轻,刚到任一年就粘染嫖chāng这种恶习,看来这市长的位置你是坐的太稳了?”风波过后,她阴差阳错的变成众所周知的“顾市长的未婚妻”。因为那个男人的身份与社会地位,消息一经公布,他们必须结婚。一个是不得不嫁,一个是不得不娶。这场无爱的婚姻却仿佛是她仅有的出路……rn

  • 网游之道王最新章节

        晓峰抱着赚钱的目的买下了道王的眼镜,但是走进道王之后现道王的世界让他真正感觉到自己的目的有多么幼稚,道王是王者的游戏,王者只为巅峰而战。js330

  • 老婆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去医院治PP,主治医师竟是那夜的男神!对此许痒痒淡定表示——敌动我不动,敌方我不方!不过,哎哎你手往哪里摸呢?别这样咱俩不熟好吗……被吃干抹净的裴医生怒从心底起,阴测测的盯着某个装傻充愣的小女人:“吃完就跑还抢钱?当本少是死的吗!”

  • 苍天鉴最新章节

        六界第一公子,沦落为一个采药少女的跟班,还成了万人迷的情敌。

  • 蛇王相公,生个蛋最新章节

        只不过是穿越的时候不小心拉了这条蛇当一下垫背,还不小心地赏了它的眼睛一拳,它用得着这么怀恨在心日夜追杀她么?还好有个神秘的帅哥给她提供庇护,只是:唉!你这帅锅真是可惜了,一个那么大的胎记在美得这么摄人心魂的眼睛上,老天爷真是暴殄天物啊!美男额角抽搐,他的胎记就是拜她所赐!不过他可是以德报怨的仁君,她的恩、赐,他就用百倍的恩宠来报答吧!她腰酸背痛卧床不起怒吼:你的恩宠我承受不起,我免费送给别人!

  • 我家王妃可倾国最新章节

        沈清如穿越了!穿到了一个刚生了小包子,难产死的妹子身上!妹子身份不简单,正经的侯府千金。可惜没斗过白莲花,只好跑到乡下避难。沈清如觉得挺好。每日挣挣钱、养养包子,无聊的还有人送上门求虐。美满啊某一日包子他爹找上门来,于是沈清如的任务升级了。斗姨娘、斗绿茶、斗继母侍郎大人:我家夫人温柔大方知书达理。某王爷:我家王妃娇蛮小意柔情似水。侍郎大人:我家夫人沉鱼落雁美貌比西施。某王爷:我家王妃闭月羞花一笑可倾国!

  • 仙尊归来最新章节

        他曾是俯瞰九天十地的帝王,一语出,万界尊。后又一眠千百年,醒来时早已沧海桑田,他附身在一名凡人身上,该如何在这喧闹的都市中重回巅峰。上一世,他纵横万界,受众生膜拜,却难以拨乱岁月,复活挚爱之人。这一世,卷土重来,定要红尘炼心圆满,重回巅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到达至境,弥补往昔遗憾!

  • 季少,劝你从了我最新章节

        前世,她被渣男白莲联手迫害致死,今生,势要让仇人血债血偿!
        笑我养女身份卑微?一朝真相大白,顶级千金归来闪瞎你们的眼;
        嘲我体育专业三流?游泳,跑步,搏击,全能女神金牌拿到手软;
        污我歌喉演技作假?上综艺,出唱片,影后视后大满贯谁与争锋!
        白莲打脸啪啪响,渣男跪下来唱征服。
        至于那位权势滔天、冷酷无情的季四爷,你的轮椅还要坐到什么时候?
        宠妻无度的男人站起来,拥着她对一众渣渣说:“我看谁敢动我的季太太。”

  • 替嫁娇妻:神秘老公,晚上好最新章节

        传闻,封二少爷残忍无比,不能人道,坊间流言,他连娶个妻子都是花钱买的。她每天都想着怎么让这位老公厌弃自己,尽早脱身。可谁知,这样的男人竟然也有...

  • 邪魅总裁专属爱最新章节

        她从来没有想过,在她的生命里,竟然缺失了那么一份刻骨铭心的记忆。
        再次相见,他认得她,她却不记得他了。
        他愤怒的嘶吼,她无情的逃避。
        最终,她终于想起,那是她,今生唯一的挚爱!

  • 穿书之后,她让前夫真香了最新章节

        尹月穿进一本狗血总裁小说里,成了那个天天对总裁老公纠缠不休的恶毒女配。可是,不好意思,自从她来了以后她只想把她老公有多远踹多远。某总裁看了尹月的日记,眸色一沉,当即把她拉进怀里。“女人,给你个丧偶的机会。”“???”“就一种办法让我死。”“什么办法?”某男看着尹月神色晦暗,霸道的反问:“你说呢?”

  • 掌上新妻:老公超霸气最新章节

        意外的一夜,叶晴晴招惹上了某刚回国的商界巨子江流……为了昏迷不醒的母亲,她不得不嫁给一个“私生子”,哪知这一切还没开始,男人又再次出现——“叶小姐,你可不能吃干抹净不认账啊,明明说好做我的江夫人。”看来遇见你,我今生难逃。

  • 县委书记的博弈最新章节

        讲述了清华大学高材生许三甲,异地调入巴山县,从此开始了一场敌死我活的反贪大戏。

    本章内容提要:
    ...    凝露宫距东宫还有挺长一段距离,离开凝露宫时,天际远方还存留一丝光亮,风月久飞跑一路,在赶回东宫时,已然天昏地暗。     风月久疾步如飞,她回到芙笙殿时看见宫人撤菜,果然,她错过了用膳时间。     “可能他只是来睡一觉,并没有意思一起吃饭吧!”     风月久如此宽慰自己,她缓下脚步往殿内去,看见轻烟和福公公二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