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药之间,宫锦瑟与风月久互相介绍了自己,风月久并没有道出自己的大名,半真半假地说自己叫做小九。

    宫锦瑟收好药箱,风月久端着一枚镜子直照,对自己这副皮囊,风月久还是爱护的。

    “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啊,为何大晚上会来司音阁呢?”宫锦瑟问。

    风月久放下镜子,一想便回道:“我是东宫的宫女,伺候太子妃的。”

    宫锦瑟转身面向风月久,听她说到东宫,蓦地一顿,清婉而笑,道:“原来是东宫伺候太子妃的,太子妃她人可好?”

    “太子妃她……”风月久知道不能大肆夸赞自己,便回道:“还行,不难伺候。”

    “那她与太子的关系呢?”宫锦瑟又问。

    “她和太子……”

    风月久不禁回想她与央君临之间的冷冷淡淡,和仅有的相处以及唯一一次打得火热,她极度想说出太子妃与太子关系差到极点这个不争的事实,可理智不允许她如此妄为。

    愤愤想罢,风月久又觉得宫锦瑟关切得多了,就跟萧皇后关心儿子一般。

    “宫姑娘你怎么这么关心太子妃啊?”风月久问。

    “太子妃是太子的妻,将来的皇后,关心她的人应该数不胜数,而且,我只是听多了宫中的风言风语,想来只有太子妃身边之人才最知道实情如何,便好奇一问,小九若是不愿多言,那我便不问了。”宫锦瑟微微一笑,却眼露难掩的苦涩。

    “不是的,太子妃她和太子关系也就一般吧,不好也不坏!”风月久模棱两可地一说。

    “那小九为何会来司音阁呢,还是在大晚上的?”

    “我想家了,听到宫姑娘的琴声,有思念之感,情不自禁就走过来了。”风月久这话倒是真。

    风月久低下头往一旁的瑟看去,觉得那玩意儿跟琴长得差不多,却好像也不太一样。

    “这不是琴,是瑟。”

    风月久听宫锦瑟解释了琴瑟的区别,她虽然不太懂,却也认真倾听,琴声低沉,瑟声清越,前者回味深沉,后者善成悲凉。

    风月久不懂乐器不通音律,但她有耳,能听出传扬乐声中夹杂演奏者的感情,也付之以心情回应。从瑟声悲扬之中,风月久听出的是自己心里对往昔的怀念,而宫锦瑟心中亦有所思。

    风月久告别宫锦瑟离开司音阁,今夜她注定不会有什么发现,她行走在月光下,踏着漫天星光回到东宫,冷冰冰的宫墙,连花草树木都好似没了活气。

    风月久如何偷偷摸摸地溜出东宫便又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芙笙殿,褪下宫女的衣裳,她不是宫女,但更不是太子妃。

    风月久躺在床上辗转失眠,她闭目静听夜的冷瑟,终究还是枕着回忆睡了去。

    第二日,央君临来到芙笙殿,想带风月久去跟萧皇后请安。轻烟请央君临稍作等候,她便是去往寝殿叫风月久。

    “太子妃您醒了吗?太子殿下来了,想和您一起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风月久被轻烟吵醒,她稍稍觉得有些头晕,扶着床沿爬下床去,晃晃悠悠的一个背影走去开了门。

    “啊!”

    轻烟一声嘶吼彻底唤醒了风月久的朦胧睡意,央君临和福公公在寝宫之外也听见了这声惊喊,二人走进寝殿来,看见的是靠在门上燃了半脸血迹的风月久和吓坏了的轻烟。

    芙笙殿外是朗朗晴日,芙笙殿内,轻烟端了一盆水送到风月久寝殿内,放下便笑着找了一个借口说有事离开。

    “轻烟!”

    风月久唤之不住,本来也就没有一颗太子妃享受他人伺候的心,轻烟逃走,那风月久便只能自己动手,洗干净脸。

    风月久拧干了巾帕便使劲地在脸上搓,她转身本想走到镜前,一眼却看见了央君临坐在镜前挡了镜子,风月久只能蓦地翻起一个白眼。

    风月久手里抓着巾帕往央君临径直走去,她要把他赶走,给自己让出镜子来。风月久抓着巾帕的手忽地指向央君临,二人目光相视一刹,央君临起身一把抓过她的手,风月久恍惚被央君临一把牵拉到凳子上坐下,而她手里的巾帕也被央君临抽离。

    央君临稍稍俯身靠近风月久,用巾帕拭去她脸颊的血迹,风月久不禁注视央君临的眼睛,她总妄想探索到他眼中的秘密,但一无所获。

    风月久静静享受央君临的温柔体贴,这般被人呵护的赶路,让风月久短暂沉溺。门外,轻烟和福公公开了一条门缝,二人欣喜满目,偷望房内风月久与央君临的情意绵绵。

    央君临才擦拭干净风月久脸上的血迹,她竟感觉鼻下又一滚滚热流淌下,风月久惊一瞪眼,更让她匪夷所思的是央君临竟一巾帕戳在风月久鼻下。

    “太子妃你这鼻血是为何而流呢?”央君临问得一脸严肃。

    “我,我一不小心撞了一下,谢太子殿下关心。”

    风月久的感谢完全不走心,她一把夺过央君临手上的巾帕,轻轻拿下确认自己不再流血。

    “也罢,太子妃如今这个样子,今日是无法去跟母后请安了。”

    “都是我的错,求太子殿下原谅!”风月久说得百般随意。

    风月久掰扯着手上的巾帕,望着巾帕上的血迹,她不由自主便想起了方才央君临为自己擦拭的画面,她注视着央君临的眼睛,他的动作是那般轻柔缓慢,现在,又是冷清淡漠。

    风月久拧巴着巾帕随手一扔,抬头便看见央君临往门走去,而他一开门,躲藏在门后的轻烟和福公公便摔了进来。

    “哎呀!”

    “哎哟!”

    央君临稍稍退后一步,伏倒在地的轻烟和福公公赶紧爬起来,他二人趴门后是看够了,这会儿更是无话可说。

    “求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赎罪!”

    央君临回望一眼一脸不以为然的风月久,她摊手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而央君临便离开了。

    “殿下等等奴才啊!”

    福公公追着央君临出去,轻烟却还在门里跪着。风月久轻望一眼轻烟,她的偷看让风月久突发奇想,想趁着这会儿试探试探轻烟对萧皇后的“忠心”。

    风月久从座上起身,她似是随意的脚步往轻烟走去,又亲手将她扶起,面带笑容问道:“轻烟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太子妃有什么吩咐尽管跟奴婢说。”轻烟满目坚定中还夹杂一丝恐惧。

    风月久牵着轻烟让她在凳上坐下,她这般温柔客气才让轻烟心里惶恐。

    “轻烟你看着我,你说过你是皇后娘娘派来伺候我的,是吗?”

    “对啊!”轻烟凝视风月久“供认不讳”。

    “那,轻烟是不是皇后派来监视我的人?监视我的动向,监视我跟太子的发展,监视……”

    风月久注视轻烟,语气不似质问,却句句如针刺入轻烟的心头,风月久问话顿止,蓦地心软,轻烟泪眼朦胧的双眸映入她的眼睛,两行眼泪乍然流下。

    “轻烟,轻烟你怎么哭了?”风月久让人流汗让人流血,却从不曾害人流泪。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都市之大明锦衣卫最新章节

        被杀的现代卧底,重生的古代武者。
        当命运把这两个本无联系的人,机缘巧合的绑在了一起。
        嗜血的神兵,黑暗的王者。
        究竟是桀骜不驯的魔王,还是慈悲为怀的佛陀。

  • 甜蜜卧底:亲爱的Madam最新章节

        她只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小警察,他是叱咤风云的顶级男神。第一次见面她破坏了他的交易,损失惨重,他想把她活活打死。“死女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不起就肉偿,一辈子还不了,那就还十辈子。”他将她死死压制,霸道宣示。她抗议“你不就仗着你有钱有势吗?有本事咱们一对一单挑啊?”“哦,你想和我一对一?”他挑挑眉,一边解开自己的衣领,“那你是想要我对你粗鲁点呢,还是再粗鲁点?”

  • 闪婚娇妻太迷人最新章节

        被父母逼婚,她随便拉了一个相亲对象闪婚了,然而却没想到弄错人,领完证后才发现自己嫁了A市第一军阀世家的大少爷,权倾京城、尊贵霸道的太子爷司徒昊!OMG!他到底看上了她哪点啊?现在要后悔还来得及吗?“你觉得我们再进去换个证可能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男人挑了挑眉,“你是想刚领完证就变成失婚少妇吗?”“可是……”“一年时间!简云薇,我们给彼此一年时间,如果到时候还是不能接受,那么我们就离婚!”男人认真的说道。然而,一年时间不到,她就发现了,原来他娶她,真的是别有用心……“上校大人,我们离婚吧!”她将一纸协议甩到他的桌面上。男人一怔,唇角勾起一抹邪魅,“军婚不是你想离,想离就能离!”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上错贼船,被坑了,面对这个彻夜索欢、毫无节制的男人,她期期艾艾,“

  • 阴阳太岁最新章节

        古有言,太岁,肉灵芝也,食之升仙不死。我偶然间做了太岁生意,才发现这些所谓的神药,都是一些会让人肠穿肚烂的毒物,动则比黄金还贵的天价,只是一个幌子。老爸挖了一个价值200W的太岁之后,我家就陷入了一场灾难之中。我才想起来有人和我说过,有的太岁,不能碰。

  • 宠妻无度:赖上霸道总裁最新章节

        辛可可这辈子的好事都花在了运气上面。本来没有谁会把运气当作最重要的筹码,通常只是作为锦上添花的调料。可辛可可与别人不同,她是个在意外事故边缘行走的女孩,运气对她来说至关重要。今天她还要赌一把运气,看能不能成功骗到这位大老板的钱。

  • 他从暗夜里来最新章节

        她是温玉,游离在城市边缘的入殓师,一双干净细白的手,抚慰着亡者最后的尊严,也从蛛丝马迹中看破遗言。
        他是秦晋旬,闻名遐迩的犯罪顾问,众人眼中不近人情的完美变态,只与最穷凶极恶的罪犯为邻。
        无边的黑暗中,他孑孓一身,遇到她,他妄动了七情六欲。
        自此,清冷克制的男人执着于探究她内心的每一寸领地,以及她背后不为人知的隐秘。
        他从不知爱为何物,却想,为她明白。
        【道貌岸然名侦探男主*冷静自制法医女主】

  • 落日沙洲最新章节

        呼呼黄沙,掩埋万载。天地徙转,无浩无边。    睁眼,时间就是手里的流沙,逝灭如斯,却永无凋零。    永恒,迷途中的苍生朝思暮想,又岂能知道,这也是一种负累。    光明,就伏在眼前,却又无法看见。唯有堕入了黑暗,才体会那将熄的光明。    落日沙洲,璀璨的永不凋零之地。这里,拉神牵引着太阳,即生即灭......

  • 都市之我是仙帝最新章节

        萧晨被人陷害,全身被烧伤,苟延残喘,一气之下跳河自杀,谁知道灵魂居然进入仙界人族诞生之初。并且成为三清之首,老子的弟子,自创长生经,他经历过三皇五帝,大禹治水,也经历过封神之战,西游之始。更是成为天庭六御中最神秘的大帝,也是实力最强大的哪一位大帝。因鸿蒙紫气的出现,被朋友爱人偷袭,重新回到了地球,回到了他二十多岁之时,正是他女朋友离开他,他被仇人陷害之前。这一世,他带着仙帝之威,以睥睨天下,盖亚一切的决心横扫一切,他前世的敌人统统踩在脚下。前世的屈辱全都一扫而空。萧晨重新开始修炼,一路走来,他的敌人被他纷纷打到,最后重返巅峰,成圣成祖。

  • 从僵尸先生开始的无限掠夺最新章节

        一个感染成丧尸的末世幸存者,获得了可以穿梭位面的能力,身为丧尸,在那些耳熟能详的世界里,又如何才能搅风搅雨,只手遮天。    ————————暂定世界《僵尸先生》《东京喰种》《尸兄》《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灵魂摆渡》《倩女幽魂》等等,大家有喜欢的世界可以留言。

  • 宠夫计划,我家夫人超凶的最新章节

        不作就不会死!一朝穿书,她被迫上岗,努力改写苦逼女主的命运。 渣男主总觊觎我的骨髓,肿么破? 当然是让他原地爆炸,重换一个男主。 这个男主人帅腿长又多金,唐洛儿表示很满意。嗯?等等…… 男主精分又自闭,无法感受她满满的爱意,肿么破? 没关系,好在男主有吃货属性。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 “亲爱的,这是我为你做的爱心美食……” 事后,他很中肯的评价:“好吃。” 唐洛儿扶腰瑟瑟发抖,我特么是不是开错男主属性了?

  • 开天祖殿最新章节

        一个少年从亿万光年远的地球踏出,跨越五界,斩妖除魔,带领人族,横扫三千界。
        有恩还恩,有仇报仇!爱恨情仇,一路成长,用铮铮铁骨谱写出一曲圣人狂歌。
        区区神祇,何以俯瞰天地,若无我人族盘古圣人开天地,尔等万族与蝼蚁何异?
        天地茫茫,万古流长,唯我人族称圣。

  • 重生九零致富记最新章节

        作为大吃货国一员,重生九零,发家致富奔小康,
        董雪表示,必须离不开吃吃吃。
        虐完渣渣发完家,却发现兵哥哥已经登堂入室等着她,
        董雪表示:赚了。

  • 书泽楼最新章节

        “天地对人之爱,不外乎,从无到有!对人之狠,亦不外乎,从有到无。许久之前,便以明白,天地对人之爱恨,可是又能如何哪……

  • 校园之恋最新章节

        女主盛夏与男主欧阳陌是青梅竹马...

  • 萌娃要上天:牵着爹地去遛弯最新章节

        为救未婚夫,她偷偷生子取血,却被亲妹妹设计,遇爱人和亲人双重抛弃。
        再次归来,她不仅萌娃在手,还多了一个隐婚的神秘老公,
        虽然这个老公有名无实,形同陌路。
        “厉总,麻烦你出门往左,慢走不送!”
        “厉太太,睡了就不想负责吗?”
        明明是她设计他在先,他却为她老公力max,手撕绿茶婊,吊打负心汉,狠虐众人……
        “妈咪,爹地这是要把你宠上天的节奏啊!”萌宝凑上来,“不如再替我生个弟弟。”
        “……”

  • 重生辣妻:慕帅,不要跑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另有所爱,却被逼着和他结婚,对他恨之入骨,最后却被“真爱”算计,落了一个尸骨无存的惨淡下场。
        重生后,她双商全开,将那些渣渣全部踩在脚底下!报了仇,解了恨,她决意抓紧绝色老公的手!
        奈何拦路狗太多,她不得不绞尽脑汁开始各种套路。
        但行动还没开始,她就被某人扛着进了民政局!!
        她说,“谁要那张破纸?本小姐要的是你心!”
        某人眼眸一眯,顺势将她咚在墙上,目光饱含宠溺,“领了证,我人是你的,心也是你的,嫁不嫁?”
        她熊扑进他怀里,“嫁嫁嫁!”

  • 天才萌宝:坑个爹地送妈咪最新章节

        十年的爱,她换来了腹死胎中,和家破人亡。
        那场大雨里,温雪彻底死了心。
        她离开他的世界,站在他对手的身边,成了万人唾弃的豪门荡妇。
        再后来,所有人都说,高高在上的楚少疯了,对一个对头公司的女人死缠烂打。
        某次宴会上,温雪被逼在墙角,男人的口气不容拒绝,“跟我回家。”
        她冷冷然,“楚先生自重,我们之间没那么熟。”
        他从背后掏出一只粉嫩的小萌娃,“孩子归你,你归我。”

  • 南风过境,你我皆客最新章节

        沈姝自诩拥有一手好牌,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把这手好牌打得稀烂。
        堕胎,容貌被毁,事业一塌糊涂,声名狼藉。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大概是因为傅慎言的出现吧!
        毕竟,爱情真的能毁掉一个女人的一生。

    本章内容提要:
    ...    上药之间,宫锦瑟与风月久互相介绍了自己,风月久并没有道出自己的大名,半真半假地说自己叫做小九。     宫锦瑟收好药箱,风月久端着一枚镜子直照,对自己这副皮囊,风月久还是爱护的。     “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啊,为何大晚上会来司音阁呢?”宫锦瑟问。     风月久放下镜子,一想便回道:“我是东宫的宫女,伺候太子妃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