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药之间,宫锦瑟与风月久互相介绍了自己,风月久并没有道出自己的大名,半真半假地说自己叫做小九。

    宫锦瑟收好药箱,风月久端着一枚镜子直照,对自己这副皮囊,风月久还是爱护的。

    “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啊,为何大晚上会来司音阁呢?”宫锦瑟问。

    风月久放下镜子,一想便回道:“我是东宫的宫女,伺候太子妃的。”

    宫锦瑟转身面向风月久,听她说到东宫,蓦地一顿,清婉而笑,道:“原来是东宫伺候太子妃的,太子妃她人可好?”

    “太子妃她……”风月久知道不能大肆夸赞自己,便回道:“还行,不难伺候。”

    “那她与太子的关系呢?”宫锦瑟又问。

    “她和太子……”

    风月久不禁回想她与央君临之间的冷冷淡淡,和仅有的相处以及唯一一次打得火热,她极度想说出太子妃与太子关系差到极点这个不争的事实,可理智不允许她如此妄为。

    愤愤想罢,风月久又觉得宫锦瑟关切得多了,就跟萧皇后关心儿子一般。

    “宫姑娘你怎么这么关心太子妃啊?”风月久问。

    “太子妃是太子的妻,将来的皇后,关心她的人应该数不胜数,而且,我只是听多了宫中的风言风语,想来只有太子妃身边之人才最知道实情如何,便好奇一问,小九若是不愿多言,那我便不问了。”宫锦瑟微微一笑,却眼露难掩的苦涩。

    “不是的,太子妃她和太子关系也就一般吧,不好也不坏!”风月久模棱两可地一说。

    “那小九为何会来司音阁呢,还是在大晚上的?”

    “我想家了,听到宫姑娘的琴声,有思念之感,情不自禁就走过来了。”风月久这话倒是真。

    风月久低下头往一旁的瑟看去,觉得那玩意儿跟琴长得差不多,却好像也不太一样。

    “这不是琴,是瑟。”

    风月久听宫锦瑟解释了琴瑟的区别,她虽然不太懂,却也认真倾听,琴声低沉,瑟声清越,前者回味深沉,后者善成悲凉。

    风月久不懂乐器不通音律,但她有耳,能听出传扬乐声中夹杂演奏者的感情,也付之以心情回应。从瑟声悲扬之中,风月久听出的是自己心里对往昔的怀念,而宫锦瑟心中亦有所思。

    风月久告别宫锦瑟离开司音阁,今夜她注定不会有什么发现,她行走在月光下,踏着漫天星光回到东宫,冷冰冰的宫墙,连花草树木都好似没了活气。

    风月久如何偷偷摸摸地溜出东宫便又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芙笙殿,褪下宫女的衣裳,她不是宫女,但更不是太子妃。

    风月久躺在床上辗转失眠,她闭目静听夜的冷瑟,终究还是枕着回忆睡了去。

    第二日,央君临来到芙笙殿,想带风月久去跟萧皇后请安。轻烟请央君临稍作等候,她便是去往寝殿叫风月久。

    “太子妃您醒了吗?太子殿下来了,想和您一起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风月久被轻烟吵醒,她稍稍觉得有些头晕,扶着床沿爬下床去,晃晃悠悠的一个背影走去开了门。

    “啊!”

    轻烟一声嘶吼彻底唤醒了风月久的朦胧睡意,央君临和福公公在寝宫之外也听见了这声惊喊,二人走进寝殿来,看见的是靠在门上燃了半脸血迹的风月久和吓坏了的轻烟。

    芙笙殿外是朗朗晴日,芙笙殿内,轻烟端了一盆水送到风月久寝殿内,放下便笑着找了一个借口说有事离开。

    “轻烟!”

    风月久唤之不住,本来也就没有一颗太子妃享受他人伺候的心,轻烟逃走,那风月久便只能自己动手,洗干净脸。

    风月久拧干了巾帕便使劲地在脸上搓,她转身本想走到镜前,一眼却看见了央君临坐在镜前挡了镜子,风月久只能蓦地翻起一个白眼。

    风月久手里抓着巾帕往央君临径直走去,她要把他赶走,给自己让出镜子来。风月久抓着巾帕的手忽地指向央君临,二人目光相视一刹,央君临起身一把抓过她的手,风月久恍惚被央君临一把牵拉到凳子上坐下,而她手里的巾帕也被央君临抽离。

    央君临稍稍俯身靠近风月久,用巾帕拭去她脸颊的血迹,风月久不禁注视央君临的眼睛,她总妄想探索到他眼中的秘密,但一无所获。

    风月久静静享受央君临的温柔体贴,这般被人呵护的赶路,让风月久短暂沉溺。门外,轻烟和福公公开了一条门缝,二人欣喜满目,偷望房内风月久与央君临的情意绵绵。

    央君临才擦拭干净风月久脸上的血迹,她竟感觉鼻下又一滚滚热流淌下,风月久惊一瞪眼,更让她匪夷所思的是央君临竟一巾帕戳在风月久鼻下。

    “太子妃你这鼻血是为何而流呢?”央君临问得一脸严肃。

    “我,我一不小心撞了一下,谢太子殿下关心。”

    风月久的感谢完全不走心,她一把夺过央君临手上的巾帕,轻轻拿下确认自己不再流血。

    “也罢,太子妃如今这个样子,今日是无法去跟母后请安了。”

    “都是我的错,求太子殿下原谅!”风月久说得百般随意。

    风月久掰扯着手上的巾帕,望着巾帕上的血迹,她不由自主便想起了方才央君临为自己擦拭的画面,她注视着央君临的眼睛,他的动作是那般轻柔缓慢,现在,又是冷清淡漠。

    风月久拧巴着巾帕随手一扔,抬头便看见央君临往门走去,而他一开门,躲藏在门后的轻烟和福公公便摔了进来。

    “哎呀!”

    “哎哟!”

    央君临稍稍退后一步,伏倒在地的轻烟和福公公赶紧爬起来,他二人趴门后是看够了,这会儿更是无话可说。

    “求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赎罪!”

    央君临回望一眼一脸不以为然的风月久,她摊手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而央君临便离开了。

    “殿下等等奴才啊!”

    福公公追着央君临出去,轻烟却还在门里跪着。风月久轻望一眼轻烟,她的偷看让风月久突发奇想,想趁着这会儿试探试探轻烟对萧皇后的“忠心”。

    风月久从座上起身,她似是随意的脚步往轻烟走去,又亲手将她扶起,面带笑容问道:“轻烟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太子妃有什么吩咐尽管跟奴婢说。”轻烟满目坚定中还夹杂一丝恐惧。

    风月久牵着轻烟让她在凳上坐下,她这般温柔客气才让轻烟心里惶恐。

    “轻烟你看着我,你说过你是皇后娘娘派来伺候我的,是吗?”

    “对啊!”轻烟凝视风月久“供认不讳”。

    “那,轻烟是不是皇后派来监视我的人?监视我的动向,监视我跟太子的发展,监视……”

    风月久注视轻烟,语气不似质问,却句句如针刺入轻烟的心头,风月久问话顿止,蓦地心软,轻烟泪眼朦胧的双眸映入她的眼睛,两行眼泪乍然流下。

    “轻烟,轻烟你怎么哭了?”风月久让人流汗让人流血,却从不曾害人流泪。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五章 柔情一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庶女倾国最新章节

        今生她精通武术,尽得人生一切辉煌,却死于自己挚爱男朋友的算计之下。命运给了她又一次机会,她穿越回到了自己前世中一个不受宠的庶女之中,嫡母嫡姐佛口蛇心,嘴甜心苦,手段阴狠毒辣。她睁开眼,身处的竟是一处乱葬岗。好不容易重生了一回,她决定要抡圆了再活一把。这一世绝不轻易低头。重回王府,是爱情还是复仇?

  • 魔血战神最新章节

        他出生于庞大的不坠夜族,却因特殊的体质而受尽嘲弄。他会就此沉沦吗?流着魔血的圣体少年,一枚古老的神秘号角,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龙,注定将翱翔天际!蛟龙出海,天地动荡!不管圣、魔,正、邪,看我一声怒吼碎苍天!

  • 我的极品总裁老婆最新章节

        迎娶豪门女神?走向人生巅峰?想得美!领了证是不假,可苏心源只是被人利用而已!不过当他觉醒了超级灵魂系统后,一切发生了变化……找我麻烦?李小龙灵魂附体,揍扁一切纨绔大少!职场商战?召唤马云灵魂,谁又能与我抗衡!调酒、赛车、射击、暗杀……如此出色的他也引起了女神的关注,难道,他真的要逆袭?

  • 一宠到底:灵鼠要翻天最新章节

        魔界长公主??魔王弑天的孪生妹妹艳骨,一不留神被正道四大元婴期大能给引入诛魔阵中,本以为会魂飞魄散,却不料诛魔阵太过狠厉霸道引发天道雷劫,诛魔阵与雷劫抗衡时引动时空混乱,艳骨魂魄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灵光界。好容易捡回一条命,虽然只是一阶灵鼠,但她肚子里满满的都是魔修高阶功法,进阶是迟早的事,没料到还来不及高兴,就不小心被一个修真菜鸟给“好心”结成了生死契约。修士与灵宠结为生死契约,主人可以和它共享灵力,共同进阶,副作用是主人生它生,主人伤它痛,主人死,它会魂魄受创失了灵智变成一只疯兽。奶奶的熊,谁他娘的定下这种不平等条约?贼老天你还不如让老娘去死呢!

  • 盛世婚宠,首席的任性萌妻最新章节

        他,乔幕歌,A市白手起家新贵,乔氏集团总裁。rn她,梁念晨,A市曾经风光,梁氏集团落魄千金。rn遇上他,是梁念晨悲剧的一生。rn她说,就算这世上的男人都死了,我也不会喜欢你。rn她说,如果有后悔药,我宁愿从没遇上过你。rn他说,我永远都是站在梁念晨背后的人,可她却从来不会转身。rnrn

  • 情非得已:墨少的失忆宠妻最新章节

        一场旅行,改变了她全部的人生。亲眼看见男朋友死在自己面前,凶手竟然声称是自己的未婚夫……这一切都是阴谋!阴谋!当真相渐渐显露,她才知道,原来过去的一切都是假的,她的身份,她的男友,甚至是她的父母……然而只有他,和对自己的爱,才是真的!

  • 寻月如诗最新章节

        我叫长安寻月
        是一个瞎子
        瞎子本是看不见这个世界的
        但我知道
        自己比谁都看得清楚
        ……
        (第一次以第一人称写书,多有不足,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一下,谢谢!)

  • 爵爷的1号私宠最新章节

        离婚当天,秦苏凉就遭到了绑架,转手被卖进地下拍卖场,摇身一变成了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引无数男人争相竞拍。
        某男黑着脸,洋洋洒洒签了张十个亿的支票,将她重新捆在了身边。
        “钱不够,身体凑,懂我什么意思吗?”
        “……”只想安静的当个小纯洁,肉偿什么的,听都没听过。
        “不过,看在往日的夫妻情份上,我可以给你透露一点:取悦我的方式有70种,一是绝对服从,剩下69。”
        自此,秦苏凉走上了一条名为“幸福”的不归路。

  • 诛龙殇最新章节

        试问天下群雄,
        谁敢逆天诛龙?
        少年足踏轮回,
        傲笑生死风云!

  • 都市之宝灵道人最新章节

        在这神奇的都市里,拥有超乎想象的能力,能够听见宝贝们的私语,可以和宝物交流,凭借着这一神奇的能力,且看主角如何在这个世界迎娶白富美,成为CEO,走上人生的巅峰。熟母房东、青春少女、绝色佳人……

  • 都市修真邪少最新章节

        柳嘉修,一代修真邪少,且看如何在修真界呼风唤雨。

  • 纯阳鬼胎最新章节

        纯阳不生,纯阴不长,命书有云:四柱纯阳男必孤,四柱纯阴女必寒。    刚出生那一年,一位老道曾说过:我是鬼胎,不该生的!    鬼胎本就是至阴之物,而我又是纯阳之命,阴阳相冲,两者将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 逆流战国当名嘴最新章节

        逆流两千年前的战国时代。  那个时代七国争霸,风起云涌,站在乱世的风口上,谁不想一飞冲天!  某个大二生,一不小心穿越成了苏秦。  看我用三寸不烂之舌纵横天下!

  • DARK时空最新章节

        神秘无垠的空间,交集黑暗的卡帕强化,世界的维度重合;
        地球突然出现超人,异能力开始诞生,规则为之改变;神灵开启战争,破碎世界与诸神黄昏!
        无名小子,得远古传承,启神灵宝藏,重启世界,轮回再现!
        逝去的蔚蓝,牵动的心灵,永世的等候,我要超越宇宙界限,打破神灵规则,我要执掌那无尽时空!!!

  • 我有一张沾沾卡最新章节

        灵气复苏,你有血脉无双,来来来,让我粘一下!    什么,你有悟性盖世,来来来,让我粘一下!    哎呀,大哥你运交华盖,实在是让人羡慕,来来来,让俺粘一下……

  • 娇宠大太监最新章节

        林朝雨是在三十岁的生日的时候猝死的,作为一个人生目标就是多赚钱的庸俗女老板,她觉得自己的灵魂从身体里出来的时候,她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吸血鬼一样的父母兄弟,让她的存在的意义就是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本以为死了就解脱了,但为什么又让她重生到了古代一毛一样的家庭。父母兄弟依旧卖女求荣。唯一让她欣慰的是:嫁的那个人是个有权

  • 法兰西之狐最新章节

        一个天然怂的工科男,因为某种不明的原因,穿越到了大革命之前的法国,而且成了未来的拿破仑皇帝的大哥。他是顺势抱住这条大腿,从此混吃等死;还是抓住这个机遇,去开创属于自己的伟业呢?

  • 暮色杳杳隔山海最新章节

        爱如捕风,恨如朝露。相逢在黑夜,北风吹得凛冽。你的眉间细雪落在我心底,不肯散尽。“遇见你的那一眼,我便知道自己输了。”安锦鲤扯着苍白的唇,眼里荡漾的不是星光,熄灭了的灯火。暮念轻轻揉着她的长发:“你不知道,我的苦衷。”漫漫长夜的蜷缩,终究薄凉。少年鹿楚温澄,眉目冷淡,但他一笑整个世界都亮了。“你的眼眸,很清澈,一直一直惊鸿入梦。”暮色浓深,杳杳星光,终究落幕。

    本章内容提要:
    ...    上药之间,宫锦瑟与风月久互相介绍了自己,风月久并没有道出自己的大名,半真半假地说自己叫做小九。     宫锦瑟收好药箱,风月久端着一枚镜子直照,对自己这副皮囊,风月久还是爱护的。     “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啊,为何大晚上会来司音阁呢?”宫锦瑟问。     风月久放下镜子,一想便回道:“我是东宫的宫女,伺候太子妃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