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背靠衣柜,她注目央君临,看他并不像突然对自己的美色起了心思的样子,而是一副严厉斥责等待她认错的表情。

    风月久沿着柜子挪移到屏风后,急急忙忙穿好了衣服又出来,她的湿法垂落肩背,目光并不凌厉。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央君临继续追问。

    “不就是下个井吗,那井你家的啊,还不让我下了?”风月久显得十分随意一回,又自个呢喃道:“也对,本来就是你家的。”

    央君临紧紧凝视风月久,她虽然毫发无伤,但她的湿法仍然能让央君临脑海里回想到井水微波荡漾而至消亡的画面。

    央君临蓦地胸闷皱眉,看似有所发怒,风月久不知缘故,只觉得他小题大做,故作严厉。

    “我就是和轻烟闹矛盾了,以为她跳井轻生才着急没顾虑跳下去想救她而已。”风月久终于说道了点上。

    “一个奴婢,值得你不顾性命去救她吗?”

    央君临所说之话向来冷漠显得无情,但这句话却彻彻底底让风月久觉得心冷,轻烟是一个奴婢,原来在帝王之家的人心中,奴婢的性命不值一提,她本是有能力救人,为何无情不救。

    “奴婢的命难道不是命吗?”风月久不由得问,气氛一下子沉重起来。

    “在宫里,为奴之人的性命本就薄如纸,轻若鸿毛。”

    央君临的语气听来不甚坚定,风月久在他一眨眼之间看见他眼中一刻的软弱,而她不知为何。

    “是吗?跟你们高高在上身份尊贵之人,我无话可说。”

    风月久撇过头走出寝殿,她不愿再面对央君临,这个她本以为自己可以轻易无视却让她百般琢磨而不透的男人。

    东宫外,轻烟失魂落魄而走,一条直道往前就是东宫大门,她却蓦然更加失落,滞步不行。

    两个內监从前方匆匆走过来,轻烟看着他们的急促,便想是他们的主子有所吩咐,而她,却当着她主子的面大哭逃跑,简直是以下犯上罪不可赦。

    轻烟正有觉悟,二內监又窃窃私语,说到太子妃为了救宫女跳井一事,这一下,轻烟绝然慌乱,她二话不说,径直大步朝着东宫跑回去。

    芙笙殿内,央君临离开,静和也回去了,只剩下风月久一个人孤孤单单坐在床上,她擦拭着一头乌黑沾水的湿法,蓦地打了一个喷嚏。

    轻烟跑到风月久寝殿之前,满心焦急紧迫,正听见风月久一个震天响的喷嚏,她直接冲进门去,二人相对一刹。

    “轻烟!”风月久蓦地惊喜之色上脸。

    “太子妃!”

    轻烟笑泪相杂地哭喊一声飞跑到风月久身边,她跪在风月久脚前,倾身抱住她盘着腿的一边膝盖,说道:“太子妃,你没事就好,轻烟听说您跳井了,可吓死轻烟了!”

    轻烟又回到眼前,大哭模样,流泪模样,她跑离是因为风月久,她回来又是为了风月久。风月久不知安慰,她轻轻用手掌抚摸轻烟的头,想才不过几日,这样一个小宫女竟与自己建立了如此深厚的感情,风月久不再追问其他,她相信轻烟对自己的忠心与真意。

    轻烟已回,也无人堕井丧命,风月久亦是安然无恙,只是她与央君临之前多了一道隔阂,几日过,央君临没来找风月久,风月久更不会去招惹她。

    几日来,风月久每夜都会外出探索皇宫内远迷宫一般的构造,并且有所收获。午间,风月久坐在书桌前,用纸和笔画下她所了解的宫内建设。

    “这么多天才去到这么一块地界,这皇宫多大,我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摸清楚所有的角落,所有的防御,所有的……”

    风月久说着想着便有些泄了气,她一头磕在桌上,果断相信是她自己把皇宫看得太简单了,进宫也有了一段时日,却连宫里的宫墙和宫门都还不能完全分清。

    轻烟在寝殿外敲门,风月久不死不活地出声允准她进来。

    “太子妃您怎么了,不舒服吗?”轻烟关切问道。

    “没有啊!”

    风月久满面愁容抬头一看轻烟,蓦地想,轻烟比她熟悉后宫,如果向她打听宫内结构,倒是个省时省力的法子。

    “轻烟啊,你对后宫熟吗?”风月久问。

    “太子妃是想知道什么地方吗?您跟我说我知道的。”轻烟毫无疑问便回道。

    “真的吗?你都知道?”风月久乍一下又活了回来,她从椅上起身,一把拉过轻烟站在自己身边说道:“轻烟啊,我之前遇到一个新来的宫女,你知道吗,她认不得宫里的路,每次主子让她做事她都无法按时完成,那天我看她受罚,听她诉苦,就答应了她送她一份宫路图纸,可是我才发现自己根本也认不清楚太多地方。”

    风月久营造出声色真实无比,丝毫让轻烟感受不出虚假,而轻烟,说起她当年刚进宫也分不清哪个宫哪个殿,也偷偷画过宫图,但后来熟了之后便销毁了,

    在轻烟的描述下,风月久的宫图从一个角落蔓延开来,整个后宫的每个宫殿,每一扇门,每一条道都被风月久画在纸上。

    此张宫图,路对是风月久费尽心思,耗尽心力的绝世大作。

    当夜,风月久又以宫女的轻便装揣着图纸前往查探路线,何处清净,何处人少,何处安全。

    风月久凭借着良好的功夫底子和敏锐的洞察力,再加上这图纸相助,风月久一夜飞跑遍一整个原本让她觉得大而无边的后宫,尽力所能将所有位置记在脑子里。

    东西南北一圈绕,天还将亮未亮,风月久又来到司音阁,她不由自主地穿过竹林小道就站在了宫锦瑟屋前,并没有让她思家的乐声,她却久久驻足。

    风月久转身正欲离去,身后的房门却突然打开,夜色还未被退散,门内的宫锦瑟还是认出了风月久的背影。

    “小九。”

    风月久一步迈出又转身,看见宫锦瑟,她并不恐惧担忧。风月久随宫锦瑟进到屋内,蜡烛点起,由暗而渐渐明亮。

    “宫姑娘起得真早。”风月久笑道。

    “小九也是啊,从东宫到司音阁,可远啊,这会儿天还未亮,你就出来做事了吗?”宫锦瑟婉然清笑道。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七章 尊贵与卑贱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七章 尊贵与卑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七章 尊贵与卑贱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七章 尊贵与卑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七章 尊贵与卑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重生之九龙九变最新章节

        一个农民与妓女的结合所诞生伟大的主角,主角一生多波折由现代通过时光机返回到盘古开天之初,习得盘古开天诀。在争夺盘古神决时,被人打得形神俱灭,只留一丝意念,经过生死,最后复活在古代,在反复的生死历练中,主角结识了多名美女,比如说第一次给了妓女,睡过老师,校花,大小姐,姐妹花,神女等,有爱有恨。总之精彩无限。本书刚建QQ群号161639133.微信号为,A161639133.加好友进群。

  • 霸世神尊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的死亡,让少年徐寒重生到陌生的灵元大陆,
        以武为尊的世界,但他却是天绝之脉,弱者之体,
        严府少爷的小视,天姿所限的体质,也阻不了他登天之路,
        苍云镇的灵气对决之战,他要用何种功法冲出迷雾?
        先天道体,天降神碑,运转雷龙神指,
        万劫加身之力,又将怎么直面一路荆棘险阻?
        我命由我不由天,吸灵石,突天脉,
        惊世崛起,一步一步往着强者迈进,
        吾为神尊,必定傲世称雄,威震九霄!
        修炼体系:炼体境?感灵境?灵智境?灵通境?灵海境?通玄境?化神境?大成境?三灾之境......每个境界又分前、中、后期!群号:,欢迎加群一起讨论。

  • 扛枪的巨星最新章节

        你以为我是唱歌的?    是,我的确是唱歌的!但你肯定不知道,拿上枪,我就是战场上杀人如麻的战神!    你以为我是当兵的?    是,我的确是当兵的!但你肯定不知道,弹起吉他,我的歌声能让你流连忘返!    拿起笔,我写出的作品能让人如痴如醉!    换上戏服,我演出的角色能让你终生难忘!    所以    其实我是扛枪的——巨星!js330

  • 甜妻来袭:老婆,上个位吧最新章节

        把暗恋三年的上司睡了是什么感觉?宋沐雪选择了落荒而逃;下场换来了男神拉着自己去领证结婚了;嫁给秦淮遥是宋沐雪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代价居然是应付各种应接不暇的麻烦事;宋沐雪:“秦总,秦大总裁,这婚,可以作废吗?”秦淮遥勾唇浅笑:“不能!老婆,既然上位了,就上到底吧!”宋沐雪:!!!!!

  • 末世BOSS养成攻略最新章节

        末世降临怎么破?病毒四起,尸群来临!
        异能、空间、变异、丧尸、鼠群、惊险四起、危机不断。
        上个厕所也能捡只萌妹子带回家,好神奇有木有。
        一路打野升级顺便攻略顶级BOSS,小日子简直不要过得太好了。
        “喂喂,你家这兔子怎么回事,咬着我衣服了。”
        “天哪,那人骑着的是犀牛吧!!”
        “妈的,管好你家鸟,能不能不要随地大小便!!!?”
        此处带点恐怖+幽默+伤感+没有加了就是这么简单,对了恭喜你,欢迎来到末世!

  • 武入魔途最新章节

        逍遥神行八千里,无忌掌灭三千河!习武强身,由武入魔。妖魔之变,始于魔心一颗。

  • 透视小农民最新章节

        小农民获得透视功能,从此青云直上,各色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当清纯村花、火爆女警、冷艳女总裁、可爱萌萌哒的校花纷踏而来时,赵小风觉得透视功能也顶不住啊。

  • 阴阳佩最新章节

        治安模范城市,频出奇案。
        妖魔鬼魅,谁是元凶?
        百年恋人转世重遇,悲剧是否重演?
        天师神探联手出击,能否抓到真凶?
        帅气阳光男警察搭档毒舌女天师,
        让你知道什么是神一样的搭配!
        预知更多奇闻异事请看本文。

  • 这个男神我包了最新章节

        人前她乖巧可爱,柔柔弱弱一推就倒。人后她古灵精怪,有仇必然当场报。
        攻略男神?
        萧小七表示,墨六少太闷骚,直接上了才是硬道理。
        硬上后呢?自然是死皮赖脸地缠着,然后告知全世界,这个男神我包了!
        这场感情里,到底谁才是老鼠,谁才是猫?
        是猫捉老鼠,还是老鼠逗猫……
        旧书《绯闻影后》已完结。

  • 富贵农家:你种田来我生娃最新章节

        现代农业化工研究生,穿越成了乡下村姑,一婚克死八十老汉,二婚冲喜俊美相公。rn家里穷?没关系,她满脑子现代化知识,还怕撑不起这个家!rn美容知识、独一无二的熏香、设计各种穿戴,只要动脑,无不可能。rn待她一飞冲天,桃花朵朵何其多

  • 末世重生当BOSS最新章节

        重生大女主在反思,作为全文里时不时出现在男猪脚回忆中的正宫红玫瑰,一个不死就不能推动后宫线发展的主要角色,她是不是可以放飞下自我。。。。。。  重生腹黑大女主VS重生面瘫大反派  相爱相杀,爱他(她)就怼他(她)的互怼日常

  • 王者荣耀诸神之怒最新章节

        【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鲁班传人,穿梭时空,打开诸神世界。原来,每一个人头,都能为他贡献一点神秘的力量。王昭君是她师傅,东海龙王是他哥们,孙悟空是他的好帮手。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朱允文是这样被失踪的,杨玉环的结局另有波折……春秋战国,秦汉大陆,西方魔法,三大势力风云相对,主神厮杀,诸神陨落,他将毅力在诸神的顶端,傲视群雄。

  • 香爱最新章节

        如果,爱,是有味道的,那会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如果,梦,是可实现的,要用哪一种感知去交换?  遇见D的第一秒,情窦初开。  遇见D的第二秒,心有所属。  如果,那个帅得让人看一眼就想要“犯罪”的男生已然出现,唯一正确的操作就只剩下——往死里追!  1V1,一个香甜时尚的爱情故事。  (香爱读者群:590118637)  (墨尔粉VIP全订群:454173)

  • 穿越之情陷大秦最新章节

        90后大学生吴双无意回到了公元前211年——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秦朝。在秦朝,第一个收留她的人竟然是秦始皇的长子,扶苏。扶苏说,双儿,你将是我唯一的妻。吴双这一刻想起一句话:渴望有那么一个人,给我波澜不惊的爱情,陪我看世间的风景,许我一世的欢颜。扶苏却遵从父命娶开国元勋王贲大将军的幼女王瑕。那份相守的诺言碎了一地……熟知历史走向的吴双一心一意只想改变扶苏公子的命盘,在这场与历史较量的过程中,她遗失了自己的心,却不知情种早已深埋。秦始皇如同历史记载那般,第五次出巡,死在沙丘……吴双无力的轻叹:我的爱人,我该如何拯救你?

  • 全能逍遥兵王最新章节

        超强兵王回归都市,成为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行事低调的他偏偏遇到一系列的问题,从此以后不再低调,张扬就是哥的性格。不但是女总裁,各色美女也纷纷投入了哥的怀抱。兵王林振表示有点吃不消啊。

  • 随身医典:医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到人人唾弃的花痴病秧子身上,看外科手术女医生如何权倾天下。

  • 诸天帝影最新章节

        辗转诸天,望穿迷雾,寻觅那遗忘的传说,铸就一段辉煌传奇,遮天中,我为第一天帝:长生界中,我做幕后黑手:完美世界中,我来独断万古:盘龙中,我率先超脱:人道至尊中,我来开第八秘境~~~群——788750582

  • 阿明量子穿越最新章节

        男主阿明从量子手机穿越到异界设计所,修改人间设计,获得奇异力量,教训小混混,复活朵朵,重圆亲情,改建天河鹊桥,再历传奇非州之行,助友建国,击溃海盗--尔可日月大咖,横空出世……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背靠衣柜,她注目央君临,看他并不像突然对自己的美色起了心思的样子,而是一副严厉斥责等待她认错的表情。     风月久沿着柜子挪移到屏风后,急急忙忙穿好了衣服又出来,她的湿法垂落肩背,目光并不凌厉。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央君临继续追问。     “不就是下个井吗,那井你家的啊,还不让我下了?”风月......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